文騷 偵探推理

文騷 第91章 本來今天高高興興的

作者:泥白佛

本章內容簡介:系的好機會,等他放鬆警惕,自己才有下一次反擊的機會。 「瓜瓜姐,端木老師呢?」鹿幼溪問開門的方瓜瓜。 「在裡面呢,咦,他是?」 「哦,我們班的同學,是端木老師的影迷。」鹿幼溪懶...

「嬛嬛,你先自己玩會兒,我去送送她1合影任務眼看就能完成了!

「那我洗個澡等你回來~」蘇嬛眨眨眼。

「你再這樣,我可就不走了1封寒火大道。

出門后,鹿幼溪尷尬道,「你應該看得出來,剛才我是在開玩笑吧,哈哈,就是有點冷~」

封寒真摯道,「當然看得出來,就是一個玩笑嘛,其實我覺得還蠻搞笑的,嬛嬛也不會放在心上的,走吧。」

「你把我送到這裡就行了,回去陪女朋友吧。」

「那怎麼行,送佛送到西嘛,呃,我是說,不親自把你送回房間,我怎麼能放心呢,我聽說有些酒店走在走廊上會突然有人把你拉進房間,很恐怖的。」封寒故意嚇唬道。

鹿幼溪不是被嚇大的,封寒肯定另有目的,「說吧,你為什麼一定要跟著我回去,剛才你問端木老師是什麼意思?」

封寒拉著鹿幼溪,邊走邊說,「我呢,其實就是一個小影迷,特別希望能和端木老師拍張合影,我這點小心愿,你得成全我吧。」

「當然,這點小事包在我身上1鹿幼溪爽快道,這正是一個緩和兩人關係的好機會,等他放鬆警惕,自己才有下一次反擊的機會。

「瓜瓜姐,端木老師呢?」鹿幼溪問開門的方瓜瓜。

「在裡面呢,咦,他是?」

「哦,我們班的同學,是端木老師的影迷。」鹿幼溪懶得詳細介紹封寒,徑直朝穩坐喝茶的女人走去。

「端木老師~」

端木櫻是個看上去有些嚴肅的女人,六七十歲的樣子,帶著茶色眼鏡,腰板筆直,頭髮染成黑色,打理的一絲不苟,一看就不容易親近。

她和鹿幼溪也有好幾年沒見過了,鹿幼溪倒是在圈內很活躍,但端木櫻通常要隔好幾年才拍一部戲,輕易不會露面。

兩人擁抱了一下,端木櫻嚴肅的冰臉漸漸消融,拉著鹿幼溪的手,「你的事我聽說了,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好,我現在和叔叔一家生活,每天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很充實。」

「這樣蠻好,你也是時候該走入生活了,否則你的演技恐怕也就僅限於此了。」端木櫻突然道。

剛要問候她孫子的鹿幼溪一怔,這話怎麼說的?

端木櫻繼續道,「小溪,當年我是非常看好你的,我以為你16歲之前國內三金起碼應該能拿下一個,你還記不記得,你那會兒才八歲,但是和我對戲已經不落下風了。」

「我……」這話讓人家怎麼接啊!

「你最近的戲我都有看,但是給人的感覺很一般,你的演技像是觸到了天花板,看一部如此,兩部如此,到了第三部,我已經毫無期待感了,你陷入了表演的套路,根本打動不了我1

端木櫻站了起來,鹿幼溪忙畢恭畢敬地站著聽訓,「《半壁江山》是你小冷爺爺寫的,顏君墨這個角色是我讓他特意寫給你的,也是我和牟藝導演打的招呼,就是希望你能藉助這樣一個出彩的角色,重新激發你的表演靈氣。」

「端木奶奶……」鹿幼溪低聲道,想說聲感謝,但似乎插不上嘴。

「但是你並沒有,我剛剛從牟藝那邊過來,他給我看過樣片,在段天龍這樣一個偶像出身的非科班演員身邊,你的光彩被他壓得死死的,這簡直出乎我的想象1端木櫻話說的很重,那也是因為她曾經無比看好這個女孩,想要重鎚敲醒她。

「對不起,端木奶奶,拍半壁的時候,我和媽媽的關係已經非常惡化了,沒有把角色的功課做好,讓您失望了。」鹿幼溪咬著唇,低頭說道,本來今天高高興興的,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端木櫻拍拍鹿幼溪的肩膀,「奶奶是為了你的將來好,所以才說這麼重的話,你自己好好想想我的話,如果真的想要把演戲這碗飯吃下去,以後一定要做到不讓外界干擾你的角色創作。」

「嗯1鹿幼溪重重點頭。

「好了,我先走了,今天累了一天。」端木櫻準備告辭。

「晚上我請您吃飯吧。」鹿幼溪提出。

「不用了,明天是會稽黃酒節,今晚街上會很熱鬧的,你可以到處逛逛,多多接觸生活,體驗生活,融入生活,對你的演技提升是有好處的。」

見端木櫻要走了,被呲了一頓的鹿幼溪也不敢問孫子的事了,忙把她禮送出去。

目睹了全過程的封寒可不幹了,還沒合影呢!

他掏出手機,「端木老師,您好,我是您的忠實影迷,能跟我拍張合影嗎?」

端木櫻這才注意到站在方瓜瓜旁邊的封寒,「說出三部我主演的電影片名。」

「啊?」這什麼套路?知識問答嗎?

「說1

「那個,額,《迷路》,《東方》,還有,還有……」封寒進了圖書館,並在某電影雜誌上,一篇曆數經典老片的文章中發現了一部主角叫端木櫻的電影。

「還有《翡冷翠今夜難眠》我也非常喜歡1

端木櫻點點頭,「拍吧。」

為了配合封寒,冷麵寒霜的她老人家竟然還擠出一絲笑意,可能是不怎麼會遇到粉絲求合影這種事,她還僵硬地舉起剪刀手,特復古。

「來,看這裡,逆光也清晰喲~」

嚓,成功!

封寒倒是對這老太太很有好感,不僅把鹿幼溪噴的狗血淋頭,還讓他順利完成了韓舞交代的任務,簡直就是毒舌天使啊!

封寒還是善良的,走之前不忘安慰鹿幼溪幾句,「幼溪同學,老前輩的話可一定要聽進去,我們都是為了你好嘛,畢竟,我也是看著你的戲長大的,對吧。」

說完,封寒揚長而去,等外人都走了,鹿幼溪才拿著沙發抱枕狂砸沙發,「氣死我了,氣死我了1

方瓜瓜嘆息一聲,「最重要的是,也沒問出端木老師孫子的現狀,而且,萬一你以後做了端木老師的孫媳婦兒,你可有的受嘍~哈哈,別打我,我說的都是實話礙…」

「葫蘆娃,葫蘆娃,今兒個真高興……」封寒哼著歌回到房間,開了門,他彷彿已經聞到了女友沐浴的味道,忍不住浪叫道,「小嬛嬛,洗好了嗎?」

沒人回應,難道已經在床上躺好等自己了!

封寒也覺得這樣有點快,那,那自己就陪她躺著說會兒話好了。

封寒推開主室的門,沒人!

還有一間室,依然,沒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