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一笑嫣然 散文詩詞

網游之一笑嫣然 THE_END

作者:寒色緋空

本章內容簡介:襯著我,希望我能夠徹徹底底從凄絕的悲傷和難過中走出來。 呵。你是得到解脫了,可是她呢。劉嫣,你看你,還是不如她那樣堅強和勇敢。 - 因為不到五月,所以來麗江旅遊的人也並不太多。...

其實我不想的。可我還是大病了一場,似乎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來。沒辦法,我只好請假,遠離那是非之地。

雖說假期不可能太長,可阿狸還是幫我申請到了十天假期。然後,她精心地幫我準備了麗江十日游的活動:酒店幫我定好,機票也都處理妥當,附帶旅行手冊一份——好像,這樣的旅遊是她一直很想要去體驗卻從未曾付諸行動過的一般。

但是,儘管我有些困惑,卻還是感恩接受。因為,彷彿只要我離開了清水,我身上所有的痛楚都會被治癒。

可是,那一天,當我坐上飛機正準備關機的時候,我收到了來自她的簡訊。

「想開點,沒事的。」

就是這一瞬間,我終於明白,豈止,是我一個人聽見了那些言辭。就連她,也都聽了個分明。可是如今的時候,我們再沒有勾心鬥角,亦不曾互相鄙保相反,她幫襯著我,希望我能夠徹徹底底從凄絕的悲傷和難過中走出來。

呵。你是得到解脫了,可是她呢。劉嫣,你看你,還是不如她那樣堅強和勇敢。

-

因為不到五月,所以來麗江旅遊的人也並不太多。

可是即便如此,我依舊每天都蝸居在狹窄的酒店之中,彷彿那個地方才是唯一允許我生命跳動的城堡。

懶惰,就在這樣的時刻里被我充分發揮到了極限。

可是,越是怠惰,有些困難的情緒就越發得不到釋懷。所以,蝸居了三天之後,我終於還是稍微打扮了一下,開門下樓。

這裡,說是酒店,其實也不是那種那大型的酒店。這裡,是私人的地方。二樓是住房,一樓則是休憩歇腳的地方。原本,我是想出門看看風景。可才走到樓下,我的懶筋又犯了,走不動。索性,我從前台取了本雜誌,坐在客廳享受起那一壺清茶。

木製的地板,在各位旅客的腳下發出吱吱呀呀的碎響,潺潺的流水,也從屋後傳來微弱的聲音。我靜靜地坐在那裡,翻_弄著雜誌,期待時光能夠突然間就凝固下來。可是,就在門外,那依舊顯得川流不息的人流和生命跡象——他們,怎麼就能夠活得那麼精彩呢。為什麼自己,偏偏要在這悲戚之中落寞神傷?

還是,王麟說對了?我的病,真的就複發了?不再是想著要報復,而是徹徹底底重新倒伏在了無盡的陰鬱之中?

所以,當真,我是再次抑鬱了嗎?

我捧著瓷杯,稍稍晃蕩一下。橙黃的液珠倚靠著杯壁慢慢飛旋,好像,它能夠徹底飛離。可末了,它終究還是要安寧地沉入杯水中心。

我應該要堅強,對吧,堅強。

我放下茶杯,埋著頭,我盯著手裡的雜誌,頭腦里卻千帆過盡,彷彿永遠都無法安寧——那嗡嗡的聲響,到底是哪裡來的執念,擾人清幽?

-

「嗨喲,今天跑了一天可真累埃等一下我可一定要好好地泡上一個熱水澡1

一個歡愉的聲音在華燈初上的時候從門口傳遞了進來。感覺有些熟悉,可料想,不過也是一個聲音相似的人。於是,我沒有抬頭,依舊像看著雜誌一般靜靜地翻動,翻動,再重新來過一遍:這種地方,這個時節,我怎麼可能會遇上熟人呢。

可是,還不等我反應,就已經有人驚訝地停在了我的身前。他疾呼一聲,差點嚇到我。

「嫣嫣?」

我詫異地抬起頭,看向那張略帶詫異的臉。他面上寫滿關切,欲言又止。

是他,亮亮,寒影。

「真巧埃」我笑得分明狼狽,生怕他看出點什麼。

「是埃」他才說了兩句,身後的地方,一個恬靜的小女生便迫不及待地湊近過來。她略帶羞澀地勾住他的手指,示意他趕緊上樓。我仔細地看了看她,那模樣,有些恬靜,有些溫柔,甚至,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覺。

「亮亮。這位是?」乾脆,我大方地站起來,儘可能地讓自己看起來平和且健康。

「哦,我女朋友,王曉。」一邊說著,他也把我介紹給那嬌弱的小女生。「曉曉,這位是……」

可是,我到底害怕他說錯什麼,於是乾脆搶著打斷。「我叫劉嫣,你也可以像他那樣叫我嫣嫣。喂,你女朋友長得可真漂亮。」我瞟了他一眼,旋即便側過頭向她伸出手。「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但是可惜,她似乎並不領情。她兀自地站在他的背後嘟了嘟嘴,料想,那微弱的聲息是在提醒他趕緊離開——看看他的妝容,料想,他們應該是在外面玩了一整天,的確很累了吧。於是,我也只乾脆抬起手,揚過自己的劉海,好像我從來都不是要準備和她握手一般,免得自己難堪。

「對了,亮亮哥,你們玩了一天,趕緊去休息吧。有機會,我們再聊。」

「可是……」他頓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舍。

「沒關係的。我還會在這裡多待幾天。有的是時間。你們累了就趕緊上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那,我們就先上去了。」

他的面色顯得有些局促不安。彷彿,和我分開,便是生離死別。

-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我坐得累了,正準備叫點東西吃,寒影卻下來了。他熟絡地拉過一張靠椅,坐在我旁邊,距離,格外的近。

「嫣嫣。」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模樣讓人感覺分外滑稽。

「有話就說埃」

「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我側過頭,稍稍思忖一陣,末了方才輕啟玉唇。「我男朋友去世了。我出來散心的。」接連的嘆息,讓人只不禁面露柔弱。

「對不起。我不知道……可是,你說的男朋友,是以前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位嗎?他,那時候不是很健康嗎?難道……」他突然停下,咬住了唇。「對不起,我不應該打聽的,真的很抱歉。」

「你又不是故意的。我們是朋友你才會關心我埃」我斜側著頭,神態里說不出的哀傷和脆弱,彷彿一碰就會碎。

「那你還好吧?一個人,是不是很辛苦?」

「還好埃時間過去也久了。很多情緒,也都慢慢地平復下來了,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傷感。」

「那就好,沒事就好。」他又揶揄了一下唇角,收住話尾。我看著他的模樣,分辨不清他緊鎖的眉頭底下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對了。」忍受不住一時的沉默,我只好另找話題。「跟我說說你女朋友吧。哪裡認識的?」

他有些尷尬地笑了一下,「遊戲上面。」

「真的?恭喜呀。」

奔現,是現在的網路遊戲一個最強力的話題。看來,他也要步後塵了。不過,聯想到他當初說喜歡我的事情,料想,他就喜歡遊戲里的女孩吧。

可是,他哽咽了一下,極突兀地說,「其實,我是按照你的個性找的。」

「是嗎。」我分明一怔,不知道該如何作答才合適。「原來我以前,就是這個樣子的呀。」我的臉上滿是困窘。

他看了看,很認真地說,「其實你現在變了一些,應該,是他走了以後變得吧。真是沒想到,你的男朋友這麼好,能夠讓你這麼牽挂。」他顫巍巍地笑,彷彿有些嫉妒,卻又無能為力一般。「那,沒有了他,你以後該怎麼辦呢?」

我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想要答覆他什麼。或者說,連我自己,本來也就沒有答案:他是走了。可是,在久久的四個月之後,他依舊還能夠用血淋淋的事實震痛我的心扉,劇烈的痛!

亮亮沉默了一陣,沒有說話。我以為,他是沒有話題了。可是突然,他嚴肅起來,他看著我,一字一頓。

「嫣嫣。你知道嗎。這一輩子,你是第一個住進我心裡的人。以後,我會永遠記得你。相信我1

看起來,他是那樣真摯,滿面都是誠意和愛戀。

可是,可是……

「是嗎。我可不覺得自己那麼好。」我笑得倉促:我有那麼好嗎,值得你銘記一輩子?還是說,這就是你慣用的伎倆,刻意,想要在這個時候蠱惑我空洞的心?

「我是說真的。」

「亮亮。有些事情,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免得尷尬。」

「好。」

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我厭惡這樣的人。

憑什麼,他說會愛我一輩子?

憑什麼,我要愛上你一輩子?

你們是男人,不是女人。都說你們是靠下半身生活的動物,又怎麼可能把感情看著那麼重要!

你在騙我,而我,在騙我自己。

我說我愛他,其實就是一個笑話,對嗎?

你不會愛上我一輩子,所以同樣,我也不可能愛上一個壞蛋一輩子!

他那樣壞,那樣壞!

他明明可以和我走最後一段路,可他,卻要為了皇甫家的利益不惜犧牲肉體,出賣給一個男人,換取一個女人嫁過來的機會?

壞蛋,壞蛋,你們男人通通都是可恥的下作的匹夫!

你們最重要的是自己,是事業,不是女人!

所以啊,你憑什麼說愛我,你又憑什麼要我愛上你!

-

突然,我心思一動。我抬起眼,柔情蜜意地看向亮亮。

「亮亮。」

「什麼?」他專註的眼神彷彿曾經的喬飛一般,黑的圓潤。

「你,是天蠍座的,對吧?」

他愣了一下,點頭。「是啊,你怎麼知道,我好像,沒有和你說過埃」

「沒有,我亂猜的。」我報之一笑,轉身拿捏起一旁的茶杯,搖晃,軟語輕聲。「你,現在有安排嗎?要不然,我們一起出去走走。」

我是故意的。因為,就在這樣的一瞬間,我看見了樓梯拐角的他的小女朋友。

她有些恨恨的表情刻在臉上。

他背對著她,朝向我,微笑。「好埃我們今天……」

他是那樣興緻勃勃,彷彿一生,就只會圍著我轉。可是下一瞬,他會提前預見到嗎?

-

我一直在想,我曾經為什麼要夢到他,我為什麼,要在他徹底離開,甚至已經出賣自己之後,還會想到他,夢見他。

現在,我終於明白: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因為他就是我的夢。好像,他一直都是天上的明月。沒有得到他,沒有抓緊他,我就一定還有機會,還可以得到手。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我所垂涎的,或許,就只是他的個性,他的台詞,他的決絕,他的風流。

他不是最好的,不是最愛我的,也不是開口會說愛我的那個人。可是,他一定,是最能夠在人海中吸引到我目光和心思的那個人。

為何會夢見他?

因為從一開始,他就和我所見過的其他男人都不一樣。因為不一樣,因為特別,所以才會長久地住進我的心懷——除卻你,目前,沒有第二人。

-

隔天,我坐上了飛回清水的飛機。

阿狸沒有問我提前回來的原因。不過,她沖我笑了一聲。

「你好啦?」

「嗯,我好了。」

從此以後,我相信,他會變成什麼人,我就會竭盡所能,變成那樣的人——你的精彩,你的生命,都將會在我的靈魂里得到升華。

我不愛你。

我就是,夢到了你,欲罷不能。

所以,我想成為你,親愛的皇甫喬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