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聚焦 歷史軍事

生死聚焦 第四十六章 飛流直下三千尺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本章內容簡介:能力越強的人,反水起來,那等於給自己團隊培養了一枚*。」 說著,他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 顧覓清拿起來,文件上寫著:zoz分析。 「zoz分析做出來了?這麼快。」她連忙打開,這份...

「頭兒,你感覺這三人怎麼樣?」

顧覓清手裡拿著饅頭,咬了一口,有些疲倦,聲音也有些沙啞,她拿過水,從兜里拿出葯吞了下來。

「還發燒呢?」老者看了她一眼。

「不礙事,39度5而已,就是沒什麼胃口。」顧覓清眯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隨後拿起杯子喝水,下意識伸出手摸了摸肚子。

今天是她的生理期,趕上感冒發燒,確實有些吃不消。

老者看向屏幕,帶病工作,這對他們來說,是常態。

這行當沒有女人,若你把自己當個女人,就別做這行當。

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偌大的迷宮,老吊和宣林在兜圈子,而顏九成則站在原地,手摸著牆壁思考著什麼,隨後蹲了下來。

「老吊比較接地氣,優勢很明顯,在很多環節的培訓都佔優勢,可是缺點也很明顯,他太糙了。」說著,老者走向另一個屏幕。

屏幕上出現的是之前在教室里培訓時候的畫面。

「你看,他動這些設備的時候,粗枝大葉。」老者指了指,隨後又指了指宣林:「宣林很嚴謹,在黑客技術方面只需要讓他熟悉我們的設備,就可以放手了。可是他社會經驗遠不如老吊。」

顧覓清閉著眼睛,似乎有些焦慮。

「顏九成的能力倒是很適合他的崗位,心理素質很不錯。」老者指了指屏幕上顏九成拿鼻子靠近顧覓清的胸口,笑了笑:「他很懂如何激怒對方。」

顧覓清也認可地點點頭。

說完這句話后,老者有些擔憂地嘆了口氣,看著顧覓清:「他要是有宣林一半的服從性,就好了。這個人能力強,可是很容易反水,能力越強的人,反水起來,那等於給自己團隊培養了一枚*。」

說著,他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

顧覓清拿起來,文件上寫著:zoz分析。

「zoz分析做出來了?這麼快。」她連忙打開,這份分析是國內頂尖的近五十名心理分析師和三十名醫學專家,並配合這一段日子他們全身的身體數據分析出來的人格數據,為了保證顏九成他們信息的絕對安全,把數據分成一小段一小段,再分給這麼多人進行碎片化分析。

這種數據,每個國家的特工或間諜隊伍都會做。

你的眼睛可以騙人,你的行動可以騙人,可是你的數據不會騙人。

這份分析,能讓顧覓清更清晰地看清手裡的兵到底是什麼秉性,未來有可能會發生怎樣的轉變。

都說三歲看老,這話流傳千百年不無道理,而如今三歲看老不是經驗之談,而是數據分析,足以看到未來的你,有可能發生怎樣的轉變。

「果然,顏九成容易反水。」顧覓清看完了資料后,將資料猛地摔到桌子上,扶住發燙的額頭,聲音有些發抖,很是懊惱。

「從數據上說,老吊的秉性跟我們判斷的差不多,打打配合是很好的。宣林能獨擋一面,紀律性極強,他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可能反水的苗頭。可顏九成的數據,比我們的判斷更為嚴峻。」老者伸出手摸了摸鼻子,看著屏幕上的顏九成。

老吊和宣林在摸索著往回走,可顏九成居然一動不動,只是坐在地上,背對著鏡頭不知道在做什麼,這都四分鐘了。

燈關閉了絕大部分,留下幾盞,整個空間看上去陰森森的。

「顏九成這個人,雖然有父輩都報效祖國的傳統基因,可更多的是叛逆,藏著掖著的骨子裡的叛逆,再加上這些年一直有個比他優秀的妹妹,他早已把叛逆隱藏得極深。這種人,表面上服你,心裡如果不服,是肯定會出岔子的。」

顧覓清將沒吃完的饅頭放到桌子上,雙手撐著桌子看著屏幕。

「上哪找對人臉記憶這麼厲害的人呢?」她說道,眼裡露出了遺憾之色。

骨子裡容易反水的人,太過危險,哪怕你能力再強,情願不用。

「看看情況。」老者嘆了口氣:「老李又找了兩個這方面能力很強的人,一會兒去看看,實在不行,我們換人。再說了,這迷宮足夠吊打他,削削他的刺。」

顧覓清點點頭,笑了笑:「這種迷宮,在餓的情況下困他個幾個小時,都足以讓他服軟。」

「不對啊,剛剛我們走過來的時候,這……不對吧?」宣林與老吊往回走了幾十步,走到拐彎處,他們停了下來。

眼前的長廊跟剛剛走過的似乎是一樣,可又似乎哪裡不對勁。

「不對吧?」老吊抓了抓頭。

「有點兒不對。」宣林也抓住了頭髮。

他們兩人站在岔路口,背對背看向兩邊的長廊。

「剛剛我們第二個拐彎的時候,這裡沒有長廊啊,對不對?」老吊一拍腦袋。

「對1宣林也一下回過神來。

他們兩人對視一眼后同時走向長廊,等很暗很暗,走了幾步,兩人一下知道了玄機:這一邊根本就不是長廊!而是鏡子!

「難怪我們才走了這麼一小段路,怎麼也回不了原地,原來有這障眼法啊1老吊伸出手摸著鏡子,十幾步遠的地方看過來,會以為這裡是一條長廊,誰知竟然是鏡子。

老吊伸出手推了推,鏡子移動了,退到了牆壁里,出現了剛剛他們拐彎的時候看到的那個窗戶,和那堵牆。

「這障眼法害死人了,難怪我們怎麼也回不了原地,那接下來……」宣林四處看了看,伸出手指了指右邊:「往這邊走。」

老吊和宣林找到了玄機,並很快就回到了剛剛出來的教師門口,他們的成功就在眼前,可老者和顧覓清的注意力卻沒有一絲一毫放倒這兩人的身上。

而是死死地盯住了顏九成。

屏幕里的顏九成站了起來。

他一站起來,抬起頭四處看了看,朝著鏡頭的方向豎起一個中指。

隨後,他快速地跑了起來。

顧覓清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他……」她驚訝地張大嘴巴。

而老者的眼底則瀰漫上惜才與遺憾,兩者交織,濃烈非常。

在昏暗的燈光下,顏九成快速地跑著,在每一個轉彎處都只停留了一兩秒的時間,而且伸出手推開了十幾扇用來障眼的鏡子。

他就跟回了自己的家一樣,對剛剛走過的路程了如指掌。

顧覓清雖然帶著顏九成左拐右拐走了十幾分鐘,實際上一直在兜圈子,整個迷宮布滿了可以移子,在他們走過去之後立刻變換陣形。

可以說,過他們手的,就沒有幾個能走出來的。

這迷宮,一方面是告訴這些反間諜的人員,你隨時隨刻都要保持高度警惕,無論去哪裡都得記得隨時做記號或大腦記憶,否則,被困住就是你的下場;另一方面是告訴他們,哪怕你眼睛看到了,你腦子記住了,卻依舊走不出迷宮的原因,只有一個:這就是反間諜的人生。

反間諜之所以在行內被稱之為多稜鏡,便是因為不能絕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所記住的。

在一張騙局和陷害的夾雜著國家級別利益的大網裡,一個圈套著一個圈,如同多稜鏡。

就像這個迷宮。

可顏九成居然如此自在地穿梭在迷宮裡,就好像這迷宮是他建造的一般。

「這不可能。」顧覓清難以置信地看著屏幕上的顏九成。

「奇怪。」老者愈發讓自己的身體靠近屏幕,並飛快地拿出老花眼鏡戴上,死死地盯著。

顏九成走到一個岔路口,四處看了看后,準確地拐入了最後一個長廊,站到了剛剛教學的教室的門外。

在那裡的,還有剛剛到達的老吊和宣林。

「這地方到處是鏡子,迷宮。還好我們沒走遠,差點困死在裡頭。」老吊看到顏九成后,笑了起來,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哥們,你走了多久?」

「我無論走多久,都不會被困死。」顏九成挑了挑眉。指了指另一個方向:「我要去記人員資料了,回見。」

「這麼自信,他方向感很強吧?」宣林嘟囔了一句。

「可能記憶人臉厲害的人,這方面也厲害吧。」老吊附和道。

這地方到處障眼法,顏九成這種自信讓人聽了是說大話的感覺,不過他確實很快就回到了目的地,讓人不得不服。

「怎麼回事,他跟在我身後的時候,沿途並沒有做標記,難道單憑腦子就記下來了?到處都是鏡子,而且移動了陣型,怎麼可能?」顧覓清緊緊地鎖著眉頭。

老者也很是疑惑。

從未出現過學員,在這個環節居然不吃癟,而讓兩位教官吃癟的。

要知道,這個環節就是要吊打學員,眼下變成了吊打教官。

「這是怎麼回事?得要人分析一下了,他的大腦難道對立體空間……」顧覓清百思不得其解,頓時對自己的專業性產生了懷疑。

鏡頭拉近。

顏九成得意地笑著,沖著鏡頭吹了個口哨,很快就到達了資料室的門口,他推了推,發現鎖了。

「顧教官,你得給我開門啊,怎麼,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能來,還沒準備飯菜?」顏九成囂張地說道,說話間,他嘴角露出一個色迷迷的笑,蹲了下來:「那我就繼續觀賞觀賞……」

「鏡頭拉近。」顧覓清再一次說道。

可顏九成把衣服弄到頭頂上,擋住了視野。

「他的手腕那……」老者冷眼看了顧覓清一眼:「你怎麼這麼大意,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讓他偷走了設備?1

顧覓清臉色一變。

「什……什麼?」她下意識地捂住胸口,隨後立刻伸出手捂住臀i部。

顏九成蹲在地上,將袖子微微擼上去一點點,露出了一個手錶,這手泵媸強梢360度旋轉的,是最流行的運動手錶,也是這裡最先進的設備之一。

顧覓清展示過,也教了他們如何用。

103件武器中的一件,也是顏九成最想要的武器,360度透視攝像手錶。

真是無死角拍攝的神器埃

誰也沒想到,在顧覓清嚴格要求不準亂動設備的情況下,他居然在顧覓清轉身的一瞬間,將手錶拿到了手裡,並一路開啟。

錄下來行走的路線,也錄下了走在前面的顧覓清迷人的身姿。

「還好我偷了這個,否則,在這個破迷宮不得被顧覓清整成傻子?」顏九成舔了舔舌頭,快速地按下錄像回放。

剛剛看了一遍了,只是為了查看行程,一些精彩環節沒有細看,現在可得好好看。

「我滴個親娘咧……身材這麼火辣……」顏九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當真是,鼻血與口水齊飛,飛流直下三千尺的那種澎湃。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