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超級縣太爺 一百五十二 兩把菜刀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肯定的,陳公旗與我們的梁子那可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這老傢伙,手腳很利索,他年輕是不是個練家子?」 「陳公旗在年輕的時候,也是彪的厲害的人,大人,你的寶刀怎麼打不過人家的菜刀?」

三人下了塔,快走到陳府的時候,秦德水說道:「大人,我是知道的,您現在和陳家不是那麼對眼,您這麼去找陳公旗,會不會產生什麼誤會?」

「誤會,什麼誤會,影正不怕身子斜,又不是我殺的陳赤號,怕他個球,我這是在查案子,明白吧,是,雖然我和陳家是鬧了矛盾,好歹我也叫過陳公旗一聲岳丈大人不是,沒事的,走吧。」

縣太爺都這麼說了,秦德水還能說什麼,雖然心底不停的打鼓,也不敢再繼續勸,而古月雲這覺得,這個縣太爺不愧是有良心的縣太爺,認真負責,雷厲風行,是個好官,李超仙的形象在她的眼中倒是飆升的火箭一樣快。

李超仙的影子在她的眼中,須臾間,也變得高大起來。

他們到陳府的時候,已是深夜,一更天的樣子,李超仙還以為要敲許久的門才能敲得開,可是,只敲了三下,門就打開了,家丁一瞅,縣老爺上門,急忙去稟報。

眨眼功夫,肖勁麟出來了,他的樣子不像是睡覺剛起來的模樣,穿著整齊,精神的很,但是,神色間帶著點焦慮。

李超仙調侃道:「肖管家,你今天很神速那,這麼晚了,你還沒睡?等著去找情人是不是?」

「林大人,說哪裡的話,我們家五公子都失蹤兩天了,我還想著去衙門報官呢,正好,你來了,正好正好,快些派人幫我們找找。」

李超仙和秦德水對視了一眼,李超仙咳嗽一下,說道:「不用找了,人已經死了,在那鎮妖塔上的十二層呢,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的。」

「什麼!1

肖勁麟驚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別傻站著,帶我去見你們家老爺吧。」

陳府的會客廳里,陳公旗不但已經能下床了,而且,還在客廳里走來走去,客廳的各個角落都站著幾個丫鬟,家丁,個個低著頭,嚇得是臉色都發青。

「不可能,不可能!仔細找,給我全城找,陳赤號怎麼會無端端的不見了」

陳赤號揮舞著結實的手臂,朝著他的一幫子大小老婆吼叫著,李超仙進來了他也不知道,那肖勁麟趕緊上去,在他的耳邊說了兩句。陳公旗渾身一震,一個急轉,對著李超仙道:「怎麼回事?」

李超仙不想說,讓秦德水說。

等秦德水說完,李超仙想總結一下陳赤號的死因,沒想到陳公旗一扭身,出了客廳,不一會,兩把明晃晃的菜刀抓在他手裡,嘴裡大喊:「林恆天,你個狗日的東西,老夫今天非得砍死你不可1

不用說,陳公旗將李超仙當成了殺陳赤號的兇手,不分青紅皂白,說砍就砍,那架勢,絕對的來真的。

李超仙一見,傻了眼,老子的背上還背著寶刀呢,怕你不成?

可沒等他抽出寶刀,老頭已經衝過來,那身手,像是年輕的時候練過,迅捷無比。

古月雲一瞅,不對路,拉著李超仙就跑,什麼都不要說,先跑再說,她不想拔劍,她也不想讓李超仙拔刀,這不是打鬥的時候,萬一將陳公旗刺傷或者刺死,事情更加說不清楚。於是,李超仙和古月雲在前邊拚命的跑,後邊,陳公旗在玩命的狂追!

等追到陳府門口的時候,那高高的門檻將陳公旗絆倒,絆了個狗啃地,手中的一把菜刀抓不穩,嗖的一下飛出,正好劈在李超仙鞋跟上。

這一刀愣是將李超仙鞋子的鞋跟給砍爛,李超仙的腳後跟頓時鮮血直流。

幸好,傷口不深,劃破點皮,還能跑。兩人跑回衙門,李超仙罵罵咧咧的聲音,將內宅的人驚醒了不少,玉驕龍首先披著衣服出來了,一看李超仙的腳出血了,忙問怎麼回事,古月雲說是陳公旗砍傷的,玉驕龍聽罷,也不問緣由,怒氣沖沖,回頭就去房間里拿出寶劍,就要去找陳公旗的晦氣。

南宮青虎終究是個男人,攔著玉驕龍,說道:「玉捕頭,你總得把事情弄個明白才動手那。」

玉驕龍這才問李超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古月雲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當玉驕龍等人聽說陳赤號死在塔頂的時候,眾人,玉驕龍的劍也漸漸的垂下。

另一邊,李超仙的腳跟被素珍包好了,血貌似也不流了,他讓其他的捕快都去休息,自己和南宮青虎,玉驕龍,古月雲進了書房。

得知了事情的經過以後,南宮青虎首先道:「妖孽橫行,世道不太平。」

玉驕龍則沖著古月雲發火:「死丫頭,知道那地方那麼邪,你還帶著這個狗官去,好在沒出什麼亂子,要不,有你好看1

古月雲委屈的不行,想分辨幾句,李超仙又對她打眼色,讓她別出聲,他手指在桌上敲了幾下,說道:「查,一定得查出真實的情況,什麼妖孽,老子不信。南宮青虎,明天,我和你再去鎮妖塔,看看能不能找到點新的線索。」

「大人,查,那是肯定的,陳公旗與我們的梁子那可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這老傢伙,手腳很利索,他年輕是不是個練家子?」

「陳公旗在年輕的時候,也是彪的厲害的人,大人,你的寶刀怎麼打不過人家的菜刀?」

南宮青虎的一句話,把書房內壓抑的氛圍頓時沖的一乾二淨。

「什麼,是月雲拉著我,不讓我跟他打1

南宮青虎讚許的說道:「月雲這點倒是做對了,大人,你要是一刀將陳公旗砍死了,事情就沒法收拾了。」

李超仙點點頭,說:「嗯,現在想想,有道理。那就言歸正傳,陳赤號,雖然跟我們有點小過節,但是,終究是一條人命,我們得公私分明,把兇手查出來,給他一個公道。」

玉驕龍帶著消極的味道說:『這件事,我看是比較棘手。』

「棘手,你還在琢磨塔頂上是不是鬧鬼?秦德水說了,陳赤號的脖子可是被人拗斷了,就沖這一點,我不相信,是什麼鬼整出來的。」

玉驕龍反駁道:『那蟒蛇怎麼解釋,哪去了?突然冒出的蝙蝠又怎麼解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