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超級縣太爺 一百四十五 西域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西域,山高路遠的,你這身子骨,行不行埃」 楚青竹喘著粗氣,目光堅定卻很堅定的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答應過皇甫捕頭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李超仙望了望皇甫傑,皇甫傑道:「你們在...

「皇甫傑,你不是說明天來找我的,怎麼今晚來了?」

「大人,情況有變,進來吧。」

門外,又走進一人,李超仙一瞅,頓時笑道:「這人怎麼這麼面熟那!老朋友勒1

此人不是別人,卻是想捅李超仙刀子的那名潦倒書生。

李超仙笑問:「你不會又想給我來一刀吧?」

書生沒搭理李超仙,眼裡卻流著淚,嘴唇哆嗦著,望著梅秋霜,而梅秋霜早已經是像個淚人。

「楚郎,我的楚郎?」

梅秋霜一聲激動而心疼的喊叫,李超仙明白,這書生原來是她的楚郎。

「秋霜1

兩人控制不知,撲上去,抱在一塊,哭成一團。

李超仙將皇甫傑拽到一邊,罵道:「皇甫傑,你玩什麼?我冒了這麼風險才幫你做成這件事,就是想讓這兩人團圓?你,他偉大了吧。」

「林大人,別急,等他們哭一會,宣洩一下感情,我們再說不遲。」

李超仙於是道:「娘的,我還以為是你看上了梅秋霜,才讓我下手的,究竟是咋回事埃」

「不急,讓他們哭一會再說吧。」

「好吧,男的叫什麼?」

「楚青竹。」

「這傢伙兩次想幹掉我,你知道吧。」

「你奪取了他的功名,害得他丟掉了自己的最愛女人,他不找你拚命才怪。」

「我明白了,梅秋霜是他的相好,怪不得她剛才說為了她的楚郎可以什麼都干。」

而那邊,梅秋霜和楚青竹哭了一陣,楚青竹走到皇甫傑跟前道:「皇甫捕頭,既然秋霜已經是個自由人,我答應你,明日,我就帶你去西域,找密碼。」

李超仙莫名其妙,問:「西域,找個密碼,還得跑到西域,咋回事?」

皇甫傑笑道:「我來解釋吧。簡單一點,楚青竹,本是鳳龍縣的舉人,被你林大人移花接木給剝奪了,他的女人,也就是梅秋霜,你想奪走,最後,你把梅秋霜讓給了陳公旗,楚青竹為救梅秋霜,夜闖陳府,人,肯定救不出,卻探聽到了陳公旗與陳錦沖派來鳳龍縣密使之間的一段對話,而那段對話,就是有關密碼的,我們沒破譯的那本,也是本經書,但是,這本書,鳳龍縣沒有,整個大唐只有京城的樞紐總圖書館或許有。那本書雖然是經書,但不是佛經,也許是古蘭經,也許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經書,楚青竹曾經跟隨我朝的大藏法師在西域呆過一段時間,懂得西域文字。那晚,他從窗戶口只看見那本經書頁面的一小角,不能安全確定是哪一本經書,所以,他跟我說,只要我有辦法讓梅秋霜重獲自由,他就帶我去西域找經書,現在,梅秋霜已經是陳家出來了,那我就完成了這個任務,林大人,現在你明白了,為什麼我要讓你想辦法休掉梅秋霜的原因了吧。」

李超仙頻頻點頭:「哦,我明白了。他娘的,去西域,太遠了都。」

西域,李超仙估計應該是現在帕米爾高原以東,巴爾喀什湖東、南,包括亞洲中、西部地區,青海、西藏亦是屬於西域的範圍。而清代的「西域」的範圍位東起敦煌以西,西至巴爾喀什湖及蔥嶺,南至拉薩界,北至俄羅斯及左右哈薩克界,青海西南地域、西藏北部地域很多也在其中。若是皇甫傑說的西域是土耳其,俄羅斯一代,對於現代人來說,那都是不小的距離,何況古代之人。

楚青竹說道:「青竹叩謝皇甫捕頭的大恩1

他說完,就要行大禮。

「別,把梅秋霜從陳家弄出來的人,不是我,是林大人。」

楚青竹望著李超仙,臉色不是一般的複雜和糾結。

「楚青竹,你有梅秋霜這麼痴情的一個情人,我羨慕你,你別這樣看著我,這樣,你陪皇甫傑去一趟西域,回來后,我還你功名就是。」

楚青竹的臉色又暗淡下來。

「怎麼,不相信我,還是怎麼地?」

皇甫傑道:「不是這樣的,你以為陳公旗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梅秋霜?他們已經動手了,從楚青竹開始下手,林大人,你和陳公旗之間的恩怨可是又多了一層,你可得小心了。」

「我怕他有毛1

「我知道,你是不怕的,你能保護好梅秋霜嗎?」

「當然可以1

「不,你未必能保護好,想想你的春麗吧。」

「你,有什麼想法?皇甫傑,說出來。」

「四個字:成人之美。」

「嘿嘿嘿,你他娘的,老子也想這麼說,被你先說了,你他娘的真缺德1李超仙罵完,將賣身契撕掉了。

梅秋霜一見,拉著楚青竹就要跪拜。

「等等,你是我八小媽,我受不起,受不起,起來,起來,皇甫傑呢,雖然很混蛋,但是個值得信賴的人,他這麼晚帶著楚青竹來找我,那說明事情已經是相當的緊迫,不要等到天明了,你們今晚就走吧,等取到密碼,別回來鳳龍縣,有多遠走多遠,皇甫傑,你是不是這意思?」

皇甫傑點點頭。

楚青竹也是有點小激動,然而經過這件事,他對李超仙的看法有了些改變,想說點什麼,卻猛然咳嗽起來,一直咳了好一陣才停止。

李超仙看著他瘦削的身子,慘白的面容,憔悴的神色,對他說道:「西域,山高路遠的,你這身子骨,行不行埃」

楚青竹喘著粗氣,目光堅定卻很堅定的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答應過皇甫捕頭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李超仙望了望皇甫傑,皇甫傑道:「你們在鳳龍縣多呆一個時辰,那就多一個時辰的危險,走吧,等出了鳳龍縣,路上,我們找個休養地,那樣更安全。」

梅秋霜也道:「林大人,路上我可以照顧青竹,沒事的。」

「好吧,那就這麼定了,來,還給你。我都沒來得及收起來。」

李超仙從袖口裡掏出從梅秋霜那裡贏來的銀票,全部還給她。梅秋霜卻斷然是陳公旗的,臟,我不要1

皇甫傑說道:「梅秋霜,你還是拿著,就算借林大人的,你們離開鳳龍縣,沒銀子可不行的。」

梅秋霜想了一陣,說道:「好吧,我向大人借三千兩銀票,等到我們掙錢了,我們還給大人。」說完,她只要了三千,其他的,怎麼都不肯收。

既然她不肯,李超仙也沒法子,那就先幫她代管著,他和皇甫傑商量了一些其他的細節后,決定,皇甫傑帶著梅秋霜,楚青竹離開,臨走之時,李超仙伸出了右手。皇甫傑看不懂這是什麼意思,愣愣的看著他。

「這叫握手,你和我握手,代表我們是朋友,是夥伴,也是禮貌,保重,等你好消息。」

「那學來的?我會儘快趕回來的,這邊,就靠你了,你把陳公旗氣得半死,他肯定更加的恨你,你自己小心了。」

「會的。」

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皇甫傑走到院子的門口,也伸出手,對把風的南宮青虎道:「南宮,我們也握個手吧。」

南宮青虎木木的將手伸過去:「幹嘛握手,我們很熟嗎?」

「你去問林恆天吧。」

街上,一輛馬車正靜靜地停在那裡,皇甫傑首先上車,將楚青竹拉上去,那梅秋霜來到車邊,卻沒上,呆了一陣,跑回來,伸出雙臂,抱著李超仙,在他耳邊道:「今天我才知道,你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麼壞,今生來世,我都謝謝你,如果我們能再相見,我還會謝謝你,再見。」

說完,她提著裙子,跑到馬車邊,飛快的爬了上去。

馬車的轆在迅速轉動,不一陣,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攏李超仙嘆口氣,唉的一聲,讓南宮青虎發笑:「大人」

誰知,這傢伙只說了大人二個字,卻扭頭就走,李超仙奇怪,這人咋那麼怪,說話說一半的,可他猛然發現,自己的左邊,有一道月影,拉得長長的,是個人影,女人的影子。

他將腦袋慢慢的扭過去,只見玉驕龍笑吟吟的站在他的身後,看著他。

「梅秋霜她剛才抱著你,說什麼了?」

「她,她,她,說,以後還我銀子,算利息的。」

「是嘛,還錢,還得抱著還嗎?」

「看,那是什麼?」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