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超級縣太爺 一百三十八 小官官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找合適的人,仔細想想,肯定有,你不是很有錢嘛,懸賞那,拿出你的絕招埃」 「這樣啊,你讓我想想,你讓我想想,懸賞?」 「對,懸賞。」 「你這倒是提醒了我,我想起一個人。」 ...

把內鬼揪出來之前,得完成一件事,讓陳公旗將梅秋霜給休了。

這是一件高難度的動作。

上次皇甫傑與梅秋霜暗自傳情的時候,陳公旗差點讓人把梅秋霜給浸豬籠,後來,他又拚命的道歉,討好,還給她作詩吟唱。梅秋霜卻沒正眼看陳公旗一下,她揪著陳公旗沒拿出證據這一點,摔瓶子,摔翡翠,說他陷害她,侮辱她,折殺她,壞掉她她最寶貴的清白,還把她嚇得半死。

她,不會輕易的原諒他。

陳公旗對待梅秋霜,就像是落魄的流浪歌手要用歌聲打動一個聾子一樣,可憐又執著。

兩天後,吳聰明的偵查報告出來了,梅秋霜貌似原諒了陳公旗,兩人在花園裡手拉手,看上去像是好親熱的說,你這會兒要讓陳公旗休掉梅秋霜,不妥吧。

而要讓陳公旗直接休掉梅秋霜的絕招,李超仙和南宮青虎,吳聰明經過一晚上的討論,那只有一個方法最直接,再次讓陳公旗帶上翡綠色的大帽子。但是,要勾搭梅秋霜的人,恐怕整個鳳龍縣,除了皇甫傑,還找不到第二人眩

敢動陳公旗的女人,不但需要超凡的勇氣,還要有不怕死的精神,穩妥點,你還得做好不能投胎的準備。

找不到這樣的人,李超仙也沒轍。

可是,皇甫傑卻催得緊,說,趕緊讓李超仙動手,他自己不能胡搞,再亂來,就會被趕出陳府,那樣,密碼就更難找了。他讓南宮青虎給他帶了一句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道理,誰他娘的都懂,問題是誰去入虎穴?這個虎穴可不是人人都能入的,所以,這事情就這麼吊著。

對於賬本破譯的事情,李超仙現在不是那麼急了,玉驕龍的心思也一樣,都已經破譯了一本,足夠搞死陳錦沖,但你得找個大山一樣的大boss去跟陳錦沖pk,你才能扳倒陳錦沖。要不,你就是告御狀,沒什麼人撐著,只怕還沒到皇宮的門口,你就被人幹掉,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不爭一朝一夕,所以,李超仙和玉驕龍的意思都是那樣,先找到陳錦沖的仇家,大仇家,或者具有強烈正義感的大boss再說。

然而,皇甫傑還真急了,這天,親自找到李超仙,玉嬌龍,三人在郊外的一處涼亭碰面。

皇甫傑說,只要你們想辦法讓陳公旗休掉梅秋霜,我就可以得到新的密碼,那樣,別說一個陳錦沖,就是十個陳錦沖也得完蛋,立刻完蛋。

玉驕龍馬上就動心了,就問皇甫傑,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讓陳公旗休掉梅秋霜。

皇甫傑直接就說,我上次讓南宮青虎說的那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說給縣太爺聽的,你們怎麼就聽不懂?

李超仙當時就不住,無恥*的笑的呵呵呵,呵呵呵,就像是一隻被趕著去配種的公豬,玉驕龍惱了,痛罵皇甫傑腦子進水,沒安好心,拉著李超仙扭頭就走。

玉驕龍這樣心疼自己,李超仙開心的就如掉進了大蜜罐。

誰知道,就在當夜,玉驕龍走進他的書房,胳膊蹭著他的肩膀道:「小官官,其實,其實,皇甫傑的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奧。」

現在,只要不惹急她,她都會叫他小官官,前一個后一個,聽著讓人特舒服,這可這次,李超仙覺得陰謀來了。

李超仙在她的小手摸了一下,笑眯眯的道:「什麼道理,請詮釋一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那。」

「你不是剛把皇甫傑給罵了一通嘛,怎麼又提這事?」

「可是,我晚上老是睡不著,我一心想著報仇,但又感覺這種事太缺德,所以」

「所以,很糾結,很矛盾是不是?」

玉驕龍點點頭。

「我也不想干這樣的事情,可是,如果說梅秋霜願意,巴不得甩掉陳公旗,我倒是覺得,這叫成人之美,倒不是什麼壞事。」

「你這麼一說,你的意思是,這事能這樣弄?」

「什麼這樣那樣弄,你說清楚點。」

玉驕龍的腦袋伸過來,在他的臉上掃描了幾遍,帶著點陰謀的笑容,道:「我知道你想什麼了,也許我會同意的,原則是,點到為止。」

李超仙轉過腦袋,樂道:「美人,我的師妹呀,為了你,我的原則是,隨時可以上刀山下火海,看你,絮絮叨叨的,你就直說,你讓我上,還是不上。」

玉驕龍將胳膊從李超仙的肩膀上鬆開,兩隻巴掌捧著他的臉,用力擠壓的那種,縣太爺的兩隻眼睛都擠成了半圓形,她惡狠狠的罵道:「狗官,我就知道,你就是屬賊的,一見到漂亮的女人就起賊心。」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李超仙嘴裡含糊不清的說。

玉驕龍將兩隻手鬆開,說道:「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就按照皇甫傑的計劃行事,警告!你不行!你找合適的人,仔細想想,肯定有,你不是很有錢嘛,懸賞那,拿出你的絕招埃」

「這樣啊,你讓我想想,你讓我想想,懸賞?」

「對,懸賞。」

「你這倒是提醒了我,我想起一個人。」

「誰?」

「段豪情,屬於黑社會分子,訛了肥豹五千兩銀子,上次打山賊的時候出了大力氣的,找他,可以考慮,就不知道這人嘴巴嚴不嚴,一不小心,虧大了都。」

「那就先試試,你說的什麼,黑社會,黑社會是什麼」

「黑社會,就是很黑的社會。」

「又來了不是,討打啊你。」

「開玩笑,開玩笑,我明天就去找他。」

「不,我要你現在就去找他,他的賭館還沒關門,去,先探探路,摸摸這個人的底再說。」

「有這麼急嗎?我能得到什麼獎賞?」

「嘻嘻事情成了,賞你一耳光,輕輕的耳光。」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