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都市言情

超級縣太爺 一百三十二 欠我一個擁抱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月雲帶著玉嬌龍來到馬廄邊,這裡,肥豹已經匍匐在馬上,他的背後,黑鷂扶著他,另外一匹馬,騎著一個整個腦袋都蒙的結結實實的漢子,只露出兩隻眼睛。 「快上馬1 玉驕龍覺得這人的聲音,好像在哪...

公孫長汀又拿出他的瓷器小瓶子,也不說啥,就是帶著貓戲老鼠的眼光,瞟著尉遲達。

最終,尉遲達露出了撤退的信號,很勉強,腳步朝後移動了半步。

就在這時,一支手指長短,比銀針大不了多少的弩箭,不知道從哪個方向飄出,正好射中一名站在公孫長汀身邊內衛的喉嚨,那內衛捂著喉嚨,痛苦無限的,直挺挺倒向地面,咚一下,就再無半點聲息。

弩箭有毒!

歐陽林怒喝一聲,拔出長刀。

公孫長汀不能再裝逼了,臉色一沉,問:「誰幹的?」

韓信房結巴的道:「不,不知道啊?」

玉驕龍站起來,指著韓信房喝道:「你,說你呢,你居然敢殺皇宮內衛,你膽子也太大了,他的袖口裡有機關,我看見了1

歐陽林用刀指著韓信房,說道:「雜碎,過來1

尉遲達冷笑一聲,罵道:「你罵誰雜碎?」

「就罵你,怎麼了?」

玉驕龍卻在尉遲達和歐陽林對眼的時候,對公孫長汀說道:「將軍,你千辛萬苦找他們找不著,現在好了,不但送上門來,還傷我們的人!你為何不動手?」

一句話說完,她的身影已經闖去出,寶劍唰的一下,朝著尉遲達當頭劈下,口中喊道:「尉遲達,你罪惡累累,死有餘辜,速速就擒吧1

公孫長汀口裡的慢字,幾乎在尉遲達和玉驕龍之間的刀劍相撞的時候喊出,遲了,玉驕龍的動作太快,風一樣的撲上去,那梁霸見狀,大叫一聲:「娘希匹的,兄弟們,砍人1

就是兩三秒之間的事情,雙方在客棧里進行了一場毫無徵兆的混戰,從樓上打到樓下,又從樓下打到樓上

公孫長汀的人雖然有十幾個,個個兇悍之極,然而,山賊的人馬卻是內衛的一倍,都是亡命之徒,而且大妖山的六大當家的全部出動,一時間,那激戰的場面,刺激,血腥而驚險。

那公孫長汀一聲鬼叫,大鳥一樣的飛起,瞅准一個山賊,抓住他的兩隻手,一撕一扯,那個山賊的兩條手臂被他活生生的扯下來。

梁霸一看,這個最暴脾氣的山賊,揮舞著鋼刀就衝上來,誰知,一個照面,就被公孫長汀一掌擊出老遠,站起來時,還搖搖擺擺。尉遲達瞅見,舍了玉驕龍,爆喝一聲,迎上前,與公孫長汀戰在一起。

玉驕龍就是要這樣的結果,抽個空子,鑽進肥豹的房間,卻發現,沒人,但是窗戶是開的。

大驚之下,她跑到窗戶邊一看,窗戶外,橫躺著兩個內衛,頸脖都有烏黑的淤血,那都是被剛才的弩箭,用同樣的手法被人幹掉,而古月雲,就在下邊,看見玉驕龍,趕緊示意她跳下來。

「怎麼回事?」

「師姐,別出聲!快走1

古月雲帶著玉嬌龍來到馬廄邊,這裡,肥豹已經匍匐在馬上,他的背後,黑鷂扶著他,另外一匹馬,騎著一個整個腦袋都蒙的結結實實的漢子,只露出兩隻眼睛。

「快上馬1

玉驕龍覺得這人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卻一時想不起來。

五個人,四匹馬,噠噠噠的衝出了客棧,管他裡邊如何打得驚天動地。

他們一口氣跑出十幾里地,那漢子停住馬,說道:「別在耽擱了,快走,會鳳龍縣,找林恆天1

玉驕龍道:「大俠,救命之恩,玉驕龍銘記,能一睹你的真容?」

漢子卻道:「快走吧,別耽擱了,快走1

「謝謝!後會有期1

玉驕龍雙手抱拳,和漢子道別後,急速向鳳龍縣而去,而那個漢子,卻反方向,折回一線客棧。

「師姐,師姐,這誰啊?」

黑鷂也問:「是啊,這誰啊?他的身手太強了1

「不知道,但他一定是我們的熟人,是誰,這麼好的身手,我猜,也許是他。」

「他是誰?」

「以後再說,駕1

傍晚時分,四個人一口氣衝進了鳳龍縣,回到了縣衙,那李超仙正站在桃樹底下發獃,不知道想什麼,猛見到玉驕龍回來,人一愣,眼淚居然流出來,撲上來,也不顧玉驕龍願不願意,抱著,死死的。

「有人看著那,狗官1

「說好的,你欠我一個抱1

玉驕龍雖然嘴上罵著,卻也緊緊地擁著他,這一路,這個狗官的形象在她的腦子是越來越多,越來越揮之不去。衝進城門的那一刻,她,也很想抱抱這個讓人討厭的狗官。

黑鷂一旁看著,笑道:「大人,這麼人都看著,你不會不好意思埃」

李超仙正要說她幾句沒禮貌,破壞情景模式,可看見她和古月雲攙扶著肥豹,雖然萬般不舍,還是趕緊鬆開玉驕龍,問道:「咋回事?」

玉驕龍道:「給他請個郎中,進屋再說。」

當玉驕龍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之後,李超仙是又感覺慶幸,又感覺后怕。

「就剩下七發子彈了,狗官,物歸原主。」

玉驕龍將槍遞上,李超仙卻將槍撥回去,說道:『這把槍既然能救你一次,下次有危險,肯定還能救你。」

「不,你比我更需要它。」

「錯了,我是個男人。」

「你就是個狗官1

「這麼多天沒見到你罵我狗官,現在聽著,真是舒服。」

玉驕龍罵道:「犯不犯賤啊你。」

「在你面前犯賤,我不在乎,是了,你的師妹都跟我說了,說天牢中的人都被提前」

「別說1

「我知道,你才是需要安慰的人,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仇,終究要報的,但不是現在,先應付眼前的吧。」

「我很累,很無助,說真的。」

李超仙嘴角翹起,露出些許勉強的微笑:「別說無助,我也覺得無助,我們在一起,就不會覺得無助,我是你的貴人,來吧,如果可以的話,抱著我,我可以給你適當的安慰,」

「一些日子沒見,你變了。」

「我怎麼變了。」

「變得不那麼洒脫了,爺們的氣息少了。」

李超仙沉默了一下,說道:「春麗,她死了。」

春麗怎麼死了?

李超仙將事情的經過說了說,而後道:「我現在懷疑,是公孫長汀乾的,他想從春麗得到有關我們的事情,尤其是賬本」

「你不要懷疑,就是他乾的,他的耳朵包紮的嚴嚴實實,我看見了。」

李超仙的牙根立刻咬的嘎吱嘎吱響。

「你說的,遇到事情不要衝動,你幹嘛那麼衝動?」

李超仙連續深吸幾口氣,說道:「你去了京城以後,得知劉曲泰投靠了陳錦沖,我快瘋掉了,是春麗讓我得到緩解,我把她弄到床上去了,你,能理解嗎?」

玉驕龍頓時舉起了巴掌,李超仙伸出臉,準備挨打。

玉驕龍的巴掌卻變成了瞬間變成了蘭花指,在李超仙的臉上輕輕一彈,說道:「狗官,形象是很重要的,你看,臉上還留著中午的飯疤子呢。」

李超仙捉住她的手,說道:『我一定宰了公孫長汀/

「你宰了公孫長汀,陳錦沖還會派很多的公孫長汀來的。」

「這點,我知道,所以,我們要從長計議。」

正說著,南宮青虎得知玉驕龍回來,疾步衝進了屋子裡。

「玉捕頭1

玉驕龍微笑道:「南宮捕頭,與你共事,是我的榮幸。」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