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歷史軍事

超級縣太爺 一百二十七 老爺,我沒出賣你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聞,一邊打著噴嚏。 「春麗,你是真的讓我很失望,你們嗯」 兩個漢子丟掉鞭子,將她按在地上,她拚命掙扎,可哪裡掙脫的開,一刻鐘后,春麗縮在牆角,沒哭泣,木然的望著牆壁。 「說不說...

「這個春麗,會去哪裡?」

李超仙急的在書房裡坐落不安。

南宮青虎問:「大人,她會不會出城了?」

「不太可能,不太可能,她的行禮沒帶,她的衣服也在,連我給她的銀票都還在,出城,她也得帶點東西才是。」

「也是,大人,你說,她不會出什麼事吧,會不會遇上歹人了。」

「什麼情況都有,總之,他肯定出事了,找,派人繼續找,從菜場那邊,拉網式的一定要找到她。」

在李超仙急的團團轉的時候,陳府的一個秘密地下室里,春麗被綁吊在一個木架上,公孫長汀就坐在她的對面一張小凳子上,很和氣的看著她。

這是一間專門私審犯人的牢室,刑具五花八門,能想得出的,這裡都有。

「春麗,我已經給了你一天時間的考慮,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只要你說出來,我立刻放你走,說,玉驕龍是不是去了京城,林恆天把賬本藏在哪裡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

春麗雖然看上去很驚恐,像只受驚的小鹿,可是語氣卻堅決的像磐石。

「你呀,小美人,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

春麗旁邊的*著上身的大漢,立刻將春麗的衣服扯爛,就像是扯幾張紙一樣,春麗,幾下功夫,就被剝得精光。

「畜生,畜生,你們放開我1

「給我打1

啪啪啪,一陣皮鞭之後,春麗嬌嫩的肌膚上留下十幾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她的眼裡反而沒了恐懼,憤怒的狂罵:「公孫長汀,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家老爺是不會放過你的1

公孫長汀拿著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液體的小瓶子,一邊聞,一邊打著噴嚏。

「春麗,你是真的讓我很失望,你們嗯」

兩個漢子丟掉鞭子,將她按在地上,她拚命掙扎,可哪裡掙脫的開,一刻鐘后,春麗縮在牆角,沒哭泣,木然的望著牆壁。

「說不說?」

公孫長汀走上前,問道。春麗忽然一擰身,一口唾沫噴在他的臉上。

「你一定會不得好死,我的老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一定1

公孫長汀抹著臉上的口水,淡淡的笑了笑:「你的老爺在我眼裡不過是一條帶著官帽的小蟲子而已,別傻了,給我吊起來,繼續1

接下來的兩個時辰,牢室刑具被春麗一一嘗試,老虎凳,辣椒水,水刑,烙刑一個豆蔻年華的嬌麗人兒被折磨的慘不忍睹,昏死過去,又被冷水澆醒,醒來後接著打,接著上酷刑,如此往返循環。

她,卻始終沒開口。

陳公旗從外邊走進來,看見眼前的情景,說道:「沒想到,沒想到,林恆天的一個奴婢居然被他*的那麼好,真的沒想到。」

「你不懂,陳老爺。」

公孫長汀說完,取出從火炭里通紅的烙鐵,放在她的臉邊,說道:「你的臉若是被我毀掉了,林恆天還會要你嗎?」

春麗的眼睛里再次露出恐懼,公孫長汀得意起來:「就是嘛,趕緊說,說了,我就放你走,我說話算數,我會親自向林恆天為你說媒。」

「那,那你過來,我說給你一人聽。」

「真的嗎?」

公孫長汀將耳朵靠過去,哪知道,春麗嘴巴一張,使勁一咬,一口將他的耳朵咬住,撕扯之下,居然將他的半隻耳朵給咬下來。

公孫長汀疼的捂著耳朵,不停的跳腳,陳公旗也慌了,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柔弱不堪的春麗居然彪悍。

「哈哈哈哈你打我,我咬死你,老爺說的,死也要咬你一口!來,殺了我啊1

春麗的樣子,披頭散髮,狀若瘋癲,嘴裡咀嚼著,竟然將半隻耳朵吞進肚子里,發出咕咚一聲響。

公孫長汀的眼睛變得血紅,揚起手,扣在春麗的頭上,正要下毒手,猛然間,他卻鬆開力道,將身邊的一隻銅壺捏著了一坨渣滓,說道:「我不會那麼容易讓你死的,沒那麼容易1

陳公旗忙帶著公孫長汀去包紮,止血,牢室內,只剩下春麗一人。

她哭了,邊哭邊呢喃道:『老爺,我沒出賣你,沒出賣你』

大概半個時辰后,陳公旗進來了,嘆口氣說道:「春麗,你這是何苦呢,你說你,你讓我怎麼說你,不就是問你點事情,你怎麼這麼拗,你再不說,死路一條,還會死的很慘。」

春麗忽道:「陳老爺,你放我下來,我渴,我,我說就是」

『真的?』

陳公旗半信半疑。

「真的,我只跟您說,公孫長汀就是畜生,我不想跟他說話。」

「好吧,我放你下來。」

陳公旗將她放下后,周身戒備,他怕春麗也咬他,可看見春麗好像站都站不穩的樣子,他稍稍放鬆了警惕。

「陳老爺,你說,公孫長汀讓人羞辱了我的身子,老爺還會要我嗎?」

「要的,要的,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呢?」

春麗本來低著的頭,緩緩的抬起,眼睛帶著凶厲一般的光芒。

「你,你想幹什麼?」

陳公旗不由得後退兩步,差點喊人。

「陳公旗,公孫長汀,你記著,是你們毀了我,是你們毀了我,我會回來找你們的!老爺,來生再見1

春麗一扭身子,朝著一塊她早就瞄好的石牆上,那塊凸起的石頭,用盡渾身力氣,腦袋直接撞上去。陳公旗急忙去拉,卻遲了一步,僅僅碰到了她背部的皮膚。

望著倒在地上春麗,陳公旗半響出不得聲,俯下身,伸手探探春麗的鼻息,卻已經是魂消魄喪。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