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百一十二章 特殊的暗號

作者:波斯少校  |  更新時間:2018-01-11 12:19  |  字數:3345字

深夜,玉驕龍握著手槍,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捨不得放下,瞄準蠟燭光,嘴裡還輕輕的砰砰碰的,玩耍了近半個時辰,她起身,來到李超仙的房門前,正要敲門,想了一下,直接推,果然,裡邊又沒人。

她出去問門卒,門卒說,大人又偷偷的溜出去了。

玉驕龍嘴巴一抿,將槍藏在身上,換了一套緊身的衣服,也出了衙門,她知道這個縣太爺在哪裡打坐。

這狗官,難道也想當武林高手不成?

出了衙門,來到城門口,如今守門的是徐洪狩的士兵,徐洪狩完蛋了,這些個兵蛋子們一下子沒人管了,看見玉驕龍出城,又見她長得如此之美,幾個值夜的士兵圍上來,動手動腳的。

玉驕龍一看就知道,這些不是騎兵,是騎兵的話,上次被她打怕了,現在,居然還有不知死活的來討打。

噼里啪啦一陣後,是個兵蛋子被打得連阿媽都不認識,有人想到了什麼,驚道:「你是衙門裡的玉捕頭?」

「知道了,還這麼下流?」

一個被打得眼睛腫起來的的士兵問:「女爺,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這麼晚了,你出城幹什麼?」

「關你屁事,開城門!」

「是是是,開城門!」

出了城,往上遊走,那裡有顆參天的大榕樹,李超仙一般都是躲在那樹底下打坐。

這回,玉驕龍估計,他肯定在。

可誰知,她跑過去後,卻沒發現李超仙。

這狗官,跑到哪裡去了,她四周一看,一條漁船停在江邊,那漁船上還有微弱的燈光,她上前一瞅,發現了李超仙,不過,現在的縣太爺就像是條死魚,躺在船里不停地吐著水。

「怎麼回事?」

漁船的主人,一個精壯的老漢,看見玉驕龍來後,就問:「姑娘,這是你相公嗎?」

「相公?不是,不是,他是,他是我朋友。」

「你得勸勸你朋友,年紀輕輕的跳什麼江!」

老漢顯然是沒認出李超仙,而李超仙也沒穿官服,玉驕龍也沒有。

「謝謝老伯,謝謝老伯。」

「不謝,不謝,來吧,把你的朋友領回去,千萬別想不開了,好在我剛好經過這,否則,他就死翹翹了。」

「好的,謝謝,謝謝。」

漁船緩緩的離開了岸,玉驕龍罵道:「狗官,你搞什麼,跳什麼江,是不是我拿了你槍,不高興,捨不得跳江的?我明天還給你就是。」

李超仙還在咳嗽,咳了幾十下,才道:「哪裡,你說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會跳江,看見水裡有條魚,想抓,結果不小心掉進水裡,結果,人家就以為跳江了,咦,你怎麼來這裡了?」

「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在練什麼功?」

「沒啊,你,你怎麼知道的,你跟蹤我?」

「不是跟蹤,是保護!狗官!」

「哦,保護,謝謝,我喝了一肚子水,不行,不行,扶我回去休息吧,我要休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輩子見不著你了。」

「捉魚,落水,狗官,你沒說實話。」

「實話就是這樣,我要回去喝酒,我要壓壓驚,沒想到這一段暗流這麼厲害!」

玉驕龍將李超仙帶回衙門後,李超仙喝了好幾杯酒,氣色才逐漸的好起來。南宮青虎也被驚動了,聽說縣太爺掉進了水裡,吃驚不小,可不管怎麼問,李超仙就是咬定,自己是捉魚的時候掉進水裡的。

他的話,別說玉驕龍,就連南宮青虎都覺得搞笑,一個縣太爺夜半三更的去捉魚,鬼信,南宮青虎已經考慮,明天要不要找個郎中來給縣太爺把把脈,這太不正常了。

而事實上,李超仙急功近利,為了儘快增加自己的內力,按照古書上的修鍊要求,泡在水裡練功的,他一不留神,掉進江里,又不熟悉這段江水下的情況,被暗流捲走,好在一條漁船經過,他才撿回一條命。

第二天,衙門有傳開了,縣太爺真的有夜遊症,都有江裡邊去了。

李超仙自從來了鳳龍縣,覺著鳳龍縣還挺合適自己,就是這謠言,防不勝防,實在是令人惱火。

連續兩天,李超仙都不敢去井邊,看見水就哆嗦,笑得玉驕龍肚子疼,她發覺這個鬼身上的傢伙,有時候實在是很逗,同時,她越發好奇,李超仙到底在修鍊什麼功法?她現在已經篤定,這個神神叨叨的傢伙,肯定在練功,練什麼功,李超仙嘴巴緊得很,就是不透露一點風聲,而且,他還趁著自己掉進水裡受驚的同時,博同情,搏安慰,動不動就說:美人啊,我頭疼,幫我按按頭吧,一會又說,我肺疼,呼吸艱難,幫我壓一下肺吧,最好口對口給我點生命之氣。

玉驕龍碰上這麼個厚臉皮的傢伙,只能搖頭,拳打腳踢已經不起作用了,只有威脅他,再胡鬧,我就在走的話,這個縣太爺才消停點。

算算日子,快四天了,皇甫傑那邊沒什麼動靜,玉驕龍又急了。

李超仙只能說,還有二十四小時呢,你急啥?

李超仙的話說完後個把來小時,有人敲鼓,喊冤告狀的來了,李超仙例行坐在大堂上,等著告狀的人前來。

等告狀的人一上來,李超仙就木呆了,來告狀的不是別人,卻是陳公旗,被告,皇甫傑,梅秋霜。錢不知,南宮青虎都傻兮兮的望著陳公旗,不知道這老傢伙唱的是哪一出。

「大人,我要狀告皇甫傑,調戲,威脅,施暴良家婦女,罪大惡極,請大人明斷!」

肖勁麟也來了,狀紙遞上來,放在了案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