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都市言情

超級縣太爺 一百零八章 黑熊所見略同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霜的大屁股看,眼睛都直了,而皇甫傑也發現李超仙的不雅舉動,這兩眼神交流了一下,都露出了不太好意思的悔意。 兩人錯肩交會時,李超仙輕聲的說了句:英雄所見略同。 皇甫傑回了句:黑熊所見略同...

何為高人,李超仙只能只能暗道慚愧。

那天,當他攔下陳嫦曦去往京城的馬車,他的心裡真的想將她劫走,然而,他沒有那樣的能力,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馬車的消失。

什麼是高手,李超仙花了兩天時間,認真地考慮這個詞所包含的具體內涵,一個連老婆都保不住的人,能叫高手嗎?

這就是個冷笑話。

徐洪狩被殺,李超仙是越來越注意皇甫傑的動向,這個人,這幾天,都在鳳龍縣的陳公旗家裡呆著,要不就是出來散散步,要不就是出來喝喝茶,有時還會跟小孩戲耍到一塊。

這就是高手,深藏不露,舉重若輕。

徐洪狩被殺的第二天上午,李超仙呆著玉驕龍上街,去一間棺材鋪子,說,棺材鋪子的棺材被人偷掉了兩個,李超仙當時就笑得抽筋,尼瑪的,大千世界,什麼事都有,偷什麼不好,居然偷起了棺材,他本來是叫南宮青虎去的,可一想,這事情實在有趣,還是自己去,雖然,這檔子案子陰氣重重,不大陽光。

快到棺材鋪子的時候,剛好碰見皇甫傑,他手裡提著些東西,兩隻手都提滿了,她的旁邊走著一個水花花的女人,不是別個,卻是陳公旗的第八位老婆梅秋霜。

看見李超仙,皇甫傑主動打著招呼:「大人,你這是要去哪裡?」

李超仙說道:「我們是處理一檔子小案子。」

梅秋霜將玉驕龍上下打量著,笑道:「大人,你差點就要叫我八小媽了,我們也算是半個家人,這位女捕頭長得真是俊,大人,你艷福齊天那。」

玉驕龍抿嘴一笑道:「你錯了,我只是捕頭而已,我們上下級的關係,夫人,你想多了,倒是你,讓皇甫傑幫你提東西,這大包小包的,你把京城第一捕快當成小廝使喚不成?」

「哎喲喲,玉捕頭,早就聽說你的大名了,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說話都這麼讓人發慌,你想到哪裡去了,皇甫傑跟著我,那是老爺讓他來的,現在,山賊動不動就進城,得有個人保護,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李超仙笑道:「對對對,八夫人,你說的太對了,你這麼漂亮,可別讓山賊捉去當壓寨夫人了,要那樣,陳老爺還不得急死。」

梅秋霜手上拿著一條小手帕,聞言,揮舞著手帕在李超仙的鼻子跟前揮動了一下,咯咯咯的笑道:「大人,你不叫我八小媽,我覺著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損失,你這是誇我那,還是咒我呀?」

玉驕龍輕輕一笑道:「當然是誇你,小心,我們家大人可是個色魔狂,你小心哪天把你擄了去。」

梅秋霜一聽,拉著玉驕龍的手道:「妹子,你說話總是讓人聽著舒服,我們兩真有緣分,改天,我一定去你衙門,我們姐妹兩好好聊聊,怎麼樣?」

「當然可以,隨時恭候。」

「那就這麼定了,我們還要去買東西。」

「請便。」

梅秋霜扭著豐滿而性感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李超仙不由得偷看了一眼,他忽然發現,皇甫傑也在盯著梅秋霜的大屁股看,眼睛都直了,而皇甫傑也發現李超仙的不雅舉動,這兩眼神交流了一下,都露出了不太好意思的悔意。

兩人錯肩交會時,李超仙輕聲的說了句:英雄所見略同。

皇甫傑回了句:黑熊所見略同。

尼瑪!不給面子!

李超仙對著遠去的皇甫傑豎起了中指,玉驕龍盯著那隻中指,問:「你抽筋了嗎?」

「抽筋,差不多吧。」

「不是差不多,就是抽筋打擺子了,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陳公旗的八老婆的屁股有那麼好看?不就是肥了點。」

「你怎麼知道我們在偷看?」

「我們?我們是誰?我偷看了嗎?」

李超仙笑嘻嘻湊上來,說道:「你說我的主意狗屎,我看皇甫傑在採取同樣的策略在搞定梅秋霜,看這架勢,果然有進展了,他都明目張地看梅秋霜的屁股了,我要向陳公旗告狀去。」

「是嘛,狗官,越說越來勁了是吧?」

就在這時,南宮青*著馬追了上來,一看到兩人,跳下馬說道:「大人,有情況。」

「什麼情況,看把你急的,不會又是看見了太監吧。」

「不是,大人,你看。」

南宮青虎掏出了一張銀票,皺皺巴巴的,上邊的字跡圖文很多都模糊不清,像是被水泡過。

「這張銀票,怎麼這樣,被水泡了嗎?」

「沒錯,大人,剛才有個人來衙門告狀,告的是本縣的萬盛錢莊,說,這張銀票是真的,就是泡水了,錢莊不認賬,他就來衙門告狀。」

「既然是真的,錢莊就該給銀子才對埃除非這張是假的,找個專業人士辨認一下不就知道了。」

「大人,這張銀票絕對是真的。」

「真的,你就讓錢莊給錢啊,這麼簡單的事情,你也來找我,還找的那麼帥,看你,火急火燎的。」

南宮青虎左右一看,壓低聲音說道:「大人,這張銀票不是告狀之人本人的,是有人給他的,給他的人,那晚上斷了一隻手,就在江邊。」

李超仙頓時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忙問:「告狀的人呢?」

「我讓他在四盒門茶莊里等,你這裡不遠。」

玉驕龍插話道:「衙門裡,有人知道這件事嗎?」

「沒有,我接下來的單子,我隨便問了一下,那人給他時候的時間,地點,還有那人的樣子,肯定是該死的呼延風,他沒死,過江了,在一個叫鐵思橋鎮的鎮子里休養。」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