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超級縣太爺 一百零四章 恨你一輩子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點,事實就是這樣。」 「不不不,這不是真的,我不要入宮,我就要恆天,你們要是逼我,我死給你們看1 南宮青虎和錢不知沒話說了,望著李超仙。 「嫦曦,我帶著你跑了,你的家裡人都要遭...

入夜,李超仙的婚房全部的喜慶之物全部撤掉,李超仙在喝悶酒,南宮青虎,錢不知作陪。

喝的差不多的時候,錢不知道:「大人啊,作為過來人,我不得不說幾句。」

「你已經勸了我很多,你還想說什麼?」

「有些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跑都不掉,不是你的東西,你玩命也拿不來,這次,是皇上看上了陳嫦曦,你就認命吧。」

「我知道,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憑什麼呀,他本來就是我的媳婦,那個死太監連句安慰的話都沒有,龜蛋,這個死龜蛋,他總有倒霉的時候,對了,這龜蛋是誰啊,還是三品官,查到沒有。」

南宮青虎道:「大人,一個太監,不要管他。」

錢不知趁著酒興,說道:「南宮青虎,你錯了,千萬不要得罪太監,這些個人妖,報復性是非常可怕的,知道不。」

李超仙打了一個飽嗝,說道:「不管他是誰,給我查出來,說不定,就是這個龜蛋說陳嫦曦漂亮,狗皇帝才會下旨的,查,給我查1

錢不知差點去捂李超仙的嘴巴:「大人啊,大人,求你了,你說話小聲點,若是被別人聽見,不但你的腦袋保不住,我們的腦袋也得搬家。」

「怎麼了,不能罵啊,他,他搶我媳婦,我還想宰了他呢1

南宮青虎也無奈,雖然嚇得不行,但是這個縣太爺從喝酒開始就不停地罵狗皇帝,讓他不罵人的唯一辦法,就是把他灌醉,所以,他殷勤的敬酒,錢不知難得與南宮青虎這麼配合,也不斷地向李超仙灌酒。

李超仙傻呵呵的笑道:『車輪戰啊,來,我,我不怕,來吧,誰怕誰?』

正喝著,門外,有人敲門,錢不知趕緊問:「誰啊?」

「師爺,是我,門衛梁少山。」

錢不知松下來,罵道:「什麼事啊,不知道我和大人在喝酒埃」

只聽門外梁少山急道:「師爺,大人,陳嫦曦來了,就在這裡」

這三個字一出,李超仙呼的跳了起來,跑向門口,拉開大門,正要問在哪裡,只見門卒身形一閃,他的身後,長著一人,肩上被著一個花包袱,不是陳嫦曦還是誰?

「阿天夫君」

陳嫦曦只說了幾個字,便淚如雨下,李超仙的身後,錢不知急忙把兩人拉進來,問梁少山:她一人來的?

梁少山說道:「是的,就她一個人,偷偷摸摸的來的。」

「有人看見她進衙門嗎?」

「應該沒有。」

「好,去門口盯著,有什麼動靜,立刻稟報1

「好的,師爺。」

錢不知關好門,陳嫦曦渴壞了,這邊哭著,這邊還喝著水,等她喝完水,李超仙用手給她擦乾眼淚,迫不及待的問:「你,你怎麼跑到衙門裡來了,你這是」

李超仙望著她帶來的包袱,就放在凳子上。

「恆天,帶我走吧,我不想入宮,我只要你,你帶我走,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過日子,我就要你」

錢不知急的冒煙,替李超仙說道:「陳嫦曦,你知不知道,你若是讓大人帶著你逃跑,不但你們兩活不成,還會連累你的父母,甚至你的家族,弄不好,要死人的!死很多1

陳嫦曦的眼淚又來了,說道:「我不管,我就要跟我恆天在一起,我就要。」

南宮青虎嘆息了一聲,說道:「如果你非得那樣做,那麼你的父母必進大牢不可,你忍心嗎?」

陳嫦曦無言,無助的望著李超仙。

李超仙卻問錢不知:「有這麼嚴重嗎?」

「大人,你真糊塗!現在的陳嫦曦是什麼,貴妃娘娘,你帶著跑,就是帶著皇上的媳婦跑,大人,小孩也知道是什麼樣的後果吧,是了,陳嫦曦,你是怎麼跑出來的,內衛不攔著你嗎?」

「是雙燕替我偷偷的打開窗戶,找了梯子讓我跑的。」

「嫦曦啊嫦曦,不是我說你,你闖大事了,趕緊回去,趕緊回去認個錯,也是事情還有的補救,趕緊回去。」

「我不回去,我的夫君在這裡,我哪都不去。」

「貴妃娘娘,你現在是皇上的妃子,不是大人的媳婦,你清醒一點,事實就是這樣。」

「不不不,這不是真的,我不要入宮,我就要恆天,你們要是逼我,我死給你們看1

南宮青虎和錢不知沒話說了,望著李超仙。

「嫦曦,我帶著你跑了,你的家裡人都要遭殃,你要是自殺了,那後果是不是更嚴重?」

「不怕,我伯父是一品大官,他會幫我求情的。」

錢不知苦笑道:「我們剛才還在說究竟是誰把你捅到皇上哪裡去的,能把你說媒給皇上的,一定是你熟悉的人,你二伯父可是很了解你的,你就不能保證,不是他把你推到皇上身邊的?」

「我二伯父不是這樣的人。」

南宮青虎勸道:「陳嫦曦,不管是誰把你介紹給皇上的,你現在只剩下一條路,入宮,任何的歪心思,比如,自殺,自殘,裝瘋賣傻,逃跑等等都會給你,給你的雙親,給大人,以及給你周圍的人,帶來巨大的麻煩,災難,就像現在,你丫鬟雙燕,只怕是難逃一劫了,因為是她幫助你逃跑,你要是想救她,你就趕緊回去,回去的晚了,雙燕就活不成了,我說的一點都沒誇張,我很清楚皇宮裡的規矩,聽話,回去吧。」

南宮青虎的話,讓陳嫦曦整個人像是失去魂魄一樣,將包袱隨手一撥,撥得老遠,她,無力地坐在凳子上,凄楚的凝望著李超仙。

李超仙最怕女人用這樣的眼光看著她,他沒法接受。

錢不知發現縣太爺的眼睛里又逐漸的冒著凶煞的火光,嚇得趕緊讓南宮青虎想辦法。

這時,陳嫦曦說道:「我不跑了,我也不要恆天帶我走了,你們出去一下,我有話跟恆天說。」

南宮青虎和錢不知對視一眼,出去了,順手把門關上。

她站起來,摸著這個男人的臉,柔聲道:「恆天,我的夫君,你知道的,雖然我們沒有夫妻對拜,可你就是我的夫君,我明天就要走了,請讓為妻為你做一點該做的事情。」

她說完,拉著李超仙來到床邊,讓他坐下,輕聲說道:「你,閉上眼睛。」

「幹什麼?」

「叫你閉上你就閉上」

李超仙猶豫了一下,將眼睛閉上,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後,她說道:「可以睜開了。」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卻發現,一具曼妙的胴體就那樣亭亭玉立的站在他的面前。

李超仙大驚,隨手抓起一條絲毯,將她潔白而豐潤的身子包圍,痛苦的搖著頭說道:「你,幹什麼,那樣會害了你,會害了你1

「夫君,我現在清楚了,你帶我走,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能死,不能傻,我能做的就是把我的身體給你,我,絕不會將我的身子給那個可惡的昏君,明天,我就要走了,我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見到你,來吧,夫君,讓我伺候你,你把我睡了,求你了,就算是我最後求你了」

李超仙臉色卻反而平靜,他為她擦著眼淚,說道:「嫦曦,聽話,入宮,跟著皇帝總好過跟著我這個芝麻官,走吧,回去吧,別傻了。」

「不,你若是不要我,我真的會去死。」

「嫦曦,聽好,不要說死不死的,夫妻一場,我希望你好好的活著。」

「只要你要了我,我就好好的活著。」

「我若是要了你,你恐怕就真的活不成。」

陳嫦曦本來還帶著點希望的眼神,再次變得暗淡起來,她說道:「你真的不要我?我就問你一句,要,還是不」

李超仙想了幾秒鐘,搖搖頭。

「林恆天,你以前糟蹋過多少個黃花閨女,你的色膽去哪裡了,你就不能把我當做是那些閨女來糟蹋我,來吧,你的膽子呢,你的血色呢,你的豪言壯語呢,都被狗吃了,林恆天,我是你媳婦,明媒正娶的媳婦,你為什麼不敢,為什麼,我打死你」

啪啪啪,李超仙的臉上挨了無數的耳刮子,直打得陳嫦曦的手都抬不起來。

門外,南宮青虎說道:「大人,陳家的人沖著衙門來了,你做好準備。」

屋內,李超仙面無表情的說道:「走吧,早點回去,入宮吧。」

他默默的給她拿來衣服,陳嫦曦沒動。

「聽話,嫦曦,來,我幫你把衣服穿好。」

陳嫦曦就像個需要照顧的孩子,在李超仙幫助下,將衣服一件件穿好,而外邊,急促的腳步聲已經傳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