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都市言情

超級縣太爺 九十八章 七上八下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人的樣子,反正,整整一下午,李超仙都在安慰她,陪伴著她,跟她說笑話,說故事,盡量將她心底的陰影掃除,不覺中,天色已黑,肖勁麟前來,說道:「晚飯已經備好,小姐,姑爺,吃飯去吧。」 「我,衙門裡還...

南宮青虎又笑:『大人,收利息的不,不收利息,我也來個五千兩,三十年?』

「南宮,找抽是吧?」

「不,大人,我什麼都沒說,我忙去了。」

南宮青虎一走,李超仙就罵:「肥豹,你個死人,丟人丟到家了,你怎麼被人綁成那樣,不丟人?」

「大人,他們人多,我怕出人命,所以就放棄抵抗。」

「你還知道怕呀,嗯?往後再看見你進賭場,剁手手指1

「大人,明白!今後看見我進去,你想剁哪只就哪只。」

「不是哪只,是整隻手掌的手指,五隻,滾蛋1

「是,大人,我也去忙去了。」

肥豹滾蛋后,李超仙搖頭自語:他娘的,老子總有一天會成放高利貸的。

處理完肥豹的事情,玉驕龍也保證不去嚇陳嫦曦,李超仙心裡放心了不少,同時也解開了一個疙瘩,他目前要做的,就是應對皇甫傑出什麼招。他自信,皇甫傑查不到他的頭上,除非呼延風還活著。

一想到呼延風,李超仙心裡總是不是那麼踏實,他總覺呼延風還活著,這是他小時候就天生具備的,異於常人的第七感覺。

如果呼延風沒死,那他會去哪裡?去京城,還是去陳公旗這裡?

除了呼延風的事,還有一件事,讓他擔心,不知道這次陳嫦曦又要被嚇成什麼樣了,下午沒事幹,他決定去陳府看看陳嫦曦。

到了陳府,他輕車熟路,直奔陳嫦曦的閣樓而去,在門口,就看見一人,很熟悉,不是別個,卻是陳公旗的最小兒子,也就是陳嫦曦的哥哥,陳家五公子,被李超仙,南宮青虎狠揍的這位公子爺:陳赤號。

陳赤號自從被李超仙,南宮青虎狠揍了一頓,又被李超仙設下的綁匪計劃折騰一番后,外傷帶驚嚇,這兩天才下床活動,聽說妹妹被蟒蛇嚇昏了,也就來看看,沒想到看見了李超仙,一時間,他的怒火馬上就蹭蹭蹭的往上。

李超仙不等他發飆,馬上道:「啊,大舅哥,你可以下床啦。」

陳赤號舉著的拳頭不由的停頓了一下,罵道:「大舅哥,誰是你大舅哥1

「大舅哥,都是一家人了,打打鬧鬧的像什麼?我也是冤枉的,被人打的失去了記憶,才會產生誤會的,別生氣,別生氣,來吧,消消火,哪天請你得月樓喝酒,消消火,消消火」

李超仙的態度那麼誠懇,陳赤號也不好下手,嘴裡罵了句:「林恆天,我不管你是不是失憶了,總之這筆賬不能這麼輕易的算了,你,你來幹什麼?」

「我還能幹什麼,我來看看嫦曦埃」

陳赤號厭惡的看了看李超仙,擺擺手,說道:「也好,你趕緊上去,小曦被嚇得魂都沒了一樣,傻傻的,我真怕她嚇傻了,你上去吧。」

「好好好,我去看看。」

李超仙上到二樓,發現,陳公旗,以及陳嫦曦的媽媽的都在,那陳嫦曦一個呆坐在床上,抱著膝蓋,望著窗外,目光無神獃滯,真的像是個被嚇壞的傻姑娘,李超仙心道:「壞了,壞了,不會真的被嚇傻了吧。」

「小曦,小曦,恆天來看你了」

陳公旗在她耳邊不停的說,然而,陳嫦曦就像是聾子,依然是傻獃獃的望著窗外,就像是痴獃人,而陳嫦曦的媽媽,則在一邊不停的抹淚,她的眼睛紅腫的要命,很顯然,她哭了很久。

李超仙內心深深的嘆口氣,走上前,坐在她的身邊,伸手摸著她的小手,輕聲說道:「嫦曦,是我,是我,我是林恆天,我是林恆天,你看看我」

連續叫了十幾遍,陳嫦曦的眼睛終於眨動了一下,並且將腦袋轉過來,望著李超仙。

「對對對,是我,我是林恆天,嫦曦,你看著我,說話,說話」

陳嫦曦的眼睛又眨動了一下,隨著,頻率加快,緊跟著,伸手一抱,抱著林恆天,嘴巴一張,嗚嗚嗚的大哭

「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沒事了,沒事了,沒事了,有我呢,沒事了。」

能哭出來,還能說嚇死了,那說明陳嫦曦就沒事了,陳公旗仰天長吁一口氣,拉著同樣是激動不已的陳嫦曦的媽媽走出了房間,並輕輕將房門帶上。

房內,陳嫦曦哭了好一陣,才道:「林恆天,你怎麼才來啊,你不知道我多想你埃」

「公務繁忙,公務繁忙,沒事了,沒事了,蛇早就被打死了」

「不要說蛇,不要說蛇1

『好好好,不說,不說」

接下來的時間裡,也許是內疚,也許是陳嫦曦那小鳥依人的樣子,反正,整整一下午,李超仙都在安慰她,陪伴著她,跟她說笑話,說故事,盡量將她心底的陰影掃除,不覺中,天色已黑,肖勁麟前來,說道:「晚飯已經備好,小姐,姑爺,吃飯去吧。」

「我,衙門裡還有事,就不吃了吧」

李超仙說了一句,剛開頭,陳嫦曦就說:「恆天,我們馬上就是夫妻了,你還不好意思啊,去吧,吃飯,這時候也是吃飯時間那。」

陳嫦曦說話的時候,柔柔的,輕輕的,帶著點迷濛的味兒,李超仙不好拒絕,只好答應。

肖勁麟前頭帶路,來到了陳公旗這兒,這邊的用膳房,那餐桌上,酒菜豐盛,式樣齊全,看著就讓人食慾大振。桌邊,除了陳公旗,陳嫦曦的母親,外加三個富態十足的女人,年紀都在四十上下,除了這幾位,剩下一個,是個三十歲出頭,樣貌水靈,風姿卓越的女子,那笑容,妖狐的一樣的迷人,她就坐在陳公旗的身邊,緊緊的挨著陳公旗。

最後一位,是一個小姑娘,也是美人坯子,長的是活波可愛,俏皮十足。

李超仙坐下后,陳公旗一一介紹,李超仙才弄清楚,這些都是陳公旗的老婆,那個最年輕的,是他的第八個老婆,叫梅秋霜,而陳嫦曦的媽媽是陳公旗的第二個老婆。

介紹完畢之後,那小姑娘,陳公旗就不說了,那小丫頭一看,就嚷道:「姐夫,姐夫,我叫陳清雅!你叫小雅就可以的啦。」

李超仙啞然失笑,原來她就是陳清雅,前些日子,玉驕龍就是拿她來戲耍自己,這個小美人,真是可愛的要死,他說道:「小雅,我今天沒帶什麼禮物,改天給你好不好?」

「你可不許騙人1

「騙你是小狗1

一桌人都笑了,氣氛一下子融洽了不少。

開飯後,酒過三巡,陳公旗說道:「恆天啊,所謂好事多磨,你和小曦的事情,我看不能再拖了,這紫雲閣不是個好地方,我看這樣吧,婚房就設在你的衙門裡,你明天騰個房間出來,準備當新房用,後天,你就把小曦娶過門,你看,可好?」

李超仙正夾著一條芹菜,聞言,芹菜落回了盤子里。

「怎麼了,你是不樂意,還是怎麼滴?」

陳公旗的話音里,明顯地帶著不滿。

「不是不是,陳老爺,嫦曦不是受到驚嚇了嗎,這麼急,我怕她受不了。」

梅秋霜笑道:「林大人,正是因為嫦曦受到了驚嚇,老爺才想用婚事來沖喜來著,這麼好的事情,越快越好是不是?還有啊,你還叫老爺為老爺那,你的叫岳父大人1

李超仙不由得看了陳嫦曦一眼。陳嫦曦低著頭,羞澀的說道:「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我聽你的。」

陳清雅首先鼓掌,嚷嚷道:「姐夫,姐夫,你快答應啊1

整座的人都在看著他,李超仙的心裡七上八下,陳嫦曦像是看出了李超仙的猶豫,說道:「恆天,你要是不滿意你的衙門,我們可以蓋一棟新樓當做婚房,不要紫雲閣,我要把它拆掉1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陳公旗冷著臉,說道:「既然你不是這個意思,那就這麼定了,後天,你娶小曦過門,我想衙門不會冒出這些個亂七八糟的邪事。」

整座的人再次看著他。

「那,好吧,只要嫦曦身體無恙,我明天張羅就是。」

「好,這才是我的好女婿,痛快,來,喝一杯1陳公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端起酒杯的同時,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這,李超仙就看不明白了,這個陳公旗的臉上顯露出的是一種純粹父愛的情懷,根本看不出半點陰謀的痕,難道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他不是讓陳嫦曦來套取賬本的,就是想把陳嫦曦嫁出去?

不會吧,李超仙有些看不懂陳公旗這個人了。

接下來,一桌子的人看上去都是那麼的高興,融洽,特別是梅秋霜,還給林恆天夾菜,並說,從後天開始,林恆天就要叫她八小媽了。

吃完飯,林恆天自然想著回衙門,然而,陳嫦曦卻偷偷地拉著他,羞羞答答的說道:「今晚,你就別走了。」

這句話,成年人都懂,除非你是傻帽。

梅秋霜早就注意到兩人的鬼祟,冷不丁跑出來笑道:「林大人,林恆天,你們馬上就是夫妻了,別要那麼多規矩,嫦曦被嚇了兩次,魂都嚇沒了,你好好陪陪她,只有你,她才覺得安全,今晚,你就睡在嫦曦的閣樓里。」

「啊1

「別啊了,老爺也是這個意思,嫦曦不能再受到驚嚇了,去吧,陪著嫦曦去休息去吧。」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