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超級縣太爺 七十六章 漏網之魚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江了,他斷了一隻手,應該過不了江,再說,他過江也沒有用,回京城,需要往北,而不是渡江向南,南宮青虎等人都這麼認為。 「二表叔,他會不會淹死了呢?」 「不知道,搜,仔細的搜1 幾...

肥豹手癢,吶喊一聲,舉著狼牙棒,沖向了第三個內衛,兩人一下子攪在了一團,而呼延風等於是半個死人了,一條手臂連半個肩膀都沒了,別說戰鬥,你要是不止血,流血都會流死你。雖然他已經點住了穴位,血還是不停往外流。

那柳山真人一瞅形勢不對,就想偷偷的開溜,孔棟早就盯著他了,柳山真人連兵器都沒有,孔棟一上去,就是兩斧子的事情,將這傢伙砍成了幾塊,隨後,將斧頭放在了呼延風的脖子上,南宮青虎說了,他要親手殺了這個畜生。

而場上打鬥的兩對人,肥豹和那名內衛打成了平手,孔棟一瞅,不想再看管呼延風,提著斧子上去耍了。

兩把斧子,一根巨型狼牙棒,那名內衛玩不了幾下,就被肥豹的狼牙棒砸在背上,一個趔趄,又被孔棟追上,一斧子下去,腦袋沒了,李超仙見狀,搖搖頭,太殘忍了,每次孔棟殺人,包括肥豹,都是那麼血呼啦呲的。

剩下的一對,就是玉驕龍和呼延風口中叫月魔的人。

場面上看,她的劣勢比較明顯,每一次刀劍撞擊,玉驕龍的眉頭都要緊皺一下,每一次格擋,玉驕龍都要後退一步,若不是孔棟偷襲呼延風得手,這場惡鬥,輸的肯定是自己的這一方,李超仙心中不寒而慄。

他大叫一聲:「肥豹,棟子,愣著幹什麼,結果了他1

「好咧,二表叔1

兩個凶神一上去,形勢開始逆轉,李超仙以為,三打一,應該很快解決的,哪知道,這東西頑強之極,打法更加兇猛,腳法移動的更為靈活,越戰越勇,就像是不會累,沒有一點疲態,孔棟一不留神,被對方的一刀過來,擦著頭皮而過,腦袋立刻成了一片飛機場,孔棟當時就嚇愣了,摸著頭皮半天出不了聲。

南宮青虎惱火了,撿起呼延風的大刀,大吼一聲,加入了戰團!

一打四,四打一,月魔終於抵擋不住,首先被肥豹錘了一棒子,錘在手臂上,可這傢伙好像沒反應一樣,依然是那麼兇悍,孔棟的一斧子過來,將他的左手劈下,這廝單手持刀依然猛攻,南宮青虎差點被他砍中,直到玉驕龍一劍穿心,這東西才緩緩的倒下,最終沒了呼吸。

「好厲害!他剛才的眼睛為什麼是紅色的?」李超仙踢了月魔的屍體一腳,問道。

玉驕龍道:「我聽過一種訓練功法,我師傅說過,來自西域那邊的,好像是經過特殊訓練,又吃了什麼特效之葯才會有這樣的可怕的殺傷力,你們看,他流出來的血,帶著點綠色,不全是紅色的。」

幾人查看了一下,果然是這樣。

忽然間,肥豹說:「呼延風,呼延風去哪裡了?」

這一下,嚇得李超仙臉色都變了,呼延風若是跑了,那就好玩了。

還是玉驕龍反應過來:「追,順著血跡追!千萬別讓他跑了1

於是,一幫子人舉著火把,順著血跡急追,一直追到江邊,血跡沒了,弄不好這傢伙跳江了,他斷了一隻手,應該過不了江,再說,他過江也沒有用,回京城,需要往北,而不是渡江向南,南宮青虎等人都這麼認為。

「二表叔,他會不會淹死了呢?」

「不知道,搜,仔細的搜1

幾人在江邊再次搜索了一遍,除了江邊的幾滴血,再看不到什麼痕。李超仙的眉頭緊皺,雖然種種跡象表明,呼延風活不成,但是沒見到呼延風的屍體,他始終不放心。李超仙以呼延風消失的那個點擴大搜索範圍,方圓一公里內都要搜,但是周圍,沒有腳印,沒有血滴,什麼痕都沒有,連倒伏草叢也看不見。

「大人,別找了,他肯定跳江了,他斷了一隻手,過不去的,只有死。」南宮青虎道。

「好吧,收隊,打掃戰場,把那邊的屍體埋了,別留下任何的手尾。對了,南宮,找幾個可靠的人,不要聲張,從今晚開始,盯著城門,尤其是北門,還有白天,一定要看好,只要是斷手的,是新傷的,一律拿下1

「好的,大人!大人,我們是不是太小心了點?晚上城門會關閉的。」

「那白天呢?呼延風受那麼重的傷,萬一活著,肯定先治傷,他很可能會入城,小心使得萬年船,不會錯。」

李超仙等人走後,大約十幾分鐘,靠近江岸的水裡邊,冒出一個腦袋,他,正是呼延風,李超仙他們都沒想到,呼延風會閉氣功,在水裡呆上一個來小時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的問題,他失血太多,得趕緊救治,他掙扎著爬上岸,踉踉蹌蹌的往鳳龍縣方向而去。

呼延風流的血實在太多,就在他撐不住的時候,他看見江邊的岸堤有條漁船,像是夜裡出來捕魚的,他用最後的氣力走過去,對著船上的一名漢子道:「船家,我被山賊砍傷,救救我」

漢子年約四十上下,滿臉的橫肉,打量著呼延風:「你是官差?」

「是的,麻煩..只要你救我,這張這張銀票就是..你的。」呼延風這會兒說話,已經是非常的短促。而他手上的這張銀票,正是李超仙給他的。

漢子接過銀票,雖然被江水泡濕,但是上邊的一千兩還是非常的清晰,銀票整體沒有破損,還可以去錢莊兌現。

漢子大嘴咧嘴一笑道:「好,我馬上送你去縣城,可現在縣城關城門了呀?」

「我不去縣城,我要過江,我有緊急事務,對岸是什麼地方,有郎中嗎?」

「老兄,對岸是烏龍鎮,你時運不錯,遇上了我,我認識鎮子里的郎中,我送你過去,來吧,我的財神爺!我先給你止血,看你,全身是血,一般人還真不敢救你1

「謝謝1

李超仙處理好現場,再回到衙門,已經是一更天了。

大家各自回房,準備歇息,黑鷂卻還沒說,聽見院子里有動靜,出來一看,跑上前問:「棟子,你們去幹嘛了?咦,你用布包著腦袋幹什麼?」

孔棟說道:「沒事,沒事,我們跟著打人打野豬去了。」

黑鷂於是道:「打野豬這麼好玩的事情也不帶上我,大人,以後記得帶上我,好不好?」

「好好好」

李超仙這邊說著,卻發現玉驕龍一個人默默的走向自己的房間,進去后,啪嗒一下將房門緊關。

「龍姐姐怎麼了,好像不高興的樣子。」

南宮青虎說道:「那是大人欺負她了,大人,去勸勸她吧。」

李超仙嘆口氣,來到玉驕龍的房門前,敲了一陣,很有耐心的敲。房門總算打開,卻看見玉驕龍背著包袱,看上去要走的模樣。

「你要去哪裡?」

「我去哪裡,還需要你同意嗎?」

「我曉得了,你是想去看你的師傅,對不對,剛才回來的路上,就覺得你不對。你師傅已經死了,呼延風不是說的很清楚嗎?」

「所以,我才要去看看,至少,得幫他收拾遺骨不是?」

「不行,你現在不能去,呼延風很可能在那邊設了埋伏,你去了,凶多吉少。」

「這個你別管,反正我要去,師傅待我就像是自己的閨女,他」玉驕龍說著,說著,眼淚止不住的流下,這回,她是沒法控制住,望著他聳動不停的肩膀,李超仙想去安慰她,卻不知道怎麼安慰。

他下意識的去拍玉驕龍的香肩。

可是玉驕龍卻一下子抱著李超仙,咬著他的肩膀,她想大哭,可不敢,只能咬,咬的李超仙是差點叫出聲,最終,李超仙忍住了,玉驕龍也從他的身上鬆開,抹抹眼淚,推開李超仙,就要走。

「美女,事情總得有個前後輕重,你是取密碼重要呢,還是看你師傅重要,你自己選擇。」

玉驕龍腳步停止,包袱無力的落在地上,她毫無感情的說了句:「狗官,我要休息,別打擾我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