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都市言情

超級縣太爺 第四十四章 報警還是報官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尤其是那些跑買賣的人,他們的貨物收的更離譜,哪裡受得了,也就不往這條道上走了」 李超仙打斷了他的話:「我明白,那是過路費貴了,別人都不走這條道了,是這意思不?」 『是這個理,大人。』...

次日,李超仙正琢磨著昨晚之事,是不是得來個來而不往非禮也,也給陳公旗上點眼藥水。

午時,城外,尤其是鳳龍縣的北邊,不停接到匪警,說從昨晚開始,大妖山的土匪到處洗劫,當地鄉民損失慘重,到了夜裡,土匪居然直接從北門進入,擄走財物無數,還抓走了數名姑娘。

這是大事件!

就如一夜之間,土匪炸窩一樣,全體出動,飢不擇食,有什麼搶什麼。

李超仙整夜未睡,被接二連三,稀奇古怪的匪警弄得是狼狽不堪。

縣衙就那麼點人,哪能應付得了如此大規模的搶劫襲擾,南宮青虎早就派出去了,就連大牢的獄卒,民壯,只要能拿得起刀的,能跑得動都被李超仙強行派出去應急,縣衙早就空巢了,土匪殺人放火的事情卻不斷的傳來。

四更時分,鳳龍縣西邊的秦山鎮出現了山賊的蹤跡,李超仙急紅眼,帶上玉驕龍,還有一個跟班,師爺錢不知,三個人,趁著夜色,騎著馬,向著秦山鎮而去。

那錢不知做夢都沒想到,竟然有一天自己會親自參加剿匪,就他這身子骨,怎麼剿匪?可是,他被李超仙從床上拎起,綁架一樣將他弄出來,理由是,我們不認識去秦山鎮的路,你知道。

秦山鎮,是鳳龍縣西邊靠近臨縣吉風縣的交界處,屬於鳳龍縣管轄,那地方,從沒聽說過匪患,這就是讓李超仙惱火與不解之處。

他們快馬加鞭,到了第二天下午三點上下。快到秦山鎮的時候,天空又忽降暴雨。傾盆大雨,讓三人猝不及防,好在,在一個叫九曲谷的地方,路邊,有一客棧,他們才找到避雨之處。

這家客棧,名字有點古怪,叫笑彌佛客棧,客棧的老闆,實打實的一個活的笑彌佛,那肚子,就像是懷了四胞胎的孕婦,那笑容,任何人見了,都會覺得舒暢。

客棧老闆叫胡泰山,意思是泰山崩於前而不驚,可一見到李超仙幾人,他就不住了,笑容愈加的膩,神情愈發的殷勤,話愈發的多,就像是個嗦的老太婆。說,在這片偏僻像原始人的山旮旯里,能見到縣太爺這樣的官人,那實在是稀奇罕見之事。

這是個很會做生意的老闆,李超仙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樣。

可是,他卻發現,整個笑彌佛客棧,根本不見什麼其他的客人,至少到目前為止,不見人。胡泰山解釋道:現在是白天,哪有什麼客人來住宿?

玉驕龍則道:「掌柜的好不會說話,現在是午飯時間,為什麼就沒有客人來打尖?你這地方,前邊是渡口,後邊是去鳳龍縣的官道,必經之路,人,為何這般少?」

胡泰山笑道:「這不是天降大雨嘛。」

玉驕龍盯著胡泰山看了幾秒鐘,說道:「掌柜的,你在撒謊。」

櫃檯前的桌子旁邊,胡泰山愣愣的站著,傻看著玉驕龍,李超仙笑道:「這是衙門的捕頭,玉捕頭,玉捕頭說你撒謊了,就是撒謊了,說吧,為什麼撒謊?不說,一百板子。」

胡泰山的笑容逐漸的收斂,說道:「好吧,大人,我不想惹事,既然大人非得我說,我就說吧。大人,你知道的,過了前邊的山凹就是渡口了,以往,渡口有十幾個渡船之人,收費也不貴,可從前年開始,變了。」

李超仙隨即問:「不要猶豫,誰清楚點,怎麼個變了?」

「這個」

這胡泰山吞吞吐吐的樣子,別說李超仙,就連玉驕龍都不耐煩了,拍著桌子道:「掌柜的,縣太爺在此,沒看見他穿著的是官服啊,不是假的,是真的縣太爺,說吧,有什麼麻煩事,說出來,縣令大人會為你做主的。」

胡泰山下了好大的決心一樣,說道:「大人,玉捕頭,我說了埃」

錢不知咳嗽了一下,這是他的招牌咳嗽動作,胡泰山趕緊又閉上嘴巴。

「大人,能借一步說話嗎?」錢不知低聲道。

「借個屁!啥話不能當面說,說,胡泰山,究竟是怎麼回事?」

胡泰山看了看師爺,鼓起勇氣,說道:「大人,其實這跟您有關係埃」

李超仙實在是奇怪,這麼啥都跟他有關係?

「什麼關係,你說清楚。」

「大人,是你讓我說的啊,這個渡口,從前年夏天開始,一個叫孔棟的人趕走了所有的擺渡人,他獨自承包了擺渡的活計,而且他的擺渡收費比平常貴了四倍,所以,打這條道去鳳龍縣的人自然就少了,尤其是那些跑買賣的人,他們的貨物收的更離譜,哪裡受得了,也就不往這條道上走了」

李超仙打斷了他的話:「我明白,那是過路費貴了,別人都不走這條道了,是這意思不?」

『是這個理,大人。』

「孔棟,是什麼來頭,惡霸還是地痞啊?難道你們就不會報警?」

「報警?」

「不,報官,報官,你們就不會報官,這太無法無天了1

胡泰山小心的看了錢不知一眼,用最小聲的話,回答:「報了,沒沒用。」

玉驕龍問:「為啥啊?」

「因為,因為那個人說是大人的,大人的」

李超仙怒了,罵道:「他娘的,大人的什麼?!你倒是說啊1

「他說,他是大人的表侄1

尼瑪!什麼?李超仙是徹底被震撼了,玉驕龍先是發愣,緊跟著大笑,單單是錢不知,不笑也不說,黑著臉就是盯著胡泰山看。

「錢師爺,我有這麼個親戚嗎,解釋解釋,什麼叫表侄?」

錢不知只好說:『大人,這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好像是有這麼個說法。』

「孔棟多大?」

「二十左右。」

「本人多少歲?」

「大人,今年二十」

『你他娘的,老子今年也就是二十來歲,說道死也不超過三十,你他娘的說我有二十多的侄子,還他娘的表侄,我沒聽錯吧?』

錢不知忙道:「那應該是從輩分來叫的,應該是這樣。」

他們說了這麼多句,玉驕龍才笑完,對著李超仙罵道:「狗官,哪裡都有你的狗屎與狗尿1

「冤枉,我冤枉死了,我哪裡知道我有這樣的一個親戚,不行,我找他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