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超級縣太爺 第二十六章 不能輸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我總有種奇怪的感覺,大人不是被人打傻了,好像是另外一個人。」 「是嘛?」 「是的,大人,我看人雖然不是很准,可還是有些功力,你的眉宇間,還有眼神,在沒有昏迷以前,透露出來的是的姦猾,自...

那一刻,看著這些衣衫襤褸,瘦弱不堪,淚流滿面的犯人,李超仙覺得自己的眼睛都有些濕潤。

而就在這一夜,李超仙的心裡升起了一股子和陳公旗死磕下去的念頭。

其實,在放走這兩百多人之前,他想通了一個道理,憑藉自己現在的實力,想要贏陳公旗,難,有權不用枉過期作廢,不如做點善事,也算對得起自己當了一場縣太爺,至於後果怎麼樣,他沒想那麼多,大不了,跑路。

而囚犯們那激動的淚水狂流場面,讓他重新審視縣太爺這個詞的含義,只要在鳳龍縣的縣衙多呆一天,他就可以幫助很多需要幫助的人。當然,他知道自己的斤兩,他不是救世主,更不是什麼濟世菩薩,他就是個心地善良的小痞子,阿媽教的,為人行善,就是為自己積德,僅此而已。

這夜,他失眠了,怎麼睡都睡不著。

同樣,南宮青虎也失眠了,他來到李超仙的睡房,說道:「大人,看見你的屋子燈還亮著,怎麼還不睡?」

「睡不著,你也睡不著?」

「是啊,大人,我也睡不著,大人,我們不能輸。」

李超仙當然聽得懂他的意思。

「為什麼?」

「輸了,鳳龍縣就少了一個好縣令。」

李超仙笑罵:『你前陣子還說我是人見人恨,人人得而誅之呢,現在怎麼變了?』

「我沒變,是大人變了,我總有種奇怪的感覺,大人不是被人打傻了,好像是另外一個人。」

「是嘛?」

「是的,大人,我看人雖然不是很准,可還是有些功力,你的眉宇間,還有眼神,在沒有昏迷以前,透露出來的是的姦猾,自私,陰毒的影子,可是,很奇怪,自從你醒來后,我就看不見這些東西了,取代而之的卻是很亮堂,很正氣的感覺,大人,你能告訴我,這究竟是為什麼?我實在是搞不明白,一個人被打了一棍子,難道連這些內在的東西也能打跑嗎?」

「搞不明白的多了去了,有些事情,我說了,你也不會相信,還是不說的好,等到時機了,我會告訴你的,別說我,說說眼下的,你說,我們不能輸,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新法子?」

南宮青虎鼻子里發出重重一聲哼,說道:「我學女殺手玉驕龍的手段,我去把陳公旗幹掉1

李超仙頓時懵了,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南宮青虎。

「大人,難道我的這個主意不好嗎?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我覺得,她能這麼干,為什麼我不行?」

李超仙搖搖頭,罵道:『武狀元,武狀元,你用腦子想想好不好,你幹掉一個陳公旗,後邊就有很多個陳公旗爬起來,我們要對付的是陳家,一個體系!你自己都說,陳公子的二叔是什麼一品官來著,你有能耐,把這個一品官也殺了呀?』

南宮青虎有些委屈,說道:「我管不了那麼多,只要幹掉陳公旗,至少可以拖一陣子。」

「你和那個玉驕龍一樣,都是衝動型人物,拖一陣有啥用,我們想不出治根的辦法,我們一樣得滾出鳳龍縣。」

「那咋辦?」

「沒想好,早點休息,早點休息,你讓我靜一靜。」

次日,李超仙還是無計可施。

中午時分,牢頭辛天刺來找他,說,大牢里有些亂,有些犯人強烈申訴,說自己是冤枉,也需要縣太爺特赦。

李超仙當然知道裡邊肯定還有冤假錯案,昨晚放走的人涉及的,就像是南宮青虎說的,都是些不疼不癢的拉雜事,他可以放,但是,有些案子不是有那麼明顯的痕,有些涉及還是刑事案件,李超仙自然也不敢胡來,你若真的是將一個惡人放出去了,那你就是在犯罪,這胡來不得。

不過,犯人騷動,不去說幾句,出了事,也不好。

所以,李超仙趕緊去了大牢,耐心跟那幫子需要特赦的人解釋,說,需要一定的時間審案子,才能定案,他保證,只要發現冤假錯案,一定重申!如此,大牢里的犯人才安靜下來。

大牢的怪味,以及陰濕,骯髒實在是讓人難以承受,李超仙說完后,早就巴不得趕緊離開,然而,當他經過一間牢房的時候,發現裡邊的一個犯人,好像是事不關己的樣子,躺在地上的草堆上呼呼大睡,李超仙記得,昨晚也是這樣,當被他放掉的犯人興高采烈的慶祝時,這個人也是在睡覺。

睡覺是小事,這名犯人身穿的是死囚的衣服,雙手,雙腳都有粗粗的鐵鏈子,並且是單獨關押,而其他的牢房,可是人滿為患。

辛天刺,一個資深的牢頭,管理這座大牢已經有二十幾年了,李超仙將他找過來一問,才知道,牢里的這個人叫萬里飄飄,是個汪洋大盜,據說,整個大唐的疆域都留下了他的痕,甚至獨闖皇宮,就在一個多月前,馬失前蹄,陰溝翻船,在鳳龍縣被抓,而抓他的人就是南宮青虎。

李超仙本來就不想再問下去,可是辛天刺說了一句:這泥鰍,還跑進陳家大院偷東西。就引起了他的興趣。

他讓辛天刺將南宮青虎找來。

南宮青虎來到后,李超仙問:「我好像記起來了,卷宗裡邊有一個汪洋大盜的,原來就是他,你當時是在哪裡捉住他的?」

「就在陳家大院的院子外邊,當時,他腳受傷了,一瘸一拐的,要不然,我未必,這小子,輕功極為了得,功夫也相當的不賴,練過鐵布衫,可惜了,這麼一個人竟然跑去做盜賊。」

辛天刺跟著道:「就是因為這人的功夫好,脾氣又暴躁,為了防止他傷人,我們才把他單獨關押,這是大人特地吩咐的,大人還說,沒有您的命令,任何人不準接近他,否則,定當嚴懲。」

「這樣啊,他的腳當時怎麼受傷了?」

南宮青虎道:「他的傷有點奇怪,我那時以為,是陳家的家丁的弓箭射傷的,可是後來,我分析,他的叫應該是受到暗器什麼的所傷。」

「陳家也有武林高手坐鎮嗎?」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