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縣太爺 歷史軍事

超級縣太爺 第一章 貴妃醉酒的年代

作者:波斯少校

本章內容簡介:驚堂木飛向了目標!準頭,他很滿意,就是速度,力度實在讓他泄氣,跟以前相比,基本沒法相提並論。 目標一矮身,成功的避開了襲擊。 「啊呀,兩條黑泥鰍,居然敢躲?來人,每人五十板子,掌嘴五十...

左邊豎立的牌子是肅靜,右邊豎立的牌子是迴避。

大白底,大黑字,一筆一劃,都滲透著一股子讓人望而卻步的森然。

一縷金色的陽光從又舊又粗的瓦梁縫隙中斜斜的穿過來,照射著正堂牆壁上巨幅畫面里的太陽,遠遠的一看,仿若畫幅內的海平面也冒出了半個鮮紅的火球,這分明昭示著,此地,不是一般的地方。

李超仙端坐在大堂上,拿著巴掌大小的驚堂木,放在鼻肉底下瞅了又瞅,那樣子就像是在懷疑驚堂木裡邊是不是還藏著一塊沉甸甸的純色金條,或者是一份絕密的情報。

坐在一旁的師爺急死個人了,不停的假裝咳嗽,示意:大人,大人吱個聲,別老盯著那木疙瘩呀,麻溜的審案子那!

啪!

驚堂木重重拍在案桌上,震動之力順著手臂往上竄,震得李超仙眼前金星直冒,他齜牙咧嘴的摸了一下後腦勺。

他的腦袋上包著一塊三指寬的白布繃帶,就像是個戰場上被人打得灰頭土臉的落魄武士,但他不是武士,白布條上邊,那是一頂神氣的灰黑色大官帽。

他深吸口氣,正要說話,師爺又對著他使勁的擠眉弄眼,死盯著他的帽子,李超仙兩隻眼球努力向上翻,發現烏紗帽戴斜了。他捏著帽子兩側的兩隻青綠小翅膀糾正了一下,確定兩隻翅膀在一個水平線后,亮開了嗓子。

堂下何人!什麼冤,什麼情,速速報上,本官還有正事辦。

這是李超仙第一次接審的案子。

堂下,三男一女,三個男子中,兩個身材彪悍,滿臉怒容,一副砍人吃人肉的模樣,剩下一個,鼻青臉腫,被人五花大綁,跪在地上,半死不活。

堂下年紀稍大的怒容男子口水亂飛,道出了天大的冤情:女的是她的老婆,被綁著的那個男的,是這個女人的情夫,這兩人,被人捉姦在床,人證物證具在。

而這對倒霉的露水鴛鴦也承認了事實,根本不用再審下去。

李超仙問師爺:「按照本朝法律,不對,按照本朝律法,該如何判決?」

師爺懵了,這種事還需要問嗎?

他回答:「男的遊街后發配邊疆,女的浸豬籠,律法明文規定,可以立刻執行,來人啊,把豬籠子準備好1

「慢著1

「大人,你這是」

李超仙望著堂下的王氏,雖不能算是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但也是容貌秀麗,姿勢撩人,尼瑪,這麼漂亮的女的浸豬籠,太他媽殘忍了。

「本官宣判」

他將驚堂木高高的舉起往下拍,可拍到一半,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他的左手下意識的摸摸後腦勺,隨即,驚堂木如羽毛般輕輕的拍下:「男的太賤,拐別人的老婆,不是好鳥!要拐你也得去拐沒有老公的女人那,來人,打板子一百下」

師爺忙說:「大人,一百下會打死人的1

「啥,這麼不經打,那就,那就五十吧。」

「女的呢?」

「女的,念她是初犯,回家閉門思過三天!就這樣,散了,散了,兩邊的,說你們呢,拿著棍子的,為什麼不威武一下?」

整個縣堂,從上到下,從被告到原告,從衙役到縣堂門口看堂審的百姓,都傻了。

「他娘的,趕緊說威武下課啊1

威武威武威武

那女的終於明白怎麼回事,哭的稀里嘩啦,俯首叩拜,口中聲嘶力竭的大叫,青天大老爺啊!女人的身後,那兩個男人大火沖九霄,大罵:狗官,昏官,庸官!收了銀子還不辦事!

嗯哼?藐視本大人,藐視我朝律法不說,還污衊本大人的名聲,老子什麼時候收過你的銀子?罪大惡極!

『嗖』的一下,一條優美的弧線,驚堂木飛向了目標!準頭,他很滿意,就是速度,力度實在讓他泄氣,跟以前相比,基本沒法相提並論。

目標一矮身,成功的避開了襲擊。

「啊呀,兩條黑泥鰍,居然敢躲?來人,每人五十板子,掌嘴五十下!操1

啪啪啪啪,縣堂上響起了一大片板子聲,還有鬼哭狼嚎的求饒聲。

縣堂的后衙,水井邊,李超仙一把扯下腦袋上的繃帶,望著水井的倒影,忽然仰天哈--哈哈的大笑三聲,就像是悍門一樣,續不上氣的怪笑。師爺聽得毛骨悚然,戰戰兢兢地走到李超仙的身後,問道:「大人,你沒事吧?」

「怎麼說話的你,有事也是好事。」

師爺啄米一樣點頭哈腰,諂笑道:「好事,好事,當然是好事,大人三日前被歹徒擊中後腦昏迷不醒,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必有後福啊1李超仙摸摸後腦,高高鼓鼓的一大坨,輕輕一觸碰就疼的抽筋一樣。

他罵道:『後福?這麼重要的部位被人打成這樣,后幅你個頭!是哪個龜兒子敢對本官下如此死手?』

「沒,沒抓到,歹人跑得飛快,攆不上。」

「攆不上,草上飛不成,啥模樣埃」

「沒看清,大人。」

「那至少你該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吧?」

「好像,好像是個女的,女歹人,蒙著面,大人。」

李超仙音調都變了,僵硬的說道:「師爺,您老說話簡直是太有智慧了!一個女的都追不上,衙門裡難道都是一群太監不成?」

「大人,大人那,不是我們無能,是歹人太狡猾,太狡猾了!再說,我們現在不能完全確定那就是個女的。」

「是嘛!行了行了,我又沒說打你板子,緊張什麼,我問你,現在是什麼朝代?」

師爺的臉色又變了,變得驚疑不定。

李超仙望著眼前的這個傢伙,四十歲上下,穿著青色長袍,帶著一頂黑色四方布帽,身材瘦削,小眼小嘴巴,兩撇小鬍鬚就像是老鼠的兩根觸鬚,一說話就不停地跳。

這個癟三他娘的是我的師爺?

李超仙忍不住笑出聲,說道:「你看著我幹什麼,腦袋被人打壞了,很多都不記得了,說說,現在是什麼朝代,誰當皇帝?」

「現在是大唐盛世,皇上是唐玄宗埃」

「唐玄宗?唐朝,好像楊貴妃就是這個朝代的,找個機會把楊貴妃睡了。」

師爺的驚恐萬狀的看著他:「大人,你不怕株連九族啊?」

「哇哦,太恐怖了,好期望皇帝老兒來誅我一下。我餓了,哪裡有飯館。」

「飯館,當然有,大人,我們去你最喜歡的那間得月樓吃飯吧。」

「走著,帶路1

「好,好武狀元,大人要去吃飯,還不趕緊相隨保護?」

李超仙皺眉:『嚎啥?吃頓飯,還需要保護?』

師爺趕緊說:「大人,你得防著那個歹人,就是打你腦袋的那個歹人,你忘記了?叫上武狀元,靠譜1

武狀元,身高至少一米八五,闊口高額,氣宇軒昂,孔武有力,走路地面都在顫動著,像是獅子一樣的威猛,然而,李超仙卻發現,這個人武狀元看上去像是一副沒睡醒的模樣,無精打采,剛才在縣堂也是這模樣,這小子昨晚幹嘛去了?

出了衙門,順著光滑的石子路,一行六人,李超仙,師爺,武狀元,還有三個衙役,奔著那什麼得月樓而去。

路邊,一排排古樸的木房鱗次櫛比,各式鮮艷亮麗,隨風而飄的招牌幌子下,店鋪林立。包子店,豆腐店,鐵匠鋪,布衣店,小診所,理髮店應有盡有,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子讓人按耐不住的混合誘惑味兒。路面上,算卦的,賣藝的,說書的,替人寫信的,沒事盯著搖著小圓扇,專心買著脂粉盒的姑娘家屁股看的一派熱鬧的景象。

這就是本大人的一畝三分地?很繁華,很太平的說嘛,李超仙看得是興趣盎然。

忽然間,前邊傳來了陣陣的哭喊聲,弄得李超仙的眉頭直皺。

只見一個穿著黑色綾羅,肥頭大耳的潑皮正在毆打一個帶著七八歲女孩,衣著打著無數補丁的老人,老人被打得吐血不已,哀求連連,潑皮卻沒有停手的意思,越打越起勁。小女孩像是被嚇壞了,蜷縮著瘦的只剩下皮包骨頭的一雙小腳,蹲在一邊獃獃的看著,瑟瑟發抖的她連哭都忘記了,一雙本是純真無邪,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盡都是驚恐與茫然。

一股邪火騰騰的從李超仙的心底冒起。

「什麼情況?」

潑皮和原來的縣令應該很熟,上前熱絡的說道:「啊,原來是縣令大人,這兩個該死,看見我的轎子來了,也不讓路,真是眼瞎了1

李超仙冷笑著說道:「就這?沒其他的了?」

「沒啊,這還不算大事啊?打他,那是看得起他1

「是嘛?」

李超仙扭頭對武狀元道:「聽到沒有,打他,那是看得起他,打呀,給老子狠狠的打1

武狀元有氣無力的說道:『打誰啊?』

李超仙一腳踹過去,罵道:「嗑藥了你,打剛才打人的人1

武狀元的一雙豹子眼立刻亮了起來,可是又充滿了疑惑,指著那潑皮道:「大人,你說,你叫我打他?」

「是不是要本老爺親自動手啊,你他娘的是有牌照的打手,你磨蹭什麼,打1

圍觀之人有一大群,幾乎所有的人以為聽錯了,師爺更是嚇得半死,一時間居然忘記了說話,那武狀元終於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影子一樣衝上前,對著那潑皮就是一頓拳腳,,,拳拳到肉!

潑皮被打得連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來,倒在地上,門牙也掉了一顆。然而。這個傢伙的目光卻特么地兇狠,盯著李超仙你你你的,恨不得想宰掉李超仙。

啊呀,老子怎麼說也是縣太爺,打你就是看的起你,不服是吧?李超仙上前就是幾大腳,一邊踢,一邊罵:「瞪大狗眼看了,老子是誰1

師爺終於回神,口裡叫了聲:我滴個天哎!丟掉手中的扇子,衝上去,從後背抱著李超仙腰部,就如蹩腳的摔跤手一般,使出渾身解數,才將李超仙拉開。

李超仙來到被打的老漢面前,將他扶起,想去口袋裡摸錢,可找半天口袋在哪裡都不知道。

「師爺,帶銀子了嗎?」

「帶了,帶了。」

師爺將一個銀袋子遞過去,李超仙掂量了一下,還蠻沉的,他將銀袋子塞入老漢的手中,說道:「拿去治傷吧,你傷勢不輕,順便給這個小孩子買點吃的,她營養不良。」

說完,打著背手,哼著小曲,徑直往前,他的身後,好一會,才響起陣陣掌聲。

得月樓,三層,木製結構,精巧中帶著豪華,奢侈中帶著典雅,緊靠著南城門。南城外,是條大江,江面寬闊,江水翻湧,氣勢雄渾,江的對岸,森林蔥蔥,河草戚戚,加之碧綠的江水,涼爽的江風,風景很宜人。

李超仙仔細的觀察了周圍的環境后,才入座,這是他多年的習慣,可以保命的。

剛入坐,屁股的溫度都沒升上去,師爺就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道:「大人啊大人,你知道不,你闖大禍了!攤上大事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