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百五十六章 此去無歸期

作者:暮雨塵埃  |  更新時間:今天06:40更新  |  字數:3693字

院門前一片死寂,即便是被打的頭昏腦漲,半邊臉都腫了的陳兄,也愣愣的看著吳明,怎麼也不敢相信,當年那個靦腆的小少年,會如此狠辣。

沙沙!

吳明緩步上前,所有人激靈靈一個寒顫,下意識倒退,直至退回院內。

「你……你想幹什麼?雖然陳兄他們言語有所衝撞,但到底都是大宋子民,我等數年同甘共苦,何至於……」

之前叫囂最歡實的幾名質子,瑟縮著脖子,聲若蚊蠅,求助的目光不時投向院門外去,卻註定不會得到回應。

哐當一聲響,院門關閉,將所有的視線全都擋在了門外,也將想進來的耶律崇光擋住了。

「殿下……」

一名牛蠻面色微變,目露不悅,瞪著銅鈴環眼就要衝上去。

「無妨,時隔五年,再見故人,卻是這番情形,任誰也會有脾氣!」

耶律崇光大度的擺擺手,臉上掛著笑容道,「高大人、孫大人,本王閑來無事,不知是否有榮幸請兩位小酌一杯?」

「哪裡,哪裡,是我等榮幸才是!」

「豈敢豈敢,固所願也,不敢請爾!」

兩人道喜過望,受寵若驚,忙不迭應著,互視一眼,正愁沒機會接觸這位呢,暗中合計著如何憑自家三寸不爛之舌,說動這位棄吳明不顧。

「請!」

耶律崇光也不上馬車,大手一揮虛引,徑直向街道拐角處一家不起眼,稍顯寒酸酒樓行去。

話說院中,所有人望著吳明,內心忐忑不安,實在是驚訝於吳明出手狠辣不留餘地的同時,也懾於其一身威勢,著實驚人,絲毫不下於印象中自家長輩衝鋒陷陣時的氣勢。

「十年了,諸位兄弟姐妹受苦了!」

吳明正襟俯身一禮,緩緩起身道,「小弟猶記得當年初入北金路上,諸位對我照顧有加,五年來,一日不敢或忘。」

「既是如此,何以……何以……」

一人道著膽子道。

「一言難盡!」

吳明面色鬱郁,徑直在院中,取出一張張案幾,不多不少,正好六十四張,當年進入北金者質子,也是六十四人。

只是遍數院中諸人,合吳明不過共計三十五人,幾近半數隕,其中還有七八人身有殘缺,五六人心智不全,完好者不足三分之一。

「裝模作……」

那陳兄說話漏風,兀自不忿,旋即戛然而止。

「這是我家鄉的小菜,茴香豆。蠟花肉……!」

當一盤盤簡潔小菜佈於案幾,一名青年呢喃自語,熱淚盈眶,失神的走到近前。

其餘之人也不例外,就看到吳明揮灑菜碟如雨,無形的真元仿似弱柳扶風,將數以百計的菜肴精準的不至於各個案幾之上,無不激動異常,更有甚者,嚎啕大哭。

「我……我想家!」

陳兄癱軟在地,仿若最無助的孩子,拍著大腿抽泣不止。

「諸位兄長姐姐請!」

吳明將一個香爐放好,取出一卷香燭道。

「明弟有心了,哥哥錯怪你了!」

一名面有菜色,眼窩深陷,高瘦青年第一個上前,重重拍了拍吳明的肩頭,接過香燭點燃,插於香爐內。

「哥哥對不住你!」

「姐姐不該妄聽小人之言!」

「明弟……」

眾人依次上前,上香祭拜,最後則是吳明,旋即眾人落座,沒有一個人坐錯位置。

這些熟悉又陌生的小菜,無一不是他們心心念念,魂牽夢縈中,無數次做夢都想再嘗一遍的食物,雖不是美食,卻有著家鄉的味道。

如此細心準備,高、孫二人編排之言,不攻自破。

事實上,從五年前歸京時,至雀巢初建,吳明便下了命令,收集所有質子的詳細卷宗,無論是生平還是家眷親屬,細微到飲食習慣,都記得一清二楚。

若是尋常儲物之寶,這等熟食也放置不了多久,至多一年半載,即便不會壞掉,味道也會流失,但龍衣卻有著極強的儲存功能。

當然,龍衣也隨同泥鰍,留在了太行山,如今吳明手上的不過是曾經的戰利品,一枚空間極大的納戒和手鐲備用。

「我……我記得,這是俺娘的手藝!」

「嗚嗚,這是老孫頭烤的雞,小時候最喜歡這一口了!」

「怎麼可能是……」

當眾人顫抖著吃下第一口菜時,無不熱淚盈眶,味道完全與夢中吻合。

「諸位,敬!」

吳明舉杯,面色肅穆,輕輕灑酒於側席,眾人狠狠抹了把眼淚,毫不遲疑的將多年未曾碰過的美酒,珍而重之的灑落。

二十九張空席,代表著曾經生死與共的兄弟姐妹,或死於妖蠻殘虐,或死於飢寒交迫,或死於病痛,人沒了,但在場之人,絕不會忘!

相顧無言,眾人埋首菜肴中,漸漸發現體內無不有暖洋洋氣息流動,細查之下才發現,那是一種極為溫和的藥力,如沐春風般無聲無息的洗滌修復著身體上的損傷。

不用問也知道,必然是這年輕的不像話的少年,細心的準備好了一切,心中感激倍增。

酒過三巡,眾人躊躇了一會後,那名被打的陳兄壯著膽子又鄭重賠了不是,便問出了所有人心中的問題。

吳明也不隱瞞,將五年來的經歷一一說來,除了隱秘之事和諸多廝殺一筆帶過,其餘的多當做笑談。

即便如此,眾人還是真切感受到,相較於自身困頓於北金,歸京的吳明,日子也好過不到哪兒去,經歷了當年那場生離死別,自家祖輩、父輩戰死的戰死,傷殘的傷殘,他們一個個無權無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