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918章 村花X二流子(61)

作者:顏小宛  |  更新時間:昨日14:13更新  |  字數:2326字

劉淑英聽這話心裡怪不是滋味的,聽兒子這話是認定了盛夏?娶不到她就不娶媳婦,打一輩子光棍?這咋行!

且不說賀建軍是賀家唯一的獨苗苗,只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千古流傳下來的規矩。

兒子要真為了盛夏打一輩子光棍……劉淑英不敢再往下想,心裡的不舒服也沒表露出來。

她唯一的兒子跟盛夏正是情熱之時,她說這些不中聽的話,除了會讓兒子不高興之外,沒別的用途。

劉淑英連連保證不會讓賀衛東知曉,只差對天發毒誓了。

賀建軍見她這般重視,緩和了語氣說道:「媽,咱們家欠了那麼多飢荒,咱們家的小賣部我爸一個人就能扛起來。我想去紡織廠看看能不能找到份工作,多掙點錢,趁早把飢荒還了。咱們不欠錢了,說話的時候腰杆子都能挺直些。」

劉淑英點頭表示認同,又問:「狗蛋,你多帶些錢去。窮家富路,你在外頭好好照顧好自己,遇事多想想我們和盛夏。」

母子倆說了好些體己話,第二天賀建軍背著盛夏親手給他做的軍綠色包包去了縣城。

竹溪村太小,縣城也不大,賀建軍是一隻暫時被人困在方寸之地的雄鷹,他必須要去到更廣闊的地方,才能有機會施展他的本事。

賀建軍的計劃是先掙翻修縣城那破房子的錢,之後再去掙錢還了欠盛家的飢荒。

飯要一口一口吃,賀建軍也沒打算一口吃成胖子,按照他的規划行事。

到了縣城之後,賀建軍沒去找盛寶國,而是去找車隊的隊長表明他的意願。

車隊的隊長正愁著沒人樂意跑那麼遠的車,瞧見賀建軍主動送上門來,哪有不樂意的?

不過,廠里的司機不樂意出車也是有原因的,去往外省那個單位的路上有個名聲極壞的村子,專門搞這種打家劫舍、攔路搶劫的無恥行徑。

之前那個去的司機被打斷了幾根肋骨,差點回不來。

錢是好東西,那也得有命花。

賀建軍聽了這事兒,他也不慫,徵得同意他請車隊隊長領他去找那位遭了罪的司機,問清楚事情的經過,方便他安排。

那位不幸的司機聽到賀建軍主動攬了這壞差事,心裡直犯嘀咕,只不過車隊隊長在跟前,他也不好說的太明白。

賀建軍從這位不幸的司機這邊搜集到了足夠的信息,他回去查了查那個地方,動身之前做了充足的準備。

他這人一貫不打無準備之仗,更何況像這種攔路搶劫的事,他前世沒少聽說,甚至還親身經歷過好幾次,所以他有應對的經驗,知道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賀建軍攬了壞差事的消息很快傳到了盛寶國的耳朵里,他領著賀建軍進的紡織廠,兩家交情好,經常走動。

跟盛寶國有些交情的司機聽到風聲跑去通知他,說賀建軍要冒險去外省。

盛寶國心裡惦記著這茬,精神恍惚,一下班連忙跑過來找賀建軍。

「狗蛋,我聽說你要去外省?你不知道車隊的那些司機為啥不去嗎?沒聽說梁師傅遭了大罪嗎?」

賀建軍瞧見他未來岳父待他這麼上心,忙笑著解釋道:「寶國叔,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不過我有了應對之策。」

盛寶國罵他胡鬧,說他毛都沒長齊就想著干大的,卻不想想有個萬一,他家裡該多擔心。賀家只賀建軍這麼一根獨苗苗,他要是有個萬一,賀家就散了!

賀建軍乖乖地聆聽著未來岳父的教誨,好說歹說才把人勸住了。

第二天天沒亮,賀建軍跟另一位膽大的司機開車去往外省,他們倆在路上商量了應對之策。

主要是賀建軍說,另一位司機聽著,兩人先做好各種應急準備,之後再見機行事。

別人不知道,賀建軍卻知道得很清楚,近幾年國家在打擊犯罪這方面非常嚴格,一旦有人將這件事捅出去,必定會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到時候,他們反而是做了一樁好事兒,幫著除掉了那些社會敗類,社會毒瘤,還社會安定團結。

盛寶國勸不住賀建軍,他也不敢回竹溪村把這事兒說給賀衛東聽,不然保准要把他兄弟嚇出個好歹來。

倒是盛夏領著盛家陽從竹溪村回到了縣城,還帶回好幾斤炒過的野栗子。

盛寶國心裡憋不住事兒,他拉著閨女說到了賀建軍冒險去外省送貨的事,話里話外全都是擔憂。

盛夏安靜聽著她爸在那邊訴說煩惱,等他說完了,她輕聲來了句:「爸,建軍哥走之前來找過我,讓我找機會把梁師傅受傷的事寄到報社去。」

盛寶國瞪大了眼睛,問道:「你,你是說報社那邊會登報紙?」

盛夏回答:「我剛把文章寄過去,不曉得入不入編輯的眼,更不知道啥時候才能登報。」

她沒打包票,只說自己做的事兒,至於成不成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盛寶國愣了半晌,回過神來問她:「夏夏,你說那文章真登了報會不會政府就派人去管了?」

盛夏含糊道:「爸,我想報社那邊收到我的文章,估計會派人去確定是不是確有其事,一旦確定是真的,那肯定有人管的。」

盛寶國只能寄希望於報社的那些人,希望他們能儘快登報,讓更多的人知道有這麼一幫惡徒在擾亂社會治安,有關部門瞧見了也會及時處理。

盛夏沒跟盛寶國說她花了大價錢給人打了電話,之後才把文章給寄過去。

她大致算了算時間,等賀建軍他們到了外省的地界,報社那邊的人應該會派人調查這件事。就算報社的人指望不上,以賀建軍的本事處理這種事是沒問題的。

賀建軍的能力才是盛夏如此淡定的原因,她很清楚自己的枕邊人有多強悍,根本不用擔心。

果真如盛夏預料的那樣,賀建軍在必經之路果然遭到了那幫惡徒,他事先做了準備,那幫惡徒攔路行兇的時候被聞訊趕來的公安逮了個正著。

場面一度非常混亂,賀建軍在這其中卻如魚得水,幫著公安同志解決了不少麻煩,剷除了這幫擾亂社會秩序的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