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473章:何必找不痛快

作者:納蘭雪央  |  更新時間:2019-03-18 19:17  |  字數:2683字

任由林寒星眼神冷冷掃過!

明明在場的洪幫幫眾都是過慣了刀口舔血生活的,可被這樣一雙眼睛看著,還是打從心裡打怵!

更何況,今日雷梟還在!

洪幫領頭人瞧著手下吐出來的斷牙,臉色難看。

「似乎有人要跟我論論規矩?」

林寒星臉上帶著笑,眼睛卻如同寒潭般幽深。

或許只有傻子才會真的認為她臉上笑容是和氣的意思。

洪幫這邊沒人敢吭聲!

說那些話之前,誰能想到正主兒會冷不丁出現在他們面前?

林寒星倒是也沒去理會他們,徑自同雷梟走到空空如也的觀眾席正中央點坐下。

「老闆呢?」

早已經在後台觀察到局勢有變的劇團老闆麻溜兒走出來。

滿臉堆笑。

早在林寒星出來的瞬間,他就將她認了出來!

不正是黎家那位花大價錢請他們搭檯子的主兒嗎!

「林小姐,我在這兒!」

老闆笑的諂媚,只差沒把這兩個字兒寫在臉上!

「上點茶水,叫後台的人準備準備。」

林寒星單指敲了敲桌面,面無表情,但卻不怒而威。

「茶水馬上!不過這戲……」

劇團老闆下意識朝洪幫那方向看去,明顯不想惹事兒又知道不能得罪眼前這個。

滿臉糾結。

「我給你五分鐘的準備時間,五分鐘後,我要見到這戲在台上唱響。」

林寒星抬頭看他,淡淡開口。

不過一眼,叫老闆不自覺打了個哆嗦。

再也不敢多言。

趕忙下去。

不出半分鐘茶水就端了上來,還多了幾碟瓜子花生酥之類小點。

林寒星微斂長睫,伸手將面前幾個空杯都倒滿了茶水。

除卻她和雷梟的之外,還多了四杯。

茶壺剛落桌,她便抬頭看向左向東方向,後者與青龍朱雀兩堂堂主相繼坐下,林寒星這才將自己視線收回。

不過……

還多一杯!

見到她那架勢,洪幫領頭人在心裡暗呸一聲,轉身就想要先帶人離開。

他們好漢不吃眼前虧,等著瞧!

心裡正想著,那領頭人看也沒看前面迎頭就這麼撞了上去。

咚的一聲。

左向東等人聽到動靜下意識看過去,反倒是林寒星與雷梟,只是安靜喝茶不做任何表示。

「哪個不長眼的……」

話還不等說完,洪幫領頭兒那人在看清楚對面來人時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雲……雲白公子?」

揉揉眼,沒看錯!

那領頭人眼珠子都快瞪飛出來!

雲鼎賭場赫赫有名的雲白公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是有免費的戲看嘛,走的這麼著急幹嘛!」

雲白話落,身後悄無聲息的湧來更多人,將洪幫幫眾圍堵在中間。

「林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洪幫領頭人朝著背對自己的林寒星嚷嚷。

反觀林寒星,只是表情平靜的將花生酥推到雷梟面前。

「吵什麼吵!」

雲白率先不耐的陰冷下了聲音。

就在這時,林寒星突然轉過頭來看向他們這邊。

她朝洪幫領頭人的方向招了招手,不等那人反應過來,雲白已經猛地推了他一把。

很快,來到林寒星桌邊。

「給柴老打電話。」

林寒星聲音平靜,沒有絲毫波瀾,聽在對方耳中冷汗都要冒出來。

左向東愣了下,直到林寒星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才反應過來她是在讓自己給洪幫柴老打電話。

他不敢耽誤,很快找人調出來撥過去。

電話那頭響了幾聲,接了起來。

「喂?」

「柴老。」

林寒星冷淡聲音透過話筒傳遞過去。

「……」

這聲音化成灰柴老都認識,當下只覺得要喊人把他的速效救心丸拿來!

明明他正要去機場接他的孫兒。

為什麼要手賤接這通電話?

對方沒說話,林寒星也沒說話,順手摁下免提。

隨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抬頭朝著洪幫領頭那人看去。

眼神微妙。

但對於被看的那個人絕對不是什麼極佳體驗!

後者憑著直覺警惕的往後退了步。

林寒星卻笑了。

下一秒,只聽到咚的一聲,洪幫領頭人整個上半部分身體被雲白猛地摁在桌上,如果不是朱雀和青龍堂堂主眼明手快四手連抬將桌上盛著點心的小碟,都得遭殃。

「啊……」

猝不及防的驚叫聲響起在電話這頭,嚇得柴老猛地無助自己胸口!

可憐,弱小,而無助!

什麼情況?

「柴老,二十分鐘內,最好讓我見到你。」

林寒星伸手提起滾燙茶壺,邊說邊傾斜,當著所有人的面將熱水傾倒出來,窸窸窣窣的動靜過後,屬於男人的怒吼咆哮聲再度響起,喊得人鼓膜都在發疼!

沒人敢說說話。

洪幫剩下那些人原本想要衝過來,但卻被雲白的手下制止!

說完這話,林寒星也不管電話那頭的人是什麼反應,徑自掛斷電話。

將手機還給了左向東。

「老闆,重新上壺茶水。」

林寒星手指輕敲桌面,冰冷聲音在寂靜環境里怎麼聽怎麼都叫人帶著不寒而慄感。

老闆:……

不等催促,劇團老闆麻溜的拎著空壺去換水,生怕晚了一步下一個被摁在那兒的就是自己!

待到茶水重新上好,雲白已經在雷梟凜冽眼神的示意下將洪幫那領頭人扔到一旁自生自滅。

在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後,雲白瀟洒落座。

最後一杯茶水恰好就在他面前。

「現在要做什麼?」

左向東猶豫了下,開口問道。

雲白聽到這句嗤笑了一聲。

林寒星不緊不慢看了他一眼,雲白趕忙正色,假裝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戲台上傳來聲音。

原本早已經準備好的劇團成員紛紛上場,將這《攀龍附鳳》唱響。

「看戲。」

……………………

柴老匆匆帶人趕到時,這齣戲正唱到精彩的部分。

所有圍觀的人都還沉浸在姐姐正要被太后救起收作義女的時候,柴老鐵青著一張臉朝著林寒星的方向走去。

看那架勢似乎大有一場血戰來臨。

「林小九!」

柴老很快就站到了她身旁,怒氣沖沖。

顯然是看到了自己的人被折騰的有多慘!

「噓!」

林寒星看也沒看他,伸出手指來輕點在唇珠之上。

示意他噤聲!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