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難寵 歷史軍事

東宮難寵 第二百零八章十日成婚

作者:半摺扇

本章內容簡介:活路。 穆氏等人早已擔憂不已,卻不敢前去打擾洛冰婧,一來洛冰婧並未大吵大鬧亦沒有不吃不喝一切皆是正常,唯一不正常的便是不出閨房門半步。 二皇子府中已開始重新規整與布置。 這次與...

洛冰婧被安然無恙送回了穆府之中,緊接著便是眾人上門恭賀洛冰婧榮封郡主。

穆府之中唯有穆氏與洛冰婧二人,這廂榮封郡主本應舉辦宴會,因著反叛一事剛落這宴會便作罷,只草草有人上門恭賀便罷。

侯宏文因禍得福,繼承了東藩王留下的護衛軍隊擔任守衛皇家獵場一職。

此次東藩王反叛死傷無數其中最為緊要之人乃是四皇子、新晉貴人其中還有一人是洛冰婧十分相熟之人宋齊明成漪書的夫君。

洛冰婧心煩意燥,前一世宋齊明可是繼承了至孝伯的位置,為何這世便英年早逝了,難不成因著她的重生一切皆是回到了起點,與前世皆不相同了。

更是讓洛冰婧措手不及的便是一道聖旨。

「姑娘,宮人前來宣旨,請姑娘移步前院接旨。」

前院婆子前來相請洛冰婧,但聞乃是有聖旨,洛冰婧當下便疾步朝著前院而去。

心中卻在思慮,她已被封郡主,賞賜已然下來,這還有何要事不成。

待洛冰婧行至前院,便瞧見宣旨的公公眉開眼笑,上前便是恭賀道:

「郡主娘娘,奴才可是要事先討個喜錢才是。」

洛冰婧聞言當下便是心猛然下沉,已知這聖旨內容。

雲青與石竹二人見姑娘面色急劇下降連忙自懷中掏出荷包笑臉相迎遞與那公公,道:

「公公前來報喜有勞了公公,這是姑娘的一番心意還望公公往後能顧及一番姑娘。」

穆氏雖在前院,面色與洛冰婧相差無二,前來宣旨之人皆是人精怎會瞧不出二位主子的不悅。

即使這般依舊笑著將銀錢揣進了懷中,嘴裡說著應承的話,遂打開聖旨念了起來。

洛冰婧整個人處在慌神之中,任憑宣旨太監說的天花亂墜洛冰婧已是沒往心裡去,只擇重聽到十日之後便是她與侯宏文大喜之日,一切流程皆有禮部操辦,就連制嫁妝一事都不用洛冰婧動手,由宮中娘制。

待宣旨公公出了穆府,洛冰婧整個人還處在呆怔之中,雖早已料到今生還會嫁給侯宏文,但不曾想到臨近嫁娶之日之時,她會這般慌亂不安。

拂心樓,乃是京都城最負盛名的花樓,此時侯宇輝猶如一壇爛泥一般醉倒在拂心樓大廳之中。

耳邊皆是鶯鶯燕燕與男子嬉笑調、情之語,思緒放空心下痛楚不堪。

「世子爺,世子爺可要回府。」

楊運哀嘆一聲,一把將侯宇輝抗了起來,自打二皇子與郡主二人的婚事定下,這廝便整日里將自個灌的爛醉如泥。

第一日護國大將軍還將這廝給打的半死不活,到了今日第三日護國大將軍已放任這廝不管不問。

洛冰婧已將自個關在閨房之中三日,不曾踏出閨房一步,這三日內將她前世一生與今生想了一番,既然老天讓她重生之後依舊嫁與侯宏文,她定是要不負此次重生,前世之路乃是死路,今生她定要走一條活路。

穆氏等人早已擔憂不已,卻不敢前去打擾洛冰婧,一來洛冰婧並未大吵大鬧亦沒有不吃不喝一切皆是正常,唯一不正常的便是不出閨房門半步。

二皇子府中已開始重新規整與布置。

這次與前兩次乃為不同,雖上一次迎娶安元香乃是以正室之禮,可安元香終究是個側室,規格禮儀之上不能逾越了正妃。

因此這次更是辦的隆重,嫻淑妃娘娘突然抱恙,不曾插手一分一毫,安元香則是將自個關在院中,看似不管不問樂的清閑自在卻早已將院中物件砸的亂七八糟。

侯宏文亦是將此番親事未放在心上,此次布置與流程皆是禮部相辦,太祖太后親自下了命令,待成婚那一日皇上與嫻淑妃定要前去,無論出於何種原因都不能缺席。

這乃是太祖太后給嫻淑妃的警告,現在你可以抱恙在身無事,若二人成婚之日你膽敢給哀家耍花招哀家定不會輕饒了你。

得知此命令,硬生生將嫻淑妃真的給氣病了,安元香更是氣結險些將院中丫鬟婆子給一一杖斃了。

唯有一人真心替洛冰婧歡喜,此人正是那個爛醉如泥不省人事之人。

「叩……叩叩……」

「姑娘,今日乃是陳姑娘添妝之日,姑娘可要前去。」

雲青輕叩房門開口詢問道,洛冰婧聞言眉心微凝,起身將房門打開,道:

「陳姐姐要出閣了。」

雲青點頭應道,洛冰婧則是微愣了片刻,返身自房中換了衣衫,挑選了皇上御賜之物琳琅發簪作為添妝。

「雲青隨我前去,石竹與春桂留在府中,石竹去瞧瞧墨錦今日如何了。」

墨錦自上次鎮南侯府受辱一事,整個人便徹底痴傻了,穆氏瞧了萬分心痛,洛冰婧無奈之下將墨錦安排至石竹娘親慈師太之處。

一來慈師太懂得岐黃之術,能時常觀察墨錦情況,二來則是慈師太所處之所較之穆府更事宜墨錦養玻

洛冰婧主僕登上馬車前去陳相爺府,一路上洛冰婧心緒不寧,前一世廣蘭姐姐嫁與宋齊明被成漪書與宋齊明齊齊逼死。

這一世逃過了宋齊明與成漪書卻落入了俞洪浩之手,若俞洪浩是好的便罷,奈何這俞洪浩心中早已有心上人。

待洛冰婧來到陳相爺府之時,便瞧見相爺府門庭若市,今日前來添妝之人不在少數,怕是京都城有威望的府邸皆有夫人姑娘前來為陳廣蘭添妝。

洛冰婧的出現無疑是激起了一層水花,當下便有以往從未說上一句話的貴女上前搭訕,道:

「郡主娘娘今日可真是艷壓四方,過幾日娘娘出嫁我等可是要討一杯酒吃前去為郡主娘娘添妝的。」

這說話之人以往可是與安元香等人走的極近的,現在卻這般阿諛奉承與她,讓洛冰婧倍感不適,心生警惕。

陳廣蘭連連相迎出來,面容之上皆是因著要出閣嫁與心上人的喜意與幸福。

洛冰婧見狀更是心下不忍,廣蘭姐姐這般痴迷俞洪浩,若待俞洪浩迎回那美嬌娥之時,廣蘭姐姐可曾受的了。

「婧兒,你可歸是來了,姐姐以為你是怪罪姐姐這些時日不曾前去探望你,婧兒有所不知這段時日姐姐不曾踏出府邸半步,不知這京城發生之事,待已知之時,婧兒便成了郡主娘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