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女醫經 歷史軍事

啞女醫經 第88章 提親

作者:李子謝謝

本章內容簡介:怕過了這村就沒這店。 好比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你不接住,它就摔碎了,被其他虎視眈眈的狗叼走了,你不抓緊,可能連一塊碎渣都分不上。 所以,先答應了再說。 什麼聘禮多少大轎幾抬都是后話...

靳石丹將一幅畫有淡藍色月牙的丹青展示給楚長秦:「世子爺,你看,這就是攬月台七兄弟身上的標記,昨天有人在京城街上發現了這個標記。」

「對方是什麼人?」楚長秦問。

靳石丹道:「一個少年郎,據探子描述,屬下覺得應該是攬月台七兄弟中最小的張佳佳,雖然我們不知道他的真實長相,可是根據年齡身形還有這個紋身,屬下斷定是他。在郴州時候屬下和他們交過手,有印象。」

「那還等什麼?去請侯爺示下,撒開大網在京師活捉他們1楚長秦道。

定安侯處卻也同時得到了消息。

楚長秦和靳石丹正說著話,定安侯就進來了。

「只能暗中搜查,不可興師動眾,因為貴妃一族尚以為攬月台七兄弟在京外,他們正卯了勁在京城之外抓人,如果讓他們得到消息捷足先登抓到了人,對我們不利。」

聽了定安侯訓示,楚長秦忙道:「祖父訓示的是1

於是下令手下人忙去鋪排執行命令。

靳石丹也退下去,定安侯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

楚長秦問道:「祖父還有何訓示?」

定安侯清了清嗓子,似在醞釀,末了道:「你父和你叔叔們都在在各大邊城守衛疆土,這京師就你我祖孫倆留守,祖父有一事拿不定主意,想徵詢相哲你的意見。」

若不是定安侯頭疾嚴重,斷沒有回京養老的機會。

見祖父說得十分慎重,楚長秦忙垂首恭敬道:「請祖父明示。」

「祖父雖然還未花甲年,可也已是知天命的年紀,在這個年紀如果續弦另娶,會不會遭人議論,讓你們兒孫輩抬不起頭來?」

祖父要諮詢的竟然是這樣的問題,楚長秦好不惶恐。

但是楚家家風孝順,老侯爺對自己父母自不在話下,定安侯每個兒子也無不如此,到了楚長秦這一輩,自然秉承家風,得到祖訓。

見祖父十分誠懇談及此事,楚長秦認真答道:「祖父尚在壯年,寶刀未老,祖母去得早,祖父戰功赫赫,為楚家子孫掙得無上榮耀,如今,祖父若有意續弦,孫兒自然是舉雙手贊同,我想我父親叔叔們若在京,亦是和孫兒一樣的心。至於旁人如何議論,孫兒想富貴人家三妻四妾實數平常,更何況是祖父這樣卓越的功勛大將?定是拍掌歡慶的。」

楚長秦的話讓定安侯深感安慰。

「如此,祖父就安心了,」定安侯想了想又道,「不管祖父要娶的是哪門哪戶的女子,相哲都沒有意見嗎?」

楚長秦想,祖父何等英明的人,即便是皇上,也有許多疑難問題請教於他,因為他思慮周全,比旁人不止勝了一籌。

娶什麼樣的女子,祖父怎麼會心裡沒譜呢?

決對不可能是章台柳巷煙花之地暗門子出身的。

那些女子,祖父在外逢場作戲難免,讓他們登堂入室絕對不可能,祖父不會叫子孫蒙這個羞。

至於其他門戶的女子,只要清白都尚可。

再說他一個孫子輩而已,還輪不到他來反對。

於是楚長秦順水推舟道:「祖父看中的人,孫兒日後定是將她當親祖母對待的。」

有了楚長秦這句話,老侯爺心裡石頭落地。

「好吧,祖父也不年輕了,不知還有幾年活頭,既然菩薩都說了祖父今年紅鸞星動會走桃花運,那就順勢而為,從了這姻緣,趁早將這事給落實了。」

定安侯喜滋滋打定主意,從楚長秦處出來便讓阿貴去請京師最有名的媒互人往懷化中郎將府上去。

俗話說,說好一門親,好穿一身新,親事成功與否直接關係媒互人的收入。

媒互人雖是官媒,但接到單子所得明面上的收入都必須繳納官府,薪資並不高,收入主要靠主家打賞。

又是遇見定安侯這樣的大主顧,賞銀不但少不了,還會是大大大個,所以媒互人一到懷化中郎將家便使出渾身解數說合,主要強調定安侯府的門第,對老侯爺的年齡暫都隱去。

老侯爺的年齡是硬傷,只要女方家不主動提出意見,媒互人都不會自己先提。

而懷化中郎將面對定安侯府派來媒互人提親,早就興奮幸福得要死過去,滿口應承。

事後,懷化中郎將後悔地想,他哪怕多問一句都不會發生那天大的烏龍。

「請問媒互人是替侯爺府上哪位公子來提親?」

就這麼一句話,或許所有誤會就都不會發生,可是他沒有問。

當時如果他不馬上應承,他的女兒平彩霓也不會答應的。

侯爺府的提親還了得?

做夢都在想的一件事,終於美夢成真,若不速速答應,只怕過了這村就沒這店。

好比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你不接住,它就摔碎了,被其他虎視眈眈的狗叼走了,你不抓緊,可能連一塊碎渣都分不上。

所以,先答應了再說。

什麼聘禮多少大轎幾抬都是后話。

只要嫁的進定安侯府,買聘禮他也得陪嫁妝。

這樣的一品大員家被他區區正四品下的小小懷化中郎將給碰上了,懷化中郎將做夢也會笑醒的。

媒互人趁熱打鐵要走了平彩霓的庚書。

生辰八字寫分明。

平氏女,彩霓,貴庚一十六云云。

送走媒互人,懷化中郎將手捧媒互人留下的男方庚書愛不釋手。

「夫人,你來看,咱們的女婿,定安侯府的世子爺,沒想到咱們那個渾不拎清的女兒也有這樣的福氣,能給定安侯做孫媳婦。」懷化中郎將招呼詹氏。

這一刻,懷化中郎將只覺平彩霓好福氣。

如果他知道平彩霓要給定安侯做的不是孫媳婦,而是媳婦,會不會覺得那是潑天的福氣呢?

詹氏看著手上的庚書,皺眉道:「老爺,不對埃」

「什麼不對,都已經交換了生辰八字,哪還有不對的?沒錯的了,那世子爺姑爺跑不掉的了1懷化中郎將樂呵呵的。

「這庚書不對,世子爺一個少年郎,這庚書上的生辰八字卻是個老頭子啊1詹氏叫嚷起來!

懷化中郎將無語地看著詹氏:「你說什麼胡話呢?世子爺怎麼會是老頭子?」

「老爺不信自己來看嘛1詹氏將庚書伸到懷化中郎將面前來。

懷化中郎將瞅了一下,兩眼都直了。

,無彈窗閱讀請。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