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35章美女老師的關心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她確實是想批評他兩句的,可是,吃人嘴軟,拿人手軟,人家都把糖果送上來了,何況,她只是關心他,見他昨晚沒來上晚修,擔心他出事,又加上他確實沒寫請假條,便想藉機說他兩句而已。 如今,他平安無恙,...

在那縹緲的夢裡,他見到自己娶了一大群嬌妻,並且都在那個大浴池裡一起洗澡,他在那裡幫她們搓身子,她們也來幫他搓身子,他就像是一隻幸福的蝴蝶,在萬花叢中穿梭飛舞,隨意採花,只要性趣來了,想在哪位嬌妻的身子上耕耘一番,隨手一抱,扛起她的一條大腿,然後進入她的體內,便可進進出出,做那快活的體育運動了。其他嬌妻也不吃醋,因為他能滿足各位嬌妻的需要。

生活非常快活,天天與嬌妻們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其樂融融。

每天都可以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性福的生活,真是羨煞神仙。

這夢一直做到天亮,他的生物鐘響起,方才醒過來。醒來時,還有些可惜,要是不用醒來,一直夢下去,那就美妙極了。人生如夢,夢如人生,真真假假,要是這個美夢一直不醒過來,那夢中就成了真實。永遠與一群嬌妻在一起快活地生活,他也感到滿足了。他的偉大夢想就是要娶一群嬌妻,生一大群兒女,過那普通而又美滿的生活。

但現實中,他還有許多事要做。

且不說其它大事,就是讀書這件事,他也還要回去上課。

以他現在的能力,縱使不讀書,也能混一口飯吃了,不過,蘇惠芳是班主任,是他的半個情人,對他的期望頗高,他不想讓她太過失望。讓未來的嬌妻失望,那倒是一種罪過。一般情況下,他會盡量不讓情人失望。除非是迫不得已,那又另當別論。

昨天從下午開始,就沒回去上課。

他在想,她晚上去巡班的時候,發現自己沒去上晚修,心裡必然會想自己是不是在外面又泡妹了。他知道她對自己的日常生活很關心。對於這樣一位關愛自己的情人,他也要好好地愛她。要不是瑣事纏身,他一定不會曠課的。他想她會為自己擔心的。

想到蕭婷婷與董莉莉二美女也會為自己擔心,他心裡暖洋洋的。

她倆的心早已屬於他了,董莉莉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了他,他在她那白嫩的身子上耕耘了許多次,感覺非常滿意。蕭婷婷雖還沒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但照兩人關係的發展趨勢來看,不用多久,她也會讓他在自己的身子耕耘播種的了。

腦海里浮現兩女親切而迷人的音容笑貌時,他便興奮不已,暗忖要抽多點時間陪一陪她們,不時向她們貢獻一些精華,使她們性福。

想著想著,便急著要回學校了。

彼時,已是早上六點多鐘了,趕回學校去上課,那完全來得及。於是,他決定回去上早讀。不過,洪東妹與桂文娟各自枕著他一條手臂美美地熟睡,為了不弄醒她倆,他只好輕輕地抽回手臂。如果是周末,他願意與她們睡一天,那也很合他的意思。

但兩美人都是手腳纏著他的身子的,只要他稍微一動,她們便知道了。

當他剛剛抽回手臂的時候,兩美人都「嚶嚀」一聲醒過來了,洪東妹明顯還沒睡足,睡眼惺忪道:「老公,還早呢,起床幹什麼?我們睡覺吧。」說著,她黏在他的身旁,她是一般下午才起床的。

「老婆,我要回去上課。」他如是道。

「上什麼課呢,我們睡覺吧。睡覺多好埃晚上我們又來一回嘛。」洪東妹用臉蛋輕輕地磨蹭他的臉龐,柔聲道。

「對呀,我們好好地睡一覺,晚上再玩一玩,這樣的生活實在太好了!老公,我們愛你。你是最棒的。」桂文娟也用臉蛋去磨蹭他的另一邊臉龐,同時,右手還不安分地施展出九陰白骨爪,去跟他的老二切磋武藝,有意來挑逗他。

她敢這麼做,那是有原因的。

放在平時,她不敢去撩撥他的老二,不然,他老二發起怒來,她吃不了要兜著走,一整天都要躺在床上休養,那將是很明顯的結果。

而如今,她敢用玉手去訪問他的老二,那是由於他昨晚大動了一晚,九成精力都作用在她與洪東妹的身子上了。

以一般男人的體質而言,想要幾個小時之內完全恢復精力,那有點難度。

在這種精力不足的情況下,他的老二要出兵攻城,那也不容易。

在這種情況之下,她猜測他的老二也有些疲累,所以才敢趁機來跟他的老二開開玩笑,尋尋樂子。

可是,她錯了。

他的老二乃久經沙場的大將,被撩撥了幾下,霍地揚了起來,漸漸蘇醒過來,越來越粗,越來越長,越來越硬,青筋凸起,內勁四溢,微微顫動,分明是發怒了。

老二發怒,後果很嚴重。

桂文娟渾身打了一個大大的激靈,格格笑道:「老公,你真強,下面還能硬起來,一點也沒有軟。真是有點嚇人耶」

殊不知,王小兵夜裡已吃了三種葯村,補了血氣,比平常的恢復速度要快,雖還沒滿血,但也已恢復了七成功力了。如今,她還敢來撩撥自己的老二,那不是自找的么?

王小兵嘿嘿一笑,隨即,一個翻身,便趴在了桂文娟那白嫩的身子上,狡黠地揚了揚眉,道:「老婆,原來你還想要,那我就成全你。你下面又要增加一些疼痛了。今天就好好在床上休息。」

「老公,別幹了,會傷身子的。昨晚幹了一晚,你還沒恢復呢。她下面也應該還痛呢。」洪東妹不是出於嫉妒,完全是出於關心。她是女人,最清楚男人有多少斤兩了。

昨晚,王小兵確實是超水平發揮了。這個,她是很清楚的。

要是換了一般的男人,早就蔫下去了。

不過,縱使像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也是會累的,做了一晚的快**育運動,莫說是肉軀,就是鐵鑄的也要受損。

她是怕他真的傷了身子,那可不妙。

畢竟,細水長流,留得青山在,才會有柴燒,想要經常過快活的性福生活,那就得好好地保養王小兵這架戰鬥機,只要保養得好,那就可時常向他討要女人福利。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直到白頭偕老。

但她也不知道他已吃了三種補血的藥材。

王小兵已騎在了桂文娟的白嫩嬌軀上,來了性趣,已分開了她的兩腿,雄赳赳,氣昂昂,敢問天有多高的老二以最專業,最勇敢,最粗獷的姿勢,已進入了她那片茂密的森林裡,正在趕往她胯下那個神秘而誘人的山洞,準備拓展隧道。

「老婆,我能頂得祝我渾身充滿了力量。」他伸出左手,施展出鐵爪功,在洪東妹的右雪山上攀登,每一抓,每一捏都是那麼的教人回味無窮。

「老公,你真能頂得住嗎?傷了身子可不好。今天大家休息一下吧。」洪東妹被他的鐵爪功佳弄得很舒服,輕扭腰肢,嬌聲道。

「老婆,真的頂得祝待會到你。」他的老二已兵臨桂文娟的城門前了。

桂文娟睡了一覺,體力也恢復了不少,大約五成左右,年輕就是好,多累的情況下,只要休息一晚,便基本可恢復了。她下面雖還疼痛,但哪禁得住體內的欲`火已被催動,在四肢百骸內遊走,使她也按捺不住了,便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雙腿`張開,大開城門,歡迎他的老二進來作友好的訪問。

她感覺自己能慕攻。

畢竟,她以己度人,自己的元氣恢復不快,覺得他也一樣,是以,並不擔心會暈過去。

「老公,你昨晚消耗太多體力,現在輕點吧。」她心中暗暗喜歡,以為這次他必然不能再弄暈自己了,那就可得到更多的快感,而且是不間斷的,一直爽下去,那真是比月亮里的嫦娥還要快活了。

「老婆,我盡量。」他邊說邊撅動屁股。

那硬如鋼鐵的老二穿過了她胯下的茂密森林,到達了城門,怒嘯一聲,揚頭便鑽了進去,以萬二分的激情與勇氣,單刀赴會,那如虹的氣勢,所向披靡,難遇敵手,進入了山洞,便直搗黃龍,勢如破竹,一路衝進去。

只聽到「噗」一聲,便齊根沒在了她的山洞裡。

暖暖的,肉肉的,滑滑的,非常過癮!他的老二青筋一突,已凝聚了內勁,準備開鑿隧道,為人類造福。

「矮,矮」桂文娟春音輕飄。

「老公,別太用力了,你還要上課。」洪東妹是怕他用完了力氣,自己則只有干看的份了,畢竟,她下面也有點潮濕了,想分一杯羹,快活快活。

但凡女人,在性`愛方面,都是喜歡的多,討厭的少。畢竟,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是世界上最**的運動,沒有什麼運動比它更吸引人的了。

「老婆,知道了。」他開始了艱辛的耕耘工作。

「矮」桂文娟醉眼迷離,一副享受的神色。

起先,他輕進輕出,使她得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隨後,突然加速,重進重出,那矯健的身姿,便如猛虎下山,他用的正是那招「猛虎進洞」,趴在她嬌軀上,開始大動起來。不論是力量感,還是速度感,都是那麼的出色,教人欽佩。

「啊礙…」桂文娟雙手輕拍他的脊背,示意他輕些。

可是,他還要侍弄洪東妹,而且,待會又要回去上課,真是不能慢下來,便咬緊牙關,一路過關斬將,將自己的威力發揮出來。那一聲聲「噗噗」響音也越來越密。

「老公,你太猛了1洪東妹在一旁見他抖動如虎,不禁佩服得五體投地。

「老婆,待會到你1他邊大動邊說道。

不消八分鐘,桂文娟又「氨地一聲,身子一軟,俏臉殘留著幾圈紅暈,便暈厥過去了。

他趴在她身子上,也稍作休息。同時,祭出柔舌功,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盡情地觀光遊玩。

這時,洪東妹也按捺不住了,嬌聲道:「老公,老公,我呢?」

「老婆,就來1他還要趕回去上課,於是,坐了起來,拔出了油光閃閃的具有王者風範的老二,便又爬到了洪東妹的嬌軀上面。

「矮,老公,你天生神人矮,昨晚勞累了一晚,早上還可以再來,哪個女人跟了你,不幸福都不行。」洪東妹由衷道:「老公,輕點矮,我下面還痛。千萬別那麼大力,我可能也會暈的。」

「老婆,我會的。」他坐在她一條大腿上,然後抱起她另一條大腿,使用的正是「醉漢搖櫓」,隨即,只聽到「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老公,千萬別太重了。矮」她檀口輕啟,春音微溢。

「知道了。」其實,他要的就是把她弄暈,然後自己可以回去東興中學上課。

起初,他也是輕進輕出,使她悠然地嬌`哼,啊啊滿室,教人慾血沸騰。他的老二剛剛在桂文娟胯下的山洞拓展了隧道,如今又馬不停蹄來開鑿洪東妹的隧道,可見敬業精神之高,實屬舉世罕見。

只一會,洪東妹俏臉便紅暈初升了,美眸秋波流轉,迷人之極。

他漸漸地收腹挺胸,凝聚力量於老二之上,準備加速幹活。那是突然之間,他拖出老二,重重一挺,暗示重進重出正式生效。

「矮」她睜開美眸,嬌呼一聲。

隨即,他大動起來,以大將馳騁沙場的勇猛,在她胯下開發起來。每一撞都是那麼的完美,那麼的具有爆發力。

「小,啊礙…」她伸出左手,輕輕地拍打他的小腹,要他輕點,可是,她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老婆,挺住1他正在高速戰鬥,抖動如風,快如閃電,那一聲聲密如暴雨的「噗噗」清脆而悅耳,響徹室內。

不消八分鐘,洪東妹也「氨地一聲,身子便軟綿綿,暈過去了。

要不是還要趕回去上課,他就要再送她上第二,或第三波**之上,讓她今天要在床上好好休息。

他趴在她的身上,閉上眼睛,好好感受自己就要開炮那一剎那的快感。隨即,好像無窮的能量已雲集在老二之上,有一種要向前沖的感覺,下面一抖,渾身一震,營養豐富的精華便射在了她的山洞裡。

至此,終於又完成了一波不大不小的戰鬥。

看著兩條汗津津的嬌軀,王小兵感到自豪之極,於是,在她們的雪山上輕吻一下,就穿好衣服,帶上那十包糖果,出了房間,關好門,便下樓,開了大門,走出夜城卡拉ok廳,到停車場取了摩托,便馳回東興中學。

剛做了一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他特別亢奮,整個人興奮之極,以這種清醒而腦子靈活的狀態,估計聽課的效率是十分高的。

……

……

在王小兵離開半個鐘頭之後,洪東妹與才悠悠醒來,看到桂文娟還暈在床上,便搖醒了她。

兩女都仰躺在床上,渾身乏力,但興奮之感繞身,一時也再睡不入覺。

「東妹,小兵他真是太強了,我以為他不能再那麼猛了,還想好好地享受一個小時呢,哪知他還照樣能猛`干我,下面真的痛死了。誒,早知這樣,不撩撥他好了。」桂文娟嘴角含笑,頗為性福道。

「咯咯,都是你不好,我本來下面還痛,後來又被他大弄了一回,現在也很痛。」洪東妹撇撇嘴,笑罵道。

「都說了,我哪知他那麼強埃不過,我喜歡,嘻嘻,那種快感,真的好像要快成仙了。」桂文娟回味無窮道。

「那也是。跟他干一回,那就永遠忘不了他。要是一生一世都與他結合,那就好了。」洪東妹幻想道。

「你就想呢。那我怎麼辦呢?」桂文娟笑道。

「咯咯,那就不管你了。」洪東妹笑道。

兩美人都被王小兵侍弄得成神仙姐姐了,現在回想起來,那如潮的快感還好像有餘力,正湧上頭腦,教人依然快活。

一會,洪東妹問道:「誒,我問你一件事。帶喜有沒有跟他搞過呢?」

「這個不知道耶,可能搞過,也可能沒搞過。」桂文娟眨著美眸道。

「找時間問問她吧。」洪東妹笑道。

「說真的,我們三個服侍他,還滿足不了他呢。我們是好姐妹,當然是有福同享,不如也拉帶喜進來,讓她也享福吧,怎麼樣?帶喜有點倔,得慢慢把她拉進來才行。」桂文娟早有這樣的想法了。

「咯咯,好是好,到時再說吧。」洪東妹也並不反對。

……

……

王小兵騎摩托回到東興中學,停好摩托,到飯堂吃了早餐,正好碰到安雲秋與楊小葉,便送了一包糖果給她倆。兩美人歡喜得眉花眼笑。

回到教室,還剩下八包糖果。

董莉莉與蕭婷婷見他來上課了,俏臉上的擔憂之色隨即消散了,可見她們替他擔心了整整一個晚上。之前,她們老是怕他出事,心裡為他祈禱,請上天保佑他平安歸來。

她們關心他的那份真情,他看在眼內,心裡既感動又內疚。

「誒,你昨天下午與晚上去哪裡了呢?」董莉莉微微撅著薄潤紅唇,嗔道。

「下午回去村裡報到。哈哈,我現在是村長助理了。真是好事一件。來,派糖果來慶祝一下。」隨即,他取出糖果,給蕭婷婷與董莉莉各分了兩包,還剩下四包,再拿出二包讓謝家化拆開來分給班裡的同學。

「真的?那恭喜了。」蕭婷婷露出了嫵媚的笑意,柔聲道。

「你是怎麼混到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做的呢?」董莉莉也替他高興,聲音的慍色消散了。

「說來話長,一句話,就是村長與支書發現我的有挺強的工作能力,他們覺得我是可造之材,就選了我做村長助理,以後要大力栽培我呢。說不定哪一天,我還會做村長,甚至支書。」他吹起牛來,臉不紅,耳不熱,騙死人不賠命。

「那你要好好乾埃」兩美女齊聲鼓勵道。

不過,在他聽來,她倆這一句「好好乾」倒像是要他與她倆好好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想起昨晚和今早與洪東妹、桂文娟兩美人大幹了一場,如今回想起來,依然教人興奮。

看著眼前的蕭婷婷,他在想什麼時候能得到她的身心,以他的估計,只要兩人單獨相處,也有機會得到她的身心了。他非常期待與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要與她好好地鍛煉鍛煉身體。對於她嬌嫩的身子,他很想在上面耕耘一番。

謝家化昨晚也沒來上晚修,所以昨晚黑道上的對峙事件並沒有在學校里傳開來。

而早上,王小兵跟他說了,叫他不要把這事說出去,畢竟是件大事,而且是一件不宜公開來說的事。謝家化雖是口無遮攔的,可是,他聽王小兵的話,而且,一般在短時間內,也可保守秘密。

王小兵是怕蕭婷婷等美女聽了又會為自己擔心,他真的不忍心看著這些美女那驚惶的眼神。他要她們都幸福快活,所以一些暴力事件,他盡量不讓她們知道。

本來,董莉莉替他擔心了一個晚上,在還沒見到他之前,想要是見了他,要好好說他幾句,可是,當見了他之後,心裡的不快與擔心都煙消雲散了。何況,還有糖果可吃,她原本要發泄的怨氣消失殆盡了。

蕭婷婷是個文靜的美女,從來未曾想要生他的氣,只是替他擔憂,知道他是黑道的人,只要不來上課,都有可能出事。

如今,見了他平安歸來,芳心竊喜。

只是,昨晚沒有給他輔導學習,所以轉過頭來,微笑道:「小兵,你晚上老是沒時間,那中午總有時間吧?不如這樣,以後改一改輔導的時間,改在中午,等吃了午飯,我和莉莉給你輔導一個鐘頭,你說好不好?」

「中午啊?呃……,哈哈。」他腦子一片空白,對於學習的事情,他有點害怕。

「哼,看你樣子就想耍賴,婷婷,不管他,我們就定在中午,吃了飯來這裡等他,要是他不來,就教訓他。」董莉莉語氣強硬道。

「哈哈,我還沒考慮好啊,你們怎麼就定下來了呢?」他攤開雙手,聳了聳肩道。

「咯咯,誰叫你在我們的地盤裡呢,我們的地盤,我們作主。由不得你了。就這麼定了,不許反對。」董莉莉格格嬌笑道。

蕭婷婷也露齒莞爾一笑。

正在嚼糖果的謝家化粗獷地哈哈笑道:「你們就要給他輔導,中午輔導二個鐘頭,不讓他休息。哈哈……」

「那樣不好,不休息,他下午沒精神上課。」蕭婷婷維護王小兵的利益。

「他不用睡的,幾天不睡覺都行。」謝家化吃起糖果來,像是吃花生仁一樣,不停地丟進嘴裡,滿嘴都是軟糖。

「黑牛,我們做人要有良心埃你老是詛咒我,怎麼行啊?」王小兵苦笑道。

「哈哈,怎麼不行?反正是你的事,哈哈,最好天天幫你輔導英語與化學,讓你頭暈腦脹。哈哈,不過,可能是益了你啊,要是你考上了清北大學,那你不是賺了?」謝家化一隻腳屈放在椅子上,一副老油條的樣子。

班裡正在上早讀,其他同學都忙著背書,也沒空聽他說話。

不過,王小兵、蕭婷婷與董莉莉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明白他說的「清北大學」是哪間大學,王小兵問道:「什麼清北大學啊?」

「就是全國最好的大學埃」謝家化振振有詞道。

聞言,王小兵便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了,笑道:「你說的是清華與北大兩間大學吧?怎麼就合併成一間叫清北了呢?」

謝家化微有尷尬,揮著大手訕訕道:「管它是清華北大還是華清大北,反正就是兩間大學嘛,我也說中了兩個字埃不管它,反正我的意思就是說大學。」

「哈哈,黑牛,你不要老是造出一些沒有的虛幻東西啊,讓人摸不著腦袋。」王小兵笑道。

「啾,老子讀書。」謝家化連忙拿出一本化學課本,打開,豎放在桌面上,然後將頭伏在化學課本前,打盹去了。

兩美人見慣了這種情景,知道叫他也沒用,只好由著他睡覺了。

教室里朗誦聲如潮,震蕩迴響,熟悉而催眠。

王小兵聽著那好像催眠曲的朗誦聲,便也熏熏欲睡,剛想伏在桌子上小憩一會,忽然感覺有人輕輕地戳自己的脊背,暗忖誰敢這麼大膽來捋虎鬚呢?要知道,在東興中學里,他就是老大,沒有人敢輕易對他開玩笑,除了謝家化這種鐵哥們之外。

他是誰。

當他轉過頭來一看,才發現是班主任蘇惠芳,見她穿著大方而優雅,前凸后翹,牛仔褲鼓起來,渾圓的美`臀與修長而圓潤的大腿似乎要撐破褲子,使人看了有一種飽滿與活力無窮的感覺。

「你到老師課間休息室來一下。」

說著,蘇惠芳便朝講壇方向走去,然後轉了一個彎,就出了教室。

「你完了,蘇老師又要批評你了。」董莉莉笑道。

「你為什麼之前不寫請假條呢?」蕭婷婷問道。

「寫了下午的啊,晚修的沒寫。哈哈,不怕,還有兩包糖果,拿去賄賂班主任,那就沒事了。」他找了個借口,拿著兩包糖果出了教室,朝老師課間休息室走去。

在早讀的時候,老師課間休息里一般很少老師在那裡的,要麼還沒來,要麼就在教室里巡班,這正是個好機會,可以與她親近親近。

於是,加快了腳步,轉眼便到了那裡。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裡面只有蘇惠芳一人,她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美眸看向門口,與他的目光相接觸,她便連忙垂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一貫以來,她都怕與他對視。因為她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

「惠芳,這是買給你吃的糖果。」在她還沒開口之前,他連忙把一包糖果遞了上去,還剩下一包,他是準備送給姚舒曼的。

「叫我蘇老師。」她確實是想批評他兩句的,可是,吃人嘴軟,拿人手軟,人家都把糖果送上來了,何況,她只是關心他,見他昨晚沒來上晚修,擔心他出事,又加上他確實沒寫請假條,便想藉機說他兩句而已。

如今,他平安無恙,她也就放下了一顆高懸的心。

他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一雙灼灼的眼睛正盯著她那片雪白的胸肌,還有那若隱若現的乳溝,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腦海里立時浮現出昨晚見過的洪東妹與桂文娟兩美人的乳溝,如果與蘇惠芳的比較起來,那還是蘇惠芳的更為緊湊,更為窄一些。他在那裡觀光遊玩過。

「你找張椅子坐下來。」

她連忙將右掌放在了胸前,擋住了他的視線,佯裝微慍道。

其實,他已佔領過她兩座堅挺的雪山,對於那裡的勝景頗為熟悉,現在雖看不了全景,但腦海里早已存有了全景,只要閉上眼睛,便可浮現她那兩座迷人的雪山。

他淡淡一笑,隨即拉了一把椅子過來,就在她旁邊坐下。

「坐到對面去。」她努了努紅唇,道。

「我耳朵聽力不好,要坐近一點才行。」他詭計多端道。

「你,」她咬了咬紅潤的下唇,嘴角含著濃郁的笑意,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但又拿他沒奈何,極力忍住笑,柔聲道:「你鬼點子那麼多,就不會好好學習。不然,你肯定是個優才生。」

「惠芳,你今天真美。」他毫不避諱地由衷贊道。

終於,她「噗哧」一聲嫵媚地笑了,揚起了小粉拳,作勢要打他,但她那笑靨如花的神情表明,她對他沒有半點的恨意。

兩人眉來眼去的,轉眼間,便情意濃濃了。

高二級的老師課間休息室里,剎那間便瀰漫著醉人的曖昧。

她的一笑一顰都是那麼的迷人,就像一朵盛開的鮮花,是最成熟的時候,卻是處於風景優美的草原之中,還沒有人採摘過,飽含著青春的活力,等待有心人用最有愛心的一雙手去捧起她。

畢竟,她是姑娘家,這樣干坐著有些不好意思,於是,便要端起茶杯來喝口茶潤潤喉,再接著跟他講大道理。她想用道理來使他用心學習。

可是,她剛端起茶杯,眼角餘光便捕捉到一個影子向自己這邊快速的靠近,還來不及閃避,便聽到「嘬」一聲,她的左臉頰已被他吻了一口。

「矮」

她雖與他接過吻,但每次被他吻,她都會感到害羞,俏臉瞬間便紅暈飄升,紅里透白,迷人之極。

由於受了一點小驚,她手裡端著的茶杯猛地顫動一下,茶水便溢了出來,滴在她的大腿上,幸好不多,只有幾滴,使她的大腿也濕了一小片。

「你幹嘛」

她努著紅唇,一副楚楚可憐的神情,教人愛憐不荊

他佯裝頗有歉意,一迭聲道:「惠芳,你今天太美,我忍不住想吻一下。弄濕了褲子沒有,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說著,又伸手到她那滾圓的大腿上輕輕地摸了摸,一股溫潤立時從指端傳來,使人頗為舒服。

「矮」她像觸了電一般,身子肉跳了一下,手中端著的茶杯又顫動溢出了茶水,滴到大腿上,「你別摸我」

她揚起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

他不在乎她這種按摩式的捶打,嘿然一笑,又伸手到她的大腿上愛撫起來,還一本正經道:「惠芳,你的褲子濕了很多,這樣會著涼的,換一條吧。」

「你,嗯」她羞紅著臉,努著紅唇,連忙放下了茶杯,一雙小粉拳不停地打在他的雙肩上。

「惠芳。」他勇敢地在她一雙小粉拳之中伸嘴過去,不偏不倚又吻了吻她的臉頰。

她只好用手推他的臉。

如果他要抱她揩揩油,那也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不過,見她滿臉紅暈飛舞,不忍再讓她害羞下去,便笑吟吟地退了回來,端坐椅上,拆起糖果的塑料包裝袋。

「以後,在這裡,別動手動腳的,聽到了嗎?」她也停下了拳法練習,紅著臉,似笑似嗔道。

「呃,知道了。」他笑道。

「你」她也忍不住露齒而笑了。

兩人的一言一語,眼神交接那一剎那的歡喜,都是情侶之間才會有的,是以,實質上,她與他已是情侶了,只是沒有公開而已。

「你昨晚去哪裡了?下午說回去村裡報到,難道晚上也要報到嗎?」她言歸正傳,溫婉問道。

「沒有,下午說慶祝一下,在村裡喝了幾杯水酒,感到頭有點發脹,來不了上晚修,就在家裡睡了一覺,天亮便趕來了。」他邊說邊剝開一顆軟糖的糖紙。

「別喝那麼多酒,會傷身的。」不經意之中,她流露了對他的關懷。

「嗯,知道了。我平時喝酒也不會喝很多的,只喝一點,喝少量對人有好處,活血舒筋的。」他把那顆軟糖送到了她的嘴前,「吃一顆。」

「你吃吧。我自己會拿來吃。」她微垂著眼瞼,不論是那含笑的眸子,還是那紅潤的美`唇,都溢出濃濃的情意。

「吃嘛。」他將軟糖放到了她的唇邊。

她掀起了眼瞼,瞥了他一眼,便張開檀口,把那顆糖果銜進去了。隨即,俏臉的紅暈更濃了,連那漂亮的耳垂也微紅了。

「惠芳,剝一顆糖給我吃。」他輕聲道。

「你自己不會剝嗎?」她嘴裡含著那顆軟糖,滿臉堆笑,道。

「惠芳,剝一顆給我吃嘛。」他雙手落在她的大腿上,輕輕地搖她的大腿,並且趁機施展出鐵爪功,輕輕地在她頗為彈性的大腿上抓了兩下。

「矮,別摸,我剝給你吃。」她連忙推開了他的一雙咸豬手,然後迅速從包裝袋裡取出一顆糖果,剝開了糖果紙,遞到他的面前。

他張開了嘴,等著。

她撅了撅紅唇,終究還是把糖果送到了他的唇邊,讓他銜進去了。當他那含情的目光投過來的時候,她感受到他心裡那股熊熊的愛火,便連忙移開了視線,佯裝看抽屜。

此時,兩人的情意濃如乳。

嘴裡都含著一顆糖果,但嘴裡的甜根本比不上心裡甜,兩人的心裡都甜甜的,被那甘泉一般的愛意滋潤著。

以王小兵採花多年的嗅覺,他知道,此時要是出手,也有可能採摘蘇惠芳這朵鮮花,只是場地有些特別,會使行動效果大大打折。不過,他還是想試一試,只要這次成功了,那晚上到她家裡睡覺就不成問題了。

於是,他伸出了右手,輕輕地握著她的左手。

「矮,別拉我。」她有些窘道。

「惠芳,要嗎?」他柔聲道。

其實,在她心裡,她是想給他的,可是,由於有世俗的一些偏見原因,她還不敢給他,給了他,那就是他的人了。她倒希望他快些在村子里做出個名堂來,那到時嫁給他,也就名正言順了。

她很矛盾,既想給,又不想給,如果他進攻她上面二點,她是會屈服的,當要進攻她下面那一點,她又頗為固執地堅守到底。

如今,是在老師課間休息室里,她更不敢給他,搖首道:「不,你快回教室背課文吧,我沒什麼事了。」

「惠芳,到你家裡去好嗎?」他祭出太極掌,在她大腿上輕輕地愛撫了一下。

「矮,別,你再摸,我要生氣了埃」她連忙站了起來,有點怯怯的樣子,臉蛋紅撲撲的,像水蜜`桃一樣紅艷欲滴。

王小兵想跨前一步,就在這時,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他立時不動了。

走進老師課間休息室的正是姚舒曼,她從兩人的神色已猜到一點端倪,便重重地咳了一聲,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又掃視一眼兩人,最後盯著王小兵,露出一抹意味高深的笑意,彷彿在說:嗨,你們膽子真大,**調到這裡來了。

「姚老師,請你吃糖。」王小兵連忙把一包糖果送過去。

「咯咯,恐怕不是買給我吃的吧?」看著他是從蘇惠芳的桌面拿過來的,姚舒曼微生醋意,冷笑道。

「我做了村長助理,買糖果來分給大家吃,讓大家來分享我的快樂。」他保持著對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道。

「噢?真的?你做了村長助理?」姚舒曼圓睜美眸,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訝然問道。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