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34章洗澡睡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 「肯定有,她有我倆那麼好的體質嗎?我倆都被他弄暈了,她不暈才怪。」洪東妹不假思索道。 「那可難說,有些女人能抵擋住的。」桂文娟自有見解道。 其實,不論多麼強大的女人,只要遇上王小...

本來,桂文娟下面還疼痛,如今,又被王小兵的老二來友好地訪問,更是火辣辣的,那一進一出的摩擦,帶來無窮的快感,但同時疼痛也陣陣湧起,使她肌肉緊繃。她雙腿纏著他的豹腰,想要阻擋他勇猛的進攻,但卻是螳臂擋車,起不了作用。

那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噗噗」響音,便暗示了激情戰鬥的激烈程度。

還有桂文娟檀口發出的「啊氨春音,也表明了她正受到他強大的進攻。

王小兵乃是男人中的戰鬥機,一旦開始大動起來,那便是鬼神見了也要顫抖三分。

單是聽那肉與肉碰撞的密集「噗噗」聲,便教人知道他的進攻力量是多麼的雄渾,每一撞,都是又快又准又重,疾如閃電,快如奔馬,具有王者風範。任何女人被他這種高強度的進攻,都會土崩瓦解,堅持十多分鐘,都要興奮地暈厥過去。他想找一個武功高強的床上朋友,但一直未能找到,如今,他是打遍方圓十數里無敵手。

何況,桂文娟精力還沒恢復。

隨著那一聲聲「啊氨春音越來越密,桂文娟大有又要昏過去的趨勢。她俏臉紅潮如血,鮮艷欲滴。

洪東妹坐在椅子上,看著這激情的一幕,又嫉妒又無奈,咬著下唇,想走開,但下面太疼痛,又不想站起來,便微嗔道:「誒,你倆好奇怪,說要尿尿,卻又抱在一起了,我還要洗澡呢,水都要涼了。你們別搞了,洗澡要緊。」

「老婆,就來。」話未了,他重重一挺,直搗黃龍,碰到了桂文娟洞底,軟軟的,柔柔的,很過癮。

只聽到桂文娟檀口發出短促的「氨一聲,身子一軟,便又暈過去了,俏臉的紅暈一層蓋著一層,嬌欲滴水。

想到待會還要給桂文娟洗澡,於是,他想把她放在椅子上,但洪東妹還坐在那裡,他走到椅子旁,右手摟著桂文娟的纖腰,左手輕輕地搖了搖洪東妹的圓潤左肩,道:「老婆,不如讓她坐椅子吧。我們站著洗澡也行的。」

「哼,你就喜歡跟她玩,心裡都沒有我。我站著累,要坐在才行。你把她抱到床上吧。」洪東妹撅著紅唇,吃醋道。

「老婆,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十分重要。如果我撒謊,讓我不得好死。」他左手祭出鐵爪功,在洪東妹胸前一座雪山上緩慢地攀登。

「嗯,別抓」洪東妹嘴角含笑,佯裝微嗔道。

「老婆,你先站起來,我放她坐下去。我幫你洗澡。待會還要幫她洗澡。」他搖著洪東妹的酥胸,微笑道。

「哼,你都不疼愛人家」雖是這麼說,洪東妹還是扶著椅子的靠背慢慢地站了起來,畢竟下面還疼痛,也不敢太張開`雙腿。

於是,王小兵把桂文娟放在椅子上,把她雙腿拉開,然後自己也坐在椅子上,讓她倚在自己的脊背上,這樣,她就不會掉下去。他用脊背去壓著她,使她被夾在椅背與他的脊背之間。

站在一旁的洪東妹撅著紅唇,醋意濃郁。

「老婆,過來,我幫你搓身子。水還沒涼。」他伸手去拉她的玉手。

「嗯,我在這裡,你都跟她玩得那麼開心,說明你心裡沒有我。對吧?」洪東妹輕移碎步,已走到了他的面前,瞥了一眼他那依然強硬地豎起來的老二,幽幽道。

「老婆,我對你的愛,就像人類對水資源一樣不可分離。你還想要嗎?」說著,他右手摟著她的美`臀,將她抱過來,然後,左手抱著她的右腿,將她雙腿`分開,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洪東妹雙手摟緊他的脖頸,坐在他的大腿上,美`臀正壓著他雄壯的老二,一顆芳心又怦怦跳起來。畢竟,她知道他老二要是又開始工作,那自己又會得到無窮的快活,不過,疼痛自然也少不了。

她既有點膽怯,又有點迷戀他的進攻方式。

剛才,他已幫她基本洗了個澡,如今,他捎終車攪慫的身上,想到反正還要洗,於是,他便雙手捧著她的美`臀,正在校對著老二要戳進來的方向,憑藉豐富的經驗,花了不到三秒鐘,「噗」一聲,他那常勝的老二又已進入了她胯下的神秘山洞。

「矮,你又進入了?」洪東妹膩聲道。

「老婆,我會輕輕地侍侯你的。還痛嗎?」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開始輕進輕出,摩擦帶來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地傳達到腦中樞神經。

「矮,還痛,要再輕些,矮」作為回報,她以用胸前兩座雪山去壓他的臉龐,給他按摩。

於是,兩人又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這種互動非常有趣,能使人精神亢奮。

這一次,也是由於王小兵體力消耗比較多,確實不想再大動起來,於是,便小動地一進一出,以最悠閑的方式來使她取得最大的快活。在那輕柔的「噗噗」聲之中,兩人都浸沉在了快活的天堂里,什麼煩惱都一掃而空,剩下的唯有舒服二字。

不消五分鐘,洪東妹身上又出了一層微汗。

「老婆,待會又要重新洗澡。你身子好光滑,我好喜歡。」他後面又有桂文娟的兩座雪山按摩,前面又有洪東妹的兩座雪山按摩,確實是神仙一般的快活。

「矮,好,矮,待會我幫你搓身子,矮」洪東妹滿臉興奮的紅暈,檀口呵著熱氣,嬌聲道。

「好1他雙手捧著她的豐`臀,在鍛煉臂力。

浴室里的「噗噗」聲與「啊氨聲既撩人又催眠,使人聽了還道是在夢中正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呢。春音迴響,充溢著浴室,久久不散,置身其中,便如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永生永世可以享受這種快活的時刻。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兩人的私`處還在不停地摩擦,洪東妹已沒什麼力氣了,只能雙手摟著他的脖頸,任由他捧著自己的美`臀上上下下的,被動地享受那無窮的快感。

只聽「嚶嚀」一聲,暈厥的桂文娟也醒過來了。

「娟姐,你醒了啊?」他也有點喘氣了,渾身汗水。

「嗯,你們又開始了啊,我有點累,好想睡覺,你們還在搞埃你們還沒累嗎?」桂文娟其實也有些醋意,膩聲道。

「好的,待會幫你洗了澡,我們一起睡覺。現在還沒燒好水,要等一等。」他張開嘴巴,祭出柔舌功,立時銜住洪東妹的一座雪山的山頂,便盡情吮`吸起來。

桂文娟雙手摟著他的豹腰,便用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磨他的背脊,同時,也祭出柔舌功,輕舔`他的脊背。在情愛的世界里,任憑誰聽了那「啊氨與「噗噗」交織成的天堂樂曲之後,也會按捺不住,縱使再累,也想要再小小地互動一下。

在這個美妙的時刻,王小兵覺得做皇帝可能都沒有自己這麼逍遙快活,心裡喜滋滋的,精力又無形中恢復了一分,便堅持多了十分鐘。皇帝雖有三宮六院,但他一個晚上御女能有多少,即使靠吃藥物,可能也就幾個。而王小兵不用藥物,一晚就能御服幾個美女,比皇帝強多了。

皇帝還沒他那麼逍遙呢。

當三人都累得不能動的時候,彼此都一身汗漬,油光閃閃的。到了此時,只有三顆相愛的心還在跳動著,三人緊緊地貼在一起,感受對方的激情脈搏跳動。彼此汗津津的肌膚粘在一起,體溫在相互傳遞,三人結為一體,情意濃濃,在毛孔與毛孔之間傳遞,達到了至高的境界。

兩美女已被他侍弄得服服帖帖了,只恨不得把身子糅進他的身子里,那樣,就可永遠結合在一起,一生一世都不分離。

三人就糾纏在一起,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十多分鐘。

這時,洪東妹也尿急了。

「老公,我要尿尿了。」大戰了這一晚上,洪東妹也沒什麼力氣了,身子軟軟的,特別是下面,酸痛不已,比平時跟人打架還要累得多。

「好。」他便抱她起來,讓她站著。

隨即,洪東妹也是輕輕地邁著碎步,咬著下唇,明顯也是牽動下面而會疼痛,到了馬桶邊,她嘗試著蹲下去,可是發現下面頗痛,加上渾身有些乏力,想蹲下都做不到,這時,她才明白桂文娟剛才為什麼蹲不下去了。

「東妹,怎麼還不尿呢?」桂文娟格格笑道。

「小兵,過來幫我一把。我蹲不下去。」洪東妹白了一眼桂文娟,眼神掠過一抹尷尬,道。

王小兵立時明白過來,於是便走過去,也用「抱虎歸山」的招式,抱她起,然後慢慢蹲下去,讓她尿。她尿的時候,自然有些尿到他的大腿上了。

等她尿完,他抱她起來的時候,老二也頂中了她的山洞,那一剎那,他還有一點精力,於是,又將她壓在牆壁上,「噗」一聲,又進入了她的身子,隨即,便忙碌地進進出出。

「矮,矮」

洪東妹想不到他還有體力進攻,又驚又喜,但下面火辣辣的,著實疼痛得利害,便摟著他的脖頸,張圓了檀口,輕咬他的肩膀。她俏臉紅撲撲的,鮮血似乎要溢出來,可見她興奮程度之高。

兩人激情小戰了一會,才暫告一段落。

桂文娟看著兩人不停地扭動,真想衝上去再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不過,自己下面也頗為疼痛,想到日後有的是機會,也不急在一時,便放棄了。

此時,王小兵是真的累了。他也想休息一下。

男人與女人有一點不同的便是,男人是貢獻者,女人是接受福利者。在激情大戰之中,男人付出的更多,女人則少些。

兩人身上都是汗水,王小兵就把洪東妹也放在椅子上,讓她與桂文娟坐在一起,然後自己出去用「熱得快」燒水。

燒了三壺熱火之後,泡成一桶溫水,拿起毛巾,給二美人搓身。花了二十多分鐘,才給她們搓洗完畢,又燒了三壺熱火來給她們洗頭,一切弄好,都用了四十多分鐘了。隨即,將她倆一起抱回室的床上,他自己再回到浴室里用冷水洗了個澡,便回到室,爬上床,睡在中間,左邊是洪東妹,右邊是桂文娟,摟著兩美人睡覺。

三人激情大戰了一個晚上,又累又餓。

王小兵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抗議聲。人在飢餓與口渴的時候,都頗為難以入睡。他現在餓得利害,根本睡不著。

兩美人也還在興奮之中,一時睡不著。洪東妹腦袋枕在他的手臂上,左腿跨在他的左腿上,柔聲道:「老公,餓了吧,去叫員工打夜宵回來吃吧。吃了再睡。你肚子都響了。」

「是啊,餓肚子不好,影響健康的。我也有點餓了。」桂文娟則伸手輕撫他結實的胸膛,微笑道。

「是要吃點夜宵才行,不然睡不著。我自己去買吧。不用叫員工。」他起了床,想找衣服,忽然發現衣服還丟在二樓的包廂里,沒有衣服可穿。

「怎麼了?」兩女見他從小客廳走進來又走出去,好奇地問道。

「我的衣服還在包廂那裡。剛才上來的時候忘記拿衣服了。」其實,三人的衣服都還在那裡。當時,正在激情之中,哪裡顧得上拿衣服,莫說衣服,就是黃金也沒空拿了。

「啊,忘記了,要是被員工看到包廂里滿地都是衣服,不知她們會想什麼。」洪東妹也微有尷尬道。

「我下去齲」於是,他找了一條大毛巾,將重要部分裹住,便開了門,悄悄地走出去,下了樓,沒遇到人,進了包廂,見裡面果然被收拾過,衣服都被拾起來放在那張單人沙發上。

這一晚的激情大戰,估計也被員工知道了,是以,他也沒什麼可害羞的,反正兩美人都是自己的老婆,於是,拿了衣服,大方地上了樓,回到了房間,穿上衣服,準備出去買夜宵。

「你們要吃什麼?」他走進室,看著床上兩條白花花的嬌軀,微笑道。

「我要瘦肉粥與肉包子。」桂文娟有氣沒力道。

「幫我打包一份牛肉炒河粉,還有一份牛百葉。呃,還有……,算了,就這些吧。」洪東妹用手擋著身子,深情地凝視著王小兵,柔聲道。

「好。」王小兵晃了晃手臂,道:「今天真的有點累。」

「咯咯,誰叫你那麼猛呢。」桂文娟笑道:「你還能走得了路,那已算你利害了。要是其他男人,早就倒在一邊爬不起來了。你也要補補才行了。身子虛了要補回來。」

「老公,我到時買一條牛鞭給你補補。聽說那東西挺補的。」洪東妹關懷道。

「好事成雙,買兩條吧。」王小兵笑道。

兩美女都格格笑起來。

出了房間,下了樓,走出夜城卡拉oK廳的大門,外面秋風微拂,使人感到秋高氣爽。平時,這一點涼氣,他不放在眼內,此刻,因為消耗體力太大了,走起路來,兩腿居然也有些不夠矯捷,感覺有點浮,像是踩在棉花上,老是踏不實。男人再強壯,也會有虛空的時候。他明白許多男人為什麼到了四五十歲之後床上功夫降低的原因了。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男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羊,哈哈……」

他邊走邊暗忖。

要是這時有三個打手一起衝上來圍攻他,估計王小兵會吃虧,畢竟還沒有恢復精力,出拳的力度肯定不重,打中對方都難以一下子傷到對方。

走到那間興記大排檔,便點了夜宵,坐在那裡等打包。

點了支香煙,他悠然地吸著,思緒如煙霧,在空中飄散,想到今晚與三個老古董約了戰,這可是一件大事,自己唯一能做的,那就是通知認識的朋友,請他們助一臂之力。至於結果怎麼樣,現在多想也沒用,誰勝誰負,完全是個未知數。但總而言之,雙方是半斤八兩而已,誰也占不了便宜。三個老古董的實力稍微強一點,但也不會相差太遠,有得一拚。

如果這次約戰死傷多人,那要不要離開東方鎮到其它地方去避難,這也是一個問題。

不過,這一切都得在小命無恙的前提下才能考慮,不然,考慮再多也只是徒勞一常一般而言,這麼大規模的鬥毆,傷的多半是馬仔,像他與洪東妹這種級別的老大,不容易死亡。

如果還有命在,那也基本要逃亡。

畢竟要是搞出十幾條人命,那麻煩很大。白道會怎麼處理,還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明確的,那就是絕對不容易敷衍過去。

想到要是因這次大鬥毆而離開東方鎮,王小兵心裡湧起一抹惆悵,這裡是他的故鄉,他在這裡長大,在這裡打架,在這裡泡妞。他的生活點點滴滴都在這裡,真的不想背井離鄉。

一旦離開了這裡,那就難以再與董莉莉等美女銷魂了。

可是,如今是三個老古董欺到頭上了,沒有退路可言,要麼當龜孫子,向三個老古董求饒,從此做人家的門下狗,過著抬不起頭的生活。如果他變瘋了,則有可能這樣做。可惜,在他正常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向三個老古董低頭的。他的脊椎骨是直的,不是彎的。他有自己的骨氣,有自己的夢想,有自己的尊嚴。

活著,多少得有點尊嚴。

他不但是為自己的尊嚴而活,還為眾美女而活。

沒有實力,也就沒有了尊嚴,美女自然也沒了。是以,他要用自己的實力打倒三個老古董。這是黑道的生存法則:弱肉強食。想要立足下去,那只有將敵人打倒。

不過,有一點令他頗為不解,他回想了一下,好像沒聽三個老古董說什麼時候開戰,黑道打群架,都是約定時間的,為什麼三個老古董沒說呢?難道是自己聽漏了?他想來想去,真的記不起來,只好等捎夜宵回去的時候問問洪東妹。

不久,他點的宵夜都打好包了。

除了洪東妹與桂文娟的之外,還有他的菲菜炒雞蛋,這道菜可是壯陽的,還有白鴿湯,這也是壯陽的。他點的都是要滋陰補陽的宵夜。其實,他的《丹經》有丹藥是補陽的,只是要中級三昧真火才能煉製,他現在才是初級三昧真火。

不過,玉墜里有些藥材就是這樣生吃都能補血氣的,他只要進入裡面,採摘一些,煮來吃就行了。效果當然會比用藥材煉製出來的丹藥差些,但總比沒有要好。

拎著幾袋宵夜往回走,路過一間食品商店時,想起今晚沒有回去上晚自習,董莉莉與蕭婷婷兩美女可能在班裡望穿秋水,希望自己能趕回去被她們輔導,可自己卻沒有回去。她們心裡會有點不高興吧。

她們會失望嗎?

他腦海里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本來,他是可以回去的,當時,三個老古董走之後,他也可以回學校,但還要與洪東妹等商量一下對策,商量完對策,回去都能上第二節晚修的,可是,又來了性趣,而且,洪東妹與桂文娟也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的福利,於是,雙方都需要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來鍛煉身體,也就一拍即合了。

一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居然用了數個小時。

如今,回去學校,也下了晚自習了,董莉莉與蕭婷婷也回宿舍了。他猜測她們肯定會有點失望,畢竟自己口口聲聲答應她們,說要好好學習的,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必須去做,逃避不了。

他有點內疚,但這也是無奈奈何之事。

想到董、蕭兩美女喜歡吃糖果,在經過一間食品商店的時候,他便走進去,買了十包糖果,各種味道的都有。明天拿回去給她們吃,以贖自己的一點罪過:讓她們等了一晚不見自己的蹤影。

回到夜城卡拉oK廳,上到三樓,開了門,進去,關門,便聽到洪、桂兩女在室里說笑的聲音。洪東妹與桂文娟是姐妹淘,又都是黑道中人,對愛情看得比較開,加上王小兵都能滿足她們的女人需要,是以,兩人之間沒有多少怨恨。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有點醋意,後來,都煙消雲散了。

「兩位老婆,宵夜買回來了。」他把飯盒放在小客廳的矮茶几上,朝室喊道。

「就來。唉喲,不行啦。渾身酸軟。」洪東妹首先下床。

「我去接你們。」他笑著走進了室。

隨即,先將洪東妹抱了出來,又立刻把桂文娟抱了出來,三人圍坐在茶几旁,打開飯盒,開始吃宵夜。兩美人見他買回來那麼多糖果,問買那麼多幹什麼,他說是自己買回學習吃的。兩美人也不多問。

洪東妹看到王小兵的宵夜都是補陽的,笑道:「你身子弱了,要吃多點。喏,吃塊牛百葉。」說著,便挾了一塊牛百葉送到他的嘴邊。

他張嘴便吃了。

「來,也吃一羹匙瘦肉粥。」桂文娟自然也不甘落後,便用羹匙勺了瘦肉粥也送到他的嘴邊。

他也吃了。

活在世上,有美人圍著自己團團轉,那可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想當年,自己還是個無名小卒,而那時的洪東妹與桂文娟在黑道上都有名氣了,是大姐大,自己從來就沒想過會與她們在一起,並且,還睡在一起,成為她們的老公。人生變幻至此,就是神仙也難推算出來。

這一切,真的有點夢幻的味道。

他有時會想,這是不是一個夢呢?可是,與她們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是那麼的銷魂,一點也不像是夢境,而且,自己的體力消耗頗多,這都是真真實實的,一點也不虛幻。

「她們居然成了我的老婆1

他心裡冒出一句,真想仰天大叫一聲,以表心中的那股自豪。

世事難料,這句話正是他現在這種情況的最好寫照。在命運的安排之下,就是那麼神奇,他與洪、桂二女有了一腿,而且,他還隱隱感覺到,自己遲早也會與林帶喜有肌膚之親的。想到把三個大姐大都得到了,那股男人的豪氣衝天而起,他感覺到自己比皇帝還要性福。

兩美人見他笑吟吟的,不知他想什麼。

「你笑什麼呢?難道你還想要?」桂文娟嫵媚笑道。

「今晚要休息一下。」他笑道。

「咯咯,我們都怕你了。你不休息,我們都要休息呢。老是那麼用力,我們都頂不住了。」洪東妹格格笑道。

兩美人都光著身子,前凸后翹的流暢曲線,任憑哪一個男人看了都要流涎三尺,當她們嬌笑的時候,身子上每一寸肌膚似乎都要爆發出無窮的活力,引人入勝。

要不是激情大戰了一晚,他真的要再次耕耘她們的身子。

不過,她們下面也頗為疼痛,經不起再次的猛力攻擊,不然,她們明天就要在床上睡一天了。

吃了宵夜之後,三人都覺得精力恢復了不少,畢竟都是年輕人,只要不是真的傷了根基,一般的勞累,只要吃飽,休息好,那就能恢復精力了。

看到洪東妹的口紅,王小兵忽然想起郭愛月,當時就發誓要把她征服,投其所愛,必有所獲,於是,笑道:「洪姐,能不能幫我弄幾支口紅?」

「可以啊,你要送給誰?」洪東妹美眸凝視著他,問道。

「呃,哈哈,當然是送給女人。」他坦白道。

「噢,是不是送給董莉莉呢?有啊,你要什麼牌子的?」董莉莉是王小兵的正牌女友,洪東妹並不吃醋。

「比較高級一點的,有嗎?」他當真是準備用幾支口紅就上了郭愛月。

「可以,後天給你吧。有歐來雅,蘭蔻,露華濃的。」洪東妹像數家珍一般,娓娓道來,她平時也愛打扮打扮,對於化妝品還是頗熟悉的。

剛吃完宵夜,不宜就休息,三人坐著聊天。

「董莉莉有沒有被你弄暈過呢?」桂文娟笑問道。

「哈哈,這個……」王小兵笑而不語。

「肯定有,她有我倆那麼好的體質嗎?我倆都被他弄暈了,她不暈才怪。」洪東妹不假思索道。

「那可難說,有些女人能抵擋住的。」桂文娟自有見解道。

其實,不論多麼強大的女人,只要遇上王小兵,那都是雞蛋碰石頭,註定要敗北的,除非他手下留情,不然,一晚十次郎,那是穩妥妥的,將她弄暈十次八次,也不是問題。

他不想聊這個話題,畢竟,待會不好講話,女人對於性能力的比較都是頗有興趣的,要是說著說著鬥起嘴來,那倒沒意思。

於是,他換了個話題,道:「洪姐,我記得全廣興沒有定約戰的時間,是不是?」

「是埃任由他們定,他們想什麼時候開戰都可以。」洪東妹微微回憶了一下,頷首道。

「他們為什麼不定好時間呢?」他好奇道。

「這個不好說,或者他們還不敢立刻動手,又或者他們還有什麼陰謀詭計,不過,他們是肯定要跟我們決戰的,做好準備,才能有機會取勝。」洪東妹點燃一支女士香煙,瀟洒地吸了一口,道:「老公,你要把能召集到的小弟都叫過來,這一戰,就跟三個老傢伙火併到底。」

「我會聯繫各位朋友的。」他喝著啤酒,道。

三人又聊了一會,便都有些困了。

於是,王小兵先將洪東妹扛回床上,再將桂文娟扛回床上,他睡在中間,左邊是洪東妹,右邊是桂文娟,摟著兩美人,哄她們美美地睡去。他還在興奮之中,一時睡不著,便進入玉墜里,用初級三昧真火來開拓玉墜里的空間。

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因為初級三昧真火開拓空間的速度非常之慢,要不是具有極大毅力的人,還真做不來。他祭出三昧真火,沿著空間的邊緣,一點一點地將空間擴大。花了大半個鐘頭,才開拓出一點點空間。

不過,看著裡面的空間變大,他也感到很欣慰,畢竟,有了空間,就有了土地,有了土地,就可種植更多的藥材,有了藥材,那就能煉製更多的丹藥。

他想要做地球的大財主,那就得煉製大量的丹藥。因為他還沒有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只是感覺自己有可能突破,所以現在只專註煉製初級丹藥,只要量夠大,那一樣可以賺很多錢。

到了以後,假若某一天修鍊出了高級三昧真火,那就可煉製出高級丹藥,不過,據他研究《丹經》所知,那些高級丹藥不可隨便出售,畢竟它有非凡的功用,被別人吃了之後,暫時擁有一定的超凡能力,然後去幹壞事,那就不好了。

所以,他想,自己能出售的一般就是初級丹藥與中級丹藥了。

只要能煉製中級丹藥,那都可以大幅提高收入。只是如今還沒有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煉製不了中級丹藥,那隻好用心煉製初級丹藥,爭取早日成為大富翁。而初級丹藥的價格不可能賣那麼高的,不然,別人不肯買。

如此一來,便只好提高產量了。

而想要提高產量,那就一定要有足夠的藥材。而有限的藥材種植面積,則是一個瓶頸,想要破這個瓶頸,只要拓展空間。

幸好,他已經找出了拓展空間的辦法。如今,只要多花些工夫在裡面,就可用初級三昧真火來燒空間的邊緣,使之後退,從而使空間擴大。

他也想早些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

只要擁有了中級三昧真火,以他的精力估計,用中級三昧真火來拓展空間的速度將是初級三昧真火的好幾倍。

是以,他花了大半個鐘頭,用初級三昧真火拓展空間之後,便開始修鍊中級三昧真火。

這三昧真火,乃人體內非常特別的物質,出現時,如火焰,隱藏時,卻像空氣。那朵初級三昧真火一般居住在王小兵的氣海里,平時就在那裡玩耍,像個頑皮的小孩子,蹦蹦跳跳的,好不活潑。它與王小兵息息相通,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它是他的一部分,它的生命就是他的生命。

兩者是一而二,二而一。

當他祭出那朵淡藍的初級三昧真火時,他便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脈搏,就像自己的一部分生命分給了它。

修鍊三昧真火,要講究無欲無求。

平時,王小兵是個有欲有求的人,幸好他是個控制力頗強的人,在修鍊三昧真火時,便能做到心無旁鶩,專心致志,進入無我無物的境界,以心觀己,內視自己的身體,從而喚出初級三昧真火,以天地為鼎爐,日月為水火,陰陽為化機,性情為龍虎,念為真種子,不斷地用自己生命的精華去澆灌初級三昧真火,使它茁壯成長。

他的生命精華從四肢百骸的各知經脈,像涓涓細流一樣,連綿不絕地向氣海那裡流過去,匯聚在一起,如星光一樣魔幻與絢麗。

而初級三昧真火就像飢餓了似的,不停地吸收著他的生命精華,在這過程之中,它沒有什麼大變化,只是火焰的色澤變得更鮮艷,更為有活力。

在給初級三昧真火輸送營養的時候,王小兵感到它的氣息正在緩緩地變強,這正是它快要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的徵兆。

其實,早在幾個月之前,他便感覺自己觸摸到中級三昧真火的痕了。

那是一種好像就要突破的意境,但卻又還沒有突破,只隔著一張薄薄的紙似的,用手指一戳,便能戳破,可實質上,就是差那一丁點距離,只能停留在初級三昧真火的水平。

「初級三昧真火有生命,我可以用思想與它交流嗎?」

這麼想著的時候,他便凝神,想要跟初級三昧真火進行思想交流。當他的意念源源不斷地湧出來,飄向初級三昧真火的時候。初級三昧真火似乎有了響應。

隨即,當他的意念完全包圍了初級三昧真火時,便感覺它也想與自己交流,可是,可能是它還沒成長到足夠強大,沒法進行思想交流。

唯一值得高興的就是:他發現自己用意念就可喚出初級三昧真火。它能聽懂他的意思。

他估計,這三昧真火也是有思想的,但初級三昧真火就像一個小孩子,思想還比較稚嫩,不懂什麼,等到它以後長大成熟了,換言之,也就是它突破到了中級三昧真火,甚至是高級三昧真火,那時就有機會與它進行思想交流了。

對於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他也很也迫切想要做到,可是,差那麼一點不行就是不行。不過,他也不急,這種事,急不來的,只有慢慢熬,等到媳婦熬成婆,自然就能突破了。

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先用初級三昧真火煉製初級丹藥。

只要丹藥的供應量足夠,那發筆不大不小的財,也是意料中的事。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只要保持丹藥天天出產,到年底也有一筆不錯的存款了。他想買一輛小汽車或麵包車,到時可以載著嬌妻們一起出遊,那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

不過,洪東妹有小車與麵包車,他覺得自己學會開車,用她的車就行了。

想到日後嬌妻會越來越多,還是從《丹藥》里找出幾種補血氣的藥材,然後熬來吃了,補補身子比較重要,如今又還煉製不了壯陽丹,只能靠吃藥材來增強體質了。

尋了一會,終於找出了三種補血氣的藥材,分別是:血陽果、七彩益氣花與金烏鵰翎草,這三種藥材在丹域里都有。

他在葯地里走了一圈,找到三種藥材,發現三種藥材都可以生吃,那就不用煮了,拿來直接吃下去就行了。血陽果的味道有很甜,很香;七彩益氣花的味道則有點澀,清香;而金烏鵰翎草的味道則有點腥,未吃之前則沒什麼味。

吃下不久,便感覺到渾身的血氣像是充了電一樣,精力在比較快速地恢復。

本來,白天與晚上在四女身上辛勤地耕耘,他確實有點累了,但吃了這三種藥材之後,剎那間,便有了功用,整個人也有了活力。

於是,便又在玉墜里煉製了一個時辰的丹藥,要不,明天沒貨拿到養生堂了。

出來之後,見洪東妹與桂文娟都沉沉地睡去,呼吸均勻,一副幸福無比的神色,他在她倆的飽滿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周公去了。

夢中,他做了一個好夢。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