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31章伉儷聯手出去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也被砍斷了。」他在想,這件事對她是不利的,可能她會責備自己一兩句,畢竟現在要與三個老古董立時開戰,己方是要吃虧些的。 哪知,洪東妹的反應卻是出乎他的意料。 「全廣興那個混蛋,太欺負人了...

就是上課的時間,遊戲機室里也有不少曠課的學生在玩遊戲。

有的學生喜歡讀書,有的學生則喜歡在遊戲機室里消磨時光,不過,這部分頑皮學生占的比重很低,乃正常現象。

王小兵停好摩托,發現謝家化的摩托也在遊戲機室門前,便走進一間遊戲機室,裡面很昏暗,聲音很大,嘈得人耳嗡嗡作響,不過,他是在這裡混大的,習慣了,聽著那些遊戲機的聲音,倒有一種親切感。他的童年有好一些時光是在這裡度過的。

謝家化正在玩拳皇。

拳皇是當時很流行的街機,但凡玩遊戲機的,多多少少都會玩拳皇。王小兵算是個高手。如果與遊戲機對打,他只花一個遊戲幣,便能打爆機。要是與人對打,那也是贏多輸少,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當年,無聊的時候,花一塊錢,便能在遊戲機室里玩一天。

本來,他想跟謝家化玩幾局的,可是,進去之後,居然看到全廣興的手下陳德之。兩人算有小仇,仇人相見,眼紅是自然的事情。那陳德之也發現了王小兵,隨即,便離開了遊戲機室。

從陳德之那陰鷙的眼神,王小兵感覺那廝可能要報復自己。

陳德之這個人,實力不強,算起關係來,他是全廣興的徒孫,謝宏生是全廣興的門徒,而陳德之是謝宏生的馬仔。

要不是下午出學校的時候,聽許勇說全廣興要教訓自己,現在見了陳德之,也不會特別警惕。看著陳德之那陰狠的眼神,又見他匆匆離開了遊戲機室,由此可猜出,要麼是他害怕自己,要麼是他想耍陰招,王小兵感覺那廝是要找人對付自己。他與謝家化兩人,對付空手的十個八個,那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不過,這要對方沒有槍械才行。

不然,還是吃虧在眼前。

現在立刻離開這裡,那當然可以,不過,這樣做倒是助長了別人的氣焰。論實力,他比謝宏生的要大些。所以,如果對方想玩,那就陪他們玩玩。他一般不是欺負別人,要是別人不識趣來侵犯自己,那他是不會退縮的。

想了想,他拍了拍謝家化的肩膀。

謝家化正在玩拳皇,不知是王小兵來了,罵道:「麻痹,誰拍老子肩膀。找死啊,害得老子的手抖了一下。」

「尼瑪,黑牛,兄弟都不認識了。」王小兵抽出一支紅雙喜香煙,點燃,吸了一口,笑道。

「小兵,你怎麼來了。報到完了?」謝家化左手握著操控桿,右手不停地按著按鈕出拳出腳,並不轉頭,笑問道。

「過來,我跟你說點事。」王小兵拉了一下他的耳朵。

「麻痹,好好一個絕殺沒放出,搞到老子輸了。」雖是罵罵咧咧,但還是離開了座位,追著王小兵來到了遊戲機室的最裡面的牆壁前。

王小兵摟著謝家化的脖子,對著他的耳朵,一字一頓道:「你去找幾十人來,要快,現在就去,要打架了。」

聽到說要打架,謝家化兩眼發亮,好像剛充滿了電能,打架是他的嗜好之一,沒有打架的日子,他就無精打採的,一旦要發生打架,他就精神奕奕,追問道:「跟誰打?」

如果解釋起來,那得費許多時間。

「別問,你去找人過來就行。要快,現在就去,大哥大你拿著。招集到了人馬之後,不要帶到這裡來,帶到廣場那裡隱藏好,我會去和你們匯合。看到我之後,你就知道要打誰了。」王小兵把大哥大塞在他的手裡。

謝家化接了大哥大,便擠出了遊戲機室,自去招集人馬了。

白天,要招集幾十人,還是比較容易的,一傳二,二傳三,三傳四,很快就能招集二三十人。

隨即,王小兵伸頭出門外,掃視一圈,沒發現什麼可疑人員。他估計陳德之要是去叫人,那也要一定的時間,而謝家化幾乎是同時出去招集人馬的,並不會顯得遲。遊戲機室里人很多,正好作為掩護。他決定要這裡等陳德之,以他剛才見到的陳德之那兇狠的眼神來猜測,那廝多半會來。

他相信,如果自己騎摩托走了,那陳德之就不會來了。

是以,他沒走,就在這裡等對方,要是陳德之沒有歹心,那就算了,否則,絕不會輕饒對方。

陳德之是全廣興的徒孫,要是放在平時,這種人也是不可隨便得罪的,打了陳德之,那就相當不給面子全廣興,打狗要看主人,不給主人面子,那後果有點嚴重。

只是,他與全廣興已翻了臉,不須再給面子。

對方要怎麼搞,他奉陪到底。

在這個世界上,面子是靠別人給的。當然,自己要先給面子別人,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他給了面子全廣興,對方不要,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自己應該做的都做了,是對方要撕破臉皮搞對立的。

他只好接戰,不論對方是水還是兵,他都有方法擋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約二十分鐘之後,遊戲機室外面似乎來了一群人,想要一起湧進來,但裡面太擁擠,根本進不來,隨即,有人掀開門帘站在門口那裡踮著腳尖尋找人。

王小兵這時正站在遊戲機室的最後面,但他一眼便看到了陳德之,心中暗笑,要是那廝走進來,先打那廝。果然,對方來了,他料中了,只有一件他還不放心,那就是謝家化到底招集到人馬了沒有。這可是關鍵之處。

如果沒有,那可悲催了。

他雖能單挑四五個人,但不是神,挑不過人家十幾人,如果仇家沒槍,那倒還可跑得贏。任何事情都有危險,想要成功,都需要搏一搏的,並不是從一開始便是百分百預示著會成功的。

想要打陳德之,那先得套住他,引他入圈套。

一會,陳德之也看到了王小兵,但他不敢進去,遊戲機室里人又多,他叫來的人不能全部一起湧進去,便叫其他的打手先進來。

看著那些打手一個個魚貫著走進來,王小兵一點也不驚慌,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要一張鐵凳子,就可打得他們頭破血流。於是,推開兩個玩遊戲機的人,抄起那張約一米五長的鐵凳子,大吼一聲:「其他人閃到兩邊去,凳子沒長眼,不想被打的,快閃1

遊戲機室聲音雖嘈雜,但他這一聲宛如焦雷一般的大喝,嚇得其他人都自覺地站了起來,貼在遊戲機邊上,驚愕地轉過頭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陳德之叫來的人,走在前面的,見王小兵掄起鐵凳子砸過來,驚叫一聲,不停地往後退。

可是,根本沒時間退,只聽到砰砰巨響,已有兩人被砸得頭破血流,暈倒在地,其他人大叫道:「快退出去!快退出去1

那些無辜的人聽了,還道是叫他們退出去,潮水一般涌了出去。亂鬨哄的,人聲鼎沸,好像要趕著投胎一樣,沖向外面。

剎那間,遊戲機室里好像是世界末日的情景。

根本沒有人能進來,全部都是想出去的。數十人一起往外沖,轉眼間,裡面的人便都出去了。那兩個倒地的混混被人踩了許多腳,差點命都沒了。陳德之帶來的十幾人,只能退到門外,一個一個地看著從裡面衝出來的人,看哪一個是王小兵。

王小兵確實也是隨人群走了出來。

「有種就過來1出到了外面,他向陳德之招手,道。

「他媽的,兄弟們,給我廢了他!砍他一條手臂1如果只有陳德之自己,他是不敢這麼囂張的,如今他有十數兄弟在這裡,才敢這麼高調,大手一揮,像個打頭陣的將軍,頗有幾分氣勢。

於是,十數人之中有一半手持刀械的追著王小兵,其他沒刀械的就從周圍找了磚頭或木棍之類的當兇器,也追了過去。那情景,一般只有在電影電視里才能看到,但現在卻是真實地出現在街道上。

王小兵有意放慢腳步,佯裝就要沒力氣一樣,引陳德之追過來。

如果陳德之小心一點,他就不會那麼猖狂了,可是,他覺得今天一定可以砍到王小兵,報一報小仇,泄一泄心中的怒火,於是,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帶著小弟們,拚命追著王小兵。

須知,王小兵是個跑步能手。要不是他故意與仇家保持一定的距離,早就把陳德之越後面去了。

轉眼間,便到了小樹林廣常

王小兵暗忖,要是謝家化還沒招集到人馬過來,那自己就帶著陳德之在廣場那些花壇與假山之間遊玩一番。這也是一件對己對人都有好處的事,不單自己鍛煉了身體,也讓對方跑步鍛煉了腳力。

不過,謝家化已帶了三四十人在那裡等著了。

起先,陳德之一夥因為全副精神追王小兵,沒留意謝家化等人,等到謝家化帶著人衝過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掉進了圈套,嚇得作鳥獸散,也不分西東南北,能逃命的地方就躥。

轉眼間,追人的就變成了被追的,打人的就變成了被打的。

結果,陳德之一條手臂被當場砍斷。他帶來的人絕大部分都被砍傷了。街道上血跡斑斑,怵目驚心。

在派出所民警來到之前,雙方人馬都已溜走了。

這種黑道的鬥毆,一般是不會有人主動去報案的,因為,黑道的事情,就要靠黑道的規矩來了結。規矩很重要,誰要是把規矩破壞了,那會受眾人的鄙視,輕則被打一頓,重則可能連性命都因此而丟了。

混黑道,註定與警察是冤家。

出了一口惡氣,王小兵心裡舒服了許多,不過,他也清楚,動了陳德之,那就相當於動了全廣興,今晚必然還會有人來找自己,如果回學校,那可能比較麻煩,不太安全,只有先去跟洪東妹商量一番,定出應付的計策,方是上上籤。

於是,便與謝家化,各自騎了摩托車,朝山石集市而去。

這一次的小摩擦,極有可能引起大火併。要是提前要與全廣興動手,王小兵決定招集自己認識的所有兄弟朋友,估計也有一二百人,連同洪東妹的人馬,至少可以達到三四百人,要是真的與三個老古董打起來,只要雙方有充足的時間來招集人馬,那到時火併至少都是七八百人的大混戰。場面實在嚇人。這麼多人打架,估計會出幾十條人命。

今晚這種比較匆忙的火併,如果真要打起來,那麼雙方總人馬也可以招集到二百多人。

「小兵,不夠爽啊,麻痹,老子還沒過足手癮,他們就被砍得跪地求饒了。哈哈,那些**毛太不經打了,真是掃興,麻痹,早知這樣,就不要打跑他們,先捉起來再打。」謝家化天生就是個打架的貨。

「想打架那還不容易,今晚都有可能跟全廣興火併一次。」王小兵道。

「那太好了!我得找條大鐵棍,掄起來特別拉風的那種。哈哈,看我一棍一個,將那些**毛打得腦漿飛濺1謝家化是那種見了血就會興奮的人,不知恐懼是何物。

到了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之後,王小兵與謝家化在那裡吃了晚飯,快餐店一切正常,也沒什麼需要幫忙的,然後便一起去找洪東妹,畢竟,這件事非常棘手,今晚極有可能發生更為激烈的火併。

到了夜城卡拉ok廳之後,王小兵感覺是回到了家,想起與洪東妹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心裡便喜滋滋的。

平時,上課的時候,王小兵比較少來這裡。

當洪東妹見到王小兵時,冷艷的俏臉突然有了迷人的笑意,柔聲道:「小兵,今天放假了嗎?」

其實,要不是謝家化這個電燈泡在一旁,她肯定會這樣問:「怎麼好幾天不來找我呢?」

「沒有。有點事,想跟你說說。」王小兵目光在她那妖嬈的身子上逡巡一遍,被她那火辣的身子吸引住了,不禁咂了咂嘴,笑道。

「好啊,到我房間里坐坐吧。」洪東妹見王小兵臉帶笑容,還道他是來找自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的呢,正合己意,自從那次與他激情大戰了一回之後,連日來都在回味,如今要做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不是不可以,但得支開謝家化才行,於是,笑道:「黑牛,你不是想唱卡拉ok嗎?隨便找一間包廂吧,盡情唱吧。裡面有許多小食。」

「好1謝家化不是喜歡唱歌,而是喜歡進入包廂里吃小食。

支開了謝家化之後,洪東妹便把王小兵帶上了三樓自己的房間里,自從那次與他做了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她便念念不忘,連做夢都想到與他睡在一起。要不是他還讀書,她必然要打電話給他,叫他過來一起鍛煉身體。

現在,洪東妹成了他的情人,王小兵心裡與她的距離就拉近了,也敢於對她動手動腳了,進了門之後,順手輕輕地愛撫一下她那又圓又豐滿的美`臀,笑道:「洪姐,您這條褲子真好看。」

「那就獎我一個吻。」說著,她敏捷地一個轉身,便與他面對面,雙手一摟,便摟住了他的脖頸。

隨即,她的紅唇便印了上來。

兩人都會柔舌功,於是,開始切磋起來,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大口大口地吮吸著,發出清脆的「嘬嘬」聲,特別撩人。

激吻了數分鐘,兩人才停下來喘息。彼此對視一眼,都能體會到對方眼神里那抹似水的柔情。

他小腹下面已漸漸地硬了起來,頂在她的小腹之處。

不過,她倒不焦急,反正有的是時間,笑道:「喝杯紅酒吧,先坐,我倒給你。」說罷,便到酒櫃去倒紅酒了。

看著她那一扭一扭的美`臀,王小兵渾身欲血沸騰,暗忖今晚在這裡過夜算了,要好好地侍弄一下她的身子,再次認真而負責任地開發一下她的胯下那個山洞。他擁有她身子的開發權,可以隨時進行快活而艱辛的開發活動。

斟了兩杯紅酒過來,遞了一杯給王小兵,然後,洪東妹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豐滿而有彈性的美`臀正好壓在他那英氣勃發的老二上,還不停地輕扭腰肢,帶動美`臀磨動他的老二。其次,又用左胸那座堅挺的山峰去壓他的臉龐,似乎在說:來嘛,登山嘛。

王小兵小呷一口紅酒。

醉不但能澆愁,更能催情,雖是一口酒,但那微微的一點酒精也能使他體內的欲`火加速流動。剎那間,他呼吸變粗重了許多。隨即,放下高腳酒杯,雙手祭出太極掌,左掌在她光滑滾圓的大腿上輕撫,右掌則在她的豐`臀上愛撫。

「嗯嗯……」

她抵擋不住他的高深功力,身子都酥軟了,輕輕地扭擺著,但她也不甘示弱,也用美`臀繼續磨他的老二,又用雙峰去壓他的臉龐,要跟他分出個勝負來。

一時之間,室內春`情涌動。

兩人四目交投,目光里濃郁的情意如乳。

洪東妹紅唇泛著迷人的笑意,小抿一口紅酒,然後對著他的嘴,將紅酒喂入他的嘴裡,一人一半,吞了下去。

「還要嗎?」她嫵媚笑道。

「要。」他雙手上移,已捧著她的酥胸,祭出了鐵爪功,開始了英勇的登山活動。

「哦,輕點。」她檀口輕張,呵氣如蘭,膩聲道。

於是,他只好降了四成功力,以最溫柔,最專業的鐵爪功,侍侯她的雙峰,那靈巧的雙手,在兩座堅挺渾圓的山峰上不停地遊走。

她又含了一口紅酒以嘴對嘴的形式輸了一半進他的嘴裡,兩人又一起吞下去了,如此反覆數次,轉眼間,便把半杯紅酒都吃了。

此時,兩人體內的欲`火都燃燒起來。

兩人深情地對視一眼,隨即又吻在一起,她的柔舌功雖不及他,但也一樣出色,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發出清脆的「嘬嘬」聲。

激吻了數分鐘,洪東妹才意猶未盡地嬌聲道:「小兵,這輩子能遇上你,我沒什麼可遺憾的了。你要答應我,永遠愛我。我們一生一世都不分離。」

「我一定會愛你到海枯石爛。」他雙手揉著她的雙峰,咂著嘴,道。

「咯咯,你平時在學校是不是經常與董莉莉睡呢?」她只知道他的正牌女友是董莉莉,想起自己也是他的情人,卻比較少見面,暗暗羨慕董莉莉。

「沒有。學校很嚴的,抓到會開除的。何況,學校里也沒有地方,都是集體宿舍。」其實,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在哪裡都可做的,他與董莉莉在操場上都玩過刺激的遊戲,不說宿舍,就在樓梯間,兩人都玩過。

「那也是。」洪東妹倒沒什麼懷疑。

這時,他的腦袋已伸進了她的寬鬆棉質秋衣里,由下而上,輕吻她的小腹,同時,開始解她的胸罩,不消三秒鐘,便把她的胸罩脫掉了,隨即,立時祭出柔舌功,登上她兩座堅挺的山峰上,不停地吮`吸著,樂趣無窮。

而她則雙手捧著他的腦袋,任由他在自己的上身遊玩。

五分鐘之後,他吻遍了她的上半身,便雙手拉著她的秋衣往上一提,便脫了她的上衣。她也一把脫掉了他的上衣,兩人**著上身,緊緊擁在一起,感受彼此的體溫。

他撫摸著她的美`臀,她則愛撫他結實的胸膛。

在做熱身運動的時候,他覺得要把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告訴她了,想了想,輕吻一下她的雙峰,不疾不徐道:「洪姐,我下午打了謝宏生的手下。」

「哦?什麼事呢?」洪東妹將他的臉龐摟進自己的雙峰之間,萬般疼愛地摩挲他的秀髮,柔聲道。

「我本來到遊戲機室找黑牛,在那裡遇上了陳德之,後來,他叫了十幾人要砍我,我也叫黑牛召集了幾十人過來,引他們進了我們的包圍圈裡,砍傷了他們不少人,陳德之的一條手臂也被砍斷了。」他在想,這件事對她是不利的,可能她會責備自己一兩句,畢竟現在要與三個老古董立時開戰,己方是要吃虧些的。

哪知,洪東妹的反應卻是出乎他的意料。

「全廣興那個混蛋,太欺負人了!敢來動你,我現在就去找他決一死戰!你是我的心肝,誰也不許任胰ド彼個片甲不留1言罷,就要從他懷裡起身。

「老婆,別急,我們有的是時間對付他們。」他可不願意看到她與三個老古董同歸於盡,連忙摟著她,不讓她起身,然後雙管齊下,雙手祭出鐵爪功捧著她的左山峰不停地揉`搓,而嘴巴則施展出柔舌功在她的山峰的山頂上肆意地狂吻。

果然,她被他兩種功夫侍弄得舒服極了。

「嗯嗯……,小兵,嗯嗯……」

她聽從了他的話,平時,她是極少聽別人的話的,只有他的話,她才會很認真地考慮,因為她把他看成自己生命中重要組成部分。

這時,她的泉水也已下溢滲透進他的褲子里,滋潤他的老二。

他的老二早已準備就緒,青筋怒突,渾身濕漉漉的,就等主人一聲命令,然後勇敢地向她胯下的神秘之處進軍。

「小兵,我現在就去為你報仇」她美眸半醉,秋波輕轉,膩聲道。

「老婆,我知道,但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對不?」他將她抱放在沙發上,然後麻利地脫她的褲子與內褲。

「嗯,對。」她俏麗的臉蛋洋溢著迷人的醉意,紅暈輕舞,極為撩人。

轉眼間,他便把她的褲子與內褲都剝掉了,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具玉也似的嬌軀,那優美的曲線行雲流水般流暢,閃爍著無窮活力的光澤,正是男人夢寐以求的東西。看著她胸前山峰有韻律地起伏與胯下神秘山洞的蠕動,任憑哪個男人見了,都要欲血沸騰。

王小兵乃男人中的戰鬥機。

在秀色可餐之中,當然也是把持不住,三下五除二便脫了自己的褲子與三角衩。

當他全身一絲不掛的時候,吸引人的,不是塊塊墳起的胸肌,也不是寬闊的雙肩,更不是養眼的豹腰,而是在黑森林裡昂然而立的老二,它像一位百戰百勝的大將軍,昂首挺胸,英姿勃發,青筋外凸,暗示它已作好所有的準備,隨時可進攻。它正在瞭望前面不遠處的她胯下的神秘山洞,看到城門微開,泉水外溢,便知是進攻的最佳時刻。

於是,它不停地揚起來,向主人彙報。

王小兵早已得知情報,便俯下身去,由她的雙峰開始,一直吻下去,經過她的纖腰,舌頭下滑至她的小腹下面那片誘人的坡地,隨即,在那裡溫習一會柔舌功,再繞過一片茂密的森林,便已到達她的兩腿內側。那裡的肌膚頗為柔滑,他的舌頭在那裡作溜冰,輕輕舔過,又輕輕地溜回去。

「啊哦,小兵,矮,快點」她嬌軀輕扭,檀口微張,膩聲催促道。

「就來。」他正在將全身的力量凝聚在老二之上,準備好好耕耘她的身子。

吻完她的大腿內側,便花了三分鐘將她兩條修長而滾圓的美腿的每一寸肌膚,絕不放過一丁點地方。

這時,仰在單人沙發上的洪東妹俏臉紅暈濃稠,明顯欲`火攻心,再得不到他的老二來救火,那可要經脈報廢了,於是不斷嬌聲催促道:「小兵,快,快。」

「老婆,就來1

他雙手已扛起她的雙腿,正是那招聞名中外的「老漢推車」,隨即,也不須再觀察,只任憑老二豐富的經驗,早已嗅出了她胯下的城門所在,立時怒嘯一聲,長驅直入,勇往直前,「噗」一聲,便已殺進了她的體內。

不消二秒鐘,便已齊根沒在她的山洞裡了。

那一剎那,感覺真好,軟軟的,暖暖的,有一種被按摩的味道,一波淡淡的快感迅速傳輸到腦中樞神經,讓人輕飄飄的。

兩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交接處。

下一秒,他開始抽動起來,一進一出都是那麼的有章法,力量雄渾,速度驚人,確實有大家風範。每一次的齊根都使她發出綿長的一聲「氨,當他大動起來,進攻頻率越來越快的時候,她的「啊氨春音也就越來越密。

回想起上次被他弄得幾乎走不了路,她心裡還有餘悸,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覆蓋了畏怯,她的俏臉上只殘留著性福的興奮紅潮。

在他的急劇抖動之下,她的身子每一根骨頭都在劇烈地顫動,好似要散了一樣。

那「噗噗」聲與「啊氨聲交織在一起,繞樑不散,催人向上。

不消十分鐘,她又支持不住了,膩聲道:「矮,小,矮,輕,礙…」

「老婆,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他不能功虧一簣,在這快要到達**之際,只有堅持不懈,一鼓作氣將她送到雲端享受,方是上策。

「矮,我礙…」她的春音顫動起來,求饒都說不了。

而那「噗噗」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早已把她檀口吐出來的幾個字幾乎湮沒了,只剩下「啊氨還能與「噗噗」相抗衡。

約莫又過了二分鐘,他重重一挺,以萬分二的力量完全拓展了她的隧道,只聽她「氨地一聲,身子一歪,醉眼已闔,便暈過去了。只有她那高聳的山峰還在震動著。

一個回合之後,他大勝。

看著她那閃爍著汗漬的嬌軀,他有一種自豪與成功感,於是,在保持下面還在她山洞裡的姿勢,便趴在她身上,好好地感受她的脈搏跳動。

見她呼吸均勻,他便輕輕地吻她的紅唇。

隨即,便抱她到那張雙人沙發上,便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約莫一分鐘之後,她便悠悠地醒轉了。

「矮,小兵,你好強大」她滿臉紅潮,醉眼半開,柔聲道。

「老婆,還要嗎?」他雙手推著她胸前兩座高峰,問道。

「要,就是別那麼大力,我也頂不祝你越來越重之後,我感覺快感一下子就把我沖暈過去了。不過,那樣也很過癮。」她回味無窮道。

「好,待會我輕些。」不過,他一動起來了,想要減速,真的不容易。

「咯咯,你的那裡還在我裡面嗎?」她這時才發覺自己下面很脹滿,記起他的老二還在山洞裡休息,又驚又喜道。

「是啊,不想拉出來。」他邊說邊趴在她的嬌軀上,吻她的紅唇。

兩人深情地吻了三分鐘,那感覺真美妙,很溫馨,很動人,這是一種居家夫妻的親密生活。

王小兵的老二還齊根沒在她的體內,輕輕地搖晃一下,使她的美`臀也輕晃起來,邊享受邊道:「老婆,現在朱由略自身難保,我們也指望不了他幫忙,三個老傢伙的實力又很強,如果各個擊破,會不會好些?」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盡量化解他們,將他們一個一個地消滅掉,要是能成功,那也不錯。」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纏著他的豹腰。

「我們是不是先拿全廣興的三個門徒開刀,把他的臂膀去掉了,那他就是個無牙的老虎,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他輕進輕出她的山洞,小小地快活一回。

「矮,好,我負責去拖住龍應唯與古海華,你就想個好法子對付全廣興,矮,要怎麼行動,你就跟我說,我會全力支持你,矮,矮。」她非常享受地嬌哼起來。

「我想先收拾謝宏生。」他邊說話邊抽動,遊刃有餘。

「矮,那你小心,矮,我等你的好消息,啊,矮。」她檀口輕啟,春音裊裊。

隨即,他坐了起來,然後坐著她一條大腿,雙手抱起她另一條大腿,來一招「醉漢搖櫓」,,便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大動。

他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與董莉莉、安雲秋二女在小船上快活的情景,如今,使用這招「醉漢搖櫓」便也有船震的感覺,特別有姿調,使人樂趣無窮。

起先,他輕進輕出,使洪東妹很快活。

過了三分鐘,他開始加速,重進重出,她便有些受不住了,又懇求道:「矮,小,小,礙…」

「老婆,我們都快要成仙了,挺住1他宛如在驚濤駭浪之中,雙手搖櫓,技術高超地行於汪洋大海之中。

隨著他越來越快的進攻,她「啊氨春音越來越密,約莫八分鐘之後,她又發出一聲短促的「氨,便又暈過去了。

第二回合,他又大勝。

此時,兩人都汗津津的,泛著激情的光澤。

隨即,他抱起她,走進室,畢竟在床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是他最得心應手的地方。

兩人又激戰了大半個小時,才算結束戰鬥。她已軟成一灘爛泥,渾身都散發著女人的誘惑力,俏臉的興奮之色濃郁,使人一看便知她得了數次的**。

彼時,已快到上晚自習的時間了。

王小兵還睡在洪東妹的床上,一天連御三女,都是全力出擊,他也有點累,得休息休息,與洪東妹抱在一起,肢體交纏,美美地小憩一回。

雖是在三樓,而謝家化是在二樓的包廂里唱k,但還是能聽到他那洪亮而不知唱的是什麼的歌聲飄出來,要是被他連著吵幾晚,估計命都沒了。

年輕人,休息一會,體力都恢復得差不多了。

半個鐘頭之後,一陣電話鈴聲響起,將在休息的王、洪二人吵醒。王小兵從她體內抽出還有點硬的老二,然後走出室,拿起自己的大哥大一看,原來不是自己的,循聲尋去,找到了洪東妹的大哥大,便拿它進去給她。

「老婆,電話。」他坐在床邊,抱起她,讓她倚在自己的懷裡。

「我看看。」洪東妹用手將凌亂的秀髮撩到耳後根,看了一眼大哥大,便接聽了。

王小兵在旁邊,耳朵幾乎也是貼著大哥大,能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從聲音來判斷,他便知是全廣興。

「洪東妹,我長話短說!王小兵打傷我的小弟,聽說他到你那裡去了,請你立刻把人交出來。」全廣興非常囂張道。

「你是誰啊?」洪東妹冷笑道。

「如果你敬酒不喝,那老子就帶人馬過去找你1全廣興的聲音很高。

「有種你就來,先送你這老傢伙上西天!說到做到!他就在我身邊,你想動他,那先過我這一關1洪東妹輕輕撫摸著王小兵的臉龐,斬釘截鐵道。

「好!有種,那走著瞧1說完,全廣興掛了電話。

這一切,王小兵早已料到。

如果只是全廣興一人前來,那可以扛得住,要是三個老古董召集所有力量一起撲過來,那就比較麻煩。

可是,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可選擇的了。在黑道上,拳頭就是力量,當道理講不下去的時候,就只有用拳頭來說話,誰的拳頭更有力量,誰就更有道理。所以,在黑道上,拳頭就是道理。而正確的道理反而不是道理,只是一層薄薄的表面的布,下面的就是不能擺在檯面上講的骯髒事。

「老婆,看來今晚要開戰。」他摟著她的嬌軀,道。

「那就跟他決一死戰1一說到打打殺殺,洪東妹立時恢復了巾幗英豪的本色。

「他能召集多少人?」這種打群架,一般人多就佔優勢。

「這麼短時間,估計最多就是一百多人,要是三個老傢伙一起來,可能會有二三百多人。」洪東妹眼眸里射出凌厲的光芒。

王小兵想了想,自己這邊要叫,現在也能叫六七十人,外加洪東妹叫來的一百多人,也有差不多二百多人,不會比三個老古董差多少。

於是,洪東妹開始打電話召集人馬,王小兵也拿起自己的大哥大打電話,並且走出房間,下到二樓,在包廂里找到謝家化,要他去通知一些電話聯繫不了人馬。謝家化聽說晚上又要大打一場,十分興奮,如飛的去了。

夜城卡拉ok廳上上下下也戒備起來,氣氛陡地緊張起來。

洪東妹已通知了冼業勝,要他到賭場那邊去坐鎮,只要有風吹草動,立刻打電話過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夜色越來越深,在璀璨的星空下,卻瀰漫著濃郁的殺氣,夜城卡拉ok的員工,都知道今晚這裡可能會發生大規模的火併,也不敢營業,便把那個寫著歇業兩字的公告板放在了門口。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