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30章村長老婆的解釋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打開衣櫃看一看,那樣,倒是糟了。 在那心念電轉之際,他決定冒一次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於是,便提著鞋子,走進沒有門的房間里,拿起一個放在地上的籮筐,自己蹲下,便用籮筐覆蓋住自己,只...

當年,王小兵與黃麗華第一次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時,兩人平分秋色,難以分出軒輊。切磋起來,各有勝負,在床上輪流坐莊做主。誰也休想完全征服對方。

那時,他還沒有修鍊成多少招絕招,只靠內功與她較量。

而黃麗華功力不如他,但房事經驗豐富,憑藉多年來的實戰技巧,居然也抵擋住了他一波又一波強大的進攻。她心裡暗喜,以為可以永遠保持這種狀態。

那種不分勝負的戰鬥一直維持到半年左右。

之後,他從《龍虎榜》里領悟出了許多招絕招,同時,把古人的絕招發揚光大,融合到自身的招式之中,具有個人濃重的特色。每一招每式都是那麼的強勁,那麼的巧妙,那麼的優雅,隨隨便便殺出一招,都能使女人發出連綿不絕的「啊氨春音。

如今,王小兵只用一招看似笨拙,但實質卻是極為高深的「老漢推車」就讓她「啊氨叫起來。動作雖不高難,卻很實用。

只一會,床單上便被她的泉水濕漉漉了。

「啊,小,啊,輕……」在他稍微停頓一下之際,她抓住機會,才把這個「輕」字說出了口。

「黃姐,我就快把您變成神仙姐姐了。」王小兵正在全速進攻,一時也停不下來,只有先將她送上第一波高潮之上才再說。咬著牙關,全力開鑿隧道。

約莫又過了五分鐘,只聽到她發出一聲「氨,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白花花的身子上汗津津,油膩膩的,閃爍著激情的光澤。

室內瀰漫著濃郁的情`欲。

王小兵的老二還在她的山洞裡,感受那股溫暖而舒服的按摩,教人飄飄欲仙。他趴在她的身子上,輕吻她的紅唇,同時,用左手肘撐著床上,騰出右手,施展出鐵爪功,在她的左山峰上肆意溫習起來。

果然,當她還處於昏迷之中時,他雖照往常一樣登山,但樂趣就少了許多。

於是,他只好停了下來,雙手摟著她那條還算過得去的腰,抱起她,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兩人的私`處緊緊地接觸在一起。他便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她只是小暈,用這種簡單的方法就可使她醒過來。

「你個小樣太利害了,我像是在海浪上飄啊飄的,興奮到要死,飄著飄著,突然一波興奮涌到腦上,不知怎的就暈過去了。」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還在喘氣道。

「黃姐,還算滿意嗎?」他輕輕拍著她的豐`臀,笑道。

「待會你輕點吧,好不好?你一用力,我就抵擋不住了。你這裡又長又粗,像我這種生過小孩的都被你塞滿了,那些沒生過小孩的,要是被你幹了,我想一下子就暈了。你要輕輕地來,我就不會暈。我怕你了,別那麼大力,我下面有點痛了。」黃麗華真心佩服他的強大。

「其實……」他想說武功是可以修鍊的,像董莉莉她們也不遜色於黃麗華。

就在兩人卿卿我我聊著的時候,突然一樓大門傳來「砰砰」的敲門聲。這一聲聲宛如催命符的聲音傳進王、黃兩人的耳朵里,嚇得兩人同時肉跳了一下。兩人躺在床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不知怎麼辦才好。兩人腦海里唯一想到的就是:難道王家發回來了?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

畢竟,王家發只是在村委里,而村裡也沒什麼事要忙,回家一趟,再正常不過。

剛才,黃麗華那撩人的「啊氨春音雖不高,但要是站在一樓下面,那是很輕易就能聽到的。作為一個過來的男人,如果真是王家發在那裡,只要一聽,便知是做什麼運動才會發出那樣的聲音了。

是以,當他聽到這種春音之後,猛敲門也在情理之中。

王小兵也感覺敲門極有可能是王家發。

道理很簡單,這裡不是旅館,而是王家發的家。

現在要怎麼辦?從後門出去?但已被聽到了春音,待會王家發進來,怒問黃麗華,是否會泄露自己的名字?

在這短短的三兩秒鐘,千百個念頭在腦海里轉過。

王小兵腦子也空白了一兩秒,隨即,才恢復了一點思考能力,於是,連忙將黃麗華放在了床上,抽出老二,躡手躡腳地走到窗前,輕輕地推開鋁合窗,冒著危險伸頭出去一瞧,心裡安穩了許多。

旋即,又走到黃麗華身邊,貼著她的耳朵輕聲道:「敲門的是白秋群。」

聞言,臉色紅白相間的黃麗華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撇撇嘴,明顯有些不滿,也不穿衣服,便走到窗前,伸頭出去,微有不悅道:「秋群,找我什麼事呢?」

「麗華,快點開門。進去再說。」白秋群仰著頭,從黃麗華那凌亂的秀髮,便猜出她剛在做什麼了。

「我要睡午覺,有什麼事快說嘛。好睏埃」黃麗華不想與白秋群分享王小兵的強大。

「我從你店裡來的。你不要這樣啦。快開門吧。」白秋群露出一個狡黠的笑意,分明是說:你的好事我已知道了。

黃麗華由此可知她是聽在店裡坐的阿英說自己帶了王小兵回家,才追來這裡的,如果自己一味耍賴也沒用,弄不好鬧起來,反而沒趣,只好下去開門放她進來,再慢慢談。

「你稍等。」說著,便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地下了樓。

王小兵則點燃一支香煙,坐在床沿邊,豎起耳朵,聽一樓的兩女到底在交談些什麼。白秋群來了,他是不怕的,要是王家發回來了,他倒要想辦法溜之大吉。現在,他剛剛做了個熱身運動,欲`火正旺盛,不再干幾個回合,倒會傷自己的經脈。

下了樓之後,黃麗華開了門,便問:「你找我什麼事啊?」

白秋群也不答話,直接閃了進來,然後掃視一圈,沒見到王小兵的身影,便反問道:「他呢?」

「誰啊?」黃麗華邊問邊用手捋順凌亂的秀髮。

「你說呢?就知道自己快活,也不讓別人分一杯羹。我早聽到了,你叫`床那麼大聲,也不怕別人聽到嗎?你膽子真大。」白秋群冷笑一聲,幽幽道。

「秋群,說什麼呢?我都聽不懂。什麼叫`床啊?胡說。我正在睡午覺,可能是說夢話了。」黃麗華才向王小兵討要了一次女人福利,還想弄多幾次,自然不想與白秋群分享。

「你再不說,那我就只好大聲叫了埃等我把他叫出來,看你還敢不敢嘴硬。這樣你都還想瞞我,太不厚道了。」白秋群一副早知他在這裡的神態。

黃麗華無奈地笑了笑,指了指二樓。

隨即,白秋群如飛地上樓去了。她就知道黃麗華帶王小兵回家不是取什麼做糯米糕的模印,而是要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別人會信,她可不信。

在二樓的王小兵早已聽到下面的對話,想不到還要給白秋群女人的福利,幸好,自己強大異常,不然,倒要被吸幹了。他右腳放在床沿上,膝蓋支撐著右手,右手食中二指夾著香煙,正在悠然地抽著,眼睛盯著室門口,等待白秋群進來。

情人來訪,他非常歡迎。

白秋群走進室,見到王小兵赤裸裸坐在床邊,老二閃爍著王者的光澤,便知他與黃麗華已進行了一段時間的快活體育運動了,便扭著豐`臀走進來,笑道:「你小子,居然瞞著我與她快活,就沒想過也叫人家來快活快活,真是氣死人了。要不是老娘今天心有感應,總是有點不舒服,便出來走走,到了雜貨鋪,才知你們的好事。忘記當初怎麼說的嗎?答應了人家,現在又想反悔了。」

「沒有瞞您埃遲早會給您的。」王小兵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道。

「還說沒呢,那為什麼不叫上我呢?把人家晾在一邊,你太狠心了。」白秋群佯裝微嗔,揮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他的肩膀,道。

「你現在不是來了嗎?」說著,嘴叼著香精,伸出右手在她的豐`臀上輕輕地拍了兩下,那清脆的「啪啪」聲非常有肉感。

「哼,要不是老娘跟到這裡,你還會叫老娘嗎?小樣,越來越狡猾了。」說著,白秋群便坐在他的大腿上,倚在他懷裡,伸手將他嘴裡叼著的香煙拿開,然後丟出了窗外。

這時,黃麗華也關好了門,上了樓,走進了室。

看著這兩個生活老師,王小兵笑道:「白姐,黃姐,支書與村長不能滿足你們嗎?」

「哼,別說他了,都是二分鐘就蔫下去了。要是他有你一半那麼強,我就高興死了。你小子天生就是個神人。我是真心的佩服你。」白秋群邊說邊撫摸他的脊背。

「咯咯,你家的才二分鐘埃我家的要好點,有三四分鐘。」黃麗華也挨了過來,倚在王小兵身邊,用胸前兩座山峰去摩擦他的腦袋。

「我只是打個比喻,我家的也有三四分鐘。」白秋群豐`臀壓住了他雄壯的老二,感覺佔了先機,心中暗喜。

兩女在爭優先權。

畢竟,誰能先得到他老二的訪問權,誰便能先成為神仙姐姐。她倆一個月之中,能做一次神仙姐姐,那就很性福了,以前,她們是經常幾個月都沒能做一次神仙姐姐,直到她們遇到王小兵之後,才知道做神仙姐姐的快活,從此之後,再也難以忘懷。

這可苦了王小兵,他只有一條老二,不能分身,換言之,那就是他一次只能使一位成為神仙姐姐,得分兩次進行,相隔十分鐘左右。但見她倆沒有要謙讓的意思,便一手摟一個,讓她們各坐在自己的一條大腿上。

「誰先來呢?」他分別在她倆的臉蛋上輕吻一口,道。

「我。」白秋群兩眼放光道。

「我。」黃麗華也毫不示弱道。

「兩位生活老師總不會要我一起上吧?我還沒有那種能力埃只能一個一個來。」他兩手祭出鐵爪功,在她們的山峰上用力地又揉又搓。

「麗華,你都做過了,也該輪到我了。別跟我爭了。」白秋群邊說邊脫衣服。

「那我們來個比賽,誰最快脫掉衣服,誰就先來。一二三,開始。」黃麗華以最快的速度飛快地脫起衣服。

白秋群雖不想與她比賽,可是,也不服輸,便也快手快腳地脫起來。

而作為一個裁判,王小兵笑眯眯地瞧著兩位生活老師那種略帶滑稽的比賽,暗忖女人一旦較起勁來,什麼都是要比一比才肯罷休。

結果,黃麗華比白秋群快了二秒鐘。

「願賭服輸。我贏了,我先來。咯咯,還是我利害一點。」說著,黃麗華便挨了上來,意欲先發制人,把王小兵推倒在床上,然後使出一招從他那裡學來的「觀音坐蓮」,把他的老二先佔祝

「你已干過了,得先讓我。」白秋群下面已麻癢了,上來將黃麗華推開,也想用「觀音坐蓮」來先佔住他的老二。

忽然之間,兩女便有些爭風吃醋了。

這時,便是王小兵發威的時候了,他咳了一聲,便道:「黃姐,白姐,聽我說。再鬧,我可要走了。誰來先也差不多的,何必爭呢。」

果然,兩女都停了下來,坐在床上,靜靜地聽他說話。

「我的能力你們又不是不清楚,至多十分鐘左右就可輪到下一位了。在這裡爭鬧那麼久,早已有一次高潮了,對不?不要爭了,準備好吧,我要開始了。」他侃侃而談。

兩女都若有所思,微微頷首表示自己錯了。

於是,他微微一笑,便騎在了白秋群的身子上,坐住她一條大腿,雙手再扛起她另一條大腿,「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隨即,便大動起來。

坐在一旁的黃麗華看得口乾舌燥,不停地咽口水,但見到白秋群四肢百骸被王小兵撞得好像快要散架似的,她又頗為驚訝,剛才自己也是這樣被他撞的,最終暈了過去。

隨著他越來越快的進進出出,白秋群下面火辣起來。

「小,啊,輕礙…」她求饒道。

「小兵,別管她,再快點。」黃麗華在一旁笑道。

「麗,啊,華你,礙…」白秋群話音猛顫,根本就說不了一句完整的話語,聲音震動起來,形成一串含糊的音波。

「白姐,挺住1王小兵一鼓作氣,把「醉漢搖櫓」的功力提到最高,使那「噗噗」聲響徹室。

只聽到白秋群「氨一聲,便也身子一軟,暈了過去。

王小兵還想好好地感受一下她山洞裡的蠕動,不過,黃麗華卻是按捺不住了,過來將他推倒在床上,然後使出一招純熟的「觀音坐蓮」,豐`臀一壓,便與他的老二結合在一起了。隨即,她自己便似騎馬一樣,在他身子上面一起一落,胸前兩座巨大的山峰一晃一晃的,簡直能把男人的眼睛晃瞎。

要不是王小兵功力高深,恐怕就被她這一招「觀音坐蓮」給制服了。

單憑一招「觀音坐蓮」就想打敗他,那是不可能的,他經過了一段刻苦的鑽研,早已把「觀音坐蓮」研究透了,任憑哪個女人使出來,也難以使他敗北。

何況,黃麗華的「觀音坐蓮」還是經過他指點才臻於化境的,徒弟想在師父面前逞強,那註定會敗下陣來。

果然,不消六分鐘,黃麗華便功力快耗盡了,氣喘如牛,渾身汗漬閃爍,光滑之極,檀口微張,啊啊輕哼,原先還能不停地撅著豐`臀,一起一落,如今,只能坐住他的老二,採取左右搖擺,意欲跟他打一場持久戰。她心知肚明,今次切磋又要敗下陣來。

王小兵最擅長打持久戰,須知,他是個道地的持久戰高手,無須特別用意,只按正常水平發揮技藝,便能置身於不敗。

這時,他首先祭出鐵爪功,抓住黃麗華胸前兩座山峰,隨即,狂揉起來。

黃麗華功力已所剩無幾,哪裡還抵擋得住他的進攻,被他一番猛烈的攀登之後,便要求饒了:「藹—,乖乖,輕點」

「黃姐,現在輪到我發威了。哈哈。」言罷,他雙手借她兩座山峰往上一拉,身子便坐了起來,快速抱緊她,轉眼間,便將她推倒在床上。

但在這姿勢轉變的過程中,兩人依然保持著連接,他的凸處正好鑲嵌在她的凹處,還是那麼的緊密無隙。

「小兵,你輕點吧,我不想暈過去。」黃麗華膩聲道。

「好,看情況吧。」其實,旁邊還有白秋群,他不得儘早把黃麗華送到高潮之上。

於是,邊說邊大動起來,招式是那麼的簡單,就是她平常領教慣了的「老漢推車」,可是,這招里蘊含的雄渾力量,卻是她無法適應的。

「啊,小,啊,你,啊,兔崽,礙…」她還道他真的會輕進輕出呢,不料一上來就是猛將作戰的標準,弄得她又開始痛並快樂著,下面一痛,她感覺自己又要暈過去了。

「黃姐,沒事的。」他腰力強勁,扭動之間,氣概懾人。

室里啊啊飛舞,床榻也呀呀不斷,使人聽了欲血沸騰,精神高亢。十多分鐘之後,黃麗華又暈過去了。

床上的被單都濕漉漉了,兩個女人的泉水溢到上面,不濕才怪。不過,這是激情大戰的時刻,沒有人有工夫去換床單。大家都在興奮之中,一點小骯髒那是不必在意的。

隨即,王小兵在黃麗華與白秋群的山峰上攀登了一次又一次,最後,弄醒白秋群,再將她送到高潮上面……

……

如此反覆五次,給她們各自五次高潮,他才有點疲累了,也仰躺在床上,左邊抱著黃麗華,右邊抱著白秋群,三人都喘息不已,臉面洋溢著無比的性福,汗津津的,像剛從水裡上來一樣,但看了很養眼。

「小兵,你越來越強了。我們都頂不住你的那股勇猛了。」白秋群雙腿夾著他左腿,側著,然後用胸前的山峰去擠壓他的左胸,笑道。

「經常與兩位生活老師切磋,自然水平就提高了。」王小兵當仁不讓道。

「這小樣,現在把我倆都常常弄暈,太不厚道了。叫他輕些,他卻要大力一些,弄得我好痛。咯咯,不過,我喜歡。」黃麗華也學著白秋群那撩人的姿勢,並且還用手去撥弄他的擎天柱。

他的老二被撥了一下,晃了晃,他嘿然一笑,隨即,一個翻身,便趴在了黃麗華白花花的身子上,也不用眼睛去看,只憑老二那高度發達的嗅覺,只在她那濕潤的胯下嗅了一嗅,並點戳三兩下,便找到了正確的山洞,「噗」一聲,又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小樣,下面還疼,別」黃麗華雙腿纏著他的豹腰,雙手摟緊他的脖頸,嬌笑道。

「小兵,快乾她。」白秋群坐了起來,雙手推著他的屁股,給他前進的動力。

「矮,秋群,你,礙…」黃麗華佯裝微嗔道。

但白秋群卻在嘻嘻笑著,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王小兵上半身趴在黃麗華的軟綿綿的身子上,屁股不停地向前頂,這招是他新創造的招式,叫做「猛虎進洞」,原先只是想試試威力,不過,施展出來之後,覺得威力也很強。隨著他大動起來,黃麗華又開始抵擋不住了。

「啊礙…」

黃麗華雙手不停地拍著他的脊背,示意他輕些。

可是,他大動起來,正在開鑿隧道,不能輕易降速,不然,會影響工程的質量,於是,咬著牙關,奮力往前沖。

在一旁觀看的白秋群見了他這等勇猛的戰鬥,既驚訝又興奮,還不停地雙手自摸著自己的下體,居然也嗯嗯地嬌哼起來。

就在這興奮的雲雨交戰之中,下面突然傳來王家發的聲音:「黃麗華!開門1邊喊邊大力砰砰捶大門。

這一回,真的是王家發回來了。

而且,遲不遲,早不早的,正在這「啊氨春音滿屋飛的時候回來了,那真教人不知所措。

二樓床上的三人差點毛髮都豎起來了。

王小兵連忙用嘴巴堵住黃麗華的檀口,不讓她再啊啊地呻吟下去了。

「媽了個逼!黃麗華!快給老子下來開門1王家發明顯聽到了上面傳出來的「啊氨春音,以他過來人的經驗判斷,那必然有人在室里進行激情大戰。

他在村部里沒什麼事干,便想回家泡杯茶喝,幸好沒有經過雜貨鋪,不曾知道王小兵在這裡,只是聽到二樓上面好像有人在行房事,推門又推不開,便斷定是自己的老婆在偷情了,心頭怒火上躥,恨不得插翅飛上去,一看究竟。

「就來了1

而二樓室床上的三人,坐在那裡面面相覷,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王小兵見慣了大場面,這點小事,他雖會緊張,但也不致於臉色煞白,只是腦子也有點空白,想不出應對的法子。關鍵這是王家發的家裡,自己不太熟悉樓房裡各個位置的情況,難以驟然間化為己所用。

黃麗華與白秋群臉色都白得像紙,但臉蛋中又還殘留著一朵興奮的紅暈,特別奇怪。

下面的捶門聲越來越急,王家發的怒喊聲也越來越大。

黃麗華貼著王小兵的耳朵,道:「你上三樓,在樓梯間那裡躲一下。」三樓堆放雜物,可以藏身。

在這比較危急的情況下,王小兵也只好照做了,從地上撿起衣服,還來不及穿上,便躡手躡腳走上了三樓,站在樓梯間那裡,靜聽下面的變化。

約莫一分鐘之後,黃麗華穿好衣服,便下樓給王家發開門。

而此時,白秋群也穿好了衣服,只是沒有下樓,站在室的門口,神情驚惶地盯著樓梯,也不知是下去好,還是上去好。

「誰在上面?」看著黃麗華凌亂的秀髮與臉頰上的紅暈,便知到是行過房事了,王家發倒不急了。

「有誰呢?」黃麗華平時在家雖是大當家,但在這種節骨眼上,她理虧了,也高聲不起來,有點氣怯道。

「媽了個逼,你不說是吧?!老子上去看看是誰那麼大膽,敢來老子家裡睡覺1說著,從門角抄了一條臂粗的門栓,怒氣沖沖地上了樓。

他腦子只想著看到那個男人之後,便用門栓將對方往死里打。

不過,當他看到二樓室門口站著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還是支書的老婆時,突然愣住了,站在樓梯上,仰看著臉色煞白的白秋群,腦子轟隆一聲炸了開來,空白一片,暗忖道:兩個女人也能搞?

那時,還沒有女同志這種概念。

是以,王家發也不知道女人與女人之間,也會來性趣的。

「你在這裡幹什麼?」王家發倒有點被嚇著了,見白秋群臉頰也有紅暈,並且秀髮凌亂,與黃麗華一樣,分明也是正行過房事。

「我……」白秋群緊張到不知說什麼。

王家發走到室門口,朝里看了看,只見被單亂糟糟的,還有濕過的痕,而且,裡面還有濃郁的體味。沒有找到男人,只找到一個女人,他心裡七上八下的,懷疑自己老婆難道也喜歡女人?

不過,他不會輕易相信這一點。

於是,雙手持著門栓,又往二樓的客廳與其它房間查找了一遍,均沒有發現可疑人員。便直上了三樓。

白秋群看著王家發走上三樓,真想開口說:「王小兵,快藏起來,他上去了。」幸好沒有說出口,剛張口,便感覺要是說出來不對勁,便用手捂著嘴巴,忍住了。

王小兵早已穿好了衣服,聽到有腳步聲走上來,心裡暗道一聲不妙,朝三樓的房間看了看,裡面堆著舊傢具與一些傢具,雖可藏身,但也沒有明顯可以掩藏的地方,除了一個大衣櫃之外。

不過,他想要是王家發上來了,多半要打開衣櫃看一看,那樣,倒是糟了。

在那心念電轉之際,他決定冒一次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於是,便提著鞋子,走進沒有門的房間里,拿起一個放在地上的籮筐,自己蹲下,便用籮筐覆蓋住自己,只要王家發不掀開籮筐來看,就不會看到自己。

籮筐就在門口的地方,特別危險。

不說掀開籮筐來看,就是用腳輕輕一踢,都會發現裡面有物體。這等危險的境況,王小兵也算是第一次體驗了。他也打過很多次架,但像這樣,躲在這籮筐底下,那種既緊張又刺激的感覺,他還是初次感受。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不消五秒,王家發便上到了三樓。

三樓沒有住人,所以沒有安裝門。裡面的空間雖闊,但也不是隨便可以藏人的。那些桌椅雖是亂七八糟地堆在一起,卻是有空隙的,一眼看去,便可看出個大概,除非是一隻蜘蛛,不然,藏不祝

王家發走進房間,見到那箇舊衣櫃的門好像已打好了,突然也緊張起來,就怕見到裡面真的有一個男人,那該怎麼好呢,其實他也還沒有想到那麼遠。

心裡撲通撲通地急跳著,隨即,便跨前一步,用門栓輕輕挑開舊衣櫃的門,同時,雙手緊握門栓,準備要是見到裡面有男人,便用門栓向前一刺,狠狠捅對方一下。

咿呀一聲,舊衣櫃的門打開了。

可是,裡面空空如也,一股霉味透出來。

這一剎那,王家發心中的那塊大石頭也落下來了,整個人輕鬆了許多,又環視一圈,但此時他腦子只是在想:原來沒有男人來我家!

這麼想著,便轉身走出房間,地下樓了。

躲在籮筐里,很悶熱,王小兵出了一身冷汗與熱汗,當王家發走進來那一刻,他也做準備了,要是對方動粗,那他就先把對方制服,然後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勢要憑藉自己那條三寸不爛之舌把利弊擺出來,讓對方不敢大肆宣揚。

不過,這一切都過去了,不用再按原來所想的去做。

雖暫時沒了危險,但還在王家發的家裡,王小兵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只有等下去了。要是王家發不再出去,那自己只好在這裡過夜了。

王家發下到二樓,見白秋群還很緊張,便道:「你跟我下來。」說著,便下到一樓。

沒了主意的白秋群也只好跟著下到一樓,與黃麗華交換了一個眼神,都露出一抹不易為人所覺察的笑意,暗自慶幸王小兵沒有被發現,不然,事情就沒那麼容易擺平了。

王家發將門栓放在了門角,然後伸頭出門外,掃視一圈,沒見有什麼人來轉觀,便連忙關了門,要好好地談一談家裡的私事。

「坐吧。」王家髮指了指椅子,冷冷道。

黃麗華與白秋群鎮定了許多,也不客氣,便坐在了椅子上。

點燃了一支香煙,王家發吸了半支,好像才把想說的話整理好,眯著眼睛,好奇道:「你們兩個在室里啊啊的叫個毛啊,讓人知道了,那成什麼體統。」

「其實……」白秋群本想開口,但覺得還是由黃麗華開口比較好,便住了嘴,瞥了一眼對方,示意她來找借口說清楚。

「還不是為了你1黃麗華明白了白秋群的暗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便反客為主,語氣也強硬起來了。

聞言,王家發倒更迷惑不解,道:「為了我?這話怎麼說?」

冷笑一聲,黃麗華的氣場更強了,心裡的膽怯也漸漸地褪去,恢復了大當家的本色,挑了挑柳眉,微嗔道:「你還好意思說呢!你想想你自己平時有幾分鐘?」

「什麼幾分鐘?」王家發似懂非懂,訝然問道。

「還有什麼幾分鐘!就是問你在床上有幾分鐘堅挺!你說呀1黃麗華倒成了最有理由發火的人,臉色罩上了一層霜色。

「這……」王家發倒氣怯了,「你拿這個說有什麼用啊?我是問你們兩個在室里幹什麼,你卻反過來說這些無聊的事。」

「無聊?你知道女人需要什麼?當然是需要你們男人的持久力,看看你,還沒開始,就基本蔫下去了。我請秋群來這裡,就是為了研究一下怎麼才可以使男人更持久。她家裡那個跟你差不多。也想盡了法子,都未能如意。我倆才湊在一起,共同研究,就是為了提高你們的持久力,退一步來說,也是為了我們自己。你說,這不是為了你好,那是為了什麼?1說著說著,黃麗華雙手叉腰,老大的氣勢就出來了。

這時,聽了這一番大道理之後,王家發卻是心虛了,又想想老婆原來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倒有些感激她了。

「原來這樣,不過,你們也不要那樣大聲地啊啊亂叫,讓鄰居聽去了,還不笑話我們?」王家發的語氣已頗為和氣,臉上的怒氣也消散得差不多了。

「那你說,我們這麼辛苦地來研究為了你們,但你剛才那凶霸霸的樣子,對得起我嗎?」黃麗華乾脆將戲演到底。

「好,剛才我是衝動了點。但換了其他男人,一樣會像我那樣的。又沒有造成什麼受傷,我們大家退一步,不要再提了,這樣行了吧?」畢竟他是二當家,在大當家面前,硬不起來。

「哼,你以後也得努力一點,研究研究,不要再讓我失望了。我那麼費勁為了提高我們的性`生活。你也該出一把力。」黃麗華數落起來。

「這個當然。」王家發可憐兮兮的。

白秋群心裡暗暗好笑,看到事情已達到了目的,心裡也不緊張了,危險基本化解了。

「算了,算了,大家都熟人。既然話已說開了,那就不要再說了。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還說就沒意思了。我也要回去了,得到菜地摘些菜心。」說著,白秋群便告辭要走。

剛才,她太過緊張,也忘記了下面的疼痛。

如今,沒那麼緊張了,精神便集中在了胯下,感覺那裡頗為疼痛,走起路來更是不便,但又不能在王家發麵前顯出獃滯的步伐,便咬緊了牙關,走到門前,開了門,用盡了力氣,跨了出去,再反手關上門,便齜牙咧嘴的,一副痛不可言的樣子。

隨即,便小心翼翼地踏著碎步往家走去。

白秋群走後,屋裡只剩下黃麗華與王家發在一樓,王小兵在三樓。

事情看似得到了解決,但王小兵還沒離開,那就沒有真正得到安全,只要被王家發看到王小兵,那就會風起雲湧,吵架升級。

可是,要怎麼支開丈夫,不使他懷疑,黃麗華也沒有想出好辦法。又怕他心裡生疑,再上去搜查,要是把王小兵找到,那可就糟了。

還在三樓的王小兵也有點無計可施,要是在這裡喂一晚蚊子,雖不會死,但也不爽,何況,分分鐘會有可能被發現。除非等到三更半夜,王家發與妻子睡覺之後,才有可能下來開門出去。

但此時離深夜還有好幾個小時。

王家發由怒氣沖沖變成了耷拉著腦袋,吧嗒吧嗒吸著煙,時不時拿眼瞟黃麗華,見她腮幫鼓鼓的,便知她還在生氣,又不知說什麼,只能悶坐著。

兩人這樣干坐著也不是辦法。

於是,王家發想上樓去拿鎬頭下來,佯裝去地里除草而暫時避開黃麗華。

不過,黃麗華見他要上樓,突然又害怕起來,板著臉道:「你上去睡覺嗎?看你個懶樣,什麼都是我做。你什麼都不做。」

「我上去拿個鎬頭,到地里除草。」王家發道。

聞言,黃麗華嚇了一跳,她知道王小兵肯定是在三樓,剛才王家發沒有找到王小兵,那可能是他藏得好,要是丈夫再上去一次,可能就發現了,心裡當然害怕,便連忙道:「唉喲,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哈,也好,你就到菜園摘些青菜回來吧,地里的草我會除。」

「那好吧。」王家發也不是真的要去除草,便開了門,走出去了。

等到王家發走遠了,黃麗華才把王小兵叫了下來。

王小兵便連忙離開了村長的家,回自己的家裡,騎了摩托,出了村子,彼時也快到下午吃飯的時間了。他便準備開摩托到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去吃晚飯,順便探望一下老媽許娟。晚上就可回學校上晚修。

經過小樹林集市的時候,想起謝家化可能在遊戲機室里,便順道去看看他,與他玩幾局拳皇,然後叫上他一起去吃晚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