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9章睡村長老婆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水嗎?」她瞥了他一眼,見他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便有點怯怯地問道。 「隨便。」他瞟了一眼她婀娜的身子,掏出香煙,準備抽煙。 「別抽,怪嗆人的。吸二手煙,危害還大些。你為什麼要抽煙呢?這麼年...

蘇惠芳與王小兵的關係非常特殊,既是師生,又是朋友,而且,還有點情侶的關係。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如果不出意料,結為情侶,那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她對他有意思,而他對她也有意思。

往常,每當她與他獨處一室的時候,他都是會動手動腳的,是以,她心裡有點害怕他待會可能會將自己抱上床,那也並非是毫無根據的。畢竟她胸前兩座雪山曾被他佔領過,憶起他那巧妙的柔舌功與高超的鐵爪功,她既回味無窮又微有餘悸。

兩人的目光微一相接,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眼神里的情意。

而此時又正是中午午休的時候,別人都在休息,要是他動起手來,自己又不敢大叫,說不定被他一個霸王硬上弓,便真的佔有了自己的身子。她心底里是喜歡他的,只是,在眼前這種情況下,她還沒有準備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她還要等一等,至少是等自己完全做好了心理準備,那時任由他來耕耘自己的身子,她會毫無悔言,也不怕別人的白眼相待。

幸好,這裡是教工宿舍,周遭住滿了老師與家屬。

是以,估計他也不敢隨便亂來,何況,房門打開,只要有人從門口經過,都可以看見裡面小客廳的情況,而且,姚舒曼也在隔壁房間。這邊聲音大一點,她是會過來看看的。

「呃,沒有茶葉了,要喝開水嗎?」她瞥了他一眼,見他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便有點怯怯地問道。

「隨便。」他瞟了一眼她婀娜的身子,掏出香煙,準備抽煙。

「別抽,怪嗆人的。吸二手煙,危害還大些。你為什麼要抽煙呢?這麼年輕就吸煙,肺都黑了。到老了,看你呼吸都沒力氣。」她給他倒了一杯開水,端過來,放在桌面上。

「我肺黑無所謂,只要還保持一顆紅心就行了。」他將那支抽出一半的香煙塞進煙盒裡,笑道。

「為什麼這樣說呢?」她坐他對面坐下,好奇道。

「我心裡有你,只要心永遠保持活力,那就能永遠想你。我心田裡有你的位置。」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臟,然後又比劃比劃,輕聲道。

房間外的人是聽不清楚的,他說得很輕,但蘇惠芳是聽明白了的,立時俏臉便浮上一層紅暈,微微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伐清。但她心裡又甜滋滋的,有一股清泉流過心坎,使人舒服。

看著她那迷人的嬌態,王小兵就心痒痒的,真想走過去,抱起她,將她抱進室里,扒開她的衣服,然後一起用身體探討一下快活的體育運動是怎麼做的。要不是有師生這重關係,他真的就要硬上了。

咂了咂嘴,他笑道:「我說的是真的。這輩子忘不了你。」

「別胡說,我是你老師,別人聽去了不好。」她嘴角含笑,但又怕隔壁的姚舒曼聽到,壓低聲音說了一句,隨即又以正常的話音道:「是了,你說你有事找我,怎麼事呢?」

「呃,是這樣的。我以後可能會有點曠課。」他很真誠道。

聞言,蘇惠芳又好氣又好笑,不知是該責備他好呢還是不管他,反正她覺得他是有意來這裡騷擾自己的。明知學校是不允許曠課的,他還要來這裡說,那不是要明顯來挑釁還是什麼?

「誒,你是想來氣一氣我吧?說這樣無聊的話。我還要午休呢,你也回去休息吧。」她努了努紅唇,道。

「惠芳,我說的是真的。」他邊說邊把椅子挪向她。

「你坐那,別過來。就這樣說話。」她怕他坐得太近了,待會又要來揩油了。

他也暫時停下了移椅子的活動。

「你別胡鬧了,不是跟你說了嗎,不要經常曠課,多花點時間學習,以你的聰明,只要肯用心向學,那不會比別人差,期末考你就考好一點,別讓我失望了,好嗎?」她既以班主任的口吻,又以情侶的口吻勸道。

「惠芳,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他邊說邊緩慢地移著椅子靠近她,「前段日子,我村裡要招一個村長助理,我去應聘了。今天,村長打電話給我,說招聘了我。從今以後,我在村子里有了一份工作,如果忙的時候,那就得回去,如果不忙,那就會在學校上課。所以有時會不得不曠課。我來跟你先商量一下,免得說我沒有事先跟你說。」

「你真的做了村長助理?」蘇惠芳有些不相信。

「當然是真的。村長叫我下午去報到,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怎麼樣?去看一下,就什麼都可以證實了。」不知不覺間,他已把椅子移到了她的身邊。

「你坐那麼近幹什麼?」她剛才在想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當發現他已在自己身邊,暗吃一驚。

「你身子的味道真好聞,會令人陶醉,淡淡的清香,比花香要誘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氣,微笑著由衷道。

她咬著紅潤的下唇,瞥了一眼他,見他雙目灼灼生光,明顯處於興奮之中,便連忙站了起來,想退後一步,以免他又動手動腳的。

可是,他速度更快,雙手一伸便摟住了她的纖腰。

「矮」

她低呼一聲,輕輕地掙扎了一下,終究還是被他抱在懷裡了,又扭了幾下腰肢,沒法掙脫,便嬌羞著一張臉,坐在他的大腿上,壓著他越來越茁壯的老二了。她一雙玉手輕輕地推他結實的胸膛,但怎麼推得動?

「惠芳。」

王小兵摟著她,便如摟著一團溫潤的美玉,嗅著她那淡如蘭的幽香,渾身欲`火上升,瞧著她胸前兩座堅挺高聳的雪山,他感到口乾舌燥。他情不自禁地伸頭過去,張開嘴,祭出柔舌功,伸進了她那又窄又深又滑膩的乳溝里。

「哦,別」

被他功力強大的柔舌功在自己的乳溝里舔來舔去,蘇惠芳身子快要軟了,雙手捧著他的腦袋,想要推開,但又捨不得,只是做個樣子,輕輕地搖了搖他的頭,便輕輕地摩挲著他的頭髮無限之美劇空間全文閱讀。越是被他吻,她就越把持不住,欲`火上升得利害。

「惠芳,你好棒。」

隨即,他得寸進尺,舌頭開始在她那片雪也似的胸肌與山腳上肆意地吻起來。

她感到了酸軟,美眸秋波宛轉,膩聲輕語道:「小兵,不要,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吧。矮,別吻,我,矮,別吻」

「惠芳,我要。」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並且用左掌托著她的左雪山,而右手立時祭出聞名海外的鐵爪功,開始了英勇的登山壯舉。

「哦,哦」她抵擋不住他鐵爪功的威力,嬌軀輕顫,「輕,輕」

他也知道要是弄疼了她,使她啊啊大叫起來,那倒會引來別人的關注,於是,降了三成功力,在她的雪山上盡情遊玩觀光與溫習武功。

「協…」她還想說話。

不過,他立刻用嘴巴堵住了她的檀口,伸舌頭進她的嘴裡,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發出清脆的「嘬嘬」聲。

這時,他小腹下面的老二已長大到了最強壯的時候,他媽的,像鐵鑄的一般,橫在那裡,勢要仰起頭來,發揮自己的能量,開鑿一條屬於愛心工程的隧道,為人類造福。

於是,他那正在施展鐵爪功的右手從她的左雪山上滑了下來,摸過她的小腹,滑至她那滾圓而頗有彈性的大腿上,祭出精純的太極掌,在她大腿內側輕輕愛撫。

「嗯嗯……」

她檀口說不了話,只有鼻端還能哼出春音。身子輕扭,明顯也有些入迷了。

不消三分鐘,在他至柔的太極掌伺候之下,她的泉水便溢了出來,滲透下去,滋潤著他的老二,一會,他的老二便濕漉漉了。

這時,他感覺有機會得到她的身子了,呼吸立刻變粗重了一倍,兩眼發光,便伸手去脫她的褲子。

正在情迷意亂的蘇惠芳對於下面一點是非常在乎的,當感覺到自己的褲子要被脫掉,知道要是沒了褲子與內衣這兩道城牆,那勢必要被他的老二攻進來,到了那時,則只有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了。但是,她心裡的那重顧慮還沒消除,由此引起頗大的驚恐,便連忙扯住褲子,不讓他脫。她上面二點早已允許他在那裡遊玩觀光,只是下面那一點,她現在還不願意讓他的老二來訪問。

「惠芳,要嗎?」他可是欲`火焚身了。

「不。不。別脫我褲子」她緊緊提著褲子,寧願上面二點失陷,也不能被他攻進下面一點。

「一起來吧。」他又嘗試扯了扯她的褲子,勸道。

「別」她嬌羞道。

就在這時,隔壁房間的房門「咿呀」一聲打開了。

聽聲音,那就是從403宿舍傳來的,如果不出意料,那就是姚舒曼聽到了一點動靜,想過來看看。

在這短短的一秒之中,蘇惠芳肉跳了一下,即時從他懷裡站了起來,坐到對面一張椅子上了,還不忘用手指去梳理一番凌亂了的秀髮,以免痕太露,被姚舒曼一眼看出來。

但有一點是不可驟然抹去的便是她俏臉上的紅暈,那代表著女人興奮時才會有的神色。她那春`情蕩漾的誘人美色,只要是人見了,都會明白她剛才有點興奮了。

適才,王小兵欲`火焚身,才想要盡量得到蘇惠芳身子的開發權,現在被那開門聲弄得清醒了些許,也急忙撫平衣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開水潤喉,不然,喉嚨也要著火了暗黑之火法tXt下載。但開水並不能降火,小腹下面的欲`火依然旺盛。

在三秒鐘之內,兩人便分開坐在椅子上了。

腳步聲響起,姚舒曼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站在了蘇惠芳宿舍的門口,打量一眼,見王小兵在裡面,精神一振,再一瞧蘇惠芳,見她紅潮滿臉,暗忖兩人是不是在行房事?可是,為什麼不關門呢?由此,她猜測兩人只是在說些情話,並沒有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是故,心裡又舒服了些。

於是,咳了一聲,也走了進來,掠了掠秀髮,笑道:「嗨,你們在聊些什麼呢?」

「有聊什麼呢?跟他說一些班務的事情。他老是曠課,不批評他不行。」蘇惠芳俏臉的紅暈不褪,反而越來越紅了,聽出姚舒曼的話音中含有別意,更是焦急道。

「芳,你的臉怎麼那樣紅啊?」姚舒曼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了,露出一個狡黠的笑意,問道。

「今天天氣有點悶熱。」蘇惠芳雙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蛋,找了個不太合理的理由。

「熱,今天還算涼爽埃」姚舒曼又拿眼去掃視王小兵,見他倒是神情自若,正微笑著打量自己的身子,微微努了努紅唇,連忙移開視線,不敢與他對視。

「蘇老師,姚老師,時間不早了,下午還有上課。我回去休息了。告辭了。」他知道在這裡也占不了什麼便宜了,與其尷尷尬尬,倒不如回宿舍小睡一會,下午到東和村村委去報到。

兩位美女老師都微微頷首。

等王小兵走遠后,姚舒曼笑道:「芳,是不是他說了什麼露骨的話呢?」

「誒,沒有啊,你怎麼那樣說呢?我跟他只說班務的事情。」蘇惠芳又怎麼好意思說出來?她剛才被他抱在懷裡,差點就按捺不住,要被他的老二來自己的胯下神秘之處進行友好的訪問了。

「我不信,你臉都紅成那樣了,還不承認呢。他調戲你了?誒,說兩句俏皮話,也沒什麼的。」姚舒曼心裡有點酸溜溜的,在暗忖王小兵到底是喜歡自己多一點還是蘇惠芳多一點,日後是選擇自己還是會選擇蘇惠芳。

其實,她不知道,王小兵是想把她倆都得到。

不然,她就不會有這種吃醋的感覺了。

王小兵回到男生宿舍,心情非常好,根本睡不著覺,心情微微激動之際,便一支煙接一支地抽,他抽的不是香煙,而是好心情。

已跟蘇惠芳打過了招呼,下午不去上課,那也沒什麼事。不過,還是寫一張請假條比較好,於是,便寫了一張請假條,理由是村裡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在寫請假條的時候,大哥大忽然又響起了。

拿起來一看,又是村長雜貨鋪里的座機打來的。

接通之後,還道又是村長,原來是他老婆黃麗華,笑道:「黃姐,什麼事?」邊說邊走出了男生宿舍,來到外面的柳樹下。說體己話,不能讓舍友聽到,不然,會教壞他們。

「小兵,你的事成了!怎麼謝我?」黃麗華膩膩的聲音響起。

聽了,王小兵打了個冷戰,明白她是來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的,他曾經答應過她與白秋群,只要幫自己拿下村長助理這個職位,便要好好地侍弄她們,讓她們變成神仙姐姐。如今,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已落在自己的手裡,不管黃、白兩女幫了多少忙,人家都是幫了忙,這樣,自己就該兌現承諾了。

於是,他腦海里立時浮現出黃麗華那比較豐腴的白花花的身子,笑道:「當然要好好地謝你我的女友是喪屍全文閱讀。我下午會回村委報到。到時就去找你,那你想我怎麼謝你?」

「好,我洗乾淨身子等著你。哼,你個小子,忘記了當時怎麼說的啦?」黃麗華雖是半老徐娘,說起話來倒也可以嗲聲嗲氣。

「哈哈,記得。不會讓您失望的。」他只好開門見山道。

「你知道就好,掛線了,有人來買東西了……」她是匆匆忙忙便掛了電話,估計害怕被熟人聽到自己與王小兵打電話時說的那種親密的話語。

王小兵坐在柳樹頭上,伸了個懶腰,暗忖下午可能又要消耗些體力。他對別人許過的諾言,極少不兌現的。如果不是遇上天災**,他都會如期兌現。當初,剛接觸女人的時候,他在黃麗華與白秋群的身子上耕耘,感覺很美妙,覺得真過癮。後來,與更青春,更有活力的美女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就知道年輕美女的迷人之處。

女人,如果不計智慧,那吃的就是青春飯。年輕時魅力最大,年紀大了,便沒那麼大的吸引力了。

男人,對於女人的外貌也是頗為看重的。

不過,像黃麗華與白秋群這種如狼似虎的女人,也有一個比董莉莉等豆蔻年華的少女要勝一籌的地方。那就是她們的房事經驗頗為豐富。

那時,王小兵名不見經傳。

而他的床上功夫也還沒修鍊出多少招強大的絕招,只是根本《龍虎榜》里的招式,自家意`淫著修鍊。自從與黃麗華和白秋群經常切磋武藝之後,他的功夫便開始突飛猛進了。真乃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黃麗華與白秋群算是他的生活老師,教給他許多行房事的經驗。從她們身上,他學到了許多課本上學不到的東西。

如今,他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不論是黃麗華還是白秋群,都沒法戰勝他了。他也不須施展其他高深的功夫,就祭出一招「老漢推車」,便可教她們敗在老二之下,求饒不斷,啊啊連綿,最後暈厥過去。他的老二乃大將軍。些須小戰鬥,它還看不上眼。

黃麗華與白秋群算是他的最初情人。

對於自己的情人,他都是頗為關懷的。只是在村裡經常與她們嘿咻的話,也容易出事,是以,有時他也會有意躲閃她們,不然,只要被她們看見就要抓住機會討要女人福利,不是他滿足不了她們,只是怕被熟人看到。

不知不覺便到了下午二點多。

舍友都起床上了。

王小兵把請假條交給謝家化,要他拿到班裡交給上課的老師。至於回村裡報到要花多少時間,王小兵也不清楚,因此,便把下午的課都請假了。反正當是犒勞自己。

如果能趕回來上課,他還是會回來的。

謝家化天生就是個懶人,問王小兵為什麼請假,得知是回村裡報到,他也要請假回去報到。

「尼瑪,你回去報什麼到啊?」王小兵苦笑道。

「麻痹,老子要當村長,哈哈,不過,那是以後的事。你可以請假,我也可以埃我也請一個下午。好久沒去玩遊戲機了,手都生疏了。」謝家化趕忙拿出本子,歪歪斜斜地寫了幾個字,理由與王小兵的一模一樣。

「你不會寫其它理由啊,怎麼要學我的呢?我是真的正經事回村裡埃你回去幹什麼呢?你這是明顯的曠課埃」王小兵找了一套自己認為還可以的,是洪東妹給自己買的衣服,穿上,覺得還行,準備回村裡威風威風。

「哈哈,小兵,我請假條說回村子,但我可以不回的啊天魔tXt下載。我可以去遊戲機室混埃哈哈,借十塊錢。」說著,謝家化大言不慚地伸手出來。

「喏,拿去吧。」王小兵遞了一張十元面值的鈔票給他。

一貫以來,但凡謝家化問他借錢,他都會很慷慨地借出去,從來不會向謝家化追債,他清楚,謝家化是個無產階級,身上一般除了一包煙之後,別想再找出一個硬幣。只要有錢,謝家化要麼去玩遊戲機了,要麼貢獻給賭友了。

謝家化接了錢,先騎著摩托出了學校。

就快要上課了,王小兵只好把兩張請假條交給其他舍友,請他幫忙代交給上課的老師。

一般來說,如果王小兵不在教室里,那謝家化肯定也是要曠課的。謝家化就像王小兵的影子,有王小兵出現的地方,大半也能見到謝家化。

如今,王小兵有點像是半工半讀的學生了。他從來沒想過要考大學,只想在村裡混個職位,平時做點生意,賺些錢,用來實現自己偉大的夢想,這樣就行了。他的人生理想很簡單,可能在某些有高尚理想的人看來,他的那種偉大的夢想是不值一哂的。他的偉大夢想也比較另類。

可是,人各有志。他有自己的志向,他不想與別人的相同。

那些要做科學家,要做家,要做數學家等等的理想,他是從來沒想過的。他覺得,自己只要活出自己的那一分光彩就行,不必勉強自己要定下一個什麼為人類服務的不著邊際的理想。他的理想很實際,就是要娶一群嬌妻,除此之外,別無他想。

一年前,他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快便進入村委。

世事難料。

如今,他騎著摩托,哼著輕快的調子,出了東興中學大門,遇見正來巡校的許勇,便分了一支香煙給對方,使許勇受寵若驚。現在的王小兵在道上的實力早比許勇要強幾倍,不是當年那個王小兵了。王小兵分煙給許勇抽,那是頗為抬舉對方。是以,許勇心裡非常高興。

「兵少,你氣色很好啊,又去哪裡瀟洒啊?」許勇站在保安室前,問道。

「回村裡辦點事。」王小兵正想走。

「兵少,我聽說有人要動你,可能是全廣興的人。你要小心埃」許勇口鼻噴著煙氣,道。

「噢,可能吧。你聽誰說的?什麼時候動我?」全廣興要動自己,那是王小兵意料中的事情,就是不知他要什麼時候動手而已。

「今天去跟一個朋友吃飯聽說的,我朋友說全廣興的手下要教訓一下你。至於什麼時候,那我就不清楚。你自己小心。如果要我幫忙,就告訴一聲。」許勇道。

「好,謝了。我走了。」王小兵騎著摩托往東和村開去。

那天晚上,在洪東妹的賭場上,他與全廣興撕破了臉皮,已成了仇人,仇人斗戰,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管全廣興怎麼玩,他都不怕。不怕並不代表不需要小心些,注意些,提高警惕。一般來說,平常三五個打手圍攻,他是不放在眼內的。要是對方用霰彈槍來攻擊自己,那就比較麻煩。

全廣興的手下,比較有實力的就是他的大兒子全天華、方成仁與謝宏生。如果削去了這三個人的實力,那全廣興就是個沒什麼牙齒的老虎,不會那麼兇猛了。

既然對方都已在暗中想收拾自己了,那就無須客氣了。

王小兵叼著香煙,吐出的圈煙隨風飄散,他覺得要找個時間去跟洪東妹好好商量一下,看怎麼樣才能廢了全廣興的臂膀。但此事關係重大,輕易不可動手,要謀定後動,不然,就像觸地雷一樣,會引起一連串嚴重的後果,要是沒有後續應付手段,吃虧的畢竟是自己穿越者墓園。

開著摩托,他左右掃視一圈,看有沒有可疑的人跟蹤自己。

一路上,倒平平安安。

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東和村。

在經過村長雜貨鋪的時候,黃麗華見了王小兵,叫道:「小兵,哪裡去?」她已兩眼放光了。

「黃姐,我先到村委去報到。」王小兵知道她要什麼,無奈地苦笑道。

「好,那你報到完之後,就來我這裡。我有話跟你說。」黃麗華滿臉堆笑,有一種迫不急待的意思,道。

下午時分,村道上也沒什麼行人。

王小兵一直把摩托開到村委,停好車,便走了進去。支書柳大鐘、村長王家發、會計唐志義,婦女主任郭愛月,計生專干韓四,還有幾個村組長都在那裡。

郭愛月是唐志義的老婆,生得有點風騷,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平時愛塗口紅。

眾人都不清楚王小兵是靠什麼關係弄到這個村長助理的,對於他是否能勝任,都持有七分懷疑的態度。在這些人之中,唐志義是最看不起王小兵的了,主要是他弟弟本來要做這份工作的,卻被王小兵撬了,是以,他對王小兵不單鄙夷,還有幾分憎恨。

村支書柳大鐘道:「王小兵,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村委的一分子,以後要好好地努力干,我們會大力培養你。由於你還讀書,這樣吧,村裡忙的時候,你就請假,不忙的時候,你就讀書。」

「我會努力干好自己的工作的。」王小兵道。

村長將王小兵拉到一邊,指點道:「你是新來的,以後要勤快些,斟茶倒水,打掃衛生,你要主動些,明白吧?」

「明白。」王小兵點頭道。

「那就行。現在村裡沒什麼事,你就回去學校上課,要是有事要你辦,我會打電話給你。」王家發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道。

「村長,抽支煙。」王小兵連忙遞了一支紅雙喜香煙給對方。

「好好乾,你這麼年輕,以後大把發展機會。好了,你忙你的去吧。」王家發點燃香煙,吸了一口,道。

「我下午請了假的。我來打掃一下衛生。」說著,王小兵非常主動地拿起掃帚去掃地了。

要不是他想藉此來認識一些權貴,他還真看不上這個村長助理的職位,以他的經濟能力,不在乎這個村長助理的收入。

眾人見王小兵手腳勤快,倒還有點喜歡他。除了一個人之外,那就是唐志義,他直接說道:「王小兵,你能勝任這份工作嗎?」

小兵微笑道。

「其實,我覺得你不適合這份工作。又何必賴在這裡。」唐志義臉上的笑容給人一種陰毒的感覺。

「你想你弟做我這份工作吧?」對方那麼不給面子,王小兵也不客氣回了一句。

唐志義氣得差點七竅生煙,翻了白眼,被說中了痛腳,惱羞成怒地冷笑一聲,便飄然離開了。

莫要小看一個小小的村委,裡面也是一個小社會,看似簡單,其實也複雜得很。正應了那句老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王小兵打掃完衛生,沒什麼事可做,便想到村長雜貨鋪去見見黃麗華,剛走出門口,差點與郭愛月撞個滿懷狙擊南宋。

「你怎麼走路的?」郭愛月微嗔道。

「郭姐,您好。」郭愛月二十七八歲,身材還不錯,只是奶`子小了點,臀部也不夠豐滿,但整體還是合格的。王小兵瞥了一眼她塗了口紅的嘴唇,道。

「以後別沒頭蒼蠅似的不看路。你現在也是做事的人了,要穩重些。」王小兵擠掉了她的小叔子坐上了這個位置,她自然對他有點不滿。

「謝謝郭姐批評。」言罷,王小兵掃視一圈,見旁邊沒人,便壓低聲音道:「郭姐,我有一個朋友是賣化妝品的,她那裡有很多不錯的口紅,我改天給您帶兩支過來。」

郭愛月的嗜好就是塗口紅,聞言,那張陰沉的俏臉便緩和些了,淡淡道:「那就謝了。」說著,便走開了。

望著她那一扭一扭的美`臀,王小兵暗忖道:「這麼拽,有朝一日讓你求饒。看著吧,二支口紅就上了你。」

離開了村委,騎著摩托,先回了家,把摩托停在家裡,再步行去村長雜貨鋪。他知道是自己要兌現諾言的時候,快則半個鐘,慢則一個鍾,晚上還趕得回去上晚修。

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吸著,走在村道上,曬著依然有點灼人的日頭,他思緒萬千。如今,雖拿下了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可是,不論是村委里的人,還是村委外的人,其實,都對王小兵的工作能力表示懷疑。他們都想不明白村委為什麼會招聘王小兵,覺得很好奇,但又想不明白。在他們的腦子裡,從一開始便覺得村長助理這個職位非唐志旋莫屬,可是結果卻是這樣,大出他們的意料。

一個人,縱使坐在了想要坐的位置上,但被人整天鄙視,那也是一件煩人的事情。

王小兵很想證明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但還沒有機會,只有等下去,在這等的過程中,還要忍受別人在背後的種種議論,無非是說他沒有工作經驗,難以勝任這份工作的話語。他知道跟村民去爭論這些話題是沒意思的,多說沒用,只有用能力去讓他們閉嘴,那才是王道。

特別是唐志義那傢伙,用那種十分鄙夷的目光盯著自己,王小兵感到有點氣憤。別人雖對他有點看法,但也不致於那麼明顯。

剛才,郭愛月也用那種鄙夷的眼神盯著自己,王小兵心裡就更不舒服。他心裡隱隱湧起一股報復的情緒,要好好教訓一下郭愛月,讓她知道偉男人是怎麼樣的。

想到很快就能出一口惡氣,他情不自禁地笑了。

不知不覺便走到了村長雜貨鋪門口,那裡已有兩個婦女在與黃麗華聊天。王小兵只好佯裝是來買香煙的。

其中一個婦女道:「小兵,聽說你做了村長助理,現在不讀書了嗎?」

「還讀。」他笑道。

「小兵,你做村長助理,能做得好嗎?」另一個婦女問道。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王小兵怕跟這些長舌婦說話,一旦說開了頭,她們會毫不避諱地問這問那的,讓人很難為情的。

幸好黃麗華幫了他的忙,道:「小兵,你不是說要拿那套做糯米糕的模印嗎?我現在拿給你吧。英,你幫我看一下店。」

說著,便帶王小兵出了雜貨鋪。

村道上幸好沒什麼行人,王小兵倒有一點做賊心虛的感覺,左瞧右看,倒是怕遇上村長王家發,畢竟這是去跟黃麗華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要是被撞破了,挺麻煩的。

一會,便到了村長的家裡掏寶王tXt下載。

黃麗華開了門,連忙招手道:「快進來。看什麼。」

一路走來,王小兵都是有點緊張,他從村委回來,知道王家發在村委里,說不定王家發會很快回來,一旦被撞破了好事,那後果比較嚴重。

閃進了大門之後,黃麗華將門關上了。

「就我倆了,你怕什麼。」黃麗華拉著他的手,上了二樓,走進室里。

「黃姐,村長在村委里,待會他要是回來了,怎麼辦?」他不是怕滿足不了她,而是怕王家發回來,那又要提心弔膽一回。

「咯咯,你個小樣,有膽睡村長的老婆,沒膽面對他嗎?」黃麗華已自己脫起衣服,看她那焦急的樣子,倒像是幾年沒有過性`生活一樣。

「這個……」王小兵苦笑,走到窗前,朝外面看了看,沒看到人,心裡又安穩了些許。

他還想抽支煙來定神。

不過,黃麗華已脫得一絲不掛了,晃著兩座微微下垂的兩座高峰從背後一把抱住了王小兵,不停地用兩座山峰去磨他的脊背,膩聲道:「小兵,快,快,我等不及了。」

「黃姐,別急,等我抽支煙吧。」他笑道。

「抽什麼煙,快點吧,再不來,我要燃燒起來了。」她雙手齊用,開始給他脫起衣服來。

水消半分鐘,她便三下五除二將他的衣服都脫掉了,拉著他的手,走到了床邊,然後躺下去,張開`雙腿,笑吟吟道:「快來吧,讓我爽一爽吧。」

看著黃麗華兩腿`之間那一毛不長的神秘之地,他的老二曾經在那裡跋涉遊玩,並且在她那山洞裡睡過覺,覺得還算溫暖。

如今,她大開城門,歡迎自己友好的拜訪。

其實,他現在也有點欲`火上升,加上又是還她恩情的時候,便扛著已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爬上了床,雙目灼灼地凝視著她。

「小樣,終於來性趣了吧。嘿嘿,老娘就不信你不想干。」說著,居然還敢抬起左腳,用腳指去撩撥他的老二。

他的老二怒嘯一聲,揚了揚,怒氣衝天,彷彿在說:敢來惹我,讓你嘗嘗利害!

於是,他趴在了她的身上,扛起她兩腿,以一招古今聞名的「老漢推車」,「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隨即,猛烈地抖動,如野虎下山,猛龍過江,每抽動一下,都是那麼的迅速,那麼有力量感,那麼準確,絕對不會戳錯方向。

起先,黃麗華乃是過來人,有經驗,雖功力不及他,但憑藉著經驗,居然也還可與他抗衡一二。

及至四五分鐘之後,她胸前兩座不算堅挺的巨峰便劇烈地震動起來,好像要坍塌下來一樣,教人看了怵目驚心。

「啊礙…」

她終於頂不住了,檀口大張,春音繞樑。

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與「啊氨聲交織成一股撩人的音樂狂潮,瞬間便瀰漫了整間室,人若置身其中,那可是春音灌耳,猶勝於吃春藥。

至此,黃麗華臉蛋紅暈飛舞,醉眼迷離,雙手不停地愛撫他那結實的胸膛,求饒道:「啊,啊,小,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