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8章找班主任商量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之後,他會收斂許多,以後做個好人。」王小兵笑道。風流小農民428 「那好吧。以後千萬少做這種騙人的事情。」王叢樂又再次叮囑道。 「我知道了,我平時很少騙人的。」王小兵答應道。 ...

王小兵也確實想下一番苦功,好好學習學習,爭取期末考一個比較好的成績,不讓班主任蘇惠芳失望。讓美人失望,那可是一種罪過。

一般而言,只要他能做到的,都盡量滿足美女的期望。

而且,他也不想讓蕭婷婷與董莉莉兩美女失望。自己曾對她倆說了要努力學習些知識,這才是昨晚說的,要是今晚就出爾反爾了,倒會令她倆不悅。他不是個喜歡食言的人。說到做到,是他一貫追求的個『性』。

可是,自己也確實是要去辦正經事。

這件事對自己非常重要,如果成功了,把龍非的芳心虜獲之後,那就可化解許多危險,退一萬步來說,也可利用她來緩衝許多危險,讓自己有更充足的時間去應付將來出現的危機。他感覺她是一枚棋子,既然是別人的棋子,那也可是自己的棋子,不過,現在還不是自己的棋子,只要將她的身心都得到了,自然她就成了自己的棋子。風流小農民428

這枚棋子舉足輕重。

要不是太重要,他還真不想去。

當然,也可以等到周末才去,不過,周末又還要去幫王美鈴的同學看病,他雖不懂醫術,但此去看病只是個幌子,只想藉此機會與王美鈴接近接近,看能不能虜獲她的身心。這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畢竟,他的偉大夢想需要由這些美人組成。

何況,縱使周末不去找王美鈴,可能也還有其它事要干。

反正,明天有明天的事要做。

今天要做的事還是今天做比較好。

況且,如今的局勢非常嚴峻,時間不等人,如果自己不抓緊時間去部署,去準備,去計劃,那就有可能錯過機會,到時回頭想想,可能當時未雨綢繆早一點,那就可避免慘敗。成功是屬於做好準備的人的。

是以,他要與時間賽跑。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裡,處處是弱肉強食。他要做強者,不想被當作砧板的魚肉。

不過,如果今晚自己食言,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不在這裡讓蕭、董二美女輔導,那又會令她們失望。這可真是魚翅與熊掌不可兼得。人生充滿了這種選擇,沒有對或錯可言,只有哪條路更好的說法。他在思索,希望找個兩全其美的法子。

想了一節晚修,他終於想出了一個好辦法。

下第一節晚修的時候,他連忙跑到學校飯堂,找到老爸王叢樂,道:「爸,我有件事想跟您商量商量。是這樣的,等下了第二節晚修,您去高二班找我,叫我去買油,怎麼樣?」

王叢樂是老實巴交的人,不懂兒子要玩什麼花招,好奇道:「我不用買油啊,為什麼要去叫你買油。飯堂的菜子油還能用一個多星期。」

「呃,爸,我跟同學打賭,說下第二節課我爸會來叫我去買東西。如果我贏了,他就要請我吃夜宵。您只要去教室叫我出去,再要我去買點東西就行,不論是買油或買其他東西。」王小兵撒謊道。

「那你是騙人,這種事不要做。我們做人要老實,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別人,不做那些欺騙人的事。這種打賭還是不要管它了。你回去多嗒吸著煙,教育兒子。

王小兵頭都大了一圈,忽然記起老爸就是這麼一個不會變通的老實人。

想了想,他忽然靈光一閃,道:「爸,我不是騙他,只是他那人平時做人很拽,不懂做人,我只想借這次機會來壓壓他的氣焰,讓他好好做人,這其實是幫他。您想想,有時幫人是需要點小把戲的。但這確確實實是幫他。」

「真的?」王叢樂眯著眼睛道。

「所以啊,爸,這個忙您得幫我。您就到教室把我叫出來,然後叫我去買油,這樣就可以了。我想經過這次教訓之後,他會收斂許多,以後做個好人。」王小兵笑道。風流小農民428

「那好吧。以後千萬少做這種騙人的事情。」王叢樂又再次叮囑道。

「我知道了,我平時很少騙人的。」王小兵答應道。

回到教室之後,王小兵坐得安穩了,如今有了張良計,就不怕兩美人纏著自己了,只要王叢樂來找教室找他,那他就可正大光明地對兩美人說:我爸要我去辦點事情。不好意思,今晚得缺一節課。

如此一來,兩美女也不好阻攔他了。

而他心裡也會覺得沒有什麼負疚感了。

第二節晚修,他心裡樂呵呵的,為自己能想出妙計而自豪。暗忖要是換了別人,那隻好坐在教室里讓兩美女來輔導,直到下了第三節晚修才能走。

轉眼間,便下了第二節晚修。

不少同學都收拾好課桌的東西,回去洗澡休息了,也有不少同學留下來,再自覺多一節晚修,爭取考個好分數。在學校,學生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就是把分數搞上去,這是學校最期望的。一切都以分數作標準衡量,其他的什麼德育等等都得靠邊站。應試教育講的就是分數二字,除此之外,沒什麼可掛在嘴邊的了。

謝家化知道王小兵還要留下來被蕭、董二美女輔導,哈哈笑著走了。

平時,王小兵極少在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還會留在教室的,如果真的有,那一個學期之內絕對不會超過三次。可是如今,幾乎每晚都要在這裡,他也確實有點不習慣。雖有美女相陪,美中不足卻是要學習。如果是在床上學習,那他倒是十分樂意的,因為鍛煉身體是他頗喜歡的娛樂節目。而且,經常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對身心都有好處。

他沒有走,在等王叢樂。

兩美人見他安坐在座位上,還道他真的是誠心向學,準備期末考個好成績呢,心裡暗暗替他歡喜,不料他是安著壞心,準備陰她們一招。雖然是個小小的花招,但要是被她倆知道了,也會有點惱他的。

「咯咯,你能定下心來,那就好。」蕭婷婷笑道。

「哼,他答應了我們,他還敢當逃兵嗎,看我們怎麼收拾他。我倆要抽出時間來輔導他,他當然得留下來學習。」董莉莉有點女強人的味道。

「如果沒有真正的急事,我肯定要留下來,能得到你們的輔導,那是我極大的榮幸。其他人想都還得不到呢。你們願意輔導我,我真的很高興。」王小兵連忙溜須拍馬了一句。

果然,兩美女聞聽了,喜笑顏開,『迷』人之極。

隨即,她們都拿出了化學課本,準備幫他輔導化學知識。

看到化學書,王小兵的頭就大了一圈,他被書里那些長長的符號震懾住了,看多了,簡直會頭暈,比打幾場架還要辛苦。哪些英文字母與幾何圖形結合在一起的分子式,一串接一串,有時長得離譜,他真想不明白那些弄化學的研究人員腦子裡為什麼能裝了那麼多的符號還能保持清醒,對於他來說,那是一件很怕人的事情。要是他,估計整天暈陀陀的了。

在這緊急關頭,他心裡暗暗祈禱,希望他老爸早點過來。

幸好,兩美女剛打開化學課本之時,王叢樂的頭就伸進了教室,問一個坐在後門旁邊的同學:「王小兵是在這班嗎?」

「對,我幫您叫他。您稍等。」那同學連忙走到王小兵身邊,道:「班長,你爸來找你了。」

「好!我出去一下。」他心裡喜滋滋的。風流小農民428

蕭、董二美女也看到了王叢樂,不好意思不準王小兵出去,便只好等他回來了。

如果沒出錯,王小兵感覺自己與王叢樂的談話應該會被班裡的兩美人聽到,那自己待會再回去跟她們打一聲招呼便行了。事情實在太簡單了。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心裡暗笑。

可是,世事無絕對。

剛才,王叢樂上樓梯的時候,正好遇到謝家化,於是,兩人展開了以下的對話內容,很枯燥,但很真實。

王叢樂問道:「黑牛,時間還早,不在教室學習,去哪裡?」

謝家化搔著後腦勺道:「王叔,不早啦,都九點多了,我還沒洗澡,要回去洗澡埃學習很沒意思的。王叔,我幫你打掃飯堂。」

王叢樂道:「小兵還在教室吧?聽說他要跟人打賭?」

謝家化睜著大牛眼,道:「他在教室。打什麼賭?」

於是,王叢樂把王小兵來找自己說的那番話說給了謝家化聽。他只是想問一問謝家化,看那個要打賭的學生是不是像王小兵說的那樣不懂做人。

聽完,謝家化笑道:「假的吧?」

在王叢樂的追問他,謝家化就將蕭婷婷與董莉莉要輔導王小兵學習的事說了,還說這可能是王小兵想溜之大吉用的計謀。他是個腸子直的人,藏不住話,別人問什麼,他知道的都說了。

王叢樂雖是個老實人,但也不算笨,覺得有道理,便直接上樓找王小兵去了。見了王小兵,第一句就說道:「小兵啊,我聽黑牛說了,你根本不是與什麼人打賭,只是想逃學。人家好心輔導你,你還想找借口開溜,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以後花多點時間學習,別到外面溜達了。有人願意輔導你,那是一件好事,你還想怎麼樣呢?」

「爸……」王小兵苦笑。

下了晚修之後,周遭更為寂靜了,只要輕輕地說話,都能傳很遠的。

如今,王叢樂那把男低音的每一個字都說得很清晰,教室裡面的人當然都聽見了,特別是蕭婷婷與董莉莉兩位豎起耳朵聆聽的,更是聽得十分明白。

想不到結果這樣,王小兵只好一迭聲答應好好學習,把老爸哄走了,然後,訕訕地走回座位,見兩美女正盯著自己看,好像在看一頭吃草的老虎一樣。

他尷尬地笑了笑,道:「開始輔導吧。」

「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叫你爸來叫你出去,然後就又當逃兵?哼,你肚子里還挺多詭計的嘛。」董莉莉轉過身來,面對著王小兵,微仰著秀麗的鼻翼,問道。

「哈哈,當然不是啦。」剛才,被老爸一頓數說,額頭還有汗珠,連忙伸手抹掉,以笑聲來掩飾內心的窘態。

「他說沒有就沒有吧。我們抓緊時間給他輔導。」蕭婷婷輕輕扯了扯董莉莉的衣袖,笑道。

「你看他,我從他的眼神里就看出來了。他還撒謊呢。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他老爸居然幫著我們說話呢。咯咯。叫他詭計不能得逞。」董莉莉略帶揶揄,用手指刮著臉,羞他,道。

「哈哈,好,我承認是這麼回事。」反正都穿幫了,他乾脆攤開來說:「是這樣的,養生堂還壓著一些貨款在那裡,我想去拿回來,要不,沒什麼安全。但又不知怎麼跟你們說才好,就想出了那個餿主意。」

「那你直接跟我們說嘛,我們又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快去快回吧。」蕭婷婷倒很好說話。

「你信他?」董莉莉盯著蕭婷婷,道。

看著兩美女意見有了分歧,王小兵知道自己今晚可以去做自己的正經事了。他只要稍微說得真誠一點,那就行了。

「算了,如果錢被偷也不管了,莉莉懷疑我,那沒意思。我還是留在教室里學習吧。」他拿出了課本,心裡暗暗祈禱董莉莉不要說那句:那我們開始輔導吧。

幸好,他這句話說出去之後,董莉莉笑道:「唉喲,你這樣說,以後要是那貨款真的被盜了,那可要我負責呢。我才不幹,你還是現在去拿回來吧,免得心掛掛的,你坐在這裡也沒心學習。白白浪費時間。」

其實,適才蕭婷婷說讓王小兵去的時候,董莉莉本來也同意的,但轉念一想,這個說法是蕭婷婷說的,自己同意,倒是成全了蕭婷婷的一番好意,於是,便佯裝不同意,搶白了兩句,如今,聽王小兵那樣說,又於心不忍,便只好允許了。她表面很不通情達理,但實質上也是一位講理的美女。

王小兵心中竊喜,笑道:「你們要吃什麼,我打包回來。」

「咯咯,不用了,你早些回來就行。開車不要那麼快,注意安全。」蕭婷婷柔聲道。

「他請客,不吃白不吃,要兩份五香牛肉與兩份蒸腸粉。」董莉莉就是不想與蕭婷婷說的一樣,要標新立異,那樣才顯出自己的不同。

「行!如果我趕不回來,你們先回宿舍,我會拿給你們的。」說著,他旋風也似的出了教室,下了樓梯,直朝車棚走去,推出摩托車,騎上,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他已約了鋒仔與傑仔,等到自己這邊一切就緒,就會用大哥大傳呼鋒仔的呼機。

今晚,他覺得只要運氣好一點,那就可藉此機會虜獲龍非的心,只要這一步做好了,那日後就可減少許多麻煩,而且,一旦利用好龍非這枚棋子,那就了解敵手,然後找出最佳的方案將之擊跨。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是以,這個計劃是否能成功,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整個局勢的走向。

當然,也並不是說今晚這一步成功了,就可力挽狂瀾,由此扭轉大局勢,只花四兩力便可撥千斤。畢竟,天時,地利,人和三樣都要達到一個水平,才能使大事成功。

不久,他便快到小樹林集市了。

於是,連忙傳呼鋒仔,要他準備動手。大約三分鐘之後,他把摩托車停在了養生堂的後面那條街,然後下車由小巷步行過去。他約了龍非,叫她在養生堂門前等自己。

走進小巷,到了養生堂店后,他便站在一條電線杆後面,靜靜地瞧著三十米開外的龍非。

龍非挎著一個包包,正左看右瞧,明顯是在等人的神態。可能是見王小兵還沒來,也不知他會不會來,所以有點猶豫了。

看著這一幕,王小兵心裡暗忖:要是龍非是無辜的,那自己做這一切,雖對她沒什麼大傷害,但也影響到她的生活。他有點可憐她。

不過,俗話說無毒不丈夫。

在這種局勢不明朗的情況下,他只有委屈一下龍非,假若她真的是無辜的,以後加倍體貼她,用物質去彌補她的損失,那就行了。

晚上九點之後,街道上的店鋪都陸續開始打烊了。大街上的行人車輛也漸漸地少了,只有昏黃的路燈還孤伶伶地立在那裡,毫無生氣地照『射』路面,以此來向人們顯示它們還是有用處的。

大約三分鐘之後,便有兩個男青年從街道另一邊向龍非走過來。

那兩人正是鋒仔與傑仔。

眼看走到了龍非的身邊,鋒仔與傑仔便分左右圍了上來,鋒仔拿出一柄匕首,晃了晃,道:「識趣的,就把錢拿出來。快!不要讓老子動手。」

「不想被打,就給我滾遠點1殊不知,龍非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

鋒仔與傑仔兩人身高都達到一米七五左右,比龍非要高半個頭,而且,體魄也比她剽悍,莫說是二對一,就是一對一,龍非也不是對手。她的口氣卻比他倆還要大。

可是,事實上,龍非卻像是比他倆要強,好像她有足夠的能力收拾他倆。

本來,躲在暗處的王小兵想等鋒仔再嗦幾句,便殺出去,實現英雄救美的計劃,不過,聽了龍非的話語之後,他倒想多看兩分鐘。他覺得龍非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人。

「識趣的快點把錢交出來!別惹老子火了,捅你一刀1鋒仔也殺氣騰騰地低吼著,揚了揚手中的匕首。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1傑仔也開始施壓道。

龍非連正眼也沒看鋒仔與傑仔,忽然數個動作一氣呵成,手腳並用,只聽到砰砰數聲連響,便把鋒仔與傑仔打倒在地。那只是短短的三兩秒鐘之內的事情。

隨即,才聽到鋒仔與傑仔發出的「唉喲唉喲」痛叫聲。

見到這一幕,王小兵都愣了一愣,腦海里只有一個聲音:咦!原來她會功夫!我一直沒看出來!

他作了一番對比,就是自己要打倒鋒仔與傑仔,想在三兩秒之內,都還不容易。由此可知,龍非的功夫真的不弱。想到這裡,他心裡不禁湧出一絲擔憂:自己之前的猜測是對的!龍非背後必然有一個勢力,由種種跡象看來,那個勢力肯定很強!

在他沉思之際,又聽到龍非嬌叱道:「這種水平也敢出來混!還不快滾1

說著,只見她抓起鋒仔的手臂,豁啦一聲卸下了他的胳膊,同樣,又抓起傑仔的手臂,豁啦一聲卸下他的手臂。

兩人的手臂脫舀了,痛得殺豬般嗷嗷大叫,跌跌撞撞,往街道的另一頭逃去。

看不出平時比較文靜的龍非居然是個好手,王小兵倒抽了一口涼氣,連忙退了回去,然後推著摩托,悄悄地離開了那裡,去另一邊與鋒仔與傑仔匯合。

痛得臉『色』發青,額頭豆大的汗珠不停滲出的鋒仔與傑仔站在一條小巷裡等著王小兵,見他來了,鋒仔哭喪著臉道:「兵少,幫不了你埃她居然會功夫。」

「我看到了。來,我幫你接駁好手臂。」他打打殺殺貫了,對於比較簡單的脫舀接駁還是在行的。

於是,他三下五除二便幫兩人接駁好了手臂。

鋒仔與傑仔晃著手臂,發覺沒什麼大礙,才鬆了一口氣,傑仔詛咒道:「還以為手臂被廢了。***,太恐怖了。我都來不及反應,就被她打倒在地了。***,好狠的妞。」

「我想不到她這麼利害。喏,拿去買點鐵打酒搽搽。」王小兵掏出兩張五十面值的鈔票,遞給他倆。

「兵少,我們沒事,不用客氣。你叫到,我們全力相幫,可惜沒幫到忙,我們感到慚愧。」鋒仔道。

「拿著,買點『葯』酒。要不,就不當我是兄弟了。」王小兵剛才看到他倆被揍,知道兩人有點傷。

「那謝兵少了。」鋒仔與傑仔便收下了錢。

……

好半晌,王小兵才騎著摩托朝養生堂而去。他第一次看到了龍非的真面目,心裡實在是震憾,想不到她居然深藏不『露』,自己看走眼了,此時,才回想起她平時的步伐頗為輕盈,而且,許多平常的舉止都顯出一種力量感,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如果自己與她對打起來,還不一定能贏埃

思及此,他心裡都有點發『毛』。既然知道了她的來歷必然有疑,那就不用刻意去查什麼了,以誠意去打動她的芳心,要將她爭取過來,化成自己的一枚棋子。

這麼一想,他又鎮定了許多。

老遠見到龍非,他又有點似曾陌生的感覺。

摩托停下來,王小兵笑道:「在學校里耽擱了些時間,來遲了。我還以為你會回家呢。本想不來了,但想到要是你一直在這裡等下去,那我可大罪了。」

「要是你不來,我一直等到天亮,從明天開始我可要連休一個星期才能恢復精神。」龍非掠了掠秀髮,微笑道。

他借著路燈,仔細觀察她一會,見她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沒有一點剛才發生過打架的跡象。暗忖道:看來她的心理素質很過關!這是個難對付的美妞!

隱隱之中,他感覺到想覬覦丹『葯』配方的敵人確實有點可怕。

現在唯一最可行的便是先穩住龍非的心,把她爭取過來,別跟她翻臉,要不既要對付三個老古董,又要對付她背後的勢力,那可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為了大計著想,他只好別對她動粗。

想通了這一層,他決定只有採取感化她這條路,在目前來說是最正確的了。

「上車吧,我倆好好喝一杯。」他點燃一支香煙,叼著,拍了拍車後座,招呼道。

龍非也不客氣,大大方方地打橫坐在了車後座上,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好像她吃定了王小兵似的。

到了星記大排檔,下了車,王小兵看到龍非的左腳的平底鞋的鞋帶鬆了,於是,他連忙蹲下去。

「你要幹嘛?」龍非有些戒備,微訝道。

「你的鞋帶鬆了。」說著,他就幫她綁起鞋帶來。

龍非美眸里掠過一抹稍瞬即逝的感動,紅唇牽動了一下,似乎要說什麼,但終究沒有說出口。

幫她系好了鞋帶之後,王小兵忽然記起自己要買一雙運動鞋,站了起來,笑道:「待會陪我一起買雙鞋子,怎麼樣?」

「好埃」龍非欣然同意道。

於是,兩人揀了一副座位,坐下,點了菜,便等上菜。

一向以來,王小兵不曾想過她是個練家子,如今,已知她會功夫,便留意她的兩手。她的手雖比較白皙,但拳骨比較平整,從這裡看出,她是下過一番苦工的,普通人的拳骨不可能那麼平整的。

「小兵,你還沒考慮過增加人手生產『葯』丸嗎?」私下裡,她叫他的名字。

「哈哈,快了。我再想想到底招多少個人比較合適。」雖從無那種想法,但他也煞有介事地說道。

「那算我一個吧。我晚上可以幫你加班做二個鐘頭。」龍非喜道。

「好,到時我決定了,就先招你。」從龍非的問話里,他可以看出她依然對自己有侵略『性』,如果完全感化了她,那她不會這樣問,是以,他覺得要下多點苦工,盡量把她降服。

「咯咯,那一言為定。」龍非燦爛笑道。

他真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麼身份,難道是為自己的家族工作,還是為其他顧主工作,他真的很想知道,但這種問題,要是問了出來,那就相當於撕破臉皮了,後果一般比較嚴重,打草驚蛇之後,未來將要面對的危險更大。

他如今就是要與她套套關係,拉近距離。

吃完了宵夜,已快到晚上十點了,街上的很多店鋪都關門了,幾間鞋店也打烊了。

王小兵開著摩托,載著龍非,在幾條街上轉了一圈,沒有買到鞋子,便送她回到住處。偶爾,他真想問問她是幫什麼人來尋找『葯』丸的配方,但話到嘴邊,想到不能問出來,便忍了下來。

「你一個人住不寂寞嗎?」她了車之後,他笑道。

「什麼意思?」她眨著美眸,道。

「呃,你不想找個男朋友嗎?」上次,她說可以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實質並沒有情侶的味道,他乾脆直接問道。

「想埃我覺得你挺不錯的。不過,你比較狡猾,有很多秘密不肯告訴我。這讓人有點不舒服。其實,兩人要成為情侶,那應該彼此坦白才好,要不,各自都守住自己的小天地不讓對方知道,那也沒什麼意思。」她忽然講起大道理來。

「我沒什麼秘密埃」他脊背涼撥涼撥的。

「你自己清楚。如果你真想泡我,那請你拿出誠意來。我是個很容易被人泡到手的女孩子,只要你是真心對我。」她雙手拎著包包,凝視著他,淡淡道。

這不分明是想來坑自己嘛。王小兵心裡嘀咕一句。

不過,他笑口常開,點頭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與我相處時間長了,你會知道我對你是真心的。現在,不論我怎麼說,你都可以反駁,我只好緘默,等到你發覺我是真的喜歡你的時候,你才會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錯的。」

說著,他伸手拉起她的手,很紳士地在她的手背上輕吻了一下。

其實,他確實對她有點意思,如果她是個單純的人,他會對她更有意思,這是由衷的,沒有絲毫的摻假成分。

所以,她從他那真誠的眼神也能看出這一點。可是,她表面比較溫柔,實質內心是比較冰冷的,想要感動她,真的不容易。而且,她是懷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來接近他的,這就註定了她更不會輕易接受他的愛。

「晚安。」龍非微笑著揮了揮手,也沒有邀請他上去。

「晚安。」他也不想上去。

於是,王小兵騎摩托到大排檔里打包三份五香牛肉與三份蒸河粉,帶回去,其中一份五牛肉與蒸河粉是給謝家化的。

回到東興中學,已是十點半多了。第三節晚修已下了,教學樓的教室都黑燈了。將摩托停在車棚之後,他便拿夜宵到女生宿舍樓,得到舍管的允許,他上了樓,找到高二女生的宿舍。

幾乎每間宿舍都傳出鶯鶯燕燕之語,教人聽了心癢。

走到305宿舍門前,沒聽到裡面有話聲,但有燈光從門窗里透出來,他伸手敲了敲門,問道:「董莉莉在嗎?」

「在」董莉莉聽出是王小兵的聲音,連忙出來開門。

不過,只打開了一條門縫,便閃身出來了,隨即又把門關上了。裡面的女同學有些睡覺了,她不想讓他看別人的睡姿。她秀髮剛洗,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喏,你和婷婷的宵夜。」王小兵把打好包的五香牛肉與蒸河粉遞給她。

「你真買來了啊1她歡喜道:「婷婷還在洗澡。」

他左右掃視一回,見三樓走廊里沒有學生,每間宿舍都是關著門的,於是,便伸嘴過去輕吻她的紅唇。她也頗為配合,與他激吻起來。

本來,王小兵只是想送宵夜來給她與蕭婷婷,但被她一雙玉手輕撫著脊背,轉眼便來了『性』趣,於是咬著她的耳朵道:「我們來吧。」

說著,便把飯盒放在了走廊的圍牆上,拉著她到了樓梯間里。

「別」董莉莉搖手道。

「只一次。」他已脫下了她的褲子與內衣,讓她撅著豐`『臀』,他準備祭出優雅的「仕子騎驢」這招。

「小兵,下次吧。」雖是這麼說,但她還是背對著他,兩腿微張,彎下腰去,雙手扶著樓梯扶手。

他耳聽八方,立時拉開褲鏈,放出早已豎起老高的老二,往前一送,「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隨即,一股肉感與溫暖包裹了他。

四周很寂靜,只有若現若隱的女聲從各間宿舍里裊裊飄出來。

時間不多,舍管待會還要上來巡查一遍,只有十多分鐘可以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是以,他一上來便是重進重出,那清脆的「噗噗」聲在樓梯間里回『盪』。

董莉莉咬著紅潤的下唇,極力忍住不發出「啊氨聲,可是,實在忍不住,便哼了起來。

這是女生宿舍樓,比較容易引來女生的圍觀,王小兵便連忙降慢些速度,使她快活多於疼痛,果然,她的「啊氨春音便消停了,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嗯嗯」鼻音。

這樣慢工細活地干,更適合於董莉莉。她非常享受,但又怕被人看到,於是也豎起了耳朵,聽著周遭的動靜。

一般情況下,快到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女生宿舍里是很少人會出來的,至多只是晚歸的女生會由外面回來上樓梯,所以一般只聽樓梯之間有沒有腳步聲就行了。在這比較安靜的環境里,只要有一點腳步聲,都能聽出來的。

正在兩人漸入佳境的時候,卻聽到三樓走廊傳來蕭婷婷的聲音:「莉莉,莉莉」

王小兵連忙把老二抽了出來,塞進褲子里,拉好褲鏈,再以最快的速度將董莉莉的褲子與內衣拉上。

這一切剛做好,蕭婷婷便走到了樓梯口,瞥見了站在那裡的王小兵與董莉莉,見董莉莉秀髮凌『亂』,滿臉紅暈,還道兩人是接吻了,便有些吃醋與不好意思,幽幽道:「哦,我還以為你去哪裡了。我睡覺了。」當時,她在沖涼房裡聽到外面有人敲門,不知是誰,出來之後問舍友,才知是王小兵,便走出宿舍想看看是什麼事,不料撞見兩人在行好事。

「我買了宵夜來給你們,就放在走廊的圍牆上。趁熱吃吧。我回宿舍了。」他也有點尷尬,便連謝家化那份宵夜也留在了那裡,空手回了男生宿舍。

回到宿舍,舍友都還沒睡,便參與了吹牛大行動。

約莫到了十二點之後,才洗了個冷水澡,又吸了一支香煙,等到舍友都睡下了,王小兵才進玉墜的丹域里,煉製一個鐘頭的丹『葯』,再修鍊一個鐘頭的三昧真火,然後花半個鐘頭,用初級三昧真火拓展玉墜里的空間。

出來之後,都是下半夜了。

不過,他精力很充沛,一般睡三四個小時就行了。

一覺睡到天亮,新的一天又開始了。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後到教室里上課,這是中學生活的固定模式。

轉眼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間,王小兵與謝家化到飯堂吃了午飯之後,剛回到宿舍,大哥大便響起來了。

他拿起來看了看,居然是村長雜貨鋪里的座機打來的,接觸之後,問道:「喂,請問是哪位?」

「小兵,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經過村委的一致決定,正式聘用你做村長助理。下午過來報到。」村長王家發聲音洪亮道。

「好!我下午準時到1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頗為高興。

與唐志旋的暗鬥終於有了結果,他雖不太在乎村長助理這種職位,但為了不給唐志旋看扁,他心裡也很希望能得到這個職位,不說其他目的,就是氣一氣唐志旋都過癮。

如今,他多了一份工作,那就不可避免要經常請假。

而張萬全是不會為難他的,東興中學里也沒有哪一位能管得住他。只是,他覺得還是跟蘇惠芳談一談比較好,畢竟日後要是曠課比較多,而又不事先跟她說明情況,倒會使她不快。

於是,走出男生宿舍,往教工宿舍走去。

上了樓梯,一會便來到了402宿舍門前,站在門口,他有點激動,有點興奮,腦子還有點『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先打好一遍腹稿,然後就舉手敲門。

「誰呢?」裡面傳出蘇惠芳的溫柔聲音。

「蘇老師,是我。」王小兵瞥了一眼403宿舍的房門,見是關著的,暗忖姚舒曼不知在不在裡面。

「等一下。」三秒鐘之後,蘇惠芳便穿著家常便服開了門,微笑道:「有事嗎?」

「有。」王小兵看了看走廊,沒發現有其他人,便不請自進,直往裡面走。經過她身邊時,還用手臂輕輕地碰了碰她的酥胸,柔軟柔軟的,十分過癮。

蘇惠芳見他笑『吟』呤地走進來,心裡如鹿撞,怦怦直跳,以一貫的經驗來看,她覺得他是來『性』趣了,俏臉不禁先紅了,又不好意思叫他出去,便只好打開房門,看他想做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