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7章約會或學習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了養生堂。 龍非正在吃由君豪賓館送來的午餐,見老闆來了,笑道:「老闆,吃飯了嗎?」 「吃了。今天有沒有人來訂貨呢?」他目光在她嫩白的胸肌上掃視一眼,咂了咂嘴,問道。 「有,有幾...

不過,王小兵是見慣大場面的人,並不慌亂,雙手連忙摟著安雲秋的纖腰,將她拉起來,在這一過程之中,兩人依然保持著結合。當他被董莉莉拉得仰躺下去之際,安雲秋便騎坐在他的身子上了。兩人只是換了個姿勢,並沒有分開。

「師姐,你主動點。使出你最擅長的那招。」他輕聲道。

「好」安雲秋從他那裡學到了「觀音坐蓮」這招絕招,見他躺下去,又這樣說,便知他是要自己祭出「觀音坐蓮」來繼續做快**育運動了。

而此時,他的腦袋正好在董莉莉的兩腿`之間。

董莉莉見把他拉倒了,但還是不能分開兩人,於是,便爬起來,跨過王小兵,想去推開正在一上一落做著騎馬運動的安雲秋。

可是,王小兵雙手抱住董莉莉的右腿往左一抬一拉,使她兩腿分開,身子背向安雲秋,隨即,他雙手按向她的兩膝關節,使她趴了下去。這時,她的胯部正好壓在他的臉龐上。

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便已趴在小船上了。

小船劇烈搖晃了一下,隨後便隨著安雲秋美`臀不斷地撅動而有韻律地晃動。

「你幹什麼拉倒我?」董莉莉還想站起來。

不過,王小兵雙手牢牢摟著她的雙腿,勸道:「莉莉,來,我一樣可以使你快活。別生氣了。」說著,便張開嘴,祭出柔舌功,吻她的私`處。

「啊啊礙…」

董莉莉被吻得渾身發軟,再也顧不得爭風吃醋,只閉著眸子好好享受他柔舌功所帶來的快感。她想要的也只是快活而已,如今得到了滿足,自然也就停歇了。

而安雲秋施展出了「觀音坐蓮」之後,在王小兵的身子上不停地起落,與他的老二進行友好的切磋。她佔了主動,就不怕被弄暈了,這也是好事,她心中竊喜,快慢都由自己,覺得雖是要出多點力氣,但卻可以撐控節奏,也是一件美事。在那裡疾緩適中的運動之中,她獲得更多的快感。

兩位美女一起發出「啊氨的春音,就是神仙聽了,也要酥軟起來。

王小兵還是第一次使兩位美女一起哼起春音,他感到非常自豪,身上能動的部分都用來伺候兩女了,當真是武裝到了舌頭。只要柔舌功運用得當,也可以使女人得到快感。他的雙手也同時祭出兩種武功,左手祭出的是太極掌,輕撫董莉莉的美`臀,右手施展的卻是鐵爪功,正在安雲秋胸前兩座雪山上進行勇敢的攀登。十指指端傳來無窮的滑膩,教人陶醉。

至此,兩美女都專心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本來,要不是董莉莉醒來攪局,安雲秋必然要被王小兵強大的進攻弄得暈過去。如今,安雲秋是撿了便宜,可以最大化地感受到快感的存在。

大約十分鐘之後,安雲秋便快要力竭了,騎馬的動作慢了下來,身子伏在了王小兵上面,大口大口喘著氣,胸前兩座雪山一起一伏給他做著按摩。兩人都汗津津的,泛著幽光。

這時,他便使用腰力,不停地往上撅動屁股,使老二繼續開鑿安雲秋那個神秘的山洞。他這招叫做「鯉魚打挺」。只要腰力夠強,一樣可以發揮出強大的威力。

果然,安雲秋便趴在他的身上,化主動為被動,由他來進攻了,只有檀口哼出連綿的「啊氨春音。

兩美女的春音一波接一波震蕩開去,並不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董莉莉的泉水溢出來,倒是弄得王小兵脖子都濕了。

又約莫過了數分鐘,三人都有點累了,便稍微停下來,小小休息一下,兩美女都趴在王小兵身上,只是,董莉莉只有美`臀壓住他的腦袋。

休息了三分鐘,王小兵便坐了起來,將安雲秋抱放在船板上,讓她繼續休息一會,然後,轉過身來,坐在董莉莉一條大腿上,雙手抱起她另一條大腿,用一招「醉漢搖櫓」,便進入了她的身子,隨即,加大馬力,幹勁凌雲,重進重出,以最瘋狂的進攻方式拓展她的隧道。那一聲聲清脆的「噗噗」聲猶如潮水一般緊密湧來,與小船在水面上搖晃發出的「篷篷」聲相映成趣。

「啊啊,小,礙…」

董莉莉身子劇烈震動到連話也不說了。她雙手抓住他的手臂,示意他輕些。

不過,這種高速運動,一旦起動了就不能輕易降下來,勢要衝刺到最後,方能自動減慢速度。

不消十分鐘,王小兵便將她送到了第二波**之上。隨即,轉過身來,又扛起安雲秋的雙腿,用一招「老漢推車」進入她的身子。

「啊,小兵,別那麼大力」安雲秋兩次看到董莉莉暈過去,心裡有點餘悸,懇求道。

「師姐,不怕的。暈了又會醒過來的。」他知道如果又輕進輕出,那待會董莉莉又醒過來,就又很麻煩,於是,便一上來就是大將軍的手段,重重一挺,繼而開始大動起來。那矯健的動作,充滿了力量感。

「啊,小礙…」她也與董莉莉一樣,被他老二撞得說不了話。

約莫九分鐘,王小兵便將她也送到第二波**上面去了,聽著她「氨一聲,便身子一軟,暈了。

他終於有時間可以抽支香煙來提提神了。

點燃香煙,悠然地吸著,煙頭的火光在幽暗的夜色下劃出無規律的亮痕,像是鐵水在虛空里流動,軌跡頗為明亮。

看著兩條白花花的身子,王小兵感覺特別自豪,以他現在的精力而言,還能幹一個多小時,不過,先小憩三兩分鐘,乘涼乘涼,渾身熱烘烘的,於是,把董莉莉摟在左邊,安雲秋摟在右邊,讓她們胸前堅挺的雪山壓在自己的結實胸膛上,感受她們美妙的脈搏。

三人這樣緊緊挨坐在一起,只有他清醒,仰望著星空,感受夜風的清涼,那感覺特別神奇,就像是神仙下凡,如今正在靜靜地注視著凡間的點點滴滴。

呼吸著夜晚的湖面上的清新空氣,王小兵很快便恢復了充沛的精力。

於是,先把董莉莉弄醒。

當董莉莉悠悠醒轉之後,見到安雲秋也是赤裸裸暈在船里,又湧上一股醋意,揮著小粉拳打王小兵的肩膀,嬌嗔道:「我打你。你為什麼要跟她干呢?我以後不理你了,你壞,我打你」

「我愛你1他永遠是那麼的以德報怨,痛吻她的檀口,不讓她說話。

隨即,雙手捧起她的豐`臀,用老二找准位置,「噗」一聲,又進入了她的體內,便立刻大動起來,使她連連哼出膩人的「啊氨春音,又沉浸在無涯的快活之中,顧不得世俗的煩惱了。

兩人一旦開始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就沒有餘暇去管其它事了。

轉眼間,王小兵又把董莉莉送到了第三波**之上,並使她暈厥過去,然後放她下船板上,又去弄醒安雲秋。

安雲秋朦朦朧朧醒過來,見董莉莉還暈著沒醒,問道:「咦,我剛才又暈了?唉喲,怎麼老是暈呢?她是新暈的還是舊暈的?」

「她已是第三次暈過去了。師姐,我也會讓你儘快暈過去的。」他邊說邊摟安雲秋過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張開嘴巴,祭出柔舌功,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溫習武功。

「矮,我居然暈得那沉,睡了一覺都不知道。」安雲秋捧著他的腦袋,嬌聲道。

「姐師,我又要把你變成神仙姐姐了。做好準備了嗎?」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老二已在她胯下不停地點戳,準備進入她的體內了。

「矮,小兵,你要輕點,啊,礙…」她還沒說完,他又非常堅挺地戳了進來,下面突然脹了起來。

「盡量1他大動起來。

安雲秋已感覺到自己會暈過去,只得雙手摟緊他的脖頸,不讓他太用力,可是,她根本阻擋不了他強大的進攻,只被他老二重重地齊根撞了幾下,她便身子又軟下來了,處於半暈迷之中了。

不消二分鐘,她也興奮到暈了過去。

……

當王小兵將兩位美女各自送到第五波**之後,他也感到有點累了,喘氣如牛,看著兩條白花花的嬌軀橫在小船上,他感到很滿意,也很自豪。要是每晚都能與兩美女好好地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鍛煉身體,那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董莉莉與安雲秋還沒醒過來。

夜已深了,他怕她倆會受涼,於是幫她們穿上了衣服,然後摟她們進懷裡,感受她們的體溫,那種感覺非常溫馨與美妙,特別是在這小船上,如與世隔絕一般,只抱著美人,可以不管其他事情,欣賞月色與湖景,世間桃源也不過如此。

周邊是荷葉,水氣朦朧,如夢非夢,似真似假,夢幻一般的存在。

他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吸著,讓兩位美女多睡一會,等抽完煙再叫醒她們。只是待會她們醒了,必然又會有點爭風吃醋,只得見機行事了。

眨眼間,董莉莉便醒過來了。

「嗯,你壞」她身子酸軟軟的,玉手無力地打著他的胸膛。

「莉莉,你真美,比仙女還要漂亮。」他贊道。

女人都愛聽好聽的話語,他投其所好。

果然,她的話音的嗔意便大減,變得柔和了許多:「那你要我還是要她,你說?我不許你碰其他女人。」

在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安雲秋也「嚶嚀」一聲醒過來了,剛好聽到了這句話,便也撒嬌道:「小兵,那你選誰嘛?她太霸道了。」

「你倆都是我的寶貝。」說著,他分別吻她倆的俏臉。

「嗯,你勛」董莉莉膩聲道。

「再送你一個吻。」他又在董莉莉的紅潤臉蛋上輕吻一下,隨即便用右手輕輕摸了一下她的酥胸,笑道。

「嗯」明顯地,董莉莉已心軟了。

隨即,王小兵便把自己的大道理娓娓道來:「你們想一想,剛才你們暈了多少次,要是你們只有一個,那我得不到滿足,你們也承受不了埃其實,有十個美女一起上來,我也能滿足她們。」

兩美女聽了,都表示討厭,一起揮著小粉拳又捶打他的肩膀,但都是輕輕地,跟按摩似的。

「哈哈,你們怎麼一起打我啊,你們這樣聯合起來打老公,那可不好埃你們要學會疼老公才行嘛。」他開心笑道,他已看出她們都默默接受了。

「哼,莉莉,我們以後就要看管好他,別讓他到處拈花惹草。叫他花心不成。」安雲秋畢竟是師姐,先退一步,笑道。

「他敢,要是他敢到處留情,我不饒他。」董莉莉努著紅唇道。

「那怎麼教訓他好呢?拉他耳朵,好不好?」安雲秋笑道。

「拉耳朵也好,不過,還是大力打他比較解氣。看他以後的表現了。再惹惱我,就教訓他。」董莉莉有氣無力膩聲道。

聽著兩美女同仇敵愾的語氣,王小兵欣慰地笑了。他摟緊了兩美女,好好地感受她們肌膚的溫潤。

「你笑什麼?」安雲秋清音問道。

「兩個老婆終於和好了,我心也安穩了。不用整天擔心,心裡掛著這件事,要不,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他半真半假道。

「哼,看看他,越來越油腔滑調了。打他」兩美女同聲說道,然後揮著小粉拳給他按摩。

「哈哈,我願意接受懲罰。」他摟著兩美人在懷裡,歡暢笑道。

兩美人嬌羞地在他的懷裡如小鹿般輕動,一副幸福的樣子。至此,兩美女之間的那股醋意才漸漸地消散了,她們想通了,與其明爭暗鬥,倒不如一起看管好他,讓他的心裡有自己,這才是王道。不然,爭來爭去,倒便宜了別的美人。

三人又在小船上欣賞了一會周遭的湖景,王小兵看了看勞力士,都已是凌晨一點多了,便道:「我們回學校吧。」

「要是外面有房子住就好了,不用回去。」董莉莉道。

「那沒什麼,如果你們想住,我到時租一間就可以了,平時要上課的時候我們住學校,有空出來不想回學校的話,就住那裡。」王小兵道。

說著,便拿起竹篙,開始把小船撐回湖邊。

一會的工夫,便撐到了湖邊,他把鐵鏈繞到湖邊的水泥樁上,泊好小船,跳上去,站在岸邊,等待美女上岸時扶著她們。

不過,兩美女都坐在小船里,並沒有站起來。

前段時間,他有過這種經驗,當時由於強大的進攻,弄得安雲秋走不了路,今晚,大幹了一場,其實已震傷了兩美女的胯下,知道她們走路有點痛,所以坐著不動,但又不好意思開口說「我下面痛,你抱我上岸」這種話,但只乾耗著,坐在那裡不語了。

他猜出了她們的不便之處之後,笑道:「我村裡有一個習慣,就是跟女孩子撐船在湖裡或河裡遊玩,回到岸邊的時候,要男孩子抱女孩子上岸的,這樣,那男孩子才會有好運氣。來,讓我行行好運。」

「有這樣的風俗習慣,真奇怪。」安雲秋笑道。

「他反正就是怪怪的。」董莉莉也暗自歡喜,不用自己開口,那自然好很多。

「來,我把你倆一起抱上岸,估計今年就要行一個大運,說不定哪天出門,天上下起金幣,那我可發了。」他下了兩級石階,走到小船邊,道:「坐過來一點,我把你們一起扛上去。」

「咯咯,你先抱莉莉上去吧。」安雲秋倒顯出紳士風度了。

「好,那我先抱莉莉上岸。」說著,他左手摟她纖腰,右手摟她大腿,將她抱了起來,走上石階,一會便到了摩托車旁,將她放下,再如法炮製,把安雲秋抱上來。

兩女都站在摩托車旁。

以往,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她們一人的時候,都是打橫坐在摩托後座上的,如今,兩個美女下面比較痛,想要都打橫坐在摩托後座上,那可坐不下,這是個問題。

在這夜深人靜的,又不能留一個下來,先送一個回去,如果留下來的那個碰到了歹徒,那倒容易出事。左思右想,覺得還是把她們一起搭回去比較好,於是道:「快上來吧。」

兩美女有點難為情地動了動,但沒有動靜。

「別怕,慢點上來,沒事的。」他牽著安雲秋的手,把她拉過來,然後用雙手摟著她的右腿,幫她跨上來。

「矮,矮,痛」安雲秋呻吟道。

「師姐,忍祝一點點疼沒事的。」他幫她跨上了摩托後座。

隨即,又把董莉莉拉到面前,雙手握著她的纖腰,把她提了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董莉莉雙腿`張開之際,也發出了幾聲「氨的呻吟,不過,一旦坐定了,那倒沒事了。只是在進入通向學校的那二百米左右的有坑窪的瀝青路時,有點顛簸,可能還會有點痛,除此之外,只要摩托車開得夠平穩,那就沒什麼事了。

回到東興中學,王小兵把摩托車開到車棚里,然後,先把董莉莉抱到女生宿舍樓下,隨即,又把安雲秋抱到那裡,看著她倆緩緩地扶著樓梯上去了,自己才回男生宿舍。

謝家化也已回來了,睡得跟死豬差不多。

剛做了快**育運動不久,王小兵還挺興奮的,洗了個冷水澡之後,更加興奮了,一時也睡不著,便走出宿舍,坐在柳樹頭下抽煙。

回想起與董莉莉、安雲秋兩美女的激情大戰,他還意猶未盡,要是現在面前再有一個美女,也照樣可以將她變成神仙姐姐。他天生精力充沛。

火紅的煙頭在虛空里一閃一閃的,淡淡的煙氣裊裊上升。在那上飄的煙氣之中,他似乎看到一張張標緻的美人臉蛋,她們一一閃過他的腦際,有她們經常陪伴在身邊,王小兵感到非常滿意。時不時找她們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人生如斯,夫復何求?

自從幹掉了白光偉之後,這幾天在學校里生活真是豐富多彩,要是可以不管外面的事情,他願意這樣一直活下去。

每天就上上課,然後就可以泡泡妹子,時不時還可跟她們快活快活,那真是一種天大的享受。人生可以做到這樣,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他彈了一下煙灰,點點火光在虛空里飛舞。

那細微的火星,就像他的思想,在不停地跳躍。其實,中學生活遲早會結束的,他是很清楚的,一旦踏入社會,那就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他已接觸過社會,知道裡面的黑暗。校園生活是一種過濾過的比較單純的生活,與外面的社會是不對等的。不過,對於他來說,沒什麼所謂。他已習慣外面社會的黑暗。

他的偉大夢想也不可能只在學校里實現,還得走出校園,到外面尋找美女,完成自己的夢想。

這一切,都離不開一個錢字。

而他的錢的來源,則主要由丹藥的銷售獲得。

想到「養生堂」,他便想到龍非。前些日子,他已委託杜秋梅與庄妃燕去接觸她,要從她那裡刺探一些信息。可是直到如今,也不見動靜,多半是沒有得到什麼信息,所以沒打電話過來。

從一開始,他便感覺杜秋梅與庄妃燕難以從龍非那裡得到什麼信息,畢竟那小妞也是狡猾狡猾的,只要稍微問到敏感的問題,都會被她輕輕帶過,不露痕。想從她口中得到有用的東西,那確實比較難。

本來,他想要是能斯文些得到信息,那就再好不過。

不然,就來點比較粗魯的。

紅雙喜香煙燃到了煙蒂,他丟掉煙頭,又重新點燃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隨即在想著自己以前就想過的法子。那個方法還是用來騙取龍非的好感的,要不擇手段得到她的信任,將她爭取過來,才可為己所用。

不過,那個方法得動點粗,可能會嚇著她。

一般情況下,他是不願意用那種嚇人的方法的,只是,如今形勢比較複雜,困難重重,要是不花點心思把她的背景弄清楚,那到頭來終究是自己吃虧。

是以,他下了決心,要來點武的。

想好了辦法之後,又抽完第二支香煙了,夜涼如水,坐在柳樹頭旁,便有了些睡意,於是踱回宿舍,倒頭便睡。

一覺到天亮。

王小兵醒來,洗漱完畢,叫醒謝家化,兩人一起到操場小跑一圈,在操場上,遇到蘇惠芳與姚舒曼也在晨練,看著她們那豐滿而婀娜的身子,他真想扛起她倆走回宿舍,然後與她們好好快活快活。

兩美人見了王小兵,都是莞爾一笑。

郎情妾意的,彼此都有意思,只是還沒到時候,王小兵也只有干吞口水的份,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在畢業之前把蘇、姚兩位美人泡到手,開發開發她們的身子。

操場上晨練的學生比較多,蘇、姚兩美女也不便與王小兵多說話,她們跑完一圈,便回教工宿舍了。

王小兵與謝家化才跑半圈。

此時,他掃視一圈四周,見旁邊沒什麼人,才道:「黑牛,中午的時候,你幫我叫兩個比較強壯的人過來,我要他們做點事情。」

「什麼事?」謝家化每一步都是重重地落在地面上,砰砰直響。

「沒什麼事,要他們去做點小事情。你不要忘了,可以拿我的大哥大打電話。」不是王小兵不肯說,皆因謝家化口無遮攔,比較容易泄露秘密,還是不要讓他知道為妙。

「好1謝家化一向以來都比較聽王小兵的吩咐。

跑完步,到學校飯堂吃了早餐,便到教室去上早讀。

新的一天開始。

他去別班檢查完出勤人數,回來坐在座位上,看著前面的蕭、董二美人,腦海里意`淫著,不知不覺便下了早讀,休息幾分鐘,便是上正課的的時間。

早上四節課,二節一科,按照大學的課程編排而編排,目的是為了讓學生有一個習慣,到時考上大學,也不會覺得大學課程的時間安排有什麼不同,從而不適應。

轉眼間,便到了中午放學時分。

謝家化飛奔到學校飯堂,趕緊吃完午飯,便騎著摩托出去找人了。

在東興中學里,就是老師都難以叫動謝家化,只有王小兵才能使動他,只要叫到他辦事,一般都會去辦。

而與此同時,王小兵吃了午飯之後,便把丹藥拿到養生堂去。

不久,便到了養生堂。

龍非正在吃由君豪賓館送來的午餐,見老闆來了,笑道:「老闆,吃飯了嗎?」

「吃了。今天有沒有人來訂貨呢?」他目光在她嫩白的胸肌上掃視一眼,咂了咂嘴,問道。

「有,有幾單。」龍非連忙用塑料杯給他斟了一杯開水,道:「老闆,喝杯水。」

「好,謝了。」王小兵在沙發上坐下來。

一男一女的在店裡,氣氛倒有點曖昧。

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吸了一口,見龍非穿著一件黑色棉質比較薄的秋衣,關懷道:「非,你穿一件,不冷嗎?要是沒衣服,我買兩件給你。不要害羞,冷到感冒就不好了。」他要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來炮製她。

「咯咯,我不冷。我有衣服,不用買。」她粲然一笑。

「你家人都不在這邊吧?」他親自出馬刺探她的信息。

「嗯。」她惜字如金。

「你在家裡排第幾呢?」他又問道。

「第二。」她美眸掠過一抹警惕的神色,但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他也發覺她的語聲漸漸趨向冷淡,可以猜出她對他問這些問題微有不快,是以,他也不想再問下去,問了也沒用,她有了戒心,那說出來的多半是假的,問來也沒意思。

「天氣轉涼了,你那裡有被子吧?」他改為問一些日常生活小事。

「有啦。」她捧起湯盅喝了一口湯,笑道。

「晚上一起吃頓宵夜,怎麼樣?」他把煙頭丟在矮几上的煙灰缸里,問道。

「好埃那我在哪裡等你呢?」她非常樂意接受他的邀請。

「呃,你下了班,就在店門口等我。我過來接你。不見不散。」他笑道。

「好的。」她頷首道。

……

離開了養生堂之後,王小兵騎著摩托到君豪賓館,找到了庄妃燕。她把他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幾天沒得到他的滋潤了,她想要女人福利了。於是,他也很慷慨,扒下她的褲子,以一招「抱虎歸山」,將她壓在靠背椅子上,開始猛烈地抽動起來。

「啊啊礙…」

她則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檀口輕啟,低聲哼出誘人的春音。

剛吃飽飯不久,他有的是精力,因她在上班,也不想太過大力地干,不然,弄得她走不路,那倒不好,於是,就輕進輕出,頗為有韻律地開發她的身子。

直幹了半個小時,那張靠背椅子上都被她的泉水潤濕了,他才重重一挺。

「矮」她身子一軟,接受了他那一炮精華無窮的射擊,身子軟綿綿的,快感像潮水一般瀰漫開去,使她沉浸在快活的海洋之中,俏臉紅潤泛著激情的光澤,秀髮微亂,平添三分誘惑力。

他老二還在她的山洞裡,感受她的脈搏跳動,隨即,扯開她的胸罩,祭出柔舌功,在兩座雪山上攀登一回,足足鍛煉了七八分鐘,才停下來,然後,抱著她,自己坐在辦公桌上,輕吻她紅唇。

兩人激吻了數分鐘,他才問道:「你接觸過龍非了吧?」

「接觸過了。」她微笑道:「問她家裡情況,她老是岔開話題,她是真的有點狡猾,我問了她幾次,都沒有問出什麼東西。令你失望了。」

說著,她用臉頰輕輕摩挲他的脖頸。

他雙手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笑道:「你儘力了,我怎麼會失望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現在是深秋了,晚上天氣有點涼,你要蓋被子啊,要不,會著涼的。」

「嗯,我一個人睡,有時睡不著,你能不能過來和我一起住呢。晚上沒有你在身邊,好孤單哦。」她嬌音道。

「現在學習比較緊,先住在學校,等以後沒那麼忙了,我就搬過來和你住,好嗎?」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嗯,好,那你以後要搬過來哦。」她努了努紅唇,嫩音道。

「好,一定會的。」其實,他覺得自己還是先住在學校比較好,要是搬來跟她住在一起,到時其他情人吃醋,也要自己搬過去,那倒不妙。

所以,還是住在學校不會引起眾情人爭風吃醋。

他早已料到庄妃燕不能從龍非的口中問出什麼,是以,也沒什麼失望可言,既然庄妃燕辦不成,那估計杜秋梅也一樣,不用再去問她。不然,見了她,又被她纏著要女人福利,那倒又要大動一番,如果是不用上課,那倒罷了,但下午還要上課,而且,晚上又還要做一點正經事,得留點精力。

離開君豪賓館之後,王小兵開摩托回了東興中學。

回到學校里,已差不多是下午上課的時間了。連忙停好摩托,快步奔向教室,進入教室,剛好敲上課鈴。

蕭婷婷與董莉莉兩美女盯著王小兵的座位看,還道他又要曠課了,問謝家化,也問不出個西東南北,不知他去哪裡了。不料,在上課之前最後一秒,他的身影出現了。兩美女一顆高懸的心又降了下來,俏臉同時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這就是情侶之間的關心。

在高二班裡,他就有兩個美人同時關心著他,比其他男生要幸福。

不過,要看與誰作比較,如果與謝家化比較,那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是不在乎這方面的,如果跟他比肌肉,他是十分有興趣的。

等到下了第一節語文課之後,王小兵與謝家化走上樓頂。

「找好人了嗎?」王小兵遞了一支香煙給他。

「找好了,鋒仔與傑仔,傍晚他們會過來。叫他們做什麼事啊?」謝家化把大哥大遞給王小兵,接了香煙,借火點燃,問道。

「沒什麼,一點小事。」王小兵想保密一下。

「沒煙抽了,把那包給我吧。」謝家化煙癮特別大的。

他就是這麼一個人,心腸很直,想到什麼說什麼,從來不會經過小腦多考慮一遍的,反正腸子很直,藏不住話。

王小兵最了解他的脾性,知道這個鐵哥們是個可靠的傢伙,所以,不論他向自己要什麼,只要力所能及,一般會滿足他。掏出那包紅雙喜給了他。

轉眼間,便到了下午活動課的時間。

謝家化叫來的兩個強壯男青年也來了,一個叫鋒仔,一個叫傑仔,都是職業打手,雖沒練過什麼功夫,但經常打沙袋,練就一副肌肉隆起的體魄,他們之中的一人就可以單挑兩個普通男子。

在學校大門口外的松樹頭下,王小兵接見了鋒仔與傑仔。

「兵少,抽支煙。」鋒仔遞一支香煙過來。

王小兵接了,點燃,吸了一口,道:「今天要你們幫我做點事情。」

兩位男青年叼著香煙,吞雲吐霧,同聲道:「兵少,有什麼事就吩咐,只要我們做得到的,一定幫忙。」

一般這種江湖上的事情,如果不是道上的人,如果沒有實力,那一般是叫不動別人的。像王小兵這種實力的人,則隨時可以叫一百幾十人來幫自己做事情。最重要的是,還可以不給錢。像這種職業打手,要叫他們辦事,大多數都是要勞動費的。

王小兵招了招手,讓他們走近一點,然後把自己計劃告訴了他們。

「好,兵少請放心,我們一定照辦1鋒仔與傑仔點頭道。

「不要嚇著她。」王小兵道。

「這個沒問題。我們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就行了。不過,到時你出來的時候,可別出重手打我們埃」兩強壯青年笑道。

「不會,大家都是演戲。不過,要演真一點。」王小兵腦海里已浮現出一幅幻想的圖像,心中暗暗歡喜。

對付狡猾的龍非,那就用更狡猾的方法,不然,採取那些溫和的方式,很難搞掂她,要用一些很特別的方法,才有可能虜獲她的芳心。他相信,憑藉自己的能力,那是可以得到她的芳心的。

將鋒仔與傑仔送走之後,王小兵回到學校,打籃球,吃飯,晚上去上晚修。

他在打腹稿,想著今晚演戲要用的台詞,說得好,那可是事半功倍,說得不好,倒會露出馬腳,使事情功虧一簣。

根據龍非那個人的特點,王小兵設計出了這樣的台詞:

非非,別怕,即使是天塌下來,我也會幫你撐著;即使到了世界末日,我也要為你尋找到最後一片綠洲;即使是地球每一寸土地都被大水淹沒了,我也要做你的基石,不讓你沉下去。

這是第一套台詞。

當然,他還想出了第二套台詞:非非,我一生一世都會好好照顧你,不讓任何人來欺負你!你是我的心肝寶貝,誰敢動你,那就是動我的心肝,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除了第二套台詞之外,他也想出了第三台,不過,估計很難用得上,也不必記住,只要用這兩套,那便可以了。

想到要是龍非投懷送抱,讓自己一親她的芳澤,那倒是件美事。

何況,已知道她的住處,要是有可能,就把她送回家,然後,用自己最溫柔而又最強大的老二去服侍她,讓她變成神仙姐姐。

想到自己今晚就有可能得到龍非身子的開發權,他就情不自禁地得意洋洋,滿臉笑意。

這時,董莉莉忽然轉過頭來,瞥見他壞壞地笑著,輕輕地碰了碰他的手,道:「你是不是又想當逃兵了?」

「哈?」正在美美地意`淫的王小兵回過神來,這才記起每晚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還要被二位美人強行輔導學習。

這可悲催了。

蕭婷婷也轉過頭來了,嫵媚輕笑道:「咯咯,我們可是有約在先的哦,不許反悔。你忘記了嗎?這可是你親口說要好好學習的,我們有責任好好輔導你埃」

「這個知道。」他確實對她們說過那樣的話。

兩美人相視一笑,才轉過身去學習了。

王小兵好生為難,今晚又要出去與龍非約會,但之前又跟蕭、董兩美女說好了要好好學習,讓她們來輔導自己,這可怎麼辦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