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5章一男二女兜風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p> 安雲秋早已被他征服,領略過他老二的絕世雄姿,如今,她是來朝聖的,雙手就要觸碰到他那不世出的雄壯老二,這一刻,她萬分激動,以無比純潔的心情輕輕地按摩他的老二,柔嫩的十指纏上了他的老二,頓時感受到...

王小兵與蘇惠芳相識也有一年多了,兩人的關係若明若暗,極為緩慢地往前推進,若無意外,成為眷屬,那將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但是,在他得到了其他一個個美女的身子開發權的時候,還是沒有得到蘇惠芳的身子開發權,至多只是允許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觀光遊玩。他也佔領過她上面二點,但就是還沒有佔領她下面一點。她守得很緊,不肯相讓,把貞操保護到底。他嘗試過幾次進攻,但被她的執著感動,最後只好與她達成協議,以後要得到她的允許才能對她下面那一點進行友好的訪問。

曾經,他也努力過,但她全力保護下面一點,他不容易攻進去,其實,要是他使蠻,也可硬將她的身子得到,但那樣做了之後,可能會招來她的反感。他是個憐香惜玉之人,不想做摧花毒手。

畢竟,這是個現代社會。講的是男人與女人都要平等。

在不尊重她的意願之下,強行奪走了她身子開發權,以她這種有知識,有想法,有志向的姑娘,必然不會善罷甘休。輕則大鬧一場,重則在法庭上見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是以,有這諸多的不便,王小兵也不會硬來。小心行得萬年船。

反正,能到手的先弄到手。

如今,他在與她深情相吻之際,雙手也沒閑著,施展鐵爪功,繼續在她兩座雪山上勇敢地攀登,只為達到山頂,在那裡領略美妙的風景。

不消五分鐘,她的泉水便潤濕了他的褲襠。兩人下面都黏稠稠的。

「惠芳,要嗎?」他下面也**了。

「不」她俏臉紅撲撲的,迷人之極,搖頭道。

「一起吧,好嗎?幾分鐘就行了。」他伸手去脫她的褲子。

「別」她連忙夾`緊了雙腿,還用手去撥他的手。

在這裡,她肯定不會同意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樣太危險了,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發現。縱使不是在這裡,她也還沒有心理準備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開發。畢竟,要她在短時間內消除心理障礙,那還有一定難度。

他也清楚還沒到火候,雖不太了解她是怎麼想的,但感覺她心裡有一層障礙還沒清除,所以不敢與自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反正是到嘴的肉,他也不急,於是,便放棄脫她的褲子,雙手改為愛撫她柔軟的身子。

兩人又激吻了二分鐘。

這時,走廊傳來了腳步聲,辨聲可知那人就快要走到老師課間休息室了。

兩人才匆匆分開了,剛分開,一個男老師便走了進來,與蘇惠芳打招呼道:「快下晚修了。」

「是埃」蘇惠芳回了一句,瞥了一眼王小兵,道:「你回教室吧,以後要帶頭向好,把班裡的同學團結起來,一起好好學習。知道嗎?」

「知道。那我回教室了。」王小兵意猶未盡地咂了咂嘴,站起來,道。

剛才,要是動作再慢半拍,那就幾乎被這位男老師撞見了。蘇惠芳想起來還心有餘悸,暗忖以後再也不在老師課間休息室玩火了。一旦被人撞見,那自己的臉面都沒地方擱了。

王小兵出了休息室,掏出紙巾,擦拭褲襠,他的褲襠被蘇惠芳的泉水弄得有點黏稠。幸好沒有大濕,不是特別注意去看,還瞧不見個端倪。

回到教室里,又快要下第二節晚修了。

蕭婷婷與董莉莉見他回來了,便立刻提醒道:「誒,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你可不許走哦。我們還要輔導你英語。」

「可以。」他在想,怎麼才能暗示董莉莉,讓她明白今晚要跟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不然,體內洶湧的欲`火要把自己的經脈撞裂。

「是了,謝家化去哪裡了?他也沒來上晚自習。」董莉莉好奇道。

「他?呃,他生了病,請了假。現在可能在宿舍里躺著。」王小兵這才記起叫謝家化去遊戲機室,自己卻沒有去叫他回來。

「他這麼壯也會生病,不可能吧。」董莉莉眨著美眸道。

「你不信,待會我帶你去看一看,敢不敢去啊?看你樣子都不敢到男生宿捨去的。」王小兵激將道。

其實,這是一種暗示。

不過,董莉莉沒有聽出來,但她也不甘示弱,笑道:「誰怕誰,看就看。難道謝家化是老虎,還能把我給吃了不成。哼,你們男生宿舍就是色狼多,但我也不怕。」

「你們兩個又開始鬥嘴了。」蕭婷婷微笑道。

「沒事,等下了晚修,我帶她去證實一下,讓她心服口服。她是老虎,當然不怕狼了。」他心裡蠻高興的,畢竟這一招靈驗了,今晚可以與董莉莉做一做對身心有益的快**育運動了。

可是,兩美女交換了一個眼色,忽爾好像醒悟什麼似的,都相視一笑。然後沒好氣地瞟了王小兵一眼。

「咯咯,我知道了,他又想當逃兵,才這麼說的。你又想耍花招,幸虧我們看出來了。想溜走,沒那麼容易。」董莉莉好像得知了驚天大秘密一樣,拍掌笑道。

「哪裡,是等第三節晚修下課之後再去。我又沒說現在就去。」王小兵道。

「哦,那就好。」兩美女嫵媚笑道。

看著這兩個迷人的寶貝,他真想邀請她倆一起來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可是,蕭婷婷必然不習慣,而董莉莉又不太肯配合,不像桂文娟那麼開放,是故,眼下註定難以成功,只好與董莉莉一人來做做運動,那是十拿九穩的事情,無須多想。

因此,他得找辦法與董莉莉單獨相處,不能讓蕭婷婷看出端倪。暗示太過明顯,她們很容易覺察的。是以,他沒有直接邀請董莉莉出外面,以免被蕭婷婷聽明白其中的貓膩。

不然,日後又要哄她開心,雖不須花費多少精力,終究要消耗些時間與口水,與其多做功,不如安排妥當,省去不必要的麻煩。

女人都一樣,知道自己喜揮氡鸕吶人在一起快樂,心裡始終是會不高興的。要是被蕭婷婷感覺出王小兵要與董莉莉在晚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她是會有點惆悵與不悅的。

是以,從關心愛護美人的角度出發,他不想太露痕邀請董莉莉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女人是很敏感的,對於情愛的事,輕易能嗅出個一二三來。

轉眼間,便下了第二節晚自習課。

王小兵說從明晚開始輔導,但兩美女不允許,誓要從今晚開始,他沒奈何,只得做個好學生,坐在座位上,讓她倆來給自己輔導英語。

其實,他最頭痛的就是英語,從初一到高二,還沒對英語發生過興趣。

「一節課的時間也輔導不了多少,先從語法開始吧。」董莉莉翻開英語課本與課外輔導書,道。

「不如像英語老師一樣,給他講一講單詞的用法?」蕭婷婷也打開了英語課本,道。

「也行。小兵,你對哪些單詞的用法不懂呢?」董莉莉問道。

「哈哈,太多了。」他笑道。

「不會吧,那得從頭輔導起。平時上英語課你在幹嘛呢?怎麼不學一些呢,到了期末考試,看你怎麼對得起班主任。我們都希望你能考個好成績呢。」董莉莉掠了掠秀髮,道。

「他要忙其它事情,沒那麼多時間學習。」蕭婷婷倒是維護王小兵。

聞言,王小兵喜滋滋的,看著兩個美人在為自己操心,真的有點幸福,覺得以後如果娶了一大群嬌妻,每個都能替自己著想,那就美妙之極了。

兩美女見他正笑眯眯地掃視著自己,都約略猜出他在想什麼,董莉莉倒沒什麼,蕭婷婷有些許的害羞,連忙移開了視線,那秋波盈盈的美眸特別惹人愛。

於是,兩美女便不厭其煩,孜孜不倦地幫他輔導英語。

王小兵感覺頭都大了一圈,坐在教室里接受輔導,聽著那咿咿呀呀的語音,那滋味,比到外面跟人打一場架還要耗神。學習,用的是腦力,他本來對英語又沒什麼興趣,平時基礎不紮實,如今,在兩美女的輪番輔導下,著實吃不消,一會又要做題目,一會又要記單詞的用法,一會又要學語法,他一顆不大不小的還算渾圓的腦袋真的不能在短時間內裝下那麼多的東西。他喜荒東西。

真奇怪,他跟謝家化有一點共通點。

那就是在上課的時候,他老是感覺到無精打採的,難以提起精神。但一出了教室,那便龍精虎猛的了。課堂上老師的話音便像是一個個催眠的音符,教人熏熏欲睡。

現在,雖有兩美女在前面,但他還是有點蔫蔫的,特別面對著那些彎彎曲曲的字母,他感覺眼前有許多幻影在飛舞,暗忖要是敵人們用這個方法來對付自己,那可搞他們不過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了第三節晚修。

「哈哈,好,謝謝兩位小老師,辛苦了,請先歇一歇,明晚再輔導。到時間了。累死我了。哈哈,終於完成任務了。」王小兵鬆了一身,立時來了精神。

「你看看他,剛才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想要睡覺,現在下課了,就來精神了。真服了你了。」董莉莉撇撇嘴,收好課本,撇撇嘴,幽幽道。

「他可能是平時太忙,真的累了。」蕭婷婷自有見解,柔聲道。

「他哪裡累,你看他現在這個樣子,像累嗎,有一隻老虎在這裡,也會被他打死了。」董莉莉凝視著渾身充滿了力量的王小兵,也有點想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笑道。

「我可不能打老虎埃」王小兵笑道。

「為什麼呢?」蕭婷婷好奇道。

「母老虎在眼前啊,哈哈,我向來不打女人的。」他將英語課本丟進抽屜里,有根有據道。

兩美女同時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他繞著彎子來罵我們呢,可不能饒他。我倆對付他。」董莉莉已當先伸手過來,拉住王小兵的手臂。

蕭婷婷只是格格笑著,不好意思出手,笑得如雨打梨花,特別迷人。

「我請兩位小老師吃宵夜,算是小小的報答。走吧,吃完宵夜,莉莉跟我到男生宿舍走一趟,要跟你分出勝負。」王小兵笑道。

「可以。」董莉莉不甘示弱道。

於是,三人出了教室,下了樓梯,朝學校飯堂走去。

王小兵渾身欲`火亂躥,只想快點吃了夜宵,便與董莉莉好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抓緊時間降降火,不然,經脈快要報廢了。秋高氣爽,良辰美景,男女一起快活快活,正是好時光。

走進飯堂,又見到安雲秋。

王小兵只好也請安雲秋過來一起吃夜宵。畢竟,她也是自己的情人。

「師姐,以後你就在旁邊監督一下就行了,粗重工讓男士們做,你又要學習,又要做工,那很累的。累壞了你,我可擔當不起埃」他關懷道。

「沒事,我盡量多做,沒怎麼累。」安雲秋已把自己當成飯堂的老闆娘了,出多點力氣,那也是很應該的。

「師姐,你精力真好,要是我,除了寫好作業,都沒時間來幹活了。」董莉莉看出安雲秋看王小兵的眼神頗黏人的,微有醋意,一語雙關道。

「咯咯,反正是幫小兵,自己辛苦一點也沒什麼。能做的就做一些。」安雲秋雖不會說「老娘是他女朋友,當然要照看這裡啦」這種話,但她也不甘示弱,委婉地針鋒相對回了一句。

聞言,董莉莉便感到自己的正牌女友地位受到了挑戰,冷笑道:「誒,小兵,你就別讓師姐做得那麼辛苦嘛,讓她多點時間學習不好嗎?她都高三了,要抓緊時間學習,不能讓她再分心了。」

「嗯,對。誒,師姐,你以後來這裡監督一下就行了,別干粗重工,你學習要耗神,來這裡幹活又要耗體力,那真的很累。來這裡監督也算是幹活。」他知道董莉莉真正的意思是什麼,不過安雲秋也是自己的情人,只好藉機佯裝聽不懂,更加關懷安雲秋。

「咯咯,那謝了。我以後就做監督的工作吧。」安雲秋美眸彎成了月牙狀,喜之不荊

在與董莉莉的較量之中,她算是略佔了上風。

董莉莉的意思是要叫王小兵辭退安雲秋,不過,想不到他卻對安雲秋更好了,明顯是護著對方,她便有些不高興了,微撅著紅唇,怪他不幫自己。

女人就是愛吃醋。

「來,我們一起吃夜宵。」王小兵招呼三美女坐下,然後點了她們喜歡吃的東西。

在平時,他留意她們愛吃什麼,比如蕭婷婷,她就愛吃甜品居多,而董莉莉則喜歡辣的,安雲秋甜辣都喜歡。要泡妞,知道她們的飲食習慣,然後因人討好之,則事半功倍。

蕭婷婷在一旁,感覺出了王、董二人有些鬧彆扭,她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只好訕訕地坐著,靜靜地吃夜宵。她喜歡他,很想與他在一起,但又不願意見到他與董莉莉吵架。雖偶爾會有那種希望他與董莉莉分手的念頭一閃而過,但並不是真心所想。

她也不知自己是希望獨佔他還是要與董莉莉一起分享他。

而安雲秋則心裡暗暗得意,畢竟剛才王小兵偏向了自己。這不證明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嗎?如果他不愛自己,可能被董莉莉這麼一說,不出幾天,還真會把自己給炒了魷魚也未可知。得知他這麼愛自己,著實歡喜,感覺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真沒有選擇錯誤。她更堅定了信心要一輩子跟著他過日子。

四人坐在一起,氣氛有點悶。

主要是剛才董莉莉與安雲秋之間鬥了氣。

王小兵則在想著該怎麼樣讓董、安二女和睦相處,畢竟日後要是住在一起,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能老是吵吵鬧鬧的,那沒法過日子。

但在驟然間也找不到方法解決,只好先吃夜宵。

吃完了宵夜,蕭婷婷便告辭道:「我先回去洗澡了。明天見。」她夾在中間,頗為尷尬,如果幫王小兵,又會惹董莉莉不悅;要是幫董莉莉,她自己又覺得對不起王小兵,是以,乾脆先回宿舍,靜候音訊。

「明天見。」王、董、安三人同時揮手道。

剩下王小兵與董莉莉、安雲秋三人坐在餐桌旁。在還沒來學校飯堂吃夜宵之前,王小兵曾說要帶董莉莉到男生宿捨去看看謝家化,此時,夜宵已吃完了,董莉莉想找機會問一問王小兵,看他與安雲秋到底是什麼關係,於是淡淡道:「小兵,你不是說要帶我到男生宿捨去看看嗎?」

「是啊,走吧,誒,師姐,剛吃完宵夜,不能立刻睡覺,要不對胃不好,一起散散步吧,等胃消化完了食物再回去休息。」王小兵笑道。

「好埃」安雲秋也不肯讓步,畢竟女人一輩子能遇上王小兵這樣擁有不世出老二的人,真的不多,她不會輕易放棄。

董莉莉頗為不屑,暗忖安雲秋怎麼這麼不識趣,居然跟來做電燈泡。她不知道安雲秋早已與王小兵有了一腿,也是他的情人了。

三人一起出了飯堂,朝男生宿舍走去。

王小兵在中間,左右掃視一圈,見兩美女都各自沉默,好像要斗出個勝負似的,心中暗忖:今晚不化解她倆的怨氣,那日後就更難了。

想到這裡,笑道:「靜悄悄的,挺無聊的。我說一個故事給你們聽。」

「什麼故事呢?」安雲秋笑道。

「別說了,反正我不想聽。」董莉莉心裡不舒服道。

「哈哈,關於三隻小耗子的故事。」王小兵笑道:「從前,在一座飯堂里,有三隻耗子,其中一隻是老大。老大耗子問另兩個小耗子誰敢去飯堂偷些食物出來。一個小耗子說:『讓我去吧。』另一隻也爭著說:『還是讓我去吧。』老大耗子就問:『你們有什麼本領呢?如果沒有本領,那可很危險的。』兩隻小耗子同聲道:『我們都有會變化的本領。』老大耗子問:『說來聽聽,怎麼個變化。』」

董莉莉雖說不想聽,但還是豎起耳朵,聽他在說什麼。

頓了頓,王小兵接著道:「其中一隻小耗子就說道:『我可以變化成美女,像董莉莉那麼漂亮。這樣,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進入飯堂,想要什麼就拿什麼了。』另一隻也說:『我也可以變成美女,像安雲秋一樣漂亮。照樣可以做到。』老大耗子笑著說:『那我變成王小兵吧,一起到飯堂好好吃一頓再說。』」

起先,董莉莉與安雲秋聽他說兩隻小耗子分別要變成自己,都心裡有氣,微微冷笑著。

等到聽他說老大耗子要變成王小兵,董莉莉才忍俊不禁笑道:「你就會拐彎抹角來罵人,我可不饒你。」說著,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他寬闊的肩膀。

「還以為說什麼故事呢,原來損人呢,該打」安雲秋也嬌聲笑道,隨即揚起小粉拳,打他另一邊的肩膀。

兩美女同仇敵愾,按摩似的不停地捶打他的兩肩。

至此,他感覺她倆之間的怨氣消解了不少,任由她倆練練拳法,笑道:「這是寓言故事嘛,寓意是說只要能變化,那就吃住無憂埃沒有損人埃」

「咦,還寓言故事呢,明明是在損我們,打他」董莉莉嬌嗔一聲,繼續揮舞著打他的肩膀。

「對,損了人還振振有詞呢,該收拾他。」安雲秋也笑道。

於是,兩美女更加賣力地敲打他的肩膀,但卻不是真的打,只是裝模作樣地玩耍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融合起來,不像先前那麼沉悶。

經過車棚的時候,王小兵覺得帶她倆出去兜兜風,或者會令她們之間的氣完全消解,於是笑道:「還沒到時間睡覺,不如出去逛逛吧,坐摩托兜風,繞國道走一圈,也用不了多久。」

「好埃」安雲秋想到那晚與他在郊外打了一次野戰,回想起來著實趣味無窮。

董莉莉本來想說不去的,但安雲秋居然要去,自己這個正牌女友怎麼可以落後,於是也哼著鼻子道:「去就去咯。」

忽然之間,王小兵暗忖:今晚要是能把她倆一起抱上床,那豈不是人生一大喜事?

不過,她倆之間心裡還有氣,在正常情況下,真的沒什麼希望實現這個事情,但是,世事無絕對,只要肯去嘗試,說不定還真有機會也未可知。畢竟她倆都跟自己有一腿,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滿足她們的女人性需要,不會讓哪一個吃不飽。

是以,他決定試一試。

從車棚推出了摩托之後,帶著兩美女出了學校大門,他拍了拍車後座,笑道:「上車吧。」

這時,就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問題,那就是誰坐中間。按常理來說,董莉莉是他的正牌女友,理當坐中間。可是,安雲秋第一時間坐上去了,佔住了中間位置。這麼一來,董莉莉要麼不上車,要麼就坐最後一位。

「那我坐哪裡呢?」董莉莉有點不悅道。

「這不是還有個位置嗎?」安雲秋覺得自己與她平起平坐了,也不用讓她了。

王小兵也不好意思叫安雲秋讓位,忽然想到可以讓董莉莉坐前面的油箱上面,笑道:「坐前面吧,這裡還有足夠的位置。」說著,屁股往後退了退,讓安雲秋也退後一些,幸好他的手夠長,可以扶住車把。

「這裡能坐嗎?」董莉莉瞥了一眼油箱那裡,撅著紅唇道。

「當然能啊,上來吧。」他伸手拉她過來,然後用右手摟住她的右腿,讓她跨上摩托車。

安雲秋看到他對董莉莉這麼親昵,她心裡又有點醋意,努了努嘴,對著他的背影輕輕地哼了一聲,隨即,便雙手摟緊他的豹腰,將頭伏在他的肩膀上,用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去擠壓他厚實的脊背。

剎那間,王小兵的脊背上瀰漫開無窮的溫潤與彈性,十分舒服。

而董莉莉坐在油箱上,身子自然要靠在王小兵結實的胸膛上,就像是坐在一張靠背椅上。

曾經,王小兵就有這樣的小小夢想,那就是自己駕駛著摩托,前面有美女,後面也有美女,如今,居然出現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那一幕,實在是驚喜交加,暗忖老天真是待己不薄,使自己的小小夢想實現了。

不過,唯一有點差別的就是,自己想要的是前面那個美人是面對著自己的。

那樣,就有兩座堅挺的山峰壓在自己的胸膛上,後面又有兩座堅挺的山峰頂在背脊上,一共四座雪山前後夾攻自己,那種感覺應該非常不錯。他希望會有這一幕出現,就差一點點而已。

是以,他笑道:「摩托開得久了,油箱會有點熱,莉莉,你不如面向我吧,這樣就可以盡量坐在我的雙腿上,少靠近油箱。」

「你怎麼不早說呢,我說嘛,油箱是會發燙的啦。」董莉莉有點生氣道。

「不是很燙的,會有一點。來吧。」說著,他右手捧著她的美`臀,左手摟著她的纖腰,托她下車,等她下了車,右手摟著她的左腿,托她的腿跨過來。

轉眼間,董莉莉又坐上了摩托上面。

這時,她突然看到安雲秋雙手摟緊王小兵的豹腰,而腦袋則伏在他的肩膀上,這是情侶才會有的親昵動作啊!突然之間,她似乎明白了什麼,或者是感覺明白了什麼。要麼安雲秋是他的情人,與他有一腿,要麼就是安雲秋暗戀他。

但看到這麼親密的舉止,多半是情侶了。

「嗯,我不去了」董莉莉心頭湧起一抹濃烈的醋意,輕扭纖纖腰肢,嬌嗔道:「你們去好了」

「莉莉,一起去吹吹風吧。」王小兵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祭出太極掌,輕撫她的美`臀。

「嗯,我要回去」董莉莉被他摸得渾身打激靈,身子不停地壓向他,豐滿的美`臀已坐住了他那已正在漸漸蘇醒的老二,胸前兩座雪山正在有規律地按摩著他的胸膛。

「我要開車了,別動。」他前後各被兩座雪山擠壓按摩,真是欲死欲生,一股股酥軟從皮層快速傳遞到腦中樞神經,化成一波又一波的漣漪快感,立時形成激靈表現出來。

「我不」董莉莉摟緊他的脖頸,伏在他的左肩,張開檀口,咬了他肩膀一口。

她是真的咬的,以此來泄心中的怨氣。

王小兵「唉喲」一聲,也並不打她,也並推她,也並不罵她,他是要以德報怨,立時施展出柔舌功,在她如玉的修長脖子上用心地吻著,隨即,雙手將太極掌的精髓發揮出來,左手輕撫她柔軟的脊背,右手則愛撫她的豐`臀。

「嗯嗯……」

果然,董莉莉被他的誠心感動,便不再咬他了,口鼻都哼出低沉而撩人的春音。

坐在後面的安雲秋本來是摟著王小兵的豹腰,而腦袋則伏在他的右肩上,與董莉莉平分他左右的肩膀,她不想管那麼多,只要把自己要得到的先得到,伏在他肩膀上,闔上眼瞼,佯裝小寐。

可是,眼睛不看,耳朵卻能聽到董莉莉發出來的春音,雖是極力要平靜心態,但春音乃威力強大的聲波,源源不斷地湧進她的耳朵。

轉眼間,她體內的欲`火也點燃了。

坐在後面,自然要吃虧一些,不能受到王小兵柔舌功及其他功夫的伺候,不過,她比較主動,因為她也從他那裡學會了柔舌功,於是,也祭出了柔舌功輕吻他的脖頸。

在這激情的時刻里,王小兵腦海里升起一個興奮的念頭:今晚要找個地方與兩美女好好共度良辰美景!

要不是所處的位置正是東興中學的大門口,他就要放出老二,先在董莉莉胯下的山洞裡開鑿隧道,把一條隧道打通之後,再轉回身給安雲秋的身子好好地耕耘一番。

起先,安雲秋雙手只是在他的小腹處揉來揉去。

大約一分鐘之後,她好像無師自通,也領悟到了九陰白骨爪這種高深的功夫。隨即,一雙玉蔥般的美手便緩緩下滑,如靈蛇一般,悄無聲息地滑入了他的褲襠里。她也算是個小有成就的功夫高手了。既會柔舌功,也會雪峰壓,還會九陰白骨爪,三種柔性的功夫使出來,威力也頗大。

她滿心激動,因為她的雙手正在向他神聖的地方伸去。

曾經,她的身子被他的老二無微不至地耕耘過,而如今,她是滿懷感恩之心正在靠近他老二的居住之地。她的纖纖十指已進入了他老二周圍那一片茂盛的森林裡,在林中穿梭。

這時,他也已覺察安雲秋的雙手入侵自己老二的神聖之地,但他相信她是來朝聖的。

是以,他沒有加以阻攔。

何況,他雙手正在侍弄董莉莉,也分不出手來去抵擋安雲秋的九陰白骨爪。就這樣,她如願以償,居然穿越了黑森林,然後到達了他老二的神聖居地。

而此時,他的老二正在修鍊內功,陣陣強勁的氣旋擴散開去,青筋怒突,肌肉雄健,凝聚了滾熱的能量,正在準備著打一場有聲有色的持久戰。對於打持久戰,他的老二非常有經驗,一般可堅挺到底,絕不軟下去,使一位又一位的美女拜倒在老二的面前。

這等百戰百勝的壯舉,實屬舉世罕見。

安雲秋早已被他征服,領略過他老二的絕世雄姿,如今,她是來朝聖的,雙手就要觸碰到他那不世出的雄壯老二,這一刻,她萬分激動,以無比純潔的心情輕輕地按摩他的老二,柔嫩的十指纏上了他的老二,頓時感受到他老二的激情與偉岸。

哇!好大好粗好長!

她腦海里只有這句話在不停地迴響,如仙音灌耳,喜悅無窮。

在這迷情的時刻,王小兵興奮之極,呼吸立時變粗重一倍,分了一半精神到小腹下面,好好感受安雲秋那誠摯的朝聖。他覺得她的纖纖十指是那麼的柔軟,纏在自己的老二上,不停地摩挲,以表敬意。

他的老二已基本蘇醒了,怒嘯一聲,便豎了起來。

這一剎那,安雲秋以十分敬畏的誠心面對他的老二,知道他老二快要完全蘇醒了,又驚又喜,便加倍用心將九陰白骨爪的精髓施展出來,百倍呵斥他的老二,服侍他老二起床準備做運動。

他老二霍地一揚,低吼一聲:誰來弄醒我?待會教她幾天走不了路!

安雲秋握住他一步一步膨脹的老二,雖還沒被他開始耕耘,但身子已酥軟起來,也不禁哼出了能振奮人心的「嗯嗯」春音。

此時此刻,董莉莉的檀口幾乎咬著他的左耳,在向他的耳朵輸送春音;而安雲秋的腦袋則伏在他右肩,檀口對著他的右耳,以最感性的春音輸送進他的耳朵。

兩股大同小異,堪比春藥的春音如涓涓細流,連綿不絕地流入他的耳朵里。

仙音也不過如此,春音入耳,催動欲`火滾滾上升。

以他的經驗可以猜測出來,只要今晚不降降火,那必然是要經脈報廢了。他體內的欲`火,莫說連御二女,就是連御十女也能滿足她們的女人福利需要。只要他全力而為,那董、安二美人則可能要被弄得下面疼痛不已。

「我要開摩託了,坐穩了。」其實,他坐得最不穩,身子在微動。

董莉莉感覺到安雲秋的手已進入了王小兵老二的居住之地,心裡醋意更濃,但又無可奈何,有點恨意,便又開始咬他的肩膀,只是沒那麼用力了。

摩托嘟一聲,緩緩上路。

王小兵是真正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快活與疼痛並存,左肩被董莉莉咬著,右耳則聽著安雲秋那略帶磁性的春音撫慰,真是飄飄欲仙了。

深夜的鄉道上,靜悄悄的,只有秋蟲在鳴奏,和著安雲秋那「嗯嗯」的春音,交織成一曲教人聽了渾身熱烘烘的柔和而催情的美妙樂曲。

要不是他的車技出眾,在這搖晃之中,可能會翻車。

月色如乳,傾瀉下來,大地神秘而朦朧,清風似水,涼意習習,正是晚上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的最佳時分。

王小兵在不停地打激靈,但依然還能思考。

他在想,應該到哪裡去跟兩位美女好好地快活快活,一般來說,在野外也行,但野外比較昏暗,加上深夜之際,霧水頗重,他就無所謂,只是兩美女容易感風傷。從關懷美人的角度來看,還是不要在野外作戰比較好。

這樣,就剩下去開房了。

開房不錯,可是,他想到開房,才想到自己沒帶錢包!在這關鍵時刻,居然感冒了!他想調轉車頭,回學校的宿舍,先取錢包,再去開房。

但此時已離東興中學有一里路了,何況,世界之大,在哪裡都可以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想當日,他跟張靜在廁所里也照樣完成了許多高難度的動作,而且,抱著她來干更有味道。男女兩人做運動,其實,並不需要太多的地方,只要一點地方就行了。考慮到女生比較愛清潔,那就要找一個比較乾淨的地方,這是其一。

其二便是那地方比較隱蔽,不近路邊,不容易被人看到春`宮圖,那就行了。

是以,開不開房都無所謂了。

至於去哪裡玩一玩,那就看心情了。一般要滿足既乾淨又隱蔽這兩個條件,在郊外比較難找到合適的地方,但在小樹林集市附近就能找到。

摩托截著一男二女,時而搖搖晃晃,但終究還是平安地到達了小樹林集市。

彼時,已快到凌晨零點了。

街上沒什麼行人,店鋪也幾乎都關門了。

偶爾有人看見王小兵與二美女緊緊地纏在一起,投以羨慕的目光。

王小兵則在幸福之中,他將摩托的速停左看右瞧的,在尋找合適停車的地方。他腦海里忽然湧出一個念頭:去找庄妃燕,在她那裡過一夜,那也挺爽的。

但想到董莉莉、安雲秋與庄妃燕都不熟,這樣貿然去她家,必然會惹來許多麻煩。是以,便放棄了這個念頭。

在經過小樹林廣場時,他忽然記起一個好地方,到那裡去,確實很美妙,於是,立刻把摩托往右拐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