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4章美女老師的心思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他決定盡量去幫助認識的美女,虜獲她們的身心,並且百倍呵護她們,讓她們得到真正的性福風流小農民。 所以,他的用心是很正派的。 王美鈴聽了他的話,笑道:「那你老實說嘛,你有沒有女朋友呢?你...

風流小農民_風流小農民全文免費閱讀_第0424章美女老師的心思情人多了,也有點麻煩風流小農民。

如果每位情人都有一顆海納百川的心,可以兼容別的女人,那將是男人最大的福氣。不過,在這個世界上,女人一般都是比較小氣的,她們只想獨佔男人的老二,不想與其他女人分享。

王小兵的情人之中,現在只有少數有那種看得開的思想,心胸比較寬闊,平時不以霸佔他的老二為自己的目的,可以與另外的美人一起分享他褲襠的真傢伙。

但還剩下的大部分情人,都不願意看到他與別的情人在一起。她們還沒有心理準備,如果驟然見到他與其他美人在一起卿卿我我,她們是會不悅的。

這正是癥結所在。

王小兵想要實現自己的偉大夢想,除了自身各方面的能力要達標之外,還有就是要處理好各位情人的關係,讓她們彼此不爭風吃醋,都圍繞在自己的身旁,聽自己的話,大家和睦相處,共創性福的的生活。

但這偏偏與美女們的自私心理是相背的。

是以,想要逆流而上,衝破重重阻力,使美女們接受自己的建議,那倒真不容易。美女們都有自己的想法,對於與其他美人一起分享王小兵的強大,她們平時沒想過。

董莉莉就還沒有那種準備的心理。要是她看到王小兵與王美鈴在一起,必然會有醋意,說不定又要俏臉罩冷霜好幾天。對於心愛的美人兒,他可不想讓她們不高興。

是以,他盡量不讓她們看到自己與王美鈴走在一起。

只要帶王美鈴在校園裡隨便逛一圈,然後用摩托載她出去,找一個郊外好地方,看能不能虜獲她的身心。兩人進行一番友好的戶外快**育運動,那也可促進感情。

正在意`淫之際,忽然見到蘇惠芳從教工宿舍走出來,暗道一聲不好,心念電轉,想著應對的法子。上晚讀之際,自己與一個美人在校園裡優哉游哉地散步,那也太過顯眼了。

蘇惠芳一眼便看到王小兵。

兩人相距只有三十多米而已,王小兵已想出了應答的話,心裡又輕鬆了些許。他與王美鈴還在緩緩走著,與蘇惠芳越來越近了。

「王小兵,你不回教室上晚讀,在這裡逛什麼?」蘇惠芳走過來,借著路燈打量一眼王美鈴,見是個美女,但感到眼生,好像不是本校的,心裡微有醋意,問道。

「蘇老師好。這位是我的班主任蘇老師。」王小兵先介紹蘇惠芳,隨即,又介紹王美鈴,「蘇老師,這位是我表妹王美鈴,她想來探望一下我老爸。我就帶她來了。她想看看我們美麗的校園,我只好帶她逛一圈。」

在說話之際,他不停地眨著眼向王美鈴使眼色,就是要她配合自己,不料王美鈴一時未領會他的意思,不解地露出兩個小酒窩,微笑道:「咦,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表妹了?」

王小兵心裡咯一聲,暗忖一句大事不妙,一股尷尬氣氛籠罩在自己的頭頂上,周身不舒服,舉手緩緩地抹了一把臉面,拿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蘇惠芳,見她正微有慍色地盯著自己,便訕訕笑道:「蘇老師,她是我好朋友的妹妹,是東方鎮中心中學的高一學生,今天跟她哥來這裡玩,想看看我們學校,她難得來一次,為了讓她看看我們學校的漂亮綠化,我就陪她走走。」

只有真話才不用遮遮掩掩的。反正都圓不了謊了,只好道出實情。

蘇惠芳美眸瞟了一眼王美鈴,像看她聽了之後有什麼表情反應,見她沒再有異議,便知他說的十八不離九了,微微嚴肅道:「曠課在這裡閑逛不好。還是快點回教室上晚自習吧。晚讀時間就要過了。」

「知道,那我先送她到她哥哥那裡去。」王小兵點頭道。

「她自己去不行嗎?」蘇惠芳盯著王美鈴,暗忖這位美女估計又是王小兵的菜,想到他居然把其他學校的美人泡到手還帶來這裡,心裡就有點不快。

「她哥還在小樹林集市的溜冰場里。我送她過去,很快就回來了。」他如是道。

「那快去快回。不要再曠課了。你是班長,不能經常曠課。」蘇惠芳想到要是硬叫他回教室,如果他不理睬,那倒沒台階下了,只好委婉說道。

「行,我盡量趕回來。半個小時左右。」瞧著蘇惠芳那成熟而婀娜的身子,他就有一股衝動,想要上去抱一抱她,最好能訪問一下她胯下的神秘之處。

「盡量快回來,你有摩托,到小樹林集市也不用幾分鐘,一去一回二十多分鐘也就足夠了,在上第一節晚修之前回來吧。現在才是晚讀時間。」晚讀是半個鐘頭的。

「好。」他也只有先敷衍著。

……

本來,是想帶王美鈴逛一圈校園的,如今,卻不能了,只好又用摩托載著她出了東興中學,剛才那抹尷尬還沒完全消褪,早就有預感會遇到熟人美女,結果真如願以償了風流小農民。想不到遇到了班主任蘇惠芳,幸好,勉強掩飾過去了。

「你班主任挺漂亮的。」王美鈴道。

「你跟她一樣漂亮。」王小兵笑道。

「咯咯,你為什麼說我是你的表妹呢?難道是你們村的風俗,只要是同姓的,就叫表妹嗎?還是你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呢?我聽不出來埃」她重提舊事。

「不是埃沒上晚讀,想找個借口來堵班主任的口,哪知你沒有配合,弄得我很不好意思。要是你說是我的表妹,班主任就沒什麼好說了。現在,她肯定想要好好批評我一頓,今晚回去上晚修,估計要被請到老師課間休息室去喝茶。」根據以往的經驗,他推測道。

「哦,我明白了。她是以為我們在談戀愛,對不?」她格格笑道。

「對埃」她那樣想,他感到很滿意。

他左看右瞧,想在路邊尋找一個好地方。暗忖反正出來了,何不試試,看能不能把她泡到手?於是,便停下了摩托。那裡前不挨村,后不靠店,夜色下,只有樹影在搖曳,風吹樹葉的颯颯聲傳入耳,特別清晰。

「怎麼停下來呢?」王美鈴環視一圈,好奇問道。

「我抽支煙,煙癮來了。你要不要抽支?」他下了車,斜坐在摩托車上,掏出香煙,遞一支給她。

「我不抽。」她搖手道。

「女生一般不抽煙。」借著清亮的月色,他掃視一眼她飽滿婀娜而活力無窮的身子,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吸起來,但目光始終在她身上游移不定。

借著煙頭的火光,王美鈴發現他眼神灼亮,女人的神經是很敏感的,她立刻意識到他可能是來性趣了,便有些怯怯道:「兵少,走吧,在這裡有點涼。」

兩人所站的地方正是風口,仲秋的夜晚,天氣是比較涼的。王小兵這種強壯的少年,穿一件t恤倒沒覺得怎麼涼,但女孩子只穿一件t恤,那就有點頂不祝王美鈴雙手抱胸,明顯是覺得涼風拂體,有些不適。

「冷嗎?」他咂了咂嘴,吐出一個煙圈,道。

「有一點。」她咬著下唇,輕聲道。

「我看看你著涼了沒?」說著,他跨前一步,伸手在她的額頭探了探。

她有點害羞,連忙後退了一步,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但凡是個男人,見了都會湧起一股關懷的愛心。還有她那每一寸肌膚都散發著強大吸引力的身子,也使男人著迷。

畢竟才相識,他就想下手了,見她有點膽怯,覺得還是先不要動粗,嚇著她沒意思,美女都是要在她自願的情況下採摘才有味道的,使霸王弓硬上,太過沒品。自己又不是沒與美女玩過,得有點紳士才行。他有實力讓她愛上自己。

思及此,便收斂了些許色心,笑道:「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怕你著涼了,我沒法向你哥哥交代。我把我的t恤脫給你穿吧。我光著身子也行,反正不冷。你穿兩件t恤,估計就沒那麼涼了。」

說著,便脫t恤,剛好此時有一陣秋風吹來,他也不禁打了個阿嚏。

王美鈴甜笑道:「不用,我不冷,只是有一點點涼,沒事的。不用脫。快穿上吧。你會著涼的。我們走吧。」

「你穿吧。」他把t恤脫下了,塞給她。

「不用。」她笑著雙手推搪著。

於是,兩人四手好像打太極一樣,在推來推去,他的雙手不停地輕撫她的玉手,這樣摸來摸去,也挺有趣的。她的肌膚也算光滑,而且還有彈性。

一會,她好像發現他是有意來摸自己的手,便又退後一步,道:「我真的不用,你快穿上吧,不然要著涼了。」

「你不穿,那我穿上了。」其實,他是想抱住她的,但看她很戒備的樣子,又不忍使蠻抱她,便只好穿上了衣服。

他感覺要是自己採取霸王硬上弓,也極有可能把她的身子得到,但估計還不能完全虜獲她的芳心。他不是亂想的,從兩人見面開始,她便對自己顯出一點意思,這很重要,只要把握得好,第一次見面就可以修成正果,將她變成神仙姐姐的。他已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把握時機也還不錯。

不過,靠武力來奪取她身子的開發權,他不想做。

畢竟她是王世飛的妹妹,以後見了面沒意思。弄不好,她到衙門去告自己一狀,那就悲催了。這是得不償失的事情。與美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是一件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要在雙方自願之下,才能達到這種目的的,如果違反了兩情相悅境界,那也就不必要鍛煉身體了。

以他的估計,只要跟她保持聯繫,不出半年,把她的身心都虜獲,那可是妥妥的事情。

是以,不須太急,現在又不是饑渴到沒美女品嘗,身邊大把美女,今晚回去就可找董莉莉好好地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要不然,找安雲秋也行。他是見過美女的,並且有許多美女可以一起快活,因此,不想表現出自己的猴急。

「上來吧。」他跨上了摩托,拍拍後座,笑道。

她確實有點畏怯,不過,還是坐上去了。她對他是真的有意思,只是剛相識,完全沒有準備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而已,當感覺他想要鍛煉身體時,心裡便自然湧起一抹膽怯。

「你坐近我一點,不然,我很難掌握車把的。夜晚開車很耗神的。」說著,他左手落在了她滾圓的大腿上,輕輕地拍了拍,一股彈性與溫潤即時從指端傳到腦中樞神經,令人頗為舒爽。

「矮,別摸」她怯聲道。

「呃,你誤會了,我沒有其它意思的,就是怕你坐得太后,待會要是我一個急剎,可能會將你拋出去。摩托也很危險的。要注意安全。你哥哥將你託付給我,我就要好好保護你。」他說得頭頭是道。

「我知道了。」她只好向他移近了幾厘米。

不過,他的左手還在她的大腿上靜止不動,感受她彈性頗好的大腿的脈搏跳動。在那美妙的時刻,他真的想好好愛撫她的身子。

就這樣,時間好像也凝住不動了。

約莫一分鐘之後,她才蚊聲道:「兵少,你的手還在我的腿上。」後面的聲音越來越小,幾不可聞。

「呃,對不起,我剛剛在想明天的作業怎麼完成才好。坐好了嗎?我要開車了。」他的手又輕輕地拍了拍她曲線優美的大腿,關懷道:「你這條褲子比較薄,冷嗎?」

「哦,我不冷,別摸,再摸,我可要……」她連忙用手撥開他的手。

「不冷就好。坐好了,我要開摩託了。是了,可能你哥已不在追風溜冰場了,那你去那裡也沒用埃那裡離你家有好遠。你怎麼回去呢?」王小兵擰動油門,緩緩前進。

「我自己會搭摩的回家的。」王美鈴道。

「那不用了。我直接送你回去也一樣的,那樣更好。」對於美女朋友,他會義不容辭地相助下去。

「你不是還要回去上晚修嗎?」她語氣又輕鬆了些許。

「要,先送你回去才再說。夜了,有點不安全,我送你回去比較好。」這次,他是真心要送她回家。

……

話說間,王小兵已將摩托開到了國道上,朝東方鎮鎮政府那個方向開去。夜色下,摩托聲隆隆,刺破寂靜的夜空。

與美人在一起,他真想停下摩托,與她好好地快活快活,但剛才試了試,她戒備心比較重,至少眼下還不是出手的時候,只好今晚回去找董莉莉泄泄火了。要不然,經脈要被欲`火燒毀了。

「美鈴,你有男朋友嗎?」他想,自己要泡到她著實不易,關鍵是不近樓台,難以先得月。兩人分屬兩個中學,平時少見面。

「咯咯,不告訴你」她的笑聲像銀鈴一般好聽。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他估計她沒有男朋友,這是由於她是王世飛的妹妹,一般男子不敢隨便去泡她。黑道混混又得給三分薄面王世飛,也不敢輕易去接近她。

「咯咯,這是秘密,就是不告訴你。那你有女朋友嗎?」她的口吻微帶撒嬌的味道,聽了很舒服,軟軟的,甜到心裡。

「如果我沒有女朋友,那你就做我的女朋友嗎?」王小兵挑逗道。

其實,他對於美女有一種特別的嗜好,好色不好色暫且不談,只說他的用意,他並非只是想跟她們玩玩,然後拋棄人家,他不是這樣的人,他就是怕這些美女被別的男人泡去之後會受傷,所以,他決定盡量去幫助認識的美女,虜獲她們的身心,並且百倍呵護她們,讓她們得到真正的性福風流小農民。

所以,他的用心是很正派的。

王美鈴聽了他的話,笑道:「那你老實說嘛,你有沒有女朋友呢?你怎麼老是吞吞吐吐的,不肯告訴我呢。女生喜歡比較爽快的男生,像你這樣繞彎子的,女生可不太喜歡。」

「哈哈……」

這是個有點棘手的問題,他不想騙她,可是,一旦說了實話,對於剛認識的美人,那可能從今以後都沒有交往的可能了,這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兩人不是在同一所中學,相隔有十數里,不能經常見面,加上要是她知道他有女朋友之後肯定對他不會那麼熱情了。

鑒於種種原因,一旦他說了實話,便難以泡到她了。

心念電轉萬千遍,他還是決定撒一個善意的謊,畢竟他對她沒有邪念,等到真正泡到她之後,他會跟她說真話,到那時,就有可能得到她的原諒,畢竟他的不世出老二特別具有威懾力,能使她屈服。

「我還沒有女朋友啊,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喜畸臉不紅,耳不熱,道。

「咯咯,讓我考慮考慮吧。」王美鈴格格的笑聲隨風飄散,給枯燥的夜空點綴上一層迷人的氣氛。

「還考慮什麼呢,就這樣定了。我以後是你的男朋友了。你不許再找男朋友了。我會好好愛你,天天給美容丸你吃的,周末我送美容刃給你。我給大哥大號碼你。」說著,便停了摩托。

「你怎麼這麼霸道呢?」她笑道。

「不霸道不行埃像你這種美女,不趁早泡到手,那就會讓別人泡走了。我心痛埃」他已有十**肯定她還沒有男朋友了。

「咯咯,我就不答應。我要考慮。」她嬌聲道。

「不用考慮了。定了。反正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他把大哥大號碼遞給她

如果她不答應,她也不會接他遞過來的小紙條。她接了,那就說明她對他真的有意思,不是假的,而且,也基本同意做他的女朋友了。在王小兵想來,只要不出意外,那她是自己的女朋友這種關係將是穩妥妥的。

在遞小紙條給她的時候,他又趁機輕輕地摸了摸她溫潤的玉手。

「你怎麼老是摸人家呢?」她佯裝嬌嗔道。

「不是,我怕你冷著了,摸一摸你的手,就能知道你有沒有感冒。我懂一些醫術的。」他煞有介事道。

揩了人家的油,還說得一本正經,倒像是真的在助人為樂呢。

他的話,確實使人難分真假,因為他能煉製中藥,如果不懂些藥性,那能配製藥丸嗎?一般懂藥性的人,都是懂醫病的。是以,王美鈴也覺得他說的是真的,並不懷疑。

「我沒感冒。」她抽回了玉手。

「好像有點要感冒的樣子埃讓我再探探你的額頭。」說著,又伸手摸摸她的前額,一副認真的樣子道:「哦,真的沒什麼事。」

「你這樣就能給人看病?」她佩服道。

「是埃這是我多年練出來的能耐。」他開始將牛吹上天了。

「我有個同學經常說頭痛,也不知是什麼病,你能不能去把她醫好呢?」王美鈴非常誠懇道。

「呃,這個啊,可是可以啦。不過,聽你說你同學的病,可能不容易治好,等我有時間,就去給你同學好好診斷一下,再研究怎麼治好那種玻」這次,他說謊說到背心冒冷汗,畢竟差點被戳破了謊言。

「那太好了!明天我就跟她說,她聽了一定會很高興的!想不到你的人這麼好!我是真的感動了。誒,那什麼時候去給她看病呢?」王美鈴拍著玉手,一副遇到上帝的喜悅神情。

吹牛,能把牛吹到天上去,並且牛不掉下來,那才是高手。

如今,王小兵把牛吹到天上去了,可是,那群在空中飄動的牛搖搖欲墜,幾乎要掉下來,要是掉下來,砸中了人,那可透不過氣來。

他本只是隨便說說謊而已。

可是,卻被她當成真的了,而且還是萬二分的較真,他倒有點難為情了。如果改口說自己不懂醫術,在這種情況下,會使她心裡對自己有負面的印象。是以,他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他掃視一眼她水嫩的俏臉,假裝思考道:「近來事情有點忙,過幾天怎麼樣?我村裡選村長助理,我參選了,得先忙這個。還有養生堂要弄,近段時間抽不出工夫認真幫你同學診療。反正你叫到了,我會幫你同學免費看病,盡量治好那種病,怎麼樣?」

「那好吧。你有時間之後,一定要幫我同學埃」王美鈴也是個喜歡幫助人的好學生。

「這個你放心,我百分百會全力幫你同學1王小兵拍著胸脯道。

「今晚去看看怎麼樣嘛?」

「今晚嗎?呃,沒帶什麼藥物埃」

「先看看嘛,她是我姐妹淘,你就幫個忙嘛。」

「好1

……

在去東方鎮中心中學的路上,王小兵在想,現在可完了!露出馬腳,那就沒臉了!他會煉製初級藥丸,但不會看病,這一去,是騾子是馬,被人一眼就看出來了。心裡只想著應對的法子,急得一顆心涼撥涼撥的,沒有心思跟王美鈴**了。

王美鈴則想著要是王小兵幫自己的好朋友看好了病,那就是一件大好事。她聽說王小兵會配製中藥丸,而藥丸的藥效是那麼的好,醫術自然比較高,滿懷希望的,美滋滋的,暗忖有這樣一個男朋友,那也挺不錯的。從這時刻開始,她已約略把他看成自己的男朋友了。但口頭上,她還不會承認。

夜幕下的空氣瀰漫著淡淡的曖昧。

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東方鎮中心中學的大門口。彼時,正是上第一節晚自習的時候。

中心中學是東方鎮規模最大的中學,東方鎮大部分的中學生都雲集在這裡,只因這間中心中學的地理位置是許多個村的交匯處,上學自然也就選這裡了。它的面積比東興中學與銅業中學都要差,主要因為上面有足夠的資金撥下來。不像東興中學,老是資金不足,搞不出個藍圖來。

「你進來嗎?」校門口有保安,王美鈴也不知請王小兵進來好呢還是留他在校門口好。

「你同學在上晚修吧,不如下次看,怎麼樣?」他真的不想遇上她的同學。

「來都來了,還是進來吧,我叫她下來,你幫她診診看。不用多久的。」王美鈴想了想,道。

「那好吧。」到了這一步,那就看臨場發揮了。

於是,在校門口的保安室作了來訪登記之後,便隨著王美鈴進入了校園。裡面的教學樓的教室都燈火通明,可以想象到坐在教室里的勤奮學子正在埋頭自學或寫作業或看書或睡覺,各司其職,互不侵犯。

中心中學就在大路旁邊,出入非常方便。

校園的西邊,那裡有一個人工荷花池,池裡有一座亭子,建有曲折的走廊通向亭子,平時供學生休息遊玩。亭子里有燈,燈光黃暈暈的,要是夜深人靜之際,倒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王美鈴將王小兵帶到荷花池的亭子里,道:「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叫我同學下來。」

「行。」他倒有點想趁機溜人的念頭,畢竟見了她的同學,也難以弄出個名堂,搞不好,當場被看破自己的廬山真面目,那就沒意思了。

看著王美鈴窈窕的背影輕快地走向教學樓,王小兵念頭急轉,在想著該怎麼幫她的同學看一看病,說得有些技術含量才不易被看穿。

可是,他肚子里沒東西,怎麼幫人家看病呢?

他想來想去,也找不到一個好辦法,或者到時亂吹一通就行了,反正對方也不懂,只要吹得不過分,那就可混過關了。

這麼想好之後,心裡淡定了許多。

可是,三分鐘之後,只有王美鈴一人走過來,道:「我同學今天下午請假沒來,讓你白等了,不好意思埃」

「噢!沒事!我下次找個機會好好幫你同學診斷診斷1王小兵鬆了一身,真是頗感謝她的同學請假了,要不,還不知會不會出醜呢。

「你人真好」她嫵媚笑道。

「女朋友叫我來幫忙,哪能不幫埃」他笑道。

「嗯,我才不是你女朋友呢,我還沒有同意哦」她撒嬌,語聲分明嗲嗲的,有戀愛的味道。

「我不管,反正你是我的女朋友了風流小農民。」他踏前一步,想抱一抱她。

不過,她閃開了,格格笑道:「我回去上晚修了。謝謝你送我回來。」說著,像只可愛的小鳥一樣翩翩飄出了亭子。

看著這個美人兒,王小兵心癢難撓,真想追過去,將她抱回亭子里,然後剝開她的衣服,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一起鍛煉身體。

可是,才剛相識的,要使她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自己,那確實比較難,關鍵她還沒有任何準備,而且,她雖然對他有意思,但對他還不夠熟悉了解,心裡還有戒備,也難以讓他來耕耘自己的身子。有這許多的原因,他便按捺下那股強烈的欲`火,只是,老二怎麼也要豎起來表示抗議。

「晚上得回去找董莉莉好好乾一回才行1

他身邊美女如雲,想跟哪位來一下都行。在學校里,他一般找董莉莉降火,或者安雲秋,大不了找張靜也行,畢竟都差不多,除了肌膚柔沒滑度與私`處的緊湊度有些差別之外,其它地方都頗類似。

王美鈴走到了荷花池邊,忽然停住了,轉過身來,又走近幾步,輕聲笑道:「你這個周末送美容丸來嗎?」

「對。」王小兵道。

「那謝謝了,到了周末,我中午在校門口等你。我回去上晚修了,你也回去吧。」說著,與王小兵揮了揮手,她便心情愉悅地自回教室去了。

從王美鈴的眼神與語音,王小兵聽出她心裡有了自己的影子。換言之,只要多與她接觸接觸,那把她泡到手將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出了中心中學之後,在公路上飆車,往東興中學馳回。

約莫二十分鐘之後,便回到了東興中學。

下了第一節晚修,正好趕上第二節晚修。想不到蘇惠芳一直在教室里,她就是他晚上回不回來,如果不回來,那多半是與那個美女去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蘇惠芳對他是越來越在乎了,但凡想到他與別的美女在一起時,心裡就酸溜溜的,有時真想不做老師了,然後與他雙棲雙飛。

可是,她想要是不做老師,那做什麼好呢?

轉成了公辦老師,那也是個鐵飯碗。她家裡人希望她做老師。

是以,她也不想忤逆家人的意願,只好繼續做老師了。這樣一來,她就放不開手腳與王小兵戀愛,只能看著別的美女與他卿卿我我,每次見了,晚上都要睡不著,失眠一夜。

敢問愛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以相許。

她有了與王小兵這種若即若離的經歷之後,便深深體會到愛情的魔力了,也明白了以前讀書時聽到同學說的「砍頭不要緊,愛情價更高」這句看似荒謬,實質也有些道理的現代詩。

王小兵說會回來上晚修,她就在教室里等他,只想看到他的身影,證明他晚上沒有與王美鈴在校外過夜。

等了一節晚修,都不見他回來,她有點失望了,心裡惆悵得很,既惱他,又想他,真是猶似打破了五味瓶,酸的、甜的、辣的、苦的、鹹的全都湧上心頭,使人坐不安。她人雖坐在講壇的教案前,但心思卻是胡思亂想,甚至還幻想著要打個電話給王小兵,以老師的身份狠狠地教訓他幾句。

正在不是滋味的時候,見到王小兵回來了,她一顆心也就恢復了正常,整個人也活泛開了。

「王小兵,你跟我來。」她心裡還有氣,於是走到他的課桌前,輕輕敲了敲課桌,小聲道。

王小兵知道她是要批評自己曠課,笑了笑,便跟她去老師課間休息室。

到了那裡,沒有其他老師,只有他與蘇惠芳兩人。

平時,蘇惠芳不會輕易叫他來,怕他動手動腳的,畢竟兩人的關係頗為曖昧,看似是普通關係,實質已有情侶關係之分。她願意給他揩些油,但怕別的老師撞見,是以,一般情況下,像這種晚自習時分,其他老師都去教室坐班的情況下,她就不會叫他來。可是,今晚實在有些氣惱,便想叫他來批評幾句,以解心頭那股鬱悶。

王小兵看到休息室里只有自己與她,心裡十分高興。

「惠芳,我不是有意曠課的,她哥搭不了她,請我搭她回去。作為朋友,我只好答應了。」他掇了張椅子,在她旁邊坐下,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豐滿而堅挺的兩座山峰上,咂了咂嘴,半真半假道。

「認真些,別笑嘻嘻的,要尊重師長。」她想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但那溫柔的眼神,使她的努力付之東流。

「惠芳,等我賺了錢,買輛摩托給你代步。」他伸手在她的大腿上輕輕地拍了拍,道。

「別碰我,再這樣,我可要惱了埃」她微撅著紅唇道。

「蘇惠,那到時我買輛小汽車給你代步吧。你今天的髮型真好看,配上你的膚色與臉蛋,很有味道。」他打量一眼,讚美道。

女人,沒幾個不愛被人讚美的。

蘇惠芳也不能免俗,聽了好話,當然心裡也高興,她本來就不是真的生氣,見他回來,心裡的怨氣便消了一大半,又聽他溜須拍馬了幾句,氣就更消了,本想繼續嚴肅下去的,奈何實在是嚴肅不起來,反而「噗哧」一聲笑出聲來,連忙又抿著紅唇,鼓著腮幫,想要顯出嚴肅的樣子,但實在沒辦法再演下去,只好恢復平時溫柔的神態。

「你以後別老是曠課,知道嗎?」她輕輕推開他的手,柔聲道。

「知道了。」他目光落在她的乳溝入口處,口乾舌燥的,想象著她胸前兩座雪山的迷人之處,小腹下面不禁硬了起來。

「知道就行了,那你回教室自學吧,爭取期末考試考個好成績。」她發覺與他單獨在一起,是那麼的溫馨,那麼的喜悅,但又怕他動手動腳,被其他老師瞧見了,那挺麻煩的。

「好的。誒,蘇老師,你椅子上那只是蟑螂嗎?」他指著她另一邊的椅背,說道。

不少女人都怕蟑螂的,聞言,蘇惠芳頗為緊張,身子一移,想先躲開那隻無中生有的蟑螂,這樣,她的人自然就向王小兵這邊移過來。本來,兩人就坐在一起,相距不足二十厘米。

此時,王小兵嘿嘿一笑,伸手一摟,正好摟緊了她的纖腰,把她往自己懷裡一拉,便把她抱進懷裡了。

剎那間,蘇惠芳知道中計了,但為時已晚,已坐在他的大腿上了。

「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她驚訝道。

「惠芳,讓我抱一抱吧。」他有一段時間沒抱過她了,重新抱她入懷,有一種美妙的感覺。

「別人會看到的。」她就是擔心這一點。

「我們可以聽腳步聲,不怕的。」說著,他雙手已祭出了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進行勇敢的攀登。

「哦,別揉,停」她身子輕顫著,呢喃求饒道。

登山運動是他喜愛的體育運動之一,一般開始了登山,他是不會輕易停下來的,作為一個堅韌不拔的人,他要堅持到底。

在他雙手飛快地揉`搓之下,她腰肢輕扭,咬著下唇,一副既享受又擔憂的神情,小聲道:「矮,快停下」

「惠芳,就摸一會。」同時,他也祭出了柔舌功,輕吻她的頸背。

「已有一會了」她俏臉已紅暈飛舞了。

何況,他的老二也已怒嘯不已,大有刺破兩人的褲子,殺進她胯下那個山洞之勢。她壓住他的老二,雖隔著布料,但一樣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老二的激情,令她意亂情迷,身子都發軟了。

「惠芳,我愛你」他咬著她的耳朵,真誠道。

「嗯,別說那麼大聲,別人聽到不好」她胸前兩座雪山被他揉得發熱,體內欲`火也漸漸升了上來,她怕他待會使蠻,一個霸王硬上弓,發起總進攻,那就不好了。畢竟這裡是高二級老師課間休息室,經常有人出出入入的,很容易被發現的。

「惠芳,我愛你」他邊說邊將她扳轉來,打橫抱著她。

這時的她輕輕地掙扎了一下,但又很想繼續賴在他的懷裡,所以並沒有用力,依然坐在他雙腿上,呼吸急促,明顯有些按捺不住了。

王小兵也不客氣,雙手捧著她紅潤的臉蛋,便吻住了她的檀口,立刻祭出柔舌功,便進入了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糾纏起來。

室內響起清脆的「嘬嘬」聲。

-,

風流小農民_風流小農民全文免費閱讀_第0424章美女老師的心思更新完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