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2章二美女同心協力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那自己可能要在床上睡三個月,那倒有點恐怖,於是,才忍住了追出去,鼻端哼了一聲,轉過頭去朗讀語文課本里的文章了。 對於魯月菁與謝家化這一對小冤家,王小兵也幫不上什麼忙。 「你剛才說...

王小兵與安雲秋在浴室里發出的粗重的呻吟聲,宛如一曲曲快樂的音樂,輕飄飄地溢出浴室之外,滿室生春。

在這寂靜的深夜裡,那一聲聲膩人的「啊氨如仙音一般,教人聞聽了欲`火焚身。

本來藏在牆縫裡,傢具低下,下水道里的蟑螂,老鼠等等夜行俠都被春音灌耳,本來死氣沉沉的,聞聽了春音之後,便如充足了電一樣,開始在房間里亂躥,也不知它們是在跳舞還是在相互轉告同伴,告訴它們浴室里有一對神仙人物。

起先,王小兵輕進輕出。

那種肉與肉碰撞的撩人「噗噗」聲很微弱,宛如從遠處傳來的,但頗有吸引力。

安雲秋下面雖還疼痛,不過,他是那麼溫柔地在她胯下開鑿隧道,她感到無窮的快感覆蓋了那短暫的疼痛,開始忘情地享受這種教神仙也羨慕的快活體育運動。

但這樣,他感覺自己沒有怎麼出力,連一成功力都沒發揮出來,倒有點不夠暢快。

他是沙場上的猛將,向來以大開大闔著稱,像這種小打小鬧,他覺得太過斯文,要是這樣下去,一直搞到天亮都可以,老二憋著一股強大的氣勁,不發不快。

數分鐘之後,他開始大動起來,一下子將功力提到了八成。在如此雄渾的力量點戳之下,使安雲秋再也承受不起那次次齊根的衝擊。

「氨一聲,她又暈過去了。

要不是還要在水涼之前幫她洗澡,他就繼續大動起來,以自己老二的十分熱情來喚醒她,不間斷地把她送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直到自己向她開第二炮,貢獻出營養無窮的精華,才會暫時結束戰鬥。

兩人的接觸處,都濕漉漉了。

不過,反正是在浴室里,是要洗澡的,再多泉水也沒事。

安雲秋俏臉紅暈飛舞,美眸闔著,紅唇泛著濃郁的笑意。他看著還沒醒過來的她,輕輕吻了吻她的美`唇,然後拿起毛巾,蘸了溫水之後,開始給她搓身子。

以前,數次的鴛鴦浴,都沒能洗個乾淨澡。

這一次,他想要打破記錄,決定洗個乾淨澡。不過,在給她搓身時,她又悠悠醒轉過來了。

「嗯,小兵,嗯」她還沒完全清醒,呢喃輕喚著他的名字。

「還要嗎?」他被她甜軟的聲音弄得性趣高漲。

「嗯」她雙手摟緊了他的脖頸,胸前兩座雪山在他的胸膛上輕輕地擠壓,也不知她是想要還是暫時不想要。

但此時的王小兵乃沙場上殺得正起勁的大將,聽到挑逗的聲音,哪裡肯放過,於是,站了起來,以一招純熟的「抱虎歸山」將她抱起,壓她在牆上,又撅動屁股,開始耕耘她的身子。

一陣猛烈的大動之下,她檀口張圓了:「啊礙…」

這等勇猛的衝擊,她哪裡抵擋得住?

本來下面就疼痛,不消八分鐘,她檀口發出短促的「氨一聲,又暈過去了。

剛才,他已幫她搓乾淨了身子,但現在又激戰了一場,她的身子又汗光閃爍了,算是白搓了,終究還是難以打破洗鴛鴦浴不能洗凈身子的魔咒。兩人的身子又黏黏的,覆著一層汗漬。

不過,澡還是要洗的。

他又拿起毛巾給她搓身子,約莫五分鐘,她又醒來了。

「嗯,小兵,今晚別再弄我了,我下面好像要著火了,又可能受傷了,你幫我看看是不是裂開了。」她咬著他的耳朵懇求道。

「沒事的,不會受傷的。明天就會好的了。」他輕拍她溫軟的脊背,安慰道。

「但好疼哦」她不敢動。

「別怕,再來兩次吧,我們就洗澡睡覺。」他抓緊時間,又開始抖動起來。

「藹—,別……」她顫音道。

但他已開始了開鑿隧道的偉大工作,一時也停不下來,直到把她弄暈了,才稍微停了一下,旋即又大動起來,直到把精華噴出來,貢獻給她,才宣告今晚的快活體育運動至此結束。

桶里的溫水已涼了,而她還在興奮的昏厥中,他只好重新倒了開水進桶里,摻些冷水,泡成溫水,拿了毛巾,給她搓身子。

十數分鐘之後,幫她搓完身子,便抱她上床。

他洗了一個冷水浴,便上床抱著她溫軟的身子,從頭到腳都緊緊地貼著她的每一個部位,兩人親密地粘在一起,美美地進入夢鄉了。

一覺睡到天亮,已是早上七點多了。王小兵首先醒來,看了看勞力士,快要到上早讀的時間了,便搖醒熟睡中的安雲秋。

「嚶嚀」一聲,安雲秋悠悠醒來。在被他最後一次弄暈之後,她都沒有醒過,一直睡到此時。她是真的幸福地睡了一覺,醒轉過來,繞手過去,輕撫他的背脊,滿意道:「我有點餓了。」

「起來吧,回去吃早餐。」他起了床。

她也想起身,但身子有點疼痛,坐不起來,嬌聲道「我好乏力哦」

聞言,他分開她雙腿,見她私`處真的還紅腫,便吻了一下她的雪山,笑道:「我抱你下去,今天你不用到飯堂上班,我照樣算工錢給你。你好好休息休息。」

「哼,說來說去,還是把我當成外人。真沒良心,虧我那麼愛你。」她早已把自己當成是學校飯堂的老闆娘了。

「哈哈,師姐,你是我的另一半,那也是飯堂的老闆,最準確的說法就是老闆娘了。」他抱她在懷裡,輕輕愛撫她的大腿。

「嗯,你知道就好。」她終於滿意地笑了。

「穿衣服吧,要不又要遲到了。」昨天才剛給班主任蘇惠芳說了,他不想遲到,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又幫她穿好了衣服,便抱她下一樓退房。

安雲秋將臉埋在他的懷裡,微有害羞,幸福之色無不洋溢於俏臉。

旅館老闆也不知道安雲秋是下面疼到走不了路,還道是兩人非常恩愛,王小兵抱她是一種恩愛的表現,所以只投以微微一笑,沒有好奇的目光。

退了房之後,走出旅館外,準備取摩托,見到有一個男子也正在推單車,不知旁邊那輛摩托的主人已在旁邊,單車與摩托緊挨在一起,不論是取單車還是摩托,都有點麻煩,那男子可能想惡作劇一下,一腳把王小兵的摩托踹倒了。

這一幕,王小兵看在眼內。

放下安雲秋之後,他走到那男子旁邊,問道:「喂,兄弟,你這一腳的力量真大啊,把摩托也踹倒了。」

「他媽的,誰的摩托把老子的擔卸了他的摩托都算給面子了。」那男子不認識王小兵,口氣頗為氣人道。

「你知道這摩托是誰的嗎?」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問道。

「管它是誰的,反正不是我的。」那男子很拽道。

「你認識王小兵嗎?」王小兵半眯著眸子。

「王小兵那鳥人啊,怎麼不認識,是我的小弟埃聽說他現在混得不錯了。」那男子一副老大的模樣,但他又沒有老大的氣概。

王小兵不怒反笑了。

這世間,無知就無畏。越是無知,就越是無畏。

如果那男子得知面前這個就是王小兵,估計嚇得兩腿會發抖。

「聽你這麼說,那王小兵認識你才是。怎麼我不認墅還在抽煙,抽完煙,就要好好收拾對方。

「我不認識你,你怎麼會認識我埃傻。」那男子開了鎖單車的鎖,就想要走。

「你不把摩托扶起就想走?」王小兵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道。

「關你什麼事啊1那男子還是很拽。

「這摩托是我的。」王小兵平靜道。

「我不扶起來,又怎麼樣?」那男子昂著頭,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樣子。

這時,對面街的遊戲機室里,有一個人走了出來,明顯是玩了一通宵的遊戲機,雙眼有點發紅,正是占仲均的手下顏章。他見到王小兵正在馬路對面,便走了過來。

那個騎單車的男子明顯與顏章認識,見了之後,問道:「章哥,這麼早埃」他還以為顏章是來向他打招呼的呢。

不過,顏章只向他微微點頭,便走到王小兵面前,遞了一支煙給他,道:「兵少,大清早的在這裡幹什麼啊?」

那男子一聽「兵少」二字,嚇得臉色都青了,也不等吩咐,便連忙下車,手腳麻利地給王小兵扶起了摩托,一臉傻笑地站在旁邊,耷拉著雙肩,大有負荊請罪之意。

「兵少,對不起,多有冒犯,還請原諒。剛才我是說笑的,請別往心裡去。」那男子點頭哈腰道。

「你不是說我是你的馬仔嗎?」王小兵笑道。

「我該死,多嘴,以後不敢了1那男子知道再不道歉,那後果就嚴重了,於是,連忙自己左右開弓,啪抽起自己的耳光。

顏章非常不解,看看這個,又瞧瞧那個。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來就會出現這一幕,實在是太神奇了。他還以為是幻象呢。

「算了,你走吧。以後不要亂說話,容易惹怒人。」王小兵心情好,不想與他計較,揮了揮手,道。

那男子如獲大赦,騎著單車,飛也似的跑了。如果再待在這裡,那就有點危險。

顏章詢問是怎麼回事,經王小兵道出來之後,才明白過來,道:「他那人就是那樣,老是說話很拽,但又沒什麼料。要不是碰到你這麼好說話的老大,他肯定要被打了。」

「是了,今晚下午叫你老大出來,我請他在君豪賓館吃頓飯。你也來吧。」想到要對付三個老古董,得未雨綢繆,先找好幫手,到時要火併,也不會顯得沒準備。

「行埃那我回去睡了,玩了一夜的老虎機,不輸不贏,真是奇事,哈哈,走了。下午見。」顏章揮了揮手,又跑到對面街,騎了摩托車便走了。

王小兵推出摩托,跨上去,向安雲秋招了招手,笑道:「上車吧。」

等安雲秋打橫坐在了摩托後座上之後,他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東興中學駛回。只要開快一點,回到學校,也不會遲到。

剛才,安雲秋看著王小兵與那男子越說氣氛越緊張,她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雖聽說王小兵在黑道上比較有實力,也看過他與白光偉斗戰,但此時感覺他又要與那男子打架,便也有些擔心,及至後面看到那男子對他是那麼的恭敬,才真正感到他在黑道上的實力真的非同一般。

在還沒回到東興中學之前,安雲秋都摟著他的豹腰,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

進入了東興中學之後,她便規矩了些,不想被其他同學看到自己與王小兵那麼親密樣子,怕會引來學校的處分。其實,她又很想被人看到,特別想讓董莉莉看到,以此來炫耀一下自己與王小兵的親密關係,從而奠定自己的地位。

心裡有點矛盾,但還是很高興。

她想起昨晚與他做了一晚的快活體育運動,現在身上每個細胞都還儲蓄著大量的興奮,使腦子特別活躍。她到如今才知多做快活體育運動的好處,果然對提高學習效率會有幫助。

清晨的校園裡,莘莘學子們已在走動了。

王小兵也不想被董莉莉等看到自己大清早載著安雲秋從校外回來,那很明顯會被認為是做那種事。要是惹起了董莉莉的醋意,又要向她解釋。

本來是想讓安雲秋在校門口下車的,不過,想到她下面疼痛,所以要關愛、呵護她,於是,便直開到車棚里,心裡又在想安雲秋下面肯定還紅腫,走起路來頗為獃滯,或者她自己還走不回女生宿舍,這樣一來,他就要扶她回去。要是兩人一起走向女生宿舍,又會被熟人看到,要是被董莉莉撞見,那又要費一番口舌去解釋。

正在想著,便停了車。

掃視一圈,看車棚旁邊校道上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王小兵暗道有點不妙。那人正是姚舒曼。

他與姚舒曼的關係也頗為微妙,進一步可成為情人,退一步可成為朋友,現在是一種非常曖昧,但又不是男女情侶的關係。但兩人的心裡彼此都有點意思,只要不出意外,終究有一天她會把自己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開發。到那時,便是二人修成正果的時候。

而在還沒成正果之前,可不能太過刺激到她。

要是天天讓她看到自己與不同的女孩子一起出出入入,夜不歸校,那樣可能會使她醋意大發,搞不好,她一氣之下,狠下心來去另找一個新歡也未可知。

是故,在她面前,要盡量裝出單身的樣子。

如今,被她看到自己用摩托載著安雲秋從校外回來,必然已引起她的懷疑與嫉妒了,從她微訝的眼神與半撅的紅唇便可窺知一二。要怎麼說才能更合理一些?王小兵腦筋急轉。三秒鐘內,他想出了一條比較可行的說法。決定冒險一試。

於是,隔十數米的距離,向姚舒曼打招呼道:「姚老師,早埃」

「早。你們剛從校外回來嗎?」說話間,姚舒曼已走到了車棚旁邊,掃視一眼被濃濃的愛意籠罩的安雲秋,滿臉狐疑地問道。

「是的。」安雲秋俏臉升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昨晚沒有回來嗎?」姚舒曼的心跳也加速了。她的腦海里立時浮現出王、安二人長長一夜在學校外面幹什麼呢這個問題。

「不是的。」王小兵連忙搶道:「今天早上,安師姐說肚子有點不舒服,我正好在飯堂門口碰到她,便帶她到醫院去看一看。幸好沒什麼事,就趕著回來了。」

肚子不舒服?難道是有了,前去準備打胎?

姚舒曼心裡又咯一聲,想著安雲秋比自己先與王小兵有了一腿,自然高興不起來,但她性格開朗,心中的不快並不太重,呼吸還算舒暢,勉強擠出一抹笑意道:「哦,醫生怎麼說呢?不嚴重吧?」

「說是吃冷東西,腸胃有些不適。」王小兵還在摩托上,安雲秋也還沒下車,她是下面疼,不想下。

「那以後少吃點冷東西就行了。天氣逐漸轉涼,要注意健康才行。」聽到是這個原因,姚舒曼心裡又舒坦了許多,安慰道。

「知道了。」安雲秋甜甜地笑道。

「姚老師,她肚子還沒完全好,走路都要捂著肚子,你能不能扶她回女生宿舍呢?我怕她自己走不回去。」王小兵終於說到了正題上面。

「可以埃走吧,要不,我背你回去也行。能走嗎?」姚舒曼也是一個心底樂於助人的美女,毫不猶豫道。

於是,她邊說邊過來扶著安雲秋下了車。

至此,王小兵終於解決了怎麼送安雲秋回女生宿舍的難題。其實,要是姚舒曼與他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可能又會有另一番狐疑。只因她沒有嘗試過被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來友好地拜訪,所以不知道一旦被他的老二在自己胯下開鑿隧道,那就極有可能會因下面疼痛而走不了路。

沒有經驗的她也以為安雲秋真的是肚子不舒服。

看著姚舒曼扶著安雲秋緩緩地走向女生宿舍,暗忖有朝一日將兩美人一起抱上床,好好地傳授一些床上功夫給她們,那將是一件頗為有趣的事。如今,姚舒曼都在自己的五指山裡,只要再加把勁,便可得到她了。

想著在校園裡也可經常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就覺得上學真過癮。

停好摩托,到飯堂買了早餐,拿到教室里吃,到了教室,才剛好是上早讀的時候。他沒有遲到,換言之,他沒有辜負班主任蘇惠芳的期望。

「誒,昨晚上了宿舍樓之後,聽到有摩托車聲響,是你開摩托出去嗎?」董莉莉轉過頭來,悄悄問道。

「是埃一時睡不著覺,想出去兜兜風。」王小兵一邊嚼著肉包子,一邊回道。

「先讓他吃飽再問吧。你看他,嘴裡全是包子,說話時那些包子屑都快掉出來了。他好餓的樣子。」蕭婷婷瞥了一眼王小兵,嫵媚笑道。

「還是婷婷關心我埃」王小兵掃視一眼青春靚麗的她,咂著嘴道:「來,你們也吃一隻吧。」

說著,便把肉包子遞過去。

哪知,謝家化最嘴饞,聞言,一手抓了過來,將用白色小塑料袋裝著的兩隻肉包子一把奪了過去,粗獷地哈哈笑道:「那就不客氣了。小兵,多謝埃我吃了。」

「耶,人家說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我現在可是肉包子打牛,也是一去不回,牛也吃肉包子,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王小兵嘴裡還嚼著半個肉包子,笑道。

「麻痹,以為牛就不會吃肉包子嗎?老子最愛吃肉包子了,麻痹,兩隻不夠塞牙縫埃」謝家化一口就吞了一隻,還能說話,真是奇。

「謝家化,你經常說粗口,說話文明一點行不行?」董莉莉以大嫂的口吻,笑道。

「麻痹,老子最文明,麻痹,在班裡,還有誰有我那麼文明礙…」他又塞了一隻肉包子進嘴裡,終於說話不清楚了,只有喉音在咿咿呀呀的。

「下午請占仲均吃飯,你去不去啊?」王小兵問道。

謝家化想一下子咽掉嘴裡的肉包子,不過,由於沒有水,咽不下去,只見他喉結不停地聳動,一對牛眼睜得大大的,不停地點頭,樣子滑稽可笑。說到吃,他是頗有興趣的。他天生就是個吃貨。

其他同學見他那個搞笑的樣子,都嘻嘻哈哈笑起來。

下午請占仲均吃飯,就是提前跟他說一聲,看他是什麼態度。畢竟,現在要對付的是三個老古董,不是那麼容易解決,一般的混混是不敢趕這趟渾水的。他也拿不準占仲均敢不敢幫自己。只有跟他說了,才會知道結果。

董、蕭二美人感覺他又要去打架,都婉言勸他多在學校里學習,少出校外。

如果是一般的與朋友聚會喝酒,他可以不去,但這是一次比較特別的飯局,目的是邀請占仲均相助自己,所以還得去。

以目前的實力而言,小樹林與山石集市附近一帶的年輕人之中,沒有人可跟自己相比了。可是,自己要力敵三個老古董,那實力還是顯得單薄了些,縱使與洪東妹的力量合在一起,也難以對付三個老古董。在這種危急存亡之秋,開不得玩笑,只要稍有不慎,那自己就會變成第二個白光偉。

他還不想與馬克思談論如何做高尚的人。

偉大的夢想還沒實現,他得好好珍惜生命,爭取在三十五歲之前完成這個夢想,然後生一大群孩子,共享天倫之樂。

想要實現成群嬌妻繞膝,兒女過百,那可不容易。但事在人為,只要有這個雄心壯志,再加上足夠的能力,那也極有可能實現。以他的身體能力,娶一百幾十個嬌妻,也能經常滿足她們的需要,並不會使她們在深宮哀怨。一晚大約可以連御十個左右,有一個多星期,也就可使每一位嬌妻都得到至少一次滋潤。

其實,男人行房事太密,那也是會使身子虛弱的。

一般的男人,是很難滿足這麼多嬌妻的需要的。像古代的皇帝,雖有三宮六院,妃嬪過千,但實際上,有許多妃子,皇帝可能只上過一次,或者連一次都沒有上過,那也極有可能。除了極個別的寵妃能得到經常的臨幸之外,其他的妃子都只能對月意`淫了,並不會得到什麼性趣。

王小兵如果是娶十幾個嬌妻,那必然可常常使她們成為神仙姐姐。

要是達到一百個以上,那就是真正考驗自己體力的時候,如果沒有補藥,縱使像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也會有炮彈衰竭的時候,不過,他並不在乎這一點,那是由於他的《丹經》里還有丹藥是可以補陽的。

所以,只要煉製出了那種中高級丹藥,估計一晚連御百女,都有可能。

不過,這還只是個幻想,到了那時,吃了那種丹藥之後,才會有最終的結果,以他看來,要是吃了煉製出的中高級丹藥,一晚連御二十女,那估計是穩妥妥的,不在話下。

是以,一百幾十個嬌妻對於他來說,真的不多,娶上一千多個,他都承受得起她們經常三五成群結隊向自己進攻。以他的能力,足可以一一將她們擊退,送她們到高潮上面享受。

他是一位能熬得住群攻的偉男子。

想到得意之處,他兩眼發光,盯著前面兩位如花似玉的美人,頓時有一股衝動,好想立刻把她們一起抱到床上,教她們知道自己的利害,聽一聽她們的叫`床功夫,看誰的更婉轉動聽。

不過,現在是在教室里,得文明點,不要太過開放。

有美女的世界真美妙!他心裡由衷地感嘆一句。沒了女人,這個世界真的活不下去。

但是,想到龍非這個小美人兒,他倒有點不自然。到現在,他還沒弄清她的背景,對她幾乎是一無所知,只在當初面試時聽她說了一些信息,但那極不可靠。本來是等收拾了白光偉,就全力應付龍非。可現在看來,也不能即時與她翻臉,只能採取迂迴曲折的辦法,用綏靖的方法慢慢地炮製她,才是王道。

不然,要是三個老古董突然聯手向洪東妹開戰,那自己也得去幫助洪東妹。

這樣一來,要是龍非背後那股勢力,假設真的有的話,也在同時發難,相當與三個老古董的力量匯合在一起對付自己,那又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這個世界,人生就是由許多杯具組成的。

人生十八九不如意。

只要龍非不撕破臉皮,他就還不會主動與她翻臉,得與她保持友好的關係,先穩住她,給點甜頭她嘗嘗,讓她感覺可以從自己這裡套出藥丸的配方,只有這樣,才能集中自己的力量去擊破各個敵人。

希望與危機同在。

王小兵覺得自己的人生充滿了機遇,但同時也處處是雷池,一步踏錯,那將成為千古恨。

是故,從現在開始,每一步都要謀定而後動。人的名聲大了,自然就容易招風,他清楚,日後肯定還會有其他黑道的勢力來犯自己的井水,只要敵人敢來,他就擋之,沒什麼可怕的。

現在,還是先做好未雨綢繆,先約好幫手,準備應付三個老古董的突然發難,以免到時措手不及,手忙腳亂。

要是這一場大戰真的開殺了,那將是歷史上小樹林與山石集市一帶最激烈的黑幫火併了。壯觀自不用說,這火併的結果是否會同歸於盡,那還是個未知數,但不想可知的是:絕對沒有哪一方可以撿得大便宜,全身而退。

他真期待這場大戰的到來。

只是,他也有點擔心,一旦是玉石俱焚的局面,那自己的偉大夢想又要等到十八年之後才有機會去實現了,實在有點悲催。

但人生在世,怕這怕那也不行,該出手就出手。

想通了這一層,他心裡舒坦了許多,反正都想不出什麼好計謀,乾脆不去想它,讓腦子休息休息,養精蓄銳,準備拚搏。

下午還要請占仲均吃飯,可能會喝些酒,要是聊得興起,或者晚上又回不來上晚修。他真的不想曠課,可是,身不由己,經常有許多瑣事纏身,不得不曠課。他總是覺得對班主任蘇惠芳有點歉意,她對他那麼關懷,但他老是讓她失望。他暗忖,曠課不重要,等期末考試,一定要考個平均分七十分左右,以報答她的恩情。

以他現在的學習成績來推算,他的平均分考個六十分是可以的。

想考到七十分,有點難度。

蘇惠芳想他考高點分數,這是一種期望,他不想讓她這次期望落空,要給她一點小小驚喜。那在學校的日子裡,就得好好學習。

想到這裡,他突然有了要天天向上,好好學習的念頭。

當然,只限於這次期末考試。不包括高考。

他真想找個機會跟蘇惠芳說一句:蘇老師,要是我期末考到了平均分在七十分左右,你是不是能允許我在你的床上睡一覺呢?

腦海里浮現她那成熟的嬌軀,他便有些欲`火焚身。

為了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他決定好好地拚搏一番,於是,用圓珠笑頭輕輕地戳了戳董、蕭二美女的手臂,等到她們轉頭睜大眸子睢著自己時,便笑道:「以後要是我晚上在這裡,就請你們輔導我學習吧。」

「咦,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董莉莉一對黑而亮的眸子彎成了月牙狀,掩嘴笑道。

「誒,他是真的想學習,我們就輔導他吧。」蕭婷婷倒很希望他有一顆上進心。

「麻痹,不得了了!這裡要出一個后博士了!哇哈哈,以後老子也要沾點光了,說起王小兵這個后博士,我就說,那是我的鐵哥們1謝家化的牙齒有點黃,笑起來口氣有點薰人。

「什麼后博士啊?」王小兵如墜五里霧裡,不知所云。

「后博士都不知道?你們out了,就是讀了博士之後,再考一次,就是后博士埃」謝家化難得有機會來展示自己腦袋裡所知的一些知識。

「尼瑪,你是說博士后吧,什麼后博士啊,你從哪裡聽來的,好好個名稱,被你弄成不倫不類了。」王小兵笑道。

「反正都是三個字的,管它是后博士還是博士后呢。」謝家化揮了揮大手,微有尷尬道。

「黑牛,你說錯了,就是小兵說的那樣的,是博士后嘛。」就在旁邊那組的魯月菁聽到這邊聊得起勁,也想插口說兩句。

須知道,謝家化最怕與魯月菁說話了,聞聽唐朝最流行的體型的魯月菁美人,他嚇得縮小了一圈,連忙找了個借口,說上廁所,然後一溜煙般飄出了教室。

這時,蕭、董、王三人都偷偷地笑起來。

魯月菁無奈地瞥了一眼謝家化的背影,那霸氣的眼神,倒像是要追上去,抱起他來一個滾地摔,教他睡在床上三個月起不來,不過,想到他的噸位更大,難以摔倒他,搞不好,被他反摔自己,那自己可能要在床上睡三個月,那倒有點恐怖,於是,才忍住了追出去,鼻端哼了一聲,轉過頭去朗讀語文課本里的文章了。

對於魯月菁與謝家化這一對小冤家,王小兵也幫不上什麼忙。

「你剛才說了,晚上要我們輔導,那你不可食言哦。下了晚修就要在這裡好好獃著,我倆幫你複習。」蕭婷婷會笑的眸子眨了眨,笑道。

「沒問題。」王小兵願意接受她的意見。

「要是你臨陣逃脫,我們可饒不了你。那從今晚開始吧。我們先幫你複習一下英文。」董莉莉以妻子的口吻道。

「今晚啊?今晚可能不行埃」想到要是與占仲均喝高了,那真的不能學習了,要睡覺,他倒願意與她倆在床上好好切磋一下功夫。

「你看看他,剛剛說得那麼好聽,現在就反悔了。」董莉莉牙尖嘴利道:「他想走都不行。反正下了第二節晚修,我們不讓他出去,一定要輔導他一節課才准他回宿舍。」

「咯咯,這樣行嗎?」蕭婷婷格格嬌笑道。

「行,我倆一起努力,怎麼不行。」董莉莉信心爆棚道。

王小兵暗忖:要是她倆肯在床上這麼友好地一起來服侍自己,那就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