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1章師姐的煩惱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哪個女孩子嘗試過了一次,晚上空房獨守不會想入非非? 那次與王小兵野戰中,安雲秋下面疼了兩天才好。 回想起來,既有餘悸,但又著『迷』。而且,過了幾天,便發覺自己特別想與他做那種『迷』人的...

在學校的時候,老是想著什麼日子才能畢業。其實,王小兵是個不太喜歡讀書的人。

如果不是有自己的未來嬌妻在學校里,他可能會更少在學校里。只因有蘇惠芳、姚舒曼、董莉莉等等美人在這裡,他不得不來這裡呵護她們。

每天能見一見她們,偶爾還可與董莉莉來一次快活的體育運動,或者與張靜,又或者安雲秋,那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情。

一般的男學生在校園裡,特別是中學校園裡,生活是比較枯燥的,除了睡覺、上課、吃飯之外,沒有什麼精彩的活動了。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在枯燥之中磨鍊腦子,硬要裝許多在以後的人生中不需要用的知識在裡面,過了若干年之後,就把許多曾經背熟的知識都原原本本地還給了老師。當此時,便想到那時在校園裡居然沒有談過戀愛,不過,已後悔莫及了,時間就像一條小河,緩緩向前流,永遠不會倒流。

人不風流枉少年。風流小農民421

許多學生都枉少年了。在一眾道貌岸然的老道德衛士的各種束縛之下,少年們確實沒有什麼機會好好品嘗一下少年的風流。

不過,王小兵是個例外。

在東興中學里,他不怎麼認真用功學習,但課餘生活卻是多姿多彩。不像其他男學生那樣除了看書、看書,還是看書。他偶爾可以看看美人的玲瓏**,從她們那凹凸有致的優美曲線里學習領悟拋物線的美妙之處,仔細欣賞,十分有味道,而且,還可以與她們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既可鍛煉身體,又可陶冶情『操』,使人精神愉悅。此乃一舉多用。

在學校里呆著,也不錯。

看著前面座位的蕭婷婷與董莉莉兩個美人,王小兵心裡由衷喜歡在學校里多呆些日子。畢竟,他還想抓緊時間把蕭婷婷身子耕耘權拿到手,然後在她的身子上好好耕耘一番。

轉眼便到了晚修下課的時間,王小兵連忙收拾好桌面的書本想溜之大吉,但剛站起來,董莉莉便轉過身來,笑道:「王小兵,你要去哪裡?我們還要輔導你呢。」

「從明晚開始吧。今天有累埃」他笑道。

「你們一定要好好輔導他,就從今晚開始。哈哈。我先走了。」謝家化一躍而出,已擋在了王小兵前面。

王小兵也想跟著走,可是,董莉莉伸手來拉著他的手臂,不讓走。不是他不夠力氣甩開手,而是他愛她,被她的玉手握著左手,也由著她。

「你不許走,我們要幫你輔導。累?看你精神奕奕的,一也不累。」董莉莉把王小兵拖回座位里。

「咯咯,蘇老師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我們,我們就應該好好完成。」蕭婷婷對於輔導王小兵很有興趣。

其實,她倆的心思都一樣,用輔導這件事絆住他,不讓他晚上有時間出校外去混。她倆都隱約知道他在校外是有情人的,雖還沒當場見過,但在幾次聚會中,董莉莉都見過王小兵認識的其他美人。她只想他多時間陪自己,可是,沒有好辦法,如今輔導這件事正好用來限制一下他的私人空間。

「輔導哪科啊?」王小兵只好坐在座位上。

「幾何。」蕭婷婷長長的睫『毛』輕輕地揚了揚,黑而亮的眸子秋水盈盈,嫵媚一笑,柔聲道。

「不如歷史吧,怎麼樣?」他笑道。

「不行,輔導哪科,得由我們說了算。」董莉莉已拿出了幾何課本,一本正經地放在了王小兵的課桌上。

「哇,你們越來越牛了。我也要有權利選擇輔導哪科吧?拜託兩位小老師,尊重一下人權。」王小兵只想回宿舍里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一覺,有一段日子晚上沒有美美地大睡了。

「咯咯,我們的地盤,我們作主。」兩美人相視一眼,格格笑道。

對於自己的未來嬌妻,王小兵可沒有什麼辦法,他是個憐香惜玉的人,不會對她們使蠻。凝視著蕭婷婷那俏麗紅粉的臉蛋,他暗忖她要是能在床上給自己輔導輔導,那就美妙了。風流小農民421

董莉莉美眸一掃,見到王小兵那副『色』眯眯的樣子,心裡湧起微微的醋意,微咳了一聲,道:「誒,是從頭開始輔導嗎?」

「問他哪些定理不懂,再輔導。」蕭婷婷不敢迎視他灼熱的目光,微垂著頭,含笑道。

「對。誒,你哪方面不太懂呢?是定理不會用還是不理解它的含義?」董莉莉問道。

「讓我先想想,呃,先想想,誒,看了一天的書,我眼睛有痛,先做做眼保膠操』,行不行?」他眨了眨眼睛,也不等她們答應,便做起眼保膠操』來了。

兩美人無奈相視一笑,只好等他做完眼保膠操』再說。

不過,他做眼保健的速度非常慢,跟烏龜行動差不多,比平常學校的廣播眼保膠操』要慢幾拍,數分鐘過去了,還沒做完第一個動作。

「誒,你這分明是拖時間嘛」董莉莉雙手叉腰,笑道。

「那還用說,哪有像他那樣做眼保膠操』的,分明就是想耍賴,不讓他做了。再讓他做下去,可能到明早都做不完。」如果不是董莉莉在這裡,蕭婷婷肯定會伸出玉手來拉他的手。

董莉莉是公認的他的正牌女朋友。

「咯咯,想耍賴,可沒那麼容易。快停下來。」董莉莉雙手拉他的手,不讓他做下去。

「咦,我眼睛疼埃要做做眼保膠操』才行,不然,視力越來越差了,那怎麼辦?就快做完了。別急,幾分鐘就行了。」他堅持要把全套眼保膠操』做完。

「那你快做啊,別磨磨蹭蹭的了。」兩美人嬌笑著催促道。

「可以。」他睜開眼睛,掃視一眼兩位深情地凝望著自己的美人,揚了揚眉,狡黠一笑,然後又慢條斯理地做起眼保膠操』來。

班裡的其他男同學看到王小兵如此艷福,都快要流口水了,暗嘆要是自己能有兩個校花圍著自己轉轉團,那就幸福死了。

其實,這是還沒進入圍城的人在羨慕進入圍城裡的人。而在圍城裡的人又會羨慕還沒入圍城的人。

每人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像班裡沒有得到蕭、董二美女青睞的男生,則是羨慕之極;而王小兵此時感到有糾結,明明想回去洗澡睡覺,但兩美人就是不肯相放,又不好意思硬走,那樣會傷她們的心,真是英雄也有氣短之時。

做幾何題,他是沒興趣了。

如果晚上能與兩美人一起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他十分有興趣,也不再乎是一個鍾還是二個鍾,反正一個晚上他都能堅持下來。

不過,想要把她倆弄到一張床上,那還要花些心思。他估計有可能,但也不一定,畢竟二人都還沒有心理準備。

其實,這也是將來的事情了。因為他還沒得到蕭婷婷的身子開發權呢。要先等到獲得了她的身子的耕耘權之後,先把她變成神仙姐姐,再可以考慮讓她倆知道與自己的親密關係。到時就伺機把兩女抱在一張床上,好好地跟她們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如今,他腦子邊意`『淫』邊做眼保膠操』。風流小農民421

又是數分鐘之後,他才做到眼保膠操』的第二個動作。

「誒,不得了,平時幾分鐘就能做完一套眼保膠操』的,他用了十幾分鐘,只做了一半。等他做完眼保膠操』,都要下第三節晚修了。」董莉莉笑道。

「他是準備花半個小時做眼保膠操』呢。咯咯。」蕭婷婷也拿他沒辦法。

他笑而不語,也不睜開眼睛。

兩美人再也坐不住了,畢竟還想竭力輔導他學習,但蕭婷婷不好意思動手動腳,但董莉莉就不同了,她與他早已有了一腿,做過了多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但凡認識她與他的學生,幾乎都知道兩人有肌膚之親,是以,她不在乎別的學生怎麼看,在大庭廣眾之下與他卿卿我我,授受相親也並不感到害羞。

「快停下來,不許做了。」董莉莉雙手拉著他的手。

「就快做完了。」他不睜開眼睛。

「不許做。」她堅持道。

「我就要做。」他笑道。

……

兩人這一問一答,本來是很簡單的話語。不過,在別人聽來,卻有一種特別的意味,就好像一對情侶在說親昵的情話,而話里的意思宛如正在討論要不要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在班裡自習的同學都竊竊偷笑。

蕭婷婷俏臉也刷地浮上了一層紅暈,不好意思再聽下去,笑道:「別爭了。王小兵,蘇老師要我們輔導你,這是我們的責任埃」

「哦,這個倒也是,那行,我聽你們的話,我先去上個廁所。」他笑道。

「又找借口了。不許出去。」董莉莉拉著他的手,不讓走。

「耶,上廁所也不準去。蘇老師在這裡,也會允許我去埃會憋死的。不要那麼嚴格好吧。」他裝作很急的樣子。

「先讓他去吧。」蕭婷婷笑道。

「待會他跑了怎麼辦?」董莉莉不肯放手。

「我能跑哪裡去埃有你們兩個母老虎看著我,沒處可逃埃」他居高臨下,掃視一眼兩美人的高聳酥胸,咂了咂嘴,道。

蕭婷婷連忙扯了扯t恤,將『乳』溝遮住了,微微皺了皺可愛的小巧秀麗的鼻子,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董莉莉也用手輕輕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臂,道:「那快去快回。」

「沒問題。」話未了,他一陣旋風出了教室。

當然,他是真的去上廁所,只是上了廁所,便在校園裡花了十多分鐘散步,本來,他是想去找洪東妹學開車的,兩人之前約好了,每天下午或晚上,他就去找她,跟她學開車。但想到昨天剛剛與她激情大戰了一回,想讓她休息休息,便沒有去找她。

走在校道上,秋風拂面,頗為舒爽。

想到洪東妹的賭場被全廣興、龍應唯與古海華三個老古董覬覦,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最為慘烈的火併。他也感到很棘手。這比對付白光偉要難不少。

如果不是洪東妹的事,他都不想相幫。

現在,洪東妹有難,他不能袖手旁觀,縱使拚了『性』命,也要幫她爭回一口氣。畢竟他欠了她很多人情。他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一條萬全之計,那就是己方可以四兩撥千斤,花最少的力氣收拾三個老古董。

事情非常複雜。

他這樣下了定論。如果要火併,那就得提前跟道上的朋友打好招呼,比如占仲均等朋友,把這些力量團結起來,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世間充滿了競爭。

結果會怎麼樣,他無法預料。不像對付白光偉,他是佔據了主動,一直在將白光偉引進自己的圈套里。如今,他沒有主動的優勢。一切都是如在濛霧之中,『摸』著霧水前進,哪裡有陷阱,哪裡有危險,難以一眼望穿。

對於這種看不清結局的事情,他不想多費腦筋,想多也沒用。於是,在校園裡逛了一圈,然後便回到高二班,彼時,已快下第三節晚修了。

「我回來了。」他笑著回到座位。

本以為他不會回來了,想不到臨下課就回來,兩美人又好笑又好氣,董莉莉嬌嗔道:「你看,又浪費了一個小時,明晚要幫你多補一個小時才行。」

「謝謝,不用補了。明晚還有明晚的事埃我請你們吃宵夜吧。」王小兵伸了個懶腰,『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道。

「你呀」兩美女也拿他沒辦法,因為就快要下第三節晚修了,再不走也不行,教室的燈要熄了。

於是,王小兵帶著蕭、董二美人到學校飯堂吃夜宵。

安雲秋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在飯堂里做了半個鐘頭的鐘工,也正要收工回宿舍,便在飯堂門口碰到了王小兵、蕭婷婷與董莉莉三人。

三個美女當中,董莉莉與安雲秋都與王小兵有一腿,已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被他那種堅韌不拔的耕耘勞作精神感動了,決定一輩子跟著他廝混下去。正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們沒有什麼後悔可言,她們堅定了信心,只想與他一起走到白頭偕老。

以前,安雲秋在董莉莉面前,精神層面要低一籌。

如今,她與王小兵有了肌膚之親,精神上便覺得與董莉莉平起平做了。

董莉莉是王小兵的女朋友,安雲秋也是他的女朋友,唯一不同的就是,在表面上,別人都認為董莉莉是他的正牌女友。可實質上,兩人沒有什麼區別。

是以,當安雲秋與董莉莉相遇時,也不會退縮。

「師姐,一起吃宵夜吧。」王小兵邀請道。

「好埃」要是在以前,安雲秋肯定會婉拒,現在她爽快地答應,那是要向董莉莉表明,自己也是王小兵的情人了。

於是,四人走進飯堂里,選了一張餐桌,坐下,由王小兵作東,請三位美人吃了一頓宵夜。本來,王小兵是想等吃了宵夜之後,找個機會與董莉莉快活快活的,但有安雲秋在一起,他又不好意思來暗示董莉莉,但想要董、安二女一起來服侍自己,那還比較難,至少眼下不能實現,想要三美女來跟自己睡在一起,那更是難上加難。

是以,吃完夜宵之後,他便送三位美人到女生宿舍樓下,然後自己也回男生宿舍。

想前段日子,跟安雲秋在一起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使她差走不了路,最後還要扶著樓梯的扶手才走上去的。

憶起這一幕,王小兵心底不禁湧起一股自豪。

剛離開女生宿舍數十米,忽然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向自己這邊衝過來,王小兵陡地提高了警惕,還道是仇人想來刺殺自己,側身掠開,回頭一看,見是安雲秋,心下釋然。

「你不是回宿舍了嗎?」他左右掃視一圈,見董、蕭二女不在周遭,問道。

「我,我睡不著」安雲秋與他並肩而行,還是一副閨女情態,有些害羞,微垂著頭,輕聲道。

「噢!這樣,沒事,我跟你上樓頂看星星,待會夜再深些,你就會有睡意了。到e棟教學樓的樓頂,好嗎?」他已明白她為什麼睡不著覺了。

但凡一個女孩子思念一個男孩子,那是肯定要在床上輾轉反覆,沒法入睡的。特別是腦海里浮現出那激情的春`宮圖,那就更沒法安睡了。特別是王小兵的不世出老二,任憑哪個女孩子嘗試過了一次,晚上空房獨守不會想入非非?

那次與王小兵野戰中,安雲秋下面疼了兩天才好。

回想起來,既有餘悸,但又著『迷』。而且,過了幾天,便發覺自己特別想與他做那種『迷』人的快**育活動。日思夜想的,白天坐在教室里,上課的時候,有時腦海里也會浮現出與他身體結合在一起的情景,想著想著,便有些欲`火焚身的味道。聽課都走神了。晚上就更不用說了,躺在床上,老是想著他的老二,自己一人睡在床上,非常寂寞難耐,恨不得立刻飛到他的身邊去,與他大戰三百回合。

縱使幾天走不了路,她也在所不惜。

而今晚,她也沒想過要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的,不過,遇到了董莉莉,這稍微刺激了一下她的神經。她覺得就要抓住機會,與他好好快活快活,這樣,就顯得自己更能佔住他的心。

於是,在上了女生宿舍樓梯之後,立刻又跑了下來,追上王小兵。

王小兵對她的身子也頗滿意,那天晚上在草地上激情大戰,他也沒有使出全力,只因愛護她,不想讓她被自己高深的武功震傷。

如今,她可能功夫有所增進。他也樂得與她切磋切磋。

兩人一前一後朝e棟教學樓走去。上到了天棚,那鐵門鎖著,但王小兵很會開那種普通的鎖頭,只用一條鐵線便把鎖打開了,推開鐵門,與安雲秋走出去,站在天台上,清風拂體,涼意如水,大有高處不勝寒之狀。

「師姐,忙了一天,累嗎?」王小兵摟著她的小蠻腰,輕聲問道。

「有一。」她將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呢喃道。

「師姐,你好香。」說著,他俯首吻她的檀口,祭出精純的柔舌功,一下子便進入了她的嘴裡,與她的香舌較量起來。

星空之下,激吻發出的「嘬嘬」聲隨風而去,飄散開來。幸好這e棟教學樓最高,宿舍樓里的人看不到這天台上面的人,也聽不到這裡的春音。

兩人一邊激吻,一邊相互愛撫。

等到彼此的身子都熱烘烘之後,王小兵便剝掉她的t恤與內衣,然後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修鍊柔舌功與鐵爪功,一通狂『揉』之下,擦出了愛情的火花,於是,三下五除二將她的褲子與內褲都扒掉了,看著這嬌嫩的身子,再也按捺不住,拉開褲鏈,放出早已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

在那期待的一刻,他的老二凌空怒嘯一聲,便開始了艱苦而有趣的開發活動。

他早已開鑿過她的隧道,是以,不用花費多少工夫,便進入了她身子,然後先是輕進輕出,隨後是重進重出,噗噗有聲,音律『迷』人,催人向上。

起先,她還能承受得起他的進攻。

過了約莫五分鐘,她便感到下面火辣起來,啊啊哼個不停,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求饒道:「啊,小,兵,啊,輕,輕……」

「師姐,挺住1他保持高速的進攻頻率,抖動起來,宛如戰場上的呂布那麼勇猛,渾身力量如虹,灌注到老二上,力拔山河,令人佩服。

如『乳』的月『色』傾瀉在兩人身上,給兩人罩上一層輕紗,宛如一幅神秘的春`宮圖。只是,筆畫的春`宮圖沒有這麼出『色』,現在的兩人是會發出春音的。

轉眼間,他重重一挺,力量霸道,篷一聲,已頂到了洞壁上,感受溫暖的肉感與一漲一縮的按摩,那一秒,真教人慾生欲死。在這種時刻,男人最能體會到自豪感。因為開鑿了一條隧道,為人類做出了貢獻。

只聽她發出「氨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這只是他的熱身運動而已,想不到小小的熱身運動就已將她弄暈了。不過,這是家常便飯,他經常將美人弄暈。想把她們喚醒,只要『揉』她們的太陽『穴』與掐她們的人中,便行了。

花了二分鐘,他把她弄醒了。

然後,先將她身子每一寸肌膚都吻一遍。

安雲秋得到了第一波**,早已輕飄飄如置身於雲端了,被他吻得舒服之極,不停地小聲格格嬌笑著。

她一笑,他的『性』趣又大增,於是,扛起她雙腿,以一招「老漢推車」,再次進入她的身子。這一回,他更加瘋狂地進進出出,撞得她身子劇烈震顫起來,好像快要散架了。

不出八分鐘,她又發出一聲短促的「氨,便又暈過去了。

……

……

如此反覆七次,他送給她七次**,也弄暈了她七次。

天台地面上,已被她的泉水弄濕了一大塊。安雲秋有氣無力地躺在那裡,只有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在有韻律地一起一伏。王小兵趴在她身上,開始登山活動,並且在她嬌嫩的身子上愛撫數遍,才算開發完一遍她的身子。

這時,已過凌晨時分了。

月牙已到中天,羨慕地看著這一對嬉戲鴛鴦。

周遭的秋蟲唧唧輕鳴,使夜晚的校園顯得更加寂靜,四周圍朦朦朧朧的,只有慘白昏暗的路燈孤獨地立在那裡,使人感覺一種陰森。

「師姐,你回去還有熱水洗澡嗎?」他輕吻她的薄潤紅唇,關懷道。

「沒了,怎麼辦好呢?」女孩子都要洗熱水的。

「飯堂又進不去了,我宿舍又沒有煮開水的電器,確實有麻煩。」他的襠部沾了她許多的泉水,也是滑溜溜,黏稠稠的。

「我全身都是汗,下面又濕透了,不洗澡不舒服咯。」她嬌聲道。

「那讓我想想辦法。」他要在運動中,才能想出辦法的,於是,便張嘴銜住她的一座雪山的山頂,在那裡邊修鍊柔舌功,邊思考問題。

一會,他想出了好方法。

「不如這樣,今晚我們去開房吧。那裡就有開水的。」他與董莉莉開過房,現在想起,反正可以出校園,沒有阻攔,很方便。

「要多少錢開房呢?」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說我想去,只好拐彎抹角道。

「用不了多少錢。走吧。現在就去,睡到明天六就回來。」他將她抱起,然後讓她站定,幫她把丟在四周的衣服與內衣撿過來,讓她穿上。

他穿好了衣服之後,她只穿好了t恤。

剛才的激情大戰之中,她被他的內功震得渾身乏力。

如今,就是站著,她也要使出吃『奶』的力氣,才勉強站得穩。穿上內衣與t恤倒還做得到,只是慢了些而已,當要穿內褲與褲子時,便辦不到了。她下面頗為疼痛,只要抬一抬腿,都會使那裡有一種撕裂的感覺。

他起先忘記她有不方便的地方,自己穿好衣服,燃香煙,悠然吸著,等她穿衣。

可是,數分鐘過去了,她還是站在那裡,沒有穿褲子。

這麼一來,他覺得非常奇怪,想不明白她為什麼還不穿內褲與褲子,難道是想再要些女人福利?其實,她是有些害臊,開不了口求他幫自己穿褲子,見他在抽煙,只好等他抽完再說。

「怎麼不穿褲子呢?」他丟掉煙頭,好奇道。

「我,我下面疼」她嬌聲道。

「噢!是我不好。」他立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於是連忙走過去,抱起她,坐在地上。

他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先幫她穿上玉『色』的內褲,再幫她穿上運動長褲,花了半分多鐘,才幫她穿戴完畢。他又抱她起來,讓她站著。

「還能走路嗎?」他用手幫她梳理凌『亂』的秀髮,柔聲道。

「我試試看。」其實,她走不了路,但又不服輸,於是,輕邁一小步,但下面實在是疼得可以,這一邁步,差就摔下去。

幸好,他在一旁,眼疾手快,一把摟住她,將她拉起來,才沒有摔成。

「我背你下去吧。」王小兵只好蹲下去,讓安雲秋伏在自己的背脊上,然後雙手抱著她雙腿,站了起來,走下樓梯。

夜『色』的校園,四處靜悄悄的。

走到車棚那裡,放下安雲秋,推出摩托,再讓她打橫坐在後座上。她不能像騎馬一樣坐在後座上,畢竟下面很疼。

王小兵坐在摩托上,雙腳蛙行,推著摩托出了校園外,才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小樹林集市馳去。

幸福的安雲秋雙手摟著他的豹腰,腦袋倚在他的肩膀上,長發隨風飄舞,有一種朦朧而清秀的美麗。雖與他剛剛**了幾番,心裡還在興奮之中,整個人洋溢著無窮的快活,但她也有自己的煩惱。那就是她今年高三了,明年就要畢業,離開這裡。不在東興中學,那就意味著以後難以與王小兵在一起。想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不易了。

這就是她的煩惱。

除非復讀一年,那就可與他在一起了。她還沒有決定怎麼做,還要等到高考的成績出來之後,再決定是不是復讀。她的身心都屬於他了,她覺得自己是他的老婆了。

現在,跟他再去開房,她感到頗為喜悅,唯一不足的就是現在下面比較疼,開了房,也不能大幹了,不然,明天就要回宿舍睡一天才行。

不消十分鐘,便來到了小樹林集市「怡然旅館」,開了一間房。

那是一間普通的房間,熱水雖有,但只有兩壺,想要再要些開水,就得加一塊錢,於是,王小兵又花了一塊錢,多要了四壺熱水,全都是給安雲秋洗頭洗澡用的。六壺熱水,至少可以摻冷水泡成二桶溫洗澡水,也夠安雲秋用的了。

他洗冷水。

兩人都沒有帶換洗的衣服過來,只好不換衣服,等明天回了學校再換衣服。

安雲秋進了浴室,卻是沒力氣洗澡,而且,彎腰也比較困難,只要微動,就會牽引下面,使那裡又疼起來,只要站著不動,便沒太大的感覺。她只能脫上衣,不能脫褲子。不是她不想脫,只是抬不起腳。

「小兵,你進來一下嘛」她伸一個頭出來,瞥了一眼正躺在床上抽煙的王小兵,輕喚道。

「什麼事呢?」他將半截香煙放在煙灰缸里,然後過去,推開浴室的門,見她**上身,有些嬌羞地看著自己,笑道:「還想要嗎?」

「嗯,我脫不了褲子」她努了努紅唇,微微撒嬌道。

「我知道了。」他笑道。

剛才,他還以為她可以自己洗澡了,想不到自己的攻擊力太強了,使她還沒有恢復元氣,連褲子都脫不了。

於是,他蹲下去,然後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稍微抬起她的左腳,將褲子與內褲脫出來,再依樣畫葫蘆,將褲子與內褲從她的右腳脫出掉來。至此,她又**『裸』一絲不掛,在白熾燈光之下,她的身子泛著『迷』人的青春光澤。

他蹲著,雙目正好與她滾圓光滑的大腿平行。

看著那雪白的大腿肌膚,他咂了咂嘴,雙手抱住她的右腿,伸嘴過去在她大腿內側輕吻起來,以最專業的柔舌功,向她展示一下自己的功力。

「嗯嗯……」

安雲秋渾身酥軟,雙手也不甘示弱,輕輕地摩挲他的腦袋。

當他吻完她右腿每一寸肌膚之後,隨即又開始吻她左腿,吻到她要求饒:「矮,小兵,好酸,別吻了,我要洗澡了」

「我幫你洗,我倆一起洗澡吧。」他與董莉莉、張靜、杜秋梅、庄妃燕、洪東妹等美人都洗過鴛鴦浴,如今,孤男寡女的相處於浴室里,不洗個鴛鴦浴還待何時?

「嗯,我自己洗」她還沒與他洗過鴛鴦浴,自然還有害臊。

「我倆一起吧,那樣可以省些水。」他為了人類大計著想,決定與她一起洗澡,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衣服,丟出浴室外面。

隨即,用『毛』巾蘸了溫水,澆到她身上。水珠從她那滑膩的肌膚滾落下來,滴滴嗒嗒的掉到地面上。濕身的她,平添三分嫵媚,每一寸肌膚都是那麼的有活力。讓人看了一眼,便『性』趣無窮。

王小兵從後面抱住她,雙手祭出鐵爪功,登上她兩座堅挺的雪山,在那裡肆意『揉』`搓起來。

「哦哦……」

她有抵擋不住他的進攻,身子后倚在他的結實胸膛上,哼起春音來。

為了節省時間,在做快**育運動的時候,也能同時搓身子,於是,他坐了下去,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捧著她的美`『臀』,找准位置,豎起粗壯之極的老二,頂在她的下面,然後雙手一放,讓她的美`『臀』下沉。

噗一聲,兩人又結合在一起了。

「矮」

她一聲嬌呼,身子肌膚微,雙手連忙緊緊摟著他的脖頸,耳語求饒道:「小兵,輕」

「好1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的,又開始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

浴室里響起一陣陣春音,繞樑不散。在這寂靜的夜裡,那膩人的春音特別教人嚮往,縱使是神仙聞聽了,也要羨慕不已。

.c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