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20章野蠻女友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知對方與王小兵的關係有點親密。 聽著她們鶯鶯燕燕的,王小兵周身通泰。 此時,老師課間休息室里沒有外人,他把她們三人看成自己的嬌妻了,真想立刻去把門關上,然後與她們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等到洪東妹醒來時,會發現王小兵已去學校了,不過,她已得到了許多的女人福利,也滿意了,不會生他的氣。

學校對於王小兵而言,並不是他真正想呆的地方,不過,父母希望他多讀點書,他也就呆在那裡了,這是其一,其二便是學校里有他的情人,為了自己偉大的夢想,他要把那幾個情人變成自己的嬌妻。一天沒把她們弄到手,就不會離開,即使復讀,也要混下去。為了夢想,得忍辱負重。

泡妞,講的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這一點,他做得很好。

董莉莉,其實已是他的嬌妻了,就差一張結婚證而已,安雲秋也一樣,與他有了一腿,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再也難以忘記他,今生今世註定要跟隨他一輩子。

像張靜,則是他的情人,不會成為妻子。

至於蘇惠芳、蕭婷婷、姚舒曼與楊小葉,都是他準備收做嬌妻的美人,她們都在他的五指山裡,雖還不肯把身子的耕耘權交給他,但那也是遲早的事情。他這個有良心有技術的開發商已把她們的一顆芳心攫住了,憑她們如何折騰,也不可能飛出自己的掌控範圍之內。

想到蕭婷婷,便想到白光偉。

一年多前,王小兵剛讀初一的時候,見到蕭婷婷也是垂涎三尺,當然,他不會對別人說。當聽到白光偉要追求她,並且打了龐雲之後,他也有些顧忌,不敢輕易接近蕭婷婷,確實是怕惹惱了白光偉,招來血光之災。那時,他與白光偉相比,實力相差很遠,如果發生衝突,那十**處於極度劣勢之中,小命也難保。是以,在那個時候,他也不敢正面與白光偉撕破臉皮斗戰。

這一切,都是由於當時自己的實力不足。

在這個世界上,雖有法律,雖有警察,雖有法院,但在日常生活中,誰的拳頭力量大,誰便能活得瀟洒一些。泡妞當然不是誰都可以做的,沒有實力的,至多只能隔岸欣賞一番芳容,流流口水,除此之外,別無可想。像蕭婷婷這種美女,是專門供有實力的男人去泡的,不是普通學生能弄到手的。

要是哪個普通學生覺得身癢,那可以撩撥一下兩腳老虎白光偉,請他免費來幫自己鍛煉身體。

結果當然不用想都可知道:最後會免費變成胖子,如果再幸運一點,可能會在醫院躺個一年半載,那就像豬一樣,可以天天吃飽就睡了。這也是男人的一種享受方式。

王小兵腦子沒有進水,在當時,他實力微弱,就像一隻雞蛋,不能去碰石頭,所以,當時他也不想去主動惹白光偉,以免有許多人經常追著自己,要幫自己變成胖子,那豈不是很悲催?

那時,他很可憐蕭婷婷,覺得這麼個美人兒,東興中學的校花之一,居然沒有本校男生去泡。當然也包括他自己。對於東興中學來說,真是一件不可告人的恥辱。本校的男生,不去泡其它中學的校花,那也說得過去,畢竟沒有近樓台,難以先得月。

可是,自己學校的校花,都不能泡,那也沒有天理了。

那個時候,王小兵經常幻想自己是黃飛鴻或李小龍,見了白光偉,就立刻衝過去,一個佛山無影腳或一招截拳道,就將那廝打翻在地,出一口惡氣。想到收拾白光偉,然後說一句:奶奶的,給我滾!

這種場景,多麼威風啊!

可是,現實與幻想是有天壤之別的。

每當真正面對白光偉時,便豪氣不起來,還要提防著與他正面發生衝突,以免英雄吃眼前虧。在與白光偉面對面的時候,那句「奶奶的,給我滾」早已拋到了爪窪國去了。

不過,等到遠離了白光偉,內心虛擬的英勇高大形象又浮出來了,意淫幻想自然就活靈活現了。

那段日子,他生活在一個虛幻的世界里。

看著蕭婷婷整天沒有真正的笑容,他內心裡也感到內疚。這是由於他是東興中學的學生,自己學校的校花被別校的男學生來欺負,而又幫不上忙,真是件揪心的事情。其次,便是他也想把蕭婷婷納進自己偉大夢想里,讓她成為自己的一位嬌妻。

有了這兩個原因,他便漸漸地決定要好好收拾白光偉了。

他也不知是怎麼樣的,在不知不覺間,回想起來,就像一部快速前進的電影,一幕幕往事如飛地掠過腦際,結果就是他的實力越來越強,最後,他自己都感到有些糊塗,也不清楚自己怎麼就能跟白光偉叫板了。

隨即,他的野心就大了。

當然,只是想把蕭婷婷弄到手而已。

再後來,就跟白光偉的恩怨越來越深。在一次次的交鋒之中,兩人已成水火,在小樹林一帶,不能藏二虎,兩人決戰,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結果,王小兵笑到了最後。

人就是這樣,不論開始多麼牛`逼都好,只要最後倒了,那就完了。

這是以成敗論英雄。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以成敗論英雄,那還以什麼論英雄呢?難道以誰的感情更細膩而論英雄?

畢竟,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女人的世界。

男人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男人的世界里,誰笑到最後,誰就是英雄。在這次博弈之中,王小兵其實是佔了一點優勢的,但也不多,幸好運氣還不錯,才能完成一件心事。

現在白光偉不在了,蕭婷婷就真正解放了。

王小兵想到是自己幫她脫離了虎口,感到有些自豪,日後兩人要是能在床上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時,如果她說「你對我不夠好」時,他就可以說「我當年是用生命給你換來自由的氨。想到這種場景,他心裡就喜滋滋的,覺得她欠了自己很多。

當然,她也確實是欠了他的人情。

這是千真萬確的。

秋天的清早,陽光和煦,秋風如女人溫柔的玉手,輕輕地拂過臉面,拂過身體,讓人舒服而陶醉。王小兵呼吸著早上清新的空氣,頭腦特別清醒,昨晚與洪東妹激情大戰了一晚,剛才又與她小小地快活了一回,如今,興奮依舊,心情又好,他便哼起輕快的小調來。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

歌聲能體現他愉悅的心情,雖不怎麼動聽,但也還算合格,並沒有走音,偶爾也引得一兩個路人側目,只是不知人家是欣賞還是鄙夷。

開摩托經過小樹林集市的時候,他會情不自禁地特別留意小樹林派出所大院的大門,總是感覺這裡會發生一些事情。

畢竟,朱由略那兩槍,是否開得過於老火。王小兵不是專家,沒辦法鑒定,自有水平高超的磚家去評定。

但作為一個正常人,他感覺朱由略做得有點過分了。

一會,摩托又經過銅業中學。

這裡是白光偉就讀的中學,就在前幾天,他還與白光偉在裡面碰面,而且還交了手,切磋了一下武功。

轉頭看著銅業中學大門口那四個金光閃閃的「銅業中學」四個字,他便感到有點不真實,暗忖難道自己做了一個夢,在夢中將白光偉收拾了?一個在這附近一帶的黑道幾乎叱吒風雲的人物,在一眨眼間便去與馬克思喝茶聊天了。

這人,說孱弱也行,也強大也行。

說孱弱,只一顆子彈,就收拾了。說強大,這個世界是人建立起來的,何等輝煌,何等發達,何等壯觀!

他看著銅業中學的大門口,暗忖要是白光偉從裡面走出來,那自己豈不是大大地受刺激,不覺得自己精神有問題,也會覺得白光偉成神了。

幸好,在他的摩托開出去好遠之後,他也沒有看到白光偉的身影。他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事件:白光偉真的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去找馬克思談人生去了。

一路上,他在想,現在白光偉不在了,那自己就能把精力放在對付龍非的身上了。

在小樹林附近一帶,年輕一代的黑道人物之中,也沒有誰能跟王小兵相提並論了。四少中的霍啟民被廢了,白光偉被滅了,安超被收服了,占仲均是朋友。占仲均現在的實力都比不上王小兵了。

真是世事難料,想不到一年多之後,樹林四少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縱使請最出名的算命先生來推算,也不能想到這種結果。這是天意,不是人所能推算出來的。

當自己的危險減少了一些之後,心情自然就好,見了什麼都覺得是那麼的順眼。王小兵哼著小曲,見到路邊的一坨牛糞,都會覺得那牛糞是那麼的順眼,如果不是趕著時間回東興中學,他願意下車嗅一嗅,以前覺得臭的牛糞,現在肯定是覺得香的了。

回到東興中學,還沒到升國旗的時間,便到飯堂吃了一頓早餐。

升完國旗,由校長張萬全發表勵志講話,他說得特別繪聲繪色,聲音之中充滿了力量感,頗有活力。比之以前的死氣沉沉,有雲泥之別。皆因嚴錫山被革了職,不再任東興中學的副校長了。

換言之,在東興中學里,沒有人再威脅到張萬全的職位了。

所以,他在周一早上的演講特別帶有激情,鬱積在心裡的悶氣一泄萬里,那股暢快之意,無以復加。

而謝家化昨晚晚修的時候,便把白光偉想要攻擊警察反而被擊斃的事早說開了,東興中學的人都知道白光偉不在了,許多曾被白光偉欺負過的人都感到非常高興。特別是龐雲,他曾被白光偉扇過耳光,這不是最重要的,關鍵被恐嚇,不準接近蕭婷婷,這才是最傷人的地方。

如今,白光偉雖不能再來威嚇他了,可是,蕭婷婷已基本屬於王小兵了。

但凡正常的人,都能看出來。是故,在東興中學里,也沒人敢跟王小兵競爭。美人是屬於有實力的人的。

國旗升完了,校長講話也講完了,升國旗儀式便算結束了。退場的時候,蕭婷婷就走在王小兵的身邊,悄聲問道:「聽說白光偉被警察打死了,是嗎?」

「是。」他如是道。

「惡人有惡報1蕭婷婷被白光偉的陰影籠罩了很長一段日子,後來在王小兵的相助下,算是走出了陰影,但現在聽到壞人不在了,感到終於輕鬆了許多。

這不單是為了自己而輕鬆,也是為王小兵感到輕鬆。

畢竟,王小兵與白光偉的恩怨越來越深,那都是由於自己的緣故。以往,她幫不上什麼忙,只好在心裡為王小兵祈禱,希望他平安無事。

如今,終於得知白光偉倒下了,王小兵沒事了。她感到很欣慰。

「你們看到他被打倒的嗎?」董莉莉走在王小兵的另一側,問道。

「沒有看到。」王小兵簡言道。

「謝家化說他親眼看到呢。」蕭婷婷其實想說「謝家化說你親眼看到」,但想到還是說得委婉些比較好,便換了種說法。

「哈哈,我其實是看到的。但怕你們問那種可怕的場面,所以就說沒有看到。還是別說這個話題,很血腥的。」他訕訕道。

「你又說謊。還說不會騙我們呢。」董莉莉輕輕地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一副親昵的樣子。

王小兵笑而不語。

走出操場之後,王小兵忽然見到不遠處的班主任蘇惠芳那含情脈脈的目光正看向這邊,他向她投以淡淡一笑,她有所發覺,便連忙移開了視線。他知道她心裡有自己,只要自己再加把勁,就可把她得到了。

蕭婷婷笑道:「小兵,昨晚班主任來教室巡班,發現你不在,問你去哪裡了?她問了全班的同學,都不知你去哪裡了。看她樣子挺關心你的。」

「我是班長,沒請假曠了課,她想批評我吧。哈哈。」他笑道。

「咯咯,也有可能。」蕭婷婷甜甜地笑道:「不過,她真的很關心你。我的感覺絕對不會有錯。」

蘇惠芳就是最怕學校的師生知道她跟王小兵有一腿,是故才不肯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王小兵。這個,王小兵也是有所察覺的,但他也沒辦法驟然間去改變她的觀念,只好任之自然發展了。

一個人的觀念,那是由環境、性格共同作用而形成的。

俗話說:性格決定命運。

也就是說,一個人的性格形成了,就會有與之相適應的觀念,持有特定的觀念的人,在做某件事時,就會體現出那人的觀念是怎麼樣的。而許多比較偏激的觀念,非但對事情的進展無益,還會破壞事情,使之向壞的方向發展,從而影響人生。

而人的性格一定型,那麼觀念也就定了。

想要改變一個成年人的觀念,那是極難的。就像當年要剪辮子時,有人死也不願意剪,就是這個道理。

如今,蘇惠芳的觀念認為老師與學生戀愛那是有違道德的,那她就不敢逾越這一道障礙,畢竟,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愛一個人,就別老想著改變她的觀念,如果能在一起,那就在一起,不然,也別勉強。

觀念如果有很大的衝突,那兩人是很難在一起的。王小兵其實也明白這個道理的,所以平時在與蘇惠芳的接觸中,也沒有強迫她,讓她自己去適應,去接受,到了瓜熟蒂落那一天,自然會水到渠成。

是以,他從來不想著怎麼去改變她的觀念。

有些事情是會變的,大不了,等到自己從這裡畢了業,不是東興中學的在校學生了,到那時,便可消除她的心裡顧忌了。

他現在都是高二學生了,再有一年多,便可以從這裡畢業了。如果非得等她一年多,他也願意。不過,他從種種跡象可以看出來,不須一年多,便可將她的身子得到。

胡思亂想之際,不知不覺便回到了教室。

看到這些熟悉的面孔,王小兵感覺平安真好。昨天,他經歷了兩場險情,其一便是與白不偉的較量,其二便是與三個老古董的碰撞,差點擦槍走火,一旦開戰,那還真不知結果會怎麼樣,可能自己也緊跟白光偉的腳後跟,一起去找馬克思喝茶,那也未可知。

其實,當時是血氣使然,確實沒什麼好怕的。

當一個人靜下來之後,再回想當時的那種瘋狂勁頭,倒會考慮一下可能出現的可怕後果,想到後果非常嚴重,也會打心底里微微一震。

不過,人都是這樣,在心平氣靜之際,倒可以考慮清楚許多事情。一旦火氣來了,血液沸騰了,那就顧不了那麼多了,先把眼前的事辦了再說,其它什麼後果,根本無須多想。這叫意氣用事,但世人都會意氣用事,沒幾個能真正做到遇見每件危事之時都能冷靜下來思考。

能平安回來,坐在教室里侃侃大山,看看美女的背影,嗅一嗅她們的體香,上上課,趴著桌上睡睡覺,看似簡單,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只要還健康地活著,就是一種幸福。

回想起自己居然活下來,並且沒有缺腿少胳膊,王小兵心裡非常感謝老祖宗的護佑。現在,滅了白光偉,暫時可放鬆一下,過幾日太平的日子。

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還有龍非這個人沒弄清楚,他心裡老是不安穩。畢竟,他感覺自己的懷疑沒有錯,那就是龍非非常可疑。一天不把她的背景搞明白,那都是一個大大的隱患。

他想先休息一兩天,等精神完全恢復之後,便去處理龍非的事情。

在校這兩天,他不想多想外面的事情。

下了早讀之後,便是兩節周一班會課,由蘇惠芳主持。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都是是老生常談的話題,要尊敬師長,勤奮學習,團結同學等等,除此之外,便是把學校的一些活動與要求講一講。

蘇惠芳說了半節課之後,剩下的時間便讓同學們自學。

她走到王小兵的課桌旁,輕輕地敲了敲他的課桌,輕聲道:「你跟我來。」隨即,又走到蕭婷婷與董莉莉的課桌前,也輕聲道:「你們也跟我來。」

她叫的是三位班長。

王小兵暗忖道:「我昨晚沒來上晚修,又不寫請假條,找我去,至多就是批評一下。找蕭婷婷與董莉莉去幹什麼呢?」

他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只好站起來,向老師課間休息室走去。前面是三位美人兒,走在她們後面,能嗅到如蘭的體香,使人神清氣爽。

三女的體型都很優美,身段比例非常勻稱,兩肩圓潤,纖腰盈盈一握,美`臀渾圓而高隆,特別有肉感,雙腿滾圓,給人無限彈性的感覺。

看著三個美`臀在自己眼前一扭一扭的,王小兵暗忖要是能一起耕耘一番,那就美妙之極了。董莉莉那頗具彈性與溫潤的美`臀,他是領略過的,並且,那裡的股溝也是非常的迷人,他的老二曾經在那條又深又緊的股溝里睡過覺,那裡氣候溫和,挺適合老二居住的。

而且,董莉莉的股溝功夫也頗強的。

在與王小兵激情大戰時,她經常用股溝夾他的老二,要不是他功力深厚,恐怕也被她夾住了。

至於蘇惠芳與蕭婷婷,他曾經用一陽指愛撫過蘇惠芳的股溝,發現那裡也是挺適合自己的老二居住的,只是她還不肯邀請他進去下榻,所以,只好再等等了。而蕭婷婷的股溝,他還沒有進去欣賞過,但看她那的美`臀那麼豐潤,也可猜出她的股溝之處的風景照樣引人入勝。

要是現在能到她們的股溝里遊玩就好了!

他目光灼灼地掃視她們的美`臀,心裡正在喜滋滋地意`淫著。

當蕭婷婷想放慢腳步等待他走上來,問一問他班主任請三人到老師課間休息室去是什麼事時,她忽然轉頭瞥了一眼他,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俏臉頓時紅了。她見到他正吞著口水,一副興奮的樣子凝視著自己的臀部,聯想到他的嗜好,便能猜出他是在想什麼了,心如鹿撞,害羞之色滿臉。

她也不敢問他了,連忙轉過頭去。

而他,本以為蕭婷婷不會轉過頭來的,哪知被她發現了自己那副饑渴的樣子,不禁有幾分尷尬,朝著她訕訕地笑了笑。

董莉莉見蕭婷婷臉蛋忽爾那麼紅,回頭掃視一眼,也沒見有什麼異常,笑道:「你臉為什麼那樣紅啊?」

「哪有?」蕭婷婷本來情迷意亂的,心裡正想著他那有點色眯眯的眼神,既感到害羞,又感到甜蜜,正在回味之際,被董莉莉驟然這麼一問,倒有些不好意思。

「還說沒有呢,都成紅紙了。」董莉莉覺得好奇,但又不知是什麼緣故。

因為這時,王小兵已很正常了,目光看向教學樓外面。

進了老師課間休息室之後,王小兵掃視一眼,裡面沒有其他老師,要是蕭婷婷與董莉莉不在這裡,那他就可趁機揩揩蘇惠芳的油。忽然,他醒悟到蘇惠芳叫蕭、董二女前來,恐怕就是為了防自己揩油的,心裡不禁好笑。

「你們找椅子坐吧。」蘇惠芳吩咐道。

於是,王、蕭、董三人找到空椅子,便搬過來,圍在蘇惠芳的辦公桌周圍,坐下來等待她說話。

蘇惠芳端起茶杯,小抿一口茶,潤潤喉,然後瞥了一眼王小兵,柔聲道:「王小兵,你作為班長,但經常曠課,這不行的。」

「沒有吧,我平時很少曠課的,只是昨晚曠了兩節課。我朋友有事,要幫她,所以來不了。」他迎視她溫柔的目光,笑道。

「你曠課了吧?」蘇惠芳不敢與他對視。

「曠了。」他承認道。

「那就不要狡辯。」蘇惠芳瞥了他一眼,連忙收回視線道。

他點頭表示臣服。

董莉莉連忙為自己的男朋友辯解道:「蘇老師,他其實也不是經常曠課的,還是挺遵守紀律的。」

「是埃只是偶爾會有曠課現象。」蕭婷婷也幫腔道。

看著兩美人幫自己說好話,王小兵不禁莞爾。在這個世上,有美人關懷,那感覺真好。從這種氣氛也可以看出,蕭婷婷與董莉莉一樣,都是向著自己的。換言之,那就是她們對自己的情意頗濃。

蘇惠芳知道董莉莉是王小兵的女朋友,但想不明白蕭婷婷為什麼也那麼熱切地為他辯解。

想來想去,她感覺蕭婷婷也極有可能愛上了王小兵。

其實,在老師課間休息室里的三女都喜歡王小兵,董莉莉自然不用說,只有蘇惠芳與蕭婷婷還不太清楚對方是不是愛上了王小兵,只知對方與王小兵的關係有點親密。

聽著她們鶯鶯燕燕的,王小兵周身通泰。

此時,老師課間休息室里沒有外人,他把她們三人看成自己的嬌妻了,真想立刻去把門關上,然後與她們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力戰三女,他是有這個能力的,並且不是只吻吻那麼簡單。他完全可以讓她們都變成神仙姐姐,絕對不會使哪一個不滿足。

這麼想著想著,他小腹下面便豎了起來。

幸好是坐著,不然他褲襠的那頂「小帳篷」將會是非常嚇人的。

不過,他的眼眸里射出的興奮之色,只要是個正常人,見了都會感受到他的欲`火之高漲,何況是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女?

美女最善於觀察男人的神色了,蘇惠芳一瞥之下,便知他性趣來了,心裡暗道一聲幸運,多虧叫了蕭婷婷與董莉莉來,不然,被他抱住了,要是沒被其他老師看到,只讓他過過手癮,那倒罷了。如果被其他老師見到了自己與他的親密舉動,那她就不知怎麼辦了。

董莉莉是他的女朋友,更容易看出他是否來性趣。

而蕭婷婷也差不多,加上從蘇惠芳與董莉莉的神情也能猜出一二,又掃視一眼王小兵,無意中見他褲襠已隆起,倒吸一口涼氣,連忙移開視線,不敢再看向那裡。她心跳加速,倒好像做了虧心事一樣。

室內四人,只有王小兵泰然。

畢竟丈夫與妻子在一起聊天,那是很正常的。他是這樣想的。

而蘇惠芳、蕭婷婷都微感尷尬,董莉莉覺得王小兵被另外兩個美人吸引住了,心裡微有醋意,但想到自己才是他的正牌女友,又心寬了些許。

一時之間,曖昧的氣氛濃郁。

過了片刻,蘇惠芳才道:「是了,很快又要到期末考了。王小兵,你各科的成績都不是很理想,最好花多點工夫來自學,同時,我也會找人輔導你。」

對於班主任的這番好意,他真是不想接受,笑道:「輔導我啊?不用吧。我自學也可以的。」

不過,蘇惠芳心腸太好,執意要幫他,微笑道:「你有時都不用功學習。像你這種調皮的學生,只要肯把精力放在學習上,我想你會是個優才生。」

「哈哈,不敢當。不過,要是我真的用心去學了,估計能考到六十分以上。」他笑道。

「你怎麼這樣小看自己呢。為了自己,也為了我……」蘇惠芳突然覺得這樣說太過親密了,被蕭、董二女聽去了,那倒不妥,於是腦筋急轉之下,連忙改道:「為了我們班也是一件好事。」

「我沒小看自己埃」他笑道。

其實,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為什麼行行都會出狀元呢?那很簡單,其實就是「天生我才必有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有些人跑步利害,有些人打籃球出色,有些人踢球一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特長,他們只要把自己的特長發揮出來,那就會使自己的人生大放光彩。

換言之,有些人天生就對學習有濃厚的興趣,這些人只要用功學習,那就會成為讀書的狀元。而有些人不是讀書的料,再用功,也考不了多少分。謝家化便是后一種的典型例子。

至於王小兵,他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如果他要努力學習,狀元拿不到,但處於中等偏上,甚至上游的成績,那還是有機會的。

可是,他的興趣不在這方面。

這就是關鍵。

有句名言叫做「興趣是做好的老師」,他對學習沒什麼興趣,那自然就不太用功,不太用功,考試成績自然就不理想。這是連鎖反應的。

他的興趣是泡妞。

所以,他不想蘇惠芳這麼關心他的學業,不然,天天要他提高成績,那倒悲催了。就像天天要貓吃草一樣,那是挺違背常理的。

可是,蘇惠芳出於好心,關懷他,想要他向好,提高學習成績,笑道:「你不小看自己,那最好。那你就要好好學習,爭取考一個全班第一。」

「全班第一?」他笑道:「是順著數還是倒著數呢?」

「你要是考個倒數第一,看我怎麼……」這時,蘇惠芳又感覺有蕭婷婷與董莉莉在這裡的不好之處,那就是自己不能說些親密話,「那我們大家會失望的。」

「我保證,倒數第一不是會我。」他笑道。

「那最好。你別拿倒數第一了。我們都覺得臉上沒光。」董莉莉笑道。

「謝家化會幫我拿倒數第一的,別怕。至多我就是倒數第二而已。哈哈。」在自己的嬌妻面前,他沒什麼不能說的。

三美女同時「噗哧」一聲,掩嘴而笑。

半晌,蘇惠芳才含笑地白了他一眼,溫柔道:「這樣好了,蕭婷婷與董莉莉的學習成績不錯,就讓她們輔導一下你。爭取期末考一個好成績。你們兩位以後多些輔導他,幫助他提高學習成績。」

「可以。」蕭、董二女自然同意。

「蘇老師,我不用輔導埃我自學能力也挺強的。」他笑道。

「就這麼定了。」蘇惠芳微仰著俏臉,嘴角含笑,果斷道。

王小兵苦笑,暗忖還有這等事,自己不願意,她們還硬要給自己輔導,這是哪門子道理呢?

回到教室里,蕭婷婷轉過身子,建議道:「小兵,這樣吧,第二節晚自習下了課之後,我和莉莉再給你輔導一個小時,你看怎麼樣?」

「下了晚自習還要再自習?太殘酷了吧?」王小兵搖手道。

「什麼情況?」謝家化伸頭過來,問道。

於是,董莉莉把班主任要自己與蕭婷婷輔導王小兵學習的事說了。聽了蕭婷婷的建議,她也覺得有理,那樣做挺好的。

謝家化粗獷地哈哈笑道:「小兵,你也有今日埃好事!好事!班主任做得對!讓全班人輪流來輔導你,讓你學到下半夜才能回宿舍才好。」

「黑牛,做人要有良心埃你這麼詛咒我,你以後生小孩沒pp。」王小兵道。

「哈哈,我又不是女人,不會生小孩啊,哈哈,不關我的事,哈哈……」謝家化大笑道。

「尼瑪,想不到你也有聰明的時候。」王小兵笑道。

「想當年,我還考過八十分呢。」謝家化小學一年級時,確實語文考過八十分,那是他經常拿來炫耀的事情。

「好漢不提當年勇。」王小兵掃視一眼兩美女,見她倆還在盯著自己,道:「你們自己學習就行了,不用管我的。」

他怕被她們纏著要自己做化學題、物理題與幾何題。

「那怎麼行!班主任交給了我們這個任務。我們就得完成。以後每天晚上輔導你一個小時。」兩美女心堅志篤道。

「耶,你們好野蠻埃」王小兵道。

「咯咯,我們就是這麼野蠻的啦。」二美人嬌聲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