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19章浴室里的激情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角之聲,激情大戰即將開始。 「小兵,我要」她咬著他的耳朵,肌肉有些,膩聲道。 「就來1他乃功夫高手,雖是張嘴銜住了她的山峰,但一樣能用喉音來回答,並且可以一心三用,嘴巴關注她胸前...

女人,沒幾個不喜歡男人粗壯的老二。

男人沒有個好腎,沒有個好老二,遲早會讓女人感到討厭,畢竟,兩情相悅需要女凹男凸的天衣無縫的結合,才能相互滋潤,產生無窮的性福。

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性`生活質量高低將直接影響兩人的感情。

女人往往對性`生活要求頗高,只是有時不會直接說出來而已,她們當然希望男人的老二特彆強大,那樣就可帶來猛烈的摩擦,得到無窮的快活。

洪東妹也一樣,當她股溝夾著王小兵的老二時,腦海里便模擬出它的雄姿了,是那麼粗,那麼的長,讓她又驚又喜。

在那一瞬間,她腦子裡湧出一個念頭:要是他插進來,我能頂得住嗎?

她憑感覺便知道,一旦他發起強大的總進攻,那自己極有可能扛不住,輕則迷迷糊糊,重則直接暈過去。她既興奮又擔心。

對於是否會興奮到昏厥,她倒非常期望。畢竟她還沒有被他的老二進行友好的訪問。她只是想知道被他弄暈到底會是怎麼一種境界。在她人生的二十多年裡,也曾談過戀愛,但無果而終。當然,也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但她沒有在床上被弄暈過,甚至,根本都不能得到滿足,談何暈過去?

如今,她遇上了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感覺自己是要被操暈過去。

這種既驚又喜的心情,還是第一次出現。

在這種略帶緊張與興奮的時刻,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直起身子,將兩座渾圓堅挺的山峰壓在他的臉龐上,有意阻擋他的視線。在這將接觸未接觸之際,她有點惴惴不安,暗忖他要是猛地戳過來,那會不會有點痛。在這將要進行激情大戰的時分,她也有些緊張,便用兩座雪山去擠壓與摩擦他的臉龐,先互動互動,做做熱身運動,不要待會被一下子弄暈了。

不過,他並不在乎,張開嘴巴,一口就銜住了她的一座山峰的山頂,立刻施展柔舌功,給她山頂上那一顆粉紅按按摩。

隨即,雙手捧著她的美`臀往上移。

霎時間,他的老二怒氣沖沖地豎了起來,好像在問:剛才是誰壓住了我?

她的胯下不停地溢出泉水,正好滴在他的老二上,似乎在挑逗他的老二,並且給他的老二上一層潤滑油。

每一滴泉水落在他的老二上,他都會感受到那種微妙的水漫肌膚的潤滑與清涼感,從那裡瀰漫開淡淡的快意。這是吹響戰鬥的嘴角之聲,激情大戰即將開始。

「小兵,我要」她咬著他的耳朵,肌肉有些,膩聲道。

「就來1他乃功夫高手,雖是張嘴銜住了她的山峰,但一樣能用喉音來回答,並且可以一心三用,嘴巴關注她胸前山峰的那顆粉紅,雙手捧她美`臀,而老二則豎了起來,準備最艱辛的開發活動。

作為一個擁有豐富經驗的開發商,在開發之前,不用重新勘探,只用老二去感受,不用視覺,只用觸覺便能知道她兩腿`之間的大概景況。

「小兵」她非常期待,呼吸急促道。

「洪姐。」他捧著她的美`臀,雙手慢慢下放。

他濕漉漉的老二仰頭看了看上面一片濃密的挪威森林,並且正在下著小雨,在這種潮濕的環境里,想要開發上去,在她那個神秘的山洞裡開鑿出一條造福人類千秋萬代的隧道,使那裡早日通車,運來新的生命。

在這總進攻的時候,他的老二怒嘯一聲,然後衝天而起。

果然,茂密的森林形成了些許的阻礙,但他不畏困難,以萬分的堅韌與鋼鐵般的堅硬體質,穿過那片挪威森林,披荊斬棘,直搗黃龍,瞬間便殺到了那個山洞前。

在那裡,兩扇城門半開半闔。

裡面到底有沒有伏兵,這看不出來。

要不是一個英勇無比的大將,看了這等情況,還道是空城計,必須要害怕三分,可能不敢進去。

可是,王小兵胸有成竹,早知裡面沒有多少兵力,此時不殺進去,還待可時。於是,他雙手施展出鐵爪功,一手抓住她一邊的臀部,用力往兩邊一掰。用這種強大的手法將她的城門再打開一些,意欲再看清楚些。

「矮」

洪東妹雖是個練家子,但美`臀被他抓住掰了開來,也不免覺得微疼,身子一聳,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便在他的臉龐上不停地摩擦,好像在鼓勵他英勇作戰。她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頸,借力把身子往上提,想要先避一避他老二的鋒芒。

要不是王小兵內功高深,肯定要被她兩座高峰給壓得窒息過去了。

不過,他在她又深又長的乳溝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微帶體香的清新空氣,隨即,收腹挺胸,緩緩地將她的美`臀往下放。轉眼間,他的老二便殺到了她的山洞洞口處,以衝天的豪氣吼道:快開城門!

於是,在吼聲中,便沖了進去。

當他的老二剛進入她的山洞時,兩人都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她知道他已發起總進攻了。當她觸碰到他的先頭部隊之際,便更加清楚他的老二的雄壯無匹了。雖只是初步的稍微接觸,但已激發出無窮的快感,好像一波又一波漣漪震蕩開去,使人沐浴在快活氛圍之中。

她的山洞有大量的泉水溢出來,使他能更容易開鑿隧道。

兩人都已欲`火焚身,呼吸粗重,渾身散發出強烈的戰鬥**。

當他一毫米一毫米地殺進去的時候,她感到自己的下面開始膨脹起來,非常的飽滿,而邊緣處有一種快要被撕裂的感覺。她非常滿意,但在驚喜的同時,也害怕他大動起來自己會頂不祝兩人的凹凸之處漸漸有了摩擦,產生一股股火花,化作無窮的快活,迅速傳到腦中樞神經。

在山洞裡前進的那短短數秒鐘,他也感受到無窮的肉感與溫暖鋪天蓋地地涌過來,將他的老二包圍了,非常舒服。

這種充滿了激情的開發活動,正是男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啊礙…」她咬著紅潤的下唇,哼出連綿不絕的春間,鼓舞他勇往直前。她也感覺到,要是他的老二全進來了,那必然要撞到自己裡面的。

那一聲聲春音堪比一粒粒春藥,進入他的體內,使他幹勁百倍,步步推進之中,不畏艱辛,誓要打通這條肉嘟嘟的隧道。

轉眼間,「噗」一聲,暗示已貸完全進入了她身子,兩人零距離結合在一起了。在這美妙的時刻里,兩人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脈搏跳動,篷,篷,篷,非常有韻律,一漲一縮,彈性頗佳,濕潤濕潤的。

他的老二橫在她的洞洞里,先儲蓄力量,準備做一進一出的拓展運動。

至此,他與她的心靈才聯結在一起,交融成一體,體溫在相互傳遞,快感不停地震蕩,使兩人越來越興奮。那裡就是快活的源泉,帶給人興奮與快樂,驅除不快的情緒。

下一秒,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開始一上一下地鍛煉臂力。

「礙…」

她檀口微張,哼出能鑽入人心的春音。

起先,他只是輕進輕出,並沒有使出十成功力,她還能抵擋得住,只感到無窮的快感從胯下快速瀰漫開去,使她飄飄欲仙了。

「小兵,好過癮」她終於如願以償與他做起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不料真的是這麼好玩,打心底里讚嘆不已。這一刻,她是那麼的愉快,精神達到了忘我的境界,只知下面傳來陣陣的快感。

「洪姐,我待會要讓您成神仙姐姐。」他正在凝聚力量到老二上,準備發起更猛烈的進攻。

「咯咯,那你快點埃我要做神仙姐姐。好爽哦,礙…」她還道他能力就這麼些了,不過,也能滿足自己了。

「那我要用力了。」他興奮道。

「啊,快矮」她正在性趣之中,聲音飽含甜膩。

「好!您要挺住啊,我就要全力出擊了!您可能會有點疼。要是疼過頭了,就說出來。」在說話間,他力聚老二,額頭青筋暴突,明顯是準備發起最猛烈的攻擊了。

「咯咯,那你就讓我看看你的力量吧,矮」她還道自己能頂住他那成名已久的老二的進攻呢。

他狡黠一笑,知道她大意了。

先前,她沒疼,那是他手下留情,當時,他只使出了三成功力而已。

做了一番小小的熱身運動之後,他覺得她也有點適應了,而且,自己的老二也已迫不急待要展示一下強大的功夫了,於是,他開始加快了進攻頻率,雙手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的速度越來越快,「噗噗」聲清脆而響亮,在車內回蕩,與她檀口哼出的「啊氨聲交織成一曲誘人的春光曲。

如果是路過的人,看到車內的洪東妹身子急劇地上落,會以為是發生了地震呢。看著那高頻率的上上下下,簡直教人眼花繚亂。

在高強度的衝擊之下,洪東妹忽然感到自己扛不住了,下面火辣火辣的,又脹又滿,有一種快要被撕裂的感覺,憑她這麼堅強的性格,也覺得再不開口,可能就要暈過去了,是以,連忙顫聲求饒道:「小,啊,啊,兵,礙…,輕……」

「洪姐,您很快就要成神仙姐姐了。挺住啊,快樂就在前面。」他抖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每一下都是那麼的準確,那麼的大力,那麼的快速,次次齊根,帶出來一灘灘泉水。縱使泉水充沛,但還是難以降低兩人交接處的溫度。

「矮,小兵,哦哦,我下面要,啊,著火了。」她也不甘示弱,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腦袋,意欲將他的頭揉進自己的兩座山峰之間。真正達到二合一的效果。

「別怕,我會救火的。洪姐,我愛您1他越來越猛,誓要將她送到第一波**之中。

「矮,我,啊,也,礙…,愛愛……你,矮」她身子劇烈地抖動,想要說一句完整的話語,但不能夠,說出來的卻是斷斷續續的字句。

堅持了數分鐘之後,洪東妹終於發出一聲柔弱的「氨,身子一軟,便興奮地暈了過去,雙手還摟著他的腦袋,俏臉倚在他的額頭上,一動不動,只有她胸前兩座山峰隨著她的呼吸而一起一伏,在給他的臉龐做有規律的按摩。

一波**下來,兩人身上都有一層油光,閃爍著激情的光芒。

他兩手施展出太極掌,左手輕撫她光滑的脊背,右手則愛撫她濕潤的美`臀。滑膩滑膩的,手感非常好,令人著迷。

看著她俏臉紅潮瀰漫,美眸闔上,只有檀口微張,那副妖嬈艷麗的神色特別惹人喜愛。他連忙祭出柔舌功,輕吻她的紅唇。他很久之前便想得到她的身子了,直到這一刻,他終於把她身上的三點都攻克了,已佔領了她的身子,以後可以經常耕耘她的身子了。能不斷開發她的身子,真是太過癮了。

一代黑道女老大,現在被自己征服得就伏在自己的身上。

「哈哈,她是我的了1他高興地自言自語道。

那股自豪感就別提了,好像做國王一樣,輕撫她的身子,細細品味剛才那第一波的戰鬥。想到她身手不錯,但在肉搏之中,居然被自己輕易擊敗了。可見,不論女人的功夫多深,她們下面那一點畢竟修鍊不成刀槍不入,一旦被攻擊,就會成為身體的最大弱點。只要把下面一點佔領了,便算得到她的身子了。縱使洪東妹散打不錯,但下面一點依然修鍊得不夠強大,被自己的老二打敗了。

現在,王小兵就印證了一論點。

休息了半分鐘之後,他便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將她弄醒。

「嚶嚀」一聲,洪東妹從興奮的昏厥之中醒轉過來,發覺下面還與他緊緊連接在一起,又驚又喜,柔聲道:「小兵,你太棒了!嗯,我感覺自己快要到仙界了,忽然無邊的興奮涌過來,包圍我,不知不覺中,我就暈過去了。」

「洪姐,還想成仙嗎?」他已捧著她的美`臀又一上一下地緩緩做運動了。

「矮,想。你輕點吧,啊,我慢待會又暈過去了。原來你這麼強大。」她咬著紅潤的下唇,充滿期待道。

「哈哈,別怕,暈過去是正常的。多鍛煉一下,就適應了。」他自豪地安慰道。

「矮,別嘛,我想要知道全過程,矮」她邊說邊吻他堅毅的臉龐。

「好!我盡量輕些1他老二已蓄滿的能量,要開工了。

於是,他又大動起來。

那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噗噗」春音與教人火燒火燎的「啊氨聲,如仙音降世,普渡眾生,驅除凡間一切的煩惱,帶給人們快活與性趣。

桑塔納也不停地震動,咿呀咿呀的,好像在說:老大啊,我一副老骨頭,被你們這樣猛烈地搖晃個不了,快要受不了了,待會就散架了。老大,輕些吧。

不過,王小兵與洪東妹都沒空理會桑塔納。

「矮,兵,啊,我,礙…」她檀口張口,卻說不了一句完整的話語。

「洪姐,我知道了。」他明白她要說什麼,大動之下,一時停不下來。

「啊,輕,礙…」她醉眼迷離,一副成仙的模樣。

他正在認真地開鑿隧道,不能半途而廢,只好先把她送到第二波**再說。於是,大動再大動,簡直要把桑塔納給撞散。

不消八分鐘,他便又重重一挺,將她送上了第二波**。不過,他的褲襠也被她的泉水弄得濕漉漉了。坐著干畢竟有些展不開手腳,便伸頭出車窗外面瞧了瞧,隨即打開車門,抱著她坐進後座里,將她仰放在座位上,扛起她兩腿,立時施展出令人聞之欲`火焚身的「老漢推車」,繼續大動起來。

她還在暈眩之中,被他一陣大動弄得疼痛起來,倒又清醒了幾分。

「礙…」

如今,他十成功力凝聚在老二上,在她身子上勇猛地耕耘,使她更難以抵擋。

她終於明白了強大的男人是怎麼樣的,可以使女人慾生欲死,在兩性`交戰之中,佔據絕對的主動權。她想求饒,但被他撞得四肢百骸劇烈顫動,說話都說不流利了,只能說出「啊礙…」之音,後面的都聽不清楚是什麼話,可能是「輕點」之類的。

但王小兵想讓她一直興奮下去,所以沒有停下來。

這是他與她第一次激情大戰,想要給她留下一個美妙的印象,所以,竭盡所能,誓要把她變成神仙姐姐。

在交戰的二個多小時里,不停地變換著招式,先是「老漢推車」,然後是「仕子騎驢」,隨後是「醉漢搖櫓」……

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麼的經典,有些自古有之,只是經過了他的發揚光大,已把這些招式的精髓發揮出來了,使它們的威力更上一層樓。而有些則是他根據已知的招式的原理自創出來的,所以,這些真是他的真功夫。一旦祭出,沒有幾個女人能抵擋得了。

洪東妹也算個散打高手了,可是,面對他的強大進攻,也要敗下陣來。

在一他媽的昏厥之中,她領略了他真男人的高超本領。

雖然,她感到了很大的疼痛,但比疼痛更大的卻是無窮的快感。現在雖停下來了,但她渾身每個細胞都充盈著快活,比做神仙還要過癮。她每一寸肌膚都泛著青春狂野的氣息,使人看了,便知她剛剛得到了巨大的快活。月宮裡的嫦娥也不過如此。

他將她打橫抱在懷裡,還在她胸前兩座山峰上登山。

「矮,小兵,我愛死你了」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幸福道。

「洪姐,還要嗎?」他揉了揉她的酥胸,笑道。

「啊?你還能來嗎?你真是我的神啊!想不到你強大到這種程度。我一個人都滿足不了你啊!你天生就是要幾個女人一起服侍你才行的。」她第一次知道世間真的有這麼利害的男人,又驚又喜道:「照你這種能力,估計一晚三五個女人都要被你征服了。」

「差不多吧。」他當仁不讓笑道。

也是從這一次談話開始,她心裡已有了一個想法:他日後可能會有好多老婆。

雖有些許的嫉妒,但她想到自己實在是難以滿足他的需要,縱使有幾個老婆也沒事,反正自己的女人福利能得到滿足就行,是以,心裡又好受了些。她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所以,她也看開了,只要能得到性趣就行,不管他有多少個情人。

他又在她身子上小小地耕耘了一番,兩人才暫停激情的戰鬥。

打開車門,他走了出來,迎著夜風,伸了個懶腰,真想對著寶藍的蒼穹高聲吼一句:洪東妹是我的情人了!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只對著晴朗的夜空哈了一口氣,晃了晃雙手,做了一下舒展運動,感覺精力還比較充沛,要是再激情大戰一回,估計也能完成。

鬆了一下筋骨之後,見洪東妹還躺在後座上,笑道:「洪姐,還不穿衣服嗎?」

「誒,我骨頭都差點散了,你太牛`逼了,我下面好疼呢。走路可能都走不了啦。」她試著坐起來,但感覺渾身有點泛力,比平時跟人打一架還要困。

「我幫您按摩一下。」他又鑽進車裡,扛起她一條大腿,輕輕揉`搓她大腿的肌肉,給她放鬆放鬆,「舒服點了嗎?」

「好點了。」她嫵媚笑道。

看著她微微晃動的高聳雙峰,他下面又漸漸硬了起來,便拉開了褲鏈,扛著巨大的老二,分開她雙腿,爬上了她白皙豐滿的身子。

「矮,你還要嗎?」她見他已壓在了自己身子上,便雙手摟著他的脖頸,又驚又喜道。

「我還想要。」瞧著她平添三分妖嬈的凌亂濡`濕秀髮,他撅動屁股,一寸一寸地推了進去。

「礙…」

她下面還疼,便用雙腳纏住他的腰,不讓他可以輕易橫衝直闖。她已領教過他那種猛將的風采,想到要是再被他盡情地進進出出一番,那明天估計真的走不了路了。

其實,如果他真的要大開殺戒,她想擋都擋不祝

他知道她下面還疼,也不想再增加她的疼痛,便輕進輕出,以最溫柔的方式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這時,洪東妹果然享受到了真正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忘情地哼哼唧唧,嗯嗯啊啊的撩人春音充斥整個車廂,久久不散。

兩人愜意地做了二十多分鐘的體育運動之後,他又齊根沒在她的體內,開了一炮,把精華貢獻給她之後,才算降了降火,要不是為她著想,再在她身上馳騁一個鐘頭都可以。假若真的那樣,恐怕她明天整天都要睡在床上了。

「洪姐,是你開車還是我開車呢?」他輕吻她的紅唇,微笑道。

「我哪裡還能開車呢,我雙腿都快沒力了。」她輕輕打了兩下他結實的肩膀。

「那我來開吧。」他技術不過關,也要她在一旁指點。

於是,他穿好衣服之後,便幫她穿戴整齊,抱她出了後座,打開前車門,放她進副駕駛座上,然後關好車門,自己再跑到另一邊,打開車門,坐進主駕駛座上,關上車門,瞥了她一眼,兩人情意濃濃地相視一笑。

那簡簡單單的一笑,卻是蘊含了無窮的愛意與溫馨。

在洪東妹的指導下,王小兵把車子平平安安地開回到夜城卡拉ok廳的停車場那裡。

彼時,都已是凌晨一點多了。

夜城卡拉ok廳也打烊了。周遭一片寂靜,夜風如水,月色如紗,充滿了詩情畫意。對於剛剛做完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不久的情侶而言,這種美景就更使人愉悅。

在回來的路上,兩人卿卿我我,聊的都是你儂我儂的情話,氣氛頗為溫馨。

停好車之後,王小兵當先下車,很有紳士風度地過去給洪東妹打開車門,笑道:「下來吧,還要洗澡呢。」

「真的還疼。」她下了車,扶著車門試行了一步,步伐頗為凝滯,沒有往時的輕盈矯捷。

要是有人見到她如今這種步伐笨重的樣子,一定會覺得好笑,或者會大驚,暗忖她與誰打了一場大架,受傷頗為不輕。其實,她只是下面被王小兵撞得太猛了而已。

「能走嗎?」他扶著她的手,道。

「能是能,不過,每走一步,下面都有點疼。都是你太大力了。弄得人家快要走不了路啦。」她佯裝微嗔道。

「那我背你進去。」說著,他便關好車門,然後蹲下去,回頭道:「上來吧。我能背起你,不會摔跤的。」

「咯咯,要是摔跤了,我可不饒你。」她嬌笑著,便趴在了他寬闊的脊背上。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滿臉幸福的神色。

「一定走得四平八穩。」言罷,雙手摟著她的美`臀,背起她,朝夜城卡拉ok廳大門口走去。

到了那裡,王小兵從洪東妹的包包里掏出鑰匙,打開了鐵門,走進去,拉上門鎖好,然後上了樓梯,一會便到了三樓她的房間前。

趴在他溫暖的脊背上,她有一種歸家的感覺,整個人洋溢著幸福。她希望能一直這樣伏在他的背上就好。她永遠不想與他分離,就是分開一分鐘,她都會覺得很惆悵。

進了房間,開了燈,關了門。

不過,她還不願從他的背脊上下來,笑道:「一輩子都這樣就好。」

「那以後我經常背你。」他轉頭過去,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俏臉。

「被別人看到了不好。」她笑道:「我也不用你經常背我,我只要你好好愛我,對我永遠真心真意就行了,你可以做到嗎?」

「當然可以做到。」他將她放在沙發上。

「董莉莉知道了我倆的關係,她會怎麼樣呢?」她點燃一支女士香煙,凝視著他,問道。

對於這種問題,他早就考慮過了。但凡成為他的情人或妻子的,都應該要有一種能容納其他女人的胸懷。縱使一時做不到,日後也要做到。他相信董莉莉是會有點醋意的,不過,只要他勸說一番,也應該可以使她接受這個事實。這並不是一件難事。但算得上是一件瑣事。

他很乾脆地回道:「她會接受您的。」

「那你不是有二個老婆?」她吐了一個煙圈,笑道。

「差不多。」其實,他想說自己以後會有一群嬌妻,但想了想,還是先別說,等到了那一天,事實擺在那裡,她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你在我燒點水,我倆洗澡吧。」好久之前,她就想與他洗個鴛鴦浴了。

王小兵拿起一個「熱得快」,打滿一壺的冷水,然後插上電源。五分鐘便煮滾了一壺水,再打滿一壺,又用了五分鐘煮滾了。有兩壺熱水,倒在水桶里,再摻些冷水,就可調成溫水,也夠洪東妹洗澡用的了。他自己用冷水沖涼的,不須再煮開水。

幫她把水提進了浴室之後,笑道:「要我抱您進去嗎?」

「當然要啦。」她將煙頭丟在煙灰缸里,自己脫起衣服來。

等到她脫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時候,他便過來抱起她,走進浴室里,輕輕將她放下,便轉身要出去。不過,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卻不肯鬆開。

「你不洗嗎?」她咬著他耳朵,膩聲道。

「也可以。」他已知她想要洗鴛鴦浴了。

於是,三下五除二脫了衣服,與她緊緊摟在一起,激吻起來。雙手則施展出太極掌,左手輕撫她滑膩的脊背,右手則愛撫她豐滿的美`臀。

剎那間,浴室里春音繚繞。

對於洗鴛鴦浴,他是頗為有經驗的。這種男女一起洗澡的快**育運動,其實也是很過癮的,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不論洗多久,都洗不幹凈,反而越洗越多汗漬,到最後,也相當於沒有洗澡。除了這一點不好之外,其它方面真的教人歡喜不荊

在這又吻又摸之下,他性趣又來了。

於是,扛起她左腿,讓她右腿落地支撐身子,然後舉著雄壯的老二,斜斜地,緩緩地,又殺進了她的身子。

這招正是大名鼎鼎的「金雞獨立」。

洪東妹下面本來還疼,不過,幸好他的進攻是緩疾有度,並沒有大肆橫衝直撞,所以,她只感到快活,並沒有太大的疼痛。只是,像她這種練家子,在與他結合之後,被他的老二直搗黃龍,也快要支持不祝他雖然大體上是輕輕地幹活,但偶爾也會來兩下猛戳,完全齊根沒在她的體內,頂在洞壁上,使她「哦」一聲長哼起來。

浴室里春`情涌動。

不消五分鐘,她只靠右腿便立不穩了,一雙玉手雖緊摟他的脖頸,但渾身快活得輕顫,根本沒有力氣了,咬著他耳朵,膩聲道:「小兵,我要坐下去了」

「洪姐,別焦急,我會抱住您的。」於是,他乾脆左手再摟住她右腿,將她抱了起來,然後壓在浴室的牆壁上。

這招正是古今聞名的「抱虎歸山」。

隨即,將腰力發揮到極致,在她沒有太多脂肪的身子上辛勤地耕耘,用老二作耙,一遍又一遍地梳理她的身子,讓這片特別的土地散發出無窮的激情。

「哦,小兵,水要涼了」

平時,只要不是冬天,洪東妹也是洗冷水來鍛煉身體的,畢竟在黑道混,沒一個好的體魄,那也是要吃虧的。經常要動手,即使不動手,也需要動腳,因為有時遇到危險,需要跑路,沒有矯健的雙腿,想跑也跑不動。

「好,我幫你擦身子。」

水桶就在王小兵的腳旁,但他這時正在使用「抱虎歸山」這招詭異的功夫與她較量,他既不想停下快活的體育運動,又想給她澆水搓身子,要同時完成這兩件平常很普通的事情,著實有點難度。

不過,王小兵卻做到了。

他沿著牆壁將她的身子放低一點,用上身壓住她的身子,左手捧著她的美`臀,右手就伸進水桶里,拿起毛巾,蘸滿溫水,然後幫她擦大腿。

這可是一心二用,老二做運動的時候,右手也一起做運動,還要不時蘸水上來。

幫她搓完大腿,就搓身子。

兩人在激情大戰中洗澡,樂趣特別濃郁。

想當日,在杜秋梅的家裡,她家有一個大浴桶,兩人可以坐在裡面慢慢搓洗,那樣還要過癮一些。當時,洗完澡之後,那大浴桶里的水都髒兮兮了。

如今,雖沒有浴桶,但也一樣可以洗鴛鴦裕

只是要更麻煩一點而已。他幫她搓完之後,她又幫他搓,兩人在小動之中相互搓身,那種感覺很溫馨,很愉快。

也不知什麼時候已把水桶里的水都用完了,兩人濕漉漉的,也不知是洗澡水還是香汗,反正就閃爍著激情的光澤。半個小時之後,兩人都開始喘氣,動作也漸漸地慢了下來。

洪東妹一頭凌亂的秀髮披散下來,平添五分狂野的魅力,已處於興奮之極的迷迷糊糊之中了,呢喃道:「洗完了嗎?矮」

「洗完了。」王小兵也快成仙了,只是還記得有些口乾舌燥,覺得要是能喝一杯水,那就真的成仙了。

「我們睡覺吧。礙…」她被他重重地戳了一下,嬌呼不已。

「好,我抱您去。」說著,拿干毛巾給她擦拭身子,也把自己身上的水珠或汗珠擦去,就抱她出了浴室。

進了室,將她放在床上,她已如一灘爛泥了,

王小兵的擎天柱還鑲嵌在她的體內,也不拔出,就側著身子,與她睡在一起。兩人激情了大半個晚上,都真的有點累了。

只一會,便沉沉睡去。

一覺到天亮。

王小兵的生物鐘很准,在早上六點多便醒來了,還惦記著上課。不是他喜歡上課,只是不想經常曠課。班主任是蘇惠芳,他的至愛之一,他不想讓她生氣。昨晚沒去上晚修,又沒有請假條,今天去教室,周一班會課里,估計她要詢問了。不過,撒個善意的諾言就行了。

他起身的時候,老二觸碰到了她的私`處。

可能是她那裡還紅腫疼痛,被擦了一下,也頗為敏感,還在睡眠中的她「嚶嚀」一聲便醒過來了,見他起床了,便雙手摟著他,微笑道:「這麼早起床幹嘛?」

她向來是下午起床的。

「今天星期一,我還要回去上課。」他輕輕愛撫她光滑的身子。

「別去上課,我們繼續睡覺嘛」她用臉輕輕地摩擦他的大腿,懇求道。

「昨晚曠了課,今天得去跟班主任說一聲。我是班長,今天得去看看。要是經常曠課,那樣不好。」他不想讓蘇惠芳失望。

「你班主任是不是那個長得挺漂亮的女人?」她有點醋意地問道。

「跟您一樣漂亮。」他俯首去輕吻她的臉蛋。

「咯咯,你老實告訴我,你有沒有跟她上過床?我以為你只有兩三個情人,現在看來,你肯定有很多,到底有多少,快如實招來。」她撅著紅唇,佯裝微慍,但紅唇卻泛著淡淡的笑意。

「哪有多少個呢,我能力有限埃」他撒謊道。

隨即,又躺了下去,吻住她的檀口,伸舌頭進去,在她的檀口裡修鍊柔舌功,不讓她說話。

對於怎麼樣擺脫女人的糾纏,他頗有經驗,與其解釋下去說服她,倒不如來一次近身肉搏,讓她變成神仙姐姐,那就什麼都好說了。只要滿足了她下面的需要,自然就可擺脫她的糾纏了。

於是,又趴在了她的身子上,先輕進輕出,繼而重進重出。

一會,洪東妹便又要求饒了:「矮,小兵,輕」

「堅持住,洪姐。我要把您變成神仙姐姐1他一旦開始了耕耘工作,那就不會輕易停下來,何況,如今還要將她送到第一波**之上,然後回學校。

不消十分鐘,在他的勇猛的馳騁下,終於把她送到了**之上。她胸前兩座堅挺山峰由急劇顫動變成緩慢的一起一伏,最後「藹—」一聲便暈了過去。她檀口微張,醉眼緊閉,俏臉洋溢著幸福而滿足的神色。

時間還充足,他祭出柔舌功,將她的身子再吻一遍。

然後,用單被將她身子蓋住,便下床,穿好衣服,騎摩托回東興中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