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14章美人接的大單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能靜候。 如今,最迫切的便是先收拾白光偉。 今晚,他約了董少容來打牌,之後便要跟她說正經事,但怎麼開口比較合適,他一直都在打腹稿。如果今晚這一步做好了,那計劃又成功了一步。 想...

王小兵看過廚師炒菜,也見過普通人家的主婦做飯,之前也同樣享受過兩位情人給自己做飯吃。反正,他見識過美人下廚。

但兩位美人**做飯給自己做,那還是第一次遇到。

十月份的南方天氣,白天的氣溫還是比較高的,只有夜晚才涼爽一些。在外面逛一圈,身體會出汗。杜秋梅與庄妃燕二位美人一起到小樹林菜市場買了肉類與蔬菜回來,便說熱,要開風扇。

「這天氣呀,還是有點熱,快開風扇吧。」杜秋梅走進來,用手扇涼,飽滿的額頭上有些許微汗。

「我也有點熱。到了十一月份,就會涼爽些了。」庄妃燕將菜提進廚房裡,答了一句。

「在自己家裡,脫衣服吧,那樣比較涼快,吹風扇沒什麼意思。」王小兵掃視一眼兩美人那曲線玲瓏的身子,笑道。

「對呀,其實脫衣服也可以,都是自己人,大家不要那麼拘束,放開一點就行了。我脫了。」想不到杜秋梅果然如他所願,便脫掉了衫褲,只穿著內衣。

庄妃燕雖看過杜秋梅的兩座珠穆朗瑪峰,但重新見到,還是會驚嘆道:「梅姐,你還是穿上衣服吧,看著你的胸脯,我就自愧不如。太令人震驚了。」

「你在自己家裡有什麼好害羞的?天氣熱,穿那麼多幹什麼。脫了吧,我現在還嫌多呢。要是在外面,我才不敢脫呢。」說著,杜秋梅乾脆將內衣都脫下了,丟在椅子上。剎那間,一條白花花的身子便展現在王小兵的眼前。

看著她那火辣的嬌軀,饒是王小兵早已看了n遍的人,都還會欲`火焚身。

庄妃燕臉紅道:「梅姐,你太開放了。」

完全沒壓力的杜秋梅笑道:「燕妹子,你連這個都沒膽做?也太膽小了吧。這是你的家耶。那麼拘束幹什麼。我們又是自己人,什麼都見過的了。還在乎這些嗎?」

「她是沒膽做。你不了解她,我比較了解她。她的思想是保守的。她再吃個豹子膽,都不敢的。」王小兵只穿著一條褲衩坐在椅子上,下面又越來越硬,笑道。

「誰說我不敢?你們太小看人了。」庄妃燕很是不服,於是,也把上衣給脫了,只穿著比基尼,雙手叉腰道:「看到了吧,敢不敢呢?你們做得到的,我也做得到。別以為我不敢脫。」

「你再仔細看看,梅姐始終比你要更勝一籌埃」王小兵刺激道。

「哼,那有什麼,看著好了。我只是怕蚊子叮,才穿多一點。我也可以全部都脫光。」說著,庄妃燕把比基尼也脫掉了,如此,也赤裸裸一絲不掛了。

杜秋梅看了,格格嬌笑,豎起了大拇指。

兩美人就這樣光著身子進了廚房,洗菜的洗菜,洗鍋的洗鍋,有說有笑,起先,庄妃燕還有些局促,一會,便也放自然了,沒有了忸怩的情態。

王小兵坐在小客廳里,看著兩條白花花的嬌軀在廚房裡晃來晃去的,一會挺立,一會彎腰,一會半蹲,種種誘人姿勢是那麼撩人,他是採花高手,看了也不禁慾血沸騰,小腹下面漸漸地豎了起來,頂在緊窄的褲衩上,十分不舒服,於是,也乾脆把褲衩脫了,丟到室的地面上。想到再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還有足夠的精力。於是,他便站了起來。

「我也來幫忙吧。」他挺著老二走向她們。

「啊?你……」庄妃燕轉過頭來,見到他的擎天柱橫擔著,不禁又驚又喜。大家都這樣赤裸裸的,她倒有些不習慣。

「小兵,你小子真是挺嚇人的!幹嘛不穿一條褲衩呢。我們見了,都有點怕呢。」杜秋梅笑道。

「別怕,我是善良的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做什麼好呢?」他站在廚房門口,掃視一眼她倆s型的身子,笑道。

「沒什麼合適你做的,有我與燕妹子兩人就可以了,你就等著嘗我們的手藝吧。我炒兩道好菜給你吃。」杜秋梅收腹挺胸,晃動兩座珠穆朗瑪峰,明顯是在引誘他。

「那我也讓你們嘗嘗我的手藝吧。」他已進了廚房。

「你也會炒菜?」庄妃燕俏臉火燒一樣紅,好奇道。

王小兵笑而不語。他的手藝可不是炒菜,他也沒說自己是進來炒菜的,只是來這裡犒勞她們,獎賞她們的。看在她們努力做午飯的份上,他準備給予她們額外的女人福利,讓她們今天性福到底。

「我不會炒菜。但我會……,嘻嘻。」言未畢,他跨前一步,身子彎下,張嘴一伸,已祭出了柔舌功,銜住了庄妃燕的左雪山。

「矮」庄妃燕雙手捧著他的腦袋,嬌呼一聲。

隨即,他左手施展出鐵爪功,立時登上了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上面,盡情地揉`搓,好好感受那股登山的樂趣。只是眨眼工夫,他便登上了兩個美女的高山上,在那裡修鍊不同的功夫,樂趣無窮。

正在二美人享受之際,他忽然打完收工,笑道:「你們快點做飯吧,我在旁邊幫你們做做按摩之類的。這樣,待會我們就剛好很餓了,可以大吃一頓。我們一起開工吧。」

「那樣好酸的。」庄妃燕酥胸被他輕撫著,耳根也紅了。

「妃燕,我要嘗嘗你的廚藝。」說著,他又在庄妃燕的美`臀上輕撫一下。

兩美人於是分工合作,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心裡都在等著他給予自己非同一般的犒賞。

而王小兵,一會攀登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一會攀登庄妃燕的雪山,一會又在她們的美`臀上愛撫,將關懷進行到底。當她們站在水龍頭前切菜時,他就在後面扛起她們一條腿,然後輕輕送進去,進入她們的身子,只小小地開發一回,又輪到另一位。他的任務就是提高她們的工作效率,使她們更有熱情。

剎那間,廚房裡春音繞樑,其樂融融。

等做好一頓飯時,兩美人的雙腿都被泉水潤濕了,渾身泛著淡淡的激情光澤。

吃飯時,把三張椅子拼在一起,王小兵做在中間,兩美女坐在兩邊,分別坐在他的大腿上,他負責給她們按摩,而她們則負責給他喂飯與挾菜。他一雙手也沒閑著,一時攀登她們胸前的高山,一時輕撫她們的美腿,盡情地給予她們關愛。

這一頓飯,吃得性福無比,邊吃邊聽春音,教人食慾大增。

等到吃完飯,他也分別給予她們每人一次女人的福利,三人都融為一體,可謂相處如水乳`交融,密不可分。

飯後,王小兵坐在藤椅上剔牙,二女則收拾餐具。看著她們那魅力無窮的身子,他暗忖:要是每天能過這樣的生活,那就爽歪歪了。同時可欣賞兩條白嫩的嬌軀,並且什麼時候想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隨時可開始。只要性趣來了,大家就可來一回。

這種生活,是一種奢侈的生活。

普通人是過不起的。像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也不可能天天過這種性福的日子的。只能偶爾為之。今天要不是碰到庄妃燕休假,那就過不成如此美妙的生活了。畢竟,人為生活所迫,不會天天那麼空閑。

想要過這種激情而溫馨的日子,那必須得有錢。

沒有鈔票,一日為三餐而忙碌,哪裡還有閑情來過這種性福的生活?一個月能過一次,那已是奢求了。只有鈔票多了,才可不工作,男女相聚在一起,看看電視,吃吃飯,然後逛逛街,回來就可快活快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終老。

一般人想要實現這種夢想,非常之難。

不過,王小兵卻有可能實現。一切都要看他的「養生堂」搞得怎麼樣,是否能把市場快速向外擴張,這都決定他是否能在有生之年成為地球大財主的必要條件。他的偉大夢想比較特別,想要實現,那必須要大量的鈔票才行。

而鈔票來源,將來主要是來自養生堂。

其實,如果沒什麼推廣,單憑人傳人,那也可以使丹藥的美譽傳開去,但終究太慢,一百年之後才被世人贊為好藥丸,那只是造福了子孫,而自己早已逝去或老得動不了,美人再多,也沒福消受了。

人生苦短,關鍵要抓緊時間享受。

只有迅速將「養生堂」這個品牌做起來,那就可在年輕力壯之時多多享受物質與精神的快活。不虛度青春年華。

想到「養生堂」,便想到龍非那妮子。一天不把她的身份弄清楚,他心裡都懸著一塊石頭。現在託了杜秋梅與庄妃燕去刺探消息,不過,是否能成功,那還是未知數。這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完成的事,得有一個過程,那就需要比較長的時間。

急不來,只能靜候。

如今,最迫切的便是先收拾白光偉。

今晚,他約了董少容來打牌,之後便要跟她說正經事,但怎麼開口比較合適,他一直都在打腹稿。如果今晚這一步做好了,那計劃又成功了一步。

想到極有可能靠這個計劃而收拾白光偉,他感到既刺激又擔心,畢竟三分天命七分人力,計劃是否能成功,多少還要依靠一點好運氣。他暗暗祈禱上天給自己好運氣,縱使禁慾一天,他也要答允。如果不成功,那日後就很麻煩了。畢竟白光偉是塊硬骨頭,沒抓住機會剷除他,到以後就沒那麼容易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自己這次機會沒把握好,下次可能就輪到白光偉發威了,要是讓對方抓住了機會收拾了自己,那就悲催了。

所以,今晚與董少容的接觸非常重要。

他仰坐在藤椅上,抽著煙,一副思索的神色。

二美人分坐兩邊,依在他的身旁,各自翹起一條美腿,搭在他的大腿上,這樣,也算平分了他,只是他中間的擎天柱只有一條,要是有兩條,她們也要分開來淆們都想獨點他的老二,不過,又怕自己一人難以滿足他,每晚都要暈過去十數次,那也不美,與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也有好處。是以,她們的佔有感便弱了些。

「在想什麼呢?」庄妃燕凝視著他,關心道。

「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他雙手摟著她們的纖腰,道。

「小兵,幫我個忙好嗎?」杜秋梅坐在他的右大腿上,用一座珠穆朗瑪峰輕輕撞他的肩膀,膩聲道。

「什麼事呢?」他朝她吐了一口煙。

「咳咳……」杜秋梅連忙閉上了美眸,吹氣將面前的煙氣吹走。她不吸煙,被二手煙薰得直嗆。

小小惡作劇一回,王小兵笑而不語。與美人在一起,偶爾開個小玩笑,那並不傷大雅,反而還能增進彼此的感情。這也是一種調味劑。如果生活太過單調,整天著一張臉,那也沒什麼意思。

杜秋梅用兩座珠穆朗瑪峰重重地撞了一下他的臉龐,笑道:「差點嗆死我了。就用煙噴我,不噴燕妹子,偏心。知道就對燕妹子好。」

「哈哈,一樣噴她。」言罷,他吸完最後一口煙,然後張嘴一噴,噴在庄妃燕的俏臉上。

「咳……」庄妃燕早有準備,已閃了過去,沒有吸進濃郁的煙氣,並沒有猛咳。

「咯咯……」杜秋梅有點淫`盪地笑著。

隨即,庄妃燕也用胸前兩座雪山去擠壓他的腦袋。連同杜秋梅兩座珠穆朗瑪峰,一共是四座高山向他的腦袋壓過來,要不是他深懷絕技,肯定要窒息掉。他的臉龐被巨峰掩沒,非常舒服,一股股彈性與溫潤海浪般涌過來,教人喜之不荊

三人小小的互動一番。

隨後,杜秋梅繼續道:「我食品門市部以前進啤酒本來是從總代理商那裡進貨的,現在,卻要從二級代理商那裡進貨,這樣價格就比原來高了。真煩惱。」

「那也是,被二級代理商白白盤剝了一層,要是在一級代理商那裡進貨,要好很多。為什麼不在一級代理商那裡入貨呢?進貨多了,損失就大了。」庄妃燕不解道。

「現在,我們這裡有一個人做了一款啤酒的二級代理商,他要求我們這些店鋪都得從他那裡拿貨,大家怕他,沒辦法,只好在那裡拿貨,花錢消災。有什麼辦法,我也不想在他那裡入貨,但怕得罪他。」杜秋梅嘆了一口氣道。

「什麼人啊?」王小兵好奇道。

聽杜秋梅的口氣,那個二級代理商在道上也有些實力。不去拿貨,那就會被欺負似的。

杜秋梅道:「你可能認識他。他叫全天雄,是三爺的小兒子。他現在就做了二級的代理商。自從他做了這一區域的二級代理商之後,就要我們在他那裡拿貨。但我們原來賣的是珠江啤酒,跟他的不同牌子。大家不敢得罪他,都在他那裡進貨。」

聞言,王小兵已明白這附近的店鋪都要從全天雄那裡入貨了。

全天雄,雖在道上不怎麼出名,但他老爸是全廣興,在這一帶是古董祭人物,雖不經常露面,但依然控制著不少的勢力。所以,全天雄的勢力也頗大,但不像王小兵或白光偉這些年輕一輩那麼鋒芒畢露,他比較低調,一直做著各種生意。

「原來是他。」王小兵想起洪東妹說過全廣興想介紹全天雄給她。

「是啊,你們都是道上的人,你可以跟他打聲招呼,說我不想從他那裡進貨。可以嗎?」杜秋梅懇求道。

「這個啊,呃,我試試吧。我跟他不怎麼熟。現在不知他會不會給面子。下午我去找他談談吧。」他與全天雄見過面,但沒什麼交情。

「那先謝謝啦。你肯幫我去說一下,我已很高興了。能不能成,都沒什麼啦。」杜秋梅也知道這其中的困難,並不有太高的奢望。

畢竟,如果全天雄不給面子,那就比較麻煩。王小兵的實力雖不俗,但也不能隨便對全天雄動粗,不然,全廣興出馬招集人馬對付自己,那就棘手了。就各種關係而言,全廣興還是比王小兵要強。怎麼說,全廣興在這一帶的黑道上威信還是比較大的。

一旦交惡,將會比白光偉更難對付。

如今,正與白光偉較量著,要是又增加全天雄這個勁敵,那就有點失策了。以自己的力量,想要扛起白光偉與全天雄一夥,那還顯得比較單保

所以,王小兵也不會直接去動武,他想了一會,決定採取的策略便是去談。其實,有些事情也還是可以談得攏的。不過,是否能成功,他也沒有信心,至多只能說儘力而為。如果談不攏,那再想辦法。

雖有洪東妹作後援,但如果與全廣興為敵,那必須得有白道的撐腰。

這一帶的地方治安官就數朱由略最大了,王小兵與洪東妹都認識他,並且還勉強可以說是有一點戰略關係。一般的事情,求到朱由略,幾乎都能解決。不過,全廣興也認識朱由略,並且關係也不錯,是故,王小兵也占不了便宜。到時真的開戰了,估計朱由略就在兩邊撈油水,但不會明顯幫哪一邊。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取得勝利,那真的很難。

他答應杜秋梅,也不會是敷衍她,而是真的會全力幫她,只是鑒於當前的形勢,他不會胡亂來,得謀定而後動,該動手就動手,該談判就談判。

他與杜秋梅、庄妃燕一起卿卿我我了一會,到下午一點多,便去找全天雄。

路上,他在想要是全天雄不賣面子給自己,那怎麼辦?作為一個稍有名氣的人,誰不要面子?自己怎麼說也是這附近一帶有點名氣的人物,一旦人家不給面子,那自己也比較難受。

樹活皮,人活臉。

活在世上,這張臉很重要。別人一見到就顯出尊敬之色,那就是有臉之人;別人一見到就當作是透明的,那就是沒臉之人。

誰不想做一個有臉的人?

王小兵也想埃杜秋梅把身子都交給自己耕耘了,現在她請求自己幫她一個忙,雖然這個忙有點難幫,但也要去想辦法解決。不然,連自己情人的困難都幫不了,那就有失男子漢的魄力了。

轉眼間,便已到了全天雄的店鋪。

全天雄的店鋪也在小樹林集市,幾分鐘車程而已。與其說是店鋪,不如說是一個倉庫,裡面堆著一箱箱長樂牌啤酒。這裡既批發,也零售。這個啤酒批發市場是剛建不久的,還不到半年。但被他壟斷了附近的市場,生意非常之好。

店裡有員工出出入入,將一箱箱啤酒搬上麵包車,準備送到附近的各間店鋪里。看這個忙碌的樣子,就可知道出貨量非常大。

王小兵停好摩托,走進店裡。

「請問是要批發啤酒嗎?」一位女經理彬彬有禮問道。

「不是。我是來找你們老闆談點事情的,你的老闆在嗎?」王小兵搖手道。

「我們老闆不在。晚上他可能會過來一下。你找他有什麼事呢?我可以幫你轉告一聲。」女經理幹練道。

「是一種私事。能打電話叫他來嗎?」王小兵問道。

「可以。你等一下。」女經理起先看到王小兵年紀很輕,心裡便懷疑他是黑道的人,本想說叫不來老闆,但又見他腰挎大哥大,手戴勞力士,好像很有錢的樣子,又是騎著摩托來的,一時也分不清他到底是普通的混混還是官二代或富二代之類的老闆,便只好走到櫃檯前,拿起話筒,撥了一個號碼。

接通電話之後,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我們老闆說就過來,你在這裡等一下。」女經理道。

「好,那謝了。」

王小兵走出店外,坐在摩托車上,點燃一支紅雙喜,大口大口地吸著。

他在想,全天雄好不好打交道,他與對方不熟,不了解對方的為人。但按常理來說,像全天雄那種人,一般不易相與。想到這裡,對這次來談判沒抱什麼希望。暗忖日後可能要靠武力來解決。

胡思亂想之際,也不知過了多久,大約是半個鐘之後,便有一個穿襯衫、西褲與皮鞋的男子開摩托來了。

此人正是全天雄,應該不到三十歲,約莫一米七,梳個中分頭,臉龐堅毅而執著,雙眼射出光亮而有神的目光,一看便知是個比較精明的人。

全天雄下了摩托,瞥了一眼王小兵,也不知他就是來找自己的,加上兩人不熟,是以並不與他打招呼,而是直接走進了店裡,問那女經理:「誰找我?」

「他找你。」女經理指著店外的王小兵,道。

王小兵彈掉煙頭,走了過去,笑道:「全老闆,我叫王小兵,找你想談一點私事。有空嗎?」

聞聽「王小兵」這個名字,全天雄立刻記起了這個似曾熟悉的少年是誰了,眼露疑惑之色,道:「哦,你找我什麼事?」

「要不要喝兩杯?找個地方坐下來聊一聊。我請客。」王小兵遞了一支香煙給對方。

全天雄接了,他的眼神有些狐疑,一個黑道的人過來找自己談事情,那還會是什麼好事情?不外乎想敲一下竹扛,撈些錢。他自己本身就是這行的,對於黑道的人太熟悉了。不過,他家族的實力不容小覷,不是一般的小混混惹得起的,因此,他並沒有什麼擔憂可言。

「進來吧,我請你喝一杯。我這裡就有酒。你想喝多少都行。」全天雄作了個請的手勢,笑道。

「好埃」想不到對方這麼好說話,王小兵心裡也輕鬆了許多。

兩人一前一後,從過道走過,轉了兩個彎,便到了店后的一個小院子,那裡有一棵大榕樹,樹蔭下好乘涼。全天雄搬了一張四方矮几放在榕樹下,然後拿了一瓶二鍋頭出來,放兩隻小酒杯在几上。下酒的是花生米與幾樣腌制的雞翅。在自己的地盤裡喝酒,全天雄感到比較安全。

「來,坐。」全天雄又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坐下。

王小兵也不客氣,坐在他對面。拿起二鍋頭先給對方斟滿一杯,然後給自己斟滿一杯,笑道:「白天在這榕樹下睡覺一定很舒服。只要有風吹,那就睡得死死的。」

睡覺這個詞可以生髮出許多意思,比如說一個人死了也是睡覺。全天雄心裡琢磨王小兵說的是什麼意思,難道是來找碴的?

於是,笑道:「蚊蚋很多,在這裡睡覺,肯定要貢獻許多鮮血。」

「是埃人沒了血,那就沒法活了。」王小兵只是順口說的,沒有別的意思。不過,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全天雄臉色的笑意收斂了,終於忍不住問道。

「沒什麼意思埃人沒了血不是活不了嗎?不是嗎?難道你見過沒血的人也能活的?」王小兵從來這裡那一刻起便沒有想過要立刻與他動武的。

「那你是想來這裡搞事的?」全天雄目光冷峻了許多。

「哦,你理解錯了。我不是來鬧事的。只是想來跟你商量一件事的。千萬別以為我是來打架的。那就錯了。」王小兵舉起酒杯,「來,敬你一杯。」

兩人碰了杯,一仰脖子,便見底了。

王小兵酒力不強,但為了使對方釋疑,只好豪爽一些,一杯二鍋頭下肚,胃裡立時熱烘烘的,好像要著火一樣,一團熱量從胃那裡迅速瀰漫開來,擴張至全身,額頭一下子就浮現一層微汗。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全天雄盯著王小兵,暗忖要是他在這裡動手,己方人多,也不怕他。

「我有一個朋友,就是食品門市部的老闆。她想不在你這裡進貨了,可以嗎?」王小兵說出來之後,心裡也不禁跳起來,一是因為喝了一杯二鍋頭,二是由於有些緊張,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希望結果不會令人失望。

「就這件事嗎?」這次,全天雄給兩人斟滿了小酒杯,但沒有回答王小兵的問題。

「對。」王小兵迎視對方那內斂而有神的眼睛,堅定道。

他答應了杜秋梅,就會儘力幫她。現在來了這裡,面對著全天雄,他但願對方能賣一個面子給自己。那日後全天雄要是有什麼事要幫忙,自己也會幫他。

「來,我們先干三杯1全天雄舉起酒杯。

「好1王小兵便真的與他幹完了三杯二鍋頭,頓時渾身似乎要燃燒起來,一股強烈的酒勁直往頭上沖,口鼻要噴火一樣。

「夠爽快,我可以看出,你的酒量不大,但你也陪我喝了三杯烈酒,算是給了面子我,我也應該給面子你。那好,以後她不用在我這裡進貨。」全天雄的酒力應該比王小兵人強些,臉還沒什麼紅,笑道。

「哈哈,那謝謝啦!再敬你一杯。」結果出乎王小兵的意料,心裡特別高興。

「好,交個朋友吧。」全天雄舉起酒杯道。

「行1王小兵臉已紅了。

想不到這麼容易便辦妥了這件事,王小兵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下了,至少對得起杜秋梅了。他開始還想到要是來這裡沒談成功,那就會使她失望,讓她失望,他心裡也有點內疚。

王小兵與全天雄雖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不過,幾句話之後,便已談得很投契了。觥籌交錯之下,無所不談。不過,王小兵並不會真正喝醉。

「小兵,你開那個養生堂,賣的是假藥還是真葯啊?」全天雄直問道。

「當然是真的啦。賣假的,還敢開店?那不是給人家一個地方找自己算帳嗎?」王小兵已有三分醉了,感覺不能再喝了,要是再喝,待會全醉了,把玉墜的事說了出來,那可不妙。會保護自己,那才不易出事。

「是了,你從哪裡進的貨啊?提攜一下我,怎麼樣?我也想開一間你那樣的店,不過不會在這裡開,我要到縣城去開。要不,我倆一起干,你八我二。」全天雄雙目露出十分殷切的光芒。

「不是從哪裡進的貨,是我自己用各種中藥來配製的。這是家傳秘方,傳了好幾代的了。直到我這代,才配製出來賣給別人。」王小兵雖有點醉,但還清醒,撒一個謊,道。

「噢?唉呀!小兵,真看不出啊!利害,利害!來,敬你一杯1全天雄舉起酒杯道。

「不能喝了,待會開不了車,下午還有事要做。」王小兵婉謝道。

每當別人問自己藥丸的事情時,王小兵心裡都會特別提防,畢竟藥丸就是鈔票,既然是鈔票,有誰不想要呢?如此一來,總是容易引來心有邪念的歹徒的覬覦,這就會產生許多危險。是以,王小兵一般不願意別人問自己這些事,說起來就會聯想到紅刀子、拳頭與霰彈槍等等兇器。

全天雄也不勉強他,笑道:「那也是,喝醉了開車很危險。呃,你的藥丸如果那麼好,那麼多人買,為什麼不擴大生產呢?要是你沒有那麼多資金,我可以幫你找到合伙人。」

「這個不用了。」王小兵婉拒道。

聞言,全天雄微紅的臉龐浮上一抹淡淡的失望。

兩人又聊了一會,王小兵便辭別了全天雄,騎著摩托到食品門市部,把好消息帶給杜秋梅。

杜秋梅聽了好消息之後,一迭聲道:「小兵,你真是我的神啊!有你罩著我,我就不怕別人來欺負我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王小兵簡單地說了一句。

但這一句話,卻讓杜秋梅幸福了好幾天。其實,女人也是很容易被打動的,只要是用真誠去對待她們。

要不是食品門市部里有不少員工在上班,杜秋梅就再把自己的身子交給王小兵耕耘幾次,在向他索要女人福利的同時,也是向他請教各種床上功夫的時候。

不過,王小兵還得留些精力來做其它事情。

晚上還要與董少容相聚,如果能得到她的幫忙,那就比較容易實施對付白光偉的計劃。這一仗,他下了不少工夫,希望能成功。他倒盼望早點到晚上,然後董少容與林憶娜打打麻將。

一般是晚上七點開始玩,玩四五個鐘頭就行了。

現在還沒到吃晚飯的時候,王小兵便到自己的「養生堂」逛逛,問問生意怎麼樣,順便在店裡拿些賭資。平時,他不是中午過來收錢就是晚上過來收錢,昨天的貨錢,今天結完,不留錢在店裡。

他在食品門市部拿了許多零食給龍非。

「老闆,太謝謝你了1龍非也是個嘴饞的姑娘。其實,但凡女子,一般都是吃貨。

「今天生意還好吧?」王小兵在沙發上坐下,問道。

「是了,老闆,我打了個電話給你,你大哥大關機。」龍非給王小兵斟了一杯開水,站在一旁,認真回答。

王小兵拿起大哥大看了看,果然沒電了,問道:「什麼事?」

看她的臉色,不像是壞事,他放了心,龍非笑道:「一件好事啊!有一個大客戶,要訂一萬粒美容丸,不過,他想知道這藥丸的主要成分,如果你不知道有什麼成分,那可以把配製美容丸的葯料寫給他也行,他這樣說。」

「一萬粒?」王小兵掃視一眼龍非的俏臉,道:「這可發財了。」

不過,他高興不起來,因為對方要什麼成分,那不是為難自己嗎?莫說自己不知道,就是真的知道有什麼成分,也不會寫出來。葯料寫不寫都無所謂,玉墜里的藥材是獨一無二的,在外面找不到的。寫出來,別人看了,反而會覺得是假的。

「是啊,只要做成這一單,都可以賺不少錢吧。這可是大客戶埃老闆,接下來吧。我看那人的樣子也是很想跟你做這筆生意。」龍非一副出謀劃策地侃侃談著。

「這單太大了,吃不下埃」王小兵笑道。

其實,他不用做這麼大的單,只賣給散戶,都可以賺不少錢。而且,不是他不想做這種大單,而是玉墜里的藥材數量有限,根本煉製不了那麼多。他老是在想,如果能把玉墜的空間擴大,那就好了。

龍非聽了,微有失望,道:「招多點人手,加班生產不就行了嗎?」

「我覺得我命中不應該一下子賺那麼多錢埃」現在,他只好胡謅了,一切都為了掩飾自己的秘密。

「咯咯,你太奇怪了。我還是頭一回遇到你這樣的老闆,居然嫌錢多。估計你能成為世界第一奇人。」她是真心地笑了。

「哈哈,我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埃」他也笑道。

「老闆,機會難得啊,不如這樣,我免費給你生產這些藥丸,等你拿到貨錢之後,就給一點獎金我就行了,行嗎?我真的不想看到這麼好的機會白白溜走埃」龍非一副惋惜的樣子。

「這個我知道。這麼多,不是一下子生產得出來的。還是算了。」他笑道。

有錢不想賺的老闆,估計這個世界上真的不多。不過,王小兵的情況很特別,其實不是他不想賺,而是實在沒辦法賺。退一萬步來說,縱使能煉製那麼多,而對方要看成分,要看葯料,自己也不會接這個單。

龍非不論怎麼勸說都沒用。

而王小兵不會道出實情,只以一些謊話來騙她,使她十分失望。

從她開始勸說他接這一單生意開始,王小兵就頗為留意她的神態,心裡暗忖她是真的為自己好還是別有用意?

現在還要對付白光偉,他沒空來詳細追查龍非的背景,等到擺平了白光偉之後,再回來慢慢研究這個看似簡單,實質很不簡單的美人,看她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眨眼間,便到了吃晚飯的時候。

這次,居然是庄妃燕親自送飯菜過來,王小兵佯裝不認識她,找了個借口,便離開了。目的就是讓庄妃燕去結識龍非,為自己刺探消息。

他又到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去看望老媽,順便在那裡吃晚飯。之後,便傳呼林憶娜,讓她叫上董少容,準備到麻將館摸上幾圈。

想到林憶娜那美妙的身子,他就來性趣,只是不知什麼時候能把她抱上床,不過,以兩人的關係,只要堅持追她,始終有一天能如願以償。

至於董少容,已是他的情人。

今晚,他就要請她幫自己一個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