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13章二美女做飯給他吃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忘,心癢難撓。 「梅姐,不急。」他躺在藤椅上,還想抽支煙,笑道。 「我忍不住了!你們幹了好事,也該輪到我了。月月盼,天天盼,好不容易盼到你有空,再不給我,我都不想活了。」看著他直豎起來...

在兩性之中,女人一旦需要,甚至比男人有更加強烈的念頭,而且,女人的需要特別大,是那種「海能納川」的狀態,一晚少說戰鬥數次,那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一般女人,只要還沒超過三十,還處於二十歲左右,那對性需要也強,但只是一時的,像海嘯一樣,來了一回,便沒那麼強烈了。又要經過一段時間,才會再需要。

這個時期的姑娘,對性有一種美好的幻想。

但三十、四十的女人,那是如狼似虎,對性需要之大,普通男人都難以滿足她們。這個時期的女人,已有豐富的經驗,身經百戰,鍛鍊出一個強悍的體魄,床上功夫最強,不過可能不是招式強,而是內功強。

而男人正好相反。

男人在年輕時,才是猛將,只要騎在了女人身上,那就可馳騁起來,橫衝直撞,所向披靡,這是男人最輝煌的年代。到了三十五歲左右,就是分水嶺了。隨著年齡增大,功夫則漸漸衰落,特別是內功消散了許多,不能再像二十歲左右那時在女人的身上快活地辛勤勞作了。

如今的王小兵,正是戰場中的「呂布」或「趙雲」,任憑哪個女人,只要敢來挑戰他的老二,都會敗得很慘。他也不須使出什麼絕招,只把「推漢推車」祭出,就教女人們躺著起不來。

像庄妃燕這種功夫一般的美人,更不是他的對手。

而杜秋梅雖有狼虎之猛,功夫不俗,但她也是王小兵的手下敗將,何況,她還是從他那裡學了一招「觀音坐蓮」,實力才有所提升,從而正式成為女中豪傑的。她與他的關係,是情人的關係,是師徒的關係,是朋友的關係。

一句話,兩人的關係很複雜。

如今,王小兵正準備在庄妃燕那白花花的嬌嫩身子上好好地馳騁一番,卻聽到她發出一聲低呼的「氨,倒嚇了自己小小一跳,以為她喝了點啤酒而身子不舒服,要是那樣,倒真的要送她去醫院瞧瞧,今晚就難以在她身子上耕耘了,於是連忙問道:「妃燕,怎麼了?」

他暗忖是不是她來「大姨媽」了。

庄妃燕不習慣旁邊有其他女人看著自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驟然間見到杜秋梅正一臉饑渴地望著自己,才醒起她還沒走,又羞又惱道:「怎麼她還會在我家呢?」說著,瑟縮著身子,雙腿緊`夾,遮住私`處,而雙手抱胸,把兩座雪山擋祝

聞言,王小兵便知她說的是杜秋梅,笑道:「她來這裡坐一下埃你不記得了,才剛跟我們來的。她說想坐多一會。沒事的,她是個可以信賴的人。」

「我差點睡著了,腦子有點迷糊了,都忘記了。你這麼一說,我才記起來了。哦,你叫她搭摩托回家吧。現在也不早了,再不回去,都等不到搭客摩託了。你叫她回去吧。」庄妃燕咬著下唇,羞怯道。

「沒事的,讓她在這裡休息一下,來吧,我們抓緊時間,幹完了還要洗澡睡覺。她是個過來人,早已經歷過這種事了。我們不必在乎她。由她看好了。她看了也沒什麼。」說話間,王小兵也已脫得赤條條一絲不掛,只是小腹下面橫擔著一條擎天柱,教人看了要股慄。

「嗯,別,我不要別人看」庄妃燕縮在藤椅的一角,嬌聲道。

「不用害羞的。大家都是熟人。」他已爬上了她的身子,分開了她的雙腿。

但她還是害羞,不停地扭著豐`臀,不讓他輕易進入自己那個神秘而誘人的山洞。

這時,杜秋梅也已按捺不住了,看得欲`火焚身,恨不得立刻與王小兵大戰三百回合,看著看著,便覺得身子熱烘烘的,於是,手腳麻利地脫光了身上的衣服,聲音急促而興奮道:「燕妹子,女人的身子都是差不多的。不就是兩個奶`子與一個洞洞嘛,沒有質的差別。如果你害臊,那我也脫光讓你看一遍,算扯平吧。」

說著,她扭著腰肢,走到庄妃燕前面,晃著兩座珠穆朗瑪峰,並且展示一下自己的白虎的私`處。她可一點也不在乎。

「嗯,討厭,我不看」庄妃燕嬌羞地扭過頭去,俏臉更紅了。

「咯咯,那還有什麼可羞的呢。你也看了我的埃行了,你們快點吧。別這樣婆婆媽媽的了。」杜秋梅的意思是:你們搞完了,那就輪到我了。

「妃燕,不要害羞。我們都是熟人。女人與女人的身子,男人與女人的身子,其實也沒大分別啦。別在意啦。來吧。」王小兵已登上了她兩座雪山,在上面修鍊修鍊鐵爪功與柔舌功,雙手捧著一座雪山盡情地吮`吸著。

「不,我要穿衣服」庄妃燕還是接受不了旁邊有個赤裸女人觀戰的情景,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脊背。她只想與他單獨享受二人世界。

同時,她用雙腿來蹬他,想把他蹬開。

「妃燕,鎮定些,沒事的。這種事其實很正常的,如果你不想讓她看,我叫她進房裡吧。」王小兵在她的雪山上邊溫習武功,邊輕聲道。

「我不,我要睡覺了。」庄妃燕還不停地用腳蹬他。

「一起睡吧。」王小兵已欲`火焚身了,如果不降降火,那自己就要受內傷了。現在都脫得一絲不掛了,還不肉搏一番,更待何時?

這時,杜秋梅再也看不下去了,以自己這種豪爽的性格,覺得庄妃燕真是在浪費時間,於是走過來,本想拉開王小兵,讓他先付給自己女人的福利,不過,想到庄妃燕是這屋的主人,還是不要爭奪比較好,以免惹來爭吵,是以,便改變了想法,決定先助人為樂,幫王小兵貢獻精華給庄妃燕,自己反正遲早也會得到的。

王小兵也想不到杜秋梅要上來幫手,還道她也想要呢,便笑道:「梅姐,待會到你。我一個人就行。」

「看你們,還像初進洞房一樣。我助你們一臂之力吧。咯咯。別客氣。」嬌笑著,便雙手抓住庄妃燕的左腿往外拉,使她雙腿分開。

「你為什麼拉我的腳啊?快點放開。討厭死了,嗯,放開我」庄妃燕更害臊了,滿臉通紅,微嗔道。

「我幫你的忙埃」杜秋梅還振振有詞道。

這時,王小兵已趴在庄妃燕白嫩的身子上,根本不須用眼去看,只憑老二那靈敏的嗅覺與天生的認路能力,在她那片比較茂密的挪威森林裡穿行,雖偶爾遇到少許的阻礙,但他的老二乃沙場的猛將,些許攔路虎,輕易被打倒,一路披荊斬棘,以不畏艱辛的頑強精神,進入潮濕的森林,轉眼便到了森林的中央地帶。

在那片充滿神秘的森林裡,他的老二看到了使人著迷的地方,那是它嚮往的所在,能給人無窮的快活。

那是一口山洞,洞口前面有兩塊磨刀石。

那兩塊磨刀石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親切,簡直就是路標。他的老二早就來過這裡遊玩觀光,還在裡面睡過覺。如今,故地重遊,回憶當初,當真興奮莫名。小別勝新婚,隔了幾日再來這裡尋找快活,那自有一番情趣。

在山洞裡,還有一口泉眼,泉水汩汩而出,灌溉著山洞周圍的林地,濕潤濕潤的。

這種歸家的感覺真好!他心裡喜滋滋地讚歎一句。然後,收腹挺胸,凝聚內力於小腹之下,以最專業的開發技術,從最正確的方位,用一腔無可比擬的熱情去開鑿一條能為人類增添許多生命的他頗有奉獻精神。

轉眼間,他的老二便一半進入了山洞裡面。

舒服!舒服!還是舒服!

暖暖的,肉肉的,濕濕的,山洞裡好像有魔力一樣,使人著迷。這是上帝創造出來的最有藝術感的極品。人只要進去了,那就什麼煩惱都消散了。這裡是快活的大本營,可以驅除鬱悶、緊張、痛苦……

當兩人剛剛結合之時,兩人都靜止了,隨即,庄妃燕嬌羞道:「嗯,你進入了?我不,我要睡覺。討厭」

「是的,我進入了。」說著,他又重重一挺,這一回,便齊根沒在了山洞裡。他是一個真誠老實的人,對她不講假話。

「快出去」她輕扭美`臀。

「啊?」他不知道她是要自己拔出去,還是要杜秋梅出去,反正都沒什麼所謂,開鑿隧道的工程開工了,哪裡能停下來,只好埋頭苦幹了,於是,他大動起來。

他的高深功夫,乃修鍊多日,如今已臻化境,出入如風,快如閃電,噗噗有聲,充滿了力量感與速度美。每一下都是那麼的精準與到位,絕不會有絲毫的差錯,只要屁股一挺,那必然是齊根才罷,出來時還具有泄洪的作用,帶出不少泉水。

「啊礙…」

不消三分鐘,庄妃燕便沒空再計較旁邊有沒有人在觀戰了。與王小兵這種武林高手過招,不能有半點分心,全力應戰已難以抵擋他的強大進攻,若是一心二用,那必然敗得更慘。她只好先與他較量一番再說。

是故,她全副心神都放在了與他切磋武功之上。

而在一旁觀戰的杜秋梅再次以旁觀者的眼光,看到了王小兵王者風範的進攻,見到他那矯健如豹,撅屁股又快又准,兩眼都呆了,確是看得心驚肉跳,暗忖待會輪到自己,被他狂撞之下,是否還能清醒。現在見到庄妃燕被他撞得四肢百骸都在顫動,特別是胸前兩座雪山宛如要坍塌下來一般,這等怵目驚心之景,教她倒吸一口涼氣。

她也算個巾幗豪傑,自從跟王小兵學會了「觀音坐蓮」之後,功夫大進,也具有一定的戰鬥能力了。

不過,與出神入化的王小兵相比較,那還是雲泥之別,不可相提並論。

她有自知之明。

聽著一聲聲清脆的「噗噗」與甜膩的「啊氨音交織成的振奮人心的交響曲,杜秋梅骨子都酥軟了,下面麻癢起來,泉水外溢,沿著雙腿下流。她暗忖,要是王小兵有第二條老二,那就好極了!同時開工,造福人類。

王小兵以最專業,最用功,最頑強的精神去開發庄妃燕的身子。

這可不是虛誇之言。看他血管凸起,似乎要浮出皮膚之外,肌肉塊塊墳起,閃爍著健美的光澤,透著雄渾力量之美,便可想而知,他是多麼的具有良心與愛心,才會如此熱情地為人類干工作。

庄妃燕畢竟功力要稍遜一籌。

不消十分鐘,她俏臉已紅暈如潮,檀口微啟,呵氣如蘭,醉眼只睜一線,秋水盈盈,宛如要外流一般,裡面蘊含的情意,比純牛奶還要更濃稠。她要成仙了。

只聽她發出一聲柔弱短促的「氨,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但她俏臉上卻洋溢著無比的興奮光澤。這一刻,她在仙界神遊了。

至此,他才算將她送到第一波高潮上了。

趴在她身上,能感受到她肌膚的溫潤與滑膩,同時,也能感受到她胸前兩座雪山那一起一伏的有韻律的美妙震動。好像坐船一般,一晃一晃的,挺過癮的。

本來,他想趴在她身上好好與她溫存一番,準備聽一聽她正常的心跳的。不過,杜秋梅早已欲`火燒身,胯下已濕,卻難以自救熊熊烈火。

女人的身子一旦被欲`火燃燒,那也是很難降火的,不是擁有不世出老,根本救不了她們的大火,那是杯水車薪,一點作用也沒有。

她的這種大火,只有王小兵能幫她撲滅。

是以,她見庄妃燕已上了雲端,正在享受快活,心裡焦急,再也等不下去,不然,自己都要自燃了,於是,雙手放在王小兵寬闊的兩肩之上,然後將他往後一拉,讓他仰躺在長藤椅上。

身為巾幗豪傑,她也敢主動出手了。

當他身子後仰之際,他下面的擎天柱也露了出來,從庄妃燕那裡急速退出,閃爍著王者的光澤,堅硬如鐵,充滿了力量與頑強,形狀優美,造型前衛,如子彈頭列車一樣,能在山洞裡飛速前進。看到他擎天柱的女人,沒幾個不著迷的。只要看了一眼,那畢生難忘,心癢難撓。

「梅姐,不急。」他躺在藤椅上,還想抽支煙,笑道。

「我忍不住了!你們幹了好事,也該輪到我了。月月盼,天天盼,好不容易盼到你有空,再不給我,我都不想活了。」看著他直豎起來的擎天柱,她兩眼放光,右腳一跨,便騎在了他的身上,主動把檀口送上來,讓他在裡面修鍊柔舌功。

她與他發生過多次激情大戰,熟悉他的招式。

一般男人,要是被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壓下來,估計要受內傷,只有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才能承受住她兩座珠穆朗瑪峰下壓的重力。饒他功夫高深,被兩座珠穆朗瑪峰壓在臉龐上,也差點要窒息過去。幸好他經驗豐富,遊走到兩座巨峰的乳溝那裡,才可呼吸一口清新而談香的空氣。

真過癮!他心裡讚歎一句。

在那快活的一刻,他雙手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左珠穆朗瑪峰,在那裡自由自在地溫習精純的武功,以他這麼強大功力,才能揉`搓得她左珠穆朗瑪峰搖搖欲墜。只要他再加幾分功力,必須能搖落她的巨峰。

「矮,輕些」

杜秋梅乃是他的徒弟,功力不夠他深厚,被他鐵爪功抓來,霎時間感到幾分疼痛,連忙求饒。

想到待會還要繼續將庄妃燕送到第二波高潮之上,時間有限,不得不抓緊工作,他雖開發過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但每重新開發一次,都能獲得無窮的樂趣。此際,他鐵爪功正使用得出神入化,哪裡肯輕易停下來。招招精妙,如神龍見首不見尾。

「梅姐,挺住1

說著,加快了揉`搓頻率。

這一剎那,杜秋梅口鼻同時哼出連綿的「啊氨春音。

不過,她也有幾分功力,想要與他一較高下。於是,一撅豐`臀,不停地變換臀部的位置,尋找他的擎天柱。她也是個高手,不用看,只憑感覺,很快便找到了他的擎天柱,她可不像庄妃燕那麼害羞,她是個道地的過來人,只恨不夠快速,並不會慢慢地來,重重一坐,便與他完全結合了。

隨即,像是在波浪之上前進,身子一上一下。

王小兵雙手抓住她兩座珠穆朗瑪峰,將功力源源不斷地輸進她的體內。以助她修鍊成快活的神功。沒有他的內功相助,她是難以成功的。

得到了功力之後,杜秋梅好像騎馬一樣,不停地一起一伏,與他做著快活的體育運動。她把這招「觀音坐蓮」發揮到極致,意欲憑此征服他。對於每次都敗在他手下,她微有耿耿,總想找一次機會打敗他。

可是,她的「觀音坐蓮」也是他傳授的。

對於她的進攻,他是了如指掌。因此,縱使她使出了渾身解數,但還是不能打敗他,而他的擎天柱依然雄赳赳,氣昂昂,直豎起來,更有爆發力。他並沒有使用多少功力,只是在冷眼旁觀,看看這位弟子功夫進展如何。

幾十個回合之後,她終於頂不住了,由於功力快用完了,不停地喘息,使兩座珠穆朗瑪峰劇烈地震動。再也發起猛烈的進攻,只能坐在他的身上,上半身也俯了下來,沒法再直起腰了。

而王小兵臉帶微笑,正細細地品味著她的進攻,還時不時用手施展出太極掌,在她的美`臀上輕輕的愛撫,意思是要她再加快速度。

「小兵,你太強大了」

杜秋梅喘氣如牛,已不能再動了,只好趴在他身上,真心覺得他利害,由衷膩聲道。

看著她敗下陣來,王小兵得意道:「怎麼這麼快就累了?好戲還在後頭,現在輪到我進攻了。你想要重的還是輕的呢?」

「別那麼重,我受不了的。」她笑道。

「別怕,先讓您嘗嘗重的吧。」說著,他坐了起來,將她仰放在藤椅上,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庄妃燕的白嫩身子,暗忖要快點搞掂杜秋梅,再騎在庄妃燕的身上,好好耕耘一番。

於是,熟練地扛起杜秋梅的雙腿,以一招聞名四海的「老漢推車」進入她的身子。隨即,使出十成功力,狂推起來。他那種令人佩服的拚搏精神,世上罕見。只見他咬緊牙根,全力以赴。

要是看到他那兇猛的抖動,不論哪個女人都是又驚又喜。

不消十分鐘,杜秋梅便感覺頂不住了,膩聲道:「矮,小,矮,兵,輕點,下面,要,爆了」

「梅姐,那是假的。還完好無缺。別怕,我將您變成神仙姐姐。成了神仙姐姐,那就可變法術了。」他邊說邊大動,以最強橫的姿勢在她白花花的身子上馳騁起來。

這是一場師傅與徒弟別開生面的切磋。兩人你來我往,為了鍛煉身體,都不藏私,把自己最得意的招式展示出來,讓對方學到精髓,日後發揚光大。

只聽一聲急促而短暫的「氨,杜秋梅也暈過去了。

看著藤椅上兩條暈過去的嬌軀,王小兵心裡充滿了自豪。思忖道:哼,兩個美女還不夠我挺幾下,要是十個一起上來,可能我就會真的被弄得累到起不來。哪一天能夜御十女,那就爽歪歪了。十個嬌妻一起服侍自己,那是什麼情景?神仙也不過如此!

奮鬥!奮鬥!再奮鬥!

兩美人的睡姿並不優雅,但無所謂,她們都還暈著,誰也看不見對方那風騷的樣子。而且,兩女的泉水特別豐富,早已潤濕了藤椅,放手一摸,滑溜溜的,教人遐想無窮。

王小兵在杜楸梅兩座珠穆朗瑪峰上又修鍊了一會鐵爪功與柔舌功,然後扛起她,將她扛進室,放她在床上休息。

出來時,見庄妃燕輕輕地動了一下,雙腿張得更開了。一眼便可看到她的私`處與大片的森林。於是,他的欲`火陡地升高,走過去,坐在藤椅上,將她抱起,讓她跨`坐在自己的雙腿上,慢慢地進入她的身子,然後才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

一分鐘之後,她悠悠醒轉。

「哦,好舒服」她情不自禁道。

「舒服就好。我會讓你更加舒服的。」他真心道。

王小兵用手將她凌亂的秀髮掠到她腦後,隨即,雙手祭出太極掌,一手輕撫她脊背,一手輕摸她美`臀。

剛剛得到了一次高潮,庄妃燕感覺輕飄飄的,這時,也比較清醒了,記起還有一個女人在這裡,轉頭掃視一圈,沒看到杜秋梅,心裡頗為高興,暗忖道:還是我的魅力大!他不願與她干,所以她才走了。應該是這樣的。咯咯。想跟我爭,還差著呢。我才是美女,把他的心佔據了!咯咯。

這麼想著時,居然露出了得勝似的嫵媚笑意。

「你怎麼偷偷地笑起來,笑什麼呢?」王小兵將她緊緊摟在懷裡,先感受一下她的脈跳,待會再發起猛烈的進攻。

「沒什麼。你真是的。有人在旁邊也要干。我羞死了。以後不要這樣了。反正她要回去的,先讓她走了,我們再干。」她輕扭腰肢,胸前兩座雪山不停地給他按摩,使他爽歪歪。

「有什麼好害羞的呢。她也是個過來人。看一看,也沒什麼損失的。我們不是還好好的嗎?何況,你也看了她的身子埃算是賺回老本了。大家扯平了。」他輕吻她的紅唇,笑道。

「嗯,不嘛。還是很羞的啦。我才不想被人在旁邊看呢。多不自然。這種事,還是悄悄地干比較好。要是被她在外面到處亂說,那我就羞死了。我也要臉面的埃」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柔聲道。

「她不會說的。我清楚她。你不記得了嗎?桂文娟也看過我倆的好事埃多一個人看了也不多嘛。」他笑道。

「你壞死了,我不理你了,不許再說了」她晃著身子,美`臀也隨著搖晃,帶動他的老二一起運動。

剎那間,他性趣激增。

「是了,她是什麼時候走的呢?走了多久?」庄妃燕也感覺到他下面越來越滾熱了,這正是他發起強大進攻的前兆。

「呃,她沒走埃」他笑道。

「啊?沒走?那她在哪裡?還在我家裡嗎?」她連忙重新掃視一圈,沒發現杜秋梅的蹤影,驚訝道。

「她在你的室里。」他已開始在她的雪山上遊玩了。

「嗯,我不,你快叫她出去。」她撒嬌道。

「她暈過去了。睡在床上,等她醒了之後再叫吧。現在叫不醒她埃」他已用雙手把庄妃燕的美`臀捧了起來,但保持擎天柱與她連接在一起。

「那就是說,你跟她……」她努著紅唇,醋意大發,柳眉輕蹙,頗為不悅。

不過,這時,他雙手忽然一放,使她的身子坐了下去,正好又齊根吞沒了他的擎天柱,剎那間,便又結合在一起了。

「矮」

庄妃燕已沒空再去理會杜秋梅睡在哪裡了,在他新的進攻發動時,不得不全神貫注地應戰。從中領略無窮的快感。

他捧著她的美`臀,不停地一抬一放,從而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大家都是坐著,他也不能將進攻頻率發揮到最高,所以她還能承受得住,口鼻都哼出一陣陣春音,十分享受。縱使鋼鐵男人聽了,也要軟成泥。

三分鐘之後,他將她平放在藤椅上。

隨即,坐在她一條大腿上,雙手抱著她另一條大腿,使用一招「醉漢搖櫓」,不停地進進出出,逐漸加快進攻速度。這麼一來,「噗噗」聲又開始響亮起來。

用不了五分鐘,庄妃燕又要求饒了:「矮,小兵,輕」

「妃燕,頂住1他想到還要將杜秋梅送到第二波高潮,於是,越來越快,每挺一下,都是以全速進行。絕不馬虎行事。

「啊礙…」

她嘴裡哼出來誘人音樂健

大約八分鐘之後,她又暈過去了。

王小兵抱起她,把她也扛進室的床里,然後出來找紙幣擦拭掉藤椅上泉水,抽了一支煙,喝了兩杯水,之後再走進室里。做激烈的體育運動,消耗挺多水分的,不得不補充些水。

此時,兩女還沒醒,他趴在杜秋梅的身上,又大動起來,使她在昏迷之中醒過來,不消十分鐘,把她弄暈了,便將她送到了第二波高潮之上。旋即,又向庄妃燕發起第三波攻擊……

各自送她們上了第五波高潮之後,他才停止了戰鬥。

室里,春音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扣人心弦,聽了第一個音節,便想聽第二個,聽了第二個,便想聽第三個,一直聽下去,春音繞樑,三日不吃肉都可以了。

兩美人呼吸均勻地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王小兵睡在中間,一手摟一個,美美地回味了一會,隨即,也進入了夢鄉。

一覺醒來之後,已是日上三竿了。

兩女還沒醒來,王小兵瞥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庄妃燕,暗忖待會她醒來后,不知她會有怎麼樣的反應。按照上次的經驗,她肯定會有不滿,但只要好好哄一番她,想必也不會有什麼事。她是知道自己能力之強的,單她一人,也難以使自己滿足,而自己也早給了她足夠的女人福利。

大約五分鐘之後,杜秋梅首先醒來。

「小兵,你好棒埃」杜秋梅一條大腿跨在王小兵的大腿上,輕輕地摩擦起來。

王小兵笑而不語。

這時,庄妃燕也醒過來了,「嚶嚀」一聲,伸了個懶腰,可能一時之間還未想起杜秋梅在這裡,微睜開美眸,瞥了一眼王小兵,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但當她側過身來,視線越過王小兵結實的胸膛,見到杜秋梅那兩座高聳的珠穆朗瑪峰的時候,立時記起來了。醋意便冒了出來,俏臉上的興奮神色被寒霜籠罩。

「你,你,你……」她捶打王小兵的胸膛。

「妃燕,其實,梅姐只搞了一次,就暈了,我後來都沒弄醒她了。」王小兵摟著庄妃燕,輕聲道。

「你壞1庄妃燕掙扎著。

「我愛你。」於是,他花了點工夫,又進入了她的體內。

「不」她扭著嬌軀。

可是,她功力不雄厚,怎麼也掙扎不脫,被他那極有韻律,而且緩急有度的進攻弄得快活似神仙。漸漸地,俏臉上的慍色消褪了,取而代之的是興奮的光澤,並且輕輕哼出「啊氨之音。又沒空來計較了。

這回,王小兵沒有大動,一直跟她做了足足三十分鐘的快活體育運動,才一炮衝天,把一團精華獻給了她。

平時,他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都是十分鐘內送她到高潮,並且使她暈過去的。如今,這麼溫柔地與她互動,使她在清醒的狀態之下,得到一波又一波循序漸進的快活。她已飄飄欲仙了,凡間的種種煩惱都拋諸爪窪國去了。

「妃燕,我愛你。」王小兵趁機在她兩座雪山上修鍊鐵爪功。

「嗯」她嘴角溢滿笑意。

他知道她已原諒自己了,心裡一塊石頭便落地了。

杜秋梅也笑道:「燕妹子,你真強大埃要是我,早就被他弄暈了。你居然堅持了大半個鐘頭,利害啊!你比我要強很多。」

這番溜須拍馬之話,也是想與庄妃燕拉拉關係。

庄妃燕不語,側著,背對著王小兵。

「她確實有進步,我現在都快弄不暈她了。再過些日子,她要戰勝我了。」王小兵的雄壯擎天柱還晾在庄妃燕的大腿上面,輕輕地聳動屁股,便能摩擦到她的私`處。

「我不愛聽。」她佯裝微慍,但美眸里卻是噙著笑意,分明是原諒他了。

「梅姐實在沒有你那麼強,她一般只在十分鐘左右就要暈過去了。不信,我現在試給你看。」王小兵知道杜秋梅也想要,因為她已伸手過來摸自己的老二,這是她想要女人福利的先兆。

是以,他也藉機給她女人福利。

庄妃燕努了努嘴,也不轉過背來,但也沒有制止。

於是,王小兵把勞力士手錶拿到她面前,笑道:「你看,現在是九點零二分,我在九點十二分將她弄暈。」

「我不聽。」庄妃燕捂著雙耳。

他知道她並不反對,那就是默許了,隨即,一個轉身,便騎在了杜秋梅的一條大腿上,然後雙手抱起她一條大腿,使用的正是「醉漢搖櫓」這招。

在他一番狂轟濫炸之下,果然只用了九分鐘,便達到了目的。

只聽到一聲「氨之後,杜秋梅便臉帶亢奮之色暈了過去,身子軟綿綿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了,只有兩座珠穆朗瑪峰還在有韻律地一起一伏,教人著迷。

「看到了吧。她沒有你強。用了不到十分鐘,她就暈了。」王小兵把庄妃燕扳轉,讓她看杜秋梅。

女人都是這樣:一旦與情敵較量,都希望在方方面面勝過她,比如身段、臉蛋、穿著與床上功夫等等。

而床上功夫是很難比較的,因為一般來說,兩個情敵很難同時在一張床上一起服侍一個男人。這是一種隱性的能力。女人都希望比一比,但卻很難做到。如今,有機會看一看,庄妃燕十分有興趣,也忍不住偷瞥了一眼杜秋梅,見她果然暈了。心裡湧起一股怪怪的念頭,既嫉妒又快意。

「看,她真的暈了。」王小兵抓了一把杜秋梅的一座珠穆朗瑪峰,搖晃著,道。

「她的怎麼這麼大啊!也不知是生成的還是人工的。」看了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庄妃燕驚嘆道。

「是啊,不過,你的比她的要堅挺,我更喜歡你的。你的要是有她的那麼大,那就是世界第一美`乳了。」其實,他也是喜歡大波的,只是現在為了敷衍一下她,撒了個謊。

「我才不信你呢」她露齒笑道。

「我說的是真的。要不要再來三十分鐘。我還有足夠的體力。」他擎天柱依然堅挺,估計搞一整天都不會蔫下去。

「我下面還疼,你不體貼人家。」她撒嬌道。

「我最體貼你啦。」說著,便吻她雙峰。

她又倒在床下,於是,他便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又緩急有度地跟她做了二十多分鐘的快活體育運動,使她心裡的不快徹底消失了。女人,就是要使她下面得到滿足才行,不然,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至此,王小兵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還要請庄妃燕幫自己辦一件事,那就是請她去套龍非的信息,笑道:「妃燕,幫我一件事,怎麼樣?」

「什麼事?」她滿臉的興奮光澤還沒消褪。

「我不是要你派人送午餐與晚餐給我店裡的那位女員工嗎?」他將她摟抱在懷裡,祭出太極掌,在她溫潤的雪山上輕輕愛撫。

「哼,你壞死了,不會要我給你帶情書吧?那我可不幹。你找別人吧。我做不了。」龍非也是一個美人,庄妃燕想起龍非,便會懷疑王小兵想泡她。

其實,王小兵真的想泡龍非。

不過,要泡龍非,他不用請庄妃燕去幫忙,他自己出馬就綽綽有餘,一樣能搞掂。他笑道:「不是的。我是懷疑她想刺探我的藥方,不知她背後有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幫我去接近她,多與她聊聊,看能不能在她身上得到信息。包括她老家在哪,她有什麼特長等等,你都幫我查探一番。不過,不要太明顯,她是個狡猾的人。你要小心,知道嗎?」

「就這事嗎?」她微笑道。

「是啊,要不你以為是什麼事埃這可是正經事埃」他笑道。

「那行,我儘力幫你吧。」她同意了。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杜秋梅也醒來了。於是,三人起身洗漱完畢,買菜回來自己做午飯。二美人的廚藝都不錯,王小兵算是吃了一頓由兩位情人弄的精緻家常飯菜,他吃得很飽,因為晚上還要與董少容打牌,打完牌之後,可能會鍛煉一下身體,要是吃不好,吃不飽,那精神就不好,精神不好的話,難以發揮運動水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