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11章以女攻女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商量的餘地,只有把他剷除掉,自己才有心機好好經營「養生堂」。至於是否能成功,他還不敢說,但他已盡自己的能力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三分靠運氣七分靠努力。他是深明此利已做了該做的準備工作,就欠東風了...

白秋群雖是如狼似虎的女人,需求特別大,一般男人滿足不了她。但在王小兵這種猛將馳騁之下,也只有認輸的份兒。

從生理上來看,女人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時,比男人更加耐久,她們出的力氣比較少,加上是接納精華者,比較輕鬆。一般的男人很難使女人滿足,射一次也只是剛剛使她得到個熱身運動而已。

除非是男人中的男人。

像王小兵這種擁有不世出老,才能使任何女人得到滿足。

白秋群雖強,但只一個回合,便敗下陣來,被再弄醒的時候,她已感到下面疼痛了,火辣火辣的,微有不適,只得請他輕點。

可是,他一大動起來,難以輕易停下來,只有越來越猛,連續開炮,不間斷將她送到第五波高潮上,才停下來。這麼一氣呵成的戰鬥,他也還是第一次。做完這番超凡的體育運動,他都喘氣如牛。

一通激情大戰之後,白秋群短時間內走不了路,下面有被撕裂的感覺,半躺在藤椅上,喘氣道:「我感到我下面快要著火了。你太強了。」

「不使出全力,怎麼對得起您?」王小兵一邊穿衣服,一邊笑道。

「如果我家裡那位有你一半那麼強,我就感到滿足了。」她無限羨慕道。

「世事十八九不如意。以後有空,我會讓您變成神仙姐姐的。我現在要去七伯公家裡坐坐。您也回家做飯吧。」穿好衣服,王小兵對著鏡子梳了梳頭,道。

「嗯,我也要回去做飯了。喏,給一半菜心你。」她差點站不起來。

「不用,我不在家裡吃。不用分給我。」

……

送白秋群出了門之後,王小兵便向七伯公家裡走去,一路上,想著該怎麼說才更合理些。之前本想給七伯色送幾粒美容丸的,但一直拖著,自身又有許多瑣事纏身,沒空到他家裡拜訪,便沒送成。

不知不覺間,便走到了七伯公的院子前,聽到雞鴨在院子里說話,聽不懂它們說些什麼,但咯咯呀呀的,估計是正在聊天。

七伯公的孫女王澤惠正在餵雞,見王小兵來了,稚聲道:「兵哥,放學了嗎?」

「是啊,你們養的雞鴨真多,這麼肥大,年節吃不完。妞妞,你爺爺在家嗎?」王小兵走進院子里。

「在啊,在客廳里,你進去吧。」王澤惠只有八歲,但也能幫著做些簡單的家務了。

王小兵穿過院子,便聽到客廳里七伯公的笑聲,明顯心情不錯,正在思忖是誰在這裡跟七伯公聊天的時候,便已跨進了客廳,展眼一瞧,見是唐志旋,心裡便明白了八分。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他,倒有二分尷尬。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客廳的玻璃茶几上擺放著二條好日子香煙與一瓶五糧液,看樣子是唐志旋買來的。

如果知道唐志旋在這裡,王小兵會改個時間再來,畢竟,與唐志旋有些過節,見了面沒什麼意思。現在已進入了客廳,彼此都見到了,要是退出去,那又顯得自己膽怯。何況,來了就走,也對七伯公不禮貌,於是,只好留了下來。

仇人相見,眼神都不善。

唐志旋瞪了一眼王小兵,王小兵也沒好臉色給他看,彼此沒有打招呼。

「小兵,放學了?」王富堂還是挺健談的,雖已是耄耋之年,銀髮滿頭,但精神矍鑠,沒有絲毫的老態龍鍾。血色紅潤,再活個十年八年絕對不是問題。

「是埃七伯公,您今天氣色很好埃」王小兵也在旁邊一張單人沙發上坐下來。他與王富堂也算有點親威,不過關係比較疏了,不是親房。

王小兵是空手進來的,手裡沒帶有禮物。他的禮物在褲袋裡,那就是健胃丸。

至於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唐志旋也聽說王小兵想要做,但他想不通王小兵憑什麼來跟自己競爭。論官場關係,自己與柳大鐘是表親關係,柳大鐘是村支書,單憑這重關係,就遠勝王小兵。大家都是東和村裡長大的,彼此有什麼家庭背景,都了如指掌,沒有什麼不清楚的。何況,自己哥哥唐志義還是村裡的會計。有這麼多關係,還贏不了王小兵?

天時地利人和,自己三樣都有,還有什麼不能成功的呢?唐志旋心中篤定。

雙方都是知彼知己的。

王小兵一家沒什麼大背景,如果硬要說關係,那就是跟村長王家發上幾代的關係很親,但到了這一代,也可勉強稱作叔伯兄弟,但這種稱呼,就跟普通同事叫「老王」或「老李」也差不了多少了。換言之,雖同姓王,但關係其實比較疏,甚至比不上好朋友。

是故,唐志旋得知王小兵也想競爭村長助理這個職位時,在村裡公開揚言道:王小兵是什麼東西?他也想跟我爭,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自己有多少斤兩。

這話也是傳進了王小兵耳朵的。

因此,王小兵更要得到這個職位,不單有自己的特別的目的,退一萬步來說,縱使沒自己特別的目的,也要爭一口氣,不能給唐志旋看扁了。

做人為的是什麼?

不就是為了爭一口氣嗎?人活在世上,需要的是尊嚴。沒了尊嚴,那人活著不如狗。

就是為了自己的尊嚴,王小兵都要全力以赴,絕不讓唐志旋得到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即使下血本,也要戰勝對方。

不知底細的人,也覺得王小兵不是唐志旋的對手。在這種小地方,競爭一個基層的職位,最講究有沒有關係與背景,當然最好是直接的官場關係,如果沒有這一層,那就要有裙帶關係。村人不知道王小兵與白秋群、黃麗華的曖昧關係,只知唐志旋的官場關係不錯,比王小兵要強。

從表面來看,唐志旋必然得到村長助理這個職位。

但世界上的事情,表面能看到的永遠比不上暗箱里的東西更可靠。特別是在華夏國,台下的決定才是重要的,檯面上給人看的都是走走過場而已,沒什麼實質性的東西。那是裝大眾幌子的。

其實,王小兵能控制白秋群與黃麗華,就有了裙帶關係,單是這一重關係,就不輸於唐志旋了。

如今,他與唐志旋算是鬥了個平手,或者說比唐志旋略勝一籌,但還沒完全勝出,就看誰能得到王富堂的支持,最後的結果便能揭曉了。王富堂的話分量比較重,但他不會輕易開口,一旦開了口,村委里的人都會著重考慮。

眾所周知,但凡想求人辦件事,到別人的家裡去,總不能兩手空空吧?沒有貴重的禮物,那一瓶酒,一條香煙,至少是要有的。除非自己地位比對方的更高,那又是另一回事。不然,那就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可是,王小兵就是兩手空空來的。

唐志旋明白王小兵來這裡的目的,看到他什麼禮物也不帶,心中尖個垃圾,打架是比我利害,不過,說到走後門,他遠不及我。畢竟他太嫩,姜還是老的辣啊!哈哈哈!他以為空手來這裡,跟七伯公說兩句就能成事的,以為用江湖義氣那一套來辦官場的事也能成功,太幼稚了!哈哈哈……

不過,他忘記了禮物有體積大小之分。

唐志旋心裡大笑,臉面五官也透出三分嘲笑,就差放聲笑出來了。這一切,王小兵都看在眼內。什麼時候笑,這是一個技術問題。開頭笑,中間笑,都及不上最後笑的。俗語道得好,就看誰笑到最後,只有最後笑的,方是勝者。

所以,王小兵泰然處之。

而王富堂也約略猜到王小兵來這裡的目的,見他兩手空空,心裡也納悶:他來這裡求我辦事,難道什麼禮物都不捎來?人家小唐還買了點煙酒來,也算個人情。

雖是這麼想,但他的紅潤臉龐一點也沒表露出這種疑問的神情,而是一副平靜的神色。這時,他是稍微偏向唐志旋的。

王富堂也在村裡聽說王小兵曾與唐志旋有過節,因此,見他倆沒有說話,也不覺得奇怪,反正,他家不是開沙龍,不需要他們在這裡盡情聊天。

「七伯公,您的血色那麼好,那代表著健康,依我看,活個二百歲都沒問題。聽說古代有人九代同堂的,您可能要打破這個記錄,達到十代同堂了。」唐志旋邊說邊掏出好日子香煙,遞一支給王富堂。

「老骨頭一副,現在都成子孫的負擔了,要那麼長命幹什麼。」王富堂笑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唐志旋溜須拍馬道:「家裡有您這種老人家,不單可以鎮家,還能給家裡帶來福氣。人老也有老的好處。」

「哈哈,原來我一副老骨頭還這麼有用。我自己都不知道。唉,活了一輩子,老了,疾病就多了,胃病越來越嚴重,不行了。如果沒有什麼病痛,能活過一千歲都不嫌少,但要是百病纏身,真的不想活那久,活得越長命,就越痛苦。」王富堂心裡高興,滿臉笑容,道。

「注意飲食,應該會好些。」此時,唐志旋也只能在口頭說兩句,幫不上什麼實質性的忙了。

王小兵正在琢磨,要怎麼樣開口,才能說到王富堂的健康問題上,真是上天眷顧,居然自然出現了這個話題。這正中他的意。

於是,他連忙掏出三粒健胃丸,遞給王富堂,道:「七伯公,這是我配製的中藥丸,叫做健胃丸,對治療胃病比較有效。」

「哦?之前也聽說你會配製中藥,看來是真的。你家上幾代都是赤腳郎中,看來你也學到了一些醫藥知識。」王富堂將健胃丸接過來,嗅到淡淡的清香,「色香俱佳,但這藥丸對胃病真的有效嗎?」

王小兵還沒答話,唐志旋就妒嫉地搶道:「七伯公,千萬不要亂吃。是葯三分毒,吃進去就出不來。現在的社會,賣假藥的大把,有些人就是想藉此來沽名釣譽,騙普通老百姓兜里的錢。如果真是對胃病有效,也早就賣到外國去了。依我看,多半是假的。縱使沒什麼大毒,也不會有什麼效果。」

一番話,無不極盡譏嘲揶揄之意。

其實,這種話聽起來也是蠻有道理的。可是,世事無絕對,再好的產品要推廣到全世界,那也是需要過程,需要時間的。就不說全世界了,單是推廣到全國,那都是需要很長一段日子的。不是產品一出來,立刻就能分銷到全國的。除非本來就是一個銷售點遍布全國的企業,那就有可能做到,比如國美。

口碑是一天一天積累起來的,只有口碑到了那個階段,生意做大了,自然就會名揚四方了。

王小兵的美容丸與除穢丸倒是銷售有一段時間了,而健胃丸才出產沒多久,何況,三種藥丸都沒有做什麼廣告,所以只是在小範圍內有些名氣。

王富堂聽了唐志旋的話,笑道:「小兵,你不會騙我吧?」

「七伯公,我騙誰也不敢來騙您,其實,我的健胃丸比較有效的。您現在就吃一粒,就能感受到它的藥效了。十分鐘之內就行了。」王小兵神色自若道。

「好,那我就吃一粒。」王富堂將一粒健胃丸丟進嘴裡,和著開水,咕嚕一聲吞了下去。

對於自己的健胃丸,王小兵是很有信心的。一般吃下之後,幾分鐘之內,便會有點反應,雖不能立刻治好,但絕對會使胃舒服點。這個,是得到了臨床驗證的。

唐志旋倒是抱著雙臂,仰坐在那張太師椅上,滿臉的冷笑,只等著看笑話。他知道王小兵開了一間「養生堂」,裡面賣的就是美容丸、除穢丸與健胃丸。他聽說這些藥丸很多人買,但效果如何,他不太清楚。總而言之,他是不相信王小兵配製的藥丸有什麼效果的,只是用來騙人的,像那些風水大師一樣,肚子里虛的多實的少。甚至,他覺得王小兵的這些藥丸是從外地買來的假藥。

三人在客廳里,都等著看結果,包括王富堂在內。

晃眼間,便是三五分鐘過去了,王富堂微微仰起了腦袋,闔上了眼瞼,神情平靜而莊嚴,難以看出喜悅。

這時,王小兵心裡也嘀咕一句:難道這粒健胃丸沒有煉製成功?

而唐志旋最得意了,從王富堂的神情,他看出了對自己有利的東西,情不自禁地冷笑起來,只要等王富堂說一句「沒效果」之後,便立刻長篇大論,將王小兵貶得一文不值方解心頭之恨。他的肚子里已裝滿了各種諷刺之言,等到機會來了,就噴出去。

可是,王富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然後吁出一口濁氣,臉龐的每一條皺紋都舒展開了,整張臉好像驟然間年輕了十歲,充滿了喜悅與笑容,雖還沒睜開眼睛,但一迭聲贊道:「好!好!好!果然有效1

當他雙眼張開那一剎那,瞳孔射出興奮的亮光。

聞言,王小兵略帶緊張神色的臉龐也舒展開了,嘴角掛上了欣慰的笑意。

而唐志旋立時黯然失色,整個人蔫了下去,無精打採的,耷拉著腦袋,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他想不到場面會是這樣,原本以為王富堂多半會說「不見什麼效果,可能是時間不夠長」這樣的話,殊不知真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有效果,大大出於他的意料。

「七伯公,防止有大的副作用。那可能是一種麻醉藥,短時間內使您失去知覺,千萬要小心。」唐志旋妒火中燒,連忙自救一句。

「小兵,有什麼副作用嗎?」王富堂笑問道。

「沒有。我選的名貴中藥沒有什麼副作用的,除了能治療胃病之外,還能強身健體,是一舉二得的。」王小兵侃侃而談。

「好!那能不能完全治好我的胃病呢?」王富堂似乎完全忘記了唐志旋的存在,全副注意力都放在與王小兵談話之中了。

唐志旋頗為焦慮,如果王富堂偏向幫王小兵,那自己有點危險。

他還以為只是有一點危險,其實,只要王富堂要是開始幫王小兵說好話,那唐志旋就要被擠出競爭的行列,註定要失敗了。

「您的胃病有多嚴重呢?」王小兵很認真的詢問道。

「不算輕,但也不算嚴重。吃了很多葯,也不見好。我之前估計都是不能治好的了。這胃病挺折磨人的,每天都痛,讓人周身不舒服。」王富堂想了想,道。

「如果是這樣,我一定可以治好您的胃病,不過,要堅持吃我的健胃丸,只要三個療程左右,我敢打包票,您的胃病就絕對好了。如果不好,我願意賠一千塊給您。」王小兵不假思索道。他這話有二重意思,其一便是明示他有能力治好對方的胃病;其二便是暗示一定要連續吃自己的健胃丸,不然,吃了一半的話,那是治不好的。想要吃健胃丸,那就得討好自己。

「真的?太好了!早知如此,我就找你醫了!以前真是既浪費人力,又浪費錢財!那一個療程要多少錢呢?」王富堂一雙老眼放光彩,整個人特別有精神。

畢竟,健康比什麼都重要。

「七伯公,您是我最尊敬的人。又是我的長輩。我包治好您的胃病,這只是我的一片孝心,不要您付一分錢。如果是外人,三個療程,我一般收一千塊左右。」王小兵掃視一眼渾身不自在的唐志旋,意思是告訴他:買點煙酒來用不了多少錢,跟我的藥丸相比,你的還是小巫見大巫!

「哈哈,好!好!我一貫對人家說,你是一個好孩子1王富堂笑得見牙不見眼。

至此,唐志旋感覺自己已輸了一著。

現在,兩人都還沒有向王富堂提起這裡的目的,但王富堂也知道他們的來意。唐志旋真想把茶几上的禮物拎走,坐了一會,便灰頭灰腦地走了。他覺得王富堂多半會幫王小兵,最好的情況就是兩邊都不幫。不過,縱使王富堂不幫自己,他也感覺自己的關係強過王小兵的,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

王小兵臨走之時,王富堂笑道:「你是不是想做村長助理?」

「是。」王小兵點頭道。

「你今年十七歲,村委里招聘的條件之一,好像要是成年人,你能將歲數改大一點,那就更有希望。」王富堂提醒道。

「這個沒問題。我就去找人改一改年齡。七伯公,還請您幫我說幾句好話。」王小兵誠懇道。

「我儘力吧。你也儘力幫我治好胃病,怎麼樣?」王富堂狡猾道。

「這個沒問題,包在我身上1王小兵拍胸膛道。

……

現在,得到了王富堂的支持,那希望就更大了。不過,未到最後時刻,都還不一定可以確定結果,如今只能說天平會靠向自己這一邊多一點而已。

王富堂說要修改一下年齡,把年齡改成十八歲。

這件事,找派出所就行了,並不是一件難事。小樹林派出所的朱由略與王小兵雖不是哥們,但也是一種相互利用的特殊關係,請他辦這點事情,還是行的。

回到家裡,找出戶口簿,然後騎著摩托先去小樹林派出所找朱由略,隨後再去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看看,他的老媽還在那裡上班,順便在那裡吃晚飯。

一會,到了小樹林派出所大院。

停好摩托,他輕車熟路找到了所長辦公室,敲門,得到允許,便擰動門把開了門,走進去。

朱由略見是王小兵,問道:「那件事辦好了?」

「還沒有。這幾天內下手。您也要準備好,到時我打電話給您,您就立刻帶人馬過來對付白光偉,怎麼樣?」王小兵遞了一支香煙給朱由略,道。

「這個沒問題。你快點行動吧!都什麼時候了?老早就請你幫這個忙,你總是拖拖拉拉的,到現在還沒完成。」朱由略等了好多天,現在頗為耐煩了。

「放心,一定讓您滿意。平時要踩點埃有時根本沒機會下手。」王小兵吐了一個煙圈,道:「是了,朱所長,我想請您幫我改大一歲,行吧?」

「為什麼要改大歲?」朱由略不解道。

一般而言,改大歲數的現象是比較少見的,多數人都是想改小歲數,這有個原因,比如當官的,改小三五歲,便能多做幾年官,當官做宦的,要是會撈油水,那多做幾年,可就是多掘幾年的金山,非同小可,這其中的利益,非普通屁民所能窺見。

王小兵也不隱瞞,把真實情況告訴了朱由略。

聞言,朱由略笑道:「想不到你也有點頭腦啊,居然要混進村委里。」

「有什麼頭腦呢,我覺得自己高考沒什麼希望,那就回村裡混一個差事乾乾,看以後能不能轉正,錢雖不多,但有個鐵飯碗。」這也是他要做村長助理的原因之一,不過,並不重要,現在只是拿來敷衍朱由略罷了。

「行,我幫你辦妥。」朱由略同意了。

……

……

隨後,他便騎著摩托到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店裡一切正常,生意也還可以,許娟雖是收銀員,但也算是個小老闆。因為王小兵是三個股東之一,她是他老媽,自然也是老闆。在店裡吃過晚飯之後,他便要到小樹林集市的「養生堂」看看。

那是他將來做地球大財主的基石。

想到晚上還要給庄妃燕一些女人的福利,便渾身來勁。自從把她的身心得到之後,他也未能天天陪伴她,幸好她也沒有介意。她是個懂事的姑娘,知道他要上課,而且平時還要打理許多生意上的事情,確實是沒空閑來陪自己。她要求不多,只要他愛自己,隔三岔五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便行了。

女人,有時很簡單,只要下面滿足了,她也就滿足了。

就目前來說,王小兵已有好幾位情人了,他想日後有了錢,要買一塊錢,然後建成一個小城堡,裡面住的都是自己的嬌妻,那就美極了。

他家的新宅建地也快要動工建新房了,不過,是家人住的,不是給嬌妻住的。

只要「養生堂」做起來了,就不怕沒錢,成為大富翁,那是不想可知的事,將來,想建多漂亮的房子都可以。其實,只要嬌妻們肯和睦相處,那一切都好辦。住是住不了多少地方的,縱使一千個嬌妻,也住不了多少套房子。只要買一塊大點的地,建幾十棟高樓大廈,把嬌妻們的家人接過來也夠住了。

所以,錢是必須要有的。

這是其一,其二便是嬌妻們彼此之間要和平相處,不然,日後若真的有幾十甚至幾百個嬌妻聚在一起,但經常打打鬧鬧,那可使人頭痛了。女人爭風吃醋,古今如一。

從現在開始,他就要想辦法調教各位嬌妻,讓她們心裡提前有個思想準備:那就是要與其他美人一起分享自己。

只要這個基礎打好了,那以後就好辦了。

像庄妃燕、桂文娟等等美人,都已接觸過一夫多妻的的思想了。不過,庄妃燕還有些許的抵觸,只要讓她多鍛煉幾次,就會放下包袱,接受自己擁有多個嬌妻的事實。

他要完成自己的偉大構想,也確實不易。不過,他堅信只要自己肯付出努力,那就有機會成功。

夢想是一步一步實現的,他也不奢望一下子就完成。

如今,眼下最迫切的便是解決好與白光偉的恩怨的問題。沒有商量的餘地,只有把他剷除掉,自己才有心機好好經營「養生堂」。至於是否能成功,他還不敢說,但他已盡自己的能力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三分靠運氣七分靠努力。他是深明此利已做了該做的準備工作,就欠東風了。

明晚跟董少容相約打牌,然後找機會要她幫自己做事。

這才是關鍵。他有信心讓她按自己的意圖去做,但世事無絕對,要是她不肯,那就有點麻煩。不過,自己去踩點,然後教訓一頓白自強,不是辦不成,而是要花多點工夫,沒那麼容易而已。他辦事一般是先選擇最易成功的方式,如果不成,那再選擇次要的方案。

反正,這一次是背水一戰,破釜沉舟,決不手軟。

在江湖裡,永遠都是鐵石心腸的人比較容易得到地盤與權力,心慈手軟之人是不應該在這一行混的。

其實,他也想跟道上的各人和平共處,可是,由於種種利益關係,他井水自然受到別人河水的侵犯,不得不反擊。經過了一段日子的思考,他得出一個結論:在這個世界上,只要不想出家做和尚或道士,那就必然會與人有紛爭,有些可以忍讓,但有些不能忍讓,后一種情況,只有靠拳頭來說話,方能解決,不然,多說無用,徒費口水。

地盤就這麼大,黑道人物這麼多,競爭也就在所難免。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現在,王小兵想退出都不可以,他不去找人家,大把人會來找他。就像曹操說的:「我如果交出兵權,那日後仇家來找我,那怎麼辦?」其實,王小兵的情況也與曹操的相類似。他退不退出都沒分別,反正別人已把他看成對手。他沒有退路,只有往前走。

男人都是沒有退路的。

女人則有退路。

一番胡思亂想之後,已快到小樹林集市的「養生堂」。

王小兵腦海里忽然湧出一個想法:自己一心想探知龍非的底細,派人跟蹤了她,卻沒發現她有什麼不妥。這種做法太過粗糙,要改變一下才行。杜秋梅的食品門市部就在養生堂的對面,如果請她有空就監視一下龍非,並且請她去接觸龍非,從她口裡套知一些信息,那也是有可能實現的。

做生意的杜秋梅有這個能力。

想到這裡,他又想到現在是由君豪賓館送午餐與晚餐給龍非吃,到時請庄妃燕來結識她,交個朋友,然後探查她的底細,這也是一條妙計。

而庄妃燕與杜秋梅一樣,腦子都比較靈活,做這項工作,絕對能勝任。

目前,他與龍非是在暗中較量,看誰能把對方先征服。當然,如果龍非出手了,那多半是暴力手段。王小兵就是要提防她給自己設圈套,讓自己鑽,要是沒發覺,到時上了大當,那可後悔莫及。

小心行得萬年船!

他在心裡提醒自己一句。此時,便已到了養生堂門前。

龍非正在吃晚飯,晚飯是由君豪賓館送來的。菜肴雖不多,但比較精緻,味道自然要好些。

「老闆,吃飯沒有?」龍非見了王小兵,露齒笑道。

「剛吃過。飯菜是君豪賓館送來的吧?還可以吧?」他瞥了一眼她俏麗的瓜子臉,笑道。

「好吃!謝謝老闆關照。我會努力工作回報老闆你的。」龍非信誓旦旦道。

「你能那樣想,我也挺高興的。如果吃膩了君豪賓館的飯菜,我到時幫你換成白沙飯館的。你什麼時候想換口味,告訴我一聲就行了。」他暗忖不下點工夫,都難以打動她。不過,是否能打動她,現在還是個未知數。

「咯咯,不用。君豪賓館的就可以。」她幸福地笑道。

「你要不要喝啤酒?我到對面買兩瓶啤酒來喝。」他想要去找杜秋梅商量點事情,就是請她來監視龍非。

「我不喝酒,謝謝。」她的美眸飽含笑意。

王小兵出了門,走過大街,進入食品門市部。

食品門市部的員工都知道王小兵與杜秋梅的關係非同一般,見他來了,都熱情招呼,把他也當成老闆。畢竟現在杜秋梅還沒重新找對象,說不定哪天王小兵就把她娶做老婆了,那自然就成為老闆了。

「杜老闆在不在?」王小兵問道。

「在,找她有事嗎?她在倉庫里。我去告訴她。」女員工莫雲問道。

「對,不用你去告訴她,我自己去找她吧。」說著,他便熟頭熟路地左彎右拐,一會便走到了倉庫那裡。

倉庫里,杜秋梅正與員工在盤點貨物,見到王小兵,不禁大喜。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能獨佔他,以前希望他經常來找自己,偶爾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好,但他實在很忙,經常不來找她,她便好鬱悶。難得見他一次,所以每次見了他,都要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

「小兵!哪陣風把你吹來了1她笑盈盈道。

「梅姐,現在有空嗎?我想找您商量點事情。不用多長時間的,一會都可以了。」他抽著香煙,目光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一掃而過,笑道。

「好啊!走吧1她還以為他的意思是現在就要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呢。

「呃,哈哈,在這裡說就行。」他也明白她的用意,不過,現在要說正經事,洞房這種事遲些說也未遲。

「哦?什麼事?」她微有失望,回頭瞥了一眼倉庫里的員工,又不好意思叫她們出去,不然,那樣太明顯了,分明就是要把人叫走,然後剩下她與王小兵在這裡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兩人走到了倉庫對面的圍牆下。

王小兵掃視一圈,發現近處沒人,才小聲道:「我總感覺我請的那個員工很古怪,所以想請您多接觸她,了解她,觀察她,然後把她的信息告訴我。但你要小心,她可能是個很狡猾的人。行嗎?」

「行啊!有什麼不行的,就是為你去死,我都可以1這也是她的真心話。他經常幫她的大忙,她欠他很多,加上他的不世出老二令她對他死心塌地。

「那先謝謝您啦。我會報答您的。」他將煙頭丟到地上,用腳踩熄。

「那你怎麼謝我?」她輕輕挺了挺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向他拋了一個媚眼,誘惑他。

「呃,今晚請您吃夜宵吧。好嗎?」他想反正要請庄妃燕吃夜宵,不如連她一起請,這樣也方便些。

「好!那你可不許食言1她興奮之極,雖還沒行房事,但好像已準備干那回事了。

王小兵暗道不妙,今晚要陪庄妃燕,但杜秋梅似乎也想要女人的福利,怎麼辦呢?不是他不能滿足她倆,只是要找兩個地方把她倆變成神仙姐姐,那是挺麻煩的一件事,如果能把她倆弄到一起,那就省事多了。

可是,庄妃燕願意嗎?

這可是個問題。

他知道杜秋梅是自然願意的了。她與桂文娟一起服侍過他。而庄妃燕也與桂文娟一起服侍過他。但這並不代表庄妃燕願意與杜秋梅一起服侍他。

這個邏輯有點複雜,但他還是覺得有機會辦成。

在說話之際,杜秋梅其實已挨著王小兵,所以,她老是邊說邊用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不停地擠壓他的右臂,意欲引起來的性趣。

要不是倉庫里幾個員工在那裡走來走去,他就要扒掉她的衣服與內衣,然後扛起她,將她壓在牆上,好好耕耘一番她的身子。現在還不是時候,晚上有的是時候,他也不急在一時。於是,才沒剝她的衣服。

可是,一個男人,在受到極度引誘之下,想要保持平靜的心境,那是很難的。

王小兵早已攀登過她兩座珠穆朗瑪峰,對那裡的勝景了如指掌,現在,雖隔著衣服,好像看不清山上的風景,實質她穿不穿衣服,對於他來說,都是一樣的,他腦海里就裝著她的裸體,微一思索,便可浮現出她的裸體,好好地欣賞一番。

此時,她敢用珠穆朗瑪峰來碰撞自己,那可是赤裸裸的挑戰。

於是,他掃視一眼,見倉庫的員工沒有看向這邊,便立刻祭出純熟的鐵爪功,雙手齊出,抓在她兩座珠穆朗瑪峰上。剎那間,一陣陣彈性與溫潤從指端傳來,教人輕飄飄的。

她咬著下唇,鼻端發出一聲輕微的「嗯」,唇邊卻是泛起濃郁的笑意,明顯是讚賞他這招鐵爪功威力之雄渾。

他還想多抓幾下,但有個員工來找杜秋梅,他便急忙收手,找個借口,便回「養生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