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07章陪美女的過江龍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是自己大意了。不過,過了那麼久,白光偉也拿捏不準王小兵的實力怎麼樣,現在就想探一下他的虛實。 「現在沒空。」王小兵不屑道。 「既然你那麼忙,那我們就過三招。」白光偉想急切找回上次丟的面...

單眼皮保安有點驚訝,因為他知道劉莎莎是白光偉要泡的妹子,在銅業中學里,沒有哪個人不知道這件事的。白光偉一向的做法都是那麼霸道的,自己喜歡的妞,不準任何男人接近,否則,就用拳頭來教訓別人。

一般來說,想要接近劉莎莎,那都要有心理準備:某日可能要被白光偉揍一頓。

「先把你們的名字登記在這裡。待會我進去叫劉莎莎出來。」單眼皮保安從窗口遞出一份表格,要王小兵等人填表。

當王小兵等人填好表格遞給單眼皮保安時,他看了看名字,看到「王小兵」這個名字時,又暗吃一驚。仔細打量王小兵,道:「原來你就是王小兵。」

說話口氣客氣多了。

白光偉這個名字,只要說出來,但凡在附近一帶混的黑道朋友,沒有哪個不認勢鷲飧雒字,都會聯想到暴力與死亡,教人心驚。

一般人是不敢隨便亂說的,怕被白光偉的馬仔聽到上來問一句:「喂,你是不是想跟我老大打架啊?」被這麼一問,那就悲催了,稍有答得不好,就會惹來一頓毒打。

混混們無所事事的時候,就是喜歡找架打的。

只要把白光偉這個名字抬出來,說一聲「他是我的朋友」,那不少黑道的朋友都得賣三分面子給他。

以前,王小兵這個名字,任憑跟誰說,也沒幾個人認識,但一年之後的如今,只要把王小兵三字亮出來,一樣教人眼前一亮。這個名字與白光偉的名字同等威懾人。現在兩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誰也沒能一下子吞掉對方。

王小兵要與白光偉火併的事情早已傳了開來,一般的學生都知道,單眼皮保安照樣也聽說了。

銅業中學是白光偉的地盤,這是何無疑問的了。他算是地頭蛇。王小兵在銅業中學里的勢力基本為零,在這種情況下,還敢來這裡,大大出乎單眼皮保安的意料。在來這裡的路上,蕭婷婷、董莉莉與安雲秋都勸王小兵別來,美女們都替他捏一把汗。畢竟白光偉不是個善人,要是在銅業中學遇上了,說不定就動手了。

可是,他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不會被嚇倒。

他不但有勇,還有謀。

其實,他也是經過了分析,得出比較安全的結論,這才來的。他並不是像無頭蒼蠅一樣,什麼也沒思考過就殺過來的。

如果他不來,那麼蕭婷婷、董莉莉與安雲秋也不會來,派其他學生來聯絡商談也可以,不過,聯絡好了之後,他遲早都要來這裡一次的,早來遲來都一樣,是故,他就帶著美人來了。他願意做一次過江龍。

單眼皮保安在狐疑王小兵是不是來打架的,可是,又見他帶著三個美人前來,不像是動手,便讓王小兵等一下,然後自進校園去找劉莎莎了。不過,也有美人是殺手的。保安幻想著王小兵幾人進入校園之後,立時去找白光偉,那就有真人肉搏戲免費看了。

一會,下課鈴聲響了。

校園裡,教學樓的走廊上,都有學生的身影。他們是出來透透氣的,就像出籠的鳥兒一樣歡快,唧唧喳喳的,每個角落都能聽見學生的歡聲笑語,充滿了生機與活力。下課與放學的時間是學生們最快樂的時候,也只有在那些時間裡,才不用與老師的眼睛相對。

「他們的校服不錯。」安雲秋透過大鐵門看進去,道。

「還不是一樣。跟我們的也差不多。他們的是深藍的,我們的是淺藍的。圖案也差不遠。我覺得,他們的是山寨貨。」董莉莉自有看法。

中學的校服,大同小異,只是在顏色上有點變化,一般看校服,就能判斷出那學生是哪個中學的學生。

王小兵等人都穿著東興中學的校服,只要走進銅業中學,這裡的學生不用詢問,單憑校服的式樣就能斷定王小兵等人是東興中學的學生。

大約十分鐘之後,劉莎莎就來到了學校大門口。她穿著校服,秀髮用黑色發圈束成一束,看起來乾淨利落,透著無窮的青春活力。

女人,最迷人的時光便是在少女的時候,那簡直就是剛剛熟透的水蜜`桃,教人愛之不荊

「嗨,我還以為誰找我呢。」見到王小兵,劉莎莎露出了一個嫵媚的笑容。同時,她掃視一眼王小兵身邊的三位美女,也是眼前一亮,暗忖東興中學的美女也這麼養眼。

「不記得了嗎?暑假的時候跟你約好了,說我們要跟你們搞一個聯歡活動埃現在我代表東興中學的學生會來跟你們聯繫。」王小兵視線在劉莎莎那雪白的胸肌上掃視一眼,笑道。

「記得,我還在想什麼時候打電話給你呢。想不到你就來了。進來吧,是了,我還記得你說自己是女生部的部長,現在你還是女生部的部長嗎?」劉莎莎邊說邊請王小兵等人進入校園。

保安也不再阻攔。只是很好奇,暗忖要是白光偉見到了王小兵與劉莎莎這麼親熱地有說有笑,會有什麼反應。他不知道,蕭婷婷也是白光偉想要得到的目標之一,可惜現在被王小兵先虜獲了她的芳心。

本來,蕭婷婷不想來的。

不過,王小兵說:生活中的困難要勇敢面對,水來土擋,兵來將擋,不能一味逃避,那是不能解決的。

聽了王小兵的勸告之後,她才鼓起勇氣跟他來了。因為她相信他能保護自己。她見識過他的能耐,覺得他有這個能力。與他在一起,就像在驚濤駭浪之中的小船進入了安全的港灣,她感到十分鎮定。

她也想開了,白光偉也不過是一個人,沒什麼可怕的,自己也不須害怕。如今,又有王小兵的護航,更須拿出勇氣來面對生活的不快。

一個人,要得到別人的信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這個浮躁的社會裡,有的只是甜言蜜語式的謊言,聽起來讓人很舒服,但實際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只要揭開光鮮的外皮往裡一看,則是不堪入目。

是以,人與人之間,總是充滿了猜忌與防範。

這並不是人性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處於一種信仰缺失,功利心為主的潮流之中,從而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嘴裡說要為祖國建設貢獻青春年華,實質則是公飽私的無賴之徒,當這些不講信用,不講道德,不講信仰的三不講的無賴之徒充斥整個社會之後,風氣自然就江河日下,一發而不可收拾,教人痛心疾首。

染缸里焉有純潔的白玉?

有什麼樣的社會,就會產生什麼樣的人。

在這種大家都揣著一顆強烈的提防心的社會裡,要一個人去信賴另一個人,實屬萬難之事。俗語說:老鄉見老鄉,背後一槍。這正是反映了當下人心惶惶,不可終日的現象。社會裡沒有了信用的基石,那也就無從談信賴。

想要得到別人的信賴,那就要拿出真正的行動來,讓人家看到自己的一顆真誠的心,確實是千真萬確為人家好,才能贏取別人的信賴。

王小兵正是用自己的真誠去感動了蕭婷婷,贏得了她的信賴。

現在,她把自己的安全,甚至未來人生都暗中託付給他,不論遇到什麼情況,她都會相信他,跟隨他,聽信他,至於結果會怎麼樣,她都可以接受。

這就是真正的信賴。

二個多月不見面,劉莎莎更成熟了,這是王小兵的看法。他指著安雲秋,笑道:「我不是女生部部長了,她現在是女生部部長,叫安雲秋。你倆認識認識。」

「你好。」劉莎莎向安雲秋打了一個招呼,又繼續與王小兵說話,道:「誒,你以前騙我吧?你根本就沒做過女生部的部長,是不是?咯咯,我在想,女生部怎麼會有男生呢?反正我是不信的。」

「哈哈,那你隨便問一問她們,看我有沒有說謊。要是我說謊了,任你懲罰,怎麼樣?」王小兵神色自若笑道。

「他以前真的是女生部部長嗎?」劉莎莎半信半疑地問安雲秋。

「是啊,今年才不做的。」安雲秋非常認真地點頭道。

至此,劉莎莎心中的疑問才得到了圓滿的答案。那時,二個多月前,她初聽王小兵說是女生部的部長,當時雖沒反駁,但一直都懷疑他在說謊,因自己沒什麼損失,也就不多加追問。如今,得知他說的是真的,又頗為驚訝。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何女生部會有男生呢?

「想不到你真的是女生部的部長1劉莎莎釋疑笑道。

「早就說了是真的嘛。我一般很少吹牛皮的。」王小兵隨意環視一圈,突然見到一伙人正向自己這邊涌過來。

劉莎莎帶著王小兵一夥到團委辦公室去招待,經過e座教學樓的時候,一群高三男生便從側面不遠處的教學樓下直走過來。那群高三學生有十幾人,個個牛高馬大,一看便知平常是打架的多,讀書的少。其中,白光偉就在裡面。

一貫以來,銅業中學與東興中學的學生都有些不睦。

兩校的學生會經常打架,這個劉莎莎是知道的,但她不知道白光偉與王小兵已成了不可調解的仇敵。起先,她還以為白光偉是又想來向自己表白的呢,或者是看到自己跟東興中學的學生在一起而產生了嫉妒,要來嚇一嚇東興中學的學生。

她也基本猜中了。

從王小兵走進校園那一刻起,白光偉便看到了。兩人本來就有很大的仇恨,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何況,如今蕭婷婷在王小兵身邊,這倒也罷了,就連劉莎莎也與王小兵走在一起,這就教白光偉無法鎮定了。自己喜歡的美人,全都雲集在仇人的身邊,還有說有笑,分明很親熱,這種場面實教人心酸。

沒有能力的,則只能用目光詛咒敵手;有能力的,則用拳頭來說話。

仇敵泡妞泡到自己的地盤來了。白光偉氣得要死。

自從他成為一方土豪之後,沒什麼校外混混敢來銅業中學泡妞,如果要來泡妞,也都得問過他,得到他的允許才進來行事。

可如今,王小兵卻大搖大擺地在銅業中學出現了。

雖與王小兵已約了戰,但現在自己作為銅業中學的老大,東光中學的老大來這裡逛逛,如果自己不出面去滅滅對方的威風,那自己的面子也太掛不住了。傳出去之後,自己都不用混了。是故,在這種種原因的驅使下,白光偉就帶著十幾個人馬出現在王小兵的面前。

蕭婷婷見到白光偉滿臉陰鷙地站在對面,不禁有點膽怯,連忙閃到王小兵的背後。只要站在了他的身旁,她就有了勇氣。

「你想幹什麼呢?」劉莎莎以為白光偉想表白,淡淡道。

「這不關你的事,閃到一邊去。」白光偉雙目死死盯著王小兵,冷道。

在銅業中學里,沒有人不知道白光偉想泡劉莎莎的,但一直未能泡到手。白光偉一有機會,就會向劉莎莎表白,各種形式的表白,都有好幾次了。他對她非常客氣的,從來不會給臉色她看。可是,如今,冷漠的態度讓劉莎莎心寒。她本來對他的執著追求自己有些動心,現在被他那一句冰冷冷的話語將心中的那一抹淡淡的好印象即時吹走了。

東興中學來的學生之中,只有王小兵與謝家化見了白光偉不會害怕。

「他們是來跟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搞聯歡活動的。你不要欺負他們。」劉莎莎俏臉微現氣憤之色。

可是,劉莎莎越是幫著王小兵,白光偉就越是怒火衝天,狠狠瞪了一眼劉莎莎,道:「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你不要管。站到一邊去1

「你想怎麼樣?」王小兵迎視白光偉那懾人的目光。

「知道這裡是我的地盤嗎?你敢來這裡賣威風,我不會讓你好過!今日就算算帳1白光偉狠狠道。

「麻痹!老子好久不打架了!來吧1謝家化是不會被對方人多嚇倒的,越多人,他越爽,怒吼道。

「黑牛。」王小兵做了個鎮定的手勢,「白光偉,我已跟你約戰,今天不是來找你打架的。我是來找你們學校學生會的人搞聯歡的。請記住,半年內我會憑個人實力打倒你。如果你沒種,那就取消那次約戰1

白光偉呵呵嘲笑起來。他後面的手下也跟著附和笑起來。

「好,那今天我就要領教一下你的實力,來吧1上次與王小兵過了二招,被王小兵使巧勝了,後來回想起來,覺得是自己大意了。不過,過了那麼久,白光偉也拿捏不準王小兵的實力怎麼樣,現在就想探一下他的虛實。

「現在沒空。」王小兵不屑道。

「既然你那麼忙,那我們就過三招。」白光偉想急切找回上次丟的面子,而且,還想在幾位美人面前讓王小兵丟臉。對於王小兵把蕭婷婷奪走了這件事,他耿耿於懷,連做夢都想找王小兵算帳。

「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忙。」王小兵淡淡道。

其實,王小兵也有自知之明,現在要想靠拳頭打倒白光偉,確實有難度,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不想做。上次小勝白光偉,主要是洪東妹教給他的那三招「幻武三式」非常奇妙,以出奇制勝使白光偉丟了面子。

但那「幻武三式」對同一個人只能用一次。

換言之,那「幻武三式」是不能常用的,只能用在沒見識過的人身上,像白光偉這種已領教過一次的人,再用在他身上,那就沒效了。

白光偉也知道那次是自己大意才栽了筋斗,對於輸給王小兵感到無比的羞恥,一直想找回面子,本來,與王小兵已約定時間開戰,但因快刀的事,加上現在他喜歡的兩位美女都跟王小兵很好,他嫉妒之極,已等不下去了,想在今天就先羞辱一番王小兵,教他明白誰才是銅業中學的老大,甚至,要讓他知道,在附近一帶,誰才是年輕一代的馬首。

「你那麼忙?那好吧,我也要上課了。就一招吧!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們現在只好提前開戰了1白光偉看了看手錶,以威脅的口吻道。

「一招?好!那就玩一招1王小兵示意夥伴們退後。

蕭婷婷、董莉莉與安雲秋都嚇得花容失色,三女同時伸手去扯王小兵的t恤下擺,暗示他不要打架。她們是怕他受傷。

劉莎莎也生氣,狠狠地瞪了一眼白光偉,道:「他們是客人,你怎麼能那樣無禮欺負人家?」

「住嘴!沒你的事,站遠點1白光偉一心只想打倒王小兵,像趕蒼蠅一樣揮手。

面對白光偉的咄咄逼人,王小兵依然鎮定,輕輕拍了拍劉莎莎的手臂,道:「沒事,我只跟他切磋一招,不會有事的。這不是打架。請放心。」

「你……」劉莎莎知道白光偉是個練家子,怕王小兵受傷,才幫著他,想不到他還要答應,非常不解。

彼時,離上課時間還有二分鐘。

許多學生看到白光偉跟一個東興中學的學生在對峙,不清楚那個男學生是誰,後來,經過口頭相傳,才知那個男學生叫王小兵。聽到王小兵這個名字,他們就跟聽到白光偉這個名字一樣震驚。是故,許多學生都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這邊,等待上演真人搏鬥。畢竟,這種圍觀的優良傳統不可丟失,要發揚光大。

氣氛霎時間緊張到極點。

王小兵泰然自若的真正原因是他還有「幻武三式」的其中一式沒在白光偉面前使用過,只要使用恰當,一樣能將白光偉放倒。

兩人四目怒視。

因為只有一招,所以白光偉想瞬間打倒王小兵,這就要他全力出擊。

兩人交過手,但白光偉還不清楚王小兵到底有多少斤兩,現在想一招打倒他,除了力量要足,出招要快,別無選擇。但他隱隱感覺到王小兵底子不足,自己能做到一招內打倒對方。

這時,已有幾位老師帶著保安向這邊走過來了。

白光偉知道不能再等了,只有一次機會,於是,身形一掠,閃電般沖向王小兵,右手撮成刀狀,向王小兵的脖子斫去,但這是虛招,真正的實招是他的左腿。他是想使王小兵往左閃去,然後飛踢左腳,只要掃中王小兵下盤,一般可將之打倒。

這只是一眨眼間的事。

不過,王小兵雖底子沒白光偉那麼厚實,但他的打架經驗也一樣豐富,早從白光偉的眼神與肩頭動向判斷出對方要做什麼。

而王小兵「幻武三式」的第三式叫做「鎖喉爪」。

這種「鎖喉爪」,鎖喉是假,側踢是真。王小兵並不側閃,腰一彎,人往下一沉,閃過對方的一斫,繼而化手為爪,向白光偉的脖子掐去。

這一掐,要是被掐中了,那就輸了一半。

白光偉的如意算盤沒有實現,現在只能往側一閃,躲過王小兵那猛力的一掐。

這麼一來,王小兵便抓住了機會,在對方側閃那一瞬間,他飛起一腳,「砰」一聲,不偏不倚正好掃在白光偉的小腿上。

一聲悶響,白光偉已倒在了地下,但一個鯉魚打挺,便站了起來,不禁惱羞成怒,拳頭攥得必剝作響,幾乎要咬碎鋼牙。本想使王小兵出醜,想不到居然又是自己出醜,在蕭婷婷與劉莎莎二美女面前丟了面子,以後再也難有機會雪恥,心頭之恨,無可比擬。他恨不得現在就與王小兵進行生死戰。

可是,銅業中學的領導與老師都趕來了。

經過劉莎莎的說明,領導與老師將白光偉帶去政教處喝茶了。劉莎莎則帶著王小兵去團委辦公室。

白光偉在自己的地盤栽了一個筋斗,心中已對王小兵有了殺意,準備找機會幹掉王小兵。

而王小兵也知道再不抓緊推進對付白光偉的計劃,自己也是危險之極,這是與時間賽跑。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裡,想要取得成功,都得加倍努力。

到了團委辦公室,還有其他幾位銅業中學學生會的學生在那裡招呼王小兵一夥,大家坐在一起商談,氣氛還算融洽。

「我現在是學生會的副主席了,專管外聯活動。」劉莎莎介紹道。

「我現在也是我們學生會的主席。為了表示誠意,我跟兩位副主席都來了,還有各部門的頭頭。」王小兵笑道。

「哇!想不到升得比我還要快1劉莎莎美眸閃爍亮光,敬佩道。

適才剛與白光偉切磋了一下,但王小兵神色自若,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在場的其他人都有點尷尬。畢竟這種情況很奇怪。

經過一個多鐘頭的交流,於是,王小兵與劉莎莎約了一個時間,兩個學校學生會的學生搞一次野炊,促進彼此的友誼,以緩解兩個學校的緊張關係。

離開了銅業中學之後,也到了傍晚吃飯的時候,王小兵請夥伴到君豪賓館吃飯,反正他在那裡吃飯是不用錢的。他請客,古家豐買單。

吃完飯,一眾人回東興中學。

路上,大家都在談論著王小兵與白光偉的事情。

「小兵,不如今晚我們就叫白光偉出來,好好打一架,怎麼樣?」謝家化今天想出手,但沒有機會。他是不怕死的,在打架中死去,他是會覺得光榮的。

「不急,到時會跟他開戰的。」謝家化是個口無遮攔的人,所以王小兵也沒有跟他提過對付白光偉的計劃,以防他泄露出去,那就難以成功了。

「小兵,一定要跟他打嗎?不理他不是就行了嗎?」董莉莉擔心他受傷。

「沒選擇。」王小兵點頭道。

江湖上的事情,女人一般是很難理解的。只有男人才會明白其中的道理,其實就是沒有道理,拳頭就是道理。所以女人很難理解。

蕭婷婷想說什麼,紅唇蠕動了幾下,卻沒有說出來。她能做的,也只有在心裡為他默默祈禱。想起都是因自己才會使他與白光偉的恩怨越來越深,她感到對不起他,心裡對他充滿了感激與好感。

回到東興中學,還沒到上晚修的時候。

宿舍舍友說王志文來找過他,王小兵就去找王志文。在學校飯堂找到了王志文,問道:「弟,你找我什麼事啊?」

「我們家被盜了。」王志文道。

「什麼時候的事?」東和村盜竊事件不多,一年也不會發生幾起。

「就是今天中午的事。我回家拿東西,進入裡面,發現東西被翻得滿地都是。也不知那小偷想偷什麼,剛才問了老爸,也說沒放什麼錢在家。」王志文道。

「那被盜了什麼東西?」

「好像沒丟什麼東西。我也不知被盜了什麼。電視,收音機等等,反正家電好像沒丟,好奇怪。」

家裡沒放什麼現金,任被盜也盜不走什麼。

「報警了嗎?」王小兵問道。

「報了。」王志文道。

「我找朋友查問一下,看是什麼人乾的。」王小兵也想不明白,有什麼人這麼大膽來偷自己的家。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如果小偷是這附近的人,一旦被查出,那就會被打個半死,還要賠錢,那是偷雞不著蝕把米的事情。

按常理來看,附近的小偷不敢下手。

王小兵在道上的實力已教人畏懼,何況,他的干姐洪東妹實力更強,在這一帶是大姐大,去盜他家裡的東西,那絕對撈不到好處,以後被知道了,不死都會半殘。這樣的代價太大,沒什麼小偷敢做。

但世事難料。

認為不可能的事,現在偏偏發生了。不過,聽說沒丟什麼東西,王小兵也不急著去查這件事。現在他要抓緊工夫去對付白光偉。

只有將白光偉收拾了,他才能睡個安穩覺。

出了學校飯堂,在外面正好遇到安雲秋,他笑道:「師姐,打熱水嗎?」

「是埃」她不敢迎視他火熱的目光,「誒,我想跟你說件事,到那邊說好嗎?」

「可以埃你把暖水瓶放在這裡,我叫人幫你打熱水。給我吧。待會你再來拿就行了。」他接過來,站在飯堂廚房門口,道:「阿貴,幫我裝滿這兩個暖水瓶,等一下她會過來拿。」

「好。」阿貴接了暖水瓶。

王小兵跟著安雲秋走到飯堂的牆角處,便停了下來。那裡很少人經過,可以說些梯己話。他從她有些忸怩的神情猜測她是不是想對自己說些情話。

「什麼事嗎?」他對這位師姐也有興趣,只是還沒得到她的身子。目光在她粉嫩的胸肌上掃過,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你飯堂里不是招勤工儉學的學生嗎?我想做鐘點工,行嗎?」安雲秋神態有些嬌羞,小聲問道。

「你要做鐘點工?」

「是,想賺點外快,等到高三畢業就去旅遊一次。我好想去旅遊,就是沒錢。」

「哦,好埃有這麼偉大的夢想。值得表揚。你明天過來上班就行了。那你想要多少錢一個鐘頭?」王小兵掃視一圈周圍,見沒什麼人,便靠近一步,目光落在她的乳溝上,不禁咂了咂嘴。

「應該有五塊錢一個鍾吧?」她笑道。

在那時,五塊錢一個鐘頭的鐘點工,算高的了。她也只是開個玩笑,如果一個鐘頭有三塊錢,她都滿意了。

不過,王小兵卻笑道:「你是我的師姐,五塊錢太少了,這樣吧,我給你十塊錢一個鍾。一天之中,你至多是下了晚修才能工作一個鐘左右吧?」

「我中午可以做半個小時,晚上可以做半個小時。」她笑道:「我再介紹一個同學來做,怎麼樣?」

「呃,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同學就沒你的工資那麼高了。」他揚了揚眉,笑道。

她明白他的意思,俏臉頓時紅了。她的一顆心也大半屬於他了,只是她知道他的正牌女友是董莉莉,拉不下面子承認自己是他的情人。

「要是這樣,那就算了。那我明天就去上班。謝謝你埃」她笑靨如花。

「不用謝啊,說不定你日後能成為老闆娘呢。有沒有興趣啊?」他又環視一圈,見周圍沒人,以戲謔的口吻輕聲道。

「嗯,不跟你胡說了,我去拿暖水瓶了。還要洗澡。」她努了努紅唇,淡淡地白了他一眼,嘴角露出濃郁的笑意,一跺腳,便走開了。

看著她那迷人的嬌態,王小兵真想立刻追上去,雙手摟緊她,先施展鐵爪功,教他嘗嘗利害。

想起洗澡,他也曾分別跟幾個美女洗過鴛鴦浴,那感覺真好,越洗越有性趣,覺得是一項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唯一不足的就是不論洗多久,都是滿身汗漬,始終洗不幹凈。而且,洗到最後,也有點累。

他幻想,如果由他來做教育部的頭頭,他一定要推廣鴛鴦浴這項體育運動。

現在,在東興中學里,王小兵就是「白馬王子」,哪個女孩子見了他,都希望成為他的女朋友。他既是黑道老大,又有自己的店鋪,年紀又輕,就有這樣的成績,哪個女孩子都對他心動。

不過,他不會隨便奪取那些女孩子的身子。

畢竟,他是一位高級開發商,一般只開發美女的身子。不是美女,他沒什麼興趣,何況,也沒時間。所以,對於那些假西施拋來的媚眼,他都是一笑了之,並不去採摘她們。俗話說,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他的精力與精華都留給美人。

現在,他身邊美人如雲,有些已跟他有一腿,有些準備有一腿。

像「養生堂」員工龍非,他覺得她就是準備跟自己有一腿。在上晚修之前,龍非又打了個電話過來,意思說要請他吃宵夜。王小兵同意了。

但是,眼下是非常時期,他這個非常之人,也得有提防。他本來就是比較善於觀察的人。對於龍非這個美人,他總是感覺她有一種神秘感。但又說不出她神秘在什麼地方。他逐一分析所知道她的情況,又好像很正常。

但偶爾記起她,腦海里又會掠過一抹奇異的感覺。

這也是他想接近她的原因,當然,他還想泡她。但相比較之下,就現階段來說,他首先想弄清醒她的背景,看她有沒有對自己不利的地方。

做大事的人,除了有足夠的氣魄之外,還有就是也得細心。他派人暗中跟蹤龍非,看她除了上班之外,還會跟什麼人接觸。但跟蹤所得的結果,顯示她生活很大眾化,上班,下班,回家,就這三點一線。這讓王小兵放心些許。

他問過龍非的家庭情況,她雖回答了,但他從她回答時的眼神與臉色可以感覺到出,她所說的有可能不真實。

一切神秘,都是因為不熟悉。

這一點,王小兵是懂得的。想要解開一個人的神秘,只有接近那人,熟悉了那人的一切,那種神秘也就自然消失了。

是故,當她說請他吃宵夜時,他也答應了。並不是為了吃宵夜,只是為了接觸她,了解她,從而緩解自己的戒備心。畢竟煉製丹藥是一件不能被人知道的事情。

現在的東興中學,沒什麼人敢為難王小兵了,只有副校長嚴錫山對他不滿,但有張萬全罩著,王小兵也不把嚴錫山放在眼內。所以,他上不上課都可以。不過,蘇惠芳是班主任,他不會隨便曠課,是以,直等到下了晚修,才去小樹林找龍非。他感覺龍非是要投懷送抱了。

女員工愛上男老闆,這很正常。

人往高處走,女員工想變成老闆娘,那就只有愛上男老闆,才可實現華麗轉身的大蛻變。

並且,王小兵也用言語挑逗過她,覺得她對自己是有意思的。在這種兩廂情願的情況下,最容易達到乾柴烈火境界了。

近來,他挺忙的,也沒什麼時間陪董莉莉這個正牌女友。董莉莉微有怨氣,晚上又聽說他經常出去,便問他去哪裡。王小兵沒說去會龍非,只說去談生意。董莉莉雖不信,但也只能接受。她想要女人福利的時候,他是會毫不猶豫就奉獻出精力與精華的。有了女人福利,董莉莉也就寬慰多了。因為她經常與蕭婷婷在一起,感覺自己得到了王小兵的滋潤,而蕭婷婷沒有,相比之下,也感到滿足了。

其實,是蕭婷婷還不想把身子交給王小兵開發。不然,她也一樣可以得到他的滋潤。

不過,人就是這樣,喜歡跟別人比較,只要比別人多一點優勢,那就會感到滿足,不然,就會感到鬱悶。

董莉莉經常拿自己與蕭婷婷作比較,看誰得到王小兵多一點的愛,想來想去,發覺還是自己跟他更親近一些,心裡也就平衡了。

而蕭婷婷則不同,她還沒把身子交給王小兵耕耘,自然不會有那麼強烈的佔有感。她只是想,如果自己與王小兵有了一腿,要怎麼跟董莉莉相處?她感覺王小兵不可能因為自己而拋棄董莉莉。這樣,就有兩種選擇,一就是忘記王小兵,但她心裡已有他的影子,不可能做到。二就是與董莉莉一起服侍他。這種情況,她覺得有可能實現。

但在眼下,她沒有勇氣跟董莉莉談這種事情。

王小兵數次想耕耘她的身子,但沒有得到允許,知道她還沒做好準備,也不勉強,反正會有水到渠成那一天,到那時,再採摘她,才會更過癮。

相比較而言,他感覺龍非已快要瓜熟蒂落了,所以,他決定去接近龍非,先把她採摘了,耕耘一下她的身子,為自己偉大的夢想又增加一分子。

下了晚修之後,他騎著摩托,前去與龍非約會。

這也不算是正式的約會,只是員工請老闆吃一頓宵夜。王小兵與龍非還是在星記大排檔吃宵夜。

吃完之後,龍非自動提出:「老闆,我們散散步,好嗎?」

「好埃」王小兵覺得吃飽了散步對消化有好處。

於是,兩人便步行到小樹林廣常

從星記大排檔到小樹林廣場,步行只須二十多分鐘便行了。兩人肩並肩走著,他嗅著她的清淡的體香,聽著她清脆甜美的話語聲,感覺到頗為溫馨。這就是家的感覺,他想道。

情侶,一般都是這樣。吃飽之後一起散散步,然後回家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王小兵覺得剛吃飽就做體育運動,確實對身體無益。陪她走一圈,再回她的住處,那時胃裡的食物已消化,再激情大戰,則對身心有益。

他滿懷期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