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06章愛撒嬌的黃花閨女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言蜜語,有時也會被白眼,但早習慣為常。泡妞,臉皮不厚又怎麼行呢? 兩人吃了一頓溫馨而曖昧的夜宵,吃完夜宵,龍非笑道:「能送我回家嗎?」 「可以啊1這正是王小兵想要的,居然對方自動提出來...

人生,充滿了較量。

男人與女人有較量,女人與女人有較量,男人與男人有較量。

不論是哪種較量,除了智慧之外,還要涉及心理較量,誰的心理素質更好,也就更能笑到最後。

王小兵與朱由略就進行了一回較量,從結果來看,朱由略已略輸一籌,他太自大了,將自己的智慧看得太高,從而變成小看王小兵,以為眼前這個高中生是那麼好欺騙的一根菜。一個人自大慣了,也就以為老子是天下無敵了。

可是,他忘記了大智若愚這個詞。

在這個世界上,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內斂,越不顯出鋒芒。

輕視對手,永遠是不可取的做法。不過,許多人在面對敵手時,就會自我抬高身價,覺得這樣就能將敵手比下去,殊不知,這麼一來,往往會中了敵手的詭計。只有小心才能行得萬年船。陰溝裡翻船,大英雄也要變狗熊。不正視敵手,一味自己感覺良好,那是有害無益的事情。

朱由略就虧在這一點上。

如果他把王小兵看成一個很難對付的人,那麼他就會很冷靜地與他周旋,防備心強了,也就不容易上當。但是,他的弱點被王小兵抓住了,敗下來也是遲早的問題。

這是王小兵第一次靠自己的智慧解決了一個大難題。他非常高興,感覺人生的困難也不過如此,只要自己願意想辦法去解決,那就會想出好法子。

世上無攻不克的城堡。

朱由略被王小兵激了一激,狠不得立刻親自去揍死白自強,只是想到請人去辦這件事,還更有利,才忍了下來。他心裡已種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等這顆種子發芽之際,便是他怒火噴涌的時候。

吃完了晚飯,離開君豪賓館之前,王小兵還拉著庄妃燕進她的辦公室里小小地激情快活了一回,隨後,才騎著摩托去自己的「養生堂」看一下。

龍非坐在櫃檯前,正在吃盒飯。

走進自己的店鋪里,王小兵心情非常愉悅,笑道:「今天有沒有生意?」

「有,兩個客戶來訂貨,一共要二十粒美容丸。」龍非用紙幣抹了抹嘴角,清脆地回答。

「好,晚上我把美容丸拿過來。」王小兵拿過那個訂購記錄本子,隨便看了一眼,見龍非寫的字的筆劃頗為有力,贊道:「你的字很好看。」

說著,居高臨下地瞥了一眼她高聳的酥胸,打了個小小的激靈。他對女人的雪山頗有研究,只要看一看她們的乳溝入口處,便可猜測出她們乳溝的深淺長短,從而模擬出她們雪山的大概勝景。

她長得也不錯。

王小兵咂了咂嘴,心裡琢磨著怎麼把她泡到手,同時,腦海里浮現一個歪歪的念頭,那就是每開一間「養生堂」分店,就相當於找一個漂亮的情人。開一百間分店,就有一百個情人。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啊!單就這樣,便可擁有一百位嬌妻了。

想到開分店有這麼過癮的事,他倒急切想擴張生意了。只是資金不足,還得循序漸進,不能急躁過頭。

龍非正在埋首吃東西,忽然掀起眼瞼,見王小兵正津津有味地瞧著自己,忽爾明白他在看什麼,俏臉立時紅了,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看到她那麼嬌憨迷人,王小兵心神又陶醉一分。

「在做這個之前,你是做哪行的?」看著這位只有二十歲左右的美妞,王小兵也來了性趣,回身坐在沙發上,聊起家常來。

「我?呃……,我以前沒做過什麼。」她猶豫了一會,笑道。

「你面試的時候,不是說你在縣城裡的商場里賣過衣服嗎?我記你這樣說過,是吧?」王小兵的記憶力絕對不弱,何況,招聘她才是前段時間的事,並沒過多久,他記憶猶新。她的回答令他有點好奇。

「哈?我有說過嗎?面試說過在商場里賣過衣服?」她精靈的眸子轉了一圈,連忙笑道:「想不到你還記著呢。我是在縣城裡賣過衣服,不過時間很短,只有一個星期。而且,還是試用期,我後來不做了。」

「哦,這樣。是了,你一個人住嗎?」他想問她有沒有男朋友,不過換一種問法。

「沒有。你介紹一個給我吧。不過,我的條件很高的哦,要帥哥,要有錢的,要有好家族背景的。而且,他要對我好,聽我的話。」她笑道。

女人都想嫁金龜婿。

王小兵心裡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句。不過,這也是女人的共同特點,夢想著嫁高富帥,但結果是往往不如意,高富帥只能擇一,不能三點兼顧。何況,嫁了高富帥也未必就能幸福。

適合自己的才能性福。

「我怎麼樣啊?我也有這麼高,算不上富,也有點帥。中你的意嗎?」他笑道。

「你沒女朋友嗎?」她眨著明眸笑道。

「有埃」他如實道。

「三心兩意。你女朋友知道了會饒你嗎?你會為了我跟你女朋友分手嗎?」她連珠炮似的發問道。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不過,再現實的問題也沒什麼,就看心態如何。有人在乎,有人不在乎,有人看得開,有人看不開。絕大部分女人是看不開的,這才符合道德。只有少數女人是看得開的,那種女人一般有一個好聽的名詞:交際花。或者叫大眾情人。

大眾情人不是一般男人消受得起的。對於男人的花心,她們心理上承受得起。她們的行為,比妓女要名正一點,但到處與男人睡覺,那是她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普通男人難以接受她們的這種開放行為。

所以,找老婆也要根據心理能力來挑眩

王小兵不是個貪新棄舊的人,他也不想欺騙龍非,笑道:「我不會跟我女朋友分手。你想想,如果我會跟我女朋友分手,那以後我想去泡其他美女就會跟你分手。你說是不是。我會對我喜歡的女孩子負責任。不會半途拋棄她們。只要是我的情人,我一輩子愛她們。」

「耶,看不出你挺會狡辯的。」她又開始埋頭吃飯。

「那你覺得我說得不對嗎?像我這種真男人,才會說真話。我把心扉敞開,對你不設防。你想知道的,只要看我一眼,就清楚了。接受我,你會發現你選擇對了。」他悠然地吸著煙,盯著她靚麗的臉蛋。

「不,我不能接受。」她果斷道。

這是兩人第一次談情愛的話題。王小兵也沒打算三兩句便把她說服做自己的情人,只是想讓她知道自己對她有意思而已。愛情是需要慢慢培養的。她是自己的員工,有的是機會見面,有機會見面,就有機會增進感情,日子久了,情愫自然就濃了,到時水到渠成,就成為一對了。是故,他不急。

兩人沉默了一會。

她在專心吃盒飯。他則在靜靜抽煙。

煙霧繚繞里,他掃視一眼門口,看有沒有可疑人員在周圍走動。開業慶典那天,白光偉的人就想來這裡搗蛋過,但被早有準備的王小兵徹底粉碎了白光偉手下的鬧事計劃。如今,他與白光偉勢如水火,仇恨越來越深,彼此已開始短兵接觸了。他估計,不用多久,兩人之間都會發生大規模火併。

快刀被砍廢那件事,派出所也找過王小兵。

不過,有朱由略罩著,加上他自始至終都沒親自參加鬥毆,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現在什麼事也沒有。

與白光偉的恩仇到了這個白熱化的程度,王小兵就擔心「養生堂」還會被砸場,所以,他也叫了兩個手下在「養生堂」周圍經常轉來轉去,起到看風的作用。一旦發現有大批黑社會混混向「養生堂」衝來,第一,便立刻去報警;第二,即時打電話給自己。如果來者不多,他們就負責上來阻止對方的砸場行動。就目前而言,也只有這樣防禦了。

只有將白光偉連根拔起之後,這種危險才會消失。

所以,不把白光偉除去,王小兵也睡不安穩。江湖就是這樣,沒有憐憫,只有強橫,誰強大,誰就有話事權。沒有實力,那就只能被欺負了。

「如果有人來這裡鬧事,你要保護好自己。不用跟他們爭吵。」他忽然提醒道。

「你的仇人會來這裡鬧事?」龍非倒顯得很平靜。

「對。開業那天你可以看到的。有一幫人想來砸場,不過被我壓下去了。我估計他們還會再來。如果他們來了,你不要理他們,先保護好自己。我會處理這種事。」他盯著她,從她的臉上看不到驚慌,「你不用怕,他們一般不會傷害你,只是想來砸我的店,報復我。但憑我跟朱由略的關係,一般人是不敢來的,要來,也不敢經常來。」

「我沒說我怕埃」她顯出一種很鎮定的神色。

「我很欣賞你的膽量。」除了黑道的女人,他還沒見過其他女人膽子很大的。一般女人膽子都是比較小的,見了蟑螂哥都要大驚小怪的。

她嫣然一笑,端起菜湯喝了兩口。

「你是跟白光偉結了仇嗎?」喝完湯之後,她抹著嘴,問道。

「是埃你怎麼知道我跟他結了仇。」王小兵又點燃一支香煙,直視她的美眸。

「我聽外面的人說的。你們是什麼原因結了仇?聽說白光偉在黑道很有實力的。你能應付得來嗎?」她用手轉著圓珠筆,瞟了一眼王小兵,連忙移開視線,道。

「其實很普通的事。他的手下欺負我的朋友的老爸,我幫了我朋友。後來,他的手下又想來找碴,反被我揍了。就這樣,我跟他的仇怨越來越深。他要怎麼搞都行,我奉陪到底。」他半眯著眼睛道。

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從與她的聊天中,王小兵感覺她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孩子,她給人的印象就是很有膽量,聰明並且心理頗成熟,像一個見過大場面的人。

「今晚下班,能請我吃頓宵夜嗎?」她忽然笑道。

「可以啊,我九點鐘從學校過來,請你吃宵夜。你下了班,鎖好門,在這裡等一等我。」他爽快道。

「那我等你。」她微笑道。

看著這可人兒那迷人的笑容,王小兵真想立刻上去吻一吻她,不過,感情要慢慢培養。他感覺她有點心動了。自己是老闆啊,老闆泡妞,真過癮!他心裡得意地想道。

離開「養生堂」,他騎著摩托回東興中學。

「養生堂」是否成功,將直接決定王小兵將來是不是能成為富甲一方的大財主。現在第一間店開業了,還算順利,雖有些波折,但沒有倒下來。如果這間店成功了,那麼他就要到其他地方開分店。其實,他只要將第一間店的模式複製過去就行了,這是比較簡單的事情,他要開的就是這種連鎖店,讓世界每個角落都有自己的分店,那錢財就會滾滾而來了。

想到日後有可能成為地球第一富人,他就頗為興奮,哼著小曲,美美地幻想一回。

富翁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他不太清楚,不過,他知道只要自己有了錢,那就可買許多想買的好東西,不單是漂亮的車,遊艇,甚至私人飛機。

更重要的是,只要銀行帳戶的那串存款數字足夠大,就可保證一群嬌妻過上物質豐富的生活,再加上給予她們優渥的性福,就可過上真正幸福的日子。

這些不是虛幻的,而是可以實現的。

以他的藥丸的過硬品質與非同一般的功效,那將會非常受人青睞。就拿美容丸來說,女人都是愛美的,只要藥丸真的有效果,她們是不會吝惜那幾張鈔票的。這個世界只有兩種人,那就是男人與女人。女人佔了一半,除去老女人與小女孩子不怎麼消費,這部分人佔五六成左右,還剩下三四成女人是有消費意願的。再打個對摺,整個地球上三四成的女人的一半,也有四億左右。

再退一步,四億再打對摺,變成二億,世界如果有二億人在消費他的丹藥,那將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不用精算,只要粗算一下,就可發現那將是一筆利潤多麼誘人的買賣。金錢會將百川匯海一般,向他滾滾地涌過來。到了那時,他眼中的鈔票,就跟廁所里的廁紙是沒有差別的。

不出意外,他將必然成為大富翁。

不過,不是現在。

現在的他還是個經濟比較拮据的少年。人不可以藐相。又有多少個人能看出他將來極有可能成為地球上有名的富翁呢?縱使是算命先生,也不能掐指一算,推斷出他未來的人生會怎麼樣。

「養生堂」是他成為富翁的基石。

而丹藥又是他的核心利益。如今,他還沒修鍊到中級三昧真火,還處於初級三昧真火的水平,能煉製的丹藥不多。他已成功掌握了煉製美容丸、除穢丸與健胃丸三種丹藥的技術。品種少了些,但都是精品,拿得出手,一樣能賺錢。

他每天都有修鍊三昧真火,雖有要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的跡象,但就是突破不了。

不過,他感覺不用多久就可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

到時再花些時間來研究一下中級丹藥的葯料配合比例,一旦掌握了,那就相當於擁有了印鈔機,暴富將是自然而然的事。

丹藥的種類越多,「養生堂」的底子越厚實。顧客選擇就越多。

自從東方鎮工商所所長余至海來「養生堂」執法過一次之後,王小兵就深深體會到,如果自己不搞到藥品經營許可證,那日後在其他地方開分店,終究又會遇到這種問題。這是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要是不重視,將來被人抓住這個問題大做文章,那就有可能被連根拔起。

現在,他又沒有能力搞到藥品經營許可證,幸好店鋪是在東方鎮里,通過一些人際關係,他還能保住自己的店鋪。以後會發生什麼情況,他也不清楚。他只想盡量通過關係,請人幫自己辦一個藥品經營許可證。

只有把證件辦齊了,到其它地方去開分店,才沒那麼容易被搞倒。

可是,他的家族背景並不強,不像那些二世祖,一出生,便有雄厚的背景,想辦個什麼證,很輕易就能辦到。像他這種普通的平民,上輩沒認識什麼權貴,到了他這一代,也沒認識什麼權貴。

這麼一來,想通過關係辦點事情,根本找不到幫忙的人。有時,想送錢都沒地方送。

他有一種很迫切需要:想結識多些權貴,為自己未來的事業打下堅實的基矗

以他現在的情況,想要結識權貴的最直接途徑就是多結識權貴女人,送她們一些丹藥,跟她們做朋友,這是一條很有效的方法。只要跟權貴女人打好了關係,那要辦些什麼事情,就有了送禮的地方,送了禮,事情就容易辦成。

所以,他倒很想認識華龍縣的上一級地級市南夏市葯監局局長的夫人或女兒,如果那位局長有女兒的話。

不過,沒人介紹,很難接觸到她們。但只要想去結識她們,到南夏市去打聽打聽,便知道葯監局局長家裡的情況,從而便可施於手段結識一番,從中弄一張藥品經營許可證。

他想要把「養生堂」開遍地球每一個角落,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胡思亂想之際,他已回到了東興中學。在教室里上完了二節晚修課,王小兵就騎摩托再到小樹林的「養生堂」。

龍非已下班,將捲簾大門拉下鎖上了,正站在門口等王小兵。別看她身材只有一米六三左右,但頗為勻稱,十分好看,加上俏麗的瓜子臉,給人一種小巧玲瓏而不泛美人靚麗氣質的印象。

「你想吃什麼?」王小兵問道。

「隨便,你作主。」龍非舉止得體,很有活力,給人一種精神飽滿,對生活充滿自信的感覺。

「上車,到星記大排檔吧。」

……

王小兵是星記大排檔的老顧客,去慣了那裡,也不想到別的地方去吃夜宵。到了那裡,要了一副座位,點了菜肴,連吃邊聊。

「今天有多少人來訂貨?」一般是今天訂貨,明天來拿貨。他現在經常要在夜晚趕貨出來。

「有幾個人,好像不是七個就是八個,一個是要兩粒健胃丸的,其他的都是要美容丸的,一共要三十粒。」龍非微笑道。

「明天中午我把兩種藥丸帶給你。」

「為什麼不把各種藥丸擺放在店裡呢?那樣,客戶想要,就可立刻給他們。這樣不是更方便嗎?」

「並不是我不想埃你要知道,這些保健藥丸還沒配製出來。晚上回去配製好才有。」

「那你晚上還要配製藥丸,不是沒時間睡覺?」

「有。」

王小兵笑了笑,以他現在的熟練程度,想要煉製幾十粒藥丸,並不用多久,至多花一兩個鐘頭也就夠了。要是他修鍊到了中級三昧真火,用中級三昧真火煉製初級丹藥,那更省時。

將一綹秀髮撩到耳後根,龍非豎起一個大拇指,贊道:「你真了不起!你現在還讀高中,就已經有自己的店鋪了,太讓人羨慕了。」

「你羨慕嗎?」他笑道。

「羨慕埃」她帶點嗲聲道。

「想做老闆娘嗎?」他壓低聲音道。

「不例努了努紅唇,鵝蛋臉爬上了一層紅潮,低著頭,只顧著吃瘦肉粥,時不時掀起眼瞼,偷瞥一眼王小兵。

王小兵臉不紅,耳不熱,爽朗地笑著。他經常對美女說甜言蜜語,有時也會被白眼,但早習慣為常。泡妞,臉皮不厚又怎麼行呢?

兩人吃了一頓溫馨而曖昧的夜宵,吃完夜宵,龍非笑道:「能送我回家嗎?」

「可以啊1這正是王小兵想要的,居然對方自動提出來,那再好不過。

「那先謝謝了。」她坐上了他的摩托後座。

「你住哪裡?」他回頭,藉機朝她豐滿而堅挺的酥胸瞥了一眼,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暗忖今晚有機會好好攀登一番。

這是她暗示今晚要與自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嗎?難道月老幫忙,今晚就把她嫩嫩的身子得到了?

心裡這麼一想,他整個人興奮起來。

「你知道那間旺記麵包店吧?就從它旁邊的小巷進去,第三座出租屋就是了。」她甜聲道。

「好,坐穩了。」他要急著把她送回家,省多點時間來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畢竟,一個夜晚也沒多久時間,得惜時如金。

六分鐘之後,便到了龍非租住的地方。那裡只有一盞昏暗的路燈,白慘慘的,讓人想起鬼片里的那種陰森環境。周圍的電線很凌亂,像蜘蛛網一樣連家結戶。

這是關鍵時刻,要是她叫自己上去坐一坐,那必定就是那回事了!

王小兵停了車,露出有史以來最陽光,對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道:「你住這裡嗎?幾樓啊?」

「四樓。」她從包包里掏鎖匙。

但她沒有照王小兵所想的那樣招呼他到家裡坐坐,只顧著開一樓的大門。她很麻利地開了門,按亮了樓梯燈。

王小兵心頭涼了一截。

「上去坐一會吧。」她突然轉過頭來,笑道。

「好啊1王小兵求之不得,連忙下了車,把摩托推進樓梯間里。

關了大門,二人上了樓梯,到了四樓,看著龍非開門,王小兵已有些迫不急待了,盯著她那渾圓的美`臀,盈盈一握的纖腰,想象她嬌軀每一處的勝景,只要她再暗示一下,那他就準備出擊,用自己強大的武器獎她變成神仙姐姐。

門打開之後,他跟了進去,但裡面一片昏暗,只有路燈淡淡的光線從窗口透進來,依稀能看到小客廳里簡單的家什。這一剎那,他心頭湧起一個怪誕的念頭:進了陷阱嗎?

「不好意思哦,這燈壞了。你幫我換一下燈泡,好嗎?」龍非的發嗲讓人骨軟。

「行,沒問題。新燈泡在哪裡?」王小兵立刻充滿了自豪感,幫助美女,那是男子漢大丈夫應當做的事情。

「喏,這裡。」龍非走進室,開了燈,拿出一個新燈泡,遞給他。

接過燈泡,掇過一張椅子,放在小客廳的燈座下,借著室的燈光,站在椅子上,把舊燈泡換了下來。

「好了,開燈看看。」他從椅子上下來。

小客廳里霎時間大放光明,有什麼傢具都一目了然,傢具很簡單,除了一張小方桌子與三把椅子之外,就是牆角還有一堆鐵條,經過王小兵的仔細研究,估計是陸架床的零件,還有床板也倚牆豎放在那裡。

「老闆,能不能幫我把這陸架床搬到樓頂那裡呢?」龍非嬌聲道。

「好1上帝說了,被人打了左臉,就要把右臉伸過去讓人再打。既然做了一回苦工,不在乎再多做一次,反正待會要賺回本的。現在就相當於做一次熱身運動。

於是,他顯出男子漢的力量,來回走了三次,終於把那張陸架床的零件與床板搬上五樓樓頂的遮雨棚里了。

下來之後,身上出了微汗。

「老闆,你人真好!來,喝杯水。」龍非熱情招呼道。

「這種小事情,不用客氣。」他目光在她曼妙的身子逡巡,本來就口乾舌燥,現在更是口水都幹了,連忙喝了半杯溫水,才感覺舒服了一點。

「老闆,你是怎麼配製那些藥丸的呢?你是跟家裡人學的,還是拜過師父學的?」龍非在一旁坐了下來,好奇問道。

「我家上幾代人是赤腳醫生,遺留下很多醫書,我全部看過了,從上面發現一些配方,就學著配製,就是這樣。」他胡謅道。

「什麼時候讓我看一看你配製藥丸,好嗎?」她裝出一副迷人的嬌態,嗲聲道。

女人,最得意的就是撒嬌了,只要在對自己有意思的男人面前撒嬌,那經常會得到男人的加倍疼愛。

王小兵就想答應她的要求。可是,他是在玉墜里煉製丹藥的,不能帶她進去,一旦被她知道了這個秘密,那日後可能會泄露出去,如果自己的秘密公開了,那也就是自己置身於永遠危險之中,直到自己交出玉墜,或者被殺死,危險才會消失。

這麼嚴重的後果,王小后可不想看到。

是故,再漂亮的女人想要看自己配製藥丸,他都不會同意的。

不過,他又想得到龍非的身子,一口拒絕,那會傷她的心,伸出一隻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拍了一下,笑道:「行是行,不過現在不是時候。等我們關係再進一步的時候,再說。」說罷,又撫摸了一下。

他能明顯感覺到她肉跳了一下。

但她很快鎮定下來,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道:「答應我嘛,好嗎?我們的關係還不夠好嗎?」

「哈哈,現在不行。等到以後時機成熟了,我再讓你看。其實,就看你的了。」他越說越露骨,笑咪咪地盯著她

她猶豫了,俏臉通紅。她想在思索什麼,但很快便抽回了手,笑道:「你不肯就算了。我看了也沒什麼用。」

想不到她放棄了,王小兵微感失望,道:「真的不想看?」

「想啊,像你說的,等時機成熟了再說吧。是了,你明天還要上課吧?也不早了,該回去睡覺了。」她一本正經道。

「其實,在哪裡都可以睡埃」他笑道。

「我有點累,要休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她逐客了。

剛剛幫她做了兩件事,本來以為會有驚喜的報酬,結果卻是這樣,王小兵雖有不甘,但也不想霸王硬上弓,要是再賴著不走,那倒顯得自己沒接觸過美女一樣,於是,站了起來,喝完剩下的半杯溫水。

「那我走了,晚安。」他彬彬有禮道。

「晚安。有空過來坐。」她給他留下了懸念。

「嗯,好的。」與她揮手拜拜,他便下了樓,推出摩托車,自回東興中學去了。

明天下午還要到銅業中學去與銅業中學學生會的人打交道,爭取搞一次聯歡活動。以前,銅業中學的學生會曾向東興中學的學生會提出過,但一直沒有得到迴音,後來就不了了之。現在,東興中學的學生會又想與銅業中學的學生會搞聯歡,只好親自上門去拜訪他們,以表誠意。

這由王小兵帶幾個部門的頭頭走一趟。

對於其他人來說,去銅業中學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對於王小兵而言,卻是一次危險的旅行。因為白光偉是銅業中學的學生,那裡是那廝的地盤,去銅業中學,那就有可能遇上白光偉。王小兵與他是死對頭,見面就眼紅,會發生什麼事情,誰也說不準。

危險就擺在那裡。

可是,如果連這種正常的活動都不敢去搞,那也顯得太過膽小了。王小兵不是這種膽小的人。他是個敢作敢為的人。而他又跟白光偉約了戰,一般來說,在銅業中學校園裡,白光偉不敢下殺手。

根據種種判斷,王小兵感覺這次到銅業中學一行,多半是有驚無險。

是故,他決定到銅業中學去。

本來,這次都是東興中學學生會的人去銅業中學,不過,有一個人例外,他不是學生會的人,他叫謝家化。聽說王小兵要到銅業中學去,謝家化也要跟著去,他是個喜歡打架的人,感覺去銅業中學就能找些架來打,挺過癮的,比在教室里上課有趣多了。

下午二點半,王小兵帶著學生會各部門的頭頭們與謝家化,一起去銅業中學。

一行人,沒有誰比謝家化更興奮的了。他穿好了回力運動鞋,運動褲與短袖t恤,還暗中帶了一條鐵棍,分明就是準備去打架的。

「小兵,要不要叫多些兄弟們一起到銅業中學去搞一搞啊?」謝家化滿臉興奮,好像去拾金一樣。

「黑牛,記住,我們是去跟銅業中學學生會聯絡,準備搞聯歡活動,不是打架。你不要亂來。」王小兵道。

兩間中學相距不遠,不消二十分鐘的單車路程,便到了。

銅業中學有銅業公司提供經費,所以校園建設得比東興中學要更完善,更有現代化,地面都鋪了水泥,運動場是標準的形式,跑道是橡皮的,跑道里的足球場的草地非常平整,有專人修剪,不像東興中學的足球場,沒什麼綠草,有的只是黃泥地,晴天的時候,像一片沙漠。

不論是運動場,還是教學樓,抑或教學樓里的教學設備,銅業中學都要比東興中學的要好。

幸好,東興中學的學生還有點骨氣,在每次統考里,整體成績都沒有比銅業中學的差,大家是伯仲之間。

就是保安,銅業中學也比東興中學要多。銅業中學有四個保安,雖穿著制服,但四個人的實力加起來,其實也頂不上一個許勇。四個人兩班倒,好看一些。

銅業中學的大鐵門很高大,平時只開旁邊的小門。想進入裡面,得在保安室那裡作登記。

「你們的學生證呢?」單眼皮保安還以為王小兵一夥是銅業中學的學生。

「我們是東興中學學生會的,前來找你們學校學生商量搞聯歡晚會的事情。」王小兵不卑不亢道。

「你找學生會的哪個學生?」單眼皮保安問道。

其實,王小兵不認識銅業中學學生會的什麼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女生部的部長劉莎莎。於是,順口道:「我找劉莎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