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04章擺脫女人糾纏的好方法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氨聲,再一分鐘之後,她又「氨一聲,隨即,身子一軟,便暈了過去,滿臉的興奮之色。 「小兵,我作為旁觀者,現在才知道你真的是太利害了1杜秋梅又驚又喜笑道。 「梅姐,現在輪到你了。」王小兵下...

男人與女人一樣,性趣來了,那是擋都擋不祝

王小兵與桂文娟、杜秋梅都有一腿,見她們的神情,便知她們想要什麼了。一個女人的欲`火上來了,從她們的眼神與舉止都可窺知一二。她們的美眸秋波特別傳情,而且,聲音也會頗溫柔膩人。

何況,王小兵與她們激戰過多次,對她們在想要女人福利時的微妙變化也能捕捉在眼裡。

現在,他微微掃視一眼,就已看出她們正在如饑似渴了。

可是,桂、杜二女彼此之間不知對方也想要得到王小兵的滋潤,她們還道對方是晚上無聊睡不著,想跟朋友逛一逛,然後再回去睡覺。

兩女隱約感覺到對方與王小兵的關係非同一般,但都沒空詢問王小兵底細。她們聯想到王小兵的魅力那麼大,就會想到他有許多情人。桂文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正牌女友,而她還知道庄妃燕也不是他的正牌女友,這樣一來,杜秋梅也有可能是他的情人。

情敵還沒化干戈為玉帛的時候,一般相互之間都是瀰漫著競爭氣氛的。

「梅姐,一起喝茶吧。」他笑道。

「好埃」杜秋梅是這樣想的:等去喝完茶,再邀請王小兵到自己的家裡去,與他好好地雲雨一番。反正今晚不得到他的滋潤不罷休。女人一旦想要女人的福利,那她們也是會很頑強地堅持下去的。

殊不知,桂文娟的想法與她的一樣。

桂文娟本來是想只請王小兵到追風溜冰場後面的辦公室里,然後與他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鍛煉身體。想不到杜秋梅也要去,但想到待會她還是要離開的,心中的不快便消了一大半。

而且,時間也還不算太晚,朋友聚一聚,侃侃大山,也很正常。

王小兵剛跨上摩托,忽然見到前方不寬的街道有一群手執兇器的青年正在向自己這邊快速地奔過來,連忙拿出大哥大遞給桂文娟,道:「打電話給洪姐,要冼業勝帶些人過來,在溜冰場旁邊那塊空地上埋伏好,我隨後就去。照我的話去做。你開摩托,搭梅姐往後面走。我步行往左邊走。快。」

說罷,他已獨自一人往左邊的街道走讓不快,明顯是吸引那十幾個青年。

那群手持刀棍的青年之中,快刀就在其中。

桂文娟是道上混的人,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急忙搭著杜秋梅往後面的街道馳去,她也可叫些人過來幫忙,但王小兵吩咐的話肯定有其中的道理,她覺得按他的話去做就行,不想自作聰明,於是,到了溜冰場之後,立時打電話給洪東妹,要她派冼業勝帶人過來。

「喂,東妹嗎?」電話接通之後,桂文娟焦急道。

「是。怎麼了?」洪東妹聽出是桂文娟的聲音,但她知道這個大哥大是王小兵的,暗忖是不是兩人喝醉了酒,睡在了一起,桂文娟無意中撥了自己的電話。念及此一層,便有些不自在,聲音也比較冷淡。

「小兵被人追砍,他叫你派冼業勝帶人過來,在溜冰場旁邊那塊空地埋伏好,他就會過來與他們會合。要快,好多人追砍他!好像有二十人左右1桂文娟有些擔心道。

「什麼?小兵被追砍?誰敢砍他,我跟他沒完1洪東妹的聲音也變得有些焦急,但話音之中蘊含著七分關懷,「我現在就過去1

「你叫冼業勝來就行了。還不用勞煩你過來。這種小事,讓王小兵一個人鍛煉鍛煉也好。」桂文娟怕洪東妹過來了,待會自己就難以與王小兵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於是找了個借口,道。

「這也是。那我就叫冼業勝帶人過去1洪東妹早就有意培養王小兵。

「要快啊1桂文娟催促道。

……

……

這是緊急時刻,謝家化沒有大哥大,王小兵驟然間找不到他,其他朋友也一樣沒有大哥大,像占仲均只是有bb機而已,傳呼他也解不了燃眉之急,只能找洪東妹。如果是幾個人,他根本不會放在眼內,但快刀帶了差不多二十人來追砍自己,那不得不保護自己,先帶著他們在街上轉幾圈。

論到跑步,王小兵的能力絕對很強。

當年,在讀高中以前,他與謝家化經常與人打架,打不贏時也有逃跑的時候,跑得多了,自然就有這種能力了。他的出色的跑步能力是被逼出來的。很多新聞里說的某某天才是被逼出來的,他的也被逼出來的,只是此逼不同彼逼。但都是逼出來的。

半個鐘頭之前,快刀的馬仔在星記大排檔發現王小兵,於是便立刻告訴快刀,不出二十分鐘,便來了這一群青年,想要圍攻王小兵,以報前仇。

可是,他們就是追上不王小兵,追了三條街之後,還是跟開始一樣,被他甩在後面。

王小兵在前面走,不時還回頭激將道:「來啊!過來吧1

「他媽的,有種就過來打一架!你跑個毛!過來,我跟你決一死戰!他媽的,老是跑,沒種!過來1快刀恃著己方人多勢眾,吼道。

「你有種過來!我給點顏色你看看1王小兵招手道。

他與快刀一夥始終相距二十多米,不讓他們追上,也不把他們拋遠,因為他要好好收拾快刀。對於這種黑道的火併,他早已熟習,沒什麼好害怕的。反正他不會吃眼前虧。如果換了謝家化,估計早已抄起什麼門板或鐵棍之類的迎戰快刀一夥的。謝家化的腦袋是用來裝飾的,不是用來思考的。

快刀帶著人馬,就是追不上,氣得暴跳如雷。

就這樣,王小兵帶著快刀一夥轉了九條街,當快刀一夥累得要停下喘氣和時候,王小兵又走近些去刺激他們:「老子就在這裡啊,怎麼不來嘛。過來,我要跟你們打一架1

「今晚不砍你不罷休!兄弟們,追1快刀怒吼著,握著寒光閃閃的匕首,帶著手下狂追王小兵。

此時,王小兵估計冼業勝已帶人馬過來了,便引著快刀一夥向溜冰場旁邊那塊空地而去。

不消十分鐘,便到了溜冰場旁邊的那塊空地。四周空蕩蕩的,沒見人影,王小兵在想桂文娟到底有沒有打到電話給洪東妹,又或者打了電話,但冼業勝可能還沒來到。從見到快刀到現在,已過了大半個鐘頭了,估計冼業勝也應該來了。

「王小兵,今天看你能逃到哪裡去!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嗎,哼,老子承認單挑打你不贏,不過,老子帶了這麼多兄弟過來,看你能不能打贏!敢打我快刀,讓你死無葬身之地1快刀叫囂道。

那塊空地,另三面堆了許多建築用料,很難行走,只有一面能輕鬆出入。雖不是死胡同,但也有點死胡同的味道。

王小兵就想在這裡收拾快刀。不過,只憑自己,那確實辦不到。他不是李小龍,一人挑不贏十幾人。環視一圈,快刀一夥散成翼狀包圍著自己,慢慢縮小包圍圈,個個如臨大敵,小心翼翼地握著兇器正在迫近自己。

怎麼還沒來?

王小兵心裡有些許的焦急。

就在這時,忽然從溜冰場里湧出數十人,從後面沖了過來,霎時間反而將快刀一夥圍了起來,帶頭的正是冼業勝。

到此時,快刀才知自己中計了,驚呼一聲:「快逃1

快刀這廝的逃跑能力也是頗強的,應該也是被逼出來的。可是,想要全身而退,也沒那麼容易,加上他與手下追了王小兵九條街,力氣都快用光了,遇到冼業勝這支生力軍,哪裡是對手。

只聽一片慘叫,街道上刀光劍影,血水飛濺。

不消十分鐘,快刀一夥便被砍得血淋淋的,快刀的手筋腳筋都被砍斷了。場面之慘烈,一般人見了都會股慄。

這很血腥,但黑社會就是這樣,沒有最狠,只有更狠。

想要在黑道上混下去,不但要足夠狡猾,還得夠兇狠,黑道就是暴力的代名詞,沒有暴力就沒有黑道。

快刀一夥之中受傷不算重的就抬著快刀,連忙去醫院了。

追風溜冰場附近那幾條街道地面灑滿了鮮血,血腥味濃郁,讓人見了怵目驚心。

「要不要再追到醫院去砍他們?」冼業勝問王小兵。

「算了,已經夠他們受的了。回去幫我跟洪姐說聲多謝。」王小兵也不想搞出人命,畢竟殺了人,手尾沒那麼容易擺平的。

「那好,我回去了。」

砍完收工,冼業勝帶著人馬自回夜城卡拉oK廳去唱K了。王小兵則從容地走進追風溜冰場,尋找桂文娟與杜秋梅。

兩女替王小兵捏著一把汗,坐在溜冰場後面的辦公室里,暗暗為他祈禱。看到王小兵平安回來了,兩女心中的大石頭才落了地。

「嚇死我了,怕你出事。小兵,你沒傷著吧?」杜秋梅從頭到腳打量著王小兵,關心道。

「沒事,他們想圍攻我,還沒那個本事。快刀是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了。留他一條小命已給足了面子。」他要幹掉快刀,那是輕而易舉之事,不過砍死人,真正追起罪來,那麻煩挺多的。

不過,群架之中打死人,一般很難重罰每個人。

罪不罰眾。

這也是打群架的時候,混混們特別狠的原因,反正打殘打傷了敵人,縱使被捉到了,也坐不了多少年。不同於單打獨鬥,若是打死了對方,那罪就大了。打群架打死人,任判也判不了多少年。

何況,小樹林與山石集市一帶是朱由略的地盤,王小兵與朱由略的關係非常特別,只要不是滔天大罪,朱由略都能罩住王小兵。就拿今晚這次與快刀鬥毆的事情,王小兵完全可以推脫這重關係,就說自己不認識砍快刀的那些人,也一樣可以。

有人罩著,那就是不一樣。

這一場架,王小兵自始至終都沒有動手,只是動了腳,跑了九條街,最後終於收拾了快刀。在他十幾年的人生中,還是第一次遇到,真可謂刺激與驚險。他感到計謀與暴力結合在一起的巨大力量。

「砍了快刀,派出所可能要查,要不要躲一陣?」桂文娟問道。

「不用,這種小事,沒必要擔心。我跟冼業勝聊過了,他說儘管放心就是了。何況,是快刀追砍我,縱使真正論起道理來,我也屬於正當防衛,不會有什麼事。不要忘記了朱由略是站在我們這邊的。」王小兵喝了一杯鐵觀音,笑道。

要是一年前,遇到這種事,他會害怕,整晚都睡不著,擔心被派出所捉去,那不知怎麼才好。現在,他打完架,只有興奮,不會有什麼害怕。人見識與經歷多了,遇到麻煩事就會鎮定,不會慌亂。

人就是這樣,成長了,應付各種事情就鎮定了。

如今,唯一的就是白光偉這條背上芒,經過今晚這一險,王小兵更堅定了決心要將他剷除。到了這種時候,心軟,那就是對自己殘忍。兩人之間的恩怨越積越深,沒有化解的可能。

殘酷才是黑道的生存法則。

桂文娟與杜秋梅二女終究是女人,心裡還有點怦怦直跳,桂文娟還好一些,畢竟是道上的人,見過這種場面,杜秋梅不是道上的人,很少見到這麼血腥的場面,如今,一顆心還狂跳不已,臉色煞白。她是關心他。王小兵見了,倒有些歉意,笑道:「梅姐,謝謝你的關心。」

「咯咯,我也幫不了什麼,只能在心裡幫你普嫻模挺嚇人的。我就怕你出事。」這種情況之下,杜秋梅的真情流露出來,勉強淡笑道。

「你這套衣服是新買的嗎?很好看啊,這花紋也挺好看的,料子也挺柔軟的。我喜歡。」他邊說邊伸手在她的大腿上輕輕愛撫一下,假裝是在欣賞她的褲子。

杜秋梅雖與他做過多次的快活體育運動,但有桂文娟在場之下,也不免會害羞,這時被他那高超的太極掌撫摸得打了個大大的激靈,拿眼瞟了一眼桂文娟,俏臉刷地紅了,尷尬道:「是的,上星期才買的。咯咯……」

桂文娟見了這曖昧的一幕,倒有些吃醋了。

女人一嫉妒起來,那可是會當場翻臉的,桂文娟以為王小兵是現場泡杜秋梅,心裡憋著一股氣,重重咳了一句,冷笑道:「王小兵,你怎麼這樣子摸人家呢!人家也是會羞的。我看了都過意不去。」

「哈哈,我只是摸梅姐的衣服,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他笑道。

發窘的杜秋梅訕訕道:「他是個性情中人,不要計較,我也沒什麼損失,小兵啊,不過,以後別在大庭廣眾之下摸其他姑娘,人家會不喜歡的。」

「我知道。」他笑道。

三人沉默了一會,氣氛曖昧而尷尬。

關鍵就在於桂文娟與杜秋梅不知對方都與王小兵有一腿,她們兩人還道只有自己與王小兵有肌膚之親,因此,都不敢在對方面前顯出對王小兵的愛意。這就造成了一種彆扭的情景。明明都是欲`火焚身,卻都裝著一副毫不動情的樣子。

「唉,跑了一晚上,雙腿累死了,兩位好姐姐,幫我按摩按摩,待會我也幫你們按摩一下,怎麼樣?」說著,他趴在了沙發上,等待美人上來給自己放鬆緊繃的肌肉。

他這番話,有兩層意思,其一便是真的希望她們給自己按摩,待會還要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精神不足,那可不行;其二便是暗示自己與二女都有非同一般的關係。

「你看,這人就會佔我們的便宜。」杜秋梅比桂文娟要聰明,已聽出了弦外之音,「我們就幫他按摩一下吧。看他累成這樣子,我都覺得心疼。」

「那便宜他了。算了,他叫我們好姐姐,也配得起這份享受。」桂文娟是心疼他,想到晚上還要與他快活,要是他太累,那難以發揮出水平,於是,便也同意了。

下一秒,兩女分左右給他按摩大腿。

王小兵闔上眼瞼,盡情享受兩女不正規的按摩手法,暗忖如果每晚都有情人給自己按摩放鬆,那就美妙之極了。那種被揉的感覺,真的很舒服。

十數分鐘之後,追風溜冰場要打烊了,搖滾音樂停下來之後,四周便安靜了很多。

年輕人,只要休息一下,身上的疲勞便消褪了。只半個鐘頭,他便渾身舒爽了,精力也恢復了七八成。翻身起來,笑道:「多謝兩位姐姐關愛,現在,作為禮上往來,就由我幫你們按摩一下吧。我聲明,我的按摩手法是我創造的,可能有不周到之處,還請見諒。」

兩女相視一眼,明顯是不習慣被對方看到自己給王小兵動手動腳的,都站著不動,笑而不語。

王小兵覺得自己要是不主動打破這層尷尬,那恐怕難以成事,於是,笑道:「你們快坐著,我也幫你們按摩一下大腿。時間不早了,待會還要休息。太晚休息不好,對健康有害。來,梅姐坐這邊,娟姐坐這邊。」

「我才不用你按摩呢。」桂文娟含笑道。

「對啊,不用那麼客氣的。大家那麼熟,計較那麼多幹什麼。」杜秋梅也道。

可是,王小兵拉著桂文娟的雙手,將她按坐在沙發上,然後,又同樣讓杜秋梅坐在同一張雙人沙發上,這時,他施展出最精純的太極掌,左手落在杜秋梅的滾圓大腿上,右手落在桂文娟滑膩的大腿上,左右開弓,給她們按摩。

「矮」二女哪裡抵擋得住他功力高深的太極掌,一起發出一聲誘人的春音。

王小兵聽了,比吃了春藥更起勁,雙手揮動的頻率越來越快,盡情揮灑,意欲一招將她們的性`欲提起。

二女雖微有尷尬,但都坐著不動,任由他一雙靈巧的手在她們的大腿上施展太極掌,一副享受的神態。

剎那間,室內頓時充滿了「啊氨的春音,極為撩人。

「小兵,你真會按摩」桂文娟醉眼半眯,一副醉眼迷離的樣子。

「太舒服了。」杜秋梅也贊道。

二女呼吸也變粗重了,相互瞥了一眼,見對方那春`情蕩漾的神情,既有二分嫉妒,又有三分驚訝,想不到對方會同意讓王小兵揩油。

如果不是早有一腿,哪裡會有這種情景出現?

杜秋梅恍然大悟,便明白桂文娟也是王小兵的情人,至此,她才真正放下了思想的包袱,準備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她是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不要求什麼,只希望他能經常給自己一些精華,安慰安慰自己,那就行了,至於他有多少個好妹妹,多少個好姐姐,她是不在乎的。雖會有一點吃醋,但很快便會忘記。她覺得這樣做女人才算明智。

懂得糊塗的人才會得到快樂的生活。

王小兵的膽子越來越大了,隨即,坐在了二女中間,一手摟一個的纖腰,吻一口桂文娟,又吻一口杜秋梅。

三人都欲`火焚身了。

此時,桂文娟才感覺王小兵與杜秋梅是有一腿的,嬌聲問道:「你們做過嗎?」

「做過。」王小兵坦承道。

「你們也做過嗎?」杜秋梅也笑道。

「做過。」還是王小兵來回答。

至此,二女都明白是怎麼回事,起先,還害羞被對方看到自己與王小兵調情,如今,都不在乎了,反證都是放得開的人,特別是桂文娟,她早已與其他女人一起分享過王小兵。她比杜秋梅還要開化。

隨即,三人顛鸞`倒鳳起來。

一晚要御服二女,對於王小兵來說,那並不是一件難事,以他的能力,一晚御十女,都能滿足她們。二個,他完全可以使她們飄飄欲仙。

三下五除二脫了衣服,三條赤裸裸的身子在劇烈地扭動。

桂文娟看了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自嘆不如,笑道:「梅姐,你的波好大!嚇到我了,好大埃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1

「誒,天生的。咯咯。你的也不小埃」杜秋梅禮上往來,也回贊了一句。

「你們身子都很棒1王小兵下面已雄赳赳,氣昂昂,一柱擎天,有一種要征服天下女人的英雄氣概。

「咯咯,他的那裡也超大1兩女齊聲笑道。、

「兩位好姐姐,來吧1王小兵不再客氣,扛起桂文娟的兩腿,以自己成名以久的「老漢推車」進入了她的身體。他以猛虎下山之勢,在她的嬌軀上馳騁,這是一場盛宴,他感到非常滿意。他的每個細胞都充滿了幹勁,一旦大動起來,力量源源不斷湧向老二,從而開發她的隧道。

還沒上場的杜秋梅見到桂文娟被王小兵撞得四肢百骸劇烈地顫動,倒吸一口涼氣,想到待會輪到自己,是否能抵擋得住,那還是未知數。

「噗噗」聲響徹室內。

在王小兵的猛力進攻之下,不消七分鐘,桂文娟便俏臉溢滿了紅暈,檀口微張,哼出柔軟的「啊氨聲,再一分鐘之後,她又「氨一聲,隨即,身子一軟,便暈了過去,滿臉的興奮之色。

「小兵,我作為旁觀者,現在才知道你真的是太利害了1杜秋梅又驚又喜笑道。

「梅姐,現在輪到你了。」王小兵下面還是那樣雄壯,閃耀著王者的光澤。

「咯咯,要輕些」杜秋梅嬌聲道。

「沒事,我會弄醒你的。」

「別嘛」

杜秋梅倒在沙發上,王小兵強壯的身體壓了上來,雙手抱著她的雙腿,以一招「抱虎歸山」進入了她的體內。那一剎那,他感覺自己被一股溫暖的肉感所包圍了,非常過癮。於是,他一邊攀登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一邊在她胯下開鑿隧道。

他功力深厚,每向前挺一下,都是那麼的到位,那麼的力量雄渾,那麼的精準,絕對是一位行家才能做得到的絕藝。

不消十分鐘,杜秋梅下面便火辣辣起來。

「輕,啊,輕……」她求饒道。

「別怕,我讓你成神仙姐姐1王小兵一鼓作氣,不願半途而廢。

隨著他越來越強勁的進攻,那「噗噗」聲越來越密,再過了二分鐘,饒是杜秋梅這種床上功夫不弱的美人,也頂不住了,發出一聲綿長的「氨音之後,便也興奮地暈過去了。

女人能被干到暈過去,也是一種福氣。

王小兵也微微喘氣,但精力依然充沛,看著沙發上兩條白花花的嬌軀,心裡十分自豪,這都是自己的藝術作品,讓她們擺成什麼樣子就擺成什麼樣子,這就是他的巨大魅力。小憩之間,點燃一支香煙抽起來。

二分鐘之後,他將煙頭丟進煙灰缸里。

隨即,掐桂文娟的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

「咦?她也暈了嗎?」看到杜秋梅赤裸著身子橫在沙發上,桂文娟訝然道。

「沒有,她只是想睡一覺而已。」他笑道。

「你真是太利害了1桂文娟嬌羞道。

下一剎,王小兵坐在桂文娟一條大腿上,雙手抱著她另一條大腿,以一招「醉漢搖櫓」,再次進入她的身子。這時,能感受到她身子頗為溫暖,好像快要融化他的老二一樣。

「小兵,你就輕一些吧。」她事先求饒道。

「不行,我是一個非常有責任心的人,一定要全力以赴。」他笑道。

「嗯,不理你了」她撒嬌道。

「我現在要利動了起來。

於是,他收腹提氣,蓄力在小腹,用力重重一挺,「噗」一聲,宣告二人正式戰鬥起來。他果然很有職業道德,作為一個開發商,他絕對不會弄虛作假,而是盡自己的能力去開發她的身子,將她身子的未知快活開發出來。

在他勇猛的衝刺之下,不消六分鐘,桂文娟又暈過去了。

而他,這時才算是剛剛做完熱身運動而已。渾身的力氣還沒消耗一成,下面還是鋼鐵一般的堅硬,並沒有頹弱的趨勢。他是男人中的戰鬥機,越戰越勇,女人們遇上,那是一種前世修來的厚重緣份。

桂文娟得到二次高潮之後,杜秋梅還沒醒過來。

於是,王小兵先在她兩座珠穆朗瑪峰上修鍊鐵爪功與柔舌功,盡情遊玩,唯一可惜的是現在沒鮮奶喝了。在他周到的侍弄之下,杜秋梅「嚶嚀」一聲醒了。

「矮,我居然暈了。」她自言自語道。

隨即,她又瞧見還暈在沙發上的桂文娟,笑道:「她還沒醒啊,要是不叫醒她,可能她今晚就這樣睡到明天了。」

「她已暈第二次了。」他笑道。

「不會吧?」杜秋梅倒吸一口涼氣,半信半疑。

「現在要輪到你暈第二次了。」他爬上了她嫩白的身子。

「矮,別弄暈我,讓我們一晚都在清醒下玩吧。我要知道過程。」她也要求饒了。不然,鐵定要暈過去。

「哈哈,這可不行。等把你們都變成神仙姐姐之後,我還要好好睡一覺。在天亮之前一定要結束戰鬥。」旋即,他吻著她的檀口,屁股一挺,便又進入了她的身子。

起先,他輕輕地一出一進,以最溫柔的方式進攻她。她就哼哼唧唧的,特別享受,時而還格格嬌笑兩聲。過了三分鐘之後,他開始發力,一招重過一招,那是高深的武功。這麼一來,她又頂不住了,由小聲的「啊氨變成了拉長的「氨,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頸,雙腿也纏在他的豹腰上,想以這種貼身的方式來使他進攻的頻率減慢。

可是,他乃是猛將,哪裡會被她束縛祝

只見他如出海蛟龍,下山猛虎,腰力爆發之強,實乃世上罕見。在他不停地扭動腰部的時候,他的老二則是以堅韌不拔的意志努力開鑿隧道。

「藹—」

只花了十分鐘,杜秋梅又興奮地暈過去了。

王小兵將她摟在懷裡,好好感受她的體溫。他所認識的女人之中,最有肉感的就是杜秋梅了。她一暈了,身子便如一團棉花,真的軟綿綿的,想怎麼揉`搓都可以,這是男人特別喜歡的。

感受了一番杜秋梅的肉感之後,又將她放在沙發上,再去弄醒桂文娟。

桂文娟悠悠醒轉之後,瞥見杜秋梅也還睡在沙發上,格格笑道:「她還暈啊?」

「她也是第二次暈了。」王小兵自豪道。

「不會吧?你……」桂文娟美眸瞪得大大的,盯著他下面那條又長又粗的傢伙,咽了一口口水,又驚又喜,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哈哈,準備接戰1他又爬上了她的嬌軀。

「老公,饒了我吧。」她下面微腫了,疼痛頗大。

「今晚可不行。」他拒絕道。

於是,他讓她雙膝跪在沙發上,雙手也撐在沙發上,形成馬狀,至此,他才從後面,雙手握著她的纖腰,屁股重重一挺,又進入了她暖洋洋的身子里。

這招正是大名鼎子騎驢」。

一番狂風暴雨的雲雨之後,約莫花了七分鐘,又將桂文娟弄暈了。旋即,又弄醒杜秋梅,將她弄暈……

……

激戰到凌晨四點多,王小兵才有點累了。

而兩位美人則是軟成了一灘爛泥,趴在沙發上,泉水汩汩,潤濕了沙發。她們下面都紅腫了,在得到快活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他強大進攻所帶來的痛楚。不過,相比較而言,還是快活多於疼痛。

王小兵摟著兩美人,讓她們分左右挨在自己的身上。抱著兩團軟軟的肉軀,使他興奮不已。三人都一身汗漬,閃著激情的光澤。

人生如廝,夫復何求?

三人就在沙發上抱成一團美美地睡了一覺,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人特別容易入睡。三人一覺睡到天亮,彼時已是早上七點多了。

王小兵還要趕回學校上課,左右掃視一眼兩位美人,笑道:「我回學校了。」

「嗯,別走嘛。」桂文娟雙腿夾著他左腿,雙手摟著她脖頸,嬌聲道。

「是啊,別回去了。」杜秋梅也用與桂文娟一樣的姿勢摟著他,笑道。

「老師會罰的。我該回去了。」他伸了個懶腰,在她們的紅潤臉蛋上各吻了一口,笑道。

不過,兩女緊緊纏著他,就是不讓他回去。

這時,他體力完全恢復了活力,以滿血的狀態存在,兩女想以螳臂擋車,那是不自量力。於是,他一側身,便壓奪了桂文娟的身上,也不用怎麼尋找,只憑老二那靈敏的嗅覺,便找到了她的正確山洞,「噗」一聲,便進入了。

桂文娟下面本來還痛,求饒道:「別,你回去吧。」

「哼哼,現在遲了。」他又大動起來,花了十分鐘,便將她弄暈了。

杜秋梅縮在沙發的一角,身子抱成一團,緊緊`夾著雙腿,怕他撲過來進攻,笑道:「小兵,快回去上課吧。」

他狡黠地笑著,像螃蟹一樣晃著膀子向她撲過去。她格格嬌笑著,在笑聲中,她被他壓在了下面。他輕車熟路地進入了她的身子,大動之下,使她既快活又疼痛。

杜秋梅堅持了十分鐘,便也暈過去了。

看著兩女平靜地躺在沙發上,呼吸均勻,王小兵穿上了衣服,出了辦公室,開大門,走出溜冰場,騎著摩托,回東興中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