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02章逼婚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余至海。 接了香煙,塗至海道:「這事有點麻煩。按法規來說,賣保健品,那肯定是要藥品經營許可證的。現在他沒這個證,我也不敢包庇他,上面查到的話,我就不好過。你也知道現在正處於打假風頭之上。上面盯...

十月八號那天,天氣晴朗,一大早,王小兵與謝家化在學校請了假,騎著摩托來到了「養生堂」。看著裝修完畢豪華而不俗的店鋪,王小兵心裡感到很欣慰。

籌備了這麼久,「養生堂」終於要開業了。

大門兩邊已擺上了朋友們送來的祝賀的花圈,喜氣洋洋,一片祥瑞。

王小兵早已買來了一封五萬響的鞭炮,準備好好慶典一下。燒鞭炮的任務就交給謝家化。從今天開始,他就擁有了一間屬於自己的藥店,只要「養生堂」做起來了,那財源就會滾滾而來。他要把「養生堂」推向全世界。

到了世界每個角落都有「養生堂」的那個時候,便是他成為地球上大財主的時候。

開業慶典定在早上九點。

各方來慶賀的賓客陸續而來,快到八點的時候,「養生堂」前面已人頭攢動,不下上百人。其中,一大半是美女,堪比選美大會,成為街道上一大亮點。鶯鶯燕燕的,嬌音縈繞,引人注目。不知底細的民眾,還道這裡將要開一間娛樂場所呢。

出席開業慶典的人之中,黑道上,以洪東妹勢力最強,白道上,朱由略答應到時來這裡逛一逛。張芷姍與張惠蘭也來了。

在這個世界上,不論開什麼店鋪,如果黑白兩道的關係不足,那日後都有可能惹來意想不到的麻煩。只有黑白兩道都掛足了關係,那就會八面玲瓏,遇事就能迎刃而解。

以王小兵這種年紀,能請到這麼多有頭有面的人前來慶賀,那已很不簡單。

看著在場的美人,王小兵暗忖這可是自己與一群嬌妻的聚會的大日子,實在難得。他真想當即大聲宣布:各位嬌妻,中午一起到君豪賓館吃午飯。

他的未來嬌妻們穿著打扮靚麗,風姿綽約,如春花秋菊,各擅勝場,美不可言。

單是這一群花枝招展的美人們,便吸引了過往行人的視線。使各位小色狼和大色狼都垂涎三尺,只是他們都清楚美人之中的洪東妹是什麼實力,還有王小兵是什麼實力,所以不敢隨便走近揩油,只能站在遠遠的地方過過眼癮,小小意淫一番而已。

想要泡到美人,沒有實力那是不行的。

君豪賓館的小當家古家豐「逃難」回來了,買了一個渡金的大銅牛送到「養生堂」,就擺在入門的右手邊的牆壁旁。銅牛披了金衣,閃閃發光,神態生動,栩栩如生。送銅牛,暗喻「養生堂」會有牛市,越做越興旺。

洪東妹送了一套組合真皮沙發,還有一幅鏡屏,上面草書八個金色大字「生意興隆,一本萬利」。

其他在經濟上有條件的朋友,要麼送花圈,要麼送花籃,經濟上沒條件的,就送祝福。不論送什麼,只要能來慶賀,王小兵都熱烈歡迎。像蕭婷婷、董莉莉這些學生,身上沒什麼錢,也就只能送祝福。他把她們看成自己未來的嬌妻了,嬌妻不用送什麼,能到場就行了。

東興中學除了有學生前來慶賀之外,還有老師與校長。老師就是蘇惠芳、姚舒曼與張靜,校長便是張萬全了。

如果不是正當上課時間,就東興中學,都會有許多學生前來捧場,他們沒什麼好送的,來這裡站站隊,拍拍掌,做一做熱情的觀眾,王小兵也會高興的。

這是奇。

張萬全校長的地位岌岌可危,暫時與嚴錫山僵持著,分不出勝負。他現在的靠山就是林帶喜的那個在縣教委的親威,而林帶喜與王小兵相熟,是故,他要跟王小兵搞好關係,雖還不到稱兄道弟的境界,但也相當於哥們了。他還偶爾暗示王小兵泡林帶喜,最好結婚。中學校長支持學生去泡妞,這可能是史無前例的奇事。

但張萬全出於自身的目的,他確實這樣做了。

蘇惠芳是早知道王小兵認識很多美女的,而姚舒曼則還是第一次。當她來到「養生堂」時,見到美女如雲,不禁嘆為觀止。論身材,有比她更火辣的,論面貌,有比她更漂亮的。她悄悄問蘇惠芳:「這些女人是王小兵的什麼人?」

「情人。」蘇惠芳戲謔道。

但姚舒曼並不懷疑。她忽然感覺到王小兵太利害了,居然可以泡到這麼多美人,既有點恨他多情,又有點佩服他的能力。普通男人是不可能泡到這麼多美妞的。這是她的觀點。只有男人的魅力越大,才會越能吸引美人。由此推測,王小兵的個人魅力確實非同一般。

女人就是這樣,沒魅力的男人,縱使單身,她們也不怎麼喜歡。有魅力的男人,身邊有許多美人,她們卻還要去追求。

好的東西,誰都想得到。

有魅力的男人,女人們都想得到。

今天的開業慶典,其實也是王小兵的未來妻子和情人的見面交流會。

像杜秋梅、張靜這些三十左右的女人,都清楚自己是難以做王小兵的妻子的,所以,放下姿態,保持平靜的心境,退一步求其次,這一生只要能做他的情人便滿足了。像蘇惠芳、董莉莉這些黃花閨女,則是準備做他的妻子。而且,她們也具備足夠的實力。

聰明的女人討男人歡喜。

在場的女人,不論是少女還是少婦還是成熟御姐,都有自知之明,並不逾越本分去爭奪王小兵,該在什麼位置,她們就呆在哪個位置。她們知道他會給自己女人福利的。

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場面風光,但也潛伏著危險。

王小兵算是半個黑道人物,他的仇家也不少,但真正敢對他動手的也不多,數來數去也就那麼一二個。在這種喜慶的日子,最容易引來仇家鬧事,本來喜喜慶慶的,給人一搞,變得掃興之極,那意頭都不好。就目前來說,敢來這裡搞事的只有白光偉。在開業的前兩天,王小兵就讓謝家化去招集人馬。未雨綢繆,他有這種能力。

今天早上,在「養生堂」周圍,除了有一些普通的民眾圍觀之外,還有就是王小兵叫來的道上的人,裝扮成一般人,混在街坊裡面。不知就裡的人,一般看不出端倪。

而且,除了他的人馬之外,還有占仲均的人馬,洪東妹的人馬,加起來快到二百多人,三五成群散落在街道周遭,實力強大,不容小覷。這等陣勢,就是白光偉親自來砸場,也難以成功。

其實,沒幾個人敢來鬧事。

王小兵是預備白光偉會叫人來這裡砸場的,做好準備,先布下人馬,要是他敢來,那就擺平他,絕對不給他機會砸常

不知底細的人,看到這麼多人圍觀「養生堂」的開亞慶典,都感覺好奇,也都佇足來觀看。這也相當於一種宣傳手段。他們不知道這裡危險重重,要是他們知道周遭二百多人都是打手,準備血戰一場的,估計他們會嚇得發抖。圍觀是國民的優良傳統之一。在哪裡都能見到這種只看免費真人戲劇的人群。他們只注重看,至少事件本身是好還是壞,他們多半是不管的。

其中不少人也是被這裡的眾多美人吸引來的。

開業日子與時辰都是叫看日子的先生選擇出來的。王小兵是個無神論者,可是,他也免不了這一套。縱使他不想走這一套流程,可是,家人與朋友都勸他要注重日子的好壞,還說某某人新屋進宅不選日子,結果,家中的人一個個死去,有了這種恐怖的例子,王小兵也就順從眾人的意志,請地理先生選了個好日子開業慶典。

據地理先生說,十月八號這天是百年來少有的好日子。

王小兵喜歡他這句拍馬屁的話,給了他一百塊酬勞。這出乎地理先生的意外,又補說了許多好話,算是不辜負這一百塊的酬謝。

早上九點開業慶典,也是符合迷信需要的。

在就快舉行慶典的時候,果然有十數青年從人群里擠了出來,向「養生堂」這邊涌了過來,看他們那種很沖的勁頭,便可猜出他們來意不善。十數個人,可以來掀翻花圈、花籃,甚至砸碎一些店裡的東西。

可是,莫說十幾人,就是來一兩百人,王小兵也不會放在眼內。他已準備叫謝家化去招呼那十幾強壯的青年。但洪東妹微笑著說:「今天是你店鋪開張的大日子。不用你勞煩,你只管做你的事就行了。我會幫你擺平。」

「多謝洪姐。」他相信這位干姐的能力。

隨即,洪東妹向冼業勝招手,等他過來,便小聲交代了幾句。

「有人要來這裡撒野,你帶人去陪他們玩玩,不要在這裡玩,帶到遠處玩吧,要叫他們懂得以後不能隨便去人家的店鋪鬧事。」洪東妹淡淡道。

「知道。」冼業勝領命而去。

眼看那十幾個青年快要涌到「養生堂」的前面,估計是要掀花圈與花籃。不過,他們的陰謀沒有成功。

洗業勝帶著數個打手朝那十幾個青年迎了上去,同時,雙手向周圍的「觀眾」招手,讓他們過來開工。晃眼間,便有數十人疾衝過來,將那十幾個青年圍了起來。那十幾個青年臉色驚駭之極,每一個都被三四個人裹挾著朝外走去。在外人看來,冼業勝一夥與那十幾個青年是相識的,只是過來匯合的。現在好像要去什麼地方辦大事一樣。

彈指間,那十幾個青年便被架走了。

剛剛起了一點漣漪,便平靜下去了。一切又回復了正常。這麼驚險的一幕,就那麼輕描淡寫地遮掩過去了。

周圍的普通民眾也看到了那短暫的一陣騷動,還來不及弄明白是什麼事,一群青年便拐進了街道的小巷裡。在小巷那裡的僻靜地方,正在進行一項別開生面的助人為樂運動——幫助別人成為胖子。幾十人幫助十幾人變胖子,這項壯舉,值得記念。

九點正,開業慶典正式開始。

謝家化點燃了鞭炮。

「砰砰……」

響亮的鞭炮聲宣告王小兵的「養生堂」正式誕生了。一地的紅紙,代表著吉祥與好意頭。

來捧場的美女們,都買了美容丸,數百粒美容丸一下子就銷售完了。

眨眼間,便快到早上十一點,王小兵正要帶大家到君豪賓館吃午餐。這時,工商所的專用車停在了「養生堂」的前面。幾個穿制服的工作人員下車,走進了店裡。為首的是一個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看他面相,就跟余光中有八分相似,不用問姓名,也能猜到他便是余光中的父親。

「誰是這裡的負責人?」余至海問道。

「我,什麼事?」王小兵排眾而出。

「你這間店有沒有營業執照?」

「有。」

「拿來看看。」

隨即,王小兵將個體經營營業執照拿給余至海。他只有這個執照。其實,賣藥品是需要藥品經營許可證的,這個,王小兵沒有,他也辦不到。唯一沒想到的就是會有工商所的人來找碴。驟然間,他心裡往下一沉,暗道有點不妙。

余至海隨意看了一眼個體戶經營執照,又問道:「你這間店是賣什麼的?」

「保健品。」王小兵道。

「那就是藥品,你單有這個體戶經營營業執照是不能賣保健品的。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吧?」

「沒有。」

「那你先搞到藥品經營許可證再開張1

看著余至海那嚴肅的面孔,王小兵想給他一拳,他也知道余至海在這裡聒噪多半是由於余光中的唆使。余至海是以政府的名義來找碴,真的奈他不何。跟他硬扛,那就相當於挑戰政府。不過,在場的,也有白道的朋友。

朱由略便是其中一個,他主要是看在洪東妹的面子上,才來這裡的,但也是過來逛一逛,剛來到這裡,就遇到了這件事,不站出來說兩句,又過意不去,於是便站了出來,笑道:「你好,我是小樹林派出所的所長朱由略。」說著,遞了一支香煙給余至海。

接了香煙,塗至海道:「這事有點麻煩。按法規來說,賣保健品,那肯定是要藥品經營許可證的。現在他沒這個證,我也不敢包庇他,上面查到的話,我就不好過。你也知道現在正處於打假風頭之上。上面盯得緊。」

「慢慢辦也是一樣的吧。」朱由略道。

「還是辦好之後再賣就比較好。對他,對我,都是一件好事。不然,這次沒事,下次再查到,那也要封店的。」余至海錦里藏針,是準備不給面子了。

至此,局面有點僵住了。

這時,張惠蘭走了出來,微微昂著頭,笑道:「你好,我丈夫在縣工商局裡工作的,你可能認識他。」

余至海打量一眼張惠蘭,暗吃一驚,暗忖:她說的是真的?這可不妙。他也怕得罪上面的人,於是笑道:「可能認識,他叫什麼名?」

「林國鋒,你認識吧。」張惠蘭淡淡道。

「噢!是我們的局長!當然認識1餘至海大吃一驚,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用懷疑的目光瞟了一眼張惠蘭。口說無憑啊,單憑說一個人的名字,那也不能太相信。要是有人說了一個主席的名字,要是信了,那不得嚇得流尿?

張惠蘭也看出他是什麼意思,於是用王小兵的大哥大撥了一個電話。

一會,接通了,她道:「鋒,我在東方鎮的朋友的一間新店裡,這裡一位所長想跟你說兩句。」

說著,把大哥大遞給了余至海。

余至海接過來,一聽,果然是林國鋒的聲音,連忙笑道:「林局長,沒什麼事,我會辦妥的。」

又說了兩句閑話,便把大哥大遞給了張惠蘭。隨即,尷尬道:「這樣吧,你以後慢慢補辦藥品經營許可證吧。我還要到其它地方去辦點事,先走了。」

「喝杯茶再走吧。」王小兵挽留道。

「下次吧,現在真的有點事。」余至海夾著尾巴,帶著幾個手下,連忙上了車,旋風一般溜之大吉。

一場小波折就平息下來了。

在場的人,就連洪東妹與朱由略,都暗暗驚嘆王小兵這小子居然還認識縣工商局的領導,真是不可思議。洪東妹也更加堅信自己的眼光不錯,她老早就覺得王小兵不是池中物,將來必有一番作為。

「朱所長,蘭姐,多虧您們出面幫忙,要不就給他難住了。」這件事,朱由略其實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張惠蘭解決的。

「大家朋友,說這個沒意思。朋友有困難,我們就得全力相幫,這是應該的,不用那麼客氣。」朱由略擺了擺手,「我走了。」他有點沒面子,便回派出所了。

中午,王小兵請來慶賀的賓客到君豪賓館吃飯。他請客,古家豐買單。

美女就坐滿了三桌,看著這些各具韻味的美人,確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王小兵在想:要是一晚上能將她們都征服,那將是一件多麼自豪的事情。

洪東妹與王小兵有密事相談,兩人要了一間包廂,單獨吃飯。

以往,每每在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的時候,洪東妹便會在情愛方面有所暗示,如今,王小兵就等著她向自己拋媚眼,他已做好了準備,隨時向她貢獻自己的精力。不過,進了包廂,到上完菜,也不見洪東妹所有表示,王小兵倒有些許的失望。兩人認識一年多了,彼此算比較了解。洪東妹之前向他暗示過幾次,沒能使他屈服自己的石榴裙下,想到再多挑逗一次也沒什麼意思,是故,便不像往時那般用色引誘他了。她清楚,只要關心愛護他,日後遲早兩人會在一起,不急在一時。

喝了兩杯啤酒,她恭賀道:「如果我估計不錯,你以後會是個很有錢的人。」

「謝謝洪姐吉言。」他給她倒酒,目光在她高挺的酥胸上一掠而過,笑道。

她知道他有色心,但在自己面前卻欠缺一份色膽。她相信,相處久了,終究會使他的色膽大些來,不須多加撩撥。

「聽說你打了快刀?」她問道。

「是。」他沒什麼好隱瞞的。

「白光偉找你約戰了?」

「是,我虛應著他。」

他與洪東妹有對付白光偉的好辦法,那是不用花費自己多少人力就可達到目的計劃。只要成功了,那白光偉吃不了要兜著走。只要把白光偉收拾了,那洪東妹的地盤又會擴大很多,在這附近一帶,年輕一代,就沒什麼人可以跟她較勁了。

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以洪東妹的勢力,要火併白光偉,也有勝出的機會,不過,那樣既費力又不能得到完美的結果,何況,一旦動起刀槍,要是出了幾條人命,那也是極為麻煩的事。以他現在的實力,出了大事,他是難以遮蓋住的。

一般的混混是不怕麻煩的,但像洪東妹這種有頭腦的黑道人物,她是很會保護自己的。

一個不會保護自己的混混,那是難以做成大事的。

王小兵跟洪東妹學精明了。

如果白光偉要立刻動武,王小兵也不怕他,何況,自己聯合洪東妹還有較大的贏面。不過,這是下策,是迫不得已才用的。上策便是以四兩撥千斤,借刀殺人,既省力又可省去許多手尾,免得受白道的調查。搞不好,雖消滅了對方,自己也要去吃國家糧,甚至要做那種十八年又是一條好漢的事情。

喝了半瓶啤酒之後,洪東妹的俏臉升起一抹迷人的紅暈。

王小兵借斟酒的機會,與她那略帶朦朧的美眸相對視,在一剎那的接觸間,能感受到她內心淡淡的情意。

兩人都會心地淡淡一笑,洪東妹點燃一支女士香煙,吸了一口,輕啟紅唇,道:「我們的計劃,你實施得怎麼樣了?」

「有了好的開頭。」他也點燃一支香煙。

「很好。那就進行第二步吧,如果需要什麼幫助,就跟我說。這次,我們務必要成功。白光偉倒了的話,我們就又少了一個敵人。」洪東妹的眼神有些黏人,凝視著王小兵。

「好,我也覺得是時候推進計劃了。」

「預祝我們的計劃成功。乾杯。」

兩人端起酒杯,碰杯,再一飲而荊

啤酒雖比較難醉人,但喝多了,也會有些許的醉意。此時王小兵與洪東妹都有了二分酒意,氣氛剎那間有些曖昧起來。從兩人的眼神、嘴角的變化以及臉龐的表情都能看出那種淡淡的情意。

當洪東妹淡淡地吐出一個煙圈的時候,那二分狂野三分成熟五分嫵媚的撩人神態教王小兵春心暗動。

她在暗示要我主動嗎?

王小兵心裡嘀咕了一句。為了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他花了很多的工夫,算是給自己吃了豹子膽,鼓足了勇氣,準備出手了。

就在這時,庄妃燕找借口來瞧一瞧王小兵與洪東妹在這間包廂里做什麼,敲門聲使王小兵鼓起的勇氣缺堤一般泄了下去。庄妃燕進來詢問還要不要其它飲料,得到否定的答案,便又出去了。

「她被你泡到手了吧?」洪東妹微有醋意。

「哈哈,我跟她是朋友。」情愛這種事,不宜多說。

「你泡了那麼多好姐姐?imgsrc=/sss/fmgeyimehid.jpg>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