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01章養生堂開業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心好了,真的不会有事。”王小&#...

男人打架,最怕找錯對象。<-》

余光中也是太過目中無人,或許平時在日常生活里,還沒遇到什麼強手,所以覺得自己比較了不起,根本不把王小兵放在眼內。

那次在王強家裡,他覺得自己會輸的原因是自己太大意,並不是自己的能力不及王小兵。如果小心一點,那是百分百能打贏王小兵。

這是他的一家之言。

其實,打架這種事,只要打得多了,技術就自然出來了,不論是力量還是敏捷度,都比常人要強很多,要是再學些武術,窺知了運用巧勁的門徑,那就更上一層樓。靈域

而王小兵是在打架中長大的,大大小小的鬥毆,比吃飯的次數還要多,從中積累了大量的經驗,而且,他這種天生就擁有過人體魄的人,在武力方面,本來就略勝常人,加上又跟洪東妹學了些招式,就更如虎添翼。

打架,對於王小兵而言,那是一種生活的潤滑劑。

此時,王小兵雖沒有轉過頭來,但他根據現場的種種跡象,就可判斷出余光中的行動。如果余光中從後面出手或出腳來打自己,那蘇惠芳與姚舒曼肯定會發出提醒的,現在,兩美人都沒有驚呼,那就證明余光中沒有偷襲。

是故,無須有所動作。

當余光中伸手來扳自己的肩膀時,王小兵憑感覺就能知道他的手伸到什麼位置了,在對方的手快要扳上自己肩膀的那一剎那,他肩膀一沉,沿著對方的手臂方向忽然疾退一步,屈臂凝力,和左肘往余光中的肋部撞去。

想不到王小兵反應這麼快,余光中根本來不及作出抵抗,便被王小兵的左肘撞得側跌出去,打了個趔趄,差點跌下去,好不容易才站穩,惱羞成怒,氣得渾身顫抖,在美人面前連出二次丑,這可真是跳下黃河也洗不掉了。

怒吼一聲,余光中殺了上來,飛起一腳,想要踢倒王小兵。

可是,王小兵的打架經驗比他要豐富得多,打架最怕急躁,一急躁,就容易露出破綻。余光中飛出的一腿,力量確實很足,可是,破綻也多,王小兵早已看在眼內,一個掃堂腿,將余光中掃倒在地,隨即猱身而上,眨眼工夫便將余光中控制住了。

余光中倒在地上,雙手護著頭,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機。

「別打了,算了,小兵。」姚舒曼也不想見到事態進一步惡化,便上來勸道。

「別以為學過幾招三腳貓工夫就可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再那麼拽,揍死你1王小兵已左右開弓,打得余光中鼻血直流。

蘇惠芳也過來勸架,王小兵饒了余光中。

自認為不會敗的余光中惱羞成怒,從地上爬起來,還惡狠狠道:「你小子等著,我不會放過你1

「隨便,有本事到小樹林白沙飯館找我!沒種就算了1王小兵冷笑道。

「你等著1餘光中臉色鐵青,腳步踉蹌地走了。

王小兵向來不怕麻煩,水來土擋,兵來將擋,他見過大場面,這種小事,他還沒放在心上。

不過,兩位美人倒替他擔心,特別是姚舒曼,這事由她而起,她有些歉意道:「小兵,他會不會真的找人打你?」

「那他儘管放馬過來好了。」他笑道。

「那你要小心埃」蘇惠芳更是關懷道。靈域

「這個我會的。他敢來動我,那就不怪我不給面子。不是我吹的,在這一帶,還真沒幾個人能令我害怕。」見兩美人俏臉有懼色,王小兵安慰道。

「反正你自己要提防就是了。」姚舒曼能幫的也就是這樣了。

下午五点钟,王小兵用摩托搭苏惠芳与姚舒曼到白沙饭馆吃饭,找座位的时候&然发现唐志旋也在那&与朋友吃饭,两人有点个人恩怨&人相见,分开眼红,但唐志旋早已打&王小兵的实力,是以,不敢再逞强。

人就是这样,无知的时候很牛`逼,越是了解这个世&越懂得低调。

王小兵当&看到他,与姚舒曼、苏惠芳找了座位坐下,点了菜肴,一会,上了菜,便开始用餐。

正在享用晚餐的时候&惠芳无意中瞥见窗外的情景,吓了一跳,轻轻敲了敲餐桌,示意王小兵看外面。他转头透过窗户,看到余光中果然带着七八个人找到这&来了。

“我出去会会他们。”王小兵放下了筷子,道。

“不要出去,他们那么多人,你会被打的!”姚舒曼制止道。

&事,我能应付过来。你们在这&呆着,不用出来,我会摆平的。放心好了,真的不会有事。”王小兵站了起来。

&兵,不要出去吧,你去厕所躲一躲,他们看不到你,可能就走了。”苏惠芳看着余光中那杀气腾腾的样子&感觉他会杀人。

“镇定,我知道怎么做!”王小兵也不是个脑子进水的人,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便离座,走了出去。

两美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眸子随着王小兵的身影转动&脸上写满了焦急与关怀。姚舒曼左看右瞧,已准备找什么家生冲出去帮王小兵打架。

王小兵一人单挑四五个混混,那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声明要大家空手,不然,他比较难取胜。如今,余光中带了七八个强壮的青年过来,并且不是空手,手上还有家伙,虽用布包着,但从形状可大约看出,他们用的家生应该是砍刀。可是,王小兵还是出去见他们。

而此时,几乎要怒发冲冠的余光中一眼瞥见了王小兵。

“你&毛有种!过来!今天跟你算清楚!”现在有了帮手,余光中更是信心爆棚了,指着王小兵,以老大的口吻吼道。

&凭你!”王小兵冷笑着走了过来。

“砍他!”余光中发号施令道。

可是&人动手,余光中还以为同伙没听清楚,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号令,声音也高了,发音也更清晰了。但是还是没有人动手。他郁闷得要死。而最令他惊讶的是,看到王小兵与自己叫来的人正在寒暄。

这一下,他可吓坏了。

他请来的是树林四少之一的安超。以实力而言,他觉得请安超来一定能收拾王小兵。不过,他不清楚王小兵的实力,不知已不知彼,那又怎么能成事?

“怎么是你啊?”安超与王小兵没有恩怨了,如果早知道是王小兵,他也不会来了。

「他請你來打我?」王小兵笑道。靈域

「误会。”说着,安超递了一支香烟给王小兵。

两人点燃香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余光中傻眼了,道:「超哥,不动手打他吗?”百晓生網不跳字。

「不好意思,这个忙帮不了你。我跟他是朋友。”安超选择了另一种委婉的说法,其实,他的实力不如王小兵,而且,又颇忌惮洪东妹,所以,不可能对王小兵出手。

「好,我另想办法。”其实,到了这一步,余光中也绝望了。

这时,看热闹的人之中,唐志旋走了到余光中面前,道:「老余,什么事啊?”

「一些个人恩怨。”说着,指着王小兵,道:「这笔帐,我还会跟你算的。走着瞧。老唐,走,我请你吃饭。”余光中找了个借口好下台。

唐志旋也对王小兵不满,于是,便跟着余光中走了。

到了星记大排档,坐下,点了菜,唐志旋问道:「你跟他有什么仇啊?”

「说来话长。”于是,余光中将与王小兵的过节原原本本道了出来,最后狠狠道:「他妈的,有朝一日会收拾他!”

「那屌毛真的很拽,我与他同村,也非常讨厌他,想整他,又没有机会,不过,老余,你有实力玩他。”唐志旋出谋划策道。

「怎么玩他?”连安超请出了都奈何不了他,余光中也没什么戏唱了。

「你没听说他要在小树林开一间药店吗?你爸不是管这方面的吗?到时就玩到他死,你爸可以凭权力来整他,他也没办法,有本事,他就去跟政府闹。”唐志旋扬了扬眉,给他出点子。

「哦,是,我也记起他曾经说过!”唐志旋阴鸷笑道。

……

……

王小兵送走了安超之后,回到餐桌与姚、苏二美人继续进餐。

「吓死我了,还好没事。原来你认识他们啊。”姚舒曼紧绷的神经松驰下来,长长吁了一口气,道。

「是啊,要不然,我怎么会出去呢。”他笑道。

「还好说呢。不早告诉我们,害得我们白白担心,你好意思吗?”百晓生網不跳字。苏惠芳关切太深,一时忘记了自己与他还不是真正的情侣关系,心肠一热,便说了出来。

随即,忽然感到自己的话语太过亲热了,有点不好意思,又连忙佯装冷笑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的学生,要为你的家长负责,我都不想管你了。”

「谢谢两位老师的关照。来,我敬你们一杯。”说着,他举起盛满了啤酒的酒杯,笑道。

「别这么老套了。我们不喝酒。”两美人齐声笑道。

吃完晚饭,王小兵付了钱,便用摩托搭着两美女兜风,驰到杜秋梅的食品门市部那里停了下来,当然,他不是来找杜秋梅做快活的体育运动的,而是来看看自己的店铺装修得怎么样了。他的店就在食品门市部的对过那间。

他把店铺的钥匙给了林带喜,没有钥匙进去,不知里面搞得怎么样了,门关着,但看外面的招牌与霓虹灯等的装修情况,还需要几天才能完工。

「你的店铺什么时候开张?”苏惠芳问道。

「十月份吧,快了,到了那天,你们要来给我添些人气,来捧个场吧。”王小兵扫视一眼两美人那诱人的身子,笑道。

「行,反正是举手之劳,不过,从今以后,我们可要吃免费的美容丸啊。你不能反悔。”姚舒曼趁机敲竹杠,笑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未来妻子要吃什么,他一定满足。

杜秋梅看着他与两美人在一起,便猜测他与她们都有一腿,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惆怅,暗忖自己要是再年轻十岁,那就好了。毕竟,以她三十多岁的年纪,难以套牢王小兵的心,但只要能从他那里分一杯羹,她就满足了。

她感激他,要是没有他的相助,她也接不下食品门市部,也就做不了老板。

不论他怎么样,她都会祝福他。

王小兵告别了杜秋梅,然后搭着苏、姚二美人兜风,与她们培养感情。晚上,吃了宵夜之后,便送她们回东兴中学,虽极想与她们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却没有机会,只好等待。

国庆假期,苏惠芳也没哪里好处,便每天都去学校的室内游泳池里看王小兵的游泳训练,一来确实是消遣时光,二来是不想让他与姚舒曼有过多的单独相处时间。

本来,他想找个晚上时间去张芷姗的家里,可是,又不忍让苏、姚二女在宿舍里,便邀她们一起去张芷姗那里。他拿几粒美容丸给张芷姗。

假期第三天晚上,他打了个电话到张芷姗家里,得知她晚上在家,便与姚、苏二女一同去她家里。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张芷姗的家里,姜长军居然不在家。王小兵倒感到有些可惜,早知如此,那就自己来,就可找机会与张芷姗快活一回。他有把握得到她的身子。

从种种迹象来看,他确实能办到。

张芷姗本来是想叫王小兵一个人来的,并不是要与他做快活的体育运动,只想跟他谈一些事情。可是,他说苏惠芳与姚舒曼也要来,她也没有拒绝。

察颜观色,王小兵颇为在行。

与张芷姗闲聊之中,便发觉她的眼神闪烁,对自己的态度也比以前冷淡了些许。之前,他接触过她,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但现在却确实是表现出冷淡,那必然有原因。他首先想到了那天与张惠兰在电影院碰到姜长军的事。

本来,想问一问她的,可是有苏、姚二女在场,不便开口。

直到离开她家,也没机会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不过,下了楼之后,他说把大哥大丢在张芷姗家里了,于是连忙跑上楼。而张芷姗也发现了他的大哥大被沙发的坐垫遮住了,于是,拿着出了门,想追下来。

在第七层楼梯间那里,两人相遇了。

张芷姗把大哥大递给他,王小兵一手握着她的玉手,道:「嫂子,你怎么对我那么冷淡呢?”

「放开我。”她好像心里有气。

他颇为不解,但并不放手,反而将她拉入自己宽阔的胸怀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呢?我能看出你心里不高兴。”

微微挣扎了一下,张芷姗道:「你跟我姐在电影院里干什么?”

果然是这件事,王小兵早已想好了应对的答案,笑道:「你早说嘛。那天,你姐找我要美容丸,还有就是要聊一聊我俩的事,没什么地方合适,我建议到电影院的包厢里,所以就去了电影院。她一开始便以为我跟你有一腿了,她说,如果我俩有意思,那就在一起吧。我请她多多关照。就这些事情啰。”

「就这些?”张芷姗俏脸红了,微垂着脑袋,娇羞蚊声道。

「还在那里看到你老公挽着一位女子。”他如是道。

「真的?他倒没跟我说,只说看到你们在一起。”张芷姗好像并不关心姜长军与谁在一起,「我反正打算跟他离婚了。他这样赌下去,迟早会把我给卖了。”

「那你是要为自己打算。”王小兵赞同道。

这时,有上楼梯的脚步声,两人便分开了。王小兵趁机在张芷姗的俏脸上吻了一口,然后下楼去。她轻轻抚摸自己的脸蛋,回味无穷。

与苏、姚两位老师回到东兴中学之后,王小兵接到了朱由略的电话,于是又赶到了小树林广场去见他。

朱由略也休假,穿着便服,见了王小兵,开门见山问道:「我托你的事什么时候办啊?你要不想办,那就告诉我!”

「很快了。我已踩好了点,准备对白自强下手。不过,他儿子白光伟是块硬骨头,到时还需要你出来收拾他,我才敢动手,不然,到时白光伟来找我,那就极为麻烦了。”王小兵把自己的顾虑道了出来。

「这个你放心,如果白光伟要找你算帐,我会帮你的。”朱由略信誓旦旦道。

对于朱由略这种狡猾的人,王小兵真的信不过,很难说他是不是想借这件事又来做些文章,从中得些利益,或者嫌自己知道他的太多内幕,想借机收拾自己。是以,王小兵不得不提防。

「我跟洪姐说了,她叫我放心去做,说也会全力支持我。”王小兵道。

「这个你放心,我会对付白光伟的。”朱由略冷笑道。

「好,那我尽快对白自强下手,不过,你想要他伤成什么程度?”王小兵半信半疑,朱由略的话是不能全信的,所以,他也只有先推搪一阵子。

「不打死就行。”朱由略冷道。

两人谈妥之后,到星记大排档喝了几杯啤酒,便各自散了。王小兵回到东兴中学,本想找机会与苏、姚二美女亲近亲近,可是,她们的房间黑灯了,知道她们睡觉了,只好回宿舍,洗了个冷水浴,然后收摄心神,进入玉坠的丹域里,炼制些丹药与修炼半个时辰三昧真火。

他的初级三昧真火快要突破到中级三昧真火了。

只要突破到了中级三昧真火,那就可炼制更多的丹药,以后自己的「养生堂”里的药丸种类就丰富多了。

养生堂就快要装修好了,到时再装一部电话机就行了。

至于招聘广告,他已想好了,就这样写:急招一位文员,要求形象佳,气质出众,具有吃苦耐劳的品格,以前有做过接线员的优先。薪水面谈,有意者请拨打大哥大号码xxx,联系王先生。

第二天,便抄写了十数份,贴在街道的醒目位置。店铺门口也贴了一张。

本以为不易招到人,想不到中午贴出去,下午就有人打电话来询问,那是一位声音很好听的女子打来的。

「王先生,请问您那里招文员是吗?”百晓生網不跳字。那女子声音甜美道。

「是。”王小兵正在想在哪里跟她见面好。

不料,那女子倒先开口道:「在哪里面试呢?”

她的声音,王小兵觉得很适合做接电话的,道:「就在我的店铺的前面吧。”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王小兵赶到了自己那间几乎装修好的店铺前,已看到一位穿着无袖黑色连衣裙的妙龄女子站在那里了。他从她那灵秀的双眸以及精致俏丽的脸蛋可以看出,她是位聪明的女孩子。

「是你要来应聘文员吗?”百晓生網不跳字。王小兵打量着这位约莫一米六的身材匀称女孩子,问道。

「是。我叫龙非,龙王的龙,是非的非,您就是王先生吗?”百晓生網不跳字。她明眸亮了起来。

「我就是。这就是我的店铺。”王小兵指了指装修得七七八八的养生堂,「你能胜任接电话与记录客户下的订单,还要接待上门来订货的顾客吗”

「能胜任。我想了解一下,您的店是卖什么的呢?”龙非好奇道。

「买保健产品的。”王小兵如是道。

他对她爽朗性格很满意,一个店员,要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那是不适合做销售这类工作的。

龙非老练地问道:「工资怎么算,包吃住吗?”百晓生網不跳字。

想了想,王小兵心中有数道:「不包吃住,一个月四百块。而且,只要你做得好,年底还有奖金。”

四百块的工资,在九十年代初,算比较高的了。

是以,龙非当即签了合同,所谓的合同,也就是王小兵自己想出来的,只是一些不能随便迟到与旷工等等条款。

至此,文员已招聘完毕,只等养生堂装修好,就可开张大吉了。开业的日子也定下来了,就是十月八号。

这些天,他非常忙,既要顾着学校的功课,又要准备「养生堂”开业的事宜。

不过,他的「养生堂”要开业的事情在附近一带传扬开去之后,便有两股势力在蠢蠢欲动,准备给他难堪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