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400章游泳池裡的艷福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320始吧。”工作的时候,姚舒曼还਷...

可以跟兩位美女老師一起共進午餐,還是在她們的家裡,那不是能說明一些情況嗎?他跟她倆都有非同一般的關係。<-》

雖然,他與她們都還不是情侶關係,但彼此都有點意思,極有可能成為情人,最終成為妻子。王小兵就是這麼打算的。

她們的床都是他買的。

他在想,要是有一日能在床上與她們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張床就有非凡的意義,成為見證他與她們愛情的傢具。

與美女同處一室,總是讓人想入非非。

姚舒曼廚藝不佳,蘇惠芳比較會炒菜,她宿舍也有各種廚具,於是,便在她的宿舍做午飯。

開了門,進入宿舍,關上門。

這時,屋裡立時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曖昧。

一個血氣方剛,擁有不世出老二的少年,與兩位如花似玉的美女在這間不算寬敞的小客廳里,到底會不會擦出火花,那真是難說。

王小兵倒希望能與她們一起鍛煉身體,先做一番運動,然後再做飯吃。可是,這是他的一廂情願,人家兩位美人還沒有準備把身子交給他。他在小客廳的藤椅上坐了下來,兩美人走進廚房,他貪婪的目光在她們那渾圓優美的豐`臀上流連忘返,腦海里幻想著她們兩腿`之間那裡的勝景,想著想著,便口乾舌燥了。

「小兵,你看電視就自己開電視吧。」蘇惠芳道。

「好的。」他走過去打開電視,「要不要我幫忙呢?」

「咯咯,不用,你等著吃就行了。再說了,你會炒菜嗎?如果你會的話,那我們就讓你來做飯。」蘇惠芳笑道。

「不會,我只會洗菜。」王小兵如是道。

「現在的男人都是那副德性的。不下廚的,就會在那裡做老爺,等著我們做好飯菜,叫他們來吃,他們就心安理得地來吃了。我以後要找一個天天做飯給我吃的老公。」姚舒曼笑道。

「話不能這麼說。我也會煎雞蛋埃」王小兵據理力爭道。

聞言,兩位美人格格嬌笑起來。在她們看來,會煎雞蛋,那是遠遠不能算會做飯。就是姚舒曼,她雖不太會廚藝,但還是能炒幾個菜的。連幾個菜都不會炒,那就相當於什麼都不會。

「誒,王小兵,你以後要多學些炒菜,將來就可以幫你老婆分擔一下家務。」姚舒曼以姐姐的口吻教導道。

「哈哈,有你們炒菜就行了。我現在等著吃。廚房是女人的地盤,我不好意思去競爭。」他笑道。

「狡辯」蘇惠芳撇了撇嘴,道。

兩人說的話,要是分開來,沒什麼特別意義的,但放在一起,那又是另當別論了。他的意思已很明顯:有你們兩位賢妻,我不用學廚藝也行。

就敏感而言,姚舒曼心思比不上蘇惠芳,所以,也是蘇惠芳首先聽出了弦外之意,俏臉霎時間紅暈亂舞。姚舒曼也愣了一愣,瞧見蘇惠芳臉蛋無緣無故地紅了,再一琢磨,便知王小兵話裡有話了,於是,不好意思地回眸淡淡地橫了他一眼,怪得說得那麼露骨。

他連忙把視線投到電視上,假裝認真看電視。

兩美人都微有尷尬,但各自不道破,輕輕遮掩過去。

屋裡曖昧味道越來越濃。只從兩美人那飽含羞澀與秋水的眼神便能窺知一斑。

在這種溫馨的環境下,王小兵想入非非,時而掃視一眼廚房裡,看到兩美女那曲線玲瓏的身子,聽著她們鶯鶯燕燕的話語,他感覺到一種歸家寧靜與甜蜜的味道,好像蘇、姚二美人已是自己的嬌妻了,現在正在忙著做午飯給自己吃。要是天天能如此,那也很不錯了。

一会,厨房里飘出浓郁的菜香。

姚舒曼洗菜,苏惠芳炒菜。两女分工合作,很快便弄出了一桌饭菜。

“吃饭啰~”姚舒曼脱下了围裙,把碗筷拿出来,招呼道。

“好。”王小兵与她们很熟了,也不客气,便拿起碗来舀玉米猪骨汤,先给两位老师盛满一碗,最后才给自己舀一碗。

三人围坐在小餐桌旁,气氛和谐,菜香,汤甜,但也比不上心里的那份淡淡的情意那么使人愉悦。彼此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感觉。

菜肴虽不多,但很精致,色香味俱全。有葱花豆腐、丝瓜炒瘦肉、砂仁焖排骨、清蒸鸡蛋、蕃茄炒鸡蛋与蒜仁菜心,每样都透出家的温馨。

“姚,早上在小树林遇到的那个男子好像对你很有意思。”苏惠芳笑道:“他在哪里工作的?”

“我跟他不熟,就在我表伯家里见过他一次。我也不了解他,听说他爸是工商所的所长。你喜欢吗?我介绍给你吧。家境可能还不错,人长得也还算可以。如果你有兴趣,我就叫我表哥跟他说。”姚舒曼笑道。

苏惠芳首先看向王小兵,见他也望过来,连忙移开了视线,笑道:“我不用别人介绍,我自己会选择。”

“咯咯……”姚舒曼也瞥了一眼王小兵,笑而不语。

彼此心照不宣。

王小兵从她们的谈话之中,便知道苏惠芳说的“那个男子”是余光中了,暗忖道:看来余光中真的喜欢上姚舒曼了。

吃完饭,苏惠芳收拾碗筷去洗了,三人坐在客厅里闲聊一会,姚舒曼打了个哈欠,说要回房睡午觉,苏惠芳也说想睡午觉,王小兵却是不想离开。

“你不睡午觉?”苏惠芳道。

“睡啊。”他笑道。

苏惠芳从他的暧昧眼神里已领悟到他的意思了,俏脸渐渐地红了,道:“你下午还要参加游泳训练,快点回去休息吧。休息不好,那就没有状态。我下午也去看你训练,看你游得有多快。然后拿来跟国际游泳名将的成绩对照一下,就知道你的潜力了。”

“国际名将?哈哈……”他笑道。

“怎么?难道你还不屑国际名将的成绩?可不要自大,等你战胜了他们再说。”苏惠芳教导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在县级比赛里,要是能拿个前三,都是奇迹了,不敢奢望跟国际名将比高低。”他摇手道。

「算你有自知之明。」蘇惠芳笑道「還不回去睡覺。」

其实,王小兵并不困,不过,又不好意思呆在这里,只好告辞回了宿舍。开了门,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要不是姚舒曼在一旁,他就向苏惠芳发起进攻,争取在她宿舍里的那张双人床上睡一觉。

两位美人娇躯的胜景吸引他的心思,与她们是那么的近,感情也有了基础,就是还没有得到她们的身子。是不是自己不够大胆?他常常这样自问。

苏、姚二女是他嘴里的肉,可是,还没吃到肚子里,都还不真正算是自己的。

这世界充满了竞争。

有了竞争,就会出现意外。美人的心也是会变的,只要将她们的身心都虏获,才可宣告基本稳定下来。只要一日还没耕耘她们的身子,都还没有牢牢地与她们的心灵联系在一起。

可是,美女还不愿快活的体育运动,他也不能采取霸王硬上弓,只好等了,终究会有瓜熟蒂落的那一天。

他有这个耐心去等。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晃眼间,便到了下午三点钟。

王小兵与姚舒曼来到了学校的室内游泳池里。苏惠芳也跟来了,她虽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但她来这里可不是要学游泳,而是来监视王小兵与姚舒曼,不让两人有机会做亲密的动作。

女人一旦喜欢上了哪个男人,她是不会随便让别的女人与他发展关系的。

「王小兵,我现在还不完全了解你的技术。这样吧,你先尽你最快的速度,从这里开始游,游去又游回来,让我看看你游一个来回要多长时间。之后,再说。”姚舒曼拿着秒表,准备读数。

「好。”王小兵开始脱衣服。

「诶,你没有泳裤吗?”百晓生网不跳字。姚舒曼连忙制止他脱下牛仔裤。

「有,在宿舍里。”他笑道。

「快拿来。”姚舒曼道。

他笑着,只好回宿舍把泳裤拿来穿上,其实,他认为泳裤与三角衩也是差不多的,而且,穿泳裤也不比三角衩更能遮掩小腹下面的真家伙。只要脱了长裤,他的老二便有机会露头角,向世人展示它的雄姿了。

两美人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他的泳裤,见那里隆起一座小山,知道那代表什么,都连忙垂下了视线,俏脸浮上一朵红晕。

「开始吧。”工作的时候,姚舒曼还是挺严肃的。

「先做个热身运动。”王小兵晃动手脚,舒筋活骨三分钟,然后站在池边,做准备入水的动作。

在姚舒曼的一句「预备,开始”口令下,王小兵一个猛子扎水,飙进了水里,以自由泳向前游去。

两美人在池边瞧着他飞快地向前游进,都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游到池中央的时候,王小兵忽然停了下来,身子向下沉,大声呼道:「快来救我,抽筋了!救命啊!”

这是突然之间发生的事情,两美人都惊呆了,苏惠芳蹙着柳眉,惊慌道:「快去救他!他往下沉了!我的天,他沉得好快!姚,快救他!我不会游泳。”

「没事,我就去。”

在这危急的时刻,姚舒曼也来不及脱衣服了,身子一纵,便跳进了水里,向王小兵下沉的地方迅速游过去。等到她把王小兵带上池边,已累得直喘气。

王小兵躺在池边,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他怎么了?晕过去了吗?还是怎么了?他会不会有事?”苏惠芳看着王小兵闭上了眼睛,不知他还有没有脉跳,神情惊慌道。

「可能吃水了。”说着,姚舒曼伸手在他的心脏位置摸了摸,「应该是晕过去了。受惊加吃了水,有点不清醒,最好给他做一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让我试试吧。”苏惠芳也略知人工呼吸的步骤,看着心仪的人不省人事,她只知要早点救转他,于是俯下身子,用手捏着他的嘴,然后嘴对嘴地对他吹气。在这种时刻,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救人为主。

不过,吹了好半晌,也没使他醒过来。

「是不是我做的人工呼吸不对?我只知道大约是这么做的,但也不够专业。”苏惠芳担心道。

「等我来吧。”姚舒曼只好亲自上阵。

苏惠芳做的人工呼吸其实很正确的,不见起作用的原因是王小兵根本就没有晕,这是他一手导演的好戏。在苏惠芳给他做人工呼吸,嘴对嘴的时候,他感受到她檀口的温润与清甜,真想伸出舌头,祭出柔舌功与她激吻。但为了获得更多性福,他忍住了出击。

不过,有一点出于王小兵意料之外的是,他想不到苏惠芳也会来给自己做人工呼吸。他心里颇为感动。

姚舒曼是体育老师,对于急救都有比较专业的知识,她做的人工呼吸更为细致,更为到位。而且,她的肺气量比苏惠芳的更大,给他吹的气更多,数次,还把她的唾沫都吹进了他的嘴里,使他喉咙有点发痒。

要不是他极力忍住,早就笑出声来了。

他感受到姚舒曼的檀口也颇为诱人,与她嘴对嘴紧紧结合在一起,就差跟她较量一下柔舌功了。她伏下来,胸前两座坚挺的山峰正好压在他的结实胸膛上,使他酥软。要不是苏惠芳在场,他就伸手抱住她,然后与湿身的她激情大战一回。

数分钟过去了,也没见他醒来,苏惠芳就更急了。

「他会不会有事?我们赶快把他送到医院去吧。”苏惠芳焦急道。

「他脉跳正常,奇怪,怎么又不醒呢?”姚舒曼又把了把他的脉搏,又探一下他的心脏,都没发现大问题,便有些狐疑。

听到两位美人在替自己担忧,王小兵心里暖洋洋的,这只是他的小小恶作剧,不料会惹起美人如此的惊慌,心里过意不去,想坐起身,说没事了,但又不好意思,在想着要不要醒过来的时候,嘴角就已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就使他的诡计露馅了。

姚舒曼首先看到了他嘴角的狡黠笑容,又好气又好笑,继而指给苏惠芳看。两女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两美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立刻分工合作,姚舒曼用手捏他的鼻子,而苏惠芳就用手去捂他的嘴巴。

正在幸福与得意之中的王小兵,忽然感到呼吸困难,霍地睁开眼睛,见两美人正在对付自己,连忙一翻身,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老婆想要谋杀亲夫。”他脱口而出。

两美人俏脸刷地红到了耳根,美眸里射出微愠而甜蜜的神色。

「你说~,你做了什么好事。”姚舒曼努着红唇,美眸里射出愠色。

「害得我们白担心,你过意得去吗?”百晓生网不跳字。苏惠芳也批评道。

随即,两美女挥舞着小粉拳,雨点一般打在王小兵的肩膀上,幸好,力量很小,不然,他要痛得龇牙咧嘴。

「两位老师,我愿意一辈子照顾你们。”他享受着她们的按摩,真心诚意笑道。

「嗯~,我们打他,看他还敢不敢胡说。”姚舒曼提议道。

于是,两美人含笑地挥着小粉拳,继续招呼他。

这场景,非常温馨,王小兵颇为享受,坐着任她俩捶打,舔了舔嘴唇,回味刚才两美人给自己做人工呼吸那美妙的时刻,她们那温润的玉`唇印在自己的嘴唇上,真让人兴奋。扫视一眼姚舒曼,见她浑身湿漉漉的,衣服都紧贴在身上,使身子的优美诱人曲线显露无遗,教人爱之不尽。

有那么一刹那,他真想扒下她衣服,然后好好耕耘她的身子。

女人的身子,对于男人来说,都是充满了神秘与诱惑力的。

两美女打累了,坐在一边喘气。美眸依然有愠色,但却很淡,唇边的淡淡笑意早已抵消了她们的怒气。

「我刚才真的有一点抽筋了。”他笑道。

「还敢说呢,又打他。”两美人又挥着小粉拳进攻。

「哇,你们都成黑道女强人了。”他继续享受她们的按摩,「我请你们吃晚饭,先小小报答一下两位救命恩人。”

「算你聪明。”姚舒曼将湿发掠到耳后根,道。

下午因出了这件事,没训练多久,三人准备回来休息一下,明天再训练。刚从室内游泳池走出来,王小兵第一眼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余光中。他知道余光中为什么来这里。

两个美人是自己的,现在却有一个竞争者出现,那该怎么办?

这种情况有点复杂。如果王小兵野蛮一点,完全可以上去动手打余光中,可是,这样做,倒贬低自己的身份了。何况,在表面上,苏惠芳与姚舒曼都不是他的女朋友,这样,别的男人就可对她们发起追求,这也没什么错,所以,他也不能骤然对余光中动粗。

但他也不会拱手将美人让出,他早已把她们纳进自己伟大的梦想之中了。谁想来夺走她们,那必然要过自己这一关。他不怕任何人。

余光中是个炮灰。他心里暗笑。

这可不是无稽之谈,他从姚舒曼对余光中的态度就可得出这个结论。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姚舒曼与苏惠芳也瞧见了不远处的余光中,而余光中也在左瞧右看之中,看到了姚舒曼,并向这边走了过来。

「讨厌,他怎么跑来这里了呢。”姚舒曼浑身湿透,不想被外人看到。

「姚老师,你不想见他吧?百晓生网不少字我去跟他说。”王小兵自告奋勇地迎了上去。

这是美人的意志,他只是个传达者。

余光中见姚舒曼全身都显了,正要过来关心地询问,却看到王小兵快步迎了上来,也不将王小兵看在眼内,道:「王小兵,姚老师怎么了?”

「姚老师刚才掉进游泳池里了,衣服湿了,不想被其他人看到,她想叫你回避一下。”王小兵直言道。

「这没什么,可以的。”余光中果然转过身去,面向校道的黑板报。

一会,姚舒曼与苏惠芳已回了教工宿舍。

余光中掏出香烟,递一支给王小兵,道:「我请你们吃一顿饭吧。走,叫上姚老师吧。她旁边那位也是老师吗?”百晓生网不跳字。

「是啊。”王小兵点燃香烟,暗忖这厮还想泡苏惠芳呢,那是找死。

「好漂亮!想不到东兴中学里有这么好看的女老师!帮我把这封情书拿给姚老师,事成之后,到我们结婚那一天,给你一个大大的红包。”余光中递过来一封信。

「怎么说好呢,我也难做啊。”王小兵叹了一口气道。

面对这个情敌,他真想教训对方一顿。

余光中还不知就里,以为王小兵是怕羞,笑道:「怕什么,又不是叫你写情书,你帮我送给她就行了。”

「不是这个意思。你有所不知,我怕说了实话会伤你心。”王小兵故弄玄虚道。

「什么事?”余光中脸色变得凝重多了。

到了这个时候,王小兵觉得是时候狠狠打击一下余光中了,使他死了这条心,别让自己难做,于是,佯装难为情道:「那我就说实话吧,姚老师不喜欢你。她说不想见到你。算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一表人材,肯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真的,请相信我。”

正在抽烟的余光中脸色阴晴不定,听完王小兵的一番金玉良言,沉思起来,觉得王小兵说得也有点道理,但这并不重要,他早已抱定她对自己还没有什么兴趣,但他准备用自己的诚心去感动她。

「没事,我会等她。”余光中将烟头弹在地上,道。

王小兵愣了愣,思忖这厮真难缠,自己只是想让他放明白一点,姚舒曼早已名花有主,可是,他偏偏听不懂,于是,只好再说得浅显一点:「听说她有男朋友了,你还是别缠她了。”

「这是她教你说的吧。哈哈,我早查过了,她还是单身的美女。我一定要娶她做妻子!”余光中眼中射出坚定的神色。

这可麻烦了。王小兵心里有点不高兴。

虽然知道姚舒曼不喜欢余光中,但这是现阶段的,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被余光中的真诚感动了,那自己岂不是要失去一位娇妻,这怎么可能?他为了自己伟大的梦想奋斗,绝对不让别人来破坏自己的梦想。

现在,就有这么一位不听忠言劝告的家伙在这里想要破坏自己的梦想,真是天理不容。

王小兵有点不快了,冷笑道:「我说的是真话啊,你不信,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看着办吧。”

「我相信自己。”余光中坚定道。

「何必呢,她不喜欢你,你这样缠着人家,那是对人家不尊重。你既然爱她,那就要尊重她,请别再烦她了。”王小兵侃侃道。

「你别多嘴了。这不关你的事。我的事我作主。”余光中也不耐烦了。

两人之间出现了淡淡的敌意。

「那随你了。”王小兵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转头便走了。

「喂,姚老师住哪里?”余光中问道。

「我不清楚啊。”王小兵淡淡道。

余光中也没法,只见到姚舒曼往教工宿舍走去,决定就在那里等她,反正她会下来的。

如果不是因为关系有点复杂,王小兵就直接对余光中不客气了。如今,他与姚舒曼是师生关系,还不完全是情侣关系,所以不能公开来讲,这就是麻烦之处。

一路想着,便上到了教工宿舍四楼,来到�宿舍,敲门,等开了门,走进去。

「他走了吗?”百晓生网不跳字。姚舒曼已换了一套运动装,显得更是英姿飒爽了。

「没走。他还跟我说,说苏老师也不错,听他意思,好像要是泡不到你,就要来泡苏老师。我觉得他那人就是个不老实的人,女人嫁给了他,死路一条。”王小兵以关心的口吻说道。

「管得他泡谁呢,反正我对他不感兴趣。”姚舒曼冷笑道。

苏惠芳瞥了一眼王小兵,笑道:「爱情这东西真的勉强不来,我也不喜欢他那种气质的人。”她说这番话,是要向王小兵表达自己的心意。

「苏老师说得很有道理,我非常赞同。”王小兵笑道。

姚舒曼当然能听出两人一唱一和的演戏,撇了撇嘴,不作反驳。

对于自己的魅力,王小兵还是很有自信的,至少他坚信,在自己不放弃的情况下,二位美人应该不会对别人产生兴趣。

是故,也不须担心余光中有什么作为。

不过,老是有一个这样的人缠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那也是一件教人不悦的事情,何况,一个人,达到了痴狂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王小兵就是怕余光中会因被拒绝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那就对姚舒曼很危险。

所以,他要使余光中绝了这条心。

可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却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办法。

不知不觉间,便已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王小兵要请两位美女老师去吃饭,于是,出了宿舍,关了门,下了楼,这时,三人都见到余光中正坐在老柳树下一张石凳上。

余光中一直盯着楼梯口,见姚舒曼出现了,便迎了上去。

想泡妞,那就得厚脸皮。余光中就领悟到了这一点,可惜,他还欠缺一个必要的条件,那就是女方对也他有意思,那才会事半功倍,不然,也极有可能是徒劳一场。

「姚老师,我想请你吃饭,可以吗?”百晓生网不跳字。余光中目光在姚、苏二美女之间扫视,很真诚地邀请道。

「对不起,我约了人。”姚舒曼很有礼貌回道。

「这样啊,那明天有空吗?”百晓生网不跳字。余光中又问道。

「我明天还有事,没空。”姚舒曼淡淡道。

「姚老师,我想向你学几招散打,可以吗?学费我会给个高价的。”余光中抛出橄榄枝,向她献殷勤道。

「不了,我的武术底子还比不上你的。”姚舒曼婉言拒绝道。

王小兵站在一旁,看着余光中来缠自己的未来娇妻,已颇为不悦,只是不好意思一上来就对余光中叱喝,如今,已忍不住了,决定开口了。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各人有各人的喜爱,强求不来的。你这样不是使大家痛苦吗?我劝你一句,别再缠着姚老师了。她会不高兴的。”王小兵冷道。

「喂,我踩着你尾巴了吗?”百晓生网不跳字。余光中心里有气,也正想找个人出气,声音陡地高了许多。

姚舒曼也不想见到两人动手,连忙拉了一下王小兵的手,道:「别说了,我们走吧。还要吃饭。”

「小兵,走吧,大家少说一句。”苏惠芳也劝道。

王小兵转身与两美人走向车棚。

这时,余光中正在火气上,见到姚舒曼对王小兵那么亲热,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加上那次在王强家里,切磋小擒拿手的时候,又被王小兵胜了一场,本就对他不服,如今,两次的郁闷叠加在一起,便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

「王小兵,你给老子说清楚!我喜欢谁,追求谁,关你什么事!”余光中看着王小兵的背影,瞪眼大声道。

可是,姚舒曼扯了扯王小兵的手,让他别理余光中。

这一幕,余光中看得清清楚楚,他现在是既嫉妒又愤怒,突然怒喝道:「喂!姓王的!给老子站住!”

「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王小兵头也不回,与两美人朝车棚走去。

「我草!这么拽!”余光中已从后面冲了过来。

姚舒曼与苏惠芳都听到了脚步声,连忙回头,见余光中一脸的杀气,暗吃一惊,都停下了脚步。

「你想干什么?”姚舒曼不满道。

「这不关你的事。这是我跟他的事情!”余光中怒气冲冲道。

王小兵还是向前走了两步,见两美人停了下来,也就收住脚步,听着后面的脚步声,但并不回头,只留给余光中一个霸气的背影。

「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我跟你没完!”余光中已走到王小兵的背后,伸手来扳他的肩膀,想将他扳转过来,然后打他一耳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