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99章美人請客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幾乎得到她,就是天公不作美,運氣欠缺了些許,才使到嘴的肉又掉出來了。他相信,只要持之以恆,終究會有機會去耕耘她那優美的嬌軀。 想到還有許多美女等著自己去品嘗,他充滿了鬥志,精神煥發,立時翻身起...

王小兵指了指學校大門口方向,道:「到那邊說話。」

然後,一百多人旋風一般掠到學校大門口。許多學生也追了過來,想看一看今晚王小兵與白光偉會不會動手。

這是難得一見的黑道老大鬥毆,不是普通的小混混打架。

蕭婷婷與董莉莉也跟了過來,站在王小兵旁邊。她們是擔心他出事,特別是蕭婷婷,她知道白光偉找王小兵,幾乎是由於自己的原因導致的。

一百多人站在一起,居然那麼的安靜,落針可聞,但氣氛卻火爆到極點,空氣里瀰漫著濃烈的火『葯』味,只要一條導火線,便能引爆這場鬥毆。399

只要兩人開了戰,那就會有一個結果。

要麼是兩敗俱傷,要麼是兩虎只剩其一。雖然結果只有兩種情況,但眾人還是想確切知道是哪一種結果。

白光偉帶來的都是身經百戰的打手,雖被百多人半圍著,但依然那麼氣定神閑,有一種視死如歸的強悍。

王小兵這邊,人數雖多,但大多數是學校的學生,沒有那麼兇悍,只有少數是真正的黑道人物,而謝家化從學校飯堂里抄了兩把菜刀,瞪起一對牛眼,凶光四『射』,一副大開殺戒的凶神惡煞的模樣,倒是令白光偉的手下有三分忌憚。

如果現在動手,王小兵一方將要佔些便宜。

前兩天,快刀被打之後,白光偉很快知道了這件事,他得知快刀去威脅的是蕭婷婷的父親,便有些不高興。要不是他痛恨王小兵追求蕭婷婷,還不會那麼快來找王小兵算帳。

王小兵是新湧出的半黑半白的人物,實力只是在一年左右便異軍突起,可與白光偉平起平坐了。所以,白光偉也不敢小覷他。

要是換了其他人,白光偉早就一拳轟過去了,如今,他面對的是王小兵,卻有所顧忌,也不敢隨便動手,虎目死死地盯著王小兵,冷道:「你打快刀那件事怎麼算?」

「隨便你。」王小兵迎視著白光偉那懾人的目光,淡淡道。

「有種!說個地點吧1白光偉的意思是要打群架。

這種打群架,並非只是兩群人打一架那麼簡單,它還涉及許多問題,一旦哪方輸了,勝方就可開出條件,一般是要敗方賠償多少拳頭費,並且敗方以後都處於小弟的身份,直到再次約架,打勝為止,方能翻身做主人。

「你不是要跟我在黑拳市場里好好打一架嗎?到那天,我跟你來一場生死戰就行了,還不夠嗎?」。王小兵悠然地吐了一個煙圈。

「好,生死戰,我喜歡,到時絕對打死你1白光偉『露』出一抹殘酷的笑意。

白光偉身後的十幾個手下也附和著冷笑起來,頓時,慘白的路燈下,一聲聲陰鷙的笑聲在迴旋,給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過,像謝家化這種腦子簡單,只有蠻力的人卻是感受不到恐怖,手提兩把菜刀,欺身近前,吼道:「麻痹,笑個『毛』啊!老子一菜刀飛死你1

像謝家化這種人,要是在古代,絕對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山賊,或者是一個勇猛的戰將,他這一聲大吼,聲音洪亮,如雷滾地,響徹四方。

跟隨白光偉來的那些手下,都是虎狼一般兇狠的傢伙,但見了謝家化那副要吃人的猙獰模樣,也嚇得倒退幾步。

就是白光偉,都害怕他突然將菜刀劈過來,畢竟相距不足兩米。

一年之前,蕭婷婷還讀高一時,龐雲曾追求過她,但結果是:龐雲被白光偉當眾抽了一耳光。她沒有親眼看到,但從別人口中聽到,當時便怕得要死,感覺自己被一種無形的圍牆圍起來了。那時,她是第一次知道白光偉這個黑老大的勢力很大。399

如今,她就站在王小兵面前,但王小兵不是龐雲,她見識到了王小兵的實力,心裡竊喜。她怕他會被白光偉欺負,現在看來,那擔心是多餘的,因為她已看出來,王小兵與白光偉的實力半斤八兩。

看到自己心愛的人有這種實力,她的心寬慰了許多。

白光偉從蕭婷婷的眼神能感覺到她對王小兵特別有意思,心裡就湧起濃濃的嫉妒。他說出的話,沒幾個人敢違抗的,可是現在,王小兵居然跟自己對著干,面子丟了一大半,只想現在就動手,但掃視一眼,覺得要是真打起來,絕對占不了便宜,只好放棄動手的念頭。

但凡做頭頭的,腦袋都不算笨。

王小兵是應承了張萬全,不在學校搞事,所以也沒有主動攻擊白光偉。他答應過別人的事,只要不出現天災人禍,他是一定辦到的。要是在這裡弄出幾條人命,那就對不起校長張萬全了。

這是其一。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使他沒有主動攻擊白光偉,那就是他與洪東妹早已布下了陷阱,準備花最少的人力來收拾白光偉,這是上策。

因此,才會有今晚這種兩巨頭見面,卻保持著平靜局面而不動粗情景。

白光偉來這裡,就是想與王小兵約架的,如果能恫嚇到他臣服,那再好不過。但是,來到這裡,看到有不少黑道朋友與王小兵在一起,便知難以嚇倒他了。

原本,白光偉是想帶一二百人來找王小兵的,但想到東興中學是王小兵的地盤,縱使王小兵沒有校外黑道朋友的相助,單靠學校的學生,也不會虧蝕多少。

何況,那年代,流行的是約好打群架。如果有足夠的實力,選擇打群架是最合算的,不單可以狂揍對方,還可以從對方身上賺到拳頭費,打傷對方,又不用出醫『葯』費,實乃一舉三得。

白光偉就喜歡用這種豪華的方式來跨壓敵手。

但凡一次群架打輸之後,以後想翻身是很難的,勝方的實力會越來越強,而輸方的實力會越來越差。

王小兵的實力不容小覷,而他的干姐洪東妹又是一方大姐大。兩人聯手的實力將非常雄厚。鑒於這種情況,白光偉也不得不小心,他雖是樹林四少之一,實力也頗強,但洪東妹在黑道『摸』爬滾打了那麼多年,絕對是一個難對付的人物。

姜還是老的辣。

想要消滅王小兵與洪東妹,白光偉還沒想到更好的辦法。唯有按部就班,先借快刀被打這件事,對付王小兵,等到收拾了王小兵,那相當於去掉了洪東妹一條臂膀,以後再對付她,那就容易些了。

黑道爭地盤而發生爭鬥,那是古今都有的事情。

如今的局勢是:如果白光偉想要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勢力,那就一定會觸及洪東妹與王小兵的利益,這樣一來,只有較量一番,勝者得地盤。

可是,有那麼容易戰勝王小兵嗎?

王小兵也一樣想把白光偉收拾,兩人水火不容,絕不能共存。

看著白光偉的麵包車漸漸遠去,王小兵暗忖道:白光偉,你太過自負了。我估計你不會有好結果。

送走了白光偉這個瘟神,大家都鬆了一口氣。399

蕭婷婷俏臉的緊張神『色』也舒解開了,好想贊一句王小兵,但有那麼多人在場,她說不出口,只好將那句「你真了不起」存在心裡,日後有機會再對他說。

董莉莉也聽說白光偉是個很恐怖的黑道頭頭,她只關心王小兵的安危,如今他平平安安的,她心裡的一塊石頭也落了下來。

等到周邊人少了,蕭婷婷才低聲道:「小兵,多謝你幫我。」

「看你那麼客氣幹什麼。都是自家人……」他的意思是指都是同班的人,但想到董莉莉在一旁,說這種親昵話,會令她吃醋,便連忙住嘴。

用眼角餘光偷瞥了一眼左邊的董莉莉,見她抿緊了紅唇,俏臉顯出淡淡的失落,好像是他冷落了她,她不高興了。

於是,他笑道:「我們三個真的很合得來。跟你們在一起,我感到非常的快樂。」

董莉莉玉`唇扯出一抹冷笑,道:「有什麼好快樂的。」

「那我傳一點快樂給你吧。」說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手過去,牽著董莉莉的玉手,笑道:「現在快樂了嗎?」。

「哼,你幹嘛牽我的手呢?嗯」她佯裝微慍,但朱唇卻泛著濃郁的笑意。她是有意說出來讓蕭婷婷明白自己才是他的正牌女友。

「牽你的手,傳遞快樂給你埃」王小兵笑道。

「哈,別人看到不好。」董莉莉瞥了一眼蕭婷婷,幽幽道。

兩美女雖算是好友了,但也是情敵,只要沒王小兵在她倆旁邊,那她們就不會生出醋意。她們雖知道不能獨佔王小兵,但也還沒有完全準備與對方共同分享王小兵。蕭婷婷還好些,只因她覺得是第三者,所以那種分享心態會濃一些。

而董莉莉則感覺自己是大婆,除非到了迫不得已的情況,不然,不想與蕭婷婷一起共享王小兵這個出『色』的少年。

「我看到也沒事,你們牽手不關我的事。」蕭婷婷雖有點氣,但想到王小兵對自己有情有義,他又幫自己這麼大的忙,也不在乎董莉莉的冷嘲。

「你也不高興了?來,我也傳遞一些快樂給你。」說著,也伸手牽住了蕭婷婷的玉手。

「嗯,別嘛」蕭婷婷裝模作樣地輕輕甩了幾下手,看似是要甩開他的手,其實心裡喜滋滋的,俏臉也紅了,幸好是在夜『色』之下,不容易被看出。

「這人就是『亂』來。」董莉莉也輕甩了甩手,努嘴道。

「哈哈,你們說我們演的小品能不能獲獎?」他連忙岔開了話題。

「安慰獎都沒有。」兩女笑道,卻不再要去甩他的手了。

「應該是一等獎。」他笑道。

其實,他不是『亂』說的,他早就跟團委書記張靜打過招呼了,她應允給他一等獎。他相信她有這個能力。

不久,晚會結束,便到宣布獲獎的時間。

王小兵、蕭婷婷與董莉莉表演的小品《三個班長的故事》不出意外地獲得了一等獎。晚會結束之後,王小兵請了一班好友與同學到學校飯堂刷了一頓夜宵,吃足喝飽之後,眾人才散了。

明天就是國慶假期的第一天,同學們有的連夜趕回家,有的則在學校住一宿,反正有的是時間玩耍。

吃完宵夜之後,王小兵想與董莉莉到運動場找一個比較僻靜的角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可是,放了假的學生喜歡夜遊,學校的每個角落都散落著三五成群的學生,或聊天,或談情,沒有哪個地方是空『盪』的。

兩人只好在『操』場上沿著跑道散步聊天,等夜再深些,看有沒有機會。

今晚王小兵與董莉莉心情頗佳,想激情大戰一回來慶祝一下小品獲得一等獎。

「你看,姚老師。」董莉莉本來是與王小兵手牽著手的,見到迎面走來的姚舒曼就在約三十米之外,便連忙鬆了手。

王小兵舉目望去,果然見到姚舒曼一個人也在散步,可能在思考人生的問題。

「姚老師。」王小兵與董莉莉向姚舒曼打了個招呼。

「嗨,王小兵,明天開始幫你訓練游泳吧,你沒其它事情吧?不少字」姚舒曼點了點頭,笑道。

「沒什麼事,明天幾點開始啊?」姚舒曼說他游泳速度快,再訓練一下,可以參加全縣的游泳大賽。

「下午三點開始,訓練到六點,怎麼樣?」本來,國慶幾天假期,姚舒曼卻不知去哪裡玩好,心裡想到王小兵,覺得跟他在一起頗有意思的,便找了這個一箭雙鵰的借口。

「行埃」王小兵爽快道。

「那明天見。我回宿舍了。」見董莉莉與王小兵在一起,便知人家是情侶了,姚舒曼心裡湧起淡淡的惆悵。

其實,王小兵對游泳大賽沒什麼興趣,只對姚舒曼頗有『性』趣。國慶這幾天假期,他也有事情要辦,比如看看林帶喜請人幫自己裝修的店面,現在裝修得怎麼樣了,還有要拿美容丸給張芷姍,她已打了電話給他,問他國慶什麼時候有時間,可以拿幾粒美容丸給她,除此之外,朱由略也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動手教訓白自強。

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也不算個閑人。

不過,對於快泡到手的姚舒曼,他也想趁熱打鐵,在兩人情感正在高漲之時把她征服,免得她被別人泡去了。

女人,想要得到她的好感與愛情,那必須保持與她在一起,不然,再親密無間的情侶,如果經常不見面,那也會感情冷淡,導致最後分手。

所以,他要用國慶這幾天將她的芳心虜獲。

董莉莉也看出姚舒曼平時對王小兵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問道:「小兵,你有沒有發現姚老師對你很好?」

「對你們也好埃」他鎮靜笑道。

「不是的,我從她的眼神能感覺到,她對你有那種意思。」她牽著他的手,好像怕他飛走似的。

「別多想了。圍牆那邊沒什麼人,我們過去吧。」說著,他拉著她的手,朝那邊快步走過去。

董莉莉作為他的正牌女友,也感到壓力頗大,圍繞在他身邊的美女如雲,而且個個對他好像都有意思,她雖沒有親眼見到他與別的女孩子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但從種種跡象可以猜出,他必然還與其他姑娘有一腿。起先,她也有醋意,後來,想開一點,覺得眼不見便不為信,一切當它是浮雲。

美女也有煩惱的時候。

不過,不論什麼煩惱,只要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那就心情愉快了。

圍牆那裡比較昏暗,月『色』照不到那裡,人在圍牆的陰影里,遠處的人很難看到。況且,王小兵坐在地上,讓董莉莉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他將她的褲子與內衣褪到大腿處,便可進攻她的神秘之外。

這招便是「抱虎歸山」。

兩人有一段時間沒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了,今晚又在一起鍛煉身體,小別勝新婚,他開始在她胯下用心地開鑿隧道,力量之大,打鑽之精確,乃世上罕有。

周圍有秋蟲「唧唧」,給他與她的接觸處發出的「噗噗」聲和聲,交織成一曲優美撩人的月下春光曲。

一旦他使出十成功力,她也難以抵抗,下面很快便疼痛起來。她求饒,呵氣如蘭,咬著他耳朵要他輕些。

可是,男人一旦開始工作,沒那麼容易減慢速度,而他也想一鼓作氣,早點將她送到第一波高『潮』上。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頻率之快,使人眼花繚『亂』。

在運動中,董莉莉整個身子劇烈震動,好像要散架一樣。

兩人都喘氣如牛,而她的鼻端還發出誘人的「嗯嗯」聲,在周遭輕輕迴繞,扣人心弦。

約莫十分鐘之後,董莉莉終於捱不住王小兵既快又準的強力進攻,「氨一聲,便興奮地昏厥過去,整個身子趴在他身上,雙手摟著他的脖頸,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鼻端氣息柔細。

這是他第一次使她完全興奮暈過去。他閉著眼睛,好好感覺小腹下面的快感在極速擴散,一股又一股的興奮從那裡震『盪』開去,使他連連打激靈。他的褲襠被她的泉水弄得濕透了,不過不要緊,反正沒還洗澡,做完了體育運動再回去沖涼,那就行了。

夜越來越深了,但他與她還在鍛煉身體。

半個小時之內,他使她五次興奮地暈過去。

在接下來的半小時之內,他祭出柔舌功,將她上半身每一寸肌膚都耕耘過,並且登上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在那裡觀光遊玩。

一直玩了兩個多小時,兩人都達到了忘我忘物的極樂境界。他躺在地上,她則壓在他身上,兩人的凹凸處還緊緊銜接在一起,傳遞彼此的溫存。

在這種美妙的時刻,董莉莉真想融入他的身子里,永遠與他結合在一起。

休息了半個小時,已是凌晨一點多了。兩人才站了起來,往宿舍的方向走去。董莉莉下面頗疼,要王小兵扶她到女生宿舍大門前,她才扶著樓梯上了樓。

王小兵也有點累,但回到了宿舍,洗了個冷水浴之後,精神就恢復了些許,當進入玉墜的丹域里,呼吸到那裡馥郁的『葯』香,精神便恢復了大半。他在那裡煉製了三個小時的美容丸,然後才出來睡覺。

等他醒來之後,宿舍的舍友基本都回家了。

只有謝家化還在等他一起回東和村。見他醒了,道:「小兵,是回村裡還是去哪裡?」

「我下午還要參加游泳訓練,你先回去吧。」他伸了個懶腰,感覺精力又充沛極了,心裡喜忖道:年輕真好!

「借我二十塊,我買煙。」謝家化是沒錢賭博了,只得向他要。

「你屢敗屢賭,真是精神可嘉啊1王小兵揶揄道。

「麻痹,謝謝你誇獎我。」謝家化除了肌肉發達,腦子智商確實不高,經常轉不過彎來,他只知道一加二等於三,如果說一加一再加一,他的腦筋便難以快速轉過來。

「喏,祝你早點輸光。」王小兵遞了二張十元面值的鈔票給他。

「贏了請你吃飯。」謝家化像是快要枯萎的小草得到了甘霖的滋潤,立時有了生機,接了錢,連蹦帶跳走了。

他向來說要請王小兵吃飯,可是,他每次都是輸得精光,沒有哪一次能兌現諾言的。

作為鐵哥們,王小兵也曾勸過他,叫他不要嗜賭如命,可是,想要說服謝家化,使他不再賭博,那就相當於對牛彈琴,要牛聽懂琴曲。久而久之,王小兵也不勸他了。反正他沒什麼錢,任輸也輸不了多少。

如果日後有能力照顧這位死黨好友,王小兵不會給他現金,而是以自己的名義買好東西,而後讓給他用,這樣,才可防他把什麼東西都買光。

謝家化走後,宿舍里就只剩下王小兵一人了。

平時,學校里人聲喧嘩,如今,放假了,到處靜悄悄的。王小兵躺在床上,看著天花頂,回味昨晚與董莉莉的激情大戰,興奮猶存,暗忖要是當時能把蕭婷婷一起請去做些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就完美了。

不過,想得到蕭婷婷的身子,不能焦急,只須再耐心泡一泡她,便可成功了。現在的她已是他的獵物,逃不出他的五指山。他倒是在想,如果擺不平白光偉,那就難以跟蕭婷婷在一起。

當務之急,還是要想法子收拾白光偉。

對付白光偉的計劃已有,只是還沒完全實施而已。他覺得是要找個時間去跟董少容接觸一下,從她那裡作為突破口,把計劃向前推進了。

如今與白光偉算是撕破了臉皮,沒有迴旋的餘地。

人生走到這裡,王小兵走到了岔道口,選對了路,那以後就能走出自己的人生;選錯了,那就有可能帶來滅頂之災。人生無常,唯有努力生活。

他只有一個偉大的夢想,那就是娶一群嬌妻,經常與她們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多多鍛煉身體,爭取長命百歲。

點了一支香煙,悠然地吸著,腦海里浮現一個又一個美女的倩影。她們之中有的已跟他有肌膚之親,有的跟他關係曖昧,有的還只是朋友關係,但都成為他獵取的目標。美女,他愛之,只要對方對自己有意思,那他就願意向她貢獻自己的精華。

想到張芷姍,他體內的欲`火便漸漸升起來。

那麼一個嬌滴滴的人兒,他真的很難忘記她那張清秀而典雅的臉蛋,還有她那種柔弱的氣質,都教他大起愛憐之心。

「找個合適的時間到她家裡坐坐才行。」

他朝上吐了一個煙圈,想到上兩次在她家裡,幾乎得到她,就是天公不作美,運氣欠缺了些許,才使到嘴的肉又掉出來了。他相信,只要持之以恆,終究會有機會去耕耘她那優美的嬌軀。

想到還有許多美女等著自己去品嘗,他充滿了鬥志,精神煥發,立時翻身起床,刷牙洗臉,撒『尿』穿衣,一氣呵成,每一個動作都飽含自信。

這世界有女人真好。

哼著時下流行的歌曲《我只在乎你》,出了宿舍,關了門,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勞力士,已是早上十點多了。不早不遲的,吃早餐又太遲了,想吃午飯又還沒到時間。忽然記起學校飯堂今天不營業。

高三與初三也放假了,學校飯堂也就不營業了。

中午去哪裡吃飯好?

這是個小問題。他有摩托,可以隨時到餐館吃,但他想起已約了姚舒曼下午作游泳訓練,那她早上不在學校,下午才來學校?

帶著這個疑問,他走到教工宿舍樓前,抬頭朝上瞧了瞧,想到在這裡站著看,不如上去看看,或者邀請她吃午飯,那也是一件好事。不過,想到她的宿舍與蘇惠芳的相鄰,要是碰到蘇惠芳,也有點麻煩,畢竟兩美人之間有些許的爭風吃醋。

上到了四樓,走到402宿舍,看到門上鎖了,蘇惠芳不在,再走到403宿舍,見到門也上鎖了。

兩個美人都出去了,這麼大的校園裡,只有自己一人,確實太孤單了,早知這樣,約董莉莉來男生宿舍,與她一連做幾天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樣才有趣。

「還是先去吃午飯,下午再來找她吧。」

這麼想著,便下樓梯,剛下到三樓,便聽到下面傳來姚舒曼與蘇惠芳的談笑聲。

「今天的菜心又便宜又好。」這是姚舒曼的聲音。

「要是能存放很久的話,就買幾十斤回來放著。」蘇惠芳笑道。

「咯咯,買那麼多幹嘛。」

……

兩美人邊說邊走了上來。

王小兵心念電轉,暗忖要不要跟她們碰面,雖是見慣了大場面,但在這種時候,也會有點失措,主要是自己一在她們面前出現,就有可能引起她們之間爭風吃醋,到時又要自己調解。

可是,像庄妃燕與桂文娟這種本來不認識的美女,都能使她們最後成為朋友共同服侍自己。這給了他信心。

於是,他站在樓梯間,等她們上來。

一會,蘇惠芳與姚舒曼都上到三樓,但她們只顧說話,沒往上看。

「兩位老師好。」王小兵熱情打招呼道。

「唉喲,嚇了我一跳。」蘇惠芳膽子要小些,根本不曾想到王小兵會在這裡出現,聽到有人突然說話,肉跳了一下。

「咦,你怎麼會在這裡啊?」姚舒曼笑道。

「呃……」王小兵想了想,半真半假道:「學校飯堂關門了,我起床之後,沒早餐吃,想到快要吃午飯了,所以想來請兩位老師去吃飯。誰知上來之後,看到你們的門都鎖了。」

「咯咯,是不是真的這麼有心矮」蘇惠芳嫵媚笑道。

「若有半句假話,天誅地滅。」王小兵拍著胸膛道。

那年代,很流行發誓。發誓是華夏文明精髓的一部分。幾乎每個人都會發誓,所以,誓言最不值錢。不過,發誓又可起到不少穩定人心的作用,是以,上到朝堂,下到鄉野,都喜歡用發誓來給人打強心劑。

世上只有極少數的人的誓言比較可信。

王小兵就是其中一位。他也有發誓不兌現的情況,但很少,發十次誓,可能有一兩次是不會兌現的,其它的都會如約兌現。

「呸,大清早的,就發這種毒誓,你真無聊。」姚舒曼笑道。

「他可能是來找你的。」蘇惠芳笑道:「那我先上去了。」

「你錯了,其實我是來找你的。」王小兵笑道。

「找我幹嘛?」蘇惠芳眨著眸子,道。

「我要請你給我實習歷史知識,爭取到了期末考試時,歷史課考它個一百分。」王小兵居高臨下,灼灼的目光掃視兩美人那高聳的山峰,咂了咂嘴,道。

「我可沒空哦」蘇惠芳開心地笑了。

她與他表面上還不是情侶關係,實質上早已堪比情侶關係了。他與她的一言一語,都是情人的話語。她能從中體味到他淡淡的情意,是以,俏臉堆滿了笑意。

在一旁的姚舒曼自然有些吃醋,冷笑道:「看你們,一見面就那個了。」

「什麼那個嘛」蘇惠芳笑著拍了一下姚舒曼的手臂。

「咯咯,我早看出來了。」姚舒曼努了努紅唇,笑道:「王小兵,我們做午飯。你也一起來吃吧。」

「好1他求之不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