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98章兩大巨頭對峙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36523材魁伟,气度恢宏,双目如电A...

以前,東興中學里沒哪個人敢與白光偉叫板的。<-》每次學校舉辦什麼晚會,只要白光偉一來,全校師生都緊張,生怕他在學校里搞事,沒人能抗衡他。

這種情況,自從王小兵的實力提升之後,便有所改善。

如今,東興中學的師生也不那麼怕白光偉了,因為他們相信王小兵扛得住他。

一般來說,師生們說起黑道人物,那都是從心底里嗤之以鼻的,雖然表面不敢顯出鄙夷,那是由於害怕惹禍上身。他們看不起黑道人物。

可是,唯一例外的就是,他們看得起王小兵。

東興中學與銅業中學向來是競爭的關係,暗鬥不斷,從老師到學生,都是處於馬拉松式的鬥爭之中。所以,當白光偉這個銅業中學的學生來東興中學聒噪的時候,那就相當於銅業中學騎在了東興中學的頭上,東興中學的師生感到非常沒面子。

在骨子裡,東興中學的師生都希望學生中有一個學生能出來對抗白光偉,為東興中學爭回一點面子。

直到王小兵出現,他們的心愿才遂意。

王小兵與白光偉的爭鬥,看似只是兩個高中生的較量,其實,在他倆的背後,卻是捆綁了兩個學校師生的鬥志。他倆的勝敗,將牽動兩個學校師生的神經。師生們都在等著看王、白二人哪一個會勝出,這是一種強烈的好奇。

許勇也算是東興中學的一分子,所以,他也希望王小兵打敗白光偉。

就要到來的國慶晚會,白光偉會來東興中學轉一圈,這是肯定的,至於他是來看蕭婷婷還是來搞事,其實也不用猜測,不論是哪一種情況,他應該都是來找碴的。

因為王小兵與蕭婷婷的曖昧關係極有可能傳到白光偉的耳朵里了,何況,他打了快刀,縱使今晚白光偉不來,那這幾天之內都會來。

做好一切防備,那是很有必要的。

在東興中學里,王小兵振臂一呼,便可招集數十學生,因此,也不須特別去招集其他手下來這裡作埋伏。

而且,那時代,流行的打群架是事先約定的。

是故,若白光偉想開戰,那他肯定會來約戰,只要接受挑戰,那就有時間去準備。

本來,王小兵與洪東妹已計劃好對付白光偉的事宜,也正在一步一步去實施,但出了快刀這件事,也是純屬意外,如果真的要提前火併白光偉,那也只有順從天意了。

「可能今晚他都會來找我。」王小兵淡笑道。

「他看到你搭那個美女了?」許勇是指蕭婷婷。

「沒有。我下午打了快刀。打到他半殘了。我算與白光偉結下仇恨了。」王小兵輕描淡寫道。

聞言,許勇嚇了一跳,半信半疑道:「真的還是假的?那你相當於向他下了戰書埃這回有好戲看了!我看好你,兵少1

火併這種事,很難有不費一兵一卒便全勝的,但敵人來了,也沒有妥協的道理,王小兵雙眼射出凌厲的目光,道:「我早想到會有這一天。他來好了。我等著他。哈哈哈……」

「要不要我弄幾支霰彈槍給你?」許勇道。

「現在還不用,等他來向我約戰,再說。好了,我回宿舍了,晚上還要上課。」王小兵伸了個懶腰,暗忖沒有把蕭婷婷的身子得到,有些可惜。

正當他要駕駛摩托進校園的時候,忽然有摩托聲從校門口的大路上傳來,王小兵循聲望去,見是余光中,思索他來這裡幹什麼。

「那廝不會來找姚舒曼吧?網不少字」王小兵恍然大悟。

其实,余光中就是来找姚舒曼的。他昨天下午花了半天来调查姚舒曼,果然发现她没有男朋友,之前在王强家&说有男朋友,那是骗人之言。

爱情会让人&变大。

余光中第一&到姚舒曼,便喜欢上她了。他决定要向她发起猛烈的追求。

一会,便到了王小兵的面前,笑道:“王小兵&见到你了。”

“你来这&有事吗?”百晓生网不跳字。王小兵不想跟他说话。

“我来找姚老师,你知道她住哪&吗?”百晓生网不跳字。余光中掏出香烟,分了一支给王小兵,并没有分给许勇。

“不太清楚。不知她有没有住在学校&面。”现在两人是情敌关系,他可不想帮余光中的忙。

不过,有一点令王小兵比较宽慰的,姚舒曼对余光中没什么意思。

可是,要是余光中发起狂风暴雨般的追求大行动,是否会使姚舒曼回心转意,那也是个未知数。

“那我进去找她吧。”余光中叼着香烟,拧动油门,要开进去。

“那个好像要在这&登记,得到允许才能进去的。”王小兵向许勇使了个眼色,笑道。

“喂,不要进去。校长说了,陌生人不能随便进校园。”许勇憋着一口气&保安室&走了出来,招手道。

“我来找姚舒曼老师,不能进去吗?”百晓生网不跳字。余光中愣了愣,有些不满道。

“不能进去,这是校长的命令。让你进去了,我都不用在这&工作了。”许勇一副正经的神情,道。

余光中退了出来,鄙夷地扫视一眼许勇,那意思好像在说:他妈的,那么拽!

这种不友好的眼神,许勇也看出了&更不让他进去了。

余光中非常火大,肌肉横抽的脸庞显示出想打架的趋势,但他也知道王小兵会做和事佬,打不成的&道:“王小兵,你帮我进去叫姚老师出来吧。”

“行,不过要碰到她才行。没碰到,那就没办法了。你还是以后先跟她联系好再来吧。现在她下课了,可能会出校园。”王小兵答应着,却不会帮余光中传话。

无奈之下,余光中也只得调转车头走了。

看著遠去的余光中背影,王小兵暗忖道:這傢伙也想泡姚舒曼,現在多了一個情敵,不過,她對我比較有意思,還是我的優勢大些。

吃了晚饭,洗了澡,便到教室上晚修。

一晚上,王小兵都在等着白光伟的到来,可是,直到下了晚修,也没见到他出现。虽是这样,但迟早也会面对他,王小兵倒希望他早点来,两人之间的恩怨越来越深,不可能靠说两句就能摆平的,武力解决是最终的途径。

下了晚修之后,王小兵自个到运动场的一角,修炼柳叶掌。这种掌法,奇妙之处就在于它看似没什么攻击力,实质上,它有点类似太极掌,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

当与敌手斗战时,如果柳叶掌练到了家,那施展出来,便如风吹柳叶,身法轻灵,随着敌手动而动,在敌手运动中寻找破绽,然后克敌。

一晚时间,他只是熟悉了招式的名称,想要发挥出柳叶掌的威力,他还办不到。

而学会了柳叶掌,是否能凭它真的打败白光伟,王小兵心里也没底,只有到了那一天,与白光伟交过手,才会有真正的结果出来。

与白光伟这种人为敌,并不好玩。

那是一种刺激,又蕴含着惊心动魄,稍有不慎,都会出人命的。

刀头舐血,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他与白光伟的恩怨是不可和解了。

晃眼间,便到了国庆文艺表演晚会的前一天。

国庆晚会,总是会引来不少校外的社会闲杂人员混进来闹事。东兴中学只有许勇一个保安,他也没有能力把所有闹事者震慑住,像白光伟那类的,他根本就不敢管,出了乱子,学校领导问到,他便说自己尽力了。

因为难以请到保安,所以每当许勇说那句「你们觉得我不好,那就炒我鱿鱼吧”话时,都会使学校领导语塞。要是炒了他,想要再找一位像他那样还有能力保护一下校园的人,实在比较难。

是以,学校领导也不会辞退他。

现在,学校里有了王小兵这种在黑道比较有实力的人物,到了这种容易出事的晚会时,许勇就向校长推荐王小兵,让他出点力来帮忙维持治安。

校长张万全与王小兵算是朋友,他帮过王小兵,王小兵也帮过他,两人没什么不能谈的。于是,张万全找王小兵到校长办公室里详谈。两人友好地一起抽烟,交换了彼此的意见,张万全拿出诚恳的请求,费了好一番口舌,才使王小兵答应下来。

国庆文艺表演晚会在国庆假期的前一天晚上举行。

那天晚上,晴空万里,皓月当空,天气凉爽。

师生都到运动场上去观看文艺表演。这一晚,不用上晚修,同学们都很高兴。但在这种时刻,学校的老师与领导倒是有些担心,老师担心自己班里的学生与校外进来的混混打架,领导则是怕学校出人命,那官帽都要掉。

以往,学校的保安力量不足,就从每班里抽出些高大强壮的男学生,组成临时治安队,直到晚会结束之后才解散。

王小兵就做过「治安队”的队长。

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有王小兵在东兴中学里坐镇,一般的混混都不敢来这里闹事,这里的地盘属于王小兵。谁敢来捋虎须,那就拈量自己的斤两,不够分量的也来这里耀武扬威的话,那结果只有一个:被揍。

学校只有许勇一个保安,他也照顾不了那么多。

所以,每当举办大型晚会的时候,总是会有许多校外的混混进来,混杂在师生之中,伺机闹事。

王小兵答应了校长张万全,帮他维持一下晚会的治安,便让谢家化把话放出去:国庆晚会的时候,不要来闹事,不然,后果很严重。

果然,到了那天晚上,也有混混进来了,但都事先来找王小兵说明情况:只是进来看晚会,并不闹事。

对于那些没什么实力的小混混,王小兵也不须在意,谅他们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唯一关注的就是白光伟会不会来,如果来了,估计气氛会非常紧张,至于是不是会发生械斗,那还是个未知数。

晚会在一片琴声中开幕。第一个节目是电子琴演奏。

王小兵的小品在中后期,在还没上场之前,他就要负责学校的治安工作。许勇也听他调遣。

本来,王小兵没有跟道上的朋友打招呼,可是,这晚,还是有数十道上的朋友听说他有可能与白光伟开战,不请自来,个个都带了家生来,有的是砍刀,有的是铁棍,有的则是散弹枪。

是故,王小兵更是有恃无恐,只要白光伟敢来这里闹事,他绝对能应付。

其实,等待也是一件很磨人的事情。

但凡稍微知道一点底细的学生,都知道今晚极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斗殴,而主角正是王小兵与白光伟。这种真人的搏斗,比舞台上面的跳舞与唱歌好看多了。是以,学生们虽是在看节目,心里却是在期待着真人搏斗出现。

就眼下来说,白光伟与王小兵是年轻一代中,在小树林一带数一数二的黑道人物。

正所谓一山不能藏二虎,二人之中,必然会有一番争斗,谁能笑到最后,那就只有看各人的实力。如今,两人的实力在伯仲间,外人很难断定谁会成为最后胜者。

大多数的人都认为,一旦王小兵与白光伟开战,最合理的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

而今晚就有可能得出结果。这也是许多学生极想知道的结果。

如果王小兵胜了,东兴中学的学生憋了很久的一口气便舒出去了。他们一直对白光伟不屑,但在他的淫威之下,却极为害怕他。他们都把自己想像成王小兵,然后去揍白光伟,一泄心中的郁闷。

不过,要是白不伟来到他们的面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会吓得战栗的。

晚会已经开始了数分钟,还是不见白光伟出现,许勇笑道:「白光伟不来,今晚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看来他是不会来了。”

「麻痹,勇哥,怕他做什么,要是他来了,敢在这里闹事,照样干他!”谢家化已有一段时间不打架,浑身不自在。

「我跟你鸟人没得比啊。”许勇给王小兵与谢家化各人分了一支香烟,「你把打架当饭吃的。我怎么跟你比啊。”

「哈哈,我喜欢你说的打架当饭吃这句话。”谢家化粗犷地大声笑道。

「我倒希望他早点来,反正他都会来找我。早点来,早点解决问题。”王小兵知道不可能拖着拖着就会把两人间的恩怨抹除的。

「如果晚会结束了还不来,就不会来了。”许勇朝校门口眺望了一眼,没有看到车灯。

白光伟打架很讲究排场的,一旦要跟王小兵这种级别的人开战,那至少会拖两卡车的人马过来,绝对不会带着一百多人步行前来。就像有摩托开的人不会将摩托闲放在家里而走路去上班一样。他是有那个能力找到运输工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约莫十分钟之后,就快要轮到王小兵与萧婷婷、董莉莉表演小品了。

萧婷婷与董莉莉在校门口找到王小兵,见他与一群青少年在一起,看他们手中都拿着家生,便知有可能是准备打架,萧婷婷感觉白光伟会来寻仇,心里过意不去,问道:「小兵,你们这是要跟人打架吗?”百晓生網不跳字。

「没有啊。”他笑道:「如果有人要跟我们打,那就只好打了。”

「是白光伟吗?”百晓生網不跳字。萧婷婷直接问道。

她这一问,在场的人顿时静了下来,其实,没有人愿意谈起白光伟,真是谈虎色变,说起他的名字,都教人心里不舒服。

「他有可能来。”王小兵点头道。

「有危险吗?”百晓生網不跳字。她帮不了什么忙,心里有点乱,极为关心王小兵,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干着急。

「哈哈哈,没有危险。听到了吗,现在已到歌唱节目了,下一个节目就到我们了,走吧。”王小兵也不想让萧婷婷担心,笑道。

「为什么要打呢,大家谈清楚不行吗?”百晓生網不跳字。董莉莉好奇道。

众人闻言,笑而不语。

世间许多事情是可以通过谈判勾通而得到解决的,但也有许多事情是只能用拳头来解决的,靠嘴是谈不拢的。女人很难明白男人的世界,就像男人很难理解女人的世界,一凸一凹的生理变化,代表的是两种既有交集又有子集的世界。

男人世界的有些事情,要跟女人解释清楚,那是很困难的。

所以,王小兵招呼萧婷婷与董莉莉朝运动场走去,准备登台演出。只要他登台,就可获奖,这就是下面有人的好处。女人要上面有人才牛`逼,男人要下面有人才牛`逼。

一会,便轮到王小兵、萧婷婷与董莉莉三人表演小品。

上了台,只见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在晃动,王小兵见惯了大场面,也不会怯场。他一出场立刻吸引了全校师生的目光。他是个很特别的人,当初,他是个没有任何名气的人,在大街上随便一站,与路人也没多大区别,没有两耳垂肩,也没有两手至膝。如今,他既是学生会的主席,又是黑道的一个老大,而且,他把校花董莉莉泡到了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学校里有校长张万全罩着他,没人能动他。这阵子,他又与校花萧婷婷走得很近,羡煞旁人。

身份这么特殊的人,想不引人关注都很难。

与其说下面的师生是观看他表演小品,倒不如说是在打量他本尊,想从他的身上找出他能成为名人的一点霸气。不过,他的霸气包藏得很好,并没有侧漏,是故,师生们观察了许久,得出一个结论:他是个内敛的人。

自从他有了名气之后,但凡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师生的关注。他终于活在了焦点之中。

今晚,他身边的萧婷婷与董莉莉光彩照人,美艳不可方物,而她俩在王小兵身边转来转去,使台下的师生们啧啧叹羡:这小子把两个美人都得到了!

三人表演的的小品并不算出彩,但赢得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其中一半的掌声是给王小兵的,这是友情鼓掌,还有一半是给萧婷婷与董莉莉的,这是色狼鼓掌。

小品很一般,但却引起大反响。

要是不知底细的,还以为三人真的表演得那么好,其实是下面的色狼们蠢蠢欲动,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舞台上面的两位美人,身子不断向前倾,恨不得飞上舞台去,一亲芳泽。

不过,有王小兵这座高山存在,他们只能望其项背而自`慰了。

想要得到美人的青睐,不单要有足够的体力跨过王小兵这座高山,而且,裤裆里还要有够尺寸的制造人类的圣物,不然,一切都是妄想。

舞台下面,除了东兴中学的师生之外,当然还有其他校外陌生人。在这些陌生人之中,却有一个身材魁伟,气度恢宏,双目如电,威势慑人的小青年正冷冷地盯着舞台上的王小兵。这个小青年就是白光伟。

在王小兵带着萧婷婷与董莉莉离开校门口一会,白光伟就来了。

许勇自然不敢拦他,他就黑着脸进了校园。不过,他只带了十几人,开了一辆面包车过来。

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

白光伟带着人走向运动场,许勇等人就跟在他后面。

当白光伟看到王小兵与萧婷婷在舞台上表演小品有说有笑时,他脸上的肌肉在不停地抽搐,指骨必剥必剥作响。

几分钟之后,小品结束了。

王小兵谦虚地接受了如雷的掌声,退回后台之后,便来到了白光伟的面前。要是在一年前,他会感到害怕,如今,已今非昔比,他与白光伟是同等级的人物。

在黑道实力方面,两人半斤八两。

跟随王小兵背后的不少于一百人,不过,这些学生多半是来看热闹的,他们是想来看看这两大巨头的对决,他们不善于动手,但作为啦啦队,呐喊助威,绝对能胜任。

就人马而言,白光伟只带了十几人前来,而王小兵一边却有一百多人,实力有点悬殊,是以,东兴中学的学生都感到兴奋,希望王小兵带人围欧白光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