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96章林子里的春色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操』,老子殺了你1快刀已惱羞成怒,剛爬起來,就撲向了王小兵 可是,他用匕首,完全及不上王小兵,出招的路數早被對方看出來,只刺出了一刀,還來不及縮手,便被王小兵空手奪了匕首。 只是轉...

結果,姚舒曼很有禮貌地回了一句:「我學武術只是用來鍛煉身體的,水平很碴的,不敢獻醜,不要切磋了。」

聞言,王小兵微感高興。

余光中瞥見王小兵,也以為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心裡不禁黯然,出於禮貌,向他點了點頭,還遞過來一支香煙,道:「我叫余光中,請問怎麼稱呼?」

「王小兵。」王小兵接了香煙,笑道。

「你也是個武術愛好者吧?不少字」余光中問道。396

「算是吧。」王小兵點燃了香煙,道。

如果余光中知道王小兵的身份只是姚舒曼的學生,那麼他的嫉妒之心不會那麼強。如今,他是先入為見,把王小兵看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而他又對姚舒曼一見鍾情,於是,兩人便存在了競爭關係。

「你學過什麼功夫?」余光中盯著王小兵,道。

「只學過小擒拿手。」王小兵吸了一口煙,道。

「我也學過一下,不如我們拆幾招,切磋切磋,怎麼樣?」余光中很想在姚舒曼面前挫一挫王小兵,從而顯一顯自己的威風。

「我的擒拿手學得不怎麼樣。」這是王小兵謙虛之言。

不過,余光中聽他這樣說,卻覺得他更好欺負,笑道:「就來拆幾招吧。王老師現在在場,可以指出我們的不足之處。」

這種事,如果純粹是切磋一下,那倒沒什麼大不了的。是以,眾人也沒有表示反對什麼的,反而想看看小擒拿手的拆招。

王小兵是個聰明人,從余光中的神『色』便看出他要搞什麼花招,目的不外乎是要自己出醜來提高他的形象。

對方的實力怎麼樣,他不清楚,這也是一個問題,正所謂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人不可以藐相,或者余光中是一位真正的行家也說不定。要是那樣,自己倒要吃虧。這是王小兵的顧忌之處。可是,別人都欺到頭上來了,要是還憋著,那也太沒男子漢氣概了。既然說是切磋,縱使輸了,也沒什麼。

他是個能屈能伸的人。

於是,笑道:「好,不過要手下留情埃」

「這個你放心,我們點到即止。」余光中得意笑道,一副早已勝券在握的神『色』。

本來,女人們都要去忙著弄飯菜的,聽到兩人要切磋一下,也都湊了過來,看個熱鬧,圍成一圈。

院子里人不多,除了王家一家之外,還有王家的些許親戚,也有二十多人。

余光中有點輕敵,加上實力又沒比王小兵強,上來就是大開大闔的打法,結果,被王小兵一招「順手牽羊」給制住了。

姚舒曼不停地給王小兵拍掌慶賀,弄得余光中頗為尷尬,臉也紅了。

輸了一場之後,余光中不服,還要再比一比拳腳工夫,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要稍有差池,都是會受傷的。今天是王強大壽的日子,不容發生這種不愉快的事。

「練武為的是了防身健體,別比了,到此為止。」王強很嚴肅地道。396

這樣,王小兵與余光中的切磋才被迫中止了。

大家進來喝茶的時候,王錚笑道:「小兵,看不出你的身手也不錯。你也是老師嗎?」。他也把王小兵當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了。

「他是我的學生。」姚舒曼微窘道。

老師帶學生去參加親戚的壽宴,這是什麼規矩?

難道是老師喜歡上了學生?

余光中『露』出了狐疑與驚訝的神『色』,目光在王小兵與姚舒曼兩人之間來回掃視,想找出答案。

幸好王強把王小兵前來拜壽的原因說了,才令大家釋疑了。

至此,余光中對王小兵的嫉妒大減,笑道:「王小兵,想不到你還有配製『葯』丸的能力,利害。」豎起一個大拇指稱讚。

「不敢當,只是略知一點『葯』『性』而已。」王小兵淡定道。

「他還要在小樹林集市開一間『葯』店呢。過些日子就要開張了。」但凡說到王小兵的話題時,姚舒曼都表現出了高度的關注。

「搞好了開店的證件沒有?」王錚問道。

「託人去搞了。」王小兵道。

「喏,他老爸就是工商所的所長,以後有什麼問題找他就行了。」王錚指著余光中,道。

「以後請多多關照。」王小兵道。

大家雖是說說笑笑,看似氣氛很融合,其實,還是隱伏著一些不和諧的因素的,余光中看到姚舒曼對自己比較冷淡,對王小兵非常熱情,他又開始妒忌起來,只是不敢表『露』出來,臉上依然笑著,心裡卻是對王小兵頗有看法了。

「沒問題,只要不違法,能幫的,都幫你。」余光中大方道。

其實,他心裡想的又是另一套。

大家閑聊之間,飯菜便擺上來了,一共三台酒席,王家的人坐一桌,王家親戚、朋友等分坐另外二桌。

席間,余光中向姚舒曼發起了猛烈的追求,舉杯向她敬啤酒道:「姚老師,敬你一杯。我一生中最尊敬老師,你們為了培養祖國的未來接班人,付出了許多,任勞任怨,確實了不起。」

「謝謝,我不喝酒。」姚舒曼雖喜歡聽好話,但卻不喜歡聽余光中的溜須拍馬。

「那以茶代酒吧。」余光中下不了台階,堅持道。

其他人也附和,姚舒曼也不好拒絕,便以茶代酒,幹了一杯。396

頗讓余光中妒忌的便是,在入席的時候,姚舒曼就坐在王小兵的旁邊,並且還不時以主人的身份招呼他挾菜吃,那股親昵的勁兒,與情侶毫無二致。

喝了兩杯啤酒之後,余光中又笑道:「姚老師,你有男朋友了嗎?」。

本來,她是沒有的,但為了斷絕余光中的念頭,笑道:「有了。」

王家的人都不知她有男朋友,向來聽說她找不到合適的對象,而她的家人上個月還托王強介紹一個對象給她。

「咦,表妹,你什麼時候處對象了?」王錚好奇道。

「呃,這個月初。」姚舒曼不經意間與王小兵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連忙移開了視線,嘴角噙著『迷』人的笑意。

「怎麼不帶來這裡吃頓飯呢?」曾可郡道。

「他請不了假,以後等有時間,我帶他過來。」姚舒曼撒謊道。

至此,余光中又受了一次嚴重的打擊,好不容易遇見一個心儀的姑娘,卻已是名花有主了。不過,他也是個慣於察顏觀『色』的人,從姚舒曼的神情看出她的話不太真實。是以,他那失落的心情又提升了些許,暗忖只要到東興中學問一問,便知真假了。

酒席一直吃到下午三點多才結束。

姚舒曼與王小兵辭別王強一家,要回東興中學的時候,余光中又大獻殷勤,道:「姚老師,我送你回學校吧。王小兵有點醉了,恐怕開車有危險。」

王小兵只有三成醉意,但余光中有五成醉意。從他們的臉『色』就可看出來。姚舒曼婉言拒絕道:「不用了,我還是坐王小兵的車吧,更方便一些。」

「上車吧,姚老師。」王小兵拍了拍摩托車後座,朝余光中瞟了一眼,笑道。

姚舒曼坐上去之後,王小兵駕駛著摩托,平穩地朝東興中學馳去,留給余光中兩個緊挨在一起的背影。

路上,王小兵哼著輕快的小調,暗示他的心情非常之好。想到姚舒曼對自己有意思,那份興奮之情,瞬間充溢四肢百骸,真想仰天大叫一聲:姚舒曼是我的!

有那麼一剎那,他真想停車,找個路邊的地方與姚舒曼好好激情一番。

起先,這只是一個淡淡的念頭一閃而過,但過了一會,這個念頭便越來越強了,加上血『液』里有些許酒精在催情,他感到小腹下面越來越硬了,渾身幹勁,好像不發泄一下都不舒服。他左右掃視,開到了一片小林子旁邊,便停了下來。

「怎麼了?真的醉了?」姚舒曼關心道。

「呃,有一點,我想到那邊的林子里休息幾分鐘,行嗎?」。雖是向她徵求意見,不過他邊說邊下了車。

「好吧。」姚舒曼只好同意了。

於是,王小兵將摩托停在路邊,走進林子里,找了一處樹頭,坐在乾淨的『裸』『露』在地表的樹根上,背倚著大榕樹,半眯著眼睛,凝視著姚舒曼那豐腴健美的嬌軀,不禁連吞了幾口口水。

「舒曼,你也來這裡休息一下吧。」他招呼道。

姚舒曼走過來,坐在旁邊的樹根上。

下午時分,仲秋的太陽依然還有些威力,坐在林子里,特別涼快,如浸泡在水裡,涼涼的,好舒服。

王小兵瞥了一眼姚舒曼,她也正好看過來,兩人的目光黏在一起,立時產生一種淡淡的曖昧情意。他下面越來越硬,只因坐著,所以沒那麼明顯。他想撲過去,將她按倒在地上,然後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他向來對美女是溫柔的,所以不會採取霸王硬上弓。

「舒曼,現在幾點了?」他有意將自己手錶的時針調快一點。

「咦,你不是有手錶嗎?」。她看了看自己的手錶,道:「三點三十分左右。」

「我的手錶有些不準,你會不會調手錶?」他脫下手錶。

「怎麼了?勞力士也會不準?」她好奇道。

「是啊,我也不知是什麼原因,你幫我調一下。」他把手錶遞了過去,而人也移了過去,佯裝跟她學調手錶,幾乎要碰著她的玉體了。

剎那間,他嗅到了她嬌軀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如蘭體香,使他心神陶醉。

「呃,我也不太會,試試看吧。」她接過手錶,開始調時間,其實,也沒什麼難度可言。她得心應手地調著時針。

而他,則在她旁邊,假裝看她調時間,臉龐幾乎挨著她的臉蛋了。除了嗅著她的體香之外,他一雙炯炯發光的眼睛正在盯著她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雪峰,因有雲霧遮住,所以看不到全景,只能窺見雪白的山腳與兩座山峰之間那條又深又長的誘人『乳』溝。

『乳』溝一直向下延伸,將他的思緒也攝了進去。

他的眼神已渙散,神思早已從她的『乳』溝滑了下去,在她嫩嫩的身子上神遊,想著想著,血『液』流速加快,呼吸粗重,已達欲`火焚身的境界了。

在這火燒火燎的時刻,他咽幹了口水,不停地『舔』著乾裂的嘴唇,恨不得立刻把頭伏下去,登上她胸前兩座雪峰,看山頂上面有沒有鮮『奶』喝。

他知道黃花閨女的雪山上是不產『奶』的。

可是,憶起在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喝到營養極為豐富的鮮『奶』,他就回味無窮,經常想再在別的美女身上也喝到同樣美味的鮮『奶』。

如今,姚舒曼的雪山雖沒有那麼巨大,但也教人想入非非。

而且,她的兩座雪山還沒被別人開發過,自己作為第一位開發商,那更有激情,開發嶄新雪山,那種樂趣不可言喻,從其中尋找到的快活,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他出神地盯著她的『乳』溝,腦袋越來越近她的胸脯。

這時,他的鼻息都呼在她雪白的胸肌上了。

「你離我那麼近幹什麼?」姚舒曼微一側頭,臉面便碰在他的臉龐上,見他目光灼灼,嚇了一跳。

「我看你調時間埃」他訕訕笑道。

「調好了。」她想要站起來。

這時,他一把抱住了她,讓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那一瞬間,她的豐`『臀』隔著褲子碰到了他的老二,她驚呆了,只因感覺到了他老二的雄壯。他緊緊摟著她的酥胸,精神極為亢奮,指端傳來陣陣的柔軟與溫潤,彈『性』十足,教人慾罷不能。

「放開我」她情『迷』意『亂』。

「舒曼,讓我抱一抱,沒別的意思。」他的意思都是在後面才有意思的。

「別這樣,我們回去吧。」她俏臉紅潤如花,嬌滴滴的,讓人愛之不荊

「先坐一會吧。」他第一次這麼緊緊地抱著她,那感覺真好,挺溫馨的,挺愜意的,挺興奮的。

「你……」她微微掙扎了一下,但美`『臀』一動,便與他的老二摩擦起來,能感受到他老二的高溫與鬥志,頓時便不敢再『亂』動了。

她暗自慶幸自己穿的是牛仔褲,如果是裙子,那防禦力就差多了。

兩人靜靜地坐在一起,空氣里瀰漫著淡淡的情`欲。過了一會,他大膽起來,兩手在她的酥胸上修鍊起鐵爪功來。

「啊哦,別」

她有點驚慌地輕呼,隨即用兩手去抓住他的雙手,不讓他練功。

「舒曼,你那裡好有彈『性』。」雖是隔著衣服『摸』了『摸』,但一樣能感受到那股好彈『性』。

「別」她臉紅之極,如欲滴血,忽爾腦筋一轉,道:「我們有的是機會,別急在一時。等我做好了準備,再來,好嗎?」。

他輕吻著她如玉的脖頸,聞言,也知今天難以使她全身心投入到快活的體育運動里,她都那樣說了,表明她的心是自己的了,到嘴的肉,也確實不用太急,於是笑道:「好。」

他鬆了手,她站了起來,用美眸淡淡地橫了他一眼,等他站起后,她還努著紅唇,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了幾下他的肩膀。他感受到濃濃的愛意。

於是,兩人撣掉身上的灰塵,走出了林子。

王小兵載著姚舒曼回到東興中學的時候,還不到四點鐘,正是下午上課的時間。他請了一天假,也就不想去上課。

「現在幫你實現願望了,你應該要兌現你的諾言了吧。」姚舒曼站在車棚前面,笑道。

「這個自然。我會愛你一輩子的。」王小兵掃視一圈,見周遭沒有人,又仗著有三分醉意,便大膽地表白了一句。

「噯,氣死人了」姚舒曼努了努紅唇,道:「我哪裡是要你說這種話,你現在耍賴了,說過的話不算數了。不厚道。」

「我曾發誓,要好好愛你埃」他笑道。

「不要胡說。」她佯裝板起俏臉來,但明眸那抹溫柔的目光卻使人一眼便看出她並非真正的生氣。

「好渴啊,你宿舍有開水喝嗎?」。這是真話。

「有。」姚舒曼道:「你當時是怎麼說的?過河拆橋了,真不老實。」

「哈哈,可能我有點醉了記不起來,待會會記起來的,別焦急,該是你的會到你手的。」王小兵爽朗笑道。

言談間,已上了樓,到了403宿舍前。

開了門,姚舒曼自去倒開水給王小兵。房間不大,一房一廳。

王小兵坐在藤椅上,朝室看了眼,見到那張新床,笑道:「舒曼,那張床睡得還舒服嗎?」。

聞言,姚舒曼俏臉刷地紅了,沒好氣道:「喏,喝水吧。」

「這麼大的床,兩個人睡才好呢。」王小兵抹了抹臉,抽出一支香煙,正要點燃。

「別在這裡抽,我受不了。」姚舒曼連忙制止道。

「以後我天天要抽煙,你又不允許,那怎麼辦?」王小兵將香煙『插』進煙盒裡,笑道。

「那就戒唄。」姚舒曼也不細想,隨口答道。

等說出了口,她才意識到非常曖昧,俏臉更紅了,吹彈可破,教人見了想吻一口。她連忙去上廁所。

等她出來,王小兵已脫了上衣,正倚在藤椅上。他真的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裡,有一種淡淡的溫馨感,沒有拘束,很愜意。

「咦,你快點穿上衣服。」她雙手叉腰道。

「天氣熱,穿衣服不舒服。」他半眯著眼睛凝望著她婀娜的身姿,笑道:「你有沒有看出來,那個余光中肌!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選他做男朋友。」她忽然這麼說。

「呃……」他臉『色』驟然黯了許多。

「你說好不好呢?」她倒有一種捉弄他的意思,嫵媚笑道。

「這個嘛……,哈哈,怎麼說呢?」他站了起來,佯裝思考的樣子,向她踱了過去,走到她面前,盯著她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打了個激靈,道:「他可能不適合你。」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敏銳的,她已感覺到他的『性』趣正在急劇上升,於是,連忙退了一步,站到了洗手間的門前,如果他行不軌,她就將洗手間的門關上。

「其實,我覺得他挺適合我的。」她就是想看看王小兵聽了之後,心情會有多糟糕。

不過,王小兵已識穿了她的伎倆,笑道:「如果你要選他做男朋友,那我可不能免費提供美容丸給你了。」

「你敢」兩人是有口頭協議的,只要姚舒曼使王強指點了他功夫,那他就要免費給她美容丸。

「哈哈,真的不敢。以後娶了你,我就沒舒服日子過了。」他目光在她身子上逡巡。

「你這種人,就活該沒好日子過。」說罷,她又覺得自己說錯了,應該說「誰要嫁你呢」這種話才對的。

他笑著,又踏前了一步。

她連忙把洗手間的門關上了。

「咯咯,不許過來。」她在門後面嬌笑道。

「說的好好的,怎麼關門了呢?」他又退回,坐在藤椅上。

「快把衣服穿上。」她把門打開,笑道。

就在這時,蘇惠芳也回宿舍,走到402宿舍時,聽到王小兵的話音,好奇地走過來,站在門口裡,瞧著脫了上衣他,不禁湧起醋意。

「噯,你們這是幹嘛」蘇惠芳走了進來,幽幽道。

「蘇老師。」王小兵連忙將上衣穿好。

「蘇老師,快管教一下你的學生,他太不禮貌了,說熱了就脫衣服。叫他穿上他不穿上。」姚舒曼訕訕道。

「我去找蕭婷婷與董莉莉商量一下演小品的事情。」他也有點不好意思,便溜了出來,下了樓,去找蕭婷婷。

他答應幫蕭婷婷擺平快刀的事情,找她商量一下,明天中午過去行不行。他還要叫謝家化去招集些人馬,以防快刀帶來大量混混,到時談不攏打起架來,己方要吃虧。

能和平解決最好,要動武,他也沒所謂。

在『操』場逛了一圈,倒沒找到蕭婷婷,晚修時分,又沒在班裡見到她,問董莉莉:「蕭婷婷去哪裡了?」

「好像請假回家了。」董莉莉轉頭道。

於是,王小兵叫謝家化晚上去聯絡人馬,等蕭婷婷來學校之後,就跟她一起到她的果園那裡去。

可是,直到第二天中午,也不見她回來。王小兵還擔心她出事了。

吃了午飯之後,王小兵帶著謝家化與十多人,開著幾輛摩托,朝蕭婷婷的家馳去。他從同學那裡問到她住哪條村子。

到了半路,倒是碰上了蕭婷婷。

「小兵,你們這是去哪裡呢?」她問道。

「不見你回學校,我怕你出事,就帶著人來了。」這是實話。

「咯咯,我只是回了家而已。看你擔心成這樣子。咯咯,我沒事。」她聽了非常感動,俏臉笑意盎然,美眸里秋水宛轉。

「今天把事情搞掂吧。」王小兵笑道。

「我就是回去要找你。我爸約了快刀在果園裡講數。現在就去果園吧。」蕭婷婷整個人洋溢興奮,臉頰活泛開了,每一個細胞都飽含著笑意。

一行人,在蕭婷婷的帶路下,折而向南,一路風風火火前進。

約莫大半個小時之後,便到了蕭家承包的那個桔子果園。那果園都是老齡的果樹,估計有上千棵,蓊蓊鬱郁的,像一片綠海裝點著大地。

蕭婷婷的老爸蕭中貴樣貌就像個精明人,只是有點禿頭。見了王小兵一夥,便知是己方人馬,滿臉堆笑走了過來,道:「進裡面坐坐吧。」

其實,果園裡沒有椅子,也只能坐在地上。

「不用。快刀來了嗎?」。王小兵問道。

「我約了他過來,應該很快來了。」蕭中貴道。

「好,待會可能會發生打架。你們要保護好自己。」王小兵是指蕭中貴父女。

「我們會的。」蕭中貴道。

如今,有了人來援助,蕭中貴也不像以前那麼害怕了,人也有了精神,不停地給王小兵等人分香煙。

「事成之後,我請大家到君豪賓館好好吃一頓。」蕭中貴也是明白人,懂得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道理。

「這個別客氣。我跟婷婷是同學,她有困難,就是我的困難。」王小兵乘機向她父親表明一下兩人的關係。

「你人真好……」蕭中貴不停地吸煙。

蕭婷婷俏臉紅暈悄悄地升了上來,嬌羞地白了王小兵一眼,怪他在自己老爸面前說得這麼『露』骨,她都不好意思了。何況,她家裡管教比較嚴,聽了他這番話,也不知蕭中貴心裡會想什麼。不過,他敢向自己父親說這番話,那也需要勇氣,她又很欣賞他。

桔子一般是一年開花結果一次。

只要有銷路,一般收入都不錯。風調雨順的年月,承包大的果園,一年下來能賺上萬塊。不過,要是在桔子成熟時節遇到壞天氣,那也有可能虧大本。

承包果園,不單要有技術,還有要運氣。

不然,也賺不了什麼錢。

約莫半個鐘頭之後,三輛摩託疾馳而來,車上的青年個個長發,並且染成紅『色』,就像幾個頭上著了火的人在風中移動。

一會,身形瘦削,但滿臉陰鷙的快刀來到了王小兵面前,掃視一眼,暗吃一驚,但仗著有白光偉撐腰,也也沒立刻掉頭就走。他是認識王小兵的,也知道王小兵在道上的實力,不過,他覺得王小兵比不上白光偉。

「快刀,這件事你想怎麼搞?」王小兵吐著煙圈,淡淡道。

「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你惹不起。」快刀平時打架用刀,據說出刀很快,得了這個綽號。

「我同學的事,怎麼可以不管。這事我管定了。你說想怎麼解決。」王小兵指著蕭婷婷,道。

「哦,她不是我老大的馬子嗎,你想泡她,那你準備好棺材。」快刀的氣勢倒很強硬。

「我現在問你,這果園的事你想怎麼搞?」王小兵向謝家化使了個眼『色』。

「你想怎麼搞,就怎麼搞1快刀掠了掠長頭髮,一臉不屑道。

這時,謝家化已走到快刀面前,瞪著牛眼,二話不說,一手扯著快刀的頭髮,將他從車上扯了下來。

「麻痹,老子最看不慣你這種染紅髮的屌『毛』1話還沒說完,缽頭大拳就打在了快刀的臉上。

砰一聲,快刀被打得倒在地上,滿臉是血。

隨即,王小兵這邊的十幾人圍住了快刀那邊的八個人。雙方一觸即發,扭打在一起。

「敢打老子,今日捅死你1言猶未了,快刀面目猙獰,從小腿處抽出了匕首,以極快的速度向謝家化撲了過來。

不過,王小兵一個鞭腿,掃中快刀的下盤,使他撲倒在地,像是狗吃屎。

「黑牛,退下,等我領教一下他,看他的刀有多快1王小兵現在也是使匕首的行家,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他是得到了洪東妹的真傳。

「『操』,老子殺了你1快刀已惱羞成怒,剛爬起來,就撲向了王小兵

可是,他用匕首,完全及不上王小兵,出招的路數早被對方看出來,只刺出了一刀,還來不及縮手,便被王小兵空手奪了匕首。

只是轉眼間,王小兵就把快刀打得趴在了地下。

快刀帶來的人也被打倒在地。

蕭家父女看到這等血腥場面,都『露』出了怯怯的神『色』。蕭中貴以為王小兵來這裡主要是談判的,想不到還沒說幾句就動起手來。

「除非你打死我,要不,我不會放過你1快刀鼻血、牙血橫流,青腫的兩眼依然『射』出凶光,哭喪著聲音道。

「黑牛,是你表現的時候了。」王小兵坐在摩托上,點了一支香煙,悠然地抽著,微笑道。

「麻痹,敢在老子面前賣爛1謝家化暴跳如雷,衝過去,手腳並用,往快刀身上招呼。

只聽到砰砰連響,打得快刀還剩下半條命。

「停。」王小兵揮手道。

謝家化重重又打了一拳快刀的腦袋,才退了下去。快刀昏死過去。隨即,王小兵叫人從果園的水渠里提了一小桶冷水來,倒在快刀的頭上,把他給沖醒。

「你再說一遍你剛才說那句話?」王小兵神『色』自若,以老朋友聊天的那種平靜友好口吻,微笑道。

快刀看過兇惡的人,但像王小兵這種把殺人可以看成是升仙那麼高興的人,他還是頭一次遇到,原來那股凶戾消失殆盡,心中湧起無盡的恐懼。

「說埃」王小兵非常友好地催促道。

「兵少,饒命。我不敢了。」快刀渾身震顫地哀求道。

跟快刀來的那些人,從來沒見快刀會害怕成這樣子的,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居然會用那麼恐懼的聲音向人求饒,那真是有點像天方夜譚。

「我警告你!以後還多管閑事,我打爆你的頭!給我滾1王小兵冷冷道。

於是,快刀一夥夾著尾巴,駕著摩托,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轉眼便沒了蹤影。

第0396章林子里的春『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