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95章這是我女朋友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23601破了自己的金口。 「这个也是。...

姚舒曼見王小兵出現在走廊,微微一怔,想到昨晚還是睡在他給自己買的新床上,倒有些不好意思。<-》

「你怎麼上來了?」她笑道。

「請你一起吃早餐埃」王小兵在她曼妙的身子掃視一番,笑道。

「走吧。」她鎖好了房門,道。

於是,王小兵、蘇惠芳與姚舒曼一起到學校飯堂里吃了一頓早餐,之後,蘇惠芳問道:「你倆現在就過去嗎?」網不跳字。

「待會吧,一起去,怎麼樣?」姚舒曼客氣道。

「不了,我不認識你表伯,又還要上課,還是你們去吧。」蘇惠芳笑著說,但語氣之中明顯帶著些許的失落。

早上九點鐘的時候,王小兵駕駛摩托,載著姚舒曼向王強的家馳去。

路上,王小兵問道:「舒曼,你說要怎麼做,才能得到王老師的指點呢?」

「叫我姚老師。」她正兒八經道。

「私底下叫你舒曼,公眾場合里叫姚老師,怎麼樣?」他笑道。

「誒,這樣不好。」她猶豫道。

不過,王小兵從她的語氣里聽出她並不是真正反對的,在這種時候,只要自己堅持,那她就會妥協。

於是,笑道:「就這樣吧。舒曼,王老師是個很難討好的人。你有什麼辦法讓他指點我嗎?」網不跳字。

「呃,待會去到我表伯家裡,千萬別叫得那麼親熱。」姚舒曼伸手輕輕打了一下他肩膀,道:「採用激將法,我覺得可能還行得通。不過,一切都要見機行事。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證的。你要有心理準備哦。他是極有可能不會指點你的。但他脾性很怪的,也有可能指點你。」

「這個自然。他肯指點我,我很高興,他不肯指點我,那我也沒事。」他淡淡道。

做一件事,誰不想成功?

不過,持平靜心態去對待得失成敗,那才是健康的心態。

他沒有帶什麼禮物,只帶了幾粒健胃丸去,又不知有多少人在場,到時別人看到自己兩手空空,那倒不好意思,問道:「舒曼,會有很多人給王老師拜壽吧?網不少字」

「他不喜歡熱鬧的,本來有不少人要來給他拜壽的,但他都婉言拒絕了,所以我表伯也不擺多少桌酒席,只是親戚坐二三桌就行了。」她如是道。

王小兵也不覺得奇怪,如果不接觸過王強的人,便會不理解。

不消半個鐘,便到了王強家的院子前,果然沒見有多少來拜壽的客人。如果王強是那種喜歡排場的,擺十幾桌都可以坐得滿。

開摩托進了院子里,王小兵微有緊張,不知見了王強說什麼好,畢竟有幾年不曾見他了,雖是師生關係,但時間久了,也會變陌生的。

從堂屋裡走出來的是一位老年婦女,六十歲左右,估計是王強的妻子,見了姚舒曼,笑道:「舒曼,快進來坐。」說著,又朝王小兵笑了笑,看她意思,是把王小兵當成姚舒曼的男朋友了。

王小兵也微笑著朝她點了點頭,表示問候過了。

「表伯母,表伯今天大壽,準備擺幾桌呢?」姚舒曼是明知故問。

“唉,你又不是不知你表伯的脾性,他是不喜欢叫那么多人来的。只叫几个亲戚来坐一坐就行了。摆了三桌。”说着,王强的妻子便引王、姚二人进入客厅&。

王强穿着一套唐装&目炯炯有神&神饱满,堪比一个壮年男子那么充满活力,正坐在茶几前品茶&王小兵与姚舒曼进来了,不太热情道:“坐吧,喝杯龙井。”

“表伯,你越来越有精神了。”姚舒曼笑道。

“一直都是这样子。人老了&以前那么能吃了。人能吃,身体才好。我年轻时,一般能吃五六碗饭,现在吃二碗饭都饱了。”王强打量一眼王小兵。

其实,他是认不出王小兵,还道他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四五年没见过王小兵了,加上他是王小兵的小学体育老师,隔了好几年,王小兵的身形比小学时要高大许多,他自然没什么印象。

而王小兵从停摩托到走进来,一直没有机会说话,只是微笑着点头,以此来打招呼,所以,王强夫妇都以为他与姚舒曼是情侣。

姚舒曼只顾着寒暄&还没有介绍王小兵。才会造成这种误会。

这时,王强的儿媳妇也出来了&着姚舒曼说话。

王小兵一个人坐在那&,被冷落了。王强的妻子曾可郡招呼道:“吃个苹果吧。我帮你削皮。”说着,拿起一个大红苹果,用小刀麻利地一圈圈地削苹果皮。

“伯母,等我来吧。”王小兵不好意道。

“让我来,别客气。”曾可郡看来`经常削苹果,三下五除二便漂亮地削好了一个苹果,递给王小兵,“吃吧。”

“好&谢。”王小兵瞥了一眼王强,寻找机会开口。

其实,他已感觉到王家的人把自己看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了,他倒不在乎,只是,他知道姚舒曼是不愿意这样的,毕竟两人还不是情侣,他想解释一下,但人家&明说他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如果自己开口解释,那倒显得是多余的了。

是以,他也顺其自然。

见王强要掏烟,他连忙掏出自己的红&喜,抽出一支递给王强,笑道:“王老师,抽一支吧。”

“好,你跟舒曼是同事吧?百晓生网不少字”王强接了烟,道。

“呃……”王小兵不好说话了,望着姚舒曼。

至此,姚舒曼才醒悟自己与王小兵一起来这&,表伯家人肯定会认为两人是情侣的,连忙道:“他是我的学生,表伯,他也是您的学生。他听说您做寿,他就来了。”

大家都微微尴&。

王強笑道:「我教過你?」

「教过。”王小兵点头道。

当他的身份由姚舒曼的「男朋友”变成王强的学生之后,王家的人对他的招呼就没那么热情了。

王小兵也知道自己再不拿出健胃丸,那就更尴尬了,于是把健胃丸掏出,递给王强,道:「王老师,这是我配制的健胃丸,不用每天吃的,一个星期吃一粒。”

「原来健胃丸是你配制的!这药真的有效!我吃了之后,现在胃没那么痛了!”王强接了健胃丸,说话又客气多了。

「王老师您的胃病不严重吧?百晓生網不少字”王小兵问道。

「不太严重。”王强道。

「那吃了健胃丸肯定能治好。”王小兵咬了一口苹果,道。

「这几粒健胃丸要多少钱?”王强问道。

他以为王小兵是来这里卖药的。

不过,王小兵只是想来学艺的,笑道:「不用钱。今天是您的大寿,是送给您的礼物。我略懂一点中药,来这里,除了给您拜寿之外,还有就是想问一下您的胃病是否严重,如果很严重,那健胃丸也难以根治,我就另想办法帮您治疗。要是不太严重,那吃健胃丸就能治好。”

「我的不太严重。”王强开心地笑道。

至此,王家的人又对王小兵热情起来,招呼他喝茶,吃糖果,把他当成一位佳宾看待。

王小兵数次想开口说:王老师,收我做徒弟吧。

可是,想到王强是个古怪的老头子,只要说了,如果他不同意,那待会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所以,也不敢随便说出口。

而姚舒曼又顾着与王家的人聊天,说不到这种事。

酒席要到中午才摆,彼时时间才十点多,王强的二个儿子都出去买菜了,其他人在家里侃大山,什么都说,就是不说练武的事。

不会白来了吧?百晓生網不少字

王小兵心里嘀咕道。他偶尔也会插嘴跟别人聊两句,总是希望别人说到练武的事情上,然后就找机会说自己想说的话。

可是,一直没有出现那种话题。

等了很久,才听王强说道:「舒曼,你那套散打练得怎么样了?”

「平时有练,有点熟了。”姚舒曼道。

「练来防身挺好的,又可以强身健体,一举二得。”王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话音洪亮道。

「是了,表伯,那个白光伟是不是你的徒弟?”姚舒曼明知故问道。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不说他了,说起来没意思。我跟他已断了师徒的关系,以后我不是他的师父,他不是我的徒弟。”说起白光伟,王强神色骤然凝重起来,双目冷峻,明显不悦。

「怪不得他口气那么大了。我那次听小兵说,白光伟当着很多人的面说,在小树林一带,没人是他对手了。就是表伯再收一个徒弟,也不可能教出他那么利害的人了。”姚舒曼瞥了一眼王小兵,道。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其实,这种事,在人家大寿的时候,不应该说的,可是,此时不说,估计也没有机会说了。

「他自高自大,有朝一日会栽跟头。”王强冷道。

「那肯定是啦,我说那个白光伟大目中无人了。表伯,他的功夫真的是那么高,没有一点破绽了吗?”百晓生網不跳字。姚舒曼佯装好奇道。

王小兵也竖起了耳朵,想听一听王强说白光伟的弱点。

其实,听到了也没大用,关键要王强肯指点自己怎么打败白光伟,那才是王道。不然,知道白光伟功夫有什么弱点,但自己也没法利用他的弱点去击败他,那样反而更郁闷。

王强冷笑道:「他的工夫是我教的,他有多少斤两,我一清二楚。他的下盘练得很稳,但腰力不强,兼之不会用内劲,他的横练工夫都没练到家,在这种小地方耀武扬威一番,还是有市场的。遇到真正的高手,那他就只有吃亏的份。”

「表伯,要是您出马,一定可以打败他。”姚舒曼笑道。

「我不会跟他去搞那种事啰。”王强肃杀的脸色又缓和了些许,笑道。

「您说,如果你指点一个以前没怎么练过武的人,他有可能打败白光伟吗?”百晓生網不跳字。这才是姚舒曼要问道。

「当然有可能。”王强自信道。

「表伯,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妳舒曼笑道:「小兵听白光伟曾说,不论你指点谁,都没可能打败他。”

「开玩笑,只要我指点一下他,他都有可能打败白光伟。”王强指着王小兵,道。

这时,王小兵当真心花怒放,差点忍不住说道:指点我吧!

不过,他知道姚舒曼正在行激将法,自己要是开口,反而会误了大事,于是便只作听众,微笑不语。

姚舒曼笑道:「表伯,可惜啊。”

「怎么可惜了?”王强不解道。

「王小兵帮你治好胃病,你传授几招功夫给他防身,这样也算报答了他的恩情,如果他遇到白光伟,还可将对方打败,帮你挣回面子,这是一举二得的事情。可是,你不徒弟了,不能传功夫给他,这番好事没法实现了,所以可惜啊。”

姚舒曼笑咯咯道。

闻言,王强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自己说过不收徒弟,要是传授功夫给王小兵,那就相当于收他做徒弟,这就破了自己的金口。

「这个也是。”王强同意道。

其实,这是姚舒曼的激将法,如今,好像不起作用,不单她急,王小兵也急,如果此招不管用,那就没戏唱了。

因此,姚舒曼连忙又道:「表伯,王小兵也练过一点散手,您不如跟他切磋切磋,以武会友,指点指点他,也算作报答他的健胃丸的人情,这样也可以吧。”

「行!”王强爽快道。

于是,王强带着众人出了客厅,走到院子里。

「你打我,让我看看你的实力。”王强立在院子中央,身形厚实,不算高大,但气势慑人,像是一樽由钢筋铸成的铁人站在那里,不可打倒。

「好。”于是,王小兵将自己从洪东妹那里学到的小擒拿手使了出来。

不过,两人的实力相差较大,纵使王小兵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依然不能占到上风,而且,王强还是在没还手的情况下。

随即,王强电闪欺身向前,一拨,一抓,一扭,反而将王小兵的右臂给反扭到背脊上了。

王小兵手腕被扼着,动弹不得,只好认输。

「你筋骨不错,就是底子差些。”王强松了手,道。

「我只跟别人学了小擒拿手,没学过其它功夫。”他没说自己练过刀法。

「小擒拿手,用来对付一般的混混,也会有用,但对付会家子,那就没什么大作用。何况,小擒拿手也有许多种的,你这种是最常见的,只要是练家子,都学过一下。实战中,你很难占到便宜。”王强指点江山道。

「表伯,以他这样的身手,恐怕要练十年才能打败白光伟吧?百晓生網不少字”姚舒曼插嘴道。

这是关键时刻,她要是不帮王小兵说几句,那可能就难以达到效果。

「白光伟很利害吗?”百晓生網不跳字。王强冷笑道:「我只须传授他一套柳叶掌,他学会之后,都不会输于白光伟了。以他的筋骨,至多二三个月就可练成功。”

「我不信。二三个月?恐怕要几年吧?百晓生網不少字”姚舒曼在一旁做托。

「那好,我们打个赌。如果他学会了柳叶掌之后,两三个月就可与白光伟至少打个平手,你又怎么样?”王强笑道。

「那我帮您绣一幅刺绣,那种大幅的,叫家和万事兴的。”姚舒曼笑道。

「好,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王强在姚舒曼的激将之下,加上又是想报答一下王小兵送健胃丸给自己的人情,便应承传授柳叶掌给王小兵。

本来是不抱什么希望的,现在却得到了王强的传艺,王小兵颇为高兴,但又怀疑把柳叶掌练成功之后,是否能敌得过白光伟,真是个未知数。

接下来,王强手把手教王小兵柳叶掌,把难点,重点都详细讲解一遍,随后,回書房拿了一本小册子出来递给他,道:「你以后按着这册子里的图形练习,直到熟练为止,就基本会了。”

王小兵接过来一看,原来就是的掌诀,薄薄的十几页,每页都画着人形,如何进退,如何出掌,栩栩如生,加上他已看过王强耍了一回柳叶掌,再看图形,很容易明白。

这时,王强的儿子王铮与王琨也买菜回来了。同来的还有王铮的朋友余光中,他也是个武术爱好者,今天是特意请假来给王强拜寿的,平时希望王强指点指点。

余光中生得一表人材,皮肤白皙,五官英俊,算是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已二十四岁,尚未处对象,见到姚舒曼,便两眼发光,被她的靓丽迷住了。

「这位是表妹,姚舒曼。”王铮介绍道。

「你好,我叫余光中。”余光中满脸堆笑道。

「你好。”姚舒曼微微颔首道。

「我表妹也是个武术爱好者,你们肯定有共同的话题。”王铮在给余光中制造机会。

「那我们有时间一起切磋切磋,共同进步。”余光中自从进了院子之后,一双发光的眼睛就不曾离开过姚舒曼的身子。

王小兵看在眼里,自然有些许的不爽,不过,姚舒曼是单身姑娘,只要对她有兴趣,谁都可以去追求她,是故,他也不能去对余中光说:这是我女朋友,请不要那样看她。

现在只看姚舒曼对余光中是什么态度了,如果她也喜欢余光中,那王小兵就只能眼巴巴瞧着美人有了眷属,自此以后便难以真正得到她的心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