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94章二男五女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307着他的课桌上,掩嘴而笑,但٠...

人生在世,男人追求權力、金錢與美人。<-》

泡美女,那是強者的事,弱者是只能隔遠欣賞一下美女的身段,不能參與競爭的。

像蕭婷婷這種美女,但凡是個正常的男子都會對她出眾的姿色垂涎三尺。在這些垂涎者之中,包括白光偉在內。

他是一個強者。

而且,他是一個很霸道的強者,他得不到蕭婷婷的愛,還不準別人得到,只要經常接近她的男子,都有可能被他揍一頓。

所以,蕭婷婷是個孤獨的美人,如同被關在一個無形的空間里,出不去,也沒男子進得來,屬於封閉的世界。

幸好,到了高二之後,還有王小兵經常與她聊聊天,給她解解悶。她不喜歡白光偉,她心裡對王小兵有好感。

這就從客觀上註定了王小兵與白光偉會有一場火併。

泡妞,是一門藝術,有時要創造機會。

快刀是被人顧請來威脅蕭婷婷老爸的,白光偉有可能不知道,但快刀是跟他混的,也有可能告訴他,如果他知道那是蕭婷婷的老爸,這就是有意要創造一個泡蕭婷婷的機會。

但不論白光偉知不知道這件事,王小兵都會向蕭婷婷伸出援助之手。這種好機會,他是不會放過的。只要幫她擺平了這個麻煩,那就會使她心生感激,從而對自己產生好感,有了好感,才會出現愛情。

是故,不論什麼情況,王小兵都會出手。

他心裡沒有一點顧忌嗎?

當然有,只是,在這種需要給美人安慰的時刻,他是不會將自己的那份擔心表露出來。他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擔當。他寧願自己把那份擔心咽到肚子里,也不顯出來,以免嚇著蕭婷婷。

男人,就是女人的港灣。

世上的許多事情是不能逃避的,只能勇敢面對。

反正都要把跟白光偉的恩怨擺到檯面來算的,只是時間問題,那也就沒什麼所謂,遲一點開戰與早一點開戰其實是同一回事。以王小兵現在的實力而言,與白光偉是半斤八兩,並不遜色。

有了王小兵的援助,蕭婷婷黯然的臉色開始活泛起來,漸漸地,俏臉有了潤色,美眸秋波盈盈,顧盼生情。

看著前面座位的兩位美女,王小兵喜滋滋地暗忖道:不知還要多久才能將她倆一起抱上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來鍛煉身體。

不過,在抱二女同上床之前,他首要任務便是先要虜獲蕭婷婷的芳心。

如今,他已漸漸地進入了她的心裡,在她的心田裡種下了種子,只等著那顆飽含著愛情的種子生根、發芽,然後茁壯成為一株夫妻樹,之後就跟她在如冠的樹蔭下嬉戲、做`愛。

已在花叢中經過磨鍊的他早已學會耐心等待。

這種泡妞的事情,千萬不要急,一急就會出問題。這也是為什麼一些三四十歲的大叔比少年更能得到女人歡心的主要原因。

姜還是老的辣。

他想做一塊老薑,在眾美女之間穿梭自如,遊刃有餘。

偶爾,他也會想:如果自己對蕭婷婷採取霸王硬上弓,結果會怎麼樣?

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不会那样做。他向来不对美人动蛮,他需要美人瓜熟蒂落&身子奉献上来,然后他就去辛勤耕耘,直到开花结果。

想到这些美妙之极的事情,他脑海&浮现出一幅幅幻想出来的与萧婷婷在床上大动的动人画面,两眼开始朦胧起来&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彼时正是上晚修的时分,班&很安静,同学们都在认真地自习,或看书,或写作业,或睡觉,在谢家化这位纪律委员的铁拳辖治之下&有哪个同学敢捋虎须,如果想不吃营养变胖子,那就可以随便说话,不用五分钟&会受到谢家化热情的拳头的招呼,很快便能达成心愿——变成一位胖子。

不过,只有一人不受谢家化约束,那就是王小兵。

如果是换了别人敢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笑出声来&家化是要怒目横视&备出击的。&,他只是好奇地观察王小兵,还凑过去,看看王小兵在看什么书那么好笑。

可惜,王小兵看的是化学书的封面&有好笑之处。

王小兵爽朗笑声如小石投湖&起一圈圈涟漪。班&本极安静,纵使他的笑声不高,但还是惹起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都想看看他在笑什么。

远处的不没办法研究他,近处的却可以。譬如坐在前面的萧婷婷与董莉莉,她俩同时扭转头,美眸凝视着王小兵,却也不知他在笑什么。

于是,董莉莉伸出玉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反应,随即,便握着他的手&轻轻地摇晃着,也只有她才敢,因为她早已视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妻子。

这时,王小兵才回过神来。

“诶~,你看到什么在笑呢?”董莉莉眨巴着水盈盈的美眸,问道。

“噢&什么,看历史书&一个小故事&得好笑。”他随口说道。

“哪&有历史书呢?你桌面上放的只是化学书,还没打开呢。”萧婷婷指着他的课桌上,掩嘴而笑,但明眸&流露出浓郁的笑意。

“呃&哈……”他这才发现自己根&看历史书,连忙借笑声来掩饰一下心中的尴&,镇定心神,笑道:“我昨天看的历史书。”

“怪怪的。”两美女莞尔一笑,便&头去自学了。

旋即,王小兵从抽屉&取出历史课本,随便翻开,佯装很认真地看起来,但目光却是不时瞥向前面两位美人那曲线优美的柔软的&影,真想伸手过去摸一摸。

董莉莉的他早已摸过了,也在那&开发耕耘过,熟悉那&的一切。

他只想知道萧婷婷的脊&是不是与董莉莉的一样温软与滑腻。

正在他研究兩位美女的背影時,卻無意發現謝家化一直瞧著自己,感覺自己的秘密被謝家化看穿了,他才微微發窘,連忙收回了視線,注視著歷史書里的文字,可是,「人在曹營心在漢」,心猿意馬的,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心裡想的卻是與二女快活的場面。

过了良久,体内的欲`火才稍微降了些。

此时,他才想到要写一张请假条给苏惠芳,明天得去王强家里拜寿,或许要请一天假才行,他不想让苏惠芳知道自己与姚舒曼一起去。因此,就写自己感冒,请假休息一天。

写好了请假条,夹在历史書里,准备晚上回了宿舍就交给舍友,请他明天代交给苏惠芳。

忽忽间,便下了第二节晚修课。

这个时候的同学们是最开心的,可以听到学生从各班里传出来的欢呼声与涌出教室的吵杂声,学生如水流在校道上走着,多数是回宿舍的,少数是出来透透气,待会再回教室自学一会。

王小兵应承了请苏惠芳、姚舒曼、董莉莉等人吃夜宵,等吃完夜宵便与萧、董二女排演一下小品。

约齐众人,一路欢声笑语涌向学校饭堂。

现在的饭堂老板是王小兵,他请客,四位美人、鲁月菁与谢家化自然不用客气,点了满满一桌子的东西,看似六个人吃不完的,其实,由鲁、谢二人便可完全消灭掉。

师生一起吃顿夜宵,这也很稀松平常,不过,在座的二男五女却是关系颇为复杂,谢家化与鲁月菁自然是一对,表面忸忸怩怩的,实则鲁月菁对谢家化特别有意思。而王小兵与苏、姚、萧、董四女有着暧昧的关系,其中,他与董莉莉的关系最为明显,两人是公开的情侣关系。

所以,董莉莉也就坐在王小兵的旁边。

其他三位美女自然有些醋意,但彼此之间依然是笑脸相对,气氛融洽,海阔天空地聊着,但稍近情爱话题即岔开。

苏、姚、萧、董四女自然也明白,如今在座吃夜宵的,都与王小兵有非同一般的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也是她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在心仪的男子面前,她们都使尽浑身解数,想要吸引他的目光。

四美人各有千秋。

但她们坐着难以把各自的优点表现出来,唯有挺直腰身,把胸前两座山峰尽量高耸起来,作为自己的迷人标志。

王小兵嗅着一阵阵体香,本来心旌摇荡,如今,又目睹了八座山峰怒突而出,「横看成岭侧成峰”,教人百看不厌。他已攀登过董莉莉与苏惠芳的雪山,其他二位美人的雪山只是隔着衣服欣赏了一下,还没有在上面修炼过铁爪功与柔舌功。

四美女也从他那灼灼的目光看出他的心思,于是,更加争妍斗丽,把胸前的雪山挺出来,一较高下。

有那么一刹那,王小兵真想立时祭出铁爪功,在四美人的雪山上好好修炼一番,感受感受那股柔韧与滑腻。只可惜这是学校饭堂,不宜温习武功。

喝了几口啤酒之后,美人们更是俏脸红润如花,迷人之极。

正在这情意浓浓的美妙时刻,姚舒曼忽然说道:「小兵,请好假了吗?明天早上九点钟出发吧。”

苏、萧、董三美女听不懂,都好奇地盯着王小兵。

本来,王小兵是不打算让苏、萧、董三美人知道的,想不到这会儿姚舒曼居然说出来了。他微讶,脑子飞快地转动,在寻找最佳的回答,看能否把这事掩饰过去。

毕竟,如果让其他三美人知道自己请假与姚舒曼一起出去,不论是做什么事,都会引人遐思的。何况,其他三位美人也微微知道他与姚舒曼有点暧昧的关系。

特别是董莉莉,现在是他的正牌女友,要是闻听他与姚舒曼共同外出,肯定会大大的吃醋。

是故,他写请假条的内容也不说去给王强拜寿,目的就是想隐瞒这件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不说,但姚舒曼说出来了。

唯一使他觉得安慰的是,幸好还没有把请假条交给苏惠芳,要不然,那可真的要出丑了,而且,让她知道自己骗她,说不定还会惹她生气,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哄转她。

扫视一圈,见四张俏脸同时面向自己,王小兵淡淡一笑,道:「还没有。本想等吃完夜宵,再向苏老师请假的。”

「你要请假?去哪里?”苏惠芳挟了一块牛百叶进嘴里,问道。

「呃,我小学的体育老师王强过生日,他是我很尊敬的一位老师,我明天过去给他拜寿。王老师是姚老师的表伯,她也去给他拜寿。”这一番话,确实说得很有理由。

四美人听起来也觉得很合理,对他要请假也没什么看法,不过,谢家化的话让王小兵头痛起来:「小兵,以前没见你去给王强拜过寿,怎么现在想到要去啊?”

谢家化相当于王小兵的影子,对于他是很了解的,向来知道他没去探望过王强,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说去给王强拜寿,谢家化觉得很不解,所以问出来,也无可厚非。

可是,在苏、萧、董三位美女听了之后,却颇起狐疑。

王小兵刚才说王强是他很尊敬的老师,既然是尊敬,那就应该经常去,而今,从谢家化口中得知,王小兵以往是没去探望过王强的。

一个的意思是经常去,一个的意思是从来没去过。

谁在说谎呢?

苏、萧、董几位美人认识谢家化,对他的为人很了解,知道他一般不说假话的,所以,都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如此一来,那就是王小兵说了假话。

他为什么要说假话呢?

为什么不说真话呢?

苏、萧、董三位美女本来消散的狐疑又凝聚起来,三双明亮的美眸凝视着王小兵,温柔的眼神里带着七分询问的神色,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他给一个满意的答案。

而姚舒曼却从苏、萧、董三女的眼神里窥知一斑,心里暗自好笑,也想看看王小兵怎么应付三位美人。

要不是谢家化多嘴,就把这件事给平息下去了,可是如今,却又惹出了些麻烦,他可以选择沉默,但那样做引起的后果颇为不妙,会使三位美人生气,以后要哄转她们就须费更多的工夫。

是以,他喝了一口啤酒,笑道:「王强老师是有名的练家子,我一直想拜他为师,但没有机会,现在姚老师跟他是亲戚,我追姚老师去,看能不能得到王老师的一些指点。就是这么简单。”

说罢,他耸了耸肩。

这是实话,讲实话最容易得到别人的谅解。

苏惠芳以班主任的口吻道:「那也不能随便请假去做这种事啊。”

「姚老师,机会难得啊,人生没多少次这种机会的。姚老师又肯帮我出力,不去试一试,以后都没机会了。王老师是个很古怪的人,姚老师肯帮忙,还不一定能行呢。”他是连御带打,先是把姚舒曼拉下水,使她没法改口,随即又稍加些许的激将,意在要她全力相助。

「咯咯,我可不敢打包票哦。”姚舒曼笑道。

「姚老师肯帮我,已给了我大面子了。”王小兵连忙溜须拍马了一句。

至此,场面才得以控制,没有造成群芳内斗的现象。

夜宵一直吃了个多钟头,散伙之后,王小兵、萧婷婷与董莉莉三人到学校大礼堂那里去排演小品。

讲的是在一个差生占了大多数的班别里,三个班长怎么协助班主任,帮助班里的差生,使他们的成绩一步一步提高,最后这个差班成了学校里的文明班级的故事。

对于演小品,三人都没有天分,勉勉强强算过得去。

所以,在筛选节目的时候,要不是这个小品的演员之一是王小兵,估计团委書记张静就会将这个小品给刷下去。

吃饱喝足了,三人来到了学校大礼堂,便演起小品。

其实,王小兵倒想在这里跟二位美人好好地激情大战一回,只可惜还有其他班级的同学在这里排练舞蹈,没什么机会下手。

因为王小兵答应帮萧婷婷摆平快刀,所以萧婷婷心情很好,比平时更加投入地表演,而且,每次与王小兵对视的时候,秋水盈盈的美眸总是含情脉脉,浓浓的情意从那黑亮的眸子里倾泄出来,颇为黏人。

看着两美人娇躯的优美曲线,王小兵性趣大发,加上又喝了两瓶啤酒,更加欲`火难耐,不知不觉间,裤裆就出现了奇观。

起先,两女未曾看到,随后,董莉莉一个转身,见他裤裆的「小帐篷”越来越高大,不禁抿着嘴,俏脸陡地红了起来。饶她与他已行过多次云雨,但每次知道他想要的时候,都会脸红。

正在演小品,他无处可躲。

随即,聪明的萧婷婷也从董莉莉的眼神与脸色看出了端倪,便也往他的裤裆扫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她也开始心如鹿撞,俏脸刷地红了,连耳根都红了。

王小兵只好坐在了椅子上,讪讪道:「有点累,先休息一下。”

两美女明知这是他的借口,只有坐着,才不会使裤裆的「小帐篷”那么显眼。要不是周遭还有其他同学在场,他可能就尝试向萧婷婷与董莉莉出手,在这里做一次快活的体育运动。

这一休息,便是大半个钟。

等休息完,他的裤裆的「小帐篷”高度只降了一点,无奈,只好各自回宿舍休息。

董莉莉想与他行云雨的,可是没有合适的地方,加上萧婷婷在一旁,只要有些许敏感的话语与动作表露出来,都会被她知悉。是故,董莉莉也没有做出暗示,便与萧婷婷一起回宿舍了。

王小兵虽有些许尴尬,但这不是第一次,他很快便镇定下来,回宿舍洗了个澡,与舍友吹吹牛皮,过了凌晨一点才睡觉。

学校的男生宿舍,没过凌晨,学生是不睡觉的。

早上要与姚舒曼去王强家里,与王强虽是师生关系,但有几年没与他联系过,如今骤然要去他家给他拜寿,王小兵也有些局促。

而且,这一次还是带着目的去的。

那就是希望能得到王强的指点。他与王强虽不熟,但也比较了解王强说一不二的性格,知道不容易得到指教。王强以前说了不收徒,那基本就没法改了。

不过,不去尝试一下就更没机会,去了,就存在一线希望。

对于打败白光伟,他是非常在乎的。王小兵就想用自己的拳头将白光伟打倒,然后对他说:白光伟,以后别再缠着萧婷婷,我很明白地告诉你,她是我的马子。

白光伟向来以自身功夫高而自诩。王小兵很想打败他,看看他失败之后的表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男人都是好斗的。王小兵也不例外。

白光伟的功夫是王强传授的,只要王强肯指出白光伟的弱点在哪里,并且传授几招给自己,那王小兵就极有机会打败白光伟。

至于王强肯不肯指点自己,那只有等到去他家里才有结果。

王小兵盼望早些天亮,早些去王强的家里,不过,又担心白跑一趟。幸好,他还有健胃丸,而王强又需要此药丸来治疗胃病,由此看来,也并非毫无希望的。

躺在床上,他连忙进入玉坠里,又炼制了三粒健胃丸,事毕,才安然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上早读的时间,王小兵向苏惠芳请了假,也就没去教室,起床,洗漱毕,便出了宿舍,锁好门,上了教工宿舍楼,正好碰到苏惠芳走下楼梯。

他本来是要去找姚舒曼的,如今遇到苏惠芳,笑道:「惠芳,我来找你一起吃早餐。我昨晚向你请了假的,你还记得吧。”

「你找姚老师吧。”苏惠芳将垂下的一绺秀发掠到耳后根,幽幽道。

「也是来找你的。”说着,他竖起耳朵听一听,没有听到周遭有脚步声,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的俏脸上轻吻一下。

「嗯~”苏惠芳俏脸红晕乱舞,微嘟着红唇,娇态万方,极为诱人。

「走吧。到饭堂吃早餐。”王小兵轻轻地拉了拉她的玉手。

「不等姚老师了?快叫上她吧。她还在宿舍。”她欢喜地妩媚一笑。

「好。”他飞快地上到了四楼,走�宿舍时,姚舒曼也正好出了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