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91章快點洞房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然敢說這種玩笑,不過,想到她如此用心玉成自己的好事,他就有三分感激她了。 「借給我吧。」他繼續輕搖林帶喜雙峰,其樂無窮。 「你們都不是好人」林帶喜下面被泉水潤濕了,嘟著紅唇,微慍之中...

在那美妙的時刻,王小兵兩手同時『摸』到了林、桂二美人的豐`『臀』,暖暖的,軟軟的,頗有彈『性』,只要『摸』了一下,便想『摸』第二下。

在一晃眼工夫,他便『摸』了數次。

桂文娟自然喜歡他愛撫自己身子的,因為她是他的情人,情人撫『摸』自己的身子,那表示親昵,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越被『摸』,她便越有『性』趣。

而林帶喜卻還沒有與王小兵建立情侶的關係,彼此心裡雖都有意思,但還沒有發展到實質的那一步,是以,當她的美`『臀』被『摸』的時候,又享受又尷尬,只好連忙掙脫桂文娟的手,閃到一邊去了。

「你們兩個不安好心」林帶喜抿嘴笑道。391

「誒,你真奇怪,是你把我推向他的耶」桂文振振有詞道。

王小兵倒希望她倆再投入自己的懷裡,不過,音樂停了,兩女坐到沙發抽煙,他的期盼落空了,於是,也坐在了沙發上,佯裝品嘗葡萄酒,一雙煜煜生光的眼睛在兩女那堅挺高隆的美胸上流連忘返,喜不自勝,暗忖要是現在能在她們的高峰上修鍊一下柔舌功與鐵爪功,那就美妙之極了。

兩美人因剛跳完勁舞,酥胸在急劇起伏,更加誘人嚮往。

「噯,小兵,你的眼神讓人害怕」林帶喜雙手抱胸,將半『露』的酥胸擋住,吐著煙氣,幽幽道。

「哈哈……,我的眼神很溫柔埃」他訕訕笑道。

「還溫柔呢,早知你心裡想什麼了。」林帶喜努了努紅唇,「是了,東妹怎麼還沒回事呢,打個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回,再遲就沒時間打牌了。」

「你趕著去投胎啊?」桂文桂笑道。

「回去睡覺」林帶喜端起酒杯,小抿一口葡萄酒,懶洋洋道。

「就在這裡睡吧,又有床。」桂文娟擠了擠柳眉,『露』出一個別有用意的媚笑,柔聲道。

「啾,你倆睡吧,我沒興趣哦。快打電話給洪東妹。」林帶喜從桂文娟興奮的眼神就可猜出她想跟王小兵做些快活的體育運動。

桂文娟做了個不屑一聽的神情,拿起王小兵的大哥大,儼然是他的另一半,可以隨意用他的東西,便撥了洪東妹的大哥大號碼,可是,撥不通,處於關機狀態,可能是沒電了。

「東妹的大哥大打不通。」桂文娟打了個哈欠道。

「那走吧,回去睡覺,晚上再來吧。」林帶喜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

女人的魅力,除了甜美的笑容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她們嬌軀的玲瓏曲線,靜止時,她們的曲線也很『迷』人,當運動時,那『性』感的曲線就更引人注目了。

在林帶喜伸懶腰的時候,王小兵的目光從她修長如玉的美腿緩緩向上移,在她圓`翹的美`『臀』一掃而過,再經她的纖腰,最後停留在她那微微聳動的酥胸上,這一路的看上去,勾起他血『液』里多少『性』趣,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只見他不停咂嘴,便知他要欲`火焚身了。

而他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一旁的桂文娟。

在他與桂文娟幽怨眼神相接觸那一剎那,他便讀懂她心裡的些許嫉妒了,連忙收回了視線,尷尬地微微一笑,發覺臉龐有些微熱。

雖是極想與林帶喜共同分享王小兵的強大之處,但見他對林帶喜那份饑渴的神情,便照樣會生出妒忌,只是不濃洌。

「帶喜,在這裡睡吧。」桂文娟也想促成王小兵的好事。391

「我回去睡。」林帶喜以一種看穿詭計的口吻,笑道。

「在哪裡睡不是睡?」桂文娟也有一點不好意思,感覺被對方知道了自己心中所想。

「那當然不同。我知道你肯定是要留下來的。咯咯,對不對,壞妮子,別想瞞著我了。」林帶喜用手指刮臉羞她。

「誰說我要留下來?是你說的,好不好,你走,我也是要走的。」桂文娟偏不讓她猜中,氣鼓鼓地紅著臉,道。

「咯咯,那走著瞧。」其實,林帶喜也不想看到桂文娟留下來與王小兵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畢竟,她也想分一杯羹,要是全被桂文娟佔去了,那她心裡會很不舒服。

兩美人已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

不過,王小兵還是坐在沙發上沒動,他不單是要來打牌的,而且,他還要找洪東妹借錢,今天把錢借到,完成這件事,明天就可開始搞店鋪的裝修了。事情很多,不能一拖再拖,明天還有明天的事要做。

「誒,你在這裡幫東妹看家嗎?」。桂文娟想離開了這裡之後,再找王小兵好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我找她有些事,要等她回來。」王小兵不好意思直接說借錢,只好拐彎抹角道。

「什麼事?」桂文娟首先想到他可能是想等洪東妹回來,一起在床上鍛煉身體。

「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他喝完杯里小半杯葡萄酒,道。

他從桂文娟的眼神可以覺察出她在狐疑什麼,但他也確實想與洪東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所以也不想多解釋,而且,那種事情,一旦解釋了,就會更加複雜,好像抽刀斷水一樣,沒什麼效果的。

所以,他寧願不說。

可是,他越是不想說,桂文娟便越是想知道,因為她渾身欲`火,極想找他降降火,也只有他才能給自己快活並且降火,所以,她要打破沙鍋問到底,轉身笑道:「快說什麼事情嘛?」

這時,林帶喜倒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笑道:「別問了,明眼人都知道是什麼事情,咯咯,現在糾結了吧。」

「不知你說什麼。」桂文娟臉紅了,啐道。

「咯咯,還想瞞我呢。早知道了。」林帶喜點燃一支女士香煙,格格嬌笑道。

桂文娟的俏臉越發紅了,如欲滴水的蜜桃,又好氣又好笑道:「隨你說。反正我沒什麼。」不過,說著,卻走過去,坐在了王小兵身邊,美眸凝視著他,就是要用眼神迫使他說真話。

果然,王小兵笑了笑,道:「我找洪姐借錢。」

「這又是一個借口嘛,咯咯。」林帶喜笑聲之中無不蘊含二分妒忌之意,以裊娜的步姿踱了過來,立在一旁,吐著煙氣,道。

「不是的,我現在手上沒什麼資金了,租下了店鋪,沒錢裝修,只有找洪姐先周轉一下,以後有了錢再還她。」他只好道出來此的真正目的。

「這樣看來,你也沒說假話。」林帶喜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391

「你們不是說要回去睡覺嗎?」。王小兵笑道。

「你不跟我們回去,我們睡覺有什麼意思?」桂文娟半真半假地笑道。

「切,你的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老是想把我拉下水,不安好心,以後別說認識我的。丟臉。」林帶喜笑道。

其實,她也想跟王小兵在床上一上一下地做些對身心有益的運動,只是,面子拉不下來,只好佯裝不同意了。

「咯咯,我不認識你,我只認識林帶喜。」桂文娟笑道:「是了,小兵,你問帶喜借嘛,她有私房錢,我也有一些,可以借你。」

「誒,你怎麼老是教唆別人來向我借錢呢?太壞了。我沒錢矮」林帶喜抿嘴笑道。

「兩位姐姐借我些錢吧,等養生堂開業了,很快就能還回給你們了。」王小兵灼灼的目光與林帶喜那溫柔的視線相接在一起,迸出些許的火花。

「咯咯,沒錢」林帶喜翹著二郎腿,笑道。

「借給我嘛。」王小兵放下酒杯,將屁股移了過去,非常誠懇地伸手放在林帶喜大腿上輕搖著,頓時感受到無比的滑膩。

「誒,別『摸』我」林帶喜佯嗔叱道。

不過,她眼神與嘴角都噙著笑意,教人一看便知她是假生氣。她用手去撥他的手,但又不用力,明顯是想他來『摸』自己。

這時,桂文娟也來幫腔了,笑道:「帶喜,就借給他吧。我知道你存摺里有錢。」

「你倆老是合著來捉弄我,不理你們了,咯咯,我回去了。」林帶喜笑著,立了起來,作勢要走。

「別走嘛」說著,桂文娟擋住了林帶喜的去路,同時,假裝與她嬉鬧,輕輕一推,把她推倒。

而在林帶喜的後面,正是坐在沙發上的王小兵,當林帶喜「唉喲」一聲側倒過來的時候,他秉持著堅定的憐香惜玉的優良傳統,以不讓美人受傷為己任,連忙張開了雙臂,讓她跌進自己寬闊的胸懷裡。

果然,林帶喜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啊哦」

林帶喜柔軟的脊背靠在王小兵結實渾厚的胸膛上,感覺到了一股安全感,但是,當她的美`『臀』落在他大腿上的時候,突然之間被一條硬梆梆的東西戳了一下,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在那一剎那間,她知道自己撞中了他褲襠里的真傢伙,渾身酥軟。而她豐`『臀』正好壓住了他的老二,雖是隔著褲子,但一樣能感受到他老二的充滿了熱情的鬥志。

女人,最敏感的就是下面一點。

男人,最敏感的是下面那一條。

當女人的美`『臀』壓在男人的那一條上面時,可想而知,彼此之間的欲`火就從兩人的敏感接觸處開始瀰漫開來,漸漸擴散至全身。

不論定力多麼強大的男人,當觸碰到女人下面時,心緒一定會起變化。

王小兵的定力算不錯的了,不過,此時此刻,當林帶喜美`『臀』下落,她的股溝正好夾著自己的老二之時,霎時間,他感覺自己下面非常溫暖,好像回到了家,有一種淡淡的溫馨。

欲`火在漸漸升高。

平時,林帶喜可沒什麼機會鑽進王小兵的胸懷裡,這還是第一次。她既感到愜意,又感到害羞,於是,輕扭腰肢,假裝要掙扎出去,可是,當她豐`『臀』一動的時候,自然股溝就會帶著他的老二運動,這樣一來,隔著褲子,兩人的下面都不停地磨擦著。

那種酸軟感,使兩人同時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也是從這一刻開始,兩人心裡產生了共鳴,開始了破冰之旅。

不過,有桂文娟在一旁,林帶喜又不好意思賴在他的懷裡,裝模作樣地扭著身子,這樣,既可起到掩飾的作用,同時,又能感受與他的老二一起做運動的那種快感。

而王小兵也沒有閑著,下面被她磨得來勁,雖還不能進入她的體內,但雙手卻早已施展出了鐵爪功,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在她胸前高聳的山峰上輕『揉』,並且懇求道:「喜姐,借給我嘛,喜姐,借給我嘛。」

有了這個借口作為掩護,他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揉』`搓林帶喜的酥胸。其實,他老早就想『摸』她的豐胸了,只是沒有機會,如今遇此良機,豈肯錯過?

他的鐵爪功功力向來深厚,一旦祭出,便是波濤洶湧。

「矮,別『揉』我那裡」

林帶喜身子慢慢地軟成一團棉花,窩在王小兵的懷裡,下面感受他老二的溫暖,上面又受到他鐵爪功的進攻,當真是千手觀音都難以抵擋。她雖頗為享受他的鐵爪功的『揉』`搓,但又為了面子,得演些戲給桂文娟看。

於是,她假裝用手去抓他的手,不讓他施展出鐵爪功。

但是,這個時候,桂文娟雖有點醋意,但她想起那次在庄妃燕家裡,自己也照樣能得到他的滋潤,如今,縱使他與林帶喜先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但自己也一樣能從他那裡得到女人的福利。

換言之,先後不成為問題。

而她一向都有心要把林帶喜也拉進這個圈子,希望兩人一起服侍王小兵,那樣就可得到多些快活,少些疼痛。

所以,她也盼望待會王小兵把林帶喜征服,現在看到林帶喜已偎在了他的懷裡,便也上來幫倒忙,兩手抓著林帶喜的雙手,笑道:「帶喜,我知你有錢,借給他吧。」

她這是有意給王小兵製造機會。

這麼一來,林帶喜雙手被桂文娟抓住,自己坐在了王小兵的大腿上,纖腰又被他摟緊了,便動彈不得了,只有嘴巴還能自由說話,櫻唇輕啟,佯裝微嗔道:「快點放開我,不然,我要生氣了。」

不過,王、桂二人都從她的語氣之中聽出她不是真的生氣,是以,也沒有放手的意思。

而王小兵血『液』里的欲`火迅速上升,恨不得立刻與林帶喜二合一,耕耘她的身子,如今,她已坐在自己大腿上了,只差一步便能開發她的身子,於是,雙手化爪,祭出高超的鐵爪功,登上她胸前的兩座山峰,以共工觸不周山的威猛,不停地搖晃她的雪山。

「喜姐,借給我吧。」他雙手緊緊抓住她雙峰,不停搖擺道。

「放開,別搖了,哦」林帶喜身子酸軟之極,欲`火也一步一步往上升,擺著腰肢,嬌聲道。

「你給借我,我就放手。」其實,她借不借,他都不願意鬆手,好不容易尋覓到如此良機,又已登上了她胸前的兩座山峰,哪裡肯輕易放棄在上面遊玩觀光的大好機會。

「你壞死了」林帶喜嬌嗔著,雙手又被桂文娟抓緊了,沒法去撥開王小兵正在施展鐵爪功的兩手,而想站起來,也做不到,而她本心也想偎在他溫暖的懷裡,感受那股男人的陽剛魅力。

「嫁給他吧,你就嫁給他吧」桂文娟格格笑道。

她是把那個「借」字讀成「嫁」字。

聞言,林帶聞俏臉陡地由微紅轉成大紅,直紅到脖子上,嬌艷欲滴,平添五分青春『迷』人的活力,使人更想在她身子上好好耕耘一番。她嫵媚地笑著,細細地品味著桂文娟的這句話,但又佯裝有些生氣,白了對方一眼,以表自己的假心意。

王小兵聽了倒有些尷尬,他是想不到桂文娟這麼大膽,既然敢說這種玩笑,不過,想到她如此用心玉成自己的好事,他就有三分感激她了。

「借給我吧。」他繼續輕搖林帶喜雙峰,其樂無窮。

「你們都不是好人」林帶喜下面被泉水潤濕了,嘟著紅唇,微慍之中略顯五分狂野的魅力,教人蠢蠢欲動。

「嫁給他吧」桂文娟笑道。

「別胡說」林帶喜心裡高興,看似叫她別說,其實是希望多說。

「哪裡胡說嘛,他都那麼有誠意請你嫁給他,那你怎麼還不嫁給他矮,不要猶豫了,快點做決定吧。」桂文娟據理力爭,笑道。

這回,王小兵不便再開口了,只是樂呵呵地笑著,下面頂著林帶喜的豐`『臀』,上面二手在她的兩座山頂上修鍊鐵爪功,快樂無比。

林帶喜鼻端哼出「嗯嗯」聲,笑道:「你們別鬧了,我被你們弄得渾身沒力了」

「喜姐,借給我吧。」這可是王小兵雙手搖她雙峰的好借口,所以堅決放在嘴邊。

「好,我借給你」林帶喜終於敗下陣來。

「咯咯,你終於答應嫁給他了,太好了。」桂文娟捧腹笑道:「既然是夫妻了,那還等什麼呢,快點洞房吧?不少字我來給你們布置新房。」

其實,她也想早點得到王小兵褲襠里真傢伙的滋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