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86章使美人愉悅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170天也来上课吗?” 「呃,没有啊&...

女人就是這樣,當看到自己心儀的男子與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不論她多麼的堅強,多麼的嫻靜,多麼的心如止水,她的心裡也會湧起嫉妒。<-》【:

男人也一樣。

愛情可以使人愉快,也可以使人悲傷。

如今,愛情就使蘇惠芳有些悲傷。並非是她妒忌王小兵身邊美女如雲,主要是她覺得姚舒曼是後來者,卻搶在了自己前面,與他嬉鬧得那麼融洽,似魚水之歡。

當初,在他向她透露愛意的時候,她就知道他與董莉莉關係非同一般,雖不知他與董莉莉是否在床上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但從兩人平時的言行舉止來猜測,也感覺王、董二人極有可能已行過房事了。

在起初那小段日子,每當蘇惠芳想到王小兵已被董莉莉佔有了,她便有些不甘與惆悵,後來,自從見過他褲襠里的「小帳篷」之後,對他就更在乎了,可那時,他已是董莉莉的男朋友。

這樣,在名義上,蘇惠芳就落了下風。

她感覺自己是第三者了,一個第三者是沒有權利去斥責王小兵的,所以,漸漸地,她想開了,思忖只要他真心愛自己,那她也會感到幸福。

不過,由於種種原因,她還不敢接受他的愛。

可是,每當見到他與新認識的美女在一起時,她又會湧起淡淡的醋意,她知道自己已悄悄地喜歡上他了,只是,她不會主動去告訴他:我喜歡你。

現在,看到他與姚舒曼摟在一起,兩人又歡笑著,更感到失落與惆悵。在那失意的一刻,她腦子空蕩蕩的,根本想不了什麼東西,只知獃獃地盯著百米外的王、姚二人。

他到底有多少個好姐姐好妹妹呢?

就蘇惠芳自己的模糊的猜測,她估計他有不少好姐姐與好妹妹。其實,她也清楚,但凡一個男人身邊美女越多,那就越能說明此男個人魅力必然出眾。

她喜歡有魅力的男子。

王小兵這樣有魅力的男子,美女自然會接近他,在他身邊轉圈圈,吸引他的青睞。蘇惠芳想到這應該是姚舒曼主動去勾引他的,心裡雖不舒服,但她的氣也消了一些。

只不過,她要找一個機會問一問他,看他與姚舒曼到底發展到什麼程度了。不問清楚,她心裡不好受,畢竟自己先於姚舒曼認識他,而他又早已向自己表示過愛意,只是自己沒有明確說要接受而已。

如今,情敵一個又一個出現,是跟她們一起分享王小兵呢,還是要他作出決定選擇呢?要是逼他選擇,結果會怎麼樣呢?

這是個大問題。蘇惠芳一直不知該怎麼辦,她有時覺得直接要他表明態度,但有時又覺得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真正愛自己。

在蹉跎之中,她與他若即若離,忽忽之間,便是一年多了。

她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是以,也準備找個時間試探一下他,不然,日子長了,要是他的生活里有了更多的美人,那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可能就要漸漸減弱,甚至消失。

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她並非不愛他,只是由於世俗的原因,她還不能一時接受他而已。但她也明白,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始終會接受他。

所以,與他在一起過生活,那只是時間問題,只要他依然愛自己。

在她胡思亂想之際,王小兵與姚舒曼已轉了一個彎,她看不到兩人的身影了。

王小兵與姚舒曼正在歡快的嬉戲中,不曾想到蘇惠芳會出現在校門口,所以沒有看過來,而一轉眼間,又已轉了一個彎,就更看不到蘇惠芳了。

他與姚舒曼擁抱了一下,感覺非常美妙。

其实,姚舒曼的感受与他的一样&中颇为欢喜,只是,她是老师,年龄又比他大一点,是故,还拉不下面子,纵使喜欢他,也要装出不喜欢&后&正规正纪地走着,不敢与他再像情侣一样嬉闹了。

“姚老师,中午去逛街吧。”他瞟了一眼她如水蜜`桃一般的俏脸,笑道。

“啊?”她掀起眼睑,瞥了他一眼,娇羞道。

“去给王老师拜寿,得买些礼物去啊。”他连忙道出合适的理由,以免她觉得是别有用心请她出去玩而拒绝。

“嗳,为什么叫我去呢?”她甜甜地笑,掀起长长的睫毛,瞥了他一眼,道。

“怎么说呢,应该是你们女孩子对于买礼物比较有心得,一般能买到别人合&的东西。而我们男孩子则没你们那么有经验。”王小兵溜须拍马了一句。

果然,姚舒曼听了很受用,笑道:“那我有什么好处?”

一般而言,如果女孩子肯同男孩子一起去逛街,那就离成为情侣也不远了,王小兵想到不用多久就有可能将她泡到手&花怒放E高临下,目光射在她胸前两座坚挺的高峰之间那条优美的乳沟入口处,顿时打了个大大的激灵,笑道:“买件衣服送你。”

“哼,我才不要呢。”她嘴角噙笑侧头用眼角余光瞟了他一眼。

&#x恤扯了扯&强将乳沟入口遮挡起来,并且,侧闪了一步,与他保持一米的距离。

“那你要什么嘛?”他得意地咂了咂嘴,笑道。

“免费送我几粒美容丸吧。”她觉&#窝着也无聊&正又是买给自己表伯的,与他与逛逛街也没什么。

“你可真会乘机敲竹杠啊。”几粒美容丸,于他而言,那是小菜一碟。

𠄏姐帮你出主意买东西,那可得付高薪金所休息。”她微微仰着圆润的鼻翼,带着二分娇声道。

“那好吧,能请到你这么有经验的美女去买礼物,我只好割舍几粒美容丸了。”两人一拍即合。

谈笑间,已进了学校饭堂。

星期天,只有高三与初三的学生在饭堂用餐,并不拥挤。

饭堂的早餐有油条、包子、馒头、河粉,蒸粉、白粥、瘦肉粥……

一阵阵香气从打饭窗口飘出来,令人食欲大增。自从王小兵承包了&#的清洁卫生比以前好多了,周一至周五,都会有学&#检查&#不够卫生就向王丛乐反映,只要是合理的建议&即可得到解决。

王叢樂正站在飯堂門口抽煙,見王小兵與一個漂亮女孩子有說有笑地走過來,猜測兩人是同學,那個女孩子還有可能是他的女朋友,想到這裡,他也為生了這麼個出色的兒子而驕傲。

「小兵,今天还上课吗?”王丛乐记起今天是周日,问道。

「今天放假。爸,饭堂没有什么麻烦事吧?”王小兵朝里面瞧了瞧,见一切都井井有条。

「没有。”王丛乐不认识姚舒曼,单从外表来看,又看不出她真正的年纪,「你俩是同班同学吗?”

「是啊,她是我们班的美女。”王小兵抢着道。

「真的很漂亮。”王丛乐点头赞道。

本来,姚舒曼想说自己是王小兵的体育老师的,但被他抢前说了,想不到他居然敢开这种玩笑,又好气又好笑,明白他那样说的用意是什么,但自己是一位老师,并非他的同学,连忙解释道:「王老板,他闹着玩呢。我是他的体育老师。”

「噢!您好!小兵这小子……”王丛乐手中的香烟差点掉下来了,呆了呆,有点不好意思道。

「姚老师,你不知道,要是说你是我的同学,在这里吃早餐,那就可以打五折,是老师的话,就打八折。”王小兵脸不热耳不红,打圆场道。

「哪里有啊?”王丛乐是个老实人,脑筋转得不快,一时未领悟到儿子话中的意思,好奇道。

这时,王小兵才有些尴尬,讪讪地笑道:「肯定有,老爸您不记得了。唉,算了,吃早餐要紧,姚老师,想吃什么呢?”

姚舒曼瞟了他一眼,想揶揄他几句,见他眼神闪烁,明显也颇为窘迫,便手下留情,没有再出毒舌了。

于是,姚舒曼要了一小笼包子,一碗白粥,外加一杯豆浆。女人都爱美,时刻注意保持身体苗条,平时饮食尽量减少,以达到少摄热量与脂肪的目的,不过,她却有点不同,却是吃到饱为止。

或许,她经常锻炼,所以没有丝毫肥胖的迹象,依然是那么的好身材。

两人坐在一张餐桌上,都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虽有点尴尬,但也并没有影响到她对他的印象。当两人的视线相接触那一瞬间,彼此的心灵都轻微地震荡一下,随即,各自露出淡淡的笑意,又埋头吃东西。

那种感觉很美妙,空气里弥漫着一层温馨与爱意,使人置身其间,精神愉悦。

就在王小兵心里喜滋滋的时候,不经意间抬头朝饭堂门口看去,见到苏惠芳也正瞧过来,她的美眸射出幽怨的神色,俏脸如罩着冰霜,一看便知是心情不好。

他暗道一声不妙。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一个人想什么,可以从其的眼睛窥知到蛛丝马迹。

除了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人之外,一个普通人,眼睛就是其心灵的晴雨表,男人如此,女人也一样,女人的情感细腻,从她们的眸子里更能体会到丰富的情绪的变化。

特别是当一个不加隐藏自己感情的女人,她的眸子就更能表露心灵的喜怒哀乐,看她眼睛,就能知道她当前是快乐还是忧伤了。

如今,王小兵从苏惠芳的美眸里,不单感受到了幽怨,还有淡淡的忧伤,而她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分明是说:你为什么跟姚舒曼那么亲热?

与美人接触多了,他轻易就能从她们的目光里看出端倪,此时,当他与苏惠芳的视线相接触时,便感到她对自己有点怨恨了,暗忖要想个法子让她释怀才行。

苏惠芳要了一碟蒸河粉,虽不想坐在王小兵周围的餐桌旁,可是,她两条修长的**却不争气地偏要向他那边走过去。

「苏老师。”他老远就向她打招呼。

「苏老师,你今天要上课吗?”姚舒曼转过头来,好奇道。

因为今天高二是不用上课的,不料苏惠芳也强挤出一丝笑容问出一句很有挑衅味道的话:「那你今天也来上课吗?”

「呃,没有啊。”姚舒曼微怔,不明她为什么会这样问,但过了两秒钟,便醒悟过来了,顿时心如鹿撞,俏脸悄悄地爬上了少许的红晕。

「苏老师,坐这里吧。”王小兵连忙指了指旁边座位。

苏惠芳心里想坐下,但又对他有点生气,虽不想坐,不过,又见姚舒曼的眼神里带着一分挑战的目光,便也在他那张餐桌坐下了。

气氛顿时有些紧张。

作为一个在花丛中工作的老手,他已嗅到两美人之间升起的一股淡淡的敌对的情绪,虽没有明摆出来,但从她们一颦一笑之间,便能感受到她俩正在暗中较劲。

女人一旦吃起醋来,那是很难令她们停下来的。

他的目光在苏惠芳的月白无袖吊戴长裙上扫视一眼,见她吃了自己的美容丸之后,肌肤更是光滑如玉,滑腻可人,又见她酥胸高挺,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力,使人性趣陡增。

「苏老师,你的裙子很配你的肤色。”周遭没多少学生就餐了,王小兵才敢赞一句,打破沉闷。

「我不用你赞美。”苏惠芳有些赌气地回了一句,不过,她的玉唇却溢出淡淡的笑意。

这时,姚舒曼又有些吃醋了,笑道:「苏老师,你也是吃了他的美容丸就有这么好的肌肤吧,不过,我觉得你穿粉红的裙子会更好看些。”

她此话一出,倒令王小兵暗道不妙,他拍苏惠芳一句,就是为了降低她的醋意,如今可好了,经姚舒曼这么一评头品足,立时又使气氛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

果然,苏惠芳也还算有内涵,并没有露出臭脸,倒是微笑道:「我不喜欢粉红的裙子。”说着,便也打量一眼姚舒曼,笑道:「姚老师,你虽是体育老师,但穿这种运动装也不好看。”

「咯咯,我平时就爱穿运动装,好不好看嘛,那是各人的看法。咯咯。”姚舒曼的笑声倒有些勉强了,让人听了不自然。

眼见两美人的舌战要升级,如果还不控制,那待会就有可能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王小兵虽然不是情感专家,但与美人相处多了,自然会经常遇到这种吃醋的事情,上次他就将自己的智慧发挥得很好,使桂文娟与庄妃燕两美女彼此消除了敌意,如今,他心念电转,寻找解决的方法。

幸好恤,再穿一条西裤,然后脚着运动鞋,估计就很有品味了。”

西裤搭运动鞋,那是最糟糕的衣鞋搭配。

不是他不清楚,而是他故意这样说的。

果然,两美人听了,都嗤之以鼻,齐声笑道:「哪有你这样搭配的,那还不笑死人吗?还说有品味呢。”

「那要怎么搭配呢?”见两美人的注意力转移了,他也轻松多了。

「穿西裤,那就不能穿运动鞋,懂不?要穿皮鞋,记住了。”苏惠芳格格笑着,耐心地讲解着。

「哦,原来这样。”王小兵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不停地点头。

「你别告诉他,等他以后穿出来之后,看看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别人会说他很有品味,那时他就自然知道那样搭配不好了。”姚舒曼一手拿着个小肉包,咬了一口,粲然笑道。

「要不是看在他是我们的学生,真的不告诉他了。”苏惠芳也妩媚笑道。

看着两位美人的敌意大减,王小兵稍感安慰,笑道:「那以后两位老师多多指点我吧,学生对于很多穿着打扮礼仪的事情真的不懂。”

「行是行,不过,你以后要免费给我们美容丸。”姚舒曼向苏惠芳扬了扬柳眉,暗示与她站在同一条阵线。

「是啊。我们教你礼仪,你就给我们美容丸。”苏惠芳立时与姚舒曼打成一片,先前的醋意大减。

「那可以,一言为定。”王小兵笑道。

三人谈笑风生,气氛融洽。

不知不觉间,王小兵目光在两美女胸前那高挺的山峰上来回扫视了几遍,每看一遍,堪比吃一粒春药,体内欲血沸腾,眼神也变得灼灼起来。

两女起先在欢笑之中,不太注意他的神色,及笑了一会,便发现他的眼神挺有神的,视线焦点正是在自己的酥胸上,顿时知道他是用心在看什么了,两女都努了努玉`唇,佯装微地横了他一眼。

可是,他还在津津有味地欣赏她们的酥胸。

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四座雪白嫩`滑的高山,正在那里左右摇曳,使他的心神也随之而晃动,注意力都集中在幻想之中了,想到奇妙之处,嘴角还露出几分歪笑。

两女又好气又好笑。

「嗳,你怎么走神了?昨晚去哪里做贼了?”姚舒曼用筷子轻轻地拨了一下他的筷子。

「哈?没有。我在想,西裤搭配皮鞋应该是最合适的。”他回过神来,临时找了个借口,讪讪笑道。

「那还用你说。看你那对贼贼的眼睛,就知道你想的不是好事情。”苏惠芳抿嘴笑道。

「没有,我其实挺纯洁的。”虽被戳穿了心中真正的想法,但毕竟她们没有证据,只是猜测,只要自己不承认,她们也无奈何。

「啾~,你还纯洁呢。”姚舒曼撇撇嘴,便继续吃起包子。

男人纯洁的有几个?

王小兵心里嘀咕一句。在他心目中,真正纯洁的或许只有谢家化了,因为谢家化与一般的男人不同,别人对性有兴趣,他则对练肌肉有兴趣,与众不同。

想起昨晚与董少容在毛坯房里快活了一回,那感觉美妙极了,暗忖要是今晚能与姚舒曼或苏惠芳也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每晚都能尝尝鲜,当然,也不能忘旧,那就完美了。

如果这里不是饭堂,他真想试一试。

「苏老师,好像你平时周末不在学校饭堂里吃早餐的,今天第一次看你在饭堂吃早餐。”他的心思被两女看穿之后,只好岔开话题,引开她们的注意力。

「周末我就不能来学校饭堂吃早餐吗?”她将一绺秀发掠到耳后根,风情万种,反问道。

「可以。”忽然之间,他感觉这是苏惠芳有意跟踪自己,才会来学校饭堂吃早餐的,想到她居然暗暗监视自己,那不是说明她爱自己爱得死去活来吗?

「今天还有许多东西要搬,要累死了。”苏惠芳也想王小兵帮忙搬家,当着姚舒曼的面不好意思叫他相助。

「搬什么东西?”王小兵好奇道。

「我要搬回学校教工宿舍住,今天找不到人帮手搬东西,只好一个人干,要来回走几遍,好累啊。”其实,她这话完全是说给王小兵听的,其中隐含着另外一种意思:我那么累,你怎么不来帮我呢?

王小兵是聪明人,早已听出她话中有话,不过,他已邀请姚舒曼一起去逛街,如果今天与苏惠芳搬家,那就要迟些去逛街,而且,还有可能令姚舒曼心里不高兴。

不要看她俩现在有说有笑,其实彼此之间还有些许的芥蒂,就是为了争夺王小兵的关注而产生的不睦。

他不想得罪她俩的任何一位。

女朋友多了,也会有麻烦,就是前期,在她们还没有达到和睦相处之时,如何能使她们不吃醋,不争风,围绕在自己身边。只要这一步做好了,那后面的日子就好过了。

这是一条难题。

王小兵也没什么绝妙好计,只有见机行事,尽量使她们和平相处。

苏惠芳搬家,他是一定要帮的了,不过,与姚舒曼去逛街,他也是一定要去的,这是熊掌与鱼翅要兼得,既要使她俩都愉悦,又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有办法吗?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